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石头村的博客  
寻找一片可以自由发声的天地  
网络日志正文
什么是科学 2022-04-01 06:53:08

因为经常可以看到网上有很多争论。不时就可以看到有人指责对方反智,反科学,似乎一举起科学大旗就高人一等,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但我发现大多数这样做的人其实根本就不懂何谓之科学,到底科学在我们的生活到底该处于什么地位。所以今天想谈谈到底什么是科学。

在这些喜欢指责对方反科学的人当中,我大概将之分为几类:一类我称之为科学教教徒,他们其实是将科学当作宗教一样来崇拜,认为科学是不可以冒犯和置疑的。这种人大致可以非为两类:多数其实是完全不懂科学,所以不敢质疑。当科学家说的和自己的常识相冲突时,无条件听从科学家或者主流科学家的意见。还有一类其实对于科学多少有一些了解,但因为现代科学的繁复,可以说稍微岔出一条分支就不那么明白了,所以在很多问题上也像外行一样不敢质疑。其中还有最愚昧的一群是将科学家当作科学来崇拜,特别崇拜一些著名的科学家。这种人当中最多的基本上应该是从事科学研究的,并且应该就是在自己的领域之内。因为现在从事科学工作对于大多数从业者来说,只是一个谋生手段,而不是真正对探索未知世界奥秘有兴趣,所以就像从事任何工作的人对自己业内的成功者的崇拜一样。维护科学权威某种程度上其实是与自己的饭碗有关的。这种人其实还不能算作科学教徒,只能算权威的崇拜者。只是因为碰巧将科学作为职业,所以对行外人士敢于质疑自己崇拜的大佬就跟要砸自己的饭碗一样。

还有一类是自命为精英,科学其实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攻击对手的一个手段而已。他们可以是科学官僚或者完全与科学不沾边的政客,及各行业的成功人士。他们基本上对科学和科学家没有崇拜,其实有些人还掌握了科学研究的命脉,可以决定科学及科学家的命运。对这些人来说,科学不过是他们手中可以随意折来折去的一块抹布,需要的时候就去擦一下,用不着的时候就丢在一旁。但他们需要维护科学在普通大众中的神圣性,以便在需要的时候可以以科学的名义来操纵大众,所以也经常爱指责对方反科学。这其中还有科学官僚将自己就当作科学的化身,我想经过2020的瘟疫流行的都不难明白何许人也。

大量普通民众因为对好多信息不了解,再加上轻信台上那些道貌岸然之人,所以也很容易被科学所蒙蔽,认为既然科学家这么说,总有其道理。当然一般情况下这么想也无大错。不过科学家其实也是人,也经常会为五斗米折腰。尤其在今天社会,科学家也越来越多的牵涉到利益集团里面,所以轻松信科学家往往就会上当。当然如果有相对公开透明的平台让各方势力交锋,本来也不至于让我们感觉生活在一个盲人摸象的时代,所有的信息都需要过滤分析。不过即使在宣称有言论自由的西方世界,今天依然有不少不可触摸的禁忌,那没有言论自由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们确实需要回到科学最原初的意义,不要让那些台上的人以科学的名义随便欺骗。

