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妞不牛的博客  
大碗茶专业个体户,专业不务正业,正儿八经不正经  
https://blog.creaders.net/u/30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要打趴普京任重道远,美帝不急 2022-06-06 13:22:47

普京发动的侵乌战争已经超过一百天了。原来估计是普京的基辅傀儡政府都要满百日了。即便那样,普京也不过是苏联拿下了阿富汗,在自己脖子上套上一副沉重的牛扼,如果不是绞索。如今普京只占领了乌克兰20/100领土,他虽然没有全部背上乌克兰这座山,却也陷在泥沼里。他或许庆幸这泥沼比起全部乌克兰那座山还算好呢。

把普京俄罗斯陷在乌克兰泥沼不难,但是要帮助乌克兰取得胜利,极为艰难;要打趴普京俄罗斯,更任重道远。

首先,乌东地区是俄族聚居地。如同乌克兰人有强烈的民族认同一样,乌东俄族人也有强烈民族认同。苏联解体后,各个独立出来的国家都有不少俄罗斯人,这些人抛弃共产党容易,要抛弃俄语和民族认同难。反过来,独立国家第一要务是要建立新的国家民族认同。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比较容易,他们与俄罗斯不同的语言文化传统与宗教,可以强制雷厉风行推行。 即使那样也影响到这些国家不少的俄罗斯人,哈萨克斯坦也切割不了与俄罗斯的长久历史与现实需要的各种紧密联系。

乌克兰情况最特殊。他们与俄罗斯人其实和白俄罗斯差不多,是苏联时期事实上的宠儿, 如果不是元朝蒙古人那样的头等王公贵族,也是满人那样的地位。他们与俄罗斯无论切割还是共处都最为困难。俄乌以及东西乌克兰千百年分合打杀,苏联时代七十年无法消弭历史恩怨。克里米亚被赫鲁晓夫武断划归乌克兰,就如斯大林把克里米亚的鞑靼人全部驱离流放,让俄罗斯人大举移民类似,也同毛泽东把热河直隶并入内蒙古一样,纯粹是最高极权统治者为了方便统治,以扩大疆域增添统治民族人口来稀释少数民族比例的方式,独裁者有这个能力雷雳推行,当时非常有效,一分割就十分复杂危险。俄乌分家时,疆界确认依据的是二战后世界秩序的稳定和平两大原则:一是以当时现实控制为国家边界;二是以谈判而不是武力与武力威胁来解决国家边界纷争。乌克兰的领土疆域就是苏联解体时乌克兰苏维埃共和国的疆域,叶利钦的俄罗斯以及国际社会谁都没有异议。俄乌分家还有一个独特的滑稽历史事实根据:联合国成立时,斯大林嫌共产阵营在联合国占比太少,抗议印度与菲律宾这两个并未实现独立的国家成为会员国,非要乌克兰与白俄罗斯也作为独立主权国家占据联合国席位,才与英美扯平。因此乌克兰也就一直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之一。苏联一个国家,一直在联合国享有三份投票权。这些也是普京吞并克里米亚以及今年武装侵略进犯乌克兰,违反国际法和战后基本国际准则的要点。当然,世界上其实谁都知道,国际法国际秩序联合国宪章基本原则,只是理想原则。国家边界自古以来是打杀出来的。联合国成立后,国家之间边界纷争武装冲突乃至战争层出不穷。苏联垮台之后如同奥斯曼帝国垮台一样,统一是杀出来的,分裂就回头重复再杀一遍。

