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谈谈对美国大选第一次辩论的观感。 2020-09-29 22:57:44

刚刚看完美国大选川普和Joe的第一次辩论,我来谈谈我的观感。


我认为川普这次完全中计,走进民主党的trap,为此辩论开始不久,我就卖空一点股市future,结果果然,股市future开跌。 让我来说说left的trap,everything 川普said was right,民主党辩论策略家们知道Joe不可能在issues上赢过川普,他们打的只有两张牌,争取对象是中间还有没决定的选民。 第一张,也是最主要的一张,joe的mental state是稳定的,不能表现出老年痴呆。 第二张Joe是moderate,joe自己反复说I am民主党,这样就起到对民主党极端的缓解。 我认为川普把joe当成希拉里了, 这完全是错误的判断, joe就是装老好人,希拉里是cold person,这样对希拉里没问题,对joe,我觉得会让中间派反感,给joe得同情分,不要忘记美国人大多数是decent的,不喜欢看到一个bully在欺负一个老好人。 Chris的确是帮Joe的,没让川普发挥joe的老好人是装的,他自己没有发言权,是被操控,估计下次川普会针对这一点,joe在装老好人,民主党真是太会骗了。 Suck a fake, 美国民主的悲哀。


浏览(1616) (23) 评论(33)
发表评论
顶级物理学家费曼给他去世的妻子的一封信 2020-09-25 11:35:18

最近,我感到美国的这次大选,无论投票情况如何,输的一方都不会善罢甘休。美国的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应该是准备好了,这是个非常悲哀的时刻。我个人几乎失去了再写博文分析各种情况的动力。我感到我所了解的情况跟每天充斥的narratives完全不再是一回事了。 


碰巧读到美国顶级物理学家费曼多年前给他去世的妻子的一封情书,我想美国人在这个时刻是不是应该有所反思呢?难道真的要让共产主义革命在美国爆发? 尤其是progressive左派们, 你们不是整天高喊科学理性,掌握宇宙真理,人人平等吗? 读读费曼的一些话语吧。


“Physics isn't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Love is.” -- Richard Feynman


“The first principle is that you must not fool yourself — and you are the easiest person to fool.”-- Richard Feynman


“I would rather have questions that can't be answered than answers that can't be questioned.” -- Richard Feynman


“Religion is a culture of faith; science is a culture of doubt.” -- Richard Feynman

“I'm smart enough to know that I'm dumb.” -- Richard Feynman


Richard Feynman was an amazing character mastering physics, thinking, life, and as we shall soon see, love. Richard and Arline Greenbaum were soul mates. They were a perfect symbiotic pair, each completing the other. They shared the love we all seek.


Richard Feynman’s Love Letter to His Wife, Sixteen Months After Her Death。


October 17, 1946


D’Arline,


I adore you, sweetheart.


I know how much you like to hear that — but I don’t only write it because you like it — I write it because it makes me warm all over inside to write it to you.

It is such a terribly long time since I last wrote to you — almost two years but I know you’ll excuse me because you understand how I am, stubborn and realistic; and I thought there was no sense to writing.


But now I know my darling wife that it is right to do what I have delayed in doing, and that I have done so much in the past. I want to tell you I love you. I want to love you. I always will love you.


I find it hard to understand in my mind what it means to love you after you are dead — but I still want to comfort and take care of you — and I want you to love me and care for me. I want to have problems to discuss with you — I want to do little projects with you. I never thought until just now that we can do that. What should we do. We started to learn to make clothes together — or learn Chinese — or getting a movie projector. Can’t I do something now? No. I am alone without you and you were the “idea-woman” and general instigator of all our wild adventures.


When you were sick you worried because you could not give me something that you wanted to and thought I needed. You needn’t have worried. Just as I told you then there was no real need because I loved you in so many ways so much. And now it is clearly even more true — you can give me nothing now yet I love you so that you stand in my way of loving anyone else — but I want you to stand there. You, dead, are so much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alive.


I know you will assure me that I am foolish and that you want me to have full happiness and don’t want to be in my way. I’ll bet you are surprised that I don’t even have a girlfriend (except you, sweetheart) after two years. But you can’t help it, darling, nor can I — I don’t understand it, for I have met many girls and very nice ones and I don’t want to remain alone — but in two or three meetings they all seem ashes. You only are left to me. You are real.


My darling wife, I do adore you.


I love my wife. My wife is dead.


Rich.

PS Please excuse my not mailing this — but I don’t know your new address.





















