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人类近代的主要政治制度--我和大少打的赌 2022-04-06 02:34:42

不久前我写了一篇美国西方中国--自由资本主义,共产主义,纳粹大杂烩

在文中,我写到”我一直对各种主义报以嘲讽的态度。共产主义,自由资本主义,纳粹,等等意识形态。原因是我认为都是SlaveryN.0的工具。对国家主权,tribe族群之间的争斗,国际地缘政治的博弈,我也是看成工具箱里的工具的,或者not goals,but just means。人类真实的历史,tribe,种族,族群争斗,导致nation的概念的产生,以及关于国家政权制度的建立和演变。但是这些还是工具,还是means,goal还是管控人。如果高科技方式可以管控人,那么高科技这个工具就会是渐渐取代国家政权制度这类工具。“。

我以前多次写过我的判断,只要中共继续高喊马克思,中国就不是美国西方的敌人,哪一天中共高喊秦始皇,甚至康熙,不再提马克思,那么中共就会是美国西方真正的敌人。

这篇,我想具体一点,把我在阿妞的博文后面的留言,拿过来,整理成一篇博文。

阿妞引用出版于1958年的“Naked Communism”。下面是一段关于西方白左,我认为对西方白左现象的描述是很有洞见的,只是没有说出why,为什么会这样。还有自由资本主义,共产主义,纳粹主义,二十世纪的实践和实验是:自由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是可以暂时不计较彼此的矛盾和争斗,需要团结一起打击纳粹主义。again,也是没有说出为什么why这样。

"因此, 西方白左既是欧美西方民主制度的脚踵致命之处,也是欧美西方民主自由必须保留并保护的必然的特色之一。如果对其视为不共戴天, 就成了法西斯。如果令其毫无节制嚣张到红旗漫卷, 欧美西方就被赤化了。所以,这句话不管谁说的,说到了要害:“There is little difference between Socialism and Communism. Both control resources without private enterprise. In both, government has the first and last say on everything.”"


下面是我的留言和我的认知描述:

阿妞应该记得,我以前推荐看的艾迪墨菲的电影“Trading places”,也应该记得我经常调侃的,这些都是我跟大少在楼上打的赌:我跟大少培养了两兄弟,自由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我和大少对人类的共识理解是,人类是一个hierarchy, 金字塔结构,人的各种智力和能力的分布是bell 曲线,人的production是The Pareto principle,2/8原则。不同的,也是不能确定的是,在新技术不断更新的状态下,这些结构和法则是不是还继续有效。大少认为这些原则不可行了,需要考虑金字塔中下层的力量和输出才是主导。我认为这些法则是根据人的元器件得出的,人的元器件没变,这些法则也不会变。于是我们打赌,看谁的判断会是匹配reality,并且我们都认为,不管结果如何,我们接下来要实验改造人的元器件。


具体的方法和办法,我们create两兄弟,自由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两兄弟可以各自养一帮小兄弟和其它人,各自也要produce海量useful idiots,比如美国51%:49%民主和北韩99.9999999%民主,当中可以有任何其它比例数字。然后竞争给我们看看,我们也允许“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搞两百年,一直到2020年。2020年以后,我们玩新的,实验改造人的元器件。


我们看到的是两兄弟的确各自养了一帮人,各自produce海量useful idiots,彼此用的办法和方法,也很有意思,完全展现两兄弟还是互有情谊的,互相借鉴的不错。比如二战时,我们就看到,两兄弟团结互助,打击以tribe和种族优越的希特勒和日本。打完以后,两兄弟继续实验我们给他们的任务。1995年我们启动新的计划,2010年正式形成共识和规则,2020正式实施。


这次乌克兰危机,两兄弟下面各种表现,选边,站队,等等,都是一个好现象,说明they are engaged,especially emotionally engaged。爱恨情仇,这个是竞争最需要的能量。我们根据具体的表现,决定如何改造相应的元器件。


