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蕨桵妢旃噶
  姜克实的抗战史研究
网络日志正文
1.4.3.临时航空兵团的战斗记录(阳明堡夜袭研究 5) 2024-07-09 16:39:09
1937年9月,北支那方面军临时航空兵团在华北地区拥有第一,第四两个飞行团,仪峨第一飞行团(仪峨徹二少将)协助第一军在平汉线方面(石家庄为据点)作战,9月中旬,有轻爆一大队(飞行第五,园田贤一大佐),战斗一大队(飞行第八,佐佐诚大佐),重爆一中队(独立飞行第三中队)。春田第四飞行团(春田隆四郎少将)协助第二军在津浦线方面作战,下辖飞行第二大队(战斗),飞行七大队(侦查),飞行第九大队(轻爆,中富秀夫大佐),独立飞行第九中队(战斗)。兵团直辖飞行第一大队(侦查),第二大队一中队(战斗),第三大队(侦查),第六大队(重爆)(『中国方面陸軍航空作戦』朝雲新聞社、1974年、36頁。)。

太原会战中,由于分兵同蒲线战场的第一飞行团兵力绝对不足,兵团直辖的飞行第六大队(重爆,鸟田),飞行第三大队(侦查,栗山),第四飞行团的飞行第九大队(轻爆,中富),不久也转入第一飞行团长指挥下。

通过以上资料可知,日军在阳明堡机场使用的轻爆机,临时航空兵团全体只有两大队,36架。担任山西平汉线,同蒲线作战的第一飞行团仅有两中队18架,且至阳明堡战斗前,第一飞行团已记录损失了4架(阳明堡战斗中又大破一架,内容后述)。所以进驻阳明堡机场的一中队轻爆机,按此计算最多也仅有七架。

如前述,太原战役开始后10月3日-7日,最先进驻阳明堡前进机场的是关东军临时飞行队的釜井中队(侦察机7架),目的是协助关东军混成第二,第十五旅团(此时进入坂垣师团长统一指挥下)的崞县,原平镇攻击。7日任务完成后返回阳高机场。之后数日,阳明堡机场并无人进驻。13日第五师团忻口战役开始。战斗第一天(13日),日军实施了大规模空中爆击。由于北支那方面军临时航空兵团方面准备不周(13日开始现地调查,设营),第一日(13日),的战斗协力被委托给关东军临时飞行队,正准备向绥远,包头方向转进的釜井中队,奉临时命令紧急出动, 12日携带器材,弹药,地勤人员再次进驻阳明堡机场,13日以此为前进基地协助了忻口作战的第一天战斗,晚间全部撤离,返回阳高机场,14日向蒙疆方向转进。

之后,临时航空兵团的仪峨第一飞行团的园田(飞行第五)大队(轻爆机)盐田中队进驻阳明堡机场。战史丛书《中国方面陆军航空作战》云,“北支那方面军临时航空兵团15日将前线司令部移至石家庄,以仪峨第一飞行团主力,配属部分兵团直辖部队协助忻口方面作战”(40页)。此时盐田中队轻爆机(约7-8架)外,外还有配属给轻爆机大队的飞行第八大队战斗机数架(约2架),栗山大队侦察机约2架,进行敌后侦察和协助炮兵作战任务。19日夜在阳明堡机场驻机的各种飞机数约10-13架前后。

图表1-43 在阳明堡遭到夜袭的轻爆机中队长盐田要大尉

仪峨第一飞行团进入同蒲线战线后,先以驻石家庄机场的飞行第六大队重爆机(鸟田隆一郎大佐)爆击忻口前线敌阵地,由于山地地形复杂,和重爆机投弹方式(重爆机不能俯冲,于约3000米上空定点投弹)“效果并不理想,24日又将临时前来协力的第四飞行团飞行第九大队(轻爆机中富大队)也投入忻口战场”(40页),第九大队起降地也应是石家庄。

