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理想主义和美帝不急 2022-06-11 02:04:26

万维博主阿妞最近发表一篇“要打趴普京任重道远,美帝不急”

https://blog.creaders.net/u/3068/202206/436601.html

我刚读,也写了一些留言。觉得把留言整体成一篇博文更好。另外万维转个帖博主关于理想主义的洞察很棒,我也来谈谈感想,以前其实聊过多次,觉得可以继续聊聊理想主义。

关于理想主义和理想主义者,我喜欢引用尼采的quotes:

“All idealism is falsehood in the face of necessity.”

“The idealist is incorrigible: if he is thrown out of his heaven he makes an ideal of his hell.”

我觉得理解上面的quotes涵义,不仅仅需要一定的智商,而且需要照镜子自省的习惯。

比如绿色似乎是理想,但是深入研究其动机,就明白,那只是necessity的驱动。

另外,一个人如果是真的idealist,fake不算,而且fake idealist太多,比如出于necessity的包装fake。我来说说一个真正的idealist,pure而且严谨的idealist理想主义者为什么是incorrigible不可救药的。这种不可救药如果是用来照镜子,自省,作为只是驱动自己个人的努力,那么只是对自己的不可救药,personal hell,恐怕还行。如果是社会,集体,人与人之间,那么人类的灾难就会是不断的,恰恰,人类的灾难基本是由idealism导致的。我要指出的是这里面的内在逻辑,需要一定的智商才能理解的。也就是尼采说的:“if he is thrown out of his heaven he makes an ideal of his hell.” 对idealist来说,heaven是完美的,那么hell也是完美的,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理解这个内在逻辑。

好,现在聊聊美帝不急的观点.

我个人觉得阿妞的认知始终是有一条主线的,那就是美国永远“正确”,具体就是美国的某一派永远“正确”。 美帝不急,这个美帝是什么?是美国的整体,还是美国的某一派?我认为阿妞指的是美国的某一派。我从另一个角度,或者是更“高”的角度来说两句。不知道阿妞的认知中有没有美国是一个empire的概念,美帝这种表述,似乎是跟empire相关的。什么是empire?我不想用学术和公开的那些定义和表述。empire的真正涵义是一小群人,可以是由于血缘,历史,种族,也可以是利益的组合,控制和支配一个领土范围,以及这个领土范围内的人和资源。美国这个国家快要是没有border的国家,美国这个empire早就不再是美国这个国家范围内的概念。我们可以换个词,国际或者世界empire,阿妞不妨用国际或者世界empire,不急于打趴普京,我觉得修改后的命题:世界empire,不急于打趴普京。恐怕还有意义做些讨论,尽管,我个人认为这个命题不成立,不是没有世界empire,而是没有打趴普京的命题。

好,希望阿妞接受这个修改,世界empire不急,不是美国不急,哈哈。有了这个前提,我来说几个最新的浮出来的东西。乌克兰这个国家,还想成为独立的,以前那个”领土“完整的国家的可能性,我认为是不存在了,连基辛格都坐不住,公开表述让领土给俄罗斯。俄罗斯刚刚建好一个“land bridge”to 克里米亚,下一步会是敖德萨。看看地图,整个乌克兰东部,以后还包括敖德萨的南部一部分,都会是被俄罗斯占领,成为俄罗斯领土。乌克兰现在即便是把美国整个军事武器装备全部搞到,都不能改变这个结果,因为乌克兰需要重新建立一支与新装备匹配的军队。

我以前介绍过欧洲一些俄罗斯专家的研究,有一种观点,我认为是最接近truth的,那就是乌克兰跟俄罗斯越早谈让步,对普京个人越不利。比如答应普京现在的一些主要条件,那样普京在俄罗斯国内反而搞不定,权力基础反而不稳,因为俄罗斯国民大多数是支持俄罗斯复兴的,普京不能有一点”软弱“展现。就像中国,中国国内老百姓绝大多数是支持中华复兴的,比如台湾问题,GDP赶上超过美国问题。因此习近平也不能有一点”软弱“展现。这是我不久前写的卑过头,亢过分的国民意志和病的博文所描述的,这个病是不治之症。

不说土耳其搞的动作,也不说印度倒卖俄罗斯石油给美国,欧洲和美国,对世界empire那群人来说,普通老百姓的死活,本来就是要靠绿色,covid和great reset搞掉一个比例,现在可以责怪普京的俄罗斯。这个我几个月前就专门写过博文。还有一个核武大战问题,即便是真打核武,也不会打到那一群人家里。我的slaveryN.0认知的内容。

