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体育老师的博客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  
网络日志正文
大国弯道超车,期刊内卷,复旦血案 2021-06-20 18:53:05

大国弯道超车,期刊内卷,复旦血案禍端

    复旦血案,网民们一边倒,都支持杀了王书记的姜博士。官网发了几篇王书记生前同事的悼文,竟无一人实名。连买把菜刀都要求实名的地方,悼念不幸遇害(官网定调)的书记,居然不敢报尊姓大名,岂不怪哉?见不得人吗?谁怕谁呀?

近期海内外中文网上讨论复旦凶杀案热烈,涉及逻辑、人性、人权、体制、法规。。。。方方面面,但读来总觉得有些隔靴搔痒,没有触到最根本的禍端,连复旦至今都拎不清,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冤有头债有主,俺觉得最根本的禍端,是被伟大国弯道超车造成的期刊杂志出版界內卷

内卷是伟大国折腾出来的,最先受害的是其他国家老老实实做学问的学者。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没多久内卷回本土,不但研究学者,官家也难幸免,王书记不是挨刀了吗?

挥刀砍人的姜博士屈,挨刀的王书记就不冤吗?

学界本是社会的上层建筑,学者们是社会精英,在这样的内卷大环境下,民不聊生,尊严何在?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期刊杂志出版界和学术界是什么关系?任何端学术这碗饭的人的工作是做研究,研究的成果是论文。只有发表在期刊、或其它公众认可的出版物上的论文,才是被认可的Publications。

期刊杂志是严肃的、神圣的,掌控着大专院校、研究机构、及学者的命运。是人类薪火相传 生生不息的纽带。

期刊有档次等级,用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衡量。影响因子是美国科学情报研究所的,期刊引证报告中的项数据,是某一期刊的文章在特定年份、或时期被引用的频率,是衡量学术期刊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指标。

期刊发表的文章被引用越多,其影响因子就越高。影响因子是随着着引用数的变化而瞬息变化的,就象股票随投资者的钱进钱出而变化样。

期刊的影响因子越高,对论文的质量要求就越高。论文能否被期刊接受发表,要通过有资格的同行审稿(Peer review),根据审稿结果由杂志社决定。审稿人是杂志社请的,一般不让论文作者知道。

大专院校、研究机构的排名;学者的名声、级别、待遇都由Publications决定,像房子的价格由地缘位置Location决定一样。

Publication,Publication,还是Publication!Publication是学者的命根子,比天大。正如房市的Location,Location,还是Location。

在几篇博文中我提到,比利时Antwerp大学医院,仅凭我发表在著名杂志上的一篇文章,在收到申请信的当天,就复信为我提供资助。而比我早两年的师兄,著名研究院77级的研究生,是由国内外六个知名权威写推荐信,取得国际肾脏病协会的资助,才泒到导师门下的。

我是最差师范的五届生,和师兄的格天差地别,却仅凭一篇文章,和师兄平了肩。几年后我又凭一篇文章,到了美国公司,拿比般大学教授高的工资。之后又凭发表在各种杂志上的多篇文章,得到连做梦都不曾梦到的种种待遇。一切的一切,全凭Publications!

发表文章是学者职业生涯中的重中之重。伟大国学者骄傲的,是挤满名片的职位,欧美学者的名片,是发表文章, Publications。

我自己开公司时,让女儿随便画了一片树叶做Logo,花几十刀就注了冊。公司介绍极简单,没任何大话,但有我发表过的文章题目,用英文12号字,列了11x8.5 inch纸张十页。二十几年了,做网页的不断向我卖广告,说公司网页太不专业,想为我设计新网页以招引客户,我说没必要。

早的办公室,用几张废旧中文报纸贴在玻璃窗上代窗帘。有朋友吐糟,那谁谁用报纸糊窗户做Business。不再乎大家提醒的,先要摆出门面、架势,出门要开辆好车。。。。俺该吃窩窩头仍吃窩窩头,依然我行我素,酒香不怕巷子深。那酒是Publications,俺的底气。

俺创业没贷款,只花自己的两万刀,买了些必要的实验室基本仪表就开张了。一个多月后,美国能源部的六人考察团就闻声上门了。之后在他们的帮扶下,一边做着一边置办傢当,几年后成为行业技术老大。凭什么?凭Publications,俺去见上帝后仍将流芳于世的Publications。

但如今,规则已变,比天大的Publications,已是昨日黄花。期刊杂志己变味,不再严肃、不再神圣。如今的世界,想靠两篇文章由大陆到欧州、再漂北美?吃香喝辣?天方夜谭!

