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毕汝谐的博客  
一个真正的右派分子!  
https://blog.creaders.net/u/86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女骗子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21-08-03 12:15:24

按:毕汝谐这一辈子的经历,比天方夜谭还离奇呢。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饭局,

毕汝谐 身边是一位从香港来纽约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师,

他无意间看到 毕汝谐 的掌纹,发出一声惊呼:复杂的人生!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女骗子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当今社会人心不古,骗子多如过江之鲫;在我看来,当今社会上的骗子,

特别是那些狂轰滥炸打电话的骗子,素质都很低下;

有比较才有鉴别;我这里说的是几十年前的骗子,那个时候社会风气比较淳朴,骗子寥若晨星。 

文革后期,我曾经认识了一个文化修养很高的骗子沈,他自称是北京外语学院的工农兵学员,

后来发现是个假货,但是,此人确实很有文化修养;

那个时候当局提倡读马列的6本书,系包括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在内的6本书,很艰深的书,

不是好啃的,沈却能够讲的头头是道。

我曾经与沈赌背唐诗宋词,说好了你一首我一首,不许重复;结果背到200多首的时候,

我卡住了,想不出新篇了。结果我输了,他赢了。就是这样一个人,长的还是斯斯文文的书生相,

竟然是一个职业骗子,多次因为诈骗罪服刑,是不是奇哉怪也呢?

沈的结局是这样的:1982年,我在北京晚报法制版看到他的案例;沈继续在社会上四处行骗,

这天坐出租汽车时,搭上了中年司机;沈对司机自称是研究生;

司机家里有一个嫁不出去的女儿,就想把他撮合为上门女婿,沈羞答答地同意了;

谁知被带回司机家以后,司机女儿不同意,说不愿意高攀研究生。司机好吃好喝的供着他,

沈早出晚归,对司机说是去导师家求教,实际是在社会上谋划更大的骗局;

后来司机女儿要给他报出临时户口的时候发现马脚,就报警了,沈竟然是个负案在身的通缉犯!

书归正传;从这位女骗子郭的家庭背景来看,她怎么也不能是个坑蒙拐骗之徒,

可她偏偏就是!有什么办法呢?

女骗子郭的生父是一位高级民主人士;1949年建国后,

担任政务院(国务院的前身)的副秘书长,而秘书长是中共元老林伯渠。

郭的生母秦是一位传奇女士,彝族人;年轻时有点姿色,曾经嫁给中共早期先烈刘伯坚,

守寡之后,搭上了大作家茅盾,双双漂泊日本。改革开放以后,秦成为全国政协的专职委员。

郭家住在复兴门外部长楼,那是打倒四人帮之后,北京新建的第一个部长楼,住着许多大官名人。

郭家楼上是前副总理陈永贵。郭的丈夫H原为北大才俊,改革开放以后跟邓小平之子邓朴方混在一起,

活跃于政界学界。你看看,女骗子郭的家庭关系多么体面,我怎么也想不到她竟然是个骗子。 

1987年初,我离开佛罗里达大学来到纽约,马上在报上打出了寻女知音的长期广告;

这个马拉松广告不间断地刊登在报纸上,你猜猜登了多少年?十五年!毕汝谐在纽约寻觅女知音,

乃是一种生活方式,十五年如一日!我不知道这个记录是不是能够纳入吉尼斯纪录。

毕汝谐从37岁一直寻到52岁,后来结婚了,才把这个广告停了。

——我因广告认识了一位台湾女人,她是李敖的前情人,和李敖有一个非婚生女儿;

我不喜欢李敖,进而也不喜欢李敖的女人,便婉言谢绝了。

有一天,我接到一个女人的电话,纯正北京口音,听起来就觉得很亲切。她说有个妹妹想介绍给我,

这个妹妹怎么好怎么好怎么好,我一听就动了心;可是说到最后,她说这个天仙妹妹还在北京呢。

我有些失望了,有道是玉泉山的水好喝,远水解不了近渴呀。她说咱们都是从北京来的,

又有一些共同的北京朋友,可以走动嘛。

——后来,我得知这个完美妹妹根本就是虚构的, 也就是说,从那一刻起,

我已经进入她的诈骗陷阱了,却浑然不知。

女骗子郭长的尖嘴猴腮,在及格线之下;她曾暗示过我,我假装没听懂,也就过去了。

我们常常打电话聊天;女骗子郭在文革中进过好几次监狱,不厌其详地给我讲女子监狱的内幕;

关于文革男牢的故事听得很多,而女牢的事从来没有人系统地给我讲过,所以我很珍惜这个朋友。

郭在聊天时,这样控诉她的丈夫H:H这个人有才无德,他竟然跟我们家的小保姆好上了!

