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随笔归来的博客
  有感就发
网络日志正文
ZT:方鲲鹏 - 虐囚、凌辱新兵、高自杀率现象背后的美军文化 (1) 2013-02-26 19:25:28

这是方鲲鹏贴在别处的博文,鲲鹏博很久没有在万维出他的普法系列博文,本人竟然不知道他的消失和本人有关。在别处看到方博的这个博文后询问,才知道他是因为几个月前看到本人被无辜万维网管封博,愤然退出万维,关闭他的博客, 以示抗议。让本人深为震撼。 我们素昧平生,私下也没有任何接触,却如此肝胆相照。 劝他回来,可他暂无意回来。 特此把他的博文转帖过来,以示本人对方博的敬意。也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够回来。他的此博文共四部分, 本人擅自并为两部分贴在此。


没有灵魂的美军   作者:方鲲鹏

“军魂”这个词,在新华字典中找不到解释。依我之见,军魂是部队在某种情操和信仰下滋生的军纪严明、勇敢战斗的精神。

保家卫国情怀下催生的军魂最可敬可佩,中外历史上由此产生了大量可歌可泣、流芳千古的事迹。军魂常用于褒义,但这个词本身是中性的,就像“人”,有好人,有坏人,世上也有邪恶的军魂,当年日寇兵败切腹自杀,以示效忠天皇的所谓武士道精神,就是一例。

无论正气感人的军魂、邪气袭人的军魂、还是无好无坏中性的军魂,现在的美军都没有。说得简单些,美军就是一支没有灵魂的军队,派遣战场的部队,不知为谁而战,为何而战。

美军并非与生俱来这个德性,二战时反法西斯战场上,美军威名远扬,军魂气冲云霄。但以后就不行了,到越战后期,就差不多没有灵魂了。

好莱坞以二战为题材,出品了很多感人的电影,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半个多世纪后,还能创造出壮烈史诗般的二战影片《拯救大兵瑞恩》(Saving Private Ryan)。此片1999年获3项奥斯卡奖。

美国参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到4年,而美军陷于越南战争10多年,战争的规模和军员伤亡仅次于二战,但以越战为题材的美国电影,没有一部能从正面表现美军的战斗力。这也怪不得电影业,失去军魂的美军提供不了正面素材,好莱坞虽然多得是巧妇,但也做不好无米之炊。尽管有三部越战电影获奥斯卡奖,即1978年的《猎鹿人》(The Deer Hunter)、1979年的《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1986年的《野战排》(Platoon,可看了以后直觉得压抑甚至恶心,因为影片从头至尾压倒性的内容,是战争残酷和人性扭曲。

越战美军题材的电影,只是增加美国人的沮丧和勾起梦魇般的回忆。后来有个叫史泰龙的影星灵机一动,推出孤胆英雄兰博系列,居然大受欢迎。兰博是一个难得开口说话,像个哑巴的越战退伍军人。他大部分时间光着膀子,或只挂着一些布片,露出超乎寻常的发达肌肉。他的特点是打不死,从飞机上跳下来也没事,而且总是只身深入敌后,最后一定所向披靡,一个人击溃一大片敌人。这个时候,美国电影院里的观众就会激动得高呼“美国!美国!”。史泰龙扮演的民间英雄兰博,总算让美国人在战场上失去的东西,从银幕上扳了回来,过足了美式阿Q精神胜利之瘾。

二、精英反越战导致美军征兵改制

美军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之前实行征兵制,美国许多知名的政治精英,都有从军的背景,例如美国前总统肯尼迪参加过二次大战,2008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麦凯恩参加过越战,可以列出很长的名单。不过这种状况今后看来不会再现了,越战结束后,美国的兵役制度从征兵制改成招募制。招募入伍的士兵称为志愿兵,可能听起来感觉好些,但实质上是雇佣兵。士兵入伍前要与军方签雇用合同,军方按合同给予士兵薪水和其他福利,士兵则在合同期间不得退出军队。这种雇佣兵性质,从士兵入伍的动机上也可以看出,1994年当局对陆军新兵进行了入伍动机调查,不到10%的人表示当兵是为了报效国家。

精英反对越南战争导致美军征兵改制,是笔者近距离观察美国后得出的一个结论,作为一家之言,供读者参考。笔者的观察发现,美国人精英与平民两极分化是全方位展开,不仅仅在财富方面,知识、职业、思想、兴趣爱好等等方面,也存在越来越明显的精英与平民两极分化趋势,或者说形成了精英与平民两大阶层。