浏览(2109) (11) 评论(28)
发表评论
网友和音乐 2020-09-09 20:34:22

最近听挪威一位作曲家的作品 Peder B.Helland。这里介绍几首。


平时我喜欢静静的听这些amazing音乐。有时我想,网上偶然遇到一位网友, 静静的聊天,然后一直这样静静的互动,变成一种爱好和习惯。 和静静的听这些音乐的感受很相似,embraced, moved, and loved.  Divine design by Most Loving Gracious God


 Dance of life -- Flute and Harp



 Thoughtful -- 大提琴,钢琴,和吉他。


Unknown Lands -- Ethereal Voices, Cello & Piano


A dream -- 和声和乐队


Morning Whisper -- 钢琴和吉他


Feelings -- 钢琴和吉他


Together -- 钢琴


Our future -- 钢琴和乐队


Our journey -- 钢琴


Always -- 钢琴















浏览(620) (4) 评论(34)
发表评论
全球化和中美博弈 2020-08-30 00:05:26

人类关于全球化的探讨实践,并不是现代文明的一个现象。 古罗马,如果交通工具中有现在的飞机,恐怕那时就会是全球化了。 美国有位富豪,Peter Thiel,他的洞察是过去几十年,人类过多的投入到了虚拟世界,也就是计算机驱动的网路世界, 而在物理世界,进展缓慢,比如跨洋飞机航程,还是那个速度。 过去几年里有段时间,我每月都会飞亚洲,顺便回上海看父母, 深切体会他的这个洞察,如果美国飞上海就三小时,那该多棒? 我希望这一天快到来。 我的问题是:物理世界人跟人的互动到了某个程度,那么以计算为主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虚拟世界是不是也需要发展到一定的程度,然后shift,再进入到一个物理世界的快速发展, 人是不是需要在mind和价值观层面先ready? 我想荷兰,西班牙,葡萄牙,大英帝国等等,这些原来的航海大国,早就开始了全球化进程, 陆地上,蒙古,和奥斯曼帝国也是。 问题是历史上的全球化的失败是不是物理先行,mind和价值观根本没有ready? 这是个大的框架问题。 当然经济,创新,市场,安全等等这些都会是带来各种变数和abuse, 我称为engineering tradeoff, 但是在一个complex大系统里, 大的框架是明确的, 我认为mind和价值观层面的ready是物理世界持久进步的必要条件,否则一场战争就又摧毁了物理世界,然后又是下一个周期。 这倒不是对错的问题,而是,旧的不去,新的不会来。中国的郑和下西洋呢?是守旧还是迎新,我这里就不展开了。 


说到engineering trade-off 或者abuse,我想最近的美国股市非常有代表性。 不知道人们注意没有特斯拉股价的表现?尽管人们最关注美国股市领涨的usual suspects, 苹果,亚马逊,google,微软,facebook, 我个人对特斯拉股票的走向更感兴趣。 TSLA最新的市值是4000多亿美元, 有分析师预测,TSLA三年后会是10000亿美元市值公司。 我想,这是不是代表,物理世界是不是会进入一个更快的发展进程?老实说,我认为虚拟网路世界应该停停,消化消化,完善一下,资源应该倾向于物理世界的发展。 这方面接下来我会关注两点:第一,什么时候TSLA被加入DOW指数,第二,目前虚拟网络世界的这几个吸金公司,会不会有部分资源转入TSLA和其它物理世界快速发展的技术领导者。 


这篇我先写这些是想说明,不管人们对政治的热情如何高涨, 人类文明总还是向前的。但是,mind或者价值观层面没有准备或者铺垫好, 全球化是不是总是会带来战争和毁灭呢? 我想在这个大框架下,看看中国,美国在当今全球化下的博弈。 


要理解全球化,就需要对国际地缘政治做深入的研读,才能获得对全球化这个复杂大系统有更好的理解。国际地缘政治流派有很多,网友们感兴趣可以google。我想提供另一个角度, 也就是全球化是不是一部分最顶级精英设计计划控制整个地球的资源,甚至发展到外太空的一个过程? 我认为是的,就像原来荷兰,葡萄牙,西班牙,大英帝国,是有顶层设计和为了获取和控制地球资源目的的。 如果人们认为全球化是个自然进步现象,那么就不用再深入,听天由命吧。我发现有这样一群人,不信上帝, 信进化论, 相信全球化是自然进步现象,不是人为的设计。 但是又不愿意听天由命, 天天高喊理想,相信人自己,人定胜天。 Which is which? 既然是自然进步现象,怎么又要人定胜天呢? 多浑的思维?


