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体育老师的博客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  
我的网络日志
Wow,微软真动手了?美帝来真的了? 2020-09-19 12:30:25

Wow,微软真动手了?美帝来真的了?

19/19/2020



a3.jpg


一个月前屁民才叫狼来了,真来了吗?美帝夠狠的,真要置人于死地?


微软断供后果有那么可怕吗?庚子年的月季美。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gxMzYx


经查实,以上消息是墙内汉奸新闻中心发的,墙内汉奸们亡共之心比美帝还不死。


 








浏览(354) (10) 评论(10)
发表评论
ZT: 消失了16年的诺贝尔奖得主,又有重大发现! 2020-09-19 10:45:49

消失了16年的诺贝尔奖得主,又有重大发现!

                                            

360角度                                                             


NHK的一个访谈纪录片,看哭了很多网友。


“感动,这才是真正的大神啊!”



纪录片的主人公,是2002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田中耕一


17年前,他的获奖,几乎是都市传说般的爆炸新闻:


“小职员神奇の逆袭”,“日本史上最年轻诺贝尔化学奖得主”,“诺贝尔史上学历最低得主”…



当时只有43岁的田中耕一,在一夜之间,从一个公司最底层的小职员,变成了有无数粉丝打call的“平民英雄”。


但他本人却在领奖后,奇迹般地从公众面前消失了近16年……



1、“我根本不配拿这个奖”


和其他拿诺贝尔奖的学术大牛不一样,田中耕一的人生,平凡得像一条咸鱼



大学念的是电气工程,不仅跟化学没有半毛钱关系,还因为挂科留了一级


好不容易混到大学毕业,想去索尼工作,第一轮就被刷了。


后来还是有人介绍,才去了岛津制作所,在企业底层搞了近20年的仪器研发。



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公司,田中耕一都没有什么存在感。


“害羞到几乎没什么朋友,更没谈过恋爱,一直到35岁才通过相亲结了婚。”


虽然他很喜欢动手做实验,也从未想过要成为什么了不起的科学家。



要说田中耕一身上最大的特质,大概就是省吃俭用


因为从小在贫寒的家庭长大,就连随手扔掉一团废纸,都会被奶奶念叨说:


“太浪费了,明明可以留着擦鼻涕哇。”


所以他唯一一次在公司得到褒奖,也是因为他的省吃俭用……



那是在1985年,26岁的田中,在一次工作中,不小心操作失误,把甘油倒入钴试剂中。


因为觉得钴试剂挺贵的,丢了怪可惜,从小就习惯勤俭节约的他,决定将错就错,把测试进行到底。


没想到竟然使生物大分子相互完整地分离了——这在之前,可是很多科学家想破了脑袋,都没能搞定的。



这个意外成果,使田中耕一发表了他人生中的唯一一篇论文——对生物大分子的质谱分析法。


他的老板也很高兴,给了他约合人民币700块的奖励。



对此,刚工作了两年的田中还挺不好意思的:


“这次实验,完全是由于我对化学的无知,把不该放一块儿的东西混到了一块儿……”



2.“晴天霹雳般的人生巨变”


田中根本没意识到,这个偶然的发明有多么了不起。


他也万万没想到,自己所在的岛津制作所,在申请专利后,利用“对生物大分子的质谱分析法”暗戳戳地赚了将近1亿人民币



而田中却在公司底层一线工作了近20年,压根儿没升过职。


如果不是因为一通看似莫名其妙的国际电话,田中的人生,或许还会继续咸鱼下去。



那是在2001年10月9日,和平常一样,在公司老老实实上着班的田中,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的人很奇怪地说着英文,田中只勉强听懂了“恭喜”,心里想着不是诈骗吧,就默默地挂了电话。


谁知道,分分钟公司电话就响炸了。


公司同事都冲过来说:“天呐,你得了诺贝尔奖?!”



就这样,没有一点点防备,田中耕一的名字就上了头条。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问:“这人谁啊?”


学术界大咖纷纷表示“额,这个人嘛,确实不熟”,当时的日本首相也说“这是晴天霹雳的消息”。



很快,得知这个爆炸消息的媒体和日本民众都闻风而动。


都跑去了田中耕一所在的岛津制作所,想看看这是何方神人



在咔嚓咔嚓的闪光灯下,日本最年轻的诺奖得主,畏畏缩缩地现身了。



面对着数不清的摄像机和话筒,从未见过这种大阵仗的田中耕一,连双手都不知如何安放



田中耕一的家人,反应也很有趣。


养母看到他出镜时惊呆了——哈?竟然不是跟他同名的人?


而他的妻子,甚至在他接受采访时“头晕晕地”打电话来确认:


“田中,这,是真的吗?”



