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语的空间  
无语的空间排斥嘈杂。  
网络日志正文
中美贸易战快要鸣金收兵了 2019-08-30 09:44:04

首先说明这篇可不是标题党,这是我基于我对川习两位领导人的认知,通过观察一系列政经信息的蛛丝马迹,加上一些逻辑分析和一点直觉预感认真做出的大胆预测:中美贸易战有70%的概率将于三个月内达成协议,其中十一之前握手言和(比如先签共同声明或备忘录等形式)的概率有50% 有20%的概率将在六个月内达成协议,只有10%的概率贸易战可能会拖到美国大选或彻底翻脸。


我知道肯定有不少人(特别是川粉)对我这个非主流的预测大大地吐槽:川普已经开始称习为敌人了,也下令美国公司离开中国了,明摆着贸易战经过最近的互加关税已经升级到了美国就要与中国脱钩的地步,你还说什么鸣金收兵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对此我只能说,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人是缺乏“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认知能力的,还有更多人总是在做客观判断时从自己的政治立场Bias出发来解读时事,忘记了中美贸易战虽然受政治影响但本质上是经济战而中美两国眼下都不是政治挂帅的国家这个事实。


更重要的是分析贸易战这种大国之间博弈的走向时需要具有更高,更广的视野才能看到其全貌和本质。


在此我愿意与众网友分享我以中立的政治立场所观察的贸易战以及是如何分析得出上述预测的。虽然我的预测需要等待时间的检验,但至少你现在就可以知道我这个预测是何以得来的。


1. 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历史发展进程。这个观察也许有人不认同,但肯于正视事实的人都会承认: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者的口号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原因在于他们拿不出更好的替代全球化的解决方案来。

全球化说白了是国家间的社会化分工协作,是互补型国家之间共同发展经济的最有效路径。 历史已经证明了,在经济以国家为发展单元的时代,国内社会化分工协作可以极大地提高全社会劳动生产率。在今天,国家间的分工协作也可以极大地提高全球的整体劳动生产率,这是由国家间劳动力的差异所决定的。中美两国是典型,美国人创新能力强,土地便宜,更适合高科技产业和规模化农业,中国人纪律性和吃苦耐劳能力强,更适合生产制造产业。两国分工专注于自己的最强项一起共同发展各自经济是最高效的经济发展途径,这种分工协作构成了维持中美两国经济近三十年高速发展的基石。 不可否认,中国这期间投机取巧了,占了美国便宜,也比美国发展快不少,所以需要“中美贸易战”来做调整和纠正,但这改变不了中美分工协作共同发展(即全球化)的大格局。

有少数美国保守派想开历史倒车,否定全球化,要把生产制造产业搬回美国,结果,他们发现除了闭关锁国这条路,已绝无可能让生产制造业回流美国了。所以中美贸易战的本质不是中美在打,而是中墨,中越之间在打,即在比较谁的制造业整体劳动生产率更高,看不到这个本质就无法给中美贸易战把脉。 墨西哥和越南(包括印度)可与中国相比的唯一优势就是人力成本低(墨西哥还天然具有运输成本优势),但在整体效率和劳动生产率上输给中国,更重要一点是在中墨,中越比较时中方所独有的一大优势---对美国农产品的巨大需求的进口市场,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拥有这个对美互补的贸易优势。所以目前来看中墨,中越之间的较量还是中方整体上略胜一筹,

事实上,贸易战这一年多下来,移出中国的产业基本限于人力密集型的,如制衣,制鞋,玩具等。即使是从长远来看,中方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上的发展仍然远远领先于墨西哥和越南,这足可以保证中方在工业制造业上对墨越两国的长期整体优势。 