各部队作战有如何特征?以下是一个朝日新闻记者写的有关第一飞行团(仪峨部队)各部队的幽默报导。

图表1-44 朝日新闻对仪峨飞行团的报导,1938.1.3

从中可知进入前线(进)机场的部队,如栗山(侦查),园田(轻爆),佐佐(战斗),被称为“地鼠”部队,“因经常有土民,败兵(游击队)的骚扰,袭击,夜晚不能居住附近村落,只能在机场一角挖掘地下壕过夜。以预防敌袭”。而护卫基地机场(石家庄)的武田部队(战斗,实际是佐佐部队的下属一中队(武田惣太郎11月,接任调出的佐佐诚担任飞行第八大队长),由于后方过于平安(无敌袭),所以无用武之地,每每愤愤不平,只能利用傍晚时间出动练兵,被称为“蝙蝠”部队。

从此记事分析,重爆机部队不会利用阳明堡,大营镇,宁武等前进机场。利用前进机场的只有三种飞机,即轻爆,侦查,战斗。由于前进机场无任何设备,也没有营房,进驻时只能在机场外围挖地壕隐身过夜。此为“地鼠”部队称呼來源。战斗机主要执行掩护基地,或为轻,重爆机护航等任务。侦察机则用来侦察敌情和协助战场炮兵作战。


1.4.4 飞行第五大队的战斗记录

进驻阳明堡的飞行第五大队(1938年改称飞行第三十一战队),由于留下的较详细的部队史,所以掌握其队动向并不难。按部队史记载,飞行第五大队原队为静冈县浜松机场的飞行第七联队,卢沟桥事变后以该联队轻爆机第四,第五中队急遽编成,改称飞行第五大队,加入派往大陆的临时航空兵团。

图表1-45 飞行第五大队的轻爆机两种 每中队双轻3,单轻6架。最近的一架是双轻(定员三人),第二架是单轻(定员两人)。载弹量300公斤,最大500公斤。

飞行大队除空中部队外,还有“材料厂”,整备人员等地面部队(维修,地勤)。动员时的大队长园田贤一中佐(陆士24期),第一中队长盐田要大尉(陆士37期),第二中队长上田虎雄大尉(陆士38期),材料厂长海老原少佐。大队编制上为两中队,每中队有轻爆机9架,内93式双引擎机3架,93式单引擎机6架,载弹量均300公斤(最大500公斤)[21]

图表1-46 飞行第五大队长园田贤一,此图为赴华前中佐时代照片

战志记载,10月12日(14日之讹)该大队进出同蒲线方面阳明堡机场,“协助第五师团“对原平镇,忻口镇之敌坚固阵地进行反复爆击”。此时,园田大队分兵两处,进驻阳明堡机场的是该大队第一中队。在正太线方面,协助第二十师团攻击井陉,娘子关阵地之敌的是第二中队。对外统称园田部队。所以,研究时对“园田大队”“园田部队”的行动,报导等,必须分清战斗地域。到底是娘子关,还是忻口。和忻口有关的园田大队,即利用阳明堡机场的盐田第一中队。两中队11月中旬,太原战役结束后,从保定的轻爆机基地返回南苑机场(同前,11页)。

有关中队人数,战志没有记录,按同属临时航空兵团的独立飞行第四中队(侦查)的战斗详报,可知人数为中队长以下38名,其中空中勤务(17名),整备班22名(有兼务者,所以超出总数)[22]

图表1-47 轻爆机中队编制表 C16120443400、独立飛行第4中隊 戦闘詳報

园田大队的两中队轻爆击, 10月19日,分别在娘子关(20D),忻口(5D)两地协助步兵作战。当夜八路军一二九师的阳明堡机场夜袭中,前述机场警卫部队(后备步兵第三大队一小队)仅轻伤两名,无战死者记录。但官报中却记录了19日,有园田大队所属的士兵五十岚和森田两名一等兵战死。从战功记录中还可知飞行第八大队(战斗机)的於保利郎伍长一名,也于此日在阳明堡机场战死。按於保的战功记录,其是园田大队进驻阳明堡机场时,由佐佐诚第八大队临时配属的地勤人员,担任随机整备任务。所以当晚肯定也有战斗机进驻阳明堡。任务应是护航或保卫机场。笔者推测应数量有两架。