跟妻子解释完后,局促不安的田中,不停地面对镜头鞠躬。


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声音颤抖着的道歉:


“今天穿工作服见各位,实在抱歉,我应该换个西装的。”



去领奖的时候,终于换上了西装的田中耕一,似乎应该更自信一些。



但在领奖现场,在那样的荣耀时刻,他依然是全方位无死角的头疼表情:


“Leave me alone,我只想一个人静静。”



他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么多的鲜花,和这么高的褒奖。


“一次失败却创造了震惊世界的重大发明,真是让人难以启齿。”



颁奖礼后,田中便像明星防狗仔一样,突出重围,消失在人海。



3.“真正的逆袭”


转眼,17年过去了。


诺贝尔奖带来的喧嚣,似乎在田中耕一的低调回避中,慢慢沉寂了。


很少有人会去想,当年那个连头都抬不起来的获奖者,现在怎么样了?



NHK的最新访谈中,已经60岁的田中,居然很爽快地出镜了。


大家很惊讶地发现——尽管他头发都白了,却看起来自信多了



原来,一直担心自己配不上诺贝尔奖的田中耕一,在获奖后,也曾在焦虑和困惑中度过了一段时间。


虽然一夜之间涨粉无数,但还是有很多人都觉得田中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而已。


他的上司和同事也很尴尬:难道以后要叫他先生了吗



别人眼中的幸运,于田中而言,完全是一种负担,他不停地问自己:


“那么多专业研究者,把一生的时间贡献给学术,都没能获奖…


我一个非化学专业的小职员,凭什么拿诺贝尔化学奖?”




日复一日的灵魂拷问,让从来没有胜负心的田中耕一,开始在一间写着自己名字的办公室里,暗暗跟自己较劲。


他一直按部就班的人生,终于有个一个崭新的目标——要成为真正配得上诺贝尔奖的人



像一个真正的学者一样,他把全身心都扑在“提升血液检查敏感度的技术,以更容易检测疾病”的研究上。





在实验室埋头研究了15年之后,他成功了。



一年前,很牛X的国际科技期刊《NATURE》,发表了田中研究室的突破性成果:


“能提前30年,从几滴血中检测出阿尔茨海默症的征兆。”



虽然不知不觉,就熬白了头。


但这一次,说起自己的研究成果,田中耕一的眼睛里,有了光



对着镜头拍照时,他的脸上,也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从获诺奖到现在,田中耕一用了17年的时间,总算跟自己握手言和。


走路时,60岁的他,终于能挺直了腰板


真好。


























































































































浏览(74) (7) 评论(9)
发表评论
ZT:《哥德巴赫猜想》作者徐迟自杀之谜 2020-09-18 10:53:36

《哥德巴赫猜想》作者徐迟自杀之谜    


深度历史观察                                                            


 


1996年12月14日下午,我到西郊宾馆参加中国作协第五次代表大会。报到后,突然听到一个爆炸性消息:徐迟已于12月12日深夜12时跳楼自尽!

众代表惊骇之极,困惑莫解。

我在会上遇到的二十多位代表极其伤心,纷纷询问,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悲剧。

各个房间都在议论着这件事。好几位作家猜测这是老年寂寞所致,建议作协建个作家老年公寓,配备陪护人员,以解决他们孤寂之虞。

有的认为是徐迟第二次婚姻失败,遇人不淑,子女疏离,虽然很快跟C女士分手了,总是心上的遗憾。

有人说他玩电脑玩得走火入魔,受到了某宗教散播的世纪末颓废情绪的影响。

有的认为他不能忍受血压不稳、肠胃不适、支气管炎严重等疾病的频繁袭击而取此下策。

有的说湖北作家要来北京参加作代会,他们纷纷到同济医院六楼与徐迟告别,使他感到不能与会的孤苦零丁、形单影只。

有的猜想他患了老年抑郁症,心中想不开就寻了短见……

种种说法,莫衷一是。


17日那天,吃完中饭,路上遇到湖北团的诗人曾卓。曾卓和徐迟是多年老友,便向他探问。

曾卓说,徐迟一生追求真善美,看不惯社会上的假恶丑,便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不看刊物,不看书,不读报,不看电视,不接电话,不听音乐,不玩电脑,不会客,不出门。他关在家里只研究宪法,拿着宪法反复阅读,认为宪法是最深的哲学,最美的文学,最公平、正义的根本大法。

曾卓的话,仍不能解开我心中的疑团。

由于徐迟的为人为文,是当代作家中我最敬仰的,故作代会之后,我一直设法揭开这个死亡之谜。经过向他亲密助手、得意门生、友好邻居、交心诗友、责任编辑长期打探、详细询问,终于梳理出一条清晰的脉络,才弄明白他如此谢幕、如此离世,主要是因为他精神上的极端痛苦。

