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少不丁的博客  
舊調重彈  
我的网络日志
拜登与香港--沈旭晖博士的分析 2020-09-18 13:44:09

【万国时空.沉旭晖 021🇺🇸】拜登家族的中国金主:何志平足以改变选举结果?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a6Lg8kLCVQ

Two Dog Dog 作了笔录:

==============================

美国的政客,只要你去到某个位置,你身边的人、家人、亲信,能够利用你的人脉去创立一些顾问公司或游说团,他们会出卖你本人的人脉。例如说你是一个议员,当然很多人会向你拜票,但如果你公然接受贿赂是要坐监,所以中间需要白手套,如果你做得聪明一点的,你的亲信就会永远有很多生意(相反做得太公开、太不聪明的就会坐监)。

有时候这些亲信和家人纯粹充当议员和阁员的白手套,但有时候会反客为主,因为他们亲信做的生意太大了,或者他真的在外面借这个政要的名字招摇撞骗,但这些政客本身是不知道的。但因为他的利益太大,换过来可以控制该名政要。

虽然拜登经常说自己是中产,显示自己和川普是两路人,不过其实他的家族完全是依靠搞游说团、私人顾问公司和Lobby groups维生的。首先生他的弟弟James Biden和他的儿子Hunter Biden。与中国的渊源就要从Hunter Biden开始。 Hunter Biden是耶鲁大学的高材生,但他看到最容易赚钱的渠道就是通过拜登这个名字。通常这些做Lobby groups的人如果不是胸怀大志的话就在国内做一些顾问;但如果野心大点的就会延伸到跨国的游说,搞一些跨国的并购,这些是全球化时代很流行的业务。如果你有本国的人脉,又连接到某个国家的海外人脉,这两边人际网络一捆在一起时,牟取的暴利可以很高的(但风险也是不少的)。

Hunter Biden有一间公司和中国的合伙人一起搞的,公司名叫"渤海华美"。这间公司表面上是一间跨国投资并购公司,实质上是中国的白手套。你在他合伙人的名单看到,基本上中方的合伙人(即金主),就是中国银行、国家开发银行、海航等巨型国企。美国这边就只不过是Hunter Biden和他自己公司的合伙人(通常是他们美国某些精英阶层的权贵)。 Joe Biden在民主党,所以Hunter找的合伙人就是前国务卿克里的继子、世交等去创立顾问公司,然后成为中国公司的美方伙伴。这家公司的业务很庞大,可能是以百亿为单位,收购了很多很重要的资产。在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和部份大国亦有投资。

Hunter Biden这间公司有两大问题,第一就是他的业务包括了一些监控系统,其中一个就是Face ++(旷视科技推出的人面识别系统,这项技术被中共用于新疆大规模监控维吾尔族人民。附加资料: https://theintercept.com/2019/05/03/biden-son-china-business/)Face ++在去年想来香港上巿,毕竟香港相对是尽职调查严谨一些。当时有新闻说这间公司做过一些和新疆监控有关的科技,它不单只是做人面识别,亦有做一些全天候监控新疆人民的科技和应用程式。这样东西是美国政坛的大忌,亦违反了很多上巿的条款,所以Face ++最后在香港上巿的计划失败。今时今日的美国政坛,任何牵涉到新疆的生意,特别和新疆的监控系统有关的,都很空易被制裁。如果说Hunter Biden本人直接是这间公司的持份者,那你一发酵上来,制裁的程度可以去到哪里?

第二问题是,为什么Hunter可以成为了这些中国重量级国企的合伙人?这摆明是不对等的,那边国企有巨额国家资源,有很多东西自然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而这边Hunder Biden是没有钱的,只有他爸爸的名字,那你这样做合伙人是很奇怪的,你起码一定有一点抵押品,所以其实关键就是拜登在2013年访问过中国,那时候他是副总统,见过习近平,而Hunter Biden是随团的成员,话说在这个行程当中,拜发在百忙之中就抽空见了Hunter Biden这班中国合伙人。这班中国合伙人终于见到他真的可以带他爸爸见他们,即他有投资或利用的价值,这样他们才可以相信他。所以中国的合伙人见完拜登之后,应该是一两个星期内,才确认Hunter Biden这个合伙人的身分。所以里面拜登的角色其实就很关键。真的要调查的话,就很难完全迴避的。