美国由代表强势利益集团的精英治国,民主选举只是一件漂亮的外套。美国有世界上最聪明的精英阶层;与此相对,底层民众的知识和能力日渐低下。电视节目也能看出这种区别,晚饭后的黄金时段,一些频道集中于政治经济形势的分析和评论,供精英阶层关注;而另一些频道则是装疯卖傻的低俗搞笑节目,让底层民众观赏痴笑。

但是精英阶层无意提高整体国民素质,以便缩小两极差距,因为这样对精英治国不利。精英与平民全方位两极分化,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是精英强势集团治国的必然选择。如果现行政策不能保障和维护精英治国这一宗旨,精英们一定会想方设法予以纠正。

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反对越南战争的示威席卷全美。由于实行全民征兵制,不分精英还是平民都有可能被征兵役,派往前线。出于切身利害关系,很多精英家庭以及有希望进入精英阶层的拔尖青年,都卷入了反战运动,像后来成为美国总统的克林顿那时也是反战积极分子。这些有精英阶层参与的反战活动使美国政府头疼不已。此外,二战以来美国的军火财团已成为美国政府内最有势力的利益集团,战争是军火财团的生命线,发动战争是美国政府的嗜好,如果一有战争,精英分子为了避免自己的子弟当炮灰,积极反战扯后腿,这还成何体统?显然,规模巨大的反越战示威,使治国精英们意识到,没有体现两极分化的全民征兵制,会严重干扰精英治国这一国策。

治国精英们痛定思痛,亡羊补牢,1973年尼克松总统刚把美军从越南战场撤出,马上宣布士兵来源由义务兵(即征兵制)改为志愿兵。入伍士兵全部改为志愿兵后,精英与平民两极分化在军队这一方位上,也就落实了。志愿兵与军方签订的雇用合同到期后,可以续签,不过只能继续当他们本分的士兵。除了在战场上可以临时从士兵中提拔军官,美军所有军官必须来自军校毕业生,而美军各级军官属于联邦政府官员,相当于中国的“干部编制”。

从此以后,美国士兵基本上来自经济状况不好的家庭。他们加入军队后能赚取一份不错的薪水,还免费享受医疗保健。退伍后若有志进修,可以享受国家资助读大学。而有意从军的精英家庭子弟,就进入军校,毕业后到部队做军官,当“国家干部”。

美军士兵大致上分成9等,由低而高的排列:三等兵(新兵)、二等兵、一等兵、下土、中土、上土、三级军士长、二级军士长、一级军士长。美国兵的薪水同级别以及服役年份挂钩。一般,新兵服役6个月可以升为二等兵,进入下士级别大约需要两年。下士及以下的等级,是美国兵的主体,下士以上的级别受编制限制,只有出现空缺了,才有可能往上升,因此升的速度就慢得多了,而且越往上,升迁的机会就越少。

美国军官分为10级,由低而高的次序:少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上校、准将、少将、中将、上将。军校毕业生入伍,至少是少尉。军衔与职务的关系比较固定,通常在晋职时,也相应晋衔。各级军衔与指挥职务的关系是:上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副主席、各军种参谋长和战区司令;中将—各军种副参谋长、陆军军长、空军航空队司令和海军舰队司令;少将—陆军师长;准将—独立旅旅长;上校—旅(团)长、空军联队队长、海军大型舰只舰长;中校—团长、舰艇中队长;少校—营长、舰艇分队长;上尉和中尉—连长;少尉—排长。

伊战后期,美国人的反战态度不亚于当年反对越南战争,反伊战的大规模示威也举办了好多次,但因为精英参与率低,就搞不出什么动静。有位名叫辛迪·希恩(Cindy Sheehan)的加州妇女,儿子2004年4月在伊拉克阵亡后,就成为反战运动的积极活动家,被媒体称作“反战母亲”。2005年8月初,小布什总统回家乡德州农场准备享受5个星期的假期。从度假的第一天开始,这位反战母亲就在小布什农场附近静坐示威,要求小布什接见,解释她的儿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崇高的目标在伊拉克献出生命。但是小布什愣是不理睬。如果这位反战母亲来自精英阶层,小布什恐怕就不能等闲视之,非得认真对待了。

实行志愿兵制后,美军兵源素质明显降低。这是因为精英子弟不用去当兵了,而募兵制的雇用性质,又不利于鼓起有志优秀青年的入伍报国热情。

更糟糕的是,克林顿任总统时为了让同性恋者能入伍,颁布了“不问不说”的招兵新政策,结果“不问不说”推而广之,为新纳粹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黑社会帮派成员、形形色色犯罪分子、虐待狂、性变态、精神病患者等等,敞开了从军的大门。这方面触目惊心的事实,可以参阅英国《卫报》记者马特·肯纳德(Matt Kennard)调查数年后撰写的一部著作,书名是《不规则的军队:美军如何招募新纳粹分子、黑帮团伙成员和各种罪犯参加反恐战争》(Irregular Army: How the US Military Recruited Neo-Nazis, Gang Members, and Criminals to Fight the War on Terror,2012年9月出版)。