经常会有网友互动中,聊到无聊。有人因为脑子怕疼,用话术突出自己喜欢的那些东东的意义。有的人一根筋,还自以为自己代表正义。我常常感叹,intellectual好奇心和emotionally charging,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网上言论的形态,前者是want to know type,后者我想是want to believe type。遗憾的是emotionally charging太多,我想可能生活中emotion受到某种不平等的对待,没有venting target 或者不敢venting,到网上go the other way。大少在我这篇下面的这个留言,我放进正文,作为对此的解释: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有人为dollar操心,有人为不能跟确定性共存操心,有人为要表现自己的正义感操心,等等,我比较喜欢probing intentionality, not 操心本身, 比如why操心,


是啊。多数人是为What 操心,或为同一层次的Why 操心。例如什么“嘴里吃着地沟油,为中南海操心”。基本就是满足于听闻宫廷内幕的What, 知道权谋算计的Why --- 本质上不过是How和What . 例如,为什么毛太祖要整死刘少奇之类的政治八卦-----宫廷持份者之间的博弈。

为Why 操心,是不断加深层次的探索,不断问the reasons behind the reason.

例如,关于自然科学,无论是化学,生物学,地理学等等,问到最后都是关于物理学,特别是粒子。

关于人文(人文学,社会科学,心理学等),本质上就不自然,不科学,问到最后都是关于灵魂。

在自然科学中,只要知道了Why,就能推导出What and How,尽管Why 是通过观察分析一部分What and How总结出来的。

而人文(Humanities),天然就是比较狭窄,并且大部分人文学科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触及灵魂,所以这些学科天然是跛脚的,且容易成为专制和极权的走狗或乏走狗。

在人文中,例如,关于中南海的事情,知道了深层次的Why 后,也能推导出大治的What and How。只能是大致,所谓的大势,因为具体的事情,受到较多的不确定因素影响,例如暗杀,车祸,疾病等。只要不理会这些八卦层次的不确定因素,就不用“操中南海的心”而能指导中南海的工作了。


推荐一首want to know歌!

浏览(3667) (2) 评论(5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kshdjj 留言时间:2022-04-13 23:52:27

社会学家不必讲理,讲个”主义”戴个“帽子”就解决一切问题。

某些偷懒的物理学家解决不了问题,就说这是“最 ... 是最终的 ...".

还是数学家较坦白认弱:没计算出来,逻辑推理出来,我不知道。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2-04-07 17:25:29

例如,为什么毛太祖要整死刘少奇之类的政治八卦-----宫廷持份者之间的博弈。

==================

这不奇怪。

满足大国,强国存在的“整死”守恒定律。

本拉登,傻大母,等等都属于这个定律下的牺牲品.

“宫廷” 不仅仅只可能存在于国家范围内,更存在于世界范围内。 那叫 “地球大宫廷”。

记住,人类世界存在: y = f(x) 的一一对应的关系.

f(x) 是丛林世界,人类世界的运行规律.无论你给出任何一个发生在某国的X事件,一定在另一个国家存在一个满足 f(x)的 y 事件来.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2-04-07 16:43:08

是啊。多数人是为What 操心,或为同一层次的Why 操心。例如什么“嘴里吃着地沟油,为中南海操心”。基本就是满足于听闻宫廷内幕的What, 知道权谋算计的Why --- 本质上不过是How和What . 例如,为什么毛太祖要整死刘少奇之类的政治八卦-----宫廷持份者之间的博弈。

=================================

懂得“操心”,人类就会进步!

那些,事实上根本不用操心,更不需要了解“划特”,“号”,四年跟着舆论起一次哄,就心满意足。因为,反正有航母,飞弹.轰炸机,每年7,8千亿美元军费,数百海外军事基地,满世界为之“操心”就足足有余了!

更不需要担心“嘴里吃着地沟油”,一次美元“量化宽松”的利润,一次债务危机,一次金融风暴,相当于多少万亿吨“毒奶粉”“地沟油”,“豆腐渣工程”的利润!? 啥沟油问题不都解决了,对吧?!

所以,难怪远兄,您是如此瞧不起“地沟油”!那点蝇头小利多没意思,对吧?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2-04-07 13:30:07

靠 [形式民主] 制度繁荣富强的国家.必须将其[形式民主] 与特定的军事力量,甚至军事手段 [挂钩] ,与由此维持的特定经济基础,金融,货币霸主地位挂钩.

或与有以上能力的国家挂钩! 不过,那就要看,对于以上提及的国家,有多大的地缘政治上的利用价值了.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2-04-07 13:22:59

[形式民主] 换一个词汇就是 [空头民主] !