简单说来,乌克兰要成为受到世界,特别是得到俄罗斯尊重的真正的独立主权国家,它必须恢复并保持苏联解体独立时的领土主权完整,因此夺回克里米亚才是乌克兰这次“卫国战争”胜利的目标。 反过来,俄罗斯即使没有了普京,拿不下乌东,甚至再次丢失克里米亚,俄罗斯自己也会国无宁日。这样的状况,除了俄乌两个交战国,最着急的是欧盟,尤其是东欧国家。但是他们无力解决:他们不可能强迫乌克兰或俄罗斯接受对方的意愿意志要求,也不希望直接卷入战争。对于波兰等东欧国家来说,帮助乌克兰抵抗俄罗斯, 付出最多也比自己国家首当其冲成为战场好。匈牙利微妙之处在于,除了他们有被苏联在二战以及冷战期间两次入侵经历,对乌克兰感同身受,但是冷战结束后,匈乌两国在国内各自民族问题上有很不愉快的矛盾。美国当然离这样的矛盾和战争冲突更遥远,是在最高端远程管控。胶着持久战下去的代价,不亚于冷战的话,都可以承受,但是国民也很难忍受-----毕竟冷战已经过去。达到或超过二战的话,就都承受不起。

因此,美国欧盟不会停止支持乌克兰的抵抗,但是至少目前不会支持乌克兰采取进攻态势去收回克里米亚,更不会支持其对俄罗斯本土进攻-----哪怕国际法上乌克兰完全有这个权力。有关各方,俄乌欧美战略利益目标算计都不相同。最主要的决定性掌控者还是莫斯科与华盛顿,但是泽伦斯基肩负的压力责任最重,德国法国波兰匈牙利甚至土耳其,除了也都利益攸关,都不是等闲之辈。

不得不说,当年拆分苏联让乌克兰去核,老布什总统团队是费尽脑汁熬干灯油的。最不能接受乌克兰拥核的并非叶利钦,而是德法英与几乎所有欧盟北约国家。最有效的说服乌克兰去核的方式,是问他们是否愿意放弃独立,永久与俄罗斯搭伙,或者成为欧洲的巴基斯坦。连白俄都极为爽快地答应去核脱离俄罗斯了,乌克兰人去核难道不是当时到未来最明智的选择吗?

乌克兰放弃核武,换取国家独立统一与新的发展前景,而且这些都是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世界核武大国信誓旦旦担保,画押签字的。乌克兰人至今也未必如同不少中国人想象的那样后悔放弃核武,因为他们当初的放弃是为了这样的追求:自主建设自己独立统一和平的国家。他们不会放弃这样的理想追求。面对一个一再背信弃义的俄罗斯,如果再次与俄罗斯签订任何协议,哪怕乌克兰收回了克里米亚,乌克兰也很难相信莫斯科的眼泪鼻涕墨水,一定还要得到包括美国欧盟北约的安全保障。如果连乌东以及克里米亚都没有收回,任何与俄罗斯签订和平协议的乌克兰领导人,除非再次做苏联的一个地方省委书记,恐怕没法在基辅住满一个月。

因此,彻底收拾乌克兰是普京不可能完成的使命,而打扒普京俄罗斯,乌克兰真的任重道远。美国欧盟真能准备一直与乌克兰这样跟俄罗斯打下去吗?

俄乌战争彻底打破了德法与俄罗斯一起牵制挑战美国,与中共联盟的构想,加强了美国对北约欧盟的领导地位。普京反对的北约东扩,更显出扩张态势。俺八年前在普京拿下克里米亚时就分析过,普京占领克里米亚给美国创造了最大的机遇:一座新的阿尔卑斯山矗立横亘在俄罗斯与欧洲之间。可怜的中南海皇帝王公太监,和当年慈禧太后那一帮不识地球方圆一样看不见,告诉他们也绝不相信。起关键作用的是默克尔同志——她自己不信美帝,成功鼓励普京与包子们也不信。在包子大搞一带一路的同时,德国带动几乎整个欧洲也在与俄罗斯搞北溪管道一带一路工程, 幻想通过这样的巨大工程纽带,筑牢欧亚大陆欧俄中联盟,给美帝一些颜色看看。美帝找到普京帮忙,用乌克兰四两拨千斤化解了。

俺在2015年写的这篇博文俄乌冲突是美国维系世界秩序的支点

就曾经这样分析指出了,普金吞并克里米亚造成了对美国最有利的全球格局发展趋势,所以美国当时一点都不急。普金则非常得意。中共也兴奋莫名。这是俺2015年此文的原话:

【实际上这样一个分裂动荡的乌克兰,是俄罗斯同整个欧洲的永久性冲突矛盾源,同时也是一个永久的战略缓冲。由于这个矛盾冲突与缓冲,不可能出现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大欧洲,无论是俄罗斯还是德国法国英国主导。没有这样的大欧洲出现,欧盟即使东扩稳固东欧,英法德即使高度整合统一,也不可能在可见的将来成为和美国分庭抗礼的国家集团。同时俄罗斯也不可能成为昔日苏联一样的世界扩张性大国。而这个冲突,从宏观上看是可控的,因为整个欧洲需要战略平衡。】

因此,无论俄乌战争结局如何,美国都不急,只是要准备最多再次进行苏美冷战时的投入而已。事实上俄罗斯离当年苏联实力相差太远,欧盟北约也不是今不如昔,最多是美国西方整体对付中共与俄罗斯,等于拿当年毛中国与苏联倒过来相加,欧美西方付出还是就那样。乌克兰欧盟牵制铆定了俄罗斯之后,美国主要精力放在亚太,防范对付新的“日本鬼子”而已。而激发促成这个态势的,普京与包子功不可没,就如同当年列宁斯大林,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都相信天降大任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他们一样,至今世界上包括蒙古还有人想做成吉思汗呢。


浏览(15712) (72) 评论(10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4 13:45:47

关键在于你这里“人民”的定义啊。在民主国家, 财团公司等等,都是所谓“人民”的一部分,因为这是民间的组合,不是王权与专制者的附庸甚至工具。一千一万个个富豪,不是几百个王公贵族啊。另外一个是无论富豪还是小个体户还是打工人甚至流浪汉,都有自己最基本的人身权利与投票选举权,不会被半夜无缘无故抓走消失啊。这个已经是最基本的常识,不需要多说了吧。

回复 | 5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6-14 02:46:30

我还是提醒一下阿妞,你的认知,如果深入讨论下去,会造成你左手打自己的右手的效果和结果。”所谓“国家利益”是由每一个国家最高当权者决定的“,那么不是人民决定的,也不是大财团,大公司,大基金,专家学者,等等决定的? 那么习近平和普京,我说的所谓国家主权的独裁模式,他们决定国家利益,有什么道义和正义的问题呢?

回复 | 3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6-14 02:26:15

你这篇下架了,有兴趣可以到我最新的那篇后面再议。我知道,也完全理解你对国家主权的作用和认知,我一直想说明,那是过去,我们不能躺平,所谓历史的终结,人类一直是在演进的,我认为阿妞博是freezing time thinking。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4 00:39:34

世界是由主权国家所组成的,国际关系是由拥有最高主权的国家互动组成的,国际秩序是由强权国家互动主导的。而所有的国家,维护自己主权的理念动因是“国家利益”,而所谓“国家利益”是由每一个国家最高当权者决定的。国家当权者如何决定“国家利益”?这就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你所说的大财团大公司决定国际规则与秩序,见到的是西方发达国家确实存在大财团大公司对这些国家内外政策的巨大影响力。你这个思考是对的:全球化确实也是这些大财团推动的。但是,无论美国还是德国还是新加坡芬兰,都不会是一两个财团决定这些国家的内外政策,这些国家的总统总理国会,也不会就是一两个财团的代理人。哪怕西方国家的政府就都是财团董事会指派的代理人,这些财团超级富豪也有成百上千个,比尔盖茨马斯克等也不能单凭谁是世界首富就决定谁的代表进白宫。你说川普还是拜登分别代表那几个财团?扎克伯格腰缠万贯加一个中国妻子,为何他的非死不可就进不了大陆?为何打造狐狸台为川普造势的传媒大亨默多克也可以打造凤凰卫视?你难道认为默多克能够操纵掌控中美关系乃至世界政治?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6-14 00:15:49