美国一些极右仇恨团体更是公开要求他们的追随者想方设法入伍获得军事训练,为以后的国内种族战争作准备。这种情况,严重到国防部在2005年的一份报告中承认:“实际上,‘不问不说’的招兵政策,让极端分子易于渗透美军。如果极端分子表现合格,没有使用违法的语言和行动来公开表达他们的极端主义,没有损害所服役部队的声誉、效率和秩序,就很容易干完他们的军事服役合同。”(资料来源:http://www.dhra.mil/perserec/reports/tr05-8.pdf

三、虐待战俘取乐

2003年美军入侵伊拉克,2004年爆出美军虐待伊拉克战俘丑闻,美军士兵的变态行为,引起举世震惊。以后美军在阿富汗监狱和古巴领地关塔那摩监狱的虐囚事实,也被媒体相继曝光,以至奥巴马担任总统后一度宣布永久关闭关塔那摩监狱,以减低虐囚丑闻的负面影响。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行动部主任皮埃尔·克雷亨比尔(Pierre Kraehenbuehl200457日在日内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大量事实证明,美军对在押的伊拉克战俘实施了可耻的和非人道的折磨和羞辱。他并指出,发生在巴格达西郊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待伊拉克战俘的丑闻绝非孤立事件,而是以美军为首的联军,系统侵犯人权的冰山一角。

阿布格莱布监狱(Abu Ghraib Prison)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西32公里,原来是萨达姆政权的最大监狱,用来关押平民和政治反对派,美军占领伊拉克后转为囚禁伊拉克战俘。媒体2004年起报道美军虐囚丑闻,就是从这所监狱开始。

由于美军对在押战俘折磨和羞辱是普遍行为,而且美军士兵施虐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取乐,因此这些虐囚事件特别能说明美军的堕落和素质低劣。下面编译几则西方媒体关于美军在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待战俘的报道。

1)把战俘当作狗。《华盛顿邮报》200456日公布了一张照片,美军女兵林迪·英格兰在阿布格莱布监狱里,用一条拴狗的皮带套在一个被剥光了衣服的伊拉克男囚的脖子上,像牵狗一样牵着他。

这个美国女兵想来是个虐待狂,《纽约时报》2004831日披露她爱好让囚犯把手展开在地上,然后用脚狠踩他们的手指。

2)放狗咬囚犯取乐。路透社和《华盛顿邮报》2005726日报道,当天在马里兰州米德堡军事基地一个军事法庭听证会上,原美军宪兵(监狱看守)伊万·弗雷德里克作证,一个名叫桑托斯·卡多纳的美军士兵放狗咬了一名全身赤裸的囚犯两次,一次咬在左大腿,一次咬在右大腿。更骇人听闻的是,弗雷德里克称,有一次卡多纳和另一名美国兵迈克尔·史密斯告诉弗雷德里克,他们正在进行放狗咬人比赛,比赛谁训练的军犬能将更多的囚犯吓得大小便失禁。至于这两名美国训狗兵的动机,弗雷德里克说是为了从中取乐。弗雷德里克还作证,美军监管监狱的最高长官批准他们放狗咬囚犯,而且这种技术由美军在古巴领地的关塔那摩监狱传授。

另一名证人约翰·凯泽说,目击美军士兵用军犬恐吓两名不到15岁的囚犯。

第三名证人萨布里纳·哈曼说,她于200312月中旬亲眼看见军犬袭击了一名囚犯,导致这名囚犯的大腿需要缝12针。哈曼也是一个虐囚士兵,当时任监狱的诊所助手,她还作证同年12月下旬又两度看到被狗咬伤后送来诊所的囚犯。

3)强奸和性侵囚犯。美军虐囚丑闻是在前总统小布什任期内爆发,奥巴马20091月接任总统后宣布,被小布什压下的约2,000张虐囚照片将在5月底前公开。然而,到5月中旬他变卦了,称公开这些照片会激起世界反美情绪,从而对驻外美军的安全构成危险。英国《每日电讯报》527日报道,奥巴马改变主意的具体原因,是这批照片中有美军强奸女囚的场景。