我年轻的时候也可以算一个科学教教徒,认为科学说的就是对的,科学就是绝对真理的代名词。可是当我开始深究什么是科学的时候,才发现科学本身从来就没有那么神圣,科学并不等于真理。当我读到波普尔的关于科学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可以证伪的理论体系时,我才明白科学不过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个工具。像我们使用的任何工具一样,当可以帮助我们认识世界时,就是正确有用的。如果科学不能帮助我们认识世界,或者可以证实与我们的认识不一致的时候,就是放弃并获取一个新工具的时候。科学不是真理,不过是真理的一个拙劣的仿制品,是根据我们对真理的认识构造出来的一套理论体系。世界的本质是真理,不会改变。而科学理论则总是在不断修正之中,所以总是不断改变。当理论体系和我们的实践相符合时,说明科学理论可行,就是正确的科学理论。而当科学理论体系与实践不相符合时,就需要修正,说明现在的科学理论是错的。但作为一个科学体系,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能够证伪,就是说我们可以明确地用实践证明这套理论是对还是错。凡是某个理论体系不可以证伪,就是说不论遇到什么结果理论都可以自圆其说,就不是科学,可以称之为伪科学。当然最大的伪科学就是马克思主义,不论遇到任何情况,都能给你讲出一套道理,但凡学过几天辩证法的都知道。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科学不是真理拿来膜拜的,也不是宗教不可质疑的,只是一种解决现实问题的工具。科学甚至并不一定是对的,只是一个解释我们观察到的现象的理论体系,但科学的对错是可以验证的,所以科学需要的是批判和质疑,而不是无条件的相信。就像前两年FDA正式为胆固醇正名,认为人体摄入的胆固醇其实与体内的高胆固醇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但说老实话,也许过几年或者几十年,另外一个结论又出来了。到底真相如何,我们也许到死都不知道。所以你可以选择相信科学,但同样你也可以选择相信蒙古大夫的建议。所以科学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神圣。其实并非自然科学理论才是科学,任何理论体系,如果有一套完整的体系,并具有可证伪性,都是科学理论。而有些我们公认的科学,比如数学,其实不是科学,因为无法证伪,只是一套建立在不需要证明的公理之上的一套逻辑推理体系。但不是科学的数学,却是自然科学的基础。所以如果你深入了解了什么是科学,就不容易被那些科学家蒙蔽了。

比如疫苗的科学性问题。如果我们稍有点免疫学的知识,应该都知道疫苗是通过刺激免疫系统产生免疫反应,形成免疫记忆。当免疫记忆形成后,只要以前侵入过的病毒进入体内,马上就会被体内的记忆细胞迅速识别并杀灭,从而阻断病毒的传播。这也是我们对于covid疫苗一开始所期盼的。如果达到了预期目的,说明疫苗成功了,也是符合科学的。如果没有达到目的,就是疫苗失败了,本来科学道理就是如此简单明了,不需要拐太多的弯绕来绕去。所以一言以蔽之目前的所谓科学证明疫苗有效的说法都不是科学,而是伪科学。因为一个简单可以证伪的事实就是打了疫苗的人依然大量被感染,大量死亡,完全违背了免疫学原理。不过当事实证明了所谓疫苗并不能阻断病毒传播的时候,科学家就出来说可以显著降低感染和死亡率。显著降低感染和死亡率的可以是药品,也可以是别的东西,但那不是疫苗,你也可以将之称为非特异性免疫增强剂之类的。而免疫学原理是经过多次实践已经证明了其科学性的,那么只有一种结论:就是现在力推的疫苗是不符合科学的。

当然有些人说不管怎样,有用就行。但说这话的人其实才是反科学的。含混不清,怎样都有道理的不是科学,即使可能有用。科学的东西可能有用,也可能无用。很简单因为科学并非大还丹,可以起死回生。只是科学如果不能解决的问题老实承认就是了,但宣称无论如何都有效就很显然是伪科学。就像中医一样,相当多的的国人认可效果,甚至有不少铁粉,但无论如何,中医不是科学,就在于无法证伪。中医的方子是因人而异,所以不论是死是活,都可以找到说辞。其实科学不科学不要紧,只要自己相信就没有问题,但今天的问题是科学家与政客结合以科学的名义强推伪科学。

科学并不能让一个人站在道德高地谴责不懂科学的人,因为科学并非真理,更不是道德规范。所以一个人当然有权利拒绝别人灌输的科学观念,也有权利拒绝科学的东西,不论是正确还是错误。科学在一个自由社会,并没有类似宗教在一个宗教社会里的超越地位。所以相信科学的人根本就没有权力指责别人不信科学,科学是通过事实来说服大家相信的,而不是用权力逼迫人相信。但即使如此,人也有不相信科学的自由。只是今天随着自由的逐步沦丧,居然有大科技公司开始封锁各种不符合科学的言论了,恍然之间让我看到了科学教的兴起。不过科学教其实就跟自由派强推的其他议题一样,无非就是限制个人自由,从而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科学教看起来似乎更具迷惑性,让普罗大众更加不敢质疑而已。