如果不是大财团,大公司,大基金在主导国际秩序,那么谁在主导?拜登之流?习近平普京之流?还是人民?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如果人民不是主导,最多只是”辅导“,如果我们能准确无误的认清人民从来不是主导,那么剩下的是谁在主导?西方启蒙syndrome的特点就是,somehow,让人民觉得自己是主导,因此我给了2.0,现在是2.0+。在这个关键点上,中国人民就很”理性“,知道自己不是主导,是个集体名词,或者集体奴隶主义。

阿妞如果是坚信人民是主导,那么我祝福这样的理想。如果阿妞也不相信人民是主导,而且坚定反习,反普,习普也不是主导,那么我就不懂阿妞这里面的逻辑了,尤其还反对大财团,大公司,大基金在主导国际秩序的认知,那么不是人民,不是大财团,大公司,大基金,不是习普,是谁在主导呢?

回复 | 0
作者:muzzy 留言时间:2022-06-13 21:37:48

普京好样的!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拿下乌克兰、拿下北约,打败老痴呆、破锣希、左驴党独裁下的共产主义美国。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3 15:06:03

【俄罗斯融入西方的可能性,现在来看不存在了。我一直都感到困惑,毛泽东的中共杀人不比斯大林少,也是列宁党体制,为什么美国西方会是主动迎合,给足面子?】

好观察,好问题。但是俺对你的解答不敢苟同。所谓国家大财团控制主导国际秩序的观点,在一战后就在欧洲流行,在冷战结束后的全球化时代更流行。俺认为这是催生纳粹主义到新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思潮,也是阴谋论基础。最本质的是马克思主义开启的对资本的简单粗暴分析定性, 马克思主义定性到阶级斗争, 纳粹定性到种族生死,新马克思主义定性到“全世界资本家联合起来对付全世界无产阶级”。这个理论的好处是简单直观明了,就像太阳围绕地球转那样,只要一抬头看天就明白哈。

回复 | 3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2-06-13 14:56:30

[凡是胸怀宏伟理想,不择一切手段去快速实现的伟大人物,无一不是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祸害。]这是欧美右派都基本观点之一,哈耶克等曾经精简经典表述过。你我都赞成这个基本观点, 是右派基本盘。左派的基本观点是改造世界改造人类。但是,在西方无论左派右派,经过马列主义与纳粹的实践,取得的一个共识是回归最初英国宪章革命开启的共和理念与制度。这个制度最根本的就是反对与防止专权专制与暴力,开创思想言论与公民最大程度的自由权利,限制王室与政府对权利的垄断,尤其是将国家机器的暴力控制在国土防卫与社会治安。因此, 在一个公民国家,不以任何标签划分“敌人”与“敌对势力”,更不能与用这样的标签来镇压甚至消灭异己,即使对于“病毒”,也不能动辄清零。在国际关系中,也就是尽最大努力防止战争,包括对认定的“邪恶政权”,也是不到最后关头不轻言开战与消灭,一旦进入战争,也要尽最大努力遵守日内瓦以来的战争法,对于外交官与敌国侨民居民到战俘,都有人道主义和其他国际公约的约束。这也是二战后纽伦堡审判与东京审判的法理依据,也是至今为止俄乌战场还没有使用毒气弹核武器以及大规模轰炸民居与残杀老幼妇孺搞种族清洗的重要原因。凡是冲击反对突破这样的基本底线的, 无论左右,都是对民主自由国家法制良知的冒犯。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2-06-13 10:45:16