为何地勤人员三名战死,而守备步兵方面无恙(仅负伤两名)。从前述后备步兵小队的记录看,该队任务是机场外围的警备,有战壕掩护又提前发现敌方行动,虽人少但战斗中处于主动地位(提前发起侧击,反击等)。而地勤人员的责任是在停机位置附近守护所属飞机。危机时须挺身在机体旁掩护。八路军的夜袭目标,也不在与守备部队纠缠,而是直驱停机地破坏飞机。此为飞行部队出现损失的原因。

有关园田大队来华后的战斗损失,按战志记录,初战的南苑机场爆击中,第一中队损失单轻一架,小杉,行本伍长两名战死(战志,6页)。此战斗为著名空袭战之一,发生在7月28日,对此《朝日新闻》也有报导。可知战死者为小杉庆进(伍长,驾驶),行本信雄军曹两名。称爆击中飞机被弹20余发,最终返回机场,但搭乘员两者前后毙命[23]。从军阶看,两人不是有经验的飞行员。和於保利郎同样,都是新手的少年航空兵(非兵役的志愿兵)。

战志还记录太原作战中第二中队的一架单轻,战斗出动中在太原南大谷机场附近因发动机故障迫降,市川,佐藤曹长两名死亡。9月在保定附近,同队藤井权吉中尉驾驶的双轻,爆击任务中被敌弹击中迫降,同乘者渊野准尉一名战死[24]。即战史中记录了太原战役结束前,园田大队出现过三架飞机(第一中队一架,第二中队两架)的损失,5名空中部队人员的死亡。此数字若对比其它战史档案记录,可发现还不完全。因为战志记录重点是机组人员战死状况,而不在飞机的损失数。

对比之下,后述北支那方面军的航空兵器补充申请报告中,可以确认9-10月份方面军(临时航空兵团)全体的飞机损失数。有关园田的轻爆机大队,9月份报告中记载22日双轻一架受敌弹损坏,在保定北方友军战线内迫降[25]。此件即上述飞行第五大队战志中出现的藤井权吉中尉机9月21日在保定附近迫降之件。《朝日新闻》也有如报导道,称迫降后机组被友军骑兵队救出,还称搭乘员三名无恙(9月24日《东京朝日》夕刊2面)。

10月份记载 11日,“飞五”(园田大队)单轻一架出动中在保定西南望都镇附近发动机故障,迫降时大破。16日同单轻一架在太原南方太谷飞机场附近执行爆击任务中,因故障脱离编队,失踪。18日(19日之訛)双轻一架,在阳明堡机场遭敌袭击大破[26]。此记录为飞机损失(补充申请)报告,所以对飞机的损失状况记载的十分详细。从此可见园田大队来华后,至10月下旬(阳明堡夜袭战后),18架轻爆机中共损失了5架。其中19日在阳明堡机场大破的一架双轻,可判断是八路军夜袭阳明堡机场战斗中的唯一战果。

图表1-48在阳明堡驻机的飞行第五大队来华后损失统计


1.4.5. 於保利郎的战功记录

 阳明堡夜袭战中,护卫机体时战死的三名地勤人员中,於保利郎军曹(战死时军阶伍长)留下了战功表彰记录,所以可更进一步了解园田大队的行动及夜袭战斗过程。下面介绍一下此记录的内容。

资料名《支那事変忠勇列伝》(陆军之部,忠勇显彰会编),是一个共31卷的系列资料,政府的外围民间团体发行,资料由当事部队(战绩)和陆军省档案(军历)提供。 1938年12月首卷刊行后,各卷顺次发行,每年平均出版四卷,到1944年共出版了31卷。每册收录约350名战死者。全体收录了约11000名。於保利郎的事迹出现在第21卷中,1942年3月发行。