浏览(4082) (19) 评论(4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22-04-06 21:58:28

值得借鉴和认真反思的话题。插几句话:

就基督信仰而言,“科学肯定不是真理,更不是道德规范”。

我在博主的这句话里加了几个字:不能“将科学当作宗教(偶像)一样来崇拜”;的确,特别是当标榜科学的人把上帝摒弃以后的所谓“科学”。


回复 | 2
作者:无云夜空 留言时间:2022-04-03 23:35:41

疫苗对第一代病毒的效果还是挺好的,后来病毒变异了,导致疫苗产生的抗体抗病毒的能力降低,效果不佳了,但是还是有些效果,使得重症和死亡率仍能降低很多。科学上,这些事实和数据都是可以解释的。现在死亡率仍然较高,说是因为很多人坚持不打疫苗,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力,但是不打疫苗风险自然大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3 11:30:22

前面分享了Albert Einstein and Henri Poincaré的对话,

以前我介绍过图灵关于science和religion的认知,

Science is a differential equation. Religion is a boundary condition." -- Alan Turing (1912 - 1954)

我想probing 一下,看看读者能不能理解这两段,嘴硬没有意思的。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2 22:44:03

有用或者有效并非科学....

=============

这没什么奇怪.当然“有用或者有效并非科学”,但科学,一定在其所涉及的条件和时空范围内,(相对)有效,有用.

科学本身就告诉人类, 任何客观存在都是有条件的,相对的.换言之,没有无条件的,绝对的客观存在。 “有用”,“有效”也不例外。这就涉及包括概率论,极限论在内的相关科学.

至于“以科学的名义”,那是与科学本身无关的另一个概念。但有肯定有以下情况:

1)“以科学的名义”怎么者,者

2)指责他人“以科学的名义”怎么着, 者,

不管那种情况, 都说明了科学的地位!

反正不会以“在座各位的名义”....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石头村 留言时间:2022-04-02 21:25:46

"正如我文中所说,有用或者有效并非科学,但科学不科学没关系,只要有人愿意相信就可以。科学机构批准不等于科学。"

人类喜欢in the name of something,比如以人民的名义,以正义的名义,以良心的名义,还有当然现在很红火的以科学的名义。相信科学,Dr.Fausi还声称他代表科学,质疑他就是质疑科学,太多这种起哄鼓噪的人了。我引用多次尼采的那句话,there are two kinds of human,one is wanting to believe, the other wanting to know. 我一直喜欢probing,我认为当我们遇到wanting to believe的人,我认为我们需要留意,这类人很多是喜欢自己骗自己的,甚至是选择性自己骗自己的。wanting to know的人,肯定是要被欺骗的,在我看来,被欺骗是正常自然的。人活着尽量不要骗别人,前提是先不要骗自己。我认为骗自己的人肯定也是骗别人的。

回复 | 1
作者:石头村 留言时间:2022-04-02 19:56:51

也谢谢天雅博,孤独的远方博,及MUST博的热心回复。

回复 | 0
作者:石头村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2-04-02 19:55:19

现在我才有空将回复过了一遍,基本上心里有数了。

传统疫苗是否有效是很容易证伪的,但是流感疫苗到底有没有效果,及有多少效果都是一个说不清楚的问题,并且每年的效果都不一致,当然无法证伪。但疫苗在免疫学中的效果是很容易证明,或者证伪的。

至于说到不符合科学,为什么美国的FDA还要批准应用,我只能说科学并不是FDA批准的唯一标准。FDA批准新上市的药品,第一是安全性,第二是有效,就是比起市面上标准应用程序有效。因为没有办法开发出真正有效的流感疫苗,所以就用一种有时可能有用的仿制品来代替。

正如我文中所说,有用或者有效并非科学,但科学不科学没关系,只要有人愿意相信就可以。科学机构批准不等于科学。

回复 | 2
作者:石头村 留言时间:2022-04-02 18:41:13

首先表示歉意,春光正好出外溜达去了。没想到这么多的争吵和回帖,有空时再回复。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2 15:21:12

【没事,你可以说我任何。不用继续弯弯绕就行,不过我只是提醒,我可不是不让绕的网络法官】

远方兄说得非常对,希望彼此不要弯弯绕就行!