还有 [空头自由], [空头人权]...........本质上与[空头支票], [贬值货币],[伪劣货币] 道理一样.

当然,这只有智慧民族才有能力鉴别.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2-04-07 13:19:16

丛林世界存在的[专制] 守恒定律. 局部范围内的 [形式民主] 和其在更大的世界范围内所体现出来的武力 [专制] 之总和是一个常数.

这里就包括了贿赂守恒定律,特权守恒定律,腐败守恒定律......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2-04-07 13:10:27

以下定律中所提级的 [常数] ,只与一个国家,一个站支配地位的民族的丛林意识的严重程度有关.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2-04-07 13:06:40

人类近代的主要政治制度

==================

就两类站支配地位的政治制度:

一类,世界范围专制, 独裁(武力推行万国一制),来换取国家范围内相对 "民主".

然后,再将这种 "民主" 偷换概念,标榜为同时代人类世界之"普世价值" ,并用以审判全世界,独裁全世界.

另一类, 世界范围内相对"民主", 从而只能在国家范围内保持相对"专制"

这叫丛林世界存在的[专制] 守恒定律. (局部范围内的专制和形式民主之总和是一个常数. )

除非丛林法则在人间消失.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7 11:43:17

世界上的爱温暖人的心灵,但是上帝的爱给人生命,照亮人的灵魂,一个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7 11:22:37

怎么说呢?其他宗教是自救,唯独基督教是全然依靠神拯救,并且是靠他保守到底。

说起来让人感到有点难以接受,甚至有点不公平,因为人会认为,如果那样,懒人无心人不努力的人等等应该是不配享受上帝的福分的,但是让人全然依靠神拯救和保守到底让他们也有了机会。

其实这种理解是人类的natural mind想当然的理解。

基督教信仰是,通过耶稣基督这道门,人能进入神的国,进入之后是圣灵带领走下去,如果你通读圣经,新旧约并无多少冲突。

所以,基督教会一般都是传福音的,如果信徒能进入神的国,那么他们自然会有圣灵带领经历,假如他们对知识有兴趣了解更多,历史上属灵书籍多得很,可谓浩瀚。我不评价一般信徒是肤浅的,因为人只要真心相信,就一定会有圣灵,他们的special love会表现出他们属于神。至于他们认知多少,是否属灵上有高深的造就,全然和人将来在神面前交账无关,神将来用Love衡量一切。

但是,有些人,比如我,curiosity特别强,所以就去接触阅读了古今基督教各大宗派的各类属灵书籍,我一直庆幸我在美国,这些书在国内可能连译本都没有,我甚至想过翻译点介绍给国内的信徒。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4-07 09:59:52

有意思,我第一次看到信基督的把soul和spirit區分開,我知道印度教、道教等宗教一直都分得特別細(感覺對他們的教外來説都是無感的技術細節)。你提到的上帝之愛這個概念很棒,我看到不少人爲了跟世俗之愛區分,稱之爲聖愛,我之前覺得很拗口,現在慢慢感同身受了。

回复 | 0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2-04-07 09:19:43

各类独立于人之外的spirits,上帝的Holy Spirit, 是super nature层次的,人类不能分辨,但是人类都在soul的层次首他们的影响。

在神的灵进入人的心灵之前,人都是under各类spirits影响的,但是,奇妙的是,人的灵的will能力在这里可以表达出来,人可以拒绝人之外的灵的影响,甚至可以拒绝上帝的灵——这是人被造的特殊之处,即使一个人flesh很sensational,仍然可以使用strong will 来resist 各类灵里的影响,按照他们的分辨标准。从这点上来讲,人是非常特殊的。

因此,认为某些人没有soul肯定是错的,什么样的soul而已。

经上说,God is love。

什么是爱,我以前认为爱是sensation的感受,但是,那是随时可以失去的东西,如今我知道,上帝的灵在我的心中,LOVE自己came to my heart,我在所有的处境中都没有觉得我是孤单的,I am alone, but with my God。