图表1-49 在阳明堡机场战死的於保利郎战功记录 『支那事変忠勇列伝』陸軍の部21- 279-281頁


於保是九州佐贺县人,1935年18岁时,作为现役志愿兵进入福冈县的大刀洗机场飞行第四联队(侦查一大队,战斗一大队)的飞行学校。志愿兵不属于兵役范围,相当于士官后补生。经军队航校训练后,成为地勤或飞行人员。当时通称“少年航空兵”,航校毕业后可直接成为下士官(伍长至曹长),优秀者还可以被提拔为飞行员。所以志愿入航校学习,是未有机会、能力进入士官学校预科(幼年学校)的少年所向往的出世途径。少年航空兵是陆军的称呼,海军则称「予科练」(海军飞行予科练习生)太平洋战争后期作为特攻队出击的,大多是此类少年兵(日本20岁以下都称少年,20岁成人后始发生兵役义务)。

於保在校时的飞行第四联队长,即仪峨飞行团飞行第八大队(战斗机)的佐佐诚[27]。於保入学后先学的是机工手(飞机整备),1937年事变前,又作为操纵手进行了数个月飞行训练。事变后,飞行第四联队一部(战斗机大队)加入临时航空兵团派往华北,於保也随部队进入华北战场。部队改称临时航空兵团飞行第八大队,於保为其中之一的吉冈中队所属。记录称:

 事变后,於保编入吉冈中队,作为机附长(专属飞机整备师)赴前线,不仅整备飞机,同时担当机场警备任务。9月14日-10月7日间在琉璃河,涿县,定兴,大营镇,繁峙,太原,保定附近战斗,10月8-12日,参加了正定,石家庄附近战斗…。
此期间,氏指挥维修组人员,身先士卒实施飞机重要部位定期点检,或与驾驶员紧密连锲,极力使飞机处于最佳战斗状态…。山西方面作战开始后,氏所属中队10月13日开始,临时配属园田部队,进入山西省阳明堡机场,协助忻口镇及太原附近作战。活跃中19日夜,飞机场遭到敌袭。凌晨1时,飞机场西方响起枪声,传敌袭警报。氏所属中队立刻进入预先指定的警备地域(抵抗线)就位。敌主力约200名从机场西方,一部十数名配属轻机枪的部队从南方接近吉冈中队驻机位置,在枪弹猛射掩护下轮番冲锋。最近者到达飞机前十余米远处。机场守备队人员稀少,为此氏同吉冈中尉,仁木曹长,西田军曹,甲斐伍长,伊藤伍长等接受掩护机体任务。冒着弹雨向飞机方向移动中,不幸被敌弹命中腹部,倒在爱机旁。…午前1时30分从容散华。…奋战结果,部队不久将敌全部击退,使飞机没有遭到致命损失。…战死后氏晋升为航空兵曹长,获勳七等青色桐叶章及功六级金鵄勲章[28]。

上述文章中可判明於保为地勤人员,随机整备负责人(下属一至二名副手),属佐佐诚战斗机大队。13日忻口战役开始后,同吉冈中尉(中队长一起)配属给园田部队进驻阳明堡机场。从此内容判断,阳明堡机场还同时有数架战斗机存在。从记录的实名人员人数看,该部是吉冈中队带队的一部,推测有两架战斗机。约6-7名空中,地上人员(战斗机定员1名)。任务是担任机场上空警戒,或盐田中队轻爆机的护航任务。

