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体育老师的博客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  
我的网络日志
非洲黑人对中国到底有多重要?(ZT) 2020-09-28 11:38:04

非洲黑人到底有多重要?本文告诉你答案!

                                                                    

传播正能量                                                            



Part1


鉴于网络上对黑人一片嫌恶,有人肯定觉得杰哥又要喂屎了,不管大家对黑人有多么敌视,我只想阐述中非合作的必然性。


先说下网络上争议巨大的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的事情,这事儿从投票来看确实是欧洲功劳最大,欧洲投出了23张赞成票,1张反对票,净票数22张;而非洲是26张赞成票,15张反对票,净票数11张。


有鉴于此,很多网友说非洲对中国没有恩情,我们是靠欧洲进的联合国,这种脱离事实谈数据的行为我们称之为耍流氓。


首先,恢复联合国席位是重大事件,需要2/3的赞成票才能通过,所以欧洲和非洲的投票都很重要,任何一方掉链子都不行。


很多人想当然,以为票数过半就够了,按照76:35的投票结果,他们觉得非洲兄弟可有可无,事实上中国在1970年的得票就已经过半了,但我们并未恢复联合国席位,1971年也只是涉险过关,假设结果是73:38,这事儿就黄了。



其次,当时对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的投票叫做“两阿提案”,为啥叫两阿提案?因为它是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两个国家提出的。


除了这俩国主推,后面还跟了刚果、几内亚、马里、索马里、苏丹、坦桑尼亚、赞比亚、塞拉利昂、毛里塔尼亚等一大批非洲国家,而除了阿尔巴尼亚自身,欧洲国家只有一个罗马尼亚。都看清了,欧洲国家一共就俩!


欧洲国家只是迫于形势投出了手里的票,没有非洲国家力主让中国恢复席位,这次投票连个提案都没有,我们又如何重入联合国?


再者,当时的中美虽然初步建交,但美国并非真心跟中国交好,那只是对付苏联的权宜之计,从1950年起,每届联合国大会都要讨论中国的代表权问题,每次都被美国从中作梗,以延期讨论为名否掉。


美国在接纳中国的同时并没有放弃台湾,比如老布什提出了“双重代表权”提案,意图同时保留“中华人民共和国”跟“中华民国”的席位,这遭到了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


在两阿提案之前,联合国还有两轮关于“驱逐中华民国”的投票,这是绝大多数人不知道的,而在台湾问题上走在最前面的还是非洲兄弟,是他们坚决号召联合国驱逐台湾。



当时美国、日本、沙特拗不过,眼看台湾就要被踢出去,于是搞了个提高“驱逐中华民国”门槛的决议,在这个决议中我们以59:55险胜,其中非洲贡献了最多的19票,这也是大家不了解的。


最后,美国还指使沙特搞了个“两阿提案”修正案,企图为台湾争取时间,趁机多拉拢一些盟友,是非洲兄弟最先不耐烦,以两阿提案在前,修正案在后为由,用符合流程的方式在一周之后发动了投票,这才有76:35的大捷。


很多人仅仅知道“两阿提案”的投票结果,就到处说:“你看,是欧洲人帮助中国恢复了联合国席位,关非洲黑人屁事?”——这相当于班农帮川普拉票,拉完之后被人说:“你看,是美国老百姓投了川普,跟班农无关。”你猜班农听了会不会炸毛?


这种一知半解的言论在网络上并不鲜见,用李肃对吕布的话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如果大家都搞不清状况,以致敌友不分,那中国只会腹背受敌。


除此之外,非洲曾经是英、法、葡等欧洲列强的殖民地,二战之后才掀起了独立的浪潮,中国1956年首次跟非洲国家建交,那还是没被殖民的埃及,1960年中国政府才成立了中非人民友好协会,从此叩开了非洲的大门。


截止1971年联合国投票,中非建交的国家只有12个,但拿到了26张赞成票,非洲兄弟已经很够意思了,在恢复联合国席位之后,中国才慢慢开展了声势浩大的非洲战略,如今只有一个非洲国家没有建交,那就是斯威士兰。