回复 | 2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2-04-07 09:05:26

而人的spirit,是上帝造的至圣所,是单单为上帝预备的。或者说,是为神的灵预备的。

亚当夏娃,听从撒旦的教导,听信吃了那个果子就可以分辨善恶,如上帝一样。结果是,他们吃了,确实感觉如同上帝一样可以有能力分辨善恶,而且看起来还是活得好好的,就如撒旦说的,你们吃的日子不一定死。

而事实发生的情况是,亚当夏娃从此就和神隔绝了,人生来就不认识神。从上帝看,人类都是死的——如同人的灵魂离开了身体,上帝离开了人里头的至圣所,人的spirit在上帝眼中是死的。人心从此就有一个空洞,一个伤痛的空洞,永远无法填补的洞在那里,即使给我们世界,我们也不会满足,but, we don't know what we are seeking,找啊找啊,每一次都以为扑过去的是要找的,但是拿到手还是不对劲。

这是人类无法嘴狠的,每个人都是这么个实况。

即使是各类高僧,仍然知道,一切都是空——是空,they are honest, 找不到上帝自己,worship自己的heart, 往里头找,如果能超越sensational的soul那一关,进入至圣所,里头是空的!

回复 | 0
作者:新歌 留言时间:2022-04-07 08:56:32

人类,body, soul, spirit, or, 有人认为是body, soul/spirit。

body, physical的,人可以观察, 死人和活人都有一个body在那里,本质上没有区别,从解剖的角度来说,假如将一个完全健康的活人死后立刻分解,各个器官理论上都可以做器官移植。说明,这些器官作为生物组织功能尚在。

soul, spirit,希腊文好像是用breath这个意思。有人认为body的各种情绪是soul现象,而spirit是更深层的东西。我比较趋向认为后者。就像圣殿分为外殿,内殿,至圣所,我想,外殿是body, 内殿是soul, 至圣所是spirit。

body, 直接感受physical 的世界,冷了,热了,辣了,疼了,诸如此类。soul,看电影电视,听到一首歌,读到一篇文章,听一个人谈话,等等心里都有反应,这是soul现象,人的soul可以通过这些感受电影电视歌曲音乐文章演讲等等这些载体带来的spiritual影响,因为是外殿,所以是各类spirit都可以随便进出的地方。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7 08:44:05

基因,只能改造人的flesh,并不本质上改变一个soul。但是,基因可以让flesh更加sensational,一个sensational 的soul会更容易被control,比如,伟人一个号召,女人就更容易发狂,热烈盈眶,因为女人相对来说更加sensational。我是相信圣经所说,女人相对于男人来说是weaker vessel, 如今西方白左现象基本证明这点。这也是我时时提醒自己的,I am who I am, 如果我知道我不是鸭子,我就尽量离水塘远点。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4-07 08:38:06

“关于人文(人文学,社会科学,心理学等),本质上就不自然,不科学,问到最后都是关于灵魂。”

思想,心灵,灵魂的事情,虽然不是physical的自然,依然是nature那个自然,只不过人类认知能测量的或者说能用一种公用的仪器测量的自然仅仅局限在physical自然那个层面,而spiritual层面的自然,人类无能为力多做什么。我刚来美国时很奇怪Psychology为何在我们生物实验楼里,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试图通过physical层面的指标测试spiritual的人类现象,我想,这可能就是通过基因改造人的试图来源。

只是,人的physical的层面的东西是sensational 的,这是为什么圣经谈到flesh,甚至说heresy也是一种flesh现象。我开始觉得挺奇怪,我可以理解为何anger之类是flesh,但是,不理解为何heresy也是flesh. 我现在想,这应该和人的sensation有关,从flesh产生sensation, 从sensation产生heresy.