俄罗斯融入西方的可能性,现在来看不存在了。我一直都感到困惑,毛泽东的中共杀人不比斯大林少,也是列宁党体制,为什么美国西方会是主动迎合,给足面子?我认为私下谁听话是根本原因,公开的narrative,我从来就不感冒的。俄罗斯不能融入西方,显然也不可能被消灭,那么剩下的就是不同管控模式的竞争了。你想,如果我是世界empire计划者,我自己对美国西方如何管控住自己领土内的人,恐怕也是没有完全的信心的,不用说传统的所谓民主自由,启蒙的后果就是美国西方人得了believing in self syndrome,而且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后,后现代思潮的开始,变得非常严重。我想作为世界empire我是乐意有两种不同的模式竞争,看哪一个更有效。比如中国的covid清零,也是一种管控人的模式的试验。The key and判断切入点,我认为不是发生的这些事的narrative描述,而是结果是谁在决策,做决定,做主。我倾向认为,主权国家会是越来越被削弱,大公司,大财团,大基金幕后主导,国家政府作为工具傀儡,比如那么多主要国家,包括俄罗斯,心甘情愿把health决定权交给WHO,还有一个关于粮食的GMO组织,连俄罗斯也是服从和顺从的。我一直都觉得奇怪,health和粮食,比如种子,俄罗斯是让国际组织管控的,即便是现在,还是如此,甚至还高调宣布呢。我认为两个不同的管控人的模式,独裁以国家主权的名义,和寡头精英统治的共同对手敌人,是个人主权的独立自主,在我看来,世界上大多数争端是他们之间的争斗,我就像看电影,不选边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2-06-13 10:44:55

我想你知道,我自己建立了一个slaveryN.0认知框架,还从人类的起源来深入。我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说:当今世界三种competing 管控人的模式:1,所谓的独立自由民主,个人主权,2,Synarchism,精英通过大公司,大财团,大基金的共治,3,独裁,原来的共产主义,列宁主义模式的变通。这三种模式,1基本是处于快要消失的状态,有人把川普现象跟1联系起来,所谓恢复美国的传统,那其实是useful idiots的illusion,川普现象是变通的2,也就是美国英国,还有great reset,也就是世界empire的管控模式是Synarchism。3是习近平和普京之类,以国家民族,甚至主权为借口的管控每一个。2和3在管控个人层面没有本质区别,方法有不同,比如美国还有一些低层级的法治,但是本质是一致的,就是个人的主权是得不到保障的。

Now,从世界empire的层面来看,2和3的竞争,没有任何问题,即便死人,也不是问题,只要能够消灭1就行。我们处在的世界,越来越是2和3竞争的世界,没有什么可以让我,作为个人,感到乐观的前景。

回复 | 0
作者:转个帖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3 09:39:10

我觉得要是结合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得失分析,完全可以解释“进步白左”和“极权土匪”的共同愿景。

美欧国内的韭菜不如墙国猪圈里的猪羊听话勤快,导致利润率大大降低,垄断经营没那么容易,于是自然而然把目光投向海外,用海外奴工挤压本国工人,用无节制的养猪福利在本国削弱人心、瓦解抵抗。资本全球化的深层动因即是如此。习猪的“全球治理论”,其潜台词是“老子掌控了这个生产能力巨大的猪圈,也有参股全球帝国,分一杯羹的能力。说到底,全球化给欧美寡头带来的超额利润,缺了老子治下的猪羊,还不得大大缩水?”

比尔之流“进步”富豪,物质欲望已经得到满足,自然对控制他人、塑造未来世界跃跃欲试,这种伟大理想在美欧本地不易实现,因为有无数自由散漫不求上进的红脖蓝领,而到了墙国猪圈就可以与全能极权一拍即合。比尔早些年对墙国劁猪式计生的资助,跟近来忽悠人吃素不吃肉的勾当是一脉相承的。比尔式的伟大理想跟习猪式的伟大领袖正是惺惺相惜、狼狈为奸的天作之合。从这次神奇的疫情就可以看出白左与土匪对控制人民的热衷和手段是一模一样的了。

我的一个基本观点是,凡是胸怀宏伟理想,不择一切手段去快速实现的伟大人物,无一不是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的祸害。无论这些人是政治精英、资本精英还是知识精英,也无论这些人是在欧美还是在墙国。