Part2


了解完中非建交史之后,相信不明真相的群众不会对黑人再有那么大成见,非洲对中国的支持是随着时间推移逐步加深的,比较典型的就是南海仲裁案。


南海仲裁案是2013年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联合国裁决,起因是菲律宾军人把中国渔民的衣服扒光了拍照,照片在网络上传开了,这让我们感受到奇耻大辱。


随后中国派出海监前往黄岩岛,成立了三沙市,采取了一系列军事和司法举措,菲律宾急了,想把中国人赶出南海,就临时成立了一个五人仲裁庭。


在南海仲裁的问题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统统支持菲律宾,以埃及为首的非洲国家全部支持中国,世界格局泾渭分明,如果没有非洲盟友,我们将陷入孤军奋战的境地,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还有发酵多年的朝鲜的人权决议,2007年,联合国就《朝鲜人权决议草案》进行投票,56个非洲国家只有10个跟随美国,46个站到中国这边,虽然美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把朝鲜摁下去了,但非洲跟中国的友好关系可见一斑。


近年来,因个别黑人在中国不守规矩引发了国民的强烈排外情绪,再加上学术机构给予了非洲留学生超国民待遇,这种情绪逐渐演变成了内卷化的民粹主义思潮,长此以往对中国不利。



中非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外交层面的既定国策,是高层深思熟虑的结果,民间总觉得中国在无偿援助非洲,上面个个都是傻子,这种反智风潮有必要得到遏制。

如果国内的排黑情绪传入非洲,那非洲的反华情绪也迟早被点燃,这正是美国最希望看到的,作为一名有头有脑的爱国人士,我们是不是应该杜绝这类现象的发生呢?


说完中非关系我们再来谈非洲的战略价值。



非洲地区并不是铁板一块,它至今受到不同国家制约,比如法国的地盘在西非和北非,中国的地盘在东非和南非,在西非的法语国家基本找不到中国人开的矿,原因就是法国人在背后搞事情。


很多人觉得非洲是一个整体,这是巨大的误解,就拿利比亚来说,卡扎菲为啥被搞,因为他试图推动非洲一体化,创立非洲央行和非元。


如果卡扎菲的计划成功,非洲将形成一个类似欧盟的利益共同体,实力将成倍壮大,而入侵利比亚的法国统治者就捞不到好处了,所以在利比亚问题上最着急的不是美国而是法国,没等奥马巴动手,萨科齐就急忙出兵了。


在西方国家的介入下,中国不可能拉拢所有非洲国家,但出于利益考量,我们跟坦桑尼亚、苏丹、埃塞俄比亚、刚果、几内亚、南非和赞比亚的关系最好。


先说坦桑尼亚,我们1970年就在非洲修坦赞铁路,之所以叫坦赞铁路,那是因为起点在坦桑尼亚,终点在赞比亚。


坦赞铁路横贯坦赞两国,全程1860公里,极大促进了非洲大陆的交通运输,这俩国自然成为了我们在非洲的桥头堡。



而且坦桑尼亚是我们一带一路的战略支点,是确保海上丝路成功运输的中转站,早早拿下该国的外交关系证明了高层的远见,否则临时抱佛脚就晚了。



然后是苏丹,苏丹是非洲第一产油国,它本来是英国的殖民地,独立的时候没啥价值,英国直接放任不管,后来苏丹发生了三次军事政变,巴希尔上台之后推翻了民主制,取缔了政党,大力推进伊斯兰教,于是遭到了西方国家的全面制裁。


无奈之际,苏丹只好向中国求助,我国慷慨地派出专家组帮助苏丹进行建设,恰好在这一时期,中国在南苏丹地区勘探到丰富的石油资源,然后在苏丹北部建立起一套完整的炼油体系,使苏丹一跃成为产油大国。


苏丹丰富的石油资源很快引起了西方国家的注意,在中苏已然建交的情况下,西方国家无力插手,于是他们决定让苏丹解体,在西方国家的联手破坏下,苏丹在2011年分裂成了如今的苏丹和南苏丹,这让中国蒙受了巨大损失。



至于埃塞俄比亚,这个说得太多了,看看世卫组织的谭德塞就清楚了,没有谭德塞帮忙,病毒发源地之争就不可能被撂在一边。



Part3


接下来是几内亚,几内亚拥有全球最大的铁矿,如果拉拢了几内亚,我们就不用受制于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是五眼联盟国家,中国企业去那里买矿太难了,为此我们合并了很多钢铁巨头。


