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人的灵魂--读石头村博的”什么是科学“的感想 2022-04-02 00:53:14

刚刚读到万维石头村博主的博文”什么是科学?”,https://blog.creaders.net/u/28208/202204/431197.html

有感并且在他那儿发表了留言。感觉还不过瘾,就干脆发表一篇博文。

石头村博主的博文里有这么一句话:“"凡是某个理论体系不可以证伪,就是说不论遇到什么结果理论都可以自圆其说,就不是科学,可以称之为伪科学。"

我认为写的很棒,为此我写了如下的留言:

“这篇文章写的很棒,不过博主不用介意literal思维的人是incapable of understanding your point的。比如上面这句话,读起来比较拗口,观点似乎极端,但是如果人们了解哥德尔的incomplete principle不完备法则,那更是严谨的数学和逻辑语言,理解博主就一点问题也没有的。我提一个观点,可以从量子测不准来理解。科学是什么?科学起码需要文字,symbol,工具,实验室来包装和展现,等等。这些还都跟人本身不好相比,人本身的自我包装,自圆其说更是厉害。量子测不准说明,只要人一参与测试,结果就是概率和不确定的。其实这是God的will,知道你人是特会自我包装,自圆其说的,就不会给你明确的结果,德国的伟大文学家歌德就知道,写出了“浮士德”。我经常说人不能心想事成的。

因此人类自被创造以来,就对什么是reality的感知有好几个层次的。1+1=2只是让人可以survival一些年的baseline工具,就像人的七情六欲需要real thing匹配,甚至发泄。人需要活一些年,可以充当实验品,我称为slave,当然需要给人一些确定的东西,但是对literal思维和科学至上思维的人来说,就变成一根筋了,这下好了,就是这样了,that is it,就这一层认知。时间一长,这些人就无法跟不确定性共存,更谈不上舒服的共存。这可是人类的绝大多数啊,you never want to walk into that crowd, too big and too large. 科学至上迎合人类中的绝大多数的这种无法跟不确定性舒服共存的本性。

这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人的soul和spiritual life,科学至上literal思维的人,在我看来是不可能有真正spiritual life的,有没有soul,我也不好说,因为人如果有真正的soul,就会是有某种“不科学的madness”,一种无法解释的the etheric body跟universe的连接,尽管也需要the etheric body跟the physical body的连接。

我小结一下:人的组成有the etheric body跟the physical body,两者的组合跟universe和其它的人发生关系,产生互动。科学至上的人,是属于只看到the physical body以及其跟universe和其它人的连接。当今世界,人类已经进入,kill soul,或者说试图把人的the etheric body跟人的physical body分开的周期。原因,我认为有两个,一个是源头,恐怕创造起源的一个模式,其基因本来就没有什么function of the etheric body, 比如我严重怀疑华人的源头基因的这个可能,另一个,对一个spiritual群体,而且这个群体是有资源和技术和其它一切,为什么要每天面对没有soul的人呢?还不如把他们都圈养和自动化管控起来更好。”

我一直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这个世界顶层总有一小群人,资源,钱财,技术,人力,都不缺,为什么还要剥夺每一个个人的权利,为什么就不能leave像我这样的alone呢?反正有海量的跟随鼓噪者可以实验,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不放过我这样的呢?这几周,我似乎有了一个线索,通向答案的线索。我认为主宰这个世界的顶层那一小群人,是spiritual主导。我不好说他们的spiritual主导是Love模式,假设他们是spiritual主导,一开始和过去干了很多”坏事“,怎么办?请求被forgive?被forgive能不能行的通?是不是先要消灭soul和圈养没有soul的人呢?我想圈养和自动化管控那些科学至上和没有spirtual life的人是必须的第一步。Who wants to face a human being of no soul,no spirit? How to get forgiveness from a human being with no soul,no spirit?我个人不相信科学技术可以kill soul,杀死人的spirit,but I kind of feel a bit understanding now, if this is a spiritual battle. 