但Hunter Biden和中国的渊源就不止这一单,除了渤海华美之外,Hunter和一间叫中国华信的公司都是有业务往来的。中国华信的老板叶简明是一个很神秘的人物,他是收购以前赖昌星的远华集团起家的,他基本上就是军方的白手套,他成立这间公司后不断去各国收购一些和能源和战略资源有关的业务。在外国眼中,只能够这样说,就一定会中国军方的代言人或白手套。但叶简明自己做白手套之余又变成了一个富豪。而"白手套"本身都需要有另一个"白手套",而这个白手套的白手套通常就是一些基金会。叶简明就成立了一间中华能源交流基金会,他很"重用"香港人,他知道香港人以前是做惯白手套的,大家都有相对优势。叶简明就找了何志平做这个基金会的秘书长;另外副秘书长是路祥安。

这个基金会成立后做了很多民间外交,他请过中美双方的军事高层。这个其实很难请,你没有一定的背景是请不到的。那中方那边就很清晰,他自己是军方白手套。那美方那边的军人怎么请呢?他就要通过美方顾问那边的人际网络。所以叶简明就认识了拜登这家人。这说Hunter Biden想和叶简明有往来明显就是各取所需,大家都要出卖各自的人际网络,拼在一起就弄了一个这样的论坛。但具体都是要做生意的。表面上叶简明就是说想要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猴岛那里开发天然气田,那就要Hunter Biden帮他铺桥搭路,见面礼就送了一个2.8卡的钻石给他(这个现在全部都是公开资料,因为何志平已经受审完毕)。

自此Hunter Biden就和叶简明这间公司搭上了,叶简明就是以后由何志平和Hunter Biden联系,所以这两个人就变成了工作伙伴。但当何志平出事后,所有这些白手套的行为都曝光。叶简明本人就辗转被带回内地,完全倒台,下落不明。而他整个集团,无论是赚钱的部分,遇是他的所谓慈善基金会,全部都要停止营业。那何志平的下场大家都很清楚,因为他贿赂非洲政要,在美国受审。而副秘书者路禊安在那个时候暴毙身亡。

最后这个故事只有Hunter Biden可以出来说清楚,变了现实的污点证人。那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Hunter Biden有什么角色?他收了2.8卡钻石之外,究竟还有什么交往呢?更加有趣的是何志平被美国拘捕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求救就是打电话给拜登家族,显示到他们的关系是多么深厚。但何志平不是打给Hunter Biden,而是打给Joe Biden的弟弟James Biden。 James就跟法庭说他只是打错电话,他想打给他至儿 (Hunter Biden)。但有什么可能?如果你看回整个纪录,何志平和Hunter Biden本身就是经济伙伴,他怎么可能没有他电话呢?打给James Biden会不会真的是临急打错呢?大家可以自己去按常理测度。

因为James Biden在拜登家族的角色其实都是很微妙的,他是Joe Biden的弟弟。他起家的第一单生意就是搞一间夜总会,当时就借了很大一笔钱去搞,最后都是经营不善。但他这一笔大钱就是靠他哥哥的名字才借到。从此他就靠他哥哥的名字来"搵食"了,于是不断搞这些顾问公司、游说团。慢慢就带了他的侄儿Hunter Biden上位。这对叔侄就不断搞这些生意,越搞越大。有一次他们差不多收购了一间大公司(2006年),叫做Paradigm,也是做对冲基金这方面的。而他当时都很公开地说任何人想见到Joe Biden,他都可以安排。这摆明就是拿他出来"挂牌",待价而沽。

这世间上有什么人想见Joe Biden?只有两种,或三种。第一种是想打卡的人,这些可以不用理会。第二种是想做官的人,或想换利益的人,美国有很多。第三种就是外国势力,就是说如果某个国家想接触Joe Biden,要通过Hunter Biden或James Biden这家人,或者他们的所谓公司就是无往而不利的。所以说如果何志平懂得找门路找James Biden,他们之间有没有其他人际网络呢?他们全家人擅长的地方就是去第三世界拉关系,这些正正是何志平和他的白手套公司需要做的职责。究竟双方的交往有多深呢?大家都不知道。

现在选举期间,这些新闻没有可能不被人刮出来,当中国成为两党都要抨击的对象,那和中国有那么深渊源,而且可能有某种利益关系,对美国选民来说会不会是很重要的事情呢?如果何医生的资讯可以帮大家分析这场选举,相信才是第一手而独家的。

===========================

Further References:

铿锵集:何志平的名单 (字幕)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BGkMLVpJGk

RIDING THE DRAGON: The Bidens' Chinese Secrets (Full Documentary)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RmlcEBAiIs