比如武钢被整体划入宝钢,国资委成立了宝武集团,随后又收购了重庆钢铁,目前跟鞍钢也在计划合并,中国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防止地方性国企竞争抬价,把利益拱手让给澳洲人。


但澳大利亚终归是美国的小弟,我们得摆脱对他们的依赖,要进口铁矿石,除了澳洲、巴西就只有非洲了,几内亚的铁矿非常丰富,其中有相当比例的富矿,品位高达56%-78%,懂行的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除此之外,几内亚还有海量的铝矾土矿,约占全球总储量的2/3,这玩意儿用于国防、军工、航空、汽车等重工业,是兵家必争的宝贵资源,不管其他国家对几内亚感不感兴趣,缺矿又亟待拓展军事力量的中国一定感兴趣。



最后说下南非,南非有非洲最大的港口,是中非、中欧贸易的必经之路,由于苏伊士运河的吃水限制,很多船舶不得不绕道南非,好望角可以作为苏伊士运河的备胎,重要性仅次于马六甲海峡,我们必须牢牢把控。



南非这个国家很乱,犯罪率在世界上数一数二,我们和南非1997年才建交,但很快就把关系整上来了,2014年还签署了合作战略规划。


除了好望角的地缘价值,南非的矿产之丰富不逊几内亚,而且它是非洲排名第二的经济大国,每年跟中国的贸易额达到300亿美元,还以创始成员国的身份加盟亚投行,力助中国崛起。



讲完上述内容之后,大家一定能明白非洲是一块潜力巨大的金矿,这里的地缘价值和自然禀赋都不差,只是在文化和经济层面掉队了,这一切都是欧洲列强的瓜分造成的。


欧洲殖民者越是剥削,我们越要激发黑人的反抗意识,让他们明白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从而亲近中国,疏远西方。


再给大家透露一个消息,华为从去年开始进军非洲,目前的5G业务已经在非洲全面铺开,华为的国际业务占营收的一半,在美国和澳洲被封杀,在欧洲又面临美国搅局,要想获得没有政治风险的优厚回报,非洲是最佳选择。


华为去非洲可不止是赚钱,非洲将借助我们的力量完成基础网络建设,有了全球互通的信息渠道,非洲人民可以看到世界各国的真实面貌,学习不被歪曲的真正历史,如果黑人被集体唤醒,你猜西方国家会不会感到恐惧?



如今的中国是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承揽了非洲一半以上的基建工作,我们将钢铁、水泥等过剩产能输出到非洲,这是双赢格局。


中国的基建已经发展到相当成熟的阶段,我们不需要每年上马那么多项目,该修的公路、机场都修得差不多了,在行业增速放缓的情况下,不输出产能就要大面积失业,而大面积失业就要内乱。


非洲和中国的产业刚好对接,中国正在产业升级,要淘汰一些落后的产能,而非洲还处在农业或者半农业社会,中国要搞科技创新,低端产业就要送出去,除了非洲还真没地方可以承接。


要想进入工业文明,修路造桥是必须的,而这方面是中国的拿手好戏,所以中非之间完美互补,美国连一根针都插不进去。


矿产、能源、产业对接、国际贸易、海上丝路,这就是非洲可以提供给我们的,再加上我们处在第二世界,要对抗第一世界的西方国家就必须联手第三世界,国际形势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



很多人害怕黑人、厌恶黑人,这是长期被媒体洗脑导致的偏见,黑人并不坏,只是被奴化太久,常年生活在底层,其他人惹了事,我们不会在意身份,黑人犯了事,我们就会着重强调他的种族,这跟对女司机的妖魔化差不多。


在中国遭到美苏合围之时,唯有非洲国家不遗余力地支持我们,“无论中国发展到哪一步,我们永远把非洲国家当做患难之交”,这句话是谁说的,大家可以去查。我们为什么把非洲放到铁杆盟友的位置上,为什么说他们是患难之交,前文已经讲得很清楚了。


最后再澄清一个事实:中国对非洲的无偿援助早在1995年就停止了,后续都是互惠互利的合作,而之前的所谓无偿援助,实质也是在谋求政治资源,只是间接获取回报罢了,不是我送你一亿,你还我两亿才叫有偿援助,能谋万世之人,不会在乎纸面上的小小得失。


如果你是真正的爱国者,请在爱国之前先弄清国策,这样才能做出正确而有意义的举动,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永远无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浏览(2003) (7) 评论(12)
发表评论
李可染实为惊吓致死!(ZT) 2020-09-26 19:52:53

李可染实为惊吓致死!