回复 | 0
作者:Z26年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4-07 07:48:36

数学中的11维并没有物理的维数意味,而是“多”的含义而已。


数学中的“连续统公理”(暂时还不叫公理,叫假设; 但是我认为应该叫做公理)所叙述的“不可数无穷等于2的可数无穷次方”大概有点物理中的“玄”概念。特别是归纳定义阿列夫0(就是可数无穷), 阿列夫1(不可数无穷),阿列夫2(就是2的阿列夫1次方),然后类推到不可数无穷的不可数无穷次方的现象。这个现象可与物理中的很多不可知东西相媲美。


证明黎曼猜想的最核心思想就是物理工程中很多数学学人可能都没有想到的概念。我被约稿多次写这个问题,提笔几次我都觉得难以解释清楚。就是说我其实用的是物理概念变化出来新的数学概念在思考;类似距离,速度,加速度或者积分,微分,高价微分的概念但是应用于整体不是具体情形(具体或者微观的用法就是类似微积分了)。我用的是宏观的概念和应用,因此我发明并在合作者们的帮助下创造了一类新的特殊复变函数。这类函数也是证明黎曼猜想的唯一新工具,光是它占据了整个证明的3分之一以上的篇幅4篇文章。我被多次问到相关问题,我的简单回答是思路来自物理工程技术(创造这类函数有点像工程技术,只是所涉及的都是数学符号与公式以及庞大的数据计算而不是任何其他物理或者化学“器件”)。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7 01:38:01

I can not claim I know God's intention, I can speculate, but this area of speculation is not suited on this 万维platform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7 01:20:12

<<< Satan intervene,我认为是常态。

那我放心了,還以爲有什麽忌諱。不少人甚至說Satan就是God測試人用的,如果你同意,可以説那是個God's controlled opposite by design,哈哈。明天我再仔細看你們的討論。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4-07 01:16:40

我最欣赏原来的欧洲决斗和美国西部那种,隔开一百米的拔枪对射,fair。其它的,就让其muddle through吧。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4-07 01:14:26

worthy enemies!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7 01:12:04

@关于我党的针,我是无所谓的,甚至也是fair对待的。


我亦差不多。我多次声称,对于我党的针,只要具有中级或以上的技术含量,我愿意互动的/fair对待的;而对于低级的,我或直接剥党底裤,这罪归到低级5毛身上。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4-07 01:06:45

"我读物理系的时候,超弦理论还是偏门,不入课程,那时我也未听说过。但我感觉上认为物理学的未来在佛教: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超弦理论有说物质是不断在虚空中产生的,而且印象中这被证实了。另外,粒子去到最后就是在11维空间震荡的超弦,已经不是点状的了。由于是在太小了,目前未能直接证实,只能存在于数学讨论。"

哈哈,东方的nothingness。 不过我认为还是人的mind问题,或者说人的意识consciousness问题。我对我“I”的困惑指向的是consciousness问题。佛教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对几个大师,我想元器件原因,是匹配的,对绝大数多数人是不匹配的,这也是我上篇里聊的人的soul和body平等的问题。soul如果不能跟body平等,人完全可能会是非常不stable的,only few 元器件特殊的大师可以handle such unstableness,even that, I am skepical such 元器件的existence。I don't know, I still want to flow from everything to nothingness and in between, better a revolving door, allowing me to be in and out freely.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4-07 00:57:48

关于我党的针,我是无所谓的,甚至也是fair对待的。Just take a little time, 而且我不在意 want to believe type 中的muddle through subtype,我称为弯弯绕。比如多年了,我想我已经验证很多人的判断是不靠谱,甚至是滑稽的,但是我没有想法非要证明谁对谁错。Human life, most times and more likely than not, is a muddle through journey。 The only thing I care is even with enemies, we need worthy ones.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7 00:48:16

@一些顶级物理学家,一派质疑粒子是不是最小element,


我读物理系的时候,超弦理论还是偏门,不入课程,那时我也未听说过。但我感觉上认为物理学的未来在佛教: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超弦理论有说物质是不断在虚空中产生的,而且印象中这被证实了。另外,粒子去到最后就是在11维空间震荡的超弦,已经不是点状的了。由于是在太小了,目前未能直接证实,只能存在于数学讨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4-07 00:45:44

"1. 天生如是。

2. 受中国秦儒影响和党的教育的流毒影响。

3. 我党的针。"

我感到天生如是是主要的,是emotion不能完全grounded的展现,当然外部刺激的作用也是相当effective的,但是如果元器件是一流顶级的,我想不会哪那样容易被刺激的。不过,我也不能确定,也许接下来的改造基因,证明我的这种元器件理论是不成立的,人完全可以被改造成某一类型,三流元器件通过改造,完全可能造出一流产品,I don't know, I sure want to know。不过我还是有满足我的ego的解释,即便那样,跟人创造机器人一样,版本更新而已。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4-07 00:39:16

我也写过,为什么现在在RNA和DNA层搞各种东东,因为那一层是属于可能可操作的,更深层还基本只是停留在理论上,也就是也只是在人的大脑的ideas。我说了几次 the philosophy of Hegel that places ultimate reality in ideas rather than in things and that uses dialectic to comprehend an absolute idea behind phenomena.