Now,如果拜登给美国公民每人发钱,不仅仅免去学生贷款,还有替美国国民支付信用卡消费,我就会照镜子自省,改变自己的slaveryN.0的认知。

简单来说,美国西方国民的主要的病是物价飞涨,生活质量下降的焦虑,中国俄罗斯国民的主病是卑过头,亢过分的组合。我个人认为中国俄罗斯国民的主病比美国西方国民的主病要”崇高“的多,比如中国人完全可以愿意吃草,因此我建议一个判断的切入点,这次的美国西方公民的主病,美国西方的国家政府如何治疗,是不是也学中国让其公民愿意吃草。我个人有一个sense感觉,如果我的认知判断是onto the point,那么这次美国西方国家政府不会是像从前那样,为了选票,甚至是为了国民或者人民的福祉,而做一些必要的事的。相反,会是用另一个灾难,比如新的病毒,俄罗斯威胁,包括枪击案的泛滥,甚至UFO,etc 来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和视线的。如果是那样,那就验证了我一直的假设:美国西方国家的主权是形同虚设了,也就是说,美国西方国家政府不再是为了其国民的福祉而工作了,目前拜登政府基本上是在验证我的这个认知判断。

我感到现在最滑稽可笑的是反倒是中国,俄罗斯的独裁者是顺从主权“民意”了。我想国家主权这个概念,由于中国和俄罗斯的卑过头,亢过分的组合主病得到残喘,我进一步想国家主权这个概念本身恐怕就是卑过头,亢过分的组合产物,great reset要清除这种卑过头,亢过分组合,算是一个新周期,是不是一个“进步”呢? Slavery 3.0? We will see。

有时间我喜欢到乡间走走,想起上世纪80时代张明敏的“陇上行”。分享一个故事,好多年前我在一家中美合资的企业做数据架构师,一次开大会,我还上台唱过这首歌,算我那时的“中国心”的展现,哈哈!


浏览(3427) (15) 评论(8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5 20:08:49

好,我想我明白了,是我自己对大少先提出的“致死”过度咬文嚼字了。关于access truth,说个极端的例子,我还经常出于好奇看关于灵界的战争的描述,不是宗教上那些,而是当事人或灵亲自表达,那些故事真伪不重要,但他们描述的凡人被捉弄、操弄实在是太小儿科的事实,只是一般人很难接受自己的如此弱小和易控。好像你也说过,自由意志很多时候就是一个illusion。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15 19:11:41

举个间接的例子。人,尤其是文化知识智慧人,承认接受自己经常是错误的,比较容易,承认自己是fool就非常不容易了,比如我自己,我认为自己是一个slave,也许还是一个idiot,但是拒绝再兼职当useful idiot,我完全可能就是个fool,但是要我承认我是fool就不容易了,我坚信自己不是fool,i am a fool or not a fool? which is true, I have no way to know it.

当我看到人们跟着narrative鼓噪,尤其是那种热情鼓噪,就会是一个明确的提醒。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15 18:47:36

我想我对truth的认知不是价值表述,而是针对人的意识的作用。比如childhood's end的作者通过讲外星人主宰地球,地球人却不知道,来描述人的集体潜意识。我理解你的表述,不过不是一个话题,我们都有价值观和倾向性,但是这里讲的truth不是价值观和倾向性,而是人能不能access truth的问题,我认为人不能access truth,因为人的意识和mind blocking the access。有了这个认知,我看人,看社会,看现象,看历史,看发生的事,就清晰多了,也可以说多了一种看自己的认知。truth的作用只是延伸,不是主要的话题。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5 18:16:13

我當然習慣“don't lead,don't follow”啊,我是請你倆澄清關於truth的what it is和其爲什麽“致死”。關於其“致死”性和why,我覺得已經添加了價值判斷和若隱若現的感性成分。Truth本身就是中立的,問題在於人對truth的行爲帶來不同後果。你肯定不喜歡我這個表達,哈哈,在我這裏,truth和真love是強相關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15 18:13:59

Same thing, if you don't know yourself, how can you lead?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15 18:12:28

If you can not say you know yourself, why you follow others?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6-15 18:01:50