那时他主编过的严肃文学杂志《长江文艺》滞销,订数一再下降、下降,只剩不到一万份;而同在武汉的通俗刊物《今古传奇》却发行达一百万、两百万甚至两百万份以上。两者悬殊如此之大,他想不通。那时书商疯狂盗版刊印畅销书,赚了大钱,过着土豪似的生活,而他这个辛勤写书的人,却只能住在冰窖似的卧室内,冻得彻夜难眠(湖北作协领导关心他,在他书房内安装了取暖设备)。

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有关部门不采取强有力措施保护知识产权,为什么放任不法书商们明目张胆的盗窃行为?科学家们默默无闻地作出巨大贡献,但为什么研究卫星、研究导弹的,其生活还不如街道上卖茶叶蛋、卖鸽子蛋的,对此他想不通。

演戏、演电影、唱歌的人,其片酬、出场费高得惊人,而写剧本的、作曲的、写歌词的稿酬很低,这种本末倒置的现象,他实在想不通。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假药、假酒、假烟、假油、假奶、假肉(注水肉)、假鱼、假米(米中掺沙)等假货充斥市场。食品掺假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他想不通世风为何如此颓败,道德为何如此沦丧。

有位密友特地安排他住进温暖的星级宾馆,让他度过寒冷的冬夜。他高高兴兴去了,洗完澡刚躺下,床边桌上的电话铃就响起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声说:“先生,你要按摩吗?你要陪夜吗?我这就过来。”徐迟愤怒地摔下电话,自言自语:“武汉之大,我竟然找不到一个平静的安居之所。”

1996年左右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尚未展开像如今的既抓老虎、又打苍蝇,更把权力关进笼子的反贪、反腐、反奢、反黄、反假的执法行动,故社会上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贿赂横行、贫富悬殊、大吃大喝、铺张浪费的现象十分严重,徐迟对此深恶痛绝。他是个对宪法有深入研究的人,可是生活中经常发生违宪违法、权大于法的事例,对此他百思不得其解。

徐迟是个有尊严、有追求的理想主义者,容不得丑恶泛滥。面对如此无奈的环境,岂能随波逐流、苟且偷生!?他不由想起了巴尔扎克的小说《幻灭》。他和这部小说的作者和主人公一样,感到了理想的破灭。

徐迟想起了自己译述《托尔斯泰传》中托翁最后的结局,以82岁的高龄在寒冬里独自出走的情景。托尔斯泰是整个俄罗斯的良心,他想步这个大师的后尘,也在82岁(1914—1996)冬天出走。他想起了《南齐书·王敬则传》中记的“檀公三十六策,走是上计。”他曾经以暗示方式把“三十六计走为上”的想法告诉他最亲密、最信得过的人。但他的密友没有认真对待,只以为这如他诗友徐志摩在《再别康桥》中所抒写的那样:“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密友觉得这是诗人的浪漫情怀。


其实,徐迟已选定时间,要摆脱当时那种泥沼般污浊的生活。

有次一个路人不幸被汽车轧死了,他说此人在几秒钟之内就结束了生命,是一种幸福。

徐迟在医院里捡到的一张纸片上,用英文潦草地、别人很难辨认地写了一行字,译成中文,就是“走意已坚,谁能劝我,谁能救我?”

有个朋友到医院里探望他,他对友人说:“你有什么问题快问我吧,你不问,过些时候就问不着了。”

他对医院里一位爱好文学的医生说:“花盛则谢,光极则暗。一个人,当他的事业达到顶峰之后,再难以往上攀登了,转折之前最好的收场是飞起来。”说完,徐迟作了个飞翔的手势。

凡此种种,都是他弃世念头的流露。

时间终于捱到了徐迟选定的1996年12月12日深夜12时(12+12+12=36),三十六计走为上。他悄悄从病床上坐起来,悄悄走出阳台门,悄悄推开窗子,向外纵身飞跃而下……

啊,是他一连串的想不通,促成了诗人之死,酿造了这一震惊文坛的悲剧。

岁月流逝。一生追求真善美的徐迟,不愿与假恶丑为伍,毅然离开我们整整20年了。为了深深地怀念他,铭记这位嫉恶如仇、心灵像冰雪一样纯净的诗人,笔者在耄耋之年特撰写了此文。

尊敬的读者,你们可要睁大眼睛,时刻警惕生活中那些言行不一、戴着面具的假、恶、丑啊!

 







浏览(855) (8) 评论(33)
发表评论
总共有34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