Now 我认为这是why现在猛推AI建模,元宇宙,和全人类作为样本实验疫苗,等等。someone or some groups with power, resources, and technologies,they want to know。Like the Song I recommend。Those people and groups, I think they are driven by wanting to know, perhaps some beliefs guidelines, but mainly wanting to know. It is pretty easy for them to drive wanting to believe type people, thus we see all those shows and games, a big messenger RNA,except not just targeting at human cell and RNA, also targetting human mind and brain.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7 00:31:51

@want to believe的就很不一样,emotional attachment and charging是常态,比如我调侃彭比奥傻冒,居然自己讲CIA是搞骗的,有的网友就感到不舒服了,比如我提到武汉病毒是美国出钱,出主意,让中国人打工,有的人就非常不舒服,要指控我私通中共,比如我说乌克兰滑稽总统,有的人就不舒服,怎么可以这样说一个大英雄?


记得你对这种现象的另一种说法/视角是他们具太过Literal 的 Thinking.


@我调侃彭比奥傻冒。。。


我知道你讲谁了。在回复中我说美帝BlahBlahBlah, 美国普通民众也得益于美元税,他就即刻很不爽,系要在美国,政府,华尔街,和人民/普通民众之间划清界线。然后Freeiker 出来打圆场。


二十年前我写《赞美三部曲----如果没有阿美利坚警长,世界将会怎样?》,有人转载到某国内流量网站,有爱国人士看到以为我真的是赞美而即刻大骂,经另外一些网友提醒,才明白到此文是讽刺美帝。我不太了解此人是否明白赞美文同时讽刺中共及具中共思维的民运人士。我看到的最Positive 的回复是:“好久都没有看到这么好的文章了”。


具太过Literal 的 Thinking的人士大致有三类:

1. 天生如是。

2. 受中国秦儒影响和党的教育的流毒影响。

3. 我党的针。


我党的针常以反党的面貌出现,未必是纯真的具太过Literal 的 Thinking的人士。他们写的文章有高于中国大学生平均水平的文采和逻辑思辨,然而,局限于政治八卦。其中一位,在几个月前的互动中,我在回复中就其正文内容延伸到较深层次的分析,他就一定要把讨论拉回到八卦的层次,如是几个回合后,我就明白到他明白我在做什么。95%,我肯定他是我党的针。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4-07 00:27:31

“例如,关于自然科学,无论是化学,生物学,地理学等等,问到最后都是关于物理学,特别是粒子。”

我以前提到过,物理学界,一些顶级物理学家,一派质疑粒子是不是最小element,另一派质疑粒子完全可能是human construction。这个why就更不用说了,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4-06 23:52:07

我前面聊到soul和body平等时,提到fairness。我们看到人们上网,写博,留言,享受言论自由。这个是what和how。Why就很有意思。比如intellectual好奇心和emotional attachment and charging,是两种比较典型的不同的why。want to know的人,对别人的言论,我认为不会苛刻的,平时待人,一般也是宽容和fair的。从他们的what和how可以得出why,因为他们是intellectual好奇心驱动,想知道want to know。want to believe的就很不一样,emotional attachment and charging是常态,比如我调侃彭比奥傻冒,居然自己讲CIA是搞骗的,有的网友就感到不舒服了,比如我提到武汉病毒是美国出钱,出主意,让中国人打工,有的人就非常不舒服,要指控我私通中共,比如我说乌克兰滑稽总统,有的人就不舒服,怎么可以这样说一个大英雄?比如我不跟随那么多骂普京,有的人就说我是支持普京。这些都是emotional attachment and charging,因此可以得出这些人属于want to believe type,因此你说他们不believe的是不行的,思维一根筋,偏执蛮狠,就匹配了。我认为还是个人自身某个方面被abuse,自己自觉不自觉的abusing习惯的展现。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