所以只要中方肯改邪归正,放弃投机取巧占便宜的恶习,认真地走市场经济之路,从经济学角度看美方在现阶段也只有鸣金收兵才是既无损失同时收益最大的最佳上策。


2.中美贸易战的性质注定是一场经济战而不是政治战或国家安全之战。虽然以班农为首的美国鹰派把中国刻画成了美国安全的敌人,鼓吹要全面遏制中国,但两封针锋相对的公开信说明了在美国精英界并没有这样的共识,而制裁华为雷声大雨点小地一再推迟和延期说明了连川普也仅仅是把鹰派的论调拿来作为贸易战极限施压的一个手段。

鹰派们以对前苏联冷战为模式的对华冷战喊了半天却得不到美国社会各界的任何响应,目前看也仅限于在科研界以防范华人继续偷盗知识产权为目标而实施的一些防范措施而已。从更广泛的全球来看,虽然中共搞了“一带一路”和“中国模式”输出,但也是基于市场手段限于经济领域,并没有搞意识形态输出或政治对抗。

而从中共党内来看,虽然习在集权向左打灯,但其本质还是形左实右的对内极权统治对外妥协求发展的权贵资本主义路线,这本质是继续江胡的老路,仅仅是用中国梦替换了韬光养晦而已。其实对西方来说,只要中国继续开放市场,走市场经济,那个民族主义的“中国梦”就是个纸老虎,并不可怕。因为这个“中国梦”是与西方经济互相依赖共生共存的,对外来说其本质还是邓的市场开放的发展路线而不是毛的那个“自力更生”的中国梦。虽然习极权对内的管控收紧了,中国人的自由和人权也缩小了,但这个缺少了自由和人权的“中国梦”对于当了几千年奴隶的人们来说却不是问题,所以西方自然没有兴趣充当白马武士来解放中国人了。换句话说,习的那个“中国梦”不过是其驯服奴隶的工具,不过是专门给奴隶们自淫完了接着好好听话干活的一出戏剧,有什么可怕的呢? 

所以只要中共继续对外开放市场,不偷不抢,公平地按照西方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与西方一起继续全球化的经济发展,无论中共对内怎么搞,那么西方人都找不出把中国当成敌人的理由。

所以中美贸易战的终极目标就是川普说的“公平贸易”,其它的东西和口号都不过是为达成这一目标的手段,也都是你需要看穿的表面现象。


3.清楚了中美贸易战的性质和终极目标,那么你就很容易看清楚为什么鸣金收兵就快到来了。

我之前已经有博文说过了,要不是愚蠢的川普盲目听信了鹰派的馊主意,用行政手段威胁打压断供华为激起了中国的爱国主义民意救了习主席,贸易战早就签协议了。但即便从习主席反悔后提出的三个底线来看:一是取消已加的关税,二是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数字要合理,三是协议文本的平衡和国家尊严,不能强制中国修改国内法律。需要注意这三个底线并没有说要推翻之前谈妥的结构性改革和关于知识产权的重要议题,也就是没有推翻美方要达成的贸易战终极目标。贸易战之所以遇到中方强力反弹一方面是因为习拥有了反美的民意,另一方面是由于川普太贪心,在中方采购清单上狮子大开口,而且莱特希泽太死板,用西方法治的思维逻辑非要保持关税和修改法律作为协议得到执行的保障,岂不知中方人治的思维逻辑不但视这些东西为无物反而当成是有辱国体和民意的不可承受之条款。

经过六,七,八几个月的来回交手,特别是看最近川普的出尔反尔,一会拉硬,一会拉稀的几近癫狂的精神状态,我认为川普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极限施压这出戏已经演完了,一切都该收场了。如果川普和莱特希泽的脑子还没进水,他们应该知道中方的三个底线是无法逾越的,也是和贸易战终极目标无关紧要的枝节末叶。既然中方的人治思维是不认法律,只认拳头,那不妨先签了协议,以后若是有一点不遵守,随时抄起关税大棒打它就是了!