中国自古以来讲的是主是主,奴是奴;你跟谁好也不能跟小保姆好啊,成何体统啊。

女骗子郭的骗术简单实用:也就是她一点一滴地取得你的信任,然后果断地抓住一个机会,

干一票大的,逃之夭夭!

我至今清楚地记得,我与女骗子郭第一次发生金钱往还的情景:我们出去散步,

碰见卖冰淇淋的流动汽车;她说:你帮我买个冰激凌吧,我身上没带钱,我回去还给你。

我说:算了,算了,我请你吧。她很清高地说:不不不,你别请我,我也不请你;

咱们各付各,亲兄弟明算账。回去以后,她把冰激凌钱分毫不爽地还给了我。

她这种对待金钱的严肃认真的态度让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女骗子郭开始钓鱼了!

我简直是傻瓜一个!

就这样,从几块钱开始,慢慢地发展到几十几百,最后,她借口要买房子,

要借一笔大的,我傻乎乎地同意了,连借据都没让她写——怕什么呀,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北京有部长楼,纽约要买房子呢。

谁知道,女骗子郭搬家了,电话销号了,人找不着了!

后来,我根据女骗子郭的谈话线索,找到那些北京朋友,一串起来,

人人都是这样上当受骗的!哎,我们几个北京哥们把骗子郭的所有社会关系都找着了,

竟然没有一个人没挨坑!

据说,曾国藩率湘军扫荡地方,如梳如篦乃至如剃,不留一个活口:

没想到郭骗子也是一样,一个也不漏!

我们几个北京哥们实在气不过——我们这些自视甚高的堂堂男子,

居然被一个臭娘们给骗了!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呀。最后,大家议决:每个人出一笔钱,

集资聘请黑帮打郭骗子的黑枪(打非要害处;我们并不想把女骗子郭打死);

结果,我们哥几个联系唐人街某某帮派的老大,黑帮老大表示愿意接这单生意;而且,

黑帮老大和蔼可亲地说:你们几位都是文化人知识分子,我相信你们不会赖账;

我可以先打枪后收钱,你们看到报纸上的报道再交钱。

当时,纽约的情况是这样的:一旦发生枪击案,枪击受伤者去医院急诊,医院一方面给他救治,

一方面通知警方:警方火速到场并通知受伤者所在的社区记者到场采访(华裔受伤者通知华裔记者,

韩裔受伤者通知韩裔记者,西语裔受害者通知西语裔;将这件事情公布在报纸上,以征求线索);

我们哥几个觉得这种做法很公平,一致同意。可惜,这时谁也找不着女骗子郭了,

没有地址,没有线索,怎么打黑枪呢?

后来打听出,原来女骗子郭已经卷了钱逃回北京了,打黑枪的事情,不得不作罢。

OK,找不着和尚那就找庙吧。我们哥几个找到了北京部长楼里的秦委员;

别看老太太80多了,脑袋一点儿不糊涂,她说:你们受骗了,我很同情你们;

我这个女儿就是个骗子。现在整天有人找到家里来要钱。我说她都快40了,我也管不了她呀。 

这个庙不行,我们就换一个庙,找到她的丈夫H;而H说:我和她现在是仇人了!

我现在要找她离婚都找不着她,她就是个大骗子。 

——H的结局是这样的:他在六四期间闹腾了一阵,出了一点风头,然后带着小保姆情人,

跑到海外。1991年,他在墨西哥飙车发生车祸,他与小保姆情人当场死亡。 

一连很多年都找不着女骗子郭,我们哥几个的复仇之心也就懈怠了,吃一堑,长一智吧。 

后来听说女骗子郭嫁给一个美国白人老头,常年在中国生活。恶人自有恶人磨,

女骗子郭的同父异母的姐姐比她还邪恶,两人为了争夺遗产大打出手,女骗子郭女儿的一只耳朵被打聋了! 