我认为,正在被reset的全球化neoliberalism是美国西方打败苏联后,很自然的延伸,其实福山那篇”历史的终结“以一个受雇文人的工作责任,写的很清楚了。 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反而被放到一边了。意识形态的争斗也让位于闷声发大财了。 neoliberalism在本世纪初的美国和西方成了不可置疑的主流,当然也带着中国一起玩玩。 如今,中美争斗,这一小部分neoliberalism精英们的全球化获取和控制地球资源的大方向,变了没有?我认为没有变,只是需要reset,原因是我认为,neoliberalism精英们是相信自己的,玩的过程中,金融搞的太工程化了, 把real pricing mechanism给搞乱了, 也就是把美国西方资本主义发展的的本质基础-市场pricing这个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给打破了。 这个得归功于中共的国家重商主义的异军突起。中国的国家重商主义和美国西方neoliberalism相信自己的精英们是同床异梦,具体就是中国生产提供廉价物品,美国西方那些精英们继续玩虚拟经济,金融工程化。 彼此各怀鬼胎,结果是中共不愿意光生产,也想玩虚拟,美国西方吃惊,咋啦,你玩出口不是很好吗? 这个同床异梦合作机制不能持续了。 被打破过程中获利的人当然不会检讨,但是普通人,贫穷差距在民主选票政治制度下,这个就绕不过去,因而需要reset。 reset在我看来有两种路径,一是承认金融工程过火,检讨,修订新的法律和regulation,显然这个实施起来困难重重, 尤其是中国如果还能继续提供廉价产品,把获得的美元继续回流到美国国债,那么这个还是可以继续玩下去的。 但是习近平主席和他的中外顾问和支持者们,心中不服,不愿意继续给人打工,也想玩虚拟,更想参与定规矩。 一段争斗,来来回回,习近平主席的“无我” 带来了死局僵局,川普2016被要求这个misson,搞了大半天,只能叹息,再叹息。 人啊人, 怎么可能心想事成呢?那么就是第二个路径, 全球economy reset, 我们看到的疫情,中美最新的博弈,川普新态度,ANIFA and BLM, 放到这个大背景下来审视, 我想我看出了这个路径, 也就是干脆强力控制, 不走回头路,更不检讨。 我想疫情的不消除会让每个国家都要逼人打疫苗,那样技术上控制人就实现了第一步。 中美之间双方会一直push,但是这种push在我看来就是讨价还价,还是game,川普连任或者不能连任,我认为中美关系都会是妥协和消停。 全球化新的路径,全球实时控制所有的人, 一个全新的模式就会出现,伴随着数字货币和5G, IOT, AI, 人类进入新的模式。川普只是让美国在这个接下来的路径和模式里优先而已, 他改变不了进程。 在这个新模式和路径里,我根本看不到中美会打大仗的可能性。 以前我写过多次bloody nose,目前我认为可能性也是非常小。 


这个新路径要给国际地缘政治专家一个排序。 所有国际地缘政治理论中,我最喜欢John Mearsheimer约翰 米尔斯海默教授的offensive structural realism. 这个理论的最关键点:地球不可能会有一个统一的911号码可以打。 也就是说每个国家都会有自己的一套,联合国再怎么样,也不能取代每一个实体国家的主权和自我管控。 因此每个国家都会注重自身安全,然后注重自己所处的区域,最好是变成自己区域的强权,对别的强权最好是containment。也许很远的将来,这个会改变,伟大的习主席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会取代每个主权国家, 目前看不到,而我认为将来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我还要更进一步,在我看来,人类的演变,基本都是帝国之间的轮换, 而帝国的root总是某个部落或者族群的发展动力企图。越是人为发明的族群组合,越是缺乏战斗力或者越嘴硬。 比如中华民族,是个后人发明的组合名词,不具有intrinsic价值,也就是南方和北方和东西部, 并没有天然的 essential nature联系, 因此为了这个人为的组合,需要花费巨大的资源管控和硬凑合。 美国这个国家开始的时候以基督新教为主,吸纳其它各个族群,但是过去几十年的全球化,应该能告诉我们, 花费巨大的资源管控和硬凑合是一回事,天然的 essential nature联系又是另一回事。 


回到本文开头的内容,虚拟世界和物理世界都要继续发展,也要协调。但是人的mind真的能calm和ready? 如果没有最高价值层面的绝对和一致,人的mind如何才能calm和ready呢? 我想新的全球化模式和路径,也就是reset的计划目的是有一个sub计划的,那就是用高科技完全管控人, 那样人calm也好,不能ready也好,就无关紧要了。网路upgrade每个人的疫苗,就像微软操作系统的病毒patch,calm or no, ready or not, not a control problem at all.