另一方面,习想要达成协议的压力一点也不比川普小,左媒说川普为自救而撒谎的说法不值一驳,你想川普怎么就能事先确定华尔街会相信这个“谎言”而稳步上涨呢?我相信川普说的中方主动打电话求谈判的说法是实情。最后,我们虽然不知道在习反悔之前已经谈妥的结构性改革都包括什么,但最多是在补贴国企这一点上还有分歧,其实只要协议能确保不给国企市场垄断地位(即放开市场让西方大公司进入竞争),西方并不怕国企补贴。

综上所述,只要川普依了中方的三个底线,签署贸易协议基本已无任何障碍了,你说这是不是意味着贸易战鸣金收兵就快到来了呢?


4.我历来一直是从华尔街的走势找灵感,最近虽然贸易战表面上越打越烈貌似要翻脸,可是伴随着贸易战的升级,华尔街股市的重心却在震荡中整体上逐步走高而不是下降。。。我相信华尔街的认知能力和信息渠道肯定强过你我人等百倍。至于为什么,你懂的!

 

也许会有网友说:既然你对贸易战鸣金收兵这么有信心,怎么还给贸易战打到明年大选10%的可能呢?这是因为我不能十分确定那个小学生脑子什么时候会进水,万一他入中国梦太深,痴心地想把谈妥的结构性改革和知识产权的条款也反悔掉,那就没人能帮他了。

老实说,我若是依着自己内心盼习政权倒台的政治愿望,我就会押注80%川普将坚持与中国脱钩把贸易战打到底,但我若发那样的文章你们谁会信呢?

 

最后说下我为什么预测中美有50%可能在十一前握手言和,我在《从香港局势看中南海内斗  一文中曾说过,中美贸易战若顺利签约则会给习强硬处理香港问题更大的空间。从以换防名义增兵香港看现在很明显习主席需要在十一前控制住香港局势,那也就意味着十一前中美握手言和的可能增加了。另外中共最近刚刚确定了十月份召开拖了很久的四中全会,似乎也预示着中美贸易战已近尾声。


浏览(7148) (7) 评论(11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6 12:57:38

多谢无语兄、远方兄。

关于neoliberalism,我认为争论这个概念价值不大。

关于发展趋势,我的看法介于两位之间、或许更接近无语兄。

虽然我不同意Bannon的多数主张,但是他关于社区community和社会society的看法(原话记不清了,大意是 you can’t have a society without building communities );西方世界越来越强调社会、淡化社区,这确实是个问题,需要某种reset。

但是,如果我们同意原则上人是生而平等的(否则讨论的前提就不存在了)、同时闭关锁国是不可能的(否则就不要谈工业革命以来的各种advancements了),那么在一定程度上强调超越国家、文化及宗教的人类共性也是无法避免,譬如对天赋人权的讨论。

在机场,只能写这么多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6 11:43:22

上面体质应该是体制。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9-06 11:42:55

我个人认为,美国,欧盟,日本经济,包括中国,都是管控人民体质试验。中国的专制是没有前途的,所以怎么试验,我只看老百姓的权利是否增加。日本的经济开启低利率,国家央行控制持续放债,目前来看增长是不希望了,欧盟倾向保护德国的出口,意大利等南部欧洲就变成依赖德国的出口和资金资助了,目前来看也没希望。美国有倾向学日本和欧洲,格里斯潘刚刚出来说,美国长期债券负利率也是肯定的,那样经济增长就麻烦了。我认为这些都是neoliberalism的试验到头了,想应该保持民主自由法治平等的原则,但是真正聆听民意,也许需要从主权国家和经济的层面reset。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6 11:41:09

我是这么看的:

1. Neoliberalism的地球村的理念是未来人类历史发展的方向。现代社会政治学认为,国家和种族是战争的根源,当然宗教也是根源之一,但宗教依附于种族。

从人类向文明的进化史看,自从有了种族和国家,战争就一直伴随着人类,即使人类走进了现代文明却仍然摆脱不掉战争的阴影。 我相信:要消灭战争需要先消灭国家和种族,所以地球村是历史方向。