《每日电讯报》称,20041月美国陆军少将安东尼奥·塔古巴(Antonio Taguba)受命调查美军在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待折磨囚犯的传闻,同年3月塔古巴向国防部提交了内部调查报告,不过美国军方一直对此保密。后来虐囚丑闻曝光,塔古巴秘密报告的内容也被人泄露给媒体了。这份报告指出,从2003年10月到12月,在巴格达的阿布格莱布监狱中发生了大量针对伊拉克战俘无耻和虐待成性的犯罪行为。除了司空见惯的殴打囚犯、剥光他们的衣服并进行拍照外,这份报告还列出了大量骇人听闻的虐待手段,包括放狗扑咬囚犯、向囚犯身上泼化学液体、用针扎囚犯的伤口、用棍子对男性囚犯进行性侵犯、强奸女性囚犯、强迫囚犯强奸同狱难友等。一名曾经在萨达姆时期和美军占领下都蹲过监狱的什叶派穆斯林表示,他虽然在旧政权统治的监狱里遭到了残酷的对待,但同美国“解放者”监管的监狱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美国士兵折磨人的花样,阿拉伯人根本无从想象。

在奥巴马改变主意,决定不公布这批照片后,塔古巴少将接受《每日电讯报》采访时表示支持奥巴马的新决定,他说:“这些照片记录了虐待、折磨、强奸以及猥亵战俘的场景,看文字叙述的这些行为都是极为可怕的事,相信我,照片实在惨不忍睹,不应该公开。”

4)逼迫伊拉克战俘当众手淫。美军虐待折磨战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大量涉及性羞辱、性虐待,可见施虐者的人格低劣和扭曲。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2004428日《60分钟》节目中公布了一些驻伊美军士兵性侮辱和虐待伊拉克战俘的照片。其中有一张,美军士兵为了取乐,命令多名伊拉克囚犯脱光衣服模拟集体性交。还有一张,多名战俘被迫排成一队,当众手淫。这两种情况,都有身着军服的男女美军士兵嘴叼香烟,嘻皮笑脸在一旁欣赏;有一名美军女兵还用手近距离指着全裸的伊拉克男性囚犯的下体,刻意羞辱他。

5)逼迫伊拉克战俘架出裸体金字塔。CBS公布的照片中有几张是伊拉克战俘被剥光衣服,四肢弯曲扒着,一层一层堆作金字塔状,身着军服的几个男女美军在战俘裸体金字塔的前后,得意洋洋竖起大拇指摆姿势留念。

6)军医协助虐囚。英国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2004819日刊登了美国明尼苏达州大学史蒂文·迈尔斯(Steven Miles)教授的一篇文章,揭露阿布格莱布监狱的军医和护士完全清楚战俘被折磨和虐待羞辱的状况,但是他们不仅没有向上级报告,还通过毁掉医疗记录和出具虚假死亡证明的方法,掩盖囚犯被虐待致死的真相。

迈尔斯的这篇文章并非空穴来风,是根据美国国会听证会的证人陈述、阿布格莱布监狱囚犯和看守士兵的宣誓证词、医学症状以及媒体报道等资料撰写而成。其中有一个伊拉克将军被俘后折磨致死的案例。200311月,美军审讯者用电线把伊拉克战俘穆胡什(Mowhoush)将军捆绑起来,头朝里推入一个睡袋,然后坐在他的胸口上,并且用手堵住他的嘴。结果穆胡什窒息死亡。然而,阿布格莱布监狱军医抢救无效后,居然出具一份穆胡什死于自然原因的证书。

这个案子,美军审讯者是刘易斯·韦尔舒费尔。本来他一点都不用担心,有上级和军医为其打掩护,可不巧虐囚丑闻大爆发后,这件事也抖了出来。一个军事法庭装模作样宣判他犯了过失杀人和玩忽职守两项罪,象征性判处他罚款6,000美元以及60天内不得离开工作场所和军营。至于军医开具虚假死亡证书掩盖虐囚致死,根本就不算个事儿,从未受到追究。

迈尔斯教授的文章中还引用了证人亲眼所见的其他实例。有一名囚犯被打得昏死过去,失去了知觉,医生想方设法地将他弄醒,然后任凭看守继续滥施暴力。还有另外两名犯人称,医生甚至让从未接受过任何医护训练的看守给囚犯缝合伤口。一些美军士兵的证词也证实了这些残忍行径。此外,医生经常将非正常死亡的囚犯,写成由于心脏病或其他自然因素死亡。

上文谈到在军事法庭作证军犬咬战俘的伊万·弗雷德里克,是阿布格莱布监狱的美军宪兵(即监狱看守),他在伊拉克执勤时写的日记有这样一个情节:

士兵们把两个担架重合放在地上,将裸体囚犯塞在中间,然后当沙发坐。这天新来一个伊拉克战俘,还没有问名字编制囚犯号码,就被他们坐(压)死了。第二天军医来了,装模作样将一根静脉管插在尸体的手臂上,为的是制造该囚犯在医院时仍然活着的假象。