科幻小説,我恰好比較煩的一種文學題材,電影拍得好的還凑合看看。上次推薦大夥看探討神爲什麽造人的科幻電影《普羅米修斯》,顯然Farlone也不願follow,哈哈。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6-15 16:10:25

我大概会在看完电视剧一段时间后才会看电影,因为要让潜意识慢慢消化。电视剧中有更多生活的细节,特别是下人的生活细节。这对于理解现今英国文化的渊源有帮助。

现在看剧,还可以有字幕,可以暂停已回味刚才那些人到底表达了什么,反映了他们的什么性格和意识。英国人,即使是下人,说话也是含蓄,婉转,优雅, Subtle。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15 16:02:51

建议你读《童年的结束》,中文版也可,科幻小说,克拉克原著。这样你就较容易理解Farlone说的。 当然,能读Farlone推荐的哲学大部头,更佳,不过,我一本冇读过。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5 14:09:10

don't lead,don't follow. 我知道我的这习惯,很多人是不习惯的

---- 哈,也是我的原则。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15 13:27:22

我觉得不是我俩,只是我自己的认知,而且是中立的,不选边。我的兴趣在于ascertain what it is and why,我没有干涉别人的选择的意思。我早就表明,don't lead,don't follow. 我知道我的这习惯,很多人是不习惯的,总以为我要宣扬什么,no,my friend。博客的好处,对我来说就这一个,自己有话要说,就说出来,只是我自己的认知感想。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5 11:00:34

感覺你倆對truth的“副作用”有些過度解讀了,或者是我沒理解你們到底在哪個層面討論其“致死”作用。在淺層次上,知道或接近truth可以救命,比如少受政治蠱惑,不接受毒疫苗,不參加“彩虹”亂性群體,不乖乖上繳槍支讓歹徒搶劫方便。在抽象層次上,假如對truth的追求本就是life的一大意義,那麽朝聞夕死是值得的,“致死”又何妨?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6-15 06:04:25

还有就是人的innocence and honesty是两回事。小孩的innocence,大人的honesty,我想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有一节点,innocence fades,honesty should take over,不幸的是human being is flawed,一个成人,如果是Innocent and honest,恐怕在人类社会生存不下去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6-15 05:54:27

哈哈,我们以前聊过Childhood's end. 我受帕拉图,康德的启发更多,当今是UC Ivrine的Don Hoffman教授的对concisousness研究和实验,还有普林斯顿大学的Nima Arkani-Hamed教授关于space and time只是人的perception,不是真正的reality的研究。帕拉图的form,康德的thing in itself,都指向,human being has no mechanism to access the real realty and truth,due to consciousness and mind layer acting to block the access。 哥德尔提出的不完备法则解释了数学和逻辑上人的自圆其说。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5 02:39:42

@也许地球人之所以到现在没有被毁灭,是因为truth从来就不是存活的必要条件,或者甚至可以说,truth反而导致早死和毁灭。


这也是《童年的结束》所预示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15 00:41:34

我前面这个留言是想分享我的关于truth的作用认知。不是正确或者错误的选择,而是ascertain what it is。我认为娱乐致死的作用远不如truth致死。地球人面对truth的痛苦,甚至不能承受,是显然的,这也是我对起源,最初的,可能有不同的造人模式的兴趣所在,也许地球人之所以到现在没有被毁灭,是因为truth从来就不是存活的必要条件,或者甚至可以说,truth反而导致早死和毁灭。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14 23:38:30

当然不是致死,而是至死,一直到死。比如很多好莱坞明星吸毒习惯,照样活到80,90岁。我认为死不死,是个概率问题,不明确性。大少提出的是mind和body控制问题。在美国西方,关于mind和body控制问题,大多数公民是无所谓的,在东方就更无所谓。我也不知道Mr.Global,世界empire这样做对个人到底是“好还是坏”,我不能judge别人的选择,我只是希望自己还是拥有选择的权利,比如,选择不打疫苗,选择不用数字货币,等等。问题是,人类社会会是演变成为,这种选择的可能会是不存在的。比如疫苗passport,比如很快所有的交易平台都是数字化。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也不是死不死的问题,而是sense of proportion比例感问题,比如,我在万维发表批评美国政府的言论,不会被抓,完全不能说明美国政府会是尊重我的民意,或者我自己,作为个人,对美国政府的政策,有影响作用。一个控制系统,输入,输出,系统内部各种loop和处理,输入中,占据最多的是white noise,系统是自动过滤的,我想绝大多数美国西方公民,认为自己的输入不是white noise,不被过滤的,这个问题是启蒙syndrome问题,有相当的争议,但是毕竟,我们总要承认只是输入吧?当我们不知道控制系统内部处理机制,或者,像你我对内部处理机制感兴趣,需要的是系统的透明,恰恰,大少说的那些至死花样,在我看来,不是偶然的,目的是distraction,是保持系统的不透明。now,why保持系统的不透明?我能想到的唯一的“positive”就是multi-planet competition, 电影A few good men里那句台词“You can't handle the truth". 但是呢,人类演进,truth和fitness是两回事,绝大多数人更在乎fitness,也就是自己喜欢,适合自己,而不是什么truth。相反truth会让人早死,尤其是不”fit"的truth,谁也不想早死的。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6-14 15:18:12