                                          

雅风传习                                                            

       




李可染《万山红遍》


李可染是近现代杰出的画家、诗人,是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大师之一。他创作了许多流传百世的作品,其中最为知名的就是他的《万山红遍》系列,据数据显示,在近两年的春秋两季拍卖中,李可染的红色系列几乎都是当季拍卖的最高价。2015年秋拍,李可染1964年创作的只有3.1平尺的《万山红遍》以1.84亿元的价格成交,而这幅作品当年李可染卖给荣宝斋时,只不过80块钱。


李可染为什么要画这些红色系列?其实这和他的性格有关,根据资料调查,李可染实际是一个胆小谨慎的人。


李可染《北国风光》


李可染出生贫苦,排行第二,父母给他取名李永顺,希望他一生永远顺利。李永顺小时候表现出了强烈的绘画天赋,后来遇到了他的第一个老师,他在徐州上小学时的绘画老师王琴舫,赞许他是“孺子可教,素质可染”,随给他改名李可染,自此,李可染的人生就没再顺利过。


1929年李可染考入了杭州西湖国立艺术学院研究生,得到了林风眠的教诲。李可染因为拉了一手的好京胡,而结交了当时在中央财政部主办的报社做总编辑的苏少卿。只是一来二去的,李可染没和苏少卿成为知己,却和苏少卿的女儿苏娥好上了,还说一看到苏娥就兴奋,这种表示在当时也够大胆的。苏少卿知道后极力反对,后来还是林风眠出面撮合,才有了这桩婚事,两人于1931年结了婚。


李可染(后中)与苏少卿、苏娥(后左)一家


然而好景不长,李可染的朋友张眺因组织进步团体,被国民党抓了,李可染也受到了牵连,不得不退学回到徐州,在当时的徐州艺专教学。


在徐州,苏娥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自然不会甘心,想着回上海重新上学,为了让李可染更好的创作,1937年,苏娥只身带着孩子回到了上海的娘家。此时的中国已经是乌云密布,战争一触即发。李可染觉得上海危险,并不喜欢上海,只好一个人呆在徐州教学。这年的夏天,李可染跑到上海看苏娥,没想到七七事变发生了,抗战全面爆发,除了上海,徐州也在日军的步步紧逼下。


李可染《长征》


李可染听了赶紧回到了徐州,因为苏娥此时又怀了孕,行动不便,李可染就自己回了家。只是徐州已经不再安全,为了躲避战乱,李可染决定到大后方去,也就是到安全的地方去。从徐州辗转到了武汉之后,李可染在当时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进行抗战宣传画创作。


后来,随着战争的扩大,失陷的城市也越来越多,李可染继续辗转,历经西安、武汉、长沙、衡阳、桂林、贵阳后,最后抵达重庆,在国立艺专当中国画讲师。这期间,李可染根本无暇顾及他的妻子苏娥。而此时的苏娥,一个人带着孩子住在上海,与李可染相隔万里。最终在1938年染上伤寒症,去世时年仅29岁。


李可染《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次年,李可染知道苏娥去世的消息。那时的重庆,可以说是抗日战争罪艰苦的时期。尽管这样,很多老百姓照样生活,照样工作,但李可染在每次飞机轰炸时,都和其他人到一个校场口的隧道内躲起来,后来轰炸的次数多了,李可染干脆就天天躲在那里。


与此同时,李可染依然创作着政治宣传画。1939年的《无辜的血》反映了日本轰炸重庆的惨状,作品引起了很大轰动。虽然创作着这种政治宣传画,但李可染的内心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忧郁、恐惧,还有未来的看不清,让他越来越迷茫,越来越胆小,特别是知道苏娥已经去世了后,李可染更加感到无助。