四、美军高层教唆纵容士兵虐待战俘

阿布格莱布监狱的美军虐俘丑闻曝光后,迅速形成轩然大波,显示了数码照片作为媒介的威力。CBS电视网2004428日率先公布了一批虐俘照片,但是没有透露照片来源,一般认为是看守战俘的美军士兵拍了取乐,然后卖给媒体。

当时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认为,虐囚事件的罪魁祸首是数码相机。200457日,他在参院就虐囚事件举行的听证会上说:“在现在信息时代,人们带着数码相机跑来跑去,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照片就这样产生了,传给了媒体。”

他又说:“如果这里有什么错误的话,那是我的错,(在知道存在大量虐俘照片后)我应该意识到这几百张照片最终会不可阻挡地流传到大众手里,造成对美军的破坏。”200457CNN报道,拉姆斯菲尔德在国会作证时还表示,真正的问题是照片被泄露给了媒体。

所以毫无意外,拉姆斯菲尔德出席了国会听证会后,于5月下旬发布了一道命令,禁止在伊拉克美军基地的设施内使用相机、摄像机、带有相机和摄像机功能的手机。

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这些言论,真实反映了美国军方的观点,即“真正的问题”不是作为签约国的美国,严重违反了人道对待战俘的日内瓦协议,不是伊拉克战俘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性侵和羞辱,有些甚至被虐待致死;“真正的问题”是数码相机,是照片!

拉姆斯菲尔德在国会听证会上誓言,要严办虐囚责任者。后来有十多个虐囚士兵在军事法庭遭起诉,不过基本上都像刘易斯·韦尔舒费尔案一样,高高举起,轻轻放下。韦尔舒费尔把一个伊拉克将军战俘活活闷死,被起诉谋杀罪,而判决结果是过失杀人,罚6,000美元了事。

在军官领导责任方面,没有一个人受到处分。虐囚高峰期间美军在阿布格莱布监狱的最高主管詹妮丝·卡尔平斯基(Janis Karpinski)准将,事发后调离岗位。20055月,她被降低军衔一级,从准将降为大校,但没有把降级归因于阿布格莱布监狱的虐囚事件。据军方消息透露,她升准将前不久在一个民航机场偷化妆品被逮捕,但申报晋职时没有按规定披露这个事件,属于欺骗获晋升,所以现在降回大校。可卡尔平斯基还是大声喊冤。她相信由于军方要给公众一个交代,必须找一名高级军官为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事件负责,就把她抛出来当替罪羊,而实际应该负责的是伊拉克战场最高指挥官里卡多·桑切斯(Ricardo Sanchez中将,因为桑切斯亲口指示她,对待关押者就要像对待狗一样。

至于被审判的士兵,在法庭上个个喊冤。他们说虐待战俘的种种行为都是受到上级的指使,事后还得到口头表扬:“干得好!”

在虐囚事件上,士兵和军官各说各的话。士兵称他们是奉令行事;军官及军方高层说这是士兵的个人行为,他们不知情。世界各国主流媒体和国际组织,包括国际红十字会,都认为士兵的说法比较可信,美军虐囚是系统性的行为。

最明显的证据,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的方法,大多数由关塔那摩监狱美军传授过来。2001年美军侵占阿富汗后,关塔那摩监狱开始关押阿富汗战俘,而阿布格莱布监狱是在2003年伊战打响后才开始关押战俘。虽然关塔那摩监狱虐囚行为还早两年,但因为没有照片(或者是照片没有流传出来),因此反而在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丑闻爆发后才引起人们注意。美国军方随后调查了3年,证明关塔那摩监狱的虐囚行为,比阿布格莱布监狱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看来,姜还是老的辣,老资格政治家、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的见解确实非同凡响,“真正的问题”是数码相机,是照片!

而被军事法庭起诉的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者,都是在照片中露了脸的士兵,反观关塔那摩监狱,没有一个虐囚士兵受到起诉,这说明军方真正要惩罚的不是虐囚行为,而是自作主张的拍照行为。