天报应。 



浏览(2493) (4) 评论(3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9 13:29:49

之后又通过姚晓晨,也就是我公司会计的介绍,聘用了一个公关部部长,叫杨楠,长得别提多漂亮了,我估计在上海姑娘中也头等满分儿。还是上海徐汇区文化局副局长的千金。

徐汇区是上海的文化区啊。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9 11:15:12

所以说,大陆中国的数字游戏,我也是专家哦。

中国数字全部造假。鸡的皮,绝对负值。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9 04:43:28

我在上海分公司的注册资金一百万。而姚晓晓星在浦东办的服装厂只需注册资金30万。

列位,脑子不要犯傻哦,所谓“注册资金”,都是放屁,只要有上家担保就可以。我的上家是“中信国安公司”,在全国也是首屈几指的公司,需要“注册资金”还不是跟玩儿一样?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8 10:45:57

我在上海分公司做经理,一个人常包东湖宾馆两套客房。

当是时,上海浦东开发区刚刚“建立”,遍地荒草丛生,狗不拉屎。

我的时装模特好友姚晓星,在浦东开了一家服装厂。原来她居然是上海市工商局副局长的女儿,有个妹妹姚晓晨,介绍给我做会计……

就凭这点儿交叉关系,诸位想想,我的外快少得了么?除非您压根儿没做过买卖,白丁一个。


回复 | 0
作者:地球人三世 留言时间:2021-08-06 13:33:49

老H的小保姆情人是黑珍珠一枚,美若天仙,估计毕作家遇上也会绷不住。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5 16:00:46

后来我在中信公司下属的国安公司当技术总监,被委派到上海做上海分公司(刚成立)经理。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4 22:33:40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我成立公司后,第一笔买卖赚了三万,注意是90年代初哦。

用三万在亚运村最豪华的酒店,办了一个“时装模特表演会”,这在北京也算开头儿啊!

因此结识了一位时装模特。不想五、六年之后,在上海重聚,捞了一大笔外快,想知道怎么捞的吗?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4 22:08:18

想当一个成功的骗子不容易哦,樱桃好吃树难栽,不下苦功花不开。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4 18:21:51

举个例子,我的公司有个“广告部”,可以开具广告发票。须知那是及其不容易滴,有高科技发展部,可以开具增值税发票,诸位可知这里面有多大赚头儿吗?

我的广告部的部长是空军政治部话剧团的上校团长啊……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4 18:14:57

还有我在北京开公司、当法人代表的时候,那骗局更加高明,在商海里通行无阻哦……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4 18:12:12

正当骗子的结局很好啊,那些偷鸡摸狗、踢寡妇门、挖绝户坟的不算数,不配做骗子。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4 18:09:35

接着说骗子。文革大串联开始,我被多次认为是高干子女,并且是政治局委员一级的,不由得我分说,大势所趋吧……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4 14:48:35

中国的文革,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不过是变本加厉、步步深入而已,不过这种深入是一种变态的疯狂。就像一个土匪,杀了人,宣布“杀人结束”,犯了杀人方法不对的错误,今后改进杀人方法;又像一个强奸犯,强奸完了,宣布“强奸结束”,犯了强奸手法不对、忽视了前戏的错误,以后改变强奸手法,先做前戏,之后再干。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4 12:23:26

前清太监不在宫中行走,到西半球自由世界散毒,岂不怪哉?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8-04 09:31:36

把 shame 翻译成混蛋,只有心里充满了混蛋的人才能干得出来。

回复 | 0
作者:老尚童 留言时间:2021-08-03 18:51:21

所谓骗子,要让受骗者心甘情愿的上当,那才叫骗子。

当年我行骗,也并非有意行骗,而是对方逼得我不骗不行……怎么回事儿呢?