2. 欧盟是neoliberalim地球村理念的一次伟大尝试,虽然问题不少,但大方向没错。

欧盟遇到的问题正如我之前说的那样:neoliberalim的步子走的太大,太急了。欧盟在国家融合方面做的还可以,经济一体化问题不是很大,问题出在种族融合上走的太急,在宗教,文化对立严重的情况下就把与本身宗教文化有冲突的难民大量引入欧盟,导致了严重的社会冲突和种族对立。

3. 地球村的理念虽好,但现阶段还不易实行,我看还是先搞经济全球化,等国家间的经济融合在一起了,再慢慢从文化融合开始,然后是宗教融合,最后才是国家融合。。。这恐怕要几百年,几千年才能完成,急不得。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9-06 04:01:55

【我本人并不看好欧盟,】欧盟不过是一个各怀鬼胎大杂烩。

回复 | 0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9-06 03:59:58

【我不相信人定胜天,】ME TOO。人永远不能胜天,人只能够顺天而行。如果逆天而行,死路一条。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6 03:39:54

我本人并不看好欧盟,不过那是另一个问题。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6 03:39:01

也许“南欧历史上也穷”不严谨,说工业革命以来“南欧历史上也穷”应该是准确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9-09-05 20:46:29

估计牧兄不小心说出南欧历史上也穷,那不是事实。这是国家经济主权问题,因为有德国主导的欧盟大政府,南欧国家的经济就没有了前途。英国脱欧,波兰,匈牙利亲近美国,只是开始,年轻人没工作还不是灾难的开始?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5 13:29:47

我去欧洲近二十次,加起来有一百多天了;我看不出欧洲有多糟糕,虽然东欧、南欧比西欧、北欧穷,可是历史上这些地区也穷;但是南欧人非常快乐。

远方兄说的危害是什么、除了南欧东欧比西欧北欧美国加拿大经济水平落后?是不是就业率、债务等?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09-05 10:06:07

老兄多去欧洲就知道neoliberalism的危害。欧盟不就是个大政府,德国和南欧的关系靠什么协议呢?这个演变很快就会有结果,美国很多人还没感到,对国家经济主权还没吃够苦,我的判断快了。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5 09:13:40

【“简单就是推崇市场经济,政府少干预。”】

按这个标准多数共和党人都是neoliberalim,民主党人多数提倡管理和干预的大政府,应该不是。

我觉得支持自由贸易,经济全球化,地球村和环保才是衡量是否neoliberalim的标准。而这些通过国际合作与国际多方协议也可以达到,未必一定要一个世界政府。

我觉得neoliberalim的理念没问题,只是操作层面有问题,走的太急,步子太大,让中国这样的不守规则的一些国家钻了空子。

现在民粹主义与保守主义一起出来对neoliberalim做修正是西方民主制度自动纠偏机制的体现,我看这很正常,没必要做过度解读,把neoliberalim看成是洪水猛兽。。。

我没有研究什么理论,全是凭感觉,观察和基本常识做判断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09-04 23:52:52

我认为当代国际政治经济是马基雅维利黑格尔理论的结合的具体实践。简单来说,马基雅维利认为国家的君主可以不择手段维护其利益,俗称国家理性。黑格尔崇拜马基雅维利,搞出一整套国家理性理论。好笑的是马克思想异军突起,批判黑格尔的唯心,指出黑格尔颠倒了,他提出唯物。黑格尔意识观点决定现实,马克思主张现实尤其是各种差别决定观点。我认为马克思没有艺术享受的基因,完全是不靠谱的。neoliberalism是马基雅维利黑格尔理论的结合,把人从上帝那儿获得的values当口号,实践是国家理性方式,最终搞个世界大政府理性。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09-04 23:27:39