美国军方要通过虐待羞辱战俘击垮敌方的战斗意志和获取情报,低素质的美军士兵要通过虐待羞辱战俘取乐和发泄精神变态,两厢各取所需,所以一拍即合。


浏览(1053) (0) 评论(2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方鲲鹏 留言时间:2013-02-28 19:35:58
天择兄,你好!我在博讯有一个博客。最近一段时期,写了不少,但发得不多。
回复 | 0
作者:天择 留言时间:2013-02-28 16:58:50
方兄, 多日不见。借随笔宝地向你问个好。别来无恙?还记得是在你的高瞻系列里与你相识的。以后你写的任何系列我都没有错过。现在在什么地方写博,能给个连接吗?不想错过你写的其它系列。也谢随笔的转帖。
回复 | 0
作者:方鲲鹏 留言时间:2013-02-27 20:06:50
寄美兄,谢谢盛情,心领了,我暂时休息一阵。其实我前几个月的做法也是配合支持你们,只是形式不同。
回复 | 0
作者:寄自美国 留言时间:2013-02-27 19:31:43
作者:寄自美国 留言时间:2013-02-27 19:28:47
鲲鹏兄休息好了,还是尽快回来吧。与天斗,未必乐;与人斗,多少有点乐趣。当然,你这样用心写博的,跟我和老鄙等这贴大字报的,感觉可能又不一样。
回复 | 0
作者:方鲲鹏 留言时间:2013-02-27 18:29:42
随笔博,麻烦你把该文剩下的贴了。我暂时还想逍遥一段时间。多谢了。
回复 | 0
作者:随笔归来 留言时间:2013-02-27 18:19:19
方博,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其他容以后在算账。那个牧人就是该骂,老鄙正在开他的批判会。
下两集烦您自己贴了, 呵呵。兄弟,我们不走,你可不能走,我们都学学老穆,就是不低头,不屈服,让那些个右翼老帮菜难过是我们的大目标。 切记,切记!
回复 | 0
作者:方鲲鹏 留言时间:2013-02-27 18:08:55
谢谢随笔博帮我转贴,有这等好事,使我更想偷懒了。
谢谢寄自美国、TigerForest等网友问候,祝各位好。
本人确实在看到芦鹤博发的一文,得知随笔博被封后,决定冻结在万维发文。万维博客网虽然是私人经营,但也不是博主对网管滥用权力就完全无能为力了,各人可以采用适合自己最好的方式表达意见。另外,随笔博被封事件其实是一个触发点,主要原因是万维的写博环境日益恶劣。像lone-shepherd这种下流小人,当面是人,背后一有机会就煽阴风、点鬼火。我从来不屑与lone-shepherd这个小人有任何来往,也不知他是个什么地方的东西,可他却装扮得像是我的一个跟班,看看他下面短短一句话,就空口造谣我“在米国受尽凌辱”和“辱骂你(米)国”。

==== ====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7 06:00:20
方鲲鹏博在米国受尽凌辱。他写东西只有一个专题;辱骂你国,所以牧人是不看的。
回复 | 0
作者:随笔归来 留言时间:2013-02-27 13:56:02
虎兄和老大,
你们对方博的问候本人定会变本加厉的传达给他,给他施压,让他回来。
回复 | 0
作者:随笔归来 留言时间:2013-02-27 13:44:44
蜉蝣博,
你在贺院士那儿对于本人批评万维右翼大老娘儿们的反批评看到了,承认错误,坚决不改,呵呵。
本人在美国生活久了,经历过一个由右向左的转变,徘徊在中间派一段时候后,加盟了“don't give a shit"派。本人刚来美国的时候,很像沙之舟,沙大博,是个地道的红脖子。 崇尚自由,自立,自尊。怀疑政府的所做作为。第一次怀疑自己的信仰是一次在电影院里,身边坐着两个红脖子在聊第一海湾战争,谈到美国的先进武器不可抵挡时眉飞色舞:"the shit F16 fly'in 'bove Baghdad like a dragonfly,turn 'round the street corner, shooting the fuck son of whore with diaper wrapped around their head..." 本人当时差点没放声大笑。
20年里,目睹的美国的衰落,曾经的美国梦现在变成似睡非睡的迷迷糊糊。对于那些右派的撒手锏“既然美国不好,为什么不滚回中国去”,本人只能苦笑,无法回答,本人把自己的最好的年华都贡献给了美国,所有的财富,社会关系网,子女前途,401K,退休基金,社会保险,半泡在水里的不动产和飘在股市里的动产,等等等等, 都在美国。最糟糕的是文化观念,谋生的本领,处事方法,语言习惯等等都已无可救药的美国化了。现在回国根本无法适应。当然,这些情况绝对不能告诉那些右翼博客, 让他们笑咱们无能。
回复 | 0
作者:TigerForest 留言时间:2013-02-27 11:35:18
随兄:

最近不怎么上网,突然发现你转贴方博之文,吓俺一跳,以为方博出啥事了。这方博也是的,万维网一贯就是这样bias的,你封博岂非正中下怀。随兄不妨再好好劝劝方博,回来吧。