回复 | 3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2-06-12 17:32:24

我以前跟阿妞开过一个玩笑,阿妞是美国每届政府的非官方发言人,除了川普政府例外,因此我觉得阿妞还是属于某个派系。我一直希望成为阿妞的assistant助理,希望阿妞领导能够也听听众多助理中,我这样的助理的建议,比如,不要再以美国这个国家的概念看世界大事,美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早就名实不符,否则不可能把制造业转到中国去的。而且我认为那种观念本质是躺平的一种,不符合佛祖说的无常,不符合changing是永远的不变。当然我不是佛教徒,也不是基督教徒,nothingness和everything,我只是喜欢在两者中flow,而且努力的smooth flowing,因为我自认自己是一个slave,也许还是一个idiot,但是拒绝再兼职成为一个useful idiot。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6-12 17:15:31

再说几句这个blame game egg。人们应该记得当初打伊拉克,阿富汗paper,利比亚,etc. 美国,因为是“民主”体制,结果不如意的话,总是搞责怪blame intelligence failure这个游戏花样。我想鬼或者senior useful idiots才会认为美国情报机构不知道实际情况。那么为什么会玩这样的游戏呢?五角大楼的现任和前任将军们基本是务实的,但是乌克兰这个游戏一直是美国国务院和CIA主导的。美国内部五角大楼不能公开责怪国务院和CIA,那样很没有面子,怎么办?这时纽时,华邮就出来了,仔细阅读纽时的这篇文章,你就会读出,纽时在blame乌克兰的泽连斯基和乌克兰政府军方,没有提供clear的战争信息给美国,包括乌克兰方面的战略和计划。这很滑稽,美国在不知clear的信息条件下,拜登和国会居然通过了那么多亿美元的军援,滑稽吧?

看到这个egg,我可以做个预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鸡,按照以前美国扶持傀儡,然后抛弃的老游戏花样,大概率会是抛弃泽连斯基的。my large point是,这些还只是低层的运作,higher level,整个进程都是计划和实施中,只是根据不同的结果做不同的调整。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6-12 16:41:51

https://www.nytimes.com/2022/06/08/us/politics/ukraine-war-us-intelligence.html

纽约时报的文章“

U.S. Lacks a Clear Picture of Ukraine’s War Strategy, Officials Say”

Pointing fingers game began。Now 如果人们相信纽约时报这个时候提出这个质疑,背后没有其他目的,比如所谓clear的用词,那么就再次验证什么叫useful idiots。这种文章显然是为了世界empire故意搞混,马戏团游戏的背书,或者准备下一个叙事narrative,就像我看到一个egg,不能100%说这个egg会生出一个鸡,但是,我想一个egg至少是一个鸡要出现的predictor吧。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2 15:54:38

世界帝国倒是可以搞经济金融转型,把一切转型负面效果责怪到俄罗斯的侵略,我最新的博文描述了一些判断的切入点,我认为俄罗斯攻打乌克兰是被世界帝国鼓励的行为,当然相当数量的useful idiots的匹配也是需要的,毕竟还是民主。

---- 拜政府的"甩锅"很附和这判断。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2-06-12 14:56:43

说一点军事上的东东。世界帝国的工具北约内部军事上一直有几派,其中一派一直提倡give it a try, 跟俄罗斯来个bloody nose campaign, 纯军事目的检验自己的能力和对方的能力。但是整个美军自二战后一直有一个禁忌,避免跟苏联俄罗斯直接打仗,不是怕核武,而是评估胜利的可能性非常低,因此美军高层每次都是否决跟俄罗斯直接打仗,用奥维尔博的话来说就是“软弱”。代理人打打,实际是risk management的运用。美军的优势是air power,即便是对方防空能力强大,美军的air power还是占据绝对优势,问题是如何使用,真正效果会是如何?越战,伊拉克,阿富汗给了美军一些正反面的教训,tacktics胜利可以给嘴硬和宣传提供材料,但是对结果没什么作用。比如目前,俄罗斯用战术有效的麻痹了乌克兰军方,然后把乌克兰的军队分割成几块,每块几万人,然后无人机加大炮,一直轰炸,炸到乌军那几个pocket投降。如果美军北约参战,南斯拉夫那时老花样,空中轰炸?炸俄罗斯本土?还是炸乌克兰?五角大楼和CIA的情报很精准,俄乌伤亡比例是1:10. 刚刚听了美国驻欧洲的原副司令,一位黑人将军的评估,结论是乌克兰局势越是拖着不谈判,越是不必要的无辜伤亡。因此恐怕不是美帝不急,而是普京不急。世界帝国倒是可以搞经济金融转型,把一切转型负面效果责怪到俄罗斯的侵略,我最新的博文描述了一些判断的切入点,我认为俄罗斯攻打乌克兰是被世界帝国鼓励的行为,当然相当数量的useful idiots的匹配也是需要的,毕竟还是民主。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6-12 13:53:20