飞行部队的警备任务,不同于在机场周围警戒,巡逻的警备队(7D后备步兵大队一小队),有事发生时,在指定的守备线(驻机第附近战壕?)警戒,阻止敌军接近飞机。可判断吉冈中队数人开始时并不在机身旁,应在稍远位置的工事中企图阻止敌向飞机接近,在敌突破防守接近飞机时,奉命返回机体旁掩护飞机,此移动中中弹身亡。机组人员各自掩护自己的飞机,应是当时的战斗分工方法。另外两名园田大队的战死者,五十岚千秋和森田常次航空上等兵,也应和於保一样,在自己负责警备的机体附近身亡。从此点判断,八路军接近停机坪的部队,对复数飞机同时进行了攻击是一个事实。其他飞机也应有一定枪伤,弹片伤。只是轻机枪,手榴弹只能造成人员损失,并不能将飞机完全破坏。文中“使飞机没有遭到致命损失”也指此点。

一个月后11月14日,国军关麟征部在敌邯郸机场也实施过夜袭,之所以成就毁坏敌机五架的震惊日军首脑的战绩(对此日军有较详细记录,自报大破一,中破一,小破三),是因为燃油火灾引爆炸弹所造成的损失。而阳明堡战斗中并未起火,所以受攻击的飞机损失轻微。


1.4.6. 加藤建夫的阵中日志

加藤建夫(1903-1942),战斗机飞行员,空战中战功累累,最有名的传说,在太平洋战争前后率领「加藤隼戦闘隊」的武勇谈,曾传说击落敌机18架,6次收到上级感状(表彰),被称为陆军航空部队的“军神”。战死后功晋少将。在还未成名的战争初期,是临时航空兵团春田飞行团第二大队(战斗机)第一中队长(大尉)。1937年9月29日奉命协助京汉(日军称呼京汉,国军称呼平汉)线仪峨飞行团方面战斗,从廊坊进驻保定。参加了石家庄方面战斗协力,战斗机主要担任护航,截击任务。该阵中日志记录了阳明堡(八路军),邯郸(国军),磁县机场的三次敌夜袭,本人并在敌夜袭战次日,亲赴阳明堡机场联络,调察损失状况。 

加藤留下了一部详细的阵中日志,以下从日志中了解一下10月19日,八路军夜袭机场战斗的情况。从日志中可知,其中队(编制上12架95式战斗机,分四编队)9月29日进驻保定,后一直以此为基地机场。10月4日,为协助石家庄战役,侦察附近东长寿作前进机场, 8日开始设营,协助了石家庄攻略战。主要任务是掩护重爆机的行动。13日仪峨飞行团太原爆击中,曾担任护卫。18日与仪峨飞行团司令部一起进驻石家庄机场。奉命协助忻口方面板垣兵团战斗。日志记载 

18日,赴仪峨飞行团报到,率领两编队(6架)随仪峨队司令部进驻石家庄机场,受命协助忻口方面板垣兵团战斗。1250掩护轻爆机中队起飞,夺取忻口制空权后,对忻口之敌部落爆击。归途在大元发现敌自动车运输队,加以攻击。

可知其队未进驻阳明堡,直接从石家庄基地机场同其它轻爆机中队(园田大队上田中队?)同行,赴忻口战场,爆击后返回。 

19日晚2000 率机6架,向石家庄前进。为协助忻口方面爆击,派遣一编队。(151页)
“据悉,本(20日之讹)朝,阳明堡遭敌夜袭,率和田伍长赴该地联络,从上空可望见机场敌遗尸狼藉惨状。着陆后见95战斗机身有弹痕多数,可仿佛夜间激战场景。据悉此战斗我战死3,战伤2-3名”。由于驻机过度分散,敌先占领了我驻机地一部。为此痛感机场警戒之重要。