还有老万你,别关起门来搞什么风花雪月,曲高和寡的东东。真正浪费了你的才能。回来吧。
回复 | 0
作者:寄自美国 留言时间:2013-02-27 09:12:19
兄弟莫恼,我也有难言之隐呐。老大就是个虚名,没有油水。这不,还得起早摸黑去挣工分养家嘛。刚接手一项目,这周末就要丑媳妇见公婆。虽然不至于干不出来,但耗时间。昨天看见你们的互动,想着晚上得写点东西,题目就叫“谁否定了,谁在愤怒?”后来看见芦鹤兄的“偷换概念”一文,得,这比我说得好。

就这么回事。祝你愉快!
回复 | 0
作者:随笔归来 留言时间:2013-02-27 07:55:49
老大近来去哪儿快活了, 丢下兄弟们不顾?
回复 | 0
作者:蜉蝣之暮 留言时间:2013-02-27 07:46:29
美国大病虐囚的丑闻只是冰山一角,关键原因是美国国内军队和少年感化院,监狱中的虐待一直没被认真对待过。其中德州是最臭名昭著的。几年前德州爆出少年感化院一位少年揭发了感化院中性侵的真相:几乎所有的少年都无一例外受到看护院院长的性侵(男孩),丑闻当事人后被调离感化院,却在当地市政府担任要职(曾经研究过相关的专题,是关于military和 masculinity 如何让虐待新兵和囚犯“正常”化的,但是是几年前了,资料一时找不着,不能给出具体的链接,有兴趣可以在网上搜一下),个人认为这和美国在国际上奉行的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同出一理。

让我遗憾的是,美国冠冕堂皇的外表下,某些东西在内部慢慢腐烂变质,但因为美国人的骄傲自大,却浑然不觉。当人们给自己戴上典范的桂冠,一味指责别人道德上的缺点,却忘记了光明下的阴影在慢慢吞噬自己。很多美国人其实已经慢慢看到了这一点,但在媒体政客财团的影响下,很多清醒的人们似乎也无能为力。
回复 | 0
作者:寄自美国 留言时间:2013-02-27 07:36:18
随笔兄,见到鲲鹏兄代我问声好,转达俺的惦念和钦佩。我,好像就舍不得放弃在这里的这点话语权。有时侯想,走了,万一想骂WD和FP了怎么办?
回复 | 0
作者:随笔归来 留言时间:2013-02-27 07:28:03
万兄好,
劝你不需跟那帮右翼博客纠缠,没有人会改变他们的看法,点到为止,死活自便。
你的专长是你的文学诗歌创作翻译和杂学,还记得你有次不经意的点出“春菊秋兰已在当今技术下轻而易举”就让人很开眼界。 你该把你在华博创作的那些琴棋书画的精品拿来展示给我们看看,本人没有那种本事。

椰子博好,
多谢留言,能看出你是个爱憎分明的女中豪杰,只是引而不发而已,呵呵。

牧人,
你能够坦然处之本人对你的恶毒攻击,不与本人计较,就胜了本人一个回合。坦白的说,有时看到你发表的政治观点,确实恨得牙根痒痒的,呵呵。

pia博:
那个寡言是个文质彬彬的原教旨分子。知识面(特别是历史知识)不窄,记忆力超群,可归纳思辨能力受文革思维方式所困,无法让他的观点经得起推敲,典型的“文革受害者”。 说到他,不能不提起在别处,有一蒙面高手,喜爱逗弄寡言,那人的文风和你有几分相似之处,可以说是学贯中西,辩论时妙语连珠,可读性极强。这就是当初看到你时询问你的缘故。

芦兄,
是呀,你当初为本人封博,让本人负疚,你复出本人如释重负,同样道理,也很希望方博归来,本人跟他说了,归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这帮右翼老帮菜日子难过,拿他/她们取乐。 呵呵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3-02-27 05:26:31
随笔博,借你宝地稍评两句寡言。寡言没有胆量说道理,对本人关闭博客。

寡言的历史研究基本上以断章取意与抒发爱憎为风格,本不想点破,但寡言率有挑战,所以与他也讨论过几次,目的是做个镜子,让他看到自己的断章取意与抒情,人贵自知。讨论中发现,寡言并不在意道理与理性,寡言更多是在做政治宣传,政工手段(manipulation)用的得心应手,空的东西多一些,常论点轰烈,论据没有。理屈词穷的时候,寡言就逐客,最后一招。

"三年自然灾害"的讨论中,寡言基本上还是以断章取意与抒发爱憎为风格,以政治宣传为目的。既然是灾害,那么评估灾害规模,做横向比较,这些都是自然不过的正常逻辑。寡言无中生有,断章取意偷换概念地将正常的理性思维转换成对"三年自然灾害死人"的否定,之后进一步煽情的去"恨"。