我向博主请教的问题紧扣博文的主题:什么是科学?按你的说法【大量打了感冒疫苗的人仍然得感冒,即便你说的“大量”是真实的,也是只能说明感冒疫苗的失败,当然也是违背了免疫学原理的】。既然感冒疫苗失败了,也违背了免疫学原理,是不是说感冒疫苗已经被证伪了?按照你们的逻辑,感冒疫苗应该已经被证伪了,没错吧?

我接下去请教的问题是?既然感冒疫苗已经被证伪了,为什么医学界还在大量使用感冒疫苗?使用已经被证伪的感冒疫苗也是不科学吗?

我的这个问题可是紧扣博主博文的主题,一点都没有弯弯绕!希望你也不要弯弯绕了!


回复 | 0
作者:must 回复 must 留言时间:2022-04-02 10:20:24

转帖一篇1/15随笔:“疫苗”有不同类型,不能统称为“疫苗”。


从疫苗分类预测新冠瘟疫的终结者

向大家介绍一个图表,摘自一篇文章,作者是Jeffrey Smoot博士。作者简介见表后。

从这图表可以迅速了解不同类型疫苗的作用原理、成熟程度及效用、利弊。从对疫苗的了解,可以预知,目前所有这些在如此短期之内研发出来的疫苗,没有一个可以丝毫阻挡新冠瘟疫大流行,更遑论“终结”、“战胜”它!

1.很明显,图表中排列在第一的活性减毒疫苗的免疫功能最强;医学实践也强力证明卡介苗(结核病的終結者)和牛痘(天花的終結者)是所有疫苗中最有效的,且终身免疫。缺点是有患病风险。这种疫苗的研发工作最为艰巨,耗时极长。若计划研发此种疫苗去抵抗新冠,堪称妄想。

目前流行最广的新冠病毒变异株,是2021年11月23日首次在南非发现的Omicron。一个多月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人类。从对Omicron的初步研究来看,与新冠原始病毒及其后的变种相比,它毒性低很多,非常接近活性减毒疫苗。





从疫苗分类预测新冠瘟疫的终结者2022-01-15 16:02:10




回复 | 4
作者:must 回复 must 留言时间:2022-04-02 10:17:10

据流行病学追踪及报导,较之原始病毒和其它变种,Omicron毒性小,致死率低,许许多多核酸检测阳性者,没有症状或只有轻微症状。这一部分“阳性带毒者”,特别是没有症状者,在临床上不是“病患”;可以认为這些人接触了活性病毒,並獲得了自然免疫力,但没有“患病风险”。对照下面的列表,可以认为Omicron相当接近于“活性减毒疫苗” 的功效和缺点(其患病风险大大小于原始病毒和此前的变种)。

根据已经报导的病例追踪,可以知道2020年春季就遭受新冠侵害的“幸存者”,包括無症狀者,绝大多数至今仍然可以检测到抗体,并且體內有大量免疫诱导细胞,T细胞和B细胞生成。这表明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拥有持久的免疫力。至于是否可以终身免疫,当然还有待追踪研究。为了“推广”疫苗,疫苗利益链上的人士,故意淡化、甚至抹煞,已经感染过病毒者所获得的自然免疫力。是完全违背职业道德的行为!