我想最好不要引向传统战争,我认为战争也不是这些设计者们的目的。人类历史上的全球化都会带来战争, 我想这次会是个创新, 核武加病毒武器,会让所有的人,包括始作俑者们不会选择战争,更不会是传统战争。如果我的这个判断成立,John Mearsheimer约翰 米尔斯海默教授的offensive structural realism就会是大流行, 老先生这套containment理论真棒,非常了不起。我认为,接下来的看点是中国和美国都会千方百计拉拢全球其它国家选边,站队, 尤其是中国所处地域的国家, 每当这种拉拢变成战略执行,拉拢投入越大,越深,越广,战争也就慢慢远离我们而去了。 其实美苏冷战从来没有变成热战,就是双方投入巨大拉拢和贿赂其它国家,完全是一种设计和选择。 我一直喜欢冷战时代的间谍小说和电影,接下来我们人类又会多很多这样的实例和题材,那样也蛮好,我这个half empty contrairan是这样看和准备的。


前两天跟新歌博聊到土耳其,想起我在土耳其的那些日子。在土耳其了解一战的惨烈,跟西方的narrative完全不一样。 很久以前我看Mel Gibson一部非常感人悲壮的一战电影,Gallipoli.  发生在土耳其。 电影主题曲是意大利十六世纪的巴洛克音乐作曲家Albinoni的Adagio in G Minor (Albinoni)。 两个版本。














浏览(1290) (6) 评论(67)
发表评论
我对西方左的认知 2020-08-15 23:42:11

幸福剧团博主转载了一篇文章“很多人把西方极左和左派混为一谈”,https://blog.creaders.net/u/460/202008/381653.html 我作了评论。正好,我在酝酿写一篇我对西方左的认知。我认为西方的左和中国的左是不同文化语境,这里不涉及中国的左。 另外有人指出希特勒是极右,我觉得挺有意思。


先做个说明:我这里说的理想主义不是指明天吃什么大餐的目标,而是跟自己的现实差距gap很大,不是容易达到的目标,而是先要自己在脑子里美化美好多多的。 当然明天吃什么大餐也可以在脑子里美好美化一下,我自己经常是这样,明天吃什么大餐,尤其是以前追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 记得那时还会跟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大谈理想,大谈自己以后会如何如何了不起, 部分女孩子也相信。 还好我对得起她们,哈哈!


在我看来,西方左的来源是理想主义的信念,所谓progressive。也就是人的大脑总是向着对自己更好的方向思考,人活着都会有一个目标。于是一大坨,整套理论,然后设计政治经济,法律一系列制度来来匹配理想的不同阶段。 国家和个人都是这样。 希特勒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的宏大理想是种族杀戮,怎么是右呢?好了,这个问题没必要争论和打无聊的口水仗。 只要左承认不承认自己是有理想的,不承认,那就不是左,那么这些号称左就是fake了,当然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fake。 


我想分享的是,讨论人的理想,要实现的目标,是不是先要问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的本性会不会改变? 这是最关键的,心口不一,口是心非是人的常态。 维根斯坦语言哲学的建树指出人使用语言是个game,因此当人们产生理想,提倡理想,成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也就是西方左的时候,我认为首先要问这个问题:人的本性会不会改变?理想主义听上去很好听,但是跟贪婪有啥区别呢? 不都是要得到更多吗? 有的左会反驳,不对,我的理想是为了别人,really? 不同的语言居然会让人感觉不一样, 维同学的伟大洞见。我用一个瓶子half full, half empty来形容。 half empty是指享受那一半,保护那一半。 half full是指怎么的还要把瓶子装满。理想主义只是half full。


我认为答案基本有三种:1,人的本性不会变,只是时候未到,经历未至。2,人的本性是可以改变的,可以被教育的。3,辨证,灵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且相信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本性,所谓相信自己。 