这似乎是个risk management的双保险。一方面尽可能kill 人的soul,然后圈养,自动化管理没有soul的人。另一方面可能获得剩下的有soul的人forgive。我经常玩笑如果我有几个billions,我会考虑加入Cabal。但是假如我的几个billions是干非法的”坏事“获得的呢?What would I do?What should I do?


God's love has many colors!

Colors of Love

Colortones by Ryan Farish

Ryan Farish - Life In Stereo (Solarsoul Remix)

浏览(3121) (4) 评论(14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shsoo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23 15:34:52

而以而之而然而已。

真实虛假同出異名。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4-05 19:06:17

我觉得神学院谈不上,但是可以作为介绍esotericism的。打个比方,科学家们在某个科学领域里做一个项目,然后过程中遇到困难,做不下去了。做项目的科学家中,会有至少三种不同的人的不同认知处理办法。第一种,如果是中国大陆的,美国西方也有,为了赶时间,或者让领导满意,继续能获得funding,cut corner,甚至造假。第二种,开始不睡觉,就是不信,或者没有意识,自己可能进了一扇门,被关在门里面,miss了门外面的东西。第三种,像我这样,take it easy, not forcing anything.

我认为人类文明最顶级,最伟大的科学发现,都是第三种人,不是前两类,尽管利益不好说,恰恰第三种应该是解决了衣食住行问题的。

回复 | 0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2-04-05 15:06:47

这博文和跟贴可作为神学院的一门课了。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5 00:37:14

我举海鲜自助这个例子,是想表达我个人是modest type的人,我要申明,不是中庸啊。具体就是我比较有意识的channel自己的needs,不想force anything。我以前举过叔本华对人的will的洞见。人并不知道自己的will是从哪儿来的,对待自己的will的方法和办法,就是get hold of self。就像你说的,谁也不知道自己的seek方向是不是可能是反的,哈哈。

就像信息系统和能量系统,其内在机制是有reinforce功能的。人的mind有时候会是“走火入魔”的,人的body也是,所谓addicted。以前我说过我喜欢圆转门,flowing,进出自在。我认为人很容易进入某个门,就再也走不出来了。这个不是谁对,谁错,只是不同的选择,我个人不想被关在一个门里,不想miss 门外的anything,当然,也只是try,结果是不确定的,more likely than not,我还是miss很多的。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5 00:20:13

我对严肃的电影文艺作品一般不会太挑剔,这年头都是烂片大片横行,能看到一两个有趣的主题不容易了。科幻编剧们人多,要弄噱头卖钱,但好作品核心主题一般就一两个,abuse主要在故事各种枝节,但故事里的核心问题往往也是人类追问几千年的。也罢,不说科幻了。

哈哈,我还奇怪你怎么老是提起海鲜自助,原来是曾经沧海。荤腥类食物,我断断续续戒了十多年了,甚至断食也训练过,哈哈,轻舟已过,只有咖啡还戒不掉。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23:43:33

你这不算abuse,是那些写科幻的,在我看来,可能会是abuse一点,no one is perfect,我经常感到自己的mind是没有边际的,一不留神,就会是被我abuse的。我的physical body也是,比如海鲜自助,现在就尽量不吃了,还有现在的virtual世界,网络世界,完全可能是abuse mind,或者overuse mind,对physical body不fair的,哈哈。mind的abuse,在我看来远比body的abuse广阔和深远,如果还不能stable,比如寻求某种sensation,那就有麻烦。我只是自己这样认识自己,不是要求别人如何,跟绝大多数人,我也不会分享我个人的这种认知。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4 23:34:15

你这么说我更明白一些了,确实有些subtle的东西边界不好把握。其实他们说阴谋论,主要是某种narrative,而我们主要议的是阴谋论之论甚至阴谋论之学。具体到这次谈话主题是灵魂,我引入探讨灵魂和人的起源的电影题材可能在你看来过于abuse了。