寡言轰烈的说,他对否定”三年自然灾害“死人的人感到厌恶”。别的不用先谈,寡言首先要回答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万维上谁否定了"三年自然灾害死人",怎么否定的。随笔博可以问一下。极端派基本就是这个套路,明目张胆编谎话,然后煽情的去"恨"。

方法而言,极端派在这个问题上都是极幼(幼稚),应该好好念一下西岸的帖。评论事情需要参照系,美丑好坏都是相对的。没有横向比较,孤立的先入为主地看一个事件,那么也就没有客观可言。再者,看历史要宏观去看,有距离感用望远镜去看big picture。极幼们更多是拿着显微镜去找细菌,为了找到毛病以偏盖全。

现在的中国不是毛的遗产,是邓的杰作。老毛的治国浩劫早就被否定了,老毛的路线早就被推翻了,历史而言是被翻过的一页。极端派们要全盘否定中国,必须矛头对准邓大人。哭天喊地的矛头对准老毛批判中国,"偷换概念"的诡辩味道很重。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3-02-27 04:00:20
方鲲鹏博在米国受尽凌辱。他写东西只有一个专题;辱骂你国,所以牧人是不看的。

你那篇辱骂一位女博主的文章,牧人第一时间劝你拿下来。你很可能因为那篇东东被封,尽管the punishment does not fit the crime。

即使不看他写的东西,牧人还是欢迎方鲲鹏博回来。
回复 | 0
作者:芦鹤 留言时间:2013-02-26 21:58:12
没想到方兄与我一样,我也只能用”英雄“所见略同自勉了。
回复 | 0
作者:沙之舟 留言时间:2013-02-26 21:44:08
白熊的儿子是美军。可以请他谈谈军队的情况。
回复 | 0
作者:椰子 留言时间:2013-02-26 21:18:23
随笔归来,
谢谢你转贴这篇文章,原来方鲲鹏是这个原因而在这里“失踪”?真是令我很感慨!

这篇文章很长,一下子看不完,但是我会来拜读。文中提到精英与平民阶层的分化很符合许多社会学家对社会的观察和结论。

也对你把请愿书发了表示深深的敬意!言行一致的人,令人钦佩!
回复 | 0
作者:万塔 留言时间:2013-02-26 20:03:56
Check this out: 老万民事法庭审理庭审记录


——–

作者:万塔 留言时间:2013-02-27 11:50:35



[作者:寡言 留言时间:2013-02-26 21:35:24

美国人估计非正常死亡2700万, 蒋教授1700万,李成瑞估计2200万。这只是其中三家。 不同学者的估计可以从1700万到4500万。相差极大,但不管数字多少,超过一千万人非正常死亡应该是个事实。

请愿意做“科学研究”的人畅所欲言,和专家交锋才有意义。]


老寡呵,

你觉得和专家交锋才有意思,怎么样,和我这法律专家交锋应该更有意思吧?

就以你坚信的上千万这么个含混数据来指控XX,或者YY,你应该信心满堂吧?

本法官开庭如何?

….


开------------庭! (此处有一锣声: 当!)



老寡: 我告XY饿死上千万人


老万: 真滴? 介可比纳粹那帮杂碎还杀得多呵,带俺去看看那些因为杨继绳不许老百姓离开灾区地区而建焚尸炉?

老寡: 没,没,没有焚尸炉。

老万: 原来是学习小鬼子啊,那带俺去看看那些因为杨继绳不许老百姓离开灾区地区而建化尸池?

老寡: 没,没,没有化尸池。

老万: 都没有,土共奏是土,全埋成万人坑了。我说老寡原告,根据西方经验,通常超过100具尸体就可以叫它万人坑了,害死了上千万,那该有上十万个万人坑,介可看不过来。你就就近找一个咱们开个国际记者新闻发布会去。

老寡: 就近没,没,没有万人坑。

老万: 那咱不是改革开放富裕起来了么,本庭报销飞机票差旅费,咱去其他省份看看那些坑,弄堆尸骨回来也行,照样开发布会。

老寡: 都没,没,没有尸骨。

老万: 都没? 你大嘴一张就告XY害死上千万人,结果连一点尸骨证据都没有,前阵子我在东京开审你那里大饥荒活下来的日本强迫的慰安妇案子,人家原告还证据多得看不过来呢,你拿什么来证明那上千万的死亡呢?

老寡: 因为我厌…厌恶…

老万: 那个就好办了,hatemen嘛,本官判你诬陷和仇恨罪,各打八大板子。 ------来人,扒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