回复 | 0
作者:color99 留言时间:2021-08-03 17:08:35

http://www.bnn.co/cgi-bin/news/gb_display/print_versiOn.cgi?art=/gb/yuanqing/2017/05&link=201705211330.shtml

骗子的结局也不好。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8-03 17:00:26

我说的是董其武外孙女,你拍婆子的时候她还没出生。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1-08-03 16:58:38

污七八糟!

还是俺们山里土鳖地道。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8-03 15:51:36

我与北京各界都很一般。

1968年我上大街拍婆子,风闻董其武的女儿最好骗呢。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8-03 15:45:41

好人儿(遵命删除一字),你说的很对,那些在文革期间完成人格塑造的男人女人都很可怕;所以我觉得我有义务把我的所见所闻所想所为写出来。请你从

智者和女性的双重角度不吝指教。谢谢。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8-03 15:36:43

作家头牌先生,又落后了,我可是骗子高手儿,轻易不受骗,受骗只一回。

美国谚语:受骗一次你混蛋,受骗两次我混蛋。

我发现你总是落在我后边,可能跟“代沟”有关吧。按说咱俩差不了一代啊……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8-03 15:13:35

您和文化系统这么熟,应该知道西河沿一号楼一进楼门儿正对102号住的是谁,文革前住东总部胡同22号。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8-03 14:48:17

我也被名人骗过,她外公是国共两边儿授过三次上将军衔的董其武,她姨表姐是班禅秘书兼夫人,本人富婆一个。我到北京从来都是她请我吃饭,不让我掏钱。2004年我到深圳海归,顶着总经理头衔却没有管理权,全被股东把持,就为了用我的美国MBA学位招摇。4月30号。该富婆突然电话向我借钱,说她的钱取不出来了。要3,4万,我给了一万,承诺我回北京还我两万。后来我去中关村海归,她请我吃饭,给我在超市买三四百块钱食品,说是利息,就是不还钱。后来我也懒得要了。几年后突发奇想,打她的电话,销号了。她的电话是1390开头的,市场上有钱难求,二十几年没变。我2000年认识她时候,她已经得心脏病吃激素上身胖,但仍然看得出年轻时的美貌痕迹。估计是心脏病去世了。我在美国有时候翻译文章,美国都是先交活,后付钱,给俩中国阔佬富婆翻译后,赖账不给,最后一个死老公,一个死老婆。后来我在中国美国都得到意外收入,远超被讹金额。我是非礼勿动,静静等待多行不义必自毙,礼也。

回复 | 1
作者:一冰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1-08-03 14:48:03

她好像是患了创伤后遗症PTSD,那时不懂,其表现形式多样,她潜意识里觉得这世界欠她的,于是报复坑害每个人。

您写的这个圈子,比我想象的还可怕,习大大真是个危险人物,因为从小在残酷野蛮的丛林社会长大,没有正常人的感知。

别再称好女人了,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词。只要生长在天朝,谁能躲过劫难,没有现实的,也有精神的。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08-03 14:30:34

我发现这样一种规律:尽管你是为了政治原因蹲过共产党的大狱,都会沾上很多坑蒙拐骗的恶习;个别人没沾上,是因为他长期单独监禁。

好女人,你说你没想到,这真是你的福气啊。你差了文革,躲过了多少可怕的事情啊。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回复 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8-03 14:24:04

崇文门部长楼我去过荣高棠朱穆之张光年这三家。

回复 | 0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8-03 13:44:55

秦德君的女儿,没想到是这样,可惜。有的人尽管出身名门,却是在社会底层打过滚儿的,因此不知哪里就出了毛病。不过满嘴脏话的名门痞女洪晃倒是极聪明的。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8-03 12:45:36

1979年落实政策第一座部长楼是崇文门西河沿一号楼,在马克西姆餐厅南面,崇文门菜市场西面。一层就三个单元,好像是22层。木樨地22,24楼是后来建的。

回复 | 0
作者:西石槽7号 留言时间:2021-08-03 12:42:03

落实政策第一座部长楼是崇文门西河沿一号楼,在马克西姆餐厅和崇文门菜市场后面,木樨地22,24号楼在这以后。,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