“多年媳妇熬成婆”,我同意的,两年来我渐渐放弃强加某种观念给别人,仅是出于“过来人”的感觉,我不会介意别人的太执着。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22:32:14

你觉得我是一个相信热衷于阴谋论的人?为了给阴谋论正名,我不惜牺牲被戴帽子,老实说我真不愿意做这个牺牲的。但是主流媒体和政府文宣的纳粹化,让我非常反感。我是属于多种认知方式组合的人,就像飞机,我是四引擎的,我自认为这样的type非常少。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22:14:27

不是对科学幻想反感,而是我认为what that is。See I want to know. Now what things I want to know? 很明显不是另一个人的mind里的东西,而是真正发生的,但是又是mystery的东西。比例感,看人如何分配时间精力了。另外你应该理解“多年媳妇熬成婆” syndrome。人如何对待自己,一般也会同样对待别人,心理学早就验证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4 22:05:48

天生我才必有用。God给我们什么,不是让我牺牲和abuse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21:59:34

福尔摩斯是对discover发生的事,mystery的方法。科学幻想有太多人的mind的forceful,sensational craving 特点。就像我不会喜欢那些高喊口号而感到自己good的人sensation craving, 或者弄个drug可以达到更强烈的feeling good,科学幻想带有类似的mind sensation craving,我不排斥,只是对人的mind不会太在乎。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21:54:32

生活中,每次,发生某件不好的事,人们恐慌,亲友争议,我劝解的逻辑语言是:先看这件事是意外,exception还是规律常态发生。如果是意外exception,那就不要多反应,甚至ignore。如果是规律性常态发生,那么值得重视,甚至fight it out. 这也是我说的比例感。很管用的劝人办法,你可以试试。很多人对意外和exception反应过分,没想过只是意外,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发生,需要比例对待啊。Again counterintuitive, 异类,但是我觉得是God设计的,always there,only to be discovered. Why I want to know, and 物以稀为贵,if it is easy to be discovered, then it would have just matching effect.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4 21:50:12

我明白你主要指自己如何对待,我是对“那么就给abuse 别人提供了下意识的justification”后面的扩展不太同意,尽管社会上互相影响不可避免,每个个体说到底要为自己负责(大概我又是价值观驱动了?)。

我猜你可能跟我一样对那些星球大战之类的大片很反感,不过既然你要为阴谋论正名,你应该可以对那些借了科幻外壳的阴谋论电影类型宽容些才对,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21:41:00

我曾经说过多次,我喜欢NBA里的一句话,let ball come to me. 我喜欢natural and steady. 我甚至举过什么战略偷懒,stategic procrastinating. 也许是我经历“丰富”,去过很多地方,读过很多不同的书,对太多的subject感兴趣,你如果跟我相处,你会发现没有什么事可以scare me,我不能说全部,基本上我没有什么惊慌反应,when I say it is what it is, I really mean it, though I don't know what it is, but I am not overreacting to it.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21:31:07

我在前面其实说明了。我不是说我认为的soul和body的平等是真理什么,我是说我自己的理解,自己也是这样对待。其实我一直流露,但是一直没有直接说,我认为人牺牲什么是个mystery,我不认同要求牺牲什么。这里面有个源头逻辑,天生我才你有用,God给我们什么,不是让我们认牺牲和abuse的。比如你举的高憎,在我看来是人为的牺牲什么,是mind的forceful行为,是一种“abuse”, 就像我前面说的,是exception,我不会是过分反应的。我对科学幻想不怎么感兴趣也是这个原因,我不喜欢mind的forceful stuff,因为那会是unstable, 会是all over the place, not real.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4-04 21:21:55

结果是不确定的。这么说,也是我deep down的理解和感悟。God不会把事情搞得太复杂,因此我认为可操作性是需要和必要的。我认为复杂性是人为的。你看大自然,对称和协调。但是,我认为God不会把结果的决定权给人的。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4 20:33:51