李可染的牛


1941年,李可染离开三厅的工作,住到了沙坪坝金刚坡的一个农户家里,从此远离政治。李可染做出这样的选择,艺术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应该与他谨慎胆小的性格是分不开的,毕竟在长达一年日军轰炸的日子里,内心没有变化是不可能的。


在乡下住久了,没有生活来源是不行的,尽管李可染害怕战争,但还必须出来谋生。此时,李可染的绘画得到了战时重庆国立艺专校长陈之佛的赏识,聘请他担任中国画讲师。


1944年,李可染画展在重庆举办,开展后第一天就有人来买画,而买画的人就是徐悲鸿。可以说,徐悲鸿对李可染有知遇之恩。更幸运的是,就是在重庆国立艺专任教期间,李可染遇到了人生第二人妻子,因战时影响迁往重庆的,当时在杭州国立艺专学习雕塑的邹佩珠。


李可染《万山红遍》


1945年,抗战胜利,战时迁到重庆的艺术院校都迁回原地。1946年,李可染同时收到了两份聘书,一份是母校林风眠发来的杭州国立艺专的聘书,一份则是北平国立艺专徐悲鸿发来的。


李可染最终选择了北平。这次选择,对李可染来说是改变它一生的选择。一个是造就了他美术大师的地位,一个就是令他遭受了各种迫害,让他的内心脆弱到了极点。但他当时选择北平,是因为徐悲鸿答应给他介绍国画家齐白石和黄宾虹。


李可染到北平不久就拜了齐白石为师。他为齐白石铺纸、磨墨十年,没临摹过齐白石的画,倒是后来跟着黄宾虹时,黄宾虹的浓墨画法影响了李可染。


直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北平国立艺专更名为中央美术学院,李可染被徐悲鸿聘为第一批教授。


当年李可染的《可贵者胆》不是这个意思


李可染遭受的第一次打击,是当时以画人文画、表现自我为主的小情调画遇到了当时大唱社会主义、讴歌政治的改造运动,中国画被绘画系取代,李可染被派去教水彩。胆小怕事的李可染并不是像一些画家那样坚持已见,而是紧跟“时代”,不仅变了画风,还发表论文,提出要改造中国画,摒弃过去的画法,找到绘画的源泉。


1954年李可染与另外两位画家赴江南写生。此次写生,李可染带着两枚印章,一枚是“可贵者胆”、一枚是“所要者魂”,还把这两句话作为自己的座右铭。


尽管后来三人水墨写生联展轰动了画坛,被誉为“中国画革新的里程碑”,但李可染的行为也被后人进行研究。因为一个人要给自己写座右铭,大多写自己做不到的,所努力的方向。因此,李可染写“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真正的背后原因应该是用这两句话来给自己打气。


李可染《井冈山》


1958年,国家正经历社会主义改造、反右、肃反、建立人民公社、树立三面红旗等,当年在杭州上学的同学张眺就死在肃反中,而李可染是在国民政府中担任过职务的,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被批斗是很正常的。


为了给自己辩解,李可染写了一篇文章《向党交心》。文章的第一章是“缺少灵魂”,辩解他的画,因为有不少人说他的画社会主义内容很少。第二章是“个人名利”,说自己对系里的工作不主动热情,能躲就躲,对学生也很少接触,是想尽可能地搞自己的创作。


尽管李可染胆小怕事,写下文章向党交心,极力为自己辩解。但是,当时的政治环境并没有给李可染向党交心的机会。他的作品被作为“四旧”作品,处于横扫之列,不断被剥夺画笔,而且还受到各种批判,再次受到打击的李可染已经越来越脆弱了。


李可染当年的向党交心行动


1967年文革开始后,李可染第三次受到冲击,他的作品被定性为“反动学术”,抄家、进牛棚。在这过程中,李可染表现的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让说什么就说什么,由于他的认罪态度较好,斗了一年后,李可染终于回了家。


此时的李可染已经丧失了任何斗志,噩梦不断。他的妻子邹佩珠透漏,李可染曾经这么和她说:“我这一生从未做过好梦。每次做梦都在爬山,眼看爬到高头了,又总是摔下来,从梦里惊叫吓醒。”


可见,当时的李可染已经是害怕到了极点。对于艺术创作,李可染更是迷茫,不敢画,不知道画什么。后来,他的朋友见他实在害怕,就对他说:“可以画些青山绿水,譬如以井冈山为题材,加上些扛着红旗的红军,这样谁还能批判呢?”