学者们非但靠不上Publications,还要为发表一定篇数以对付考核、晋级,去拼、去搏。那不?王书记、姜博士,还有千百万我们不知道的, 为生存掙扎,还有些生不如死。Publications俨然已成学者们的催命符、索命绳。

众人能见到快递小哥的苦和累,见不到学者们的拼与搏。小哥们苦的累的是身,学者们苦的累的是心,是熬生命的灯油,油会尽、灯会枯!

期刊杂志变味,和世界格局发生变化样,始于伟大国加入WTO。伟大国的精英们太聪明,每一步都能弯道超车,条条道路通罗马。

伟大国的弯道超车术列举如下。

多生产博士,博士多则文章多。大学无计划扩招,太多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怎么办?考研、读博。批量生产的博士们前赴后继,熙熙又攘攘。

欧美一个导师带十几个博士很少见,中国一个导师带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博士很常见。学生从进校到毕业,能见导师几面?师兄带师弟,代代相传。

更丑陋的是,有些导师同时开公司挣钱,研究生为导师的公司无偿打工,剝削研究生。

俺的导师,掌控着带血透中心的肾科,兼任大学医院院长,仍把带博士生看得比其它所有工作都重要。亲自参予讨论每一篇文章,次又一次修改,直至定稿、选定期刊、签名、投寄稿件。没有导师的签名,任何文章都休想寄出。

俺导师如此严格,学生急也没用,一年只能出一两个博士,甚至更少。

欧美国家,一个导师带一个学生,四到八年出个博士也属正常。一个教授一生只带出一两个博士也正常。此等速度,怎么能和伟大国批量生产相比?

中国博士产期最短,仅需三四年。还有习大大等大小官员的,发财读博两不误的带职博,为全国博士数量超全球,功不可没。

中国什么最廉价?人最廉价。在美国养一个博士生的费用,在中国可养几个、十来个,甚至更多。

多召留学生,留学生数量多寡关乎一个国家、一个大学的排名。为凑数,不惜用钱买亚非拉黑人、用美女学生侍候。把留学生撒向全世界,全球称霸的终极目标指日可待。

多发论文,只求数量,不求质量,甚至造假,抄袭。近年被撤退的稿件越来越多,不再乎丢尽国家颜面。

为增加影响因子,为引用而引用。你引我的,我引你的,伟大国最大优势是人头多,轻而易举就能让影响因子嗖嗖嗖往上窜。

为文章能被杂志接受发表,步步用钱打点责编、主编、审稿人,天下没有用钱搞不定的事。

种种操作,短时间就把那些遵规守纪的外国学者,辛辛苦苦一步个脚印,几年、甚至穷其一生取得的影响因子轻轻松松超过。

杂志社这边呢,为生存,也要拼影响因子。中国人的文章引用数多,就多录用中国人的文章。从十多年前开始,只见中国学者文章,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各种杂志。同时,外国学者发表文章则越来越难,不得以花钱把文章发到影响因子很低、甚至没有的网络杂志上,苦不堪言。

俺的一个朋友,名校老教授,美国环保局顾问委员会成员,和他带的一个研究生,耗费四年多做的一个课题,论文送了多家杂志,连送审都没有就被拒。最后求爹爹告奶奶,老朋友出面求情,文章才在一个影响因子不高、相对冷门的杂志发表了,研究生总算得以通过答辩。

之前这样的老教授,需要求人吗?照章办事,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此有名有实有资格的名校老教授的境况都如此艰难,其它教授呢?