第一种,人的本性不会变,只是时候未到,经历未至。这个不用多说,而且现在的人类很少这样的人。我认为人类会被进一步分类,但是不会在左和右这层分。而是在左下面细分,种族分歧左,还是性别分歧,收入分歧左,真左还是假左fake 等等.目前是处在抢定义,抢话语权,抢narrative的阶段。奥维尔就说过,top down控制社会的第一步,语言narrative是第一个战场,目前美国处在这个战场,传统的右根本不存在了。是哪个左的问题,这样没什么,现实,只是我还是蛮在乎是否fake, 讨厌fake. 所谓右会是不存在的,比如我说理想和贪婪时一回事,恐怕会被打死的。 half empty的人本来就少,会是越来越少的。


第二种,人的本性是可以改变的,可以被教育的。这是西方左的纯真great cause GC。 yes we can, 奥巴马的名言。 共产主义再教育也是如此。 这个不用多说,自己去想就行。


第三种,辨证,灵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且相信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本性。 这是那种共产主义的理想是好的,希特勒是极右的认知来源,属于可以控制七情六欲,对共产党人来说还要加上八情九欲的,特殊群体。显然既然特殊,那么肯定是极少数,大多数跟着喊就是fake了。


我挺喜欢分析哲学,分析哲学的关键是把corresponding人和事联系起来看。 方法是先分类。这是我自己的分类,请不同观点的网友批评斧正。


好,现在我来谈谈这篇的主题。 我对左的真正great cause GC从来就是敬仰的,要是世界真是那样,那该多好。我讨厌的是fake左。无论是极左,中左,还是偏左,fake太多。我认为是理想主义信念作怪,而真实的人类历史证明绝大多数理想主义者,当理想不能实现的时候,也就是心想事不成的时候,都不能控制自己,反而都会是给自己和别人create a hell, 我认为原因是不能认识自己的本性从来没变,想的和实际自己能做的从来就不匹配,也控制不住自己,因而是fake. 左的理念对个人自己要求自己是一回事,甚至是伟大的,但是越过一个边界,嫁接到一个集体,social,国家,就会是灾难。这里面的本质问题是,不信上帝,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崇拜的领袖,那么出现矛盾,到底谁应该听谁的呢?


需要从人的本性human nature来看左fake的源头。在我看来是人先给自己一个比现实要高的理想和目标,然后开始会认真努力,除非心想事成,如果不能心想事成呢?也会控制自己一段时间,我把这叫做best effort。 但是鲜有例外,在一个时间点就会进入控制不住自己,fake模式,少数甚至开始就是fake.左提倡的一切都是匹配这种fake的流动.人类真实的历史。理想和目标越是高于现实,fake概率越大,没有例外。


我经常建议读读陀斯涅夫斯基的小说,我认为陀同学对杀死上帝后人会怎样的洞察,没有人比他更深刻。 他的结论,杀死上帝,人的道德就没有了anchor,人没有了敬畏, 在最高的道德价值层面,nothing matters,也就是相对辨证灵活的。这当然是西方文化语境,我认为是相通的。我的博文经常写上帝死了是个比喻,是指人的最高层面的价值和道德是先验的,因而是绝对的。人不需要等到被偷以后才决定自己是不是也要偷,不偷就是不偷, 连中国还有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在道德层面,相信自己,相信领袖,相信先验是每个人的自由选择,说左容易fake是指左在这个最高价值层面的选择是灵活,辩证,相信自己,相信领袖,有人还说是相信科学理性实证。对相信科学实证的人,我顺便问一下,科学实证结果没出来之前呢? 你相信什么?如果对人的大脑意识了解深刻,就会知道左为什么会是fake多,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理想主义带来的是什么呢?不信上帝,相信个人,那么希特勒,毛泽东等等也是啊,奥巴马之类还double down既信上帝,也信个人。Isn't that a fake? 


不信上帝,fake就停不下来。左最致命的就是不知道when和where to stop。我多次指出西方的左和共产主义是同宗兄弟,仅仅是手段方法不同的两兄弟之间的竞争,都不知道停,理想目标是一样的。那么灾难就会是这样一个问题,人的本性到底会不会变和人到底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本性?选择相信人的本性会变是fake源头,选择相信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本性,要么是无知,没什么经历,要么是骗,包括骗自己,左fake大流行的根源。信上帝,相信人都是贪婪有罪的,认识到人的所谓理想只是人的贪婪的自我语言美化的需要,不相信人的本性会变才能true to self。否则大家应该学雷锋。对了,学雷锋这个例子肯定是fake的典型,那么西方的左提倡的那些例子就不是fake了?what makes it different?


德国帅哥”Viva La Vida Long live life"














浏览(2414) (80) 评论(178)
发表评论
总共有18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