此段记述了阳明堡夜袭。由于夜袭跨越19-20日,时间表现稍有混乱。重要内容是加藤在翌20日,亲自赴阳明堡联络,并目睹了战斗现场的敌方多数遗尸,和95战斗机身留下的弹痕。友军死伤记录,和其它资料一致(战死3,战伤2-3名)。说明此战损记录(八路军的战果)准确无误。文中没有记录飞机的损坏和火灾。也没有记录补救措施。同为战斗机将校,加藤联络内容可能是调查战斗机损失状况,看是否有必要更换部队或接替任务。结果应是无此必要。否则加藤机组也不会立即返回,调查后当日返回保定,享鸡肉丰宴。(此为其中队在保定最后一餐)。之后,20-21日两天,加藤率中队战斗机11架,仍在石家庄机场待机,企图护航仪峨飞行团的长治,汾阳敌机场袭击。由于天候,和敌情变化,此两日未能出击。日志中还记录了三天后,国军飞机队对阳明堡机场的一次爆击 

10月22日,阳明堡机场早朝遭敌机爆击,无损害。遗憾的是我追击部队(战斗机组)徒劳返回。午前7时,得磁县南方出现敌轰炸机四架情报(152页)。

按前述八路军方面的史料,22日早朝爆击,应是卫立煌(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前敌总指挥)在接到八路军总部通报的阳明堡大捷战果后,感到“极兴奋”,随即作出的“明日派飞机向北轰炸”部署的一环(参考前出10月19日深夜(皓亥) 周恩来致毛朱彭电报),也说明,国军方面业已发现,八路军的阳明堡机场夜袭并未将其机场机能阻止,敌机仍在继续起降。

以上的加藤建夫阵中日志内容,可佐证其它史料内容的准确性。即夜袭中,敌(八路军)方遗留多数尸体,友军战死3负伤2-3名,飞机虽有小损(弹痕)但无大损失。不影响之后战斗。由于没有取代,支援必要,加藤中队的战斗机,仍在石家庄驻留,之后主要活动在京汉线方面邯郸机场(前进),磁县机场(潜伏机场),国军邯郸机场夜袭时,主力进驻磁县机场,意图截击轰炸磁县南方日军阵地的国军轰炸机组[29]


 1.4.7. 其他关联部队动向

栗山侦察机大队的藤井保之大尉,也在阵中日志中记录了阳明堡夜袭战斗的实况,可惜的是重要的细节部分,被出版审阅机关删除。

当机场位置于阳明堡镇东南方三公里处,机组人员全部在机场周围挖掘的地穴中生活,此地标高千米,气候寒冷,早晚温度与东京年中最寒温度同样。四周山岳已见被白雪覆盖之处。且此处七、八公里外,是共产军活动地域,2-300人规模的部队,屡屡出没在机场附近,或袭击附近兵站(大营兵站)。令人十分棘手。
18日(?)午前一时,飞机场遭敌袭击,约一小时后将敌击退。………(此处被删除),我方战死三名,负伤四名。幸亏我中队………(此处被删除),战斗中未受损失,人员飞机皆平安无恙。敌遗尸21具退去。经调查结果为共产军。战死者多为17-8岁少年。敌机的活动也十分频繁,××部队的××阵地,××××等屡遭敌机爆击,昨日拂晓,竟敢飞临我机场投弹,令人吃惊不已。

此记录十分重要,日期18日后画有问号,说明是事后追记(差一天),对机场的地形,周围情况,共产军的活动都有记载,也记录了战斗结果为我方死3伤4名,敌方遗尸21具。还可得知,19日夜袭时,机场中除盐田中队外,还有藤林中队的侦察机存在。

侦察机到底有多少,为何在此驻机?

从以下炮兵的战斗记录中,可断定的确还有一至两架侦察机(栗山飞行第三大队),至少在昼间一直利用阳明堡机场起降。此线索出现在忻口战场的临时重炮兵部队(河村秀人大尉,15加2门)的战斗记录中[30],内容可证明,协助重炮兵战斗的一架侦察机(非园田大队属),19-20日间(阳明堡夜袭前后)正常在阳明堡机场起降,协助忻口战场侦查的事实。