好像我们看的角度不同,我觉得soul和body放在一起比较有些勉强,我们说平等或不平等都有点会错意的感觉。如果说对自己诚实的话,应该不必在意对别人的影响,每个人在自由意志下自己找到自己的平衡。举两个极端的例子:譬如一个高僧闭关打坐半个月,不给自己的body任何补给,他的soul不知逍遥到天外哪里去了;又譬如一个吃货,天天到处胡吃海喝,他的soul的饥渴完全不管。我认为这两者都是他的soul自己的选择,一个是不在意自己的body,另一个的soul也不阻拦body的放纵,但假如有一个旁观者怒斥二位对body和soul的不平等,似乎很好笑。


你对科幻电影不感兴趣我倒是有些意外,很多科幻电影烧脑程度超过福尔摩斯非常正常,因为好的科幻电影一般都把哲学、宗教、软揭露等因素糅合在一起,“科幻”只是外壳。《Prometheus》这部电影隐含一个主题是某高等生命献祭了自己族群中的一位志愿者才创造了地球人类,估计其他主题你就没兴趣了。另一个我个人认为的软揭露是,要想body永生必须没有soul,有soul则必有生死,连地球人的创造者亦不例外。电影里除了女主角的牧师,基本没人提到上帝,我想主要是故事不好编,哈哈。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4 20:04:46

可操作性需要一个前提,就是repeatable, 对没有pattern,没有规律,不能repeatable的东西,我一般不感兴趣的。

---- 就是说你对 programmable 感兴趣。记得你以前好象有提过不确定性,或测不准之类的,这不矛盾吗?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19:52:01

可操作性需要一个前提,就是repeatable, 对没有pattern,没有规律,不能repeatable的东西,我一般不感兴趣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19:41:37

我对科学幻想并不是那么感兴趣的,对mystery很感兴趣倒是真的,科学幻想和mystery的区别,在我看来有一个人的mind驱动人的level of sensation问题。换句话说,我比较在意人的mind的编造和reality的不同。我认为这是一个可操作性问题。比如我认为人的soul和body是平等的,那是一个可操作性问题。一个人如果是abuse自己的soul或者body,或者both,那么就给abuse 别人提供了下意识的justification。我们看到人们鼓噪起哄高喊口号,virtue signalling,如此普遍,在我看来,基本上是这些人的mind在驱动,加大volume of sensation,或者叫有意无意的寻找sensational感觉,就像吸毒那样,feels good。我经常讲,我个人对exception的反应不会是过分的,我喜欢的是寻找规律理解pattern,因此喜欢mystery。人的mind必须得是grounded, 否则会是unstable。我说人的soul和人的body分离,也会是unstable的,当然东方nothingness理念不这么看,比如你说的道家。stable mind, stable soul,v.s. sensational, exceptional, 我想stable是可操作的,sensational, exceptional是不可操作的,除非人为的forcing,比如drug,or psychedelic。Seek god, 我认为也是一个stable过程,不是sensational 或者 exceptional, 在我看来,sensational和exceptional 完全可能是人的mind功能。就像,当我看到很多高喊自由民主,正义良知而感到异常激动的人,我会这么认识的,not real。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4-04 17:32:56

没关系啊,你说的越让人不喜欢,说明越击中了我们的软肋,哈哈,那样我们才更有机会进步。说来惭愧,我不确定我有资格寻找上帝本身,我谦卑地只是寻找某种跟祂的连接以获得少许智慧(要求不高,哈哈)。对,人很容易被spiritual world中其他存有迷惑啊,我想这正是寻找与上帝连接的一大挑战。

估计远方会对那电影有点兴趣。那电影基本没有涉及灵魂(或仅触及表面),某公司跑到数十万光年外的某星球找创造肉体的外星“工程师”去了,公司的老板是为了永生,他认为既然他创造的生化机器人都可以永生(片中还特意强调机器人没有灵魂),为什么他这个机器人的造物者却不能,而其他员工目的也不尽相同,其中女主角的父亲是牧师,女主角的信仰我没看明白。