2.同样很明显,排列在最后的mRNA疫苗优点是“生产速度快”、“可重用技术”(省时省钱);但致命的缺点是“效果和副作用未知”。下面的文章发表时,mRNA疫苗还没有批准上市,直到2021年8月23日才得到美国FDA正式批准。但至今仍然“效果和副作用未知”。


回复 | 4
作者:must 回复 must 留言时间:2022-04-02 10:16:25

可以说,无论新冠疫苗是获取紧急使用授权,还是得到批准上市,都是“应急”的需要,由于整个社会处于对这场巨大瘟疫的极端恐惧之中,而作出“慌不择路”、“饥不择食”的无奈之举,并不表明疫苗本身的成熟或成功。

相反,一年多来的事实表明,在疫苗使用的同时,一波又一波的新冠瘟疫大流行愈演愈烈,无数完全接种疫苗、甚至注射加强剂的都没逃过病毒的感染!对疫苗的迷信已经破灭,人们深知无论怎么拼命,疫苗的研发都无法赶上病毒的变化。现有疫苗已经成了“鸡肋”,“聊胜于无”而已。

3.看来,人类的努力根本无法阻挡、也不能终结这场大流行。现在舆论界已经有人哀叹,“从Omicron的出现,看到了大流行结束的曙光。”许多科学家和政客都不得不承认,绝大多数人都会在Omicron“风暴”中被感染,最终达到“群体免疫”。

参见下面的图表,我们从人类研发的各种疫苗中看到,Omicron最接近列在第一的“活性减毒疫苗”的“活性成分”、优点和缺点。据此可以预测,也许Omicron,或不久之后還会出现的、比它毒性更小的新冠变种病毒株,将使人們群體自然免疫,成为大流行的终结者。人类在“自然法则”面前的软弱和无能,使我们想起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 看起來,病毒竟然成了病毒大流行的終結者!


回复 | 5
作者:右撇子 回复 石头村 留言时间:2022-04-02 09:55:59

【其实我以前就说过,流感疫苗本来就不是传统免疫学定义的疫苗】

流感疫苗就算不是传统免疫学定义的疫苗,但是不是已经被证伪了?难道只有传统免疫学定义的疫苗才可以被证伪,非传统免疫学定义的疫苗就不能被证伪?我不太懂免疫学,但我相信逻辑。既然流感疫苗已经被证伪了,为什么还要大量使用?使用流感疫苗就不科学了吗?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2-04-02 09:47:36

没事,你可以说我任何。不用继续弯弯绕就行,不过我只是提醒,我可不是不让绕的网络法官。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高鹏 留言时间:2022-04-02 09:45:46

【不要和科盲纠缠,有些人连科学的基本概念都没有,还谈什么科学】

你说得对。我没有准备跟谁争论问题,只是想请教博主一些问题。呵呵.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2 09:43:02

【太多的人说别人不能准确理解自己的观点,这是common话术。我从来不这么说,不过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sometimes, moving on,flowing,no need to get stuck。我积攒了a large fund,给读了博客后得病的人提供fund。】

强制疫苗这个话题是你自己先提出来的,我只是向博主请教免疫学原理的问题。这说明get stuck的人是你,不是我!没错吧?因此,需要你所说的fund的人是你,不是我!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2 09:35:26

分享一段supposedly conversation between Albert Einstein and Henri Poincaré:


Einstein: You know, Henri, at one time I studied mathematics, but I gave it up for physics.

Poincaré: Oh really Albert? And because?


Einstein: Because although I could tell true from false statements, I couldn't tell which facts were important.

Poincaré: That is very interesting, Albert, because originally I studied physics, but I left it for mathematics.

Einstein: Really? Why?


Poincaré: Because I couldn't tell which of the important facts were true.


那些声称科学至上的人,不知道能都懂这段对话不?God的神奇。

回复 | 2
作者:石头村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2-04-02 08:51:26

其实我以前就说过,流感疫苗本来就不是传统免疫学定义的疫苗。

回复 | 2
作者:must 回复 must 留言时间:2022-04-02 08:15:22

補充一點:真科學也是來自上帝的啟示;偽科學妄圖凌駕上帝的創造。

回复 | 4
作者:must 留言时间:2022-04-02 08:10:54

點贊一個!!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2-04-02 07:50:24

基本同意此文,也不支持强制疫苗,但博主在一个重要的问题上似乎在耍语言游戏:

----

【因为一个简单可以证伪的事实就是打了疫苗的人依然大量被感染,大量死亡,完全违背了免疫学原理。】

----

“大量感染”是一个指标,“大量死亡”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指标。

相信博主是用公开的数据得出疫苗没有阻止“大量感染”的结论。那么公开的数据也支持疫苗没有减低”大量死亡”的结论么?本人看到的公开数据是支持疫苗减低死亡率的。

感觉博主自己也没看到这样的数据,否则不会争辩“死亡率减低”是否因为疫苗了。但这个问题,也不是一团混帐。除非医生不治疗没打过疫苗的人,否则比较治疗方案还是可以得出结论的。

科学不代表真理,但“蒙古大夫”绝对代表中华酱缸。

回复 | 2
作者:高鹏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2-04-02 07:31:14

不要和科盲纠缠,有些人连科学的基本概念都没有,还谈什么科学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2 06:57:38

一上万维中文网不久,之前我不上海外中文网也不关心政治的,就发现只要是大陆出来的,不管你是 left or right,写文看问题的方式都有CCP教育格式化的痕迹。。。就象不合群博所说的 fresh off the boat。也许对某些人而言,年轻时的教育,甭管在"自由世界"多少年,只会永远的FOB了。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2-04-02 06:35:10

太多的人说别人不能准确理解自己的观点,这是common话术。我从来不这么说,不过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sometimes, moving on,flowing,no need to get stuck。我积攒了a large fund,给读了博客后得病的人提供fund。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2 06:02:48

[右兄不要老是“一根筋”,你可以说你是支持强制打不能防止感染的疫苗,人们不可以抵制,那样就说清楚你的立场观点了,没有必要还要反反复复绕来绕去。You are who you are,别人也是别人,这才是不争论的公平。]

远方兄对我的观点的理解不够准确。我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因为我知道很多人会不高兴。我这个留言,只是看到博主提到疫苗的事情,顺便提问一下。如果非要刨根问底,恐怕会有不少人不高兴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4-02 04:22:20

我觉得没必要跟自认自己也有政府代言人的高音大话筒的人们辩论?我得出了结论,美国政府文宣和主流媒体是70%纳粹化了,羞羞答答还有30%,具体百分比,我是接受更新的。我上次指出过,那些以前叫嚷最起劲的反CCP,反纳粹的人,到头来只能double down,一根筋,或者弯弯绕,或者死嘴硬下去。人的思维活成这样,是个没有办法的事,没有办法自我纠错,或者不能保持openness。

回复 | 2
作者:天雅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4-02 04:12:53

其实强制疫苗的,在打了后还感被感染后又强词夺理说打了后重症变轻症,降低了死亡率,也没有证据支撑。。。而用轻绿奎,尹维菌素,等便宜且已知药物早期治疗,就能减轻症状,减低死亡率,这是由许多临床医生数据支撑的。但却被疫情政策主导者,自称他就是科学的人,和机构禁用! 倒底那个是科学?

回复 | 4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2-04-02 03:51:38

我来帮博主回答一下。不需要弯弯绕。疫苗不能防止感染,就是用疫苗免疫的失败。说违背免疫学原理是一样的表达。大量打了感冒疫苗的人仍然得感冒,即便你说的“大量”是真实的,也是只能说明感冒疫苗的失败,当然也是违背了免疫学原理的。右兄不要老是“一根筋”,你可以说你是支持强制打不能防止感染的疫苗,人们不可以抵制,那样就说清楚你的立场观点了,没有必要还要反反复复绕来绕去。You are who you are,别人也是别人,这才是不争论的公平。


回复 | 2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22-04-02 03:26:42

这么好的文章,来迟了。赞一个。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22-04-02 02:21:48

【因为一个简单可以证伪的事实就是打了疫苗的人依然大量被感染,大量死亡,完全违背了免疫学原理。】

我不太懂免疫学,有一个疑惑问题问博主:大量打了感冒疫苗的人仍然得感冒,是不是也违背了免疫学原理?谢谢!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