普粉们突然怀念起俄罗斯大帝们的丰功伟杰起来了?

不能忘了向远东扩张,替俄罗斯开疆拓土功劳最大的几位沙皇。

他们一定也是为了消灭中国的新纳粹。

回复 | 0
作者:转个帖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2 10:40:29

阿妞的论述体现出象牙塔或类象牙塔中人的特征。

回复 | 1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2-06-12 07:31:24

完全赞同独博的说。赞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2-06-12 07:27:09

如果普京是流氓,那么凹八败灯就是更大的流氓,黑吃黑也是要看苗头,俄罗斯是核大国,不是败灯可以随便挑衅和制裁的,蟒蛇吞不了象,蟒蛇也吞不了北极熊,事实就是如此,自己痴呆,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回复 | 2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2-06-12 07:16:01

乌克兰就是土共第二,而贼连就是包子第二,凹八败灯老妖婆在乌克兰有重大腐败利益,他们也在暗中研发和生产新冠病毒。 土共的军机航母都是从乌克兰买来的技术仿造的,贼连也把反对他的人都下狱了,贼连也在乌克兰推行种族主义政策,禁止俄裔说俄语,这就跟包子禁止新疆西藏和内蒙保留他们的民族文化一样,贼连搞的是文化灭绝,跟满清的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一样野蛮血腥,这样的国家不灭,天理不容。

中国人可以容忍土共肆虐,但俄罗斯人不行,就这么简单。

回复 | 2
作者:llyismyson 回复 Shanechen 留言时间:2022-06-12 05:13:52

普大流氓现在不装逼了,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丑恶嘴脸。

回复 | 2
作者:Shanechen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2-06-11 22:43:06

俺也反对盲目政治正确,为此还写信批评过俺们总理的政策。

可在俄乌战争此事上,丝毫看不到俄罗斯有入侵乌克兰的合理理由。从普京纪念彼得大帝讲话,更明白“北约东扩、威胁到俄罗斯”仅仅是个糊弄人借口。

回复 | 2
作者:muzzy 留言时间:2022-06-11 12:40:29

阿妞老也,尚能看到普京打败老痴呆破锣希的美帝否?

回复 | 1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2-06-11 10:18:31

我们要避免自己认知上的毛泽东思想,也就是不要把政治正确当成自己的价值观和观察问题的预设立场。 对于客观事物的发展,应该持开放立场,所有的可能性都不要排除。其中一种可能性是:

败老爷子想打垮俄罗斯和普京,会不会普京没打垮,自己反而先垮了呢?


回复 | 3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2-06-11 01:06:53

尼采的quotes:


“All idealism is falsehood in the face of necessity.”

“The idealist is incorrigible: if he is thrown out of his heaven he makes an ideal of his hell.”

我觉得理解上面的涵义,不仅仅需要一定的智商,而且需要照镜子自省的习惯。

比如绿色似乎是理想,但是深入深入,就明白,那只是necessity的驱动。

另外,一个人如果是真的idealist,fake不算,而且fake idealist太多,比如出于necessity的包装fake。我来说说一个真正的idealist,pure而且严谨的idealist理想主义者为什么是incorrigible不可救药的。这种不可救药如果是用来照镜子,自省,作为只是驱动自己个人的努力,那么只是对自己的不可救药,personal hell,恐怕还行。如果是社会,集体,人与人之间,那么人类的灾难就会是不断的,恰恰,人类的灾难基本是由idealism导致的。我要指出的是这里面的内在逻辑,需要一定的智商才能理解的。也就是尼采说的:“if he is thrown out of his heaven he makes an ideal of his hell.” 对idealist来说,heaven是完美的,那么hell也是完美的,不知道有多少人能理解这个内在逻辑。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11 00:53:15