临时重炮兵部队装备的89式15厘米加农炮,射程可达18公里,制造数量也很少,机动牵引,属于独立重炮兵的特殊部队。14日从宁武出发,15日进入忻口战场。主要任务是寻找,摧毁敌炮兵阵地。忻口战场的特征是中国军占领各高地抵抗日军进击,日军方面为仰攻,在平地炮击山间阵地,观测十分困难。为此,有必要利用侦察机在空中协力观测,为地面重炮兵提供炮击坐标。作用如同今日战争中的无人机。

为了协助观察敌情,重炮兵中队到达后,被指定配属侦察机一架(1170页),每日出现在忻口战场上空盘旋,不间断地监视敌炮兵动向。按战斗详报记录,15日第一天,第一次侦查1155-1335,滞空1小时40分,第二次侦查1445-1545,滞空60分(1171)。此机之后每日几乎定点出现在忻口上空协力侦查。 10月19日(夜袭前日),炮兵部队记录,该机0920飞来,至1305任务解除,共滞空3小时45分,于1110,1205两次发现敌炮兵阵地(1186-1187页)。午后3时前(具体到来时间不明)侦查机再次到来,1555在红崖湾与忻口镇间又发现敌炮四门。任务解除时间为1705。“19日1845,重炮兵江口中尉赴原平镇与侦察机将校会面,再次进行空地协定”(1189页),10月20日(夜袭后当天)午前,0940飞来,1005报告敌炮四门位置,1250分解除任务。共滞空3三小时10分。

此战斗详报记录内容,对阳明堡夜袭之战研究也很重要。虽未明记协力侦察机来自何机场,但从一,此侦察机一架可长时间滞空侦查(最长3小时45分,接近界限飞行时间),和二,再次出动间隔短(平均1时间30分以内),三,战斗后,侦查将校可与炮兵将校直接在附近原平镇(第五师团司令部)会面,进行空地协定几点看,无疑利用的是阳明堡机场。若利用石家庄机场,仅往返路途即350公里,以上滞空时间,再出动间隔,面对面空地协定三点均不可能实现。即昼间战斗休息时(加油,整备)利用的是阳明堡前进机场之件无疑。若晚间也驻机阳明堡,19日该机在八路军夜袭中无任何损伤,20晨按计划时间出动至忻口战场。八路军的战报,也称20日,“今早敌以两架飞机侦察我团驻地及附近投弹,其余的飞机已损坏不见飞赶”[31],以此观察,作为毁敌机24架根据。此处至少也可证明夜袭战翌日,从阳明堡机场仍有敌侦察机起落。

综合以上记录综合判断, 19日夜驻留在阳明堡机场的有,盐田中队轻爆机约7架,配属战斗机约2架,栗山部队侦察机数架,即飞机总数约10-12架前后,人员总数约100人前后(机组人员,地勤人员,一小队步兵守备队),机场没有围壁和建筑物,人员全部居住在机场周围人工挖掘的地穴中。19夜遭遇了八路军袭击。

浏览(797)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姜克实
来自: 长居日本冈山县
注册日期: 2024-07-03
访问总量: 8,95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1.5.夜袭邯郸机场与夜袭阳明堡机
· 1.5阳明堡夜袭战之后(阳明堡夜
· 1.4.3.临时航空兵团的战斗记录(
· 1.4.1 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的作
· 有关阳明堡战斗的国内档案分析(
· 1.2. 釜井中队的空战记录 /平型
· 第一章 战争初期的空战与八路军
分类目录
【抗戰史研究第五集】
· 1.5.夜袭邯郸机场与夜袭阳明堡机
· 1.5阳明堡夜袭战之后(阳明堡夜
· 1.4.3.临时航空兵团的战斗记录(
· 1.4.1 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的作
· 有关阳明堡战斗的国内档案分析(
· 1.2. 釜井中队的空战记录 /平型
· 第一章 战争初期的空战与八路军
· 前言 我为什么要研究抗战史
· 被宣传掩盖的真实 ——阳明堡,冯
存档目录
2024-07-03 - 2024-07-1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