我个人倾向的认知是,灵魂的创造和肉体的创造是分开的,上帝直接造灵魂,灵魂也可以以分裂的形式增生,但肉体的创造可能是某些灵魂群体在某些时空自己搞的。若人类可以解锁灵魂的奥秘,肉体的创造者根本不需要去寻找。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不会平等对待灵魂和肉体,因为后者即使维护得再好随时也会毁灭,我不太理解你们说的平等具体什么意思。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16:17:52

我可能又要说让你们不喜欢的话了,哈哈,我想,你们也许是seek to know the spiritual world,并不是seek God himself。

要不然,从天然人的良心来说,很多推销给我们的神灵,我们其实是能够判断那肯定不是真正的上帝,人心就像能审美辨善恶一样,其实是有一定的关于神的模糊印象的,即使从来没有宗教背景。所以,想这种电影,我想对基督徒恐怕没有多少触动,我仅仅是看了一下你提的电影的故事大概介绍,没看过其本身。很久不看电影了,没时间啊,也没什么兴趣。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4-04 11:29:50

<<< “我很可能一辈子也seek不到跟神的连接,甚至seek方向都错了“,这次,要轮到我劝你不能悲观了。

谢谢,我还是感到有一点触动的,也许这本身就是神连接的一种方式(原谅这种肤浅的小确幸吧,呵呵)。我经常感到自己是个非常另类的人。我的怀疑、乐观和悲观本身也经常是我怀疑的对象,要是别人懂得,我可能就是那个悲伤时大笑、高兴时大哭的精神病,哈哈。

我最近看了《Prometheus》这部电影,主要讲的是科技发达的人类要找寻造物主的努力,我知道很多人10年前就看过了。我认为那个seek的方向百分百错了,但我好奇的是基督徒怎么看这类离经叛道的科幻电影。可否简单谈谈?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4 11:14:31

谢谢分享加缪的话给我!我有机会也会跟朋友分享。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4 10:31:33

最后,分享我喜欢的加缪的一句话:


”I would rather live my life as if there is a God and die to find out there isn't, than live as if there isn't and to die to find out that there is.“


特别送给Hiker老兄!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4-04 10:28:59

每次这样的探讨,对我的帮助最大,因为我比较自私,对任何帮助我knowing myself的思维碰撞,I always gain. 比如,这次的讨论,会让我思考,我自认自己是诚实的,how do I know 我是诚实的呢?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4-04 10:24:30

另外我以前举过加尔文流派的理念。God chosen few。这个就更不能让我接受。我认为God会是惩罚那些声称信,而行为不相符的人,会奖励,不轻易声称,但是行为上对自己有要求的人。I try to be that kind of person。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4-04 10:20:49

”“也不是,我是不可知论者,I want to know,”

好,我觉得你这句话地道,算是真实状态。“

这又不是我第一次这样表述我自己?我以前举过Jordan Peterson跟人聊believing in God时泪流满面的那个视频例子。那个谈话,对我触动很深。让我审视自己。在信仰上,How can I claim 我信仰某个理念,但是行为上,我做不到?有位牧师批评Jordan,说God没有要求你做到,只要你信。这样的牧师还是绝大多数的。那么我有理由质疑,这样的牧师的行为完全可以是实用化,反正God没要求的。How to measure 这样的实用化,你随便啦,只要信就可以啦,等等。原谅我在最高价值观层面的这个绝对,没有办法,在这个层面我不能自己骗自己。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4-04 10:15:23

你,FreeHiker老兄,远方老大,我, 我们三个是敢探讨一般人不敢探讨的事情的,哈哈哈。

“我很可能一辈子也seek不到跟神的连接,甚至seek方向都错了“,这次,要轮到我劝你不能悲观了。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4 10:10:04

算了,睡觉吧,好好休息。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