浏览(270) (24) 评论(1)
发表评论
我党威严靠诛心 2020-09-17 02:39:00

三跪九叩早落后

心灵跪拜更有效

我党威严靠诛心

恶心把戏要演好


我党玩这些把戏几十年了,相当成功,推陈出新,与时俱进。

====================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2020/09/16/2267806.html

9月14日,海南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暨归国留学人员培训班在井冈山干部教育学院教学基地胜利开班。海南省委统战部新知处二级调研员王长江,井冈山干部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眀荆、培训部班主任江强等,与80余名学员一起,举行了简洁短暂而又热烈庄重的开班仪式。庄严誓言在会议厅中回响,学员将在培训期间从严格遵守纪律,按照学院的统一要求开展好各项教学活动。

海南省会展产业协会组织会员参加海南新联会井冈山红色教育培训学习

海南省会展产业协会会长、海南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谊会副会长曹念东,组织已经加入和意愿加入新联会的协会会员积极参加培训学习。

通过学习,使我们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更加明确自己的责任和今后的努力方向。一定要继续发扬革命传统,与时俱进,抓住机遇,开拓创新。积极践行三严三实”、“两学一做”,提高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素质,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在思想行动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

海南省会展产业协会组织会员参加海南新联会井冈山红色教育培训学习

加强学习科学、文化、业务知识,不断提高理论水平和工作能力。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坚持走群众路线,发挥党员干部的先锋模范作用,真正起到密切党群关系的桥梁和纽带作用。

海南省会展产业协会组织会员参加海南新联会井冈山红色教育培训学习

海南瑞辰会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端重,副总经理陈淑穆、海南飞立洋影音设备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梁展栋、海南智点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博之、三亚笔刻展览展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永亮、海南力万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蒋传胜、海南灵思企划有限公司总经理卢奎宇、海南众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中共海南省会展产业协会支部委员会部分党员和预备党员参加了本次红色教育培训学习。




















浏览(139) (6) 评论(3)
发表评论
观鸟养鸟涉统独 2020-09-16 04:10:07

宇宙真理管全球

人人表态争上游

观鸟养鸟涉统独

政治挂帅不荒谬




References

===================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2020/09/15/2267582.html

 在台湾养个鸟居然还被中共要求政治表态,这不是笑话,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中华鸟会15日在在脸书上表示,国际鸟盟全球理事会片面要求中华鸟会签署一份文件,承诺不促进或倡导中华民国的合法性及台湾脱离中国独立。中华鸟会强调,"我们是保育组织",不是政治推手。作为一个野鸟保育的非政府组织,从未就任何此类议题表达过立场,因此认为签署这样的文件相当不合适,所以拒绝签署。结果居然被国际鸟盟除名了。

image.png


  台湾外交部周二(15日)表示,对中国不当介入国际鸟盟运作,连毫无政治意涵的生态保育活动都进行干预与打压,台湾外交部对此提出严厉谴责。中华鸟会表示,"我们是保育组织",不是政治推手。认为签署这样的文件相当不合适,所以拒绝签署,也将研议串联他国因应。


  台湾外交部表示,对北京政府对台湾的打压已扩大到毫无政治意涵的生态保护活动领域提出谴责,对国际鸟盟全球理事会配合北京逼迫中华鸟会做政治表态的做法深表遗憾和不满。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表示,对中国不当介入国际鸟盟运作,要求中华民国野鸟学会必须"承诺不促进中华民国的合法性及台湾脱离中国独立",对于北京政府连毫无政治意涵的生态保育活动都进行干预与打压,台湾外交部予以严厉谴责。

================

https://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239376

〔記者鄭旭凱/綜合報導〕台灣最大民間社團—中華民國野鳥學會,七年前率先正名,將鳥會英文名稱冠上台灣稱呼(Wild Bird Federation Taiwan),但中國多次向國際鳥盟施壓、要求台灣方面更名,鳥會已於數個月前將英文名稱改為「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在國際間的中文名稱,也改以「中華鳥會」稱之。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成立於一九八八年,由各縣市二十個地方鳥會及生態保育團體組成,總部設於英國的國際鳥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於一九九六年改組,是全球規模最大的生態保育組織,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當年即加入成為創始會員國。

一九九九年台灣首次前往英國參加大英鳥展,在六、七十個國家、四百多個攤位中奪得鳥展國際組冠軍,揚名會場,但當年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的英文名稱Chinese Wild Bird Federation,一再被各國人士誤解為中國,鳥會在返國後,於二○○一年召開會員大會,更改英文會名為Wild Bird Federation Taiwan。