我觉得阿妞的认知始终是有一条主线的,那就是美国永远“正确”,具体就是美国的某一派永远“正确”。 美帝不急,这个美帝是什么?是美国的整体,还是美国的某一派?我认为阿妞指的是美国的某一派。我从另一个角度,或者是更“高”的角度来说两句。不知道阿妞的认知中有没有美国是一个empire的概念,美帝这种表述,似乎是跟empire相关的。什么是empire?我不想用学术和公开的那些定义和表述。empire的真正涵义是一小群人,可以是由于血缘,历史,种族,也可以是利益的组合,控制和支配一个领土范围,以及这个领土范围内的人和资源。美国这个国家快要是没有border的国家,美国这个empire早就不再是美国这个国家范围内的概念。我们可以换个词,国际或者世界empire,阿妞不妨用国际或者世界empire,不急于打趴普京,我觉得修改后的命题:世界empire,不急于打趴普京。恐怕还有意义做些讨论,尽管,我个人认为这个命题不成立,不是没有世界empire,而是没有打趴普京的命题。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2-06-10 15:57:22

最新的就是对俄罗斯的制裁。欧洲减买或不买俄国油气,多从中东买油和从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进口液化天然气(压缩要能源,而运输烧重油)。而印度本来从中东进口石油最短路程,但现在俄国油便宜,老远水路从俄国入口。你要经济发展,至少不衰退,就要能源。这几项就提高了能源运输的经济成本和环境成本。

回复 | 1
作者:转个帖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6-10 15:20:57

环恐分子们玩弄理念和恐惧很有一套,揭开皮袍来都下面是虱子。

可惜韭菜们浑然不知,被人卖了还帮数钱。

我等普通人支持环保,但是要放在大环境里看,一看就看出那些捣鬼的花招来。绿党基本可以算是多数暴力乌托邦的天然拥护者,因为非如此就不能实现他们的理想。

记得以前跟阿妞聊起过徐志摩看赤俄的本质:“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依据俺的观察,类似的本质存在于绿恐的身上:“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隔着一滩泥沼,一滩绿泥沼。人类能饿着过这泥沼,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泥沼。”

俺拾人牙慧,未必就不能击中时弊。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22-06-10 14:10:08

阿妞是成名专业国际关系学者,讲嘢有所保留,留有余地,或回避某些问题,这很正常。总体OK 便可。


我虽然常嘲讽和严厉批判左胶,也常自称思想一向左倾,还颇自豪。


左胶的一个最大问题是,不讲逻辑,绕弯兜转,就如Farlone 常批判的中国传统一样。然而,只要抓住基本科学知识,讲逻辑,就不难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例如,二十几年来,我一直攻击澳洲绿党是污染党,在Party 一有机会就讲。虽然不能阻止绿党得到越来越多选票和议席,也算为保卫地球尽了一份绵力。

澳洲有最优质的煤炭和铁矿,在本地生产钢铁和出口是最环保的。然绿党及其它环团以污染和CO2 为名,把本地钢铁厂赶尽杀绝。澳洲把煤炭和铁矿出口,以巨轮烧着重油运向中国炼钢铁,在中国造成污染,然后以巨轮烧着重油运回澳洲做基建和其它需要钢铁的行业。

在中国造成的污染CO2最终会被吹会澳洲,而且还多两重运输的污染。

还有若干例子。

听者一般表示赞同。能减少绿党的几张选票也算为保卫地球尽了一份绵力。本来,我思想左倾,天然应投工党一票,然工党基本上被主流环保议程所劫持,所以近十年我基本投自由党-----没有那么邪恶一点,没有那么被主流环保议程所劫持而已。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