neoliberalim,如果从经济理论和实践来说,简单就是推崇市场经济,政府少干预。这在一个国家内部,我个人认为是最好的发展经济模式,因为某个国家的政体,不管是民主,共和,还是专制,至少是这个国家自身内部博弈的选择,尽管可以演变,但是有个order和国家机器来保障。在国际上,国家之间,就行不通的,按照地缘政治学说Offensive realism的观点,国际上没有一个911号码可以打的,每个国家都会利用国际上市场经济制定何种为自己国家获利的政策。我个人衡量neoliberalism是看这种人对联合国的态度,很明显这些人是希望搞一个世界大政府的。在social层面,就是我说的order of values,一个社会结构,首先必须是稳定的,然后才能保证创新,保障私有产权,neoliberalism宣扬无条件平等和结果平等,是不符合order of values的,另外就是对abortion的态度。政治上,neoliberalism是挂羊头卖狗肉,我不多说了。从这三点来看,共和党和民主党大多数是支持neoliberalism的。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4 19:02:08

我看远方博对neoliberalim颇有研究,我有一事想请教你:根据你的研究,你认为这neoliberalim 一伙人的政治光谱是什么?是共和党人还是民主党人? 还是在两党之间摇摆的人(如彭博)?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09-03 22:10:36

对一个经济体里大多数工作的人来说,价格便宜远不能比工资上涨更能提振信心,美国经济的不健康就在于这一点,原因是国际化和从中国进口。这完全是金权导致的,当然中国很多人脱贫变富裕了,长了很多工资,也不是坏事,平衡一下,我希望看到中国再提升几亿人的富裕程度,同时美国普通人也能变得富裕点,我认为这是川习的双簧目的,能不能实现,看来非常难。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09-03 21:59:44

我一般不简单用善恶来看人性,生存压力带来的情绪冲动,智商理性的管控与自己的面子,要得到接受,肯定,尊重的矛盾驱动,很容易产生恶,这不是人自己能改变的,宗教也不行,需要的不仅仅是values,而是order of values。谁来决定这个order?民主,共和,专制,都是试验,前美国防长刚写了篇文章,号召人们要珍惜美国的试验。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09-03 21:42:34

谢谢你的建议。美元通胀是safe park,不能持久的,除非其他经济体一直衰落,历史上没有先例。我的资产比例是10%比特币,20%黄金银,30%Bond,40%equity。我并不那么看好黄金,因为无法用黄金直接买饭吃,我看好比特币,但是比特币会受到国家政府的打压,风险大。grow out of debt是玩信心牌,本质就是骗和控制,不会成功。某个星期天,美国宣布新的美元,定个比例换老美元,我一点也不会奇怪的。政府央行们怕通胀,但是按照我的研究,经济,最麻烦的是极度通缩. 中国给世界经济带来最大的危害是通缩,这跟工作忙累,加不了工资本质是一样的。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3 13:31:28

【“我发现在美国我的孩子们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焦虑,给了他们足够的资源也没用,”】

关于这一点,网上有文章分析过。

作为华裔的后代生长在另一个宗教,文化,政治的国度里,身份认同和如何融入它族及社会并被完全接受是他们焦虑的主因。

不过我到没觉得我孩子很焦虑, 可能是因为她的本性比较内向,不太热衷社交的原因。

回复 | 1
作者:sparker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19-09-03 12:50:21

【“以前美债很少发三十年期的。川普上任后听说发了很多。”】

不管债期长短,川普政府发债的数量也只够维持已有的开支。

我说的是额外大量发债搞基建。当然这需要适当削减其它开支并和佩罗西 Make a deal.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09-03 12:47:21

另外一个原因是为了跟孩子们交流。不知道你是怎么看?我发现在美国我的孩子们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焦虑,给了他们足够的资源也没用,他们对未来的不确定感,让我感到自己在精神上要准备好,希望能够guide和guard, 至少做个带长的参谋,so far so good, 哈哈.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3 12:43:24

关于通胀, 我指的是“美元通胀”不是指某个经济体的通货膨胀。

这个说起来很复杂,看以后是否有机会专门写一篇来说它。

你看现在金价开始涨了,这就是一种美元通胀,建议你适当做多一点黄金。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09-03 12:36:09