此舉引起中國官方強烈不滿,認為國際鳥盟支持分裂中國,因而不准國際鳥盟在中國從事任何活動,國際鳥盟對中國地區的鳥類所知不多,為了了解及保護當地鳥類,國際鳥盟從二○○五年開始對台灣施壓、要求改名。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理事長郭東輝表示,Chinese是一個比較中性的名稱,明顯不是中國,比較像是中華民族,是個國際間較能接受的名稱,為了協助國際鳥盟進入中國進行生態保育工作,鳥會才同意改名,而改名之前曾與各地鳥會溝通,並且在會員大會中獲得三分之二以上的會員同意,才通過更名。

==============

https://www.bird.org.tw/news/585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國際鳥盟夥伴關係之聲明

中華鳥會秘書處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簡稱中華鳥會)1996為全球最大的鳥類保育組織--國際鳥盟的會員,代表全國團體會員參與國際野鳥保育事務。然而,我們必須很遺憾的宣布,根據國際鳥盟全球理事會的決議,由於本會的中文名稱--中華民國野鳥學會對國際鳥盟的夥伴關係造成經營上的風險,因此將中華鳥會正式夥伴關係

國際鳥盟為了處理名稱的問題,自2019年底起要求中華鳥會更改合法註冊的中文名稱,而本會作為共同為保育努力的合作夥伴,願意對此議題進行討論。事實上,中華鳥會在過去的20年間已被要求更改過英文名稱三次,這是首次被提及中文名稱的問題。但是,國際鳥盟全球理事會片面要求本會簽署一份文件,承諾不促進或倡導中華民國的合法性及台灣脫離中國獨立。中華鳥會作為一個野鳥保育的非政府組織,從未就任何此類議題表達過立場,我們認為簽署這樣的文件相當不合適,因此拒絕簽署。中華鳥會不是政治推手我們是保育組織!

除了要求中華鳥會更改名稱並簽署聲明之外,國際鳥盟也告知他們將不參與由台灣政府全額或部分資助的任何相關活動,也不允許國際鳥盟的名稱和標誌被使用或展示在有標示我國國旗、標誌、符號等相關文件、文獻、報告或任何形式的傳。國際鳥盟解釋,之所以這樣做的目的,是因為對國際鳥盟而言,一方面要與中華民國的「獨立」保持距離,另一方面又從該實體政府獲取經濟利益是「奇怪」的事情。這樣的聲明顯然是基於政治考量,而國際鳥盟這樣的全球保育組織不應該做出這樣的決定!

甚至,無論是名稱變更、簽屬文件或接受這些新的合作規則,只要國際鳥盟單方面認為中華鳥會風險,仍會被移除會籍。

中華鳥會盡最大的努力就這些要求盡可能與國際鳥盟進行溝通。本會的常務理事會與理監事會已針對此事進行會議,也將依程序預定於今年度9月19日的會員代表大會進行討論。但在本會會員代表大會舉辦之前,國際鳥盟卻於9月7日的全球理事會投票決議,中華鳥會尚未解決「風險」為理由,決定將其從夥伴關係中除。

中華鳥會從不認為我們的組織對於國際鳥盟是一個風險。中華鳥會在亞洲地區長年以來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合作夥伴,我們在鳥類保育上一直都有良好的紀錄,其中野鳥棲地及黑面琵鷺的保育就證明了這點。將重要的成員從夥伴關係中除名,對於保育工作,特別是亞洲地區的野鳥保育蒙上一層陰影。而這似乎也成為了政治妨礙良好保育工作的例子。

對鳥類來說世上並沒有國界的區隔,因此保育工作需要全球的網絡合作來實踐。中華鳥會在這方面至始至終都是真正的合作夥伴,儘管本會遭夥伴關係對於鳥類保育是一個令人傷痛的時刻,我們仍會持續努力進行鳥類與全球生物多樣性的保育工作。其中包括了黑嘴端鳳頭燕鷗的保育研究工作,以及引領亞洲推動鳥類的公民科學運動如eBird Taiwan、臺灣新年數鳥嘉年華等。

中華鳥會在此感謝我們21個團體會員及許多支持者多年來的堅定支持。這次事件雖然讓我們少了一個對外聯繫的平台,但並未削弱本會對於野鳥保育的目標與承諾,我們期待未來在促進鳥類與生物多樣性的保育上,更加倍努力與國內、外志同道合的夥伴持續合作。













浏览(74) (4)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24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