李可染《革命摇篮井冈山》


李可染像拿到了救命稻草,立刻开始红色系列的创作,向党表示自己的衷心。于是,我们现在熟悉的各种红色题材开始出现在李可染笔下。《井冈山》、《井冈山革命摇篮》、《井冈山主峰图》以及现在不断拍出历史天价的《万山红遍》系列。


尽管这样,他的历史是抹杀不了的。1970年,他再次被打倒,这应该算第四次了,此次他被下放到湖北丹江口“五七干校”,分配给他的工作是接听电话,当传达。


1971年,周恩来说可以请一些老画家回来,创造一些新的绘画作品,先由民族饭店做起。于是饭店派人持北京市的介绍信去干校接人,其中一个就是李可染。


李可染回京后,发现家没有了,孩子也都不在身边。为了方便画画,李可染和邹佩珠被临时安置在民族饭店的招待所,他为民族饭店、外交部等创作了巨幅的漓江题材作品,画过国礼作品《树杪百重泉》。


李可染黑画被批


然而,就像当年他被改掉“永顺”的名字一样,他总是不顺和不幸。1974年,江青到民族饭店,发现了李可染画的《漓江》,立刻说这是“黑画”,李可染又一次受到批判。


这次,一向胆小怕事,谨慎小心的李可染的精神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因高血压复发引起失语,彻底垮了。这次患病,李可染经过半年的治疗,才慢慢恢复健康。而他之所以能得到治疗,全因为他的患病期间坚持创作红色系列,不断向党交心。可以想象,那时候的李可染精神是如何的,好在所作的井冈山题材的作品没有再给人留下攻击诬陷的口实。


1976年文革结束后,李可染终于获得平反,他的李家山水的特点让他成为中国少有的艺术大师。1978年,中央美术学院再次恢复开课,并招收了第一批美术研究生,李可染作为教授,也能专心教授自己的绘画技术了。那一年的美术研究生,活跃现在的有刘大为、李延生、史国良、李少文、陈丹青等人。


李可染《雄关漫道·苍山如海》 


此时的李可染已经是70岁高龄了,他的艺术受到了各方尊重,也不用违心的说话,违心的写文章了。只是他的胆子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容不得半点刺激了。


直到1989年的那场风波,风波过后,1989年12月5日,文化部两个官员到时任中国画研究院院长的李可染家,了解研究院画家在风波中的动向。80多岁的李可染已经受不得半点摧残了,历经文革种种磨难的他早就是惊弓之鸟,一根稻草就能让他崩溃。


李可染


据艺术家陈岩《往事丹青》一书中记载:两个官员的到访让李可染大为惊恐,而李可染又有一紧张就口吃的毛病,可以想象,现场的谈话是什么样子。当时邹佩珠鬼使神差的外出未归,谈话只有李可染一人,李可染的精神完全崩溃,根本听不清两个官员的讲话,其实谁也不知道两位官员说了什么,但对李可染的打击是显著的,一代巨匠李可染就在两位侃侃而谈时心脏病猝发,撒手人寰。享年82岁。邹佩珠事后回忆,李可染的舌头把假牙都顶出来了,而那两位还兀自说个不休……


而在众多官网,我们见到的是这样的报道:1989年12月5日,李可染在自己的画室里,同文化部的几位官员正在商讨如何发扬中国画艺术,构想刚开始,李可染却头一歪,倒在沙发上……


































































浏览(2331) (28) 评论(3)
发表评论
中秋快乐!月圆人长久! 2020-09-24 14:54:53


中秋快乐!月圆人长久!

9/24/2020

 

霜叶红透,落叶知秋,情意如酒。

暮然回首,又逢一年中秋。

人依旧,情依旧,轻轻一声问候,

中秋快乐!月圆人长久! 


1600984119594746.jpg

                        霜叶不知人间苦,庚子依然迎秋风。


t2.JPG

                         2020自种珍珠小蕃茄,不知明年还能否?

  






浏览(468) (89) 评论(5)
发表评论
总共有35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