看过 Downton Abbey,一直在等后继呢。我比较喜欢追古早的历史剧。拜文革所赐,没有系统的学过历史,地理。所有人文面的知识都来自于读小说(大陆时期读翻译小说,来美后,找到原版再读一边)。。。现在就追剧了。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14 12:50:56

应该是有意的。至死是至死不渝的至死,也符合Amusing Outselves to Death 的直译。我仅在二十年前看过此书的中文简介,那时还不知英文版的名字,但认为娱乐至死是合适的翻译。


根据我对中文的一个非文学专家的理解,XX至死也隐含一点XX致死的意思。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6-14 11:12:19

是不是有點混淆了至死和致死或者故意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6-14 08:26:25

What I like the most is the line like this: I see myself out. Like I often see myself off my blog, 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6-14 08:15:44

BTW, 我很喜欢看英国电影,看过Downton Abbey 2019的电影版,非常喜欢那里面英国人的chat,尤其是small talks, graceful and elegant, 据说刚出了2022电影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6-14 02:17:52

我很欣赏你这种边看剧边思考的习惯。你知道我不满足于这些现象和效果和结果,那是how范畴,我更多的关注why。我和你,还有几位对what有共识,容易深入,因此请原谅,我习惯的”深入“,不是卖弄,真不是,是出于intellectual的挑战,不内卷,不躺平,也可是说是”闲,吃饱了没事干“,哈哈。我一直研究西方启蒙的what,why和how。如果没有宗教,以及那些各个流派的争斗,我想西方不会有启蒙,比如中国几千年,就没有启蒙的出现。这是启蒙的一个低层级的why,一个更高层级的why是为什么西方宗教的争斗会导致启蒙?或者启蒙是不是只是不属于宗教内部各派争斗,而是更大范围的一派,跟整个宗教各派争斗呢?更进一步,启蒙是不是也是一个自己的宗教呢?那么就要深入宗教是什么,启蒙是什么?我觉得是什么,答案还是简单的,就是narrative,就是一个idea或者多个idea,让人相信。西方启蒙是让西方人相信自己的narrative,这个就很有意思了。相信自己听起来,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如何才能明确自己的self是真的自己呢?好吧,搞些马戏娱乐满足senses,搞些信息满足knowledge craving,搞些主义唤起”正义感“,等等。我不能说是某个人亲自指挥亲自指导下实施的,但是我可以说不是偶然的。最近我听了一个很棒的讲座,讲基因和高新信息技术合成行业,多少聪明人在争抢funding的内幕细节。我以前说过,我需要一些Billions,我想我也可以亲自验证这种现象的。因此我比较确定,山外有山,有一群人是超前的,人类的路劲不会脱离他们的计划,尽管believing in self syndrome在西方还会是很popular,但是,我认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尺的道需要一丈的魔,这是西方的特征,个人在西方启蒙修的道,也就是believing in self,经不起魔的冲击和打击,尤其是高科技魔。偏偏,nothingness是东方的道,高科技魔就横行无阻了。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4 01:36:07

最近我在看 Downton Abbey, 刚看到第三季。当中有反映一战前后社会各阶层对政治和民主的参与。他们那时后思想缓慢而有深度。

你这几年来说的民主的异化,还有各层面西方意识形态的异化,即使没有阴谋论,就观察社会现象,就不难看到这些物质因素对异化的作用:

1. 娱乐至死(好像有一本书专门论述之 Amusing Outselves to Death)。

2. 信息爆炸或信息至死。

3. 意识形态多元化至死。


电脑的普及显然对这三大物质是起到根本性的作用。我们人类的脑容量,计算能力,和注意力是天生有限的,并无多少进化,也难以后天训练获得有一个数量级或以上的增长。


这些至死因素,在各文明社会,大部分人都难以抗拒。所以,大部分人,可以说是活死人 ---- 他们的脑袋都被因素1和2所充塞。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4 00:13:47

如果不是大财团,大公司,大基金在主导国际秩序,那么谁在主导?拜登之流?习近平普京之流?还是人民?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如果人民不是主导,最多只是”辅导“,如果我们能准确无误的认清人民从来不是主导,那么剩下的是谁在主导?西方启蒙syndrome的特点就是,somehow,让人民觉得自己是主导,因此我给了2.0,现在是2.0+。在这个关键点上,中国人民就很”理性“,知道自己不是主导,是个集体名词,或者集体奴隶主义。

阿妞这样的博主,如果是坚信人民是主导,那么我祝福这样的理想。如果阿妞也不相信人民是主导,而且坚定反习,反普,那么我就不懂这里面的逻辑了,尤其还反对大财团,大公司,大基金在主导国际秩序的认知,那么不是人民,不是大财团,大公司,大基金,不是习普,是谁在主导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3 23:50:33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远方的孤独留言时间:2022-06-13 15:06:03

【俄罗斯融入西方的可能性,现在来看不存在了。我一直都感到困惑,毛泽东的中共杀人不比斯大林少,也是列宁党体制,为什么美国西方会是主动迎合,给足面子?】

好观察,好问题。但是俺对你的解答不敢苟同。所谓国家大财团控制主导国际秩序的观点,在一战后就在欧洲流行,在冷战结束后的全球化时代更流行。俺认为这是催生纳粹主义到新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思潮,也是阴谋论基础。最本质的是马克思主义开启的对资本的简单粗暴分析定性, 马克思主义定性到阶级斗争, 纳粹定性到种族生死,新马克思主义定性到“全世界资本家联合起来对付全世界无产阶级”。这个理论的好处是简单直观明了,就像太阳围绕地球转那样,只要一抬头看天就明白哈。“

阿妞在那边的回复。我在前面分享了那段关于阴谋论的话:“Conspiracy theory is a phrase weak people use to avoid looking past their Govt. and media illusions.“

我也分享了我对当今三种管控人模式的竞争,1,所谓的独立自由民主,个人主权,2,Synarchism,精英通过大公司,大财团,大基金的共治,3,独裁,原来的共产主义,列宁主义模式的变通。

我相信我的认知是最接近truth的。显然阿妞博这样的还是很典型的,具体就是不愿意接受民主自由的模式是illusion这个事实,不接受美国西方政府是被大财团,大公司,大基金控制的这个不争的事实。如果指出他们的认知是illusion,无视那么多具体的事实和事例,他们就用阴谋论来反击。我认为阿妞的逻辑中有一个内在的矛盾,我认为围绕美国西方政府的自由民主文宣才是太阳围绕地球转的集中体现,我这种火星看地球,看到的是官方发言人的娱乐游戏。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6-13 13:17:56

纳粹当初的存在,被公开的屠杀犹太人的暴行掩盖了很多其它内幕,包括大银行和大企业是如何finance纳粹的,科学和技术层面,太多mystery了。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6-13 13:13:36

operation paperclip是公开的,美国如何接管和沿用纳粹科学家和技术的。具体纳粹搞了那些技术,涵盖范围,也有很多材料和专家学者的跟踪。我认为现在的世界empire是纳粹的接班人。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6-13 12:32:23

NASA 的前身是JPL。 最早与JPL合作的军方是 Army Air Corp.

说完全洗钱,我认为也是逐渐演变而来的。

https://www.jpl.nasa.gov/who-we-are/history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6-13 12:21:43

NASA在坊間普遍被認爲是個洗錢的空殼機構,我個人認爲美國最頂尖的太空技術以前在Navy,現在轉移到了Space Force。遠博提到的納粹應該是早期技術來源之一,我看過Navy吹哨人的爆料,他們的技術積纍應該大大超越了傳説中的納粹技術。根據某些吹哨人的説法,納粹雖然獲得了某些技術,但讓地球上的頂尖科學家徹底消化並實用化得要相當長的周期。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