最讽刺、最悲哀的是多家杂志社,居然像需要廉价劳动力的富士康之类,搬到中国去。那里有海量博士,有远高于其他国家的文章引用数,即影响因子,杂志的命脉。

不知有多少杂志迁往中国?我最喜欢的老牌化学杂志,Talanta,十多年前即迁往武汉大学,由武大化学系操办。Talanta原址在依华盛顿湖,面茫特尼尔雪山的华盛顿大学,主编是大学研究生院院长,一个德高望众、活霭可亲的老教授。

我曾在Talanta发表过教科书级引用数的文章,有问题时还可面见主编老院长。杂志迁走后,每去到杂志旧址,人去楼空,唏嘘不已。哎,Talanta一去不复返,雪山湖水好寂寞。Talanta 2019-2020 年的影响因子为5.339。

最权威的引伶科學150年的《Nature》,是世界上历史悠久的、最有名望的科学杂志之一,也独家授权中国的《环球科学》杂志,从2011年第1期开始,可精选《自然》期刊中的部分文章进行翻译出版。此举相当于和2010年创刊的《环球科学》杂志认亲,门不当户不对啊!

连杂志社都迁中国去了,本来发表论文数、引用数已被中国学者挤到墙角的诸多国家学者,发表文章越发困难。改行的学者不计其数,没能力改行的,靠救济惨淡渡日。

想来姜博士早在NIH做博士后期间,就已经面临发表文章的艰难。没有与时俱进的文章发表,找到正式工作的希望渺茫。连杂志社都迁中国了,路在何方?导师只有推荐学生回他的母校复旦,以为是条生路,不想遭此劫难。可怜啊!导师情以何堪?

是啊,连杂志社都迁往中国了,个别名教授也动心了,雄心悖悖去中国名校做访问学者,才几个月又灰头土脸回美了。不适应中国学界文化、不懂欣偿那亱亱笙歌。

而大陆学者,博士太多,为拼文章发表数、引用数,竞争更为惨烈,日子非但不比海外的好过,Publications犹如套在脖子上的索命绳,头上的紧箍咒,苦不堪言。尊严何在?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伟大国弯道超车,搬起石头砸了他人,自己也不得幸免。

文章能否发表,由诸多因素决定,其间猫腻多了去了。使银子、托关系、走后门、拉拉扯扯、拼爹拼娘。这是只知埋头做学问的姜博士们能搞定的吗?搞不定,有理说不出,无处诉。与其伸着脖子让你砍,我先把你砍了,反正都是死。

更丑恶的,等你搞通了杂志,发表了文章,堆砌了影响因子,申请到科研经费时,钱还没到手,就要先拆东墙补西墙,凑钱去打点即将发放经费的机构。听说可高至侍伶取绖费的20% 到30%。可谓韭菜层层䒵,上上下下要打点,钱没到手先付回扣。

挨刀的复旦数院王书记不冤吗?粥少僧多,只有砍,总要有人举刀砍吧。什么是刀?操纵学术界生杀大权的期刊影响因子,那杂志发表的文章,Publications数目。某限期内你达不到那数就走人。

没有王书记,也会有张书记、李书记。说什么外行内行,谁不识那发表的文章数,0,1,2,3,4,5。。。。?只要是个识数的人,即有资格当那举刀的酷吏。

姜博士杀人案看是极端个案,但处境如姜博士的、甚至更糟的,不计其数;负责执掌恶政的王书记们也不计其数,内卷之下,悲剧不可避免。

1999年11月,世贸组织会议在西雅图举行期间,会场内,克林顿政府力捥狂澜,支持中国加入世贸。会场外,来自世界各WTO成员国的五万劳工游行示威,标语口号只有个,“No China”。看二十二年后的今天,全球内卷,各行各业,无一幸免。

世界劳工比政客们高明,早就预料中国入市贸,世界无好果子吃,游行示威抗议,先天下之忧而忧。只可惜政府没有听取世界劳工的忠告,WTO没有监督提防,入世贸的中国破坏法规,而致狼烟四起,难于收拾。

学术是上层建筑,内卷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恰如今天新冠疫禍害全球。

学术界被破坏了的规矩还能重建吗?Publication 还能重拾尊严,再神圣吗?这个世界还能从头越吗?

新冠疫各国印钞,发专项救济款,被期刊杂志出版界内卷禍害的学者们,政府是否也应为他们发专项救济款?否则学者们如何谋生路?姜博士们的悲剧还会发生,王书记们还会挨刀。

 6/20/2021

浏览(3902) (3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