老实说我对宗教不感冒,因为宗教也是迷惑人大脑的东西,所以我也研究古罗马发明基督教的观点。我的确相信creator,因为那不是控制人的大脑,而是给人free will的。我想是吃饱了没事干没有了生存的压力导致的。我觉得苏格拉底,帕拉图,亚里士多德也是吃饱了,才仰望星空的,学无止境,与人为善吧。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3 12:35:02

总的来说我是相信人性的恶和贪。 因为我注重观察,我自然会看到这个世界里的人性之丑恶。 我只是没能相信上帝可以消除或避免人性恶。

布什可谓是虔诚的福音派基督徒了, 可我在他身上看到的恶一点不比一个恶棍少。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3 12:22:41

我很佩服远方博的一点是,到现在还能一直学习研究哲学,政治理论。

我过了三十多岁就基本不看理论书了(专业书除外),因为一看就头疼,看不进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这人stubborn,自从我抛弃了被中共洗脑的马列,我就对哲学理论敬而远之了。甚至对宗教也提不起兴趣。

曾经有个虔诚的妹纸新教徒,一个夏天几乎每个周末都带着圣经到我家里来讲耶稣和上帝,还拉着我去了几次教堂看洗礼和唱诗班。。。搞得我老婆怀疑“出轨”。 不过最终我也没能说服自己信上帝。

远方博能够走进西方宗教很是让我羡慕。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3 00:14:05

补充一下,我不是阴谋论的支持者,我也不认为几个人或者某个组织的阴谋能左右什么,我说的是马基雅维利和黑格尔理论结合的流行,这不是阴谋,这是人类历史进程中由人的本性周期主导演变的一个现象,我只不过愿意花时间来研究这种现象后面的本质。也不是要说服谁,分享而已,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2 22:43:03

当今世界的政治,包括地缘政治,表面口号是自由民主平等法治,本质是马基雅维利和黑格尔理论指导运作,原因很简单,power和control,利益最大化。如果人们是享受这样的运作,那是一回事,如果人们认为人类有很多问题,不能洞察到这个本质是很遗憾的事。法国大革命后美国西方是个大试验,最后马基雅维利和黑格尔理论指导运用高超的人和组织“完胜”。川普根本就不可能改变,或者说他本质上是其中一员,我现在越来越倾向后者。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2 22:24:18

前面是15万亿美元债负利率。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9-09-02 22:17:16

去年我去罗马,跟十多年前去感受完全不一样,今年刚从希腊雅典休假回来,更是感叹。很多学者质疑耶稣作为一个人是否存在过,最著名的观点是基督教是是古罗马Flavian Caesars发明的,当时罗马对武力的一些厌烦,希望仁义,救赎,其他牺牲和道德来管控人。OK,对历史的事实的争议放在一边,假设基督教是那样被发明的,我在泰国待很长时间,日本,英国等等群主国家,我专门研读英国历史,发现王室历来丑事那么多,王室最反感的是外人知晓。这些国家的政体都是希望群主是道德的典范,不是武力杀戮的象征,这跟古罗马发明基督教的本质原因是一致的,需要一个这样的象征的政体有什么不好呢?我的逻辑,在这种争议,我无法回到一世纪或者见证的情况下,是我宁愿相信这样的象征代表的是人类需要的order of values。而群主论和黑格尔理论一结合,那怕是在共和的体制下,我们人类就异化了,这种yes, we can言行不一致的异化不知什么是尽头。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19-09-02 21:46:04

欧洲和美国reflation 是不是失败的很惨?15万元美元是负利率了,再负下去刺激通胀?美联储加息为啥停下来变成减息?上次我都提到MMT了。另外老兄的自己做好的标准是什么,牧兄的尽力的标准是什么?我以为还是有order of values guides 的, 我活到现在,个人经历,对马基雅维利群主论和黑格尔truth是人的projection的认识是很深刻的,我认为人不能给自己这个标准的。我这里说的不是宗教,什么名义,个人自省,我们是一致的,只是我不认为人能言行一致,需要超自然力量来敬畏。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