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习近平和普京的问题 2022-05-28 01:02:30

中国有句话,不卑不亢。对这句话,我个人体会很深。最近在回想当初来美国前后的情景。记得那时去上海美国领事馆签证,我对面那位穿着蓝衬衫的帅哥签证官,对着我微笑,问我问题。我也对着他微笑,我没全听懂,也不见得回答连贯清晰,但是我的头一直是昂着的,恐怕还展现了某种“目中无人”的神态。50:50签证机会,成了100. 有时我想,要是我当初想着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中国人民鸦片战争以来经历的屈辱,等等,恐怕会是要么卑过头,要么亢过分的。

最新的博文,跟几位聊fear,我想fear是源头,恐怕也是人的元器件的本质属性,至于God创造地球人为什么会把fear融进,我不知道,我speculate几个原因,这里不展开。我想卑和亢都是fear的产物,那么不卑不亢是不是就是没什么好fear(动词)呢?我平时喜欢what,why,how三层思维看问题和人。我发现,人们的言行,基本上可以在why这层假设是fear,就很容易了解what和how。本文聊聊习近平和普京的问题,他俩各自的fear,或者病。

我认为习近平和普京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亢的过分,是不是在掩饰卑呢?我想是的。

先看看两位的what。两位似乎都是以复兴和振兴民族辉煌为己任。习近平的谁也不能欺负中国人民,普京的美国西方打压逼迫俄罗斯,听上去是不是很亢?我来详细聊聊我认为的,其实这种亢是卑的过分的表露,来自于fear这个source。 


习近平认为中国历史悠久,文明伟大,近代鸦片战争后,受西方欺辱。普京认为俄罗斯曾经是伟大的帝国,近代也是被西方玩弄,甚至欺负。这两位又有着一个理性的认知,就是中国,俄罗斯,整体实力和发展,都远不如西方。但是我认为这两位的认知中最关键点,就是如果没有西方的欺负,中国,俄罗斯也会是像西方那样强大的。这个认知是不是理性和事实,我想不是的。但是这个认知决定了过去几十年中国和俄罗斯的进程。

先看中国。邓小平当初访日,访美,最根本的感受是,中国的发展远不如美国西方。产生一种要追赶的愿景,并且付诸于计划和行动,牵引驱动整个中国进入这个追赶的轨道。国家整体发展的追赶不是体育赛跑,需要有参照物reference。Now,如果是一个外星人,没有历史瓜葛,没有什么被自己追赶的参照物对象曾经欺侮过的记恨,那种追赶应该会是良性的。上个世纪最接近的是日本追赶美国,尽管日本人当中,也有不少抱有美国欺负日本的记恨,但是总体,日本整个国家,国民整体反思反省,没有让那种抱有美国欺负日本的记恨成为主流。中国不同,既要追赶美国西方,同时又是对西方欺辱中国怀恨在心。美国并没有欺负中国什么,相反帮助中国不少,具体不展开,偏偏中共的中国总是在宣扬仇美。具体各种各样的原因,中共为了保权稳权利用玩弄老百姓也是主要的因素。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卑过头,亢过分的问题。

美国西方是个多元文化,当然会是有反共和拥共的,还有中间弯弯绕的,各种人和群体,并且有着各自的理论,专家,叙事narrative,媒体宣扬管道平台。我发现,中共,以习近平为代表,特别在意反共的个人和群体。我要问的是拥共的,包括弯弯绕的呢?到底哪一边是主流,哪一边力量更大呢?两边是不是平衡的呢?本来美国西方自然的多元现状,就像人与人,家与家做邻居,有合的来,处的好的,也有不好的,是常态,但是,我想我们认知到一个事实,习近平的认知不是这样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美国西方总是要欺负中国人的。这难道不是fear?不是卑过头,亢过分?不伦不类啊。遗憾的是,那么多出国移民海外的华人,居然也是这种卑过头,亢过分的不伦不类。这里其实有个逻辑问题,就是如果没有美国西方的欺负,中国,也会是像西方那样强大的这个认知,和美国西方总是在欺负中国的认知,两者结合,搞出什么呢?Again,卑过头,亢过分的不伦不类。具体就是国家发展变成是为了不再让美国西方欺负为主要驱动了。试想,一个人,自己的理想和目标,是为了不再让小时候被打的人再欺负,还要学那人,结果会是如何?用what,why,how三层来看,上面是what,why是fear,how,我不多说,每天我们都在目睹和视听,看看这个万维博客,也是how的展现。

说说俄罗斯普京,跟上面中国习近平类似,不同的是,普京还有一个前苏联辉煌的后遗症。普京之流的主要认知是美国西方通过乌克兰对俄罗斯的安全造成实质威胁,但是普京似乎忘记,或者忽略,克林顿时代美国给俄罗斯海量的贷款和资助,小布什曾经善意指出他通过普京的眼睛可以看到普京的soul。美国西方当然有反俄派,有军工利益体,但是美国西方也有亲俄派,德国那好几位,美国也有好几位。美国西方的本质就是多元的,因此认知前提就很重要了。我不是美化美国西方的一些伎俩,我在其它博文中写了不少。我想表达的是,俄罗斯普京有着同样的认知:就是如果没有美国西方的欺负,俄罗斯也会是像西方那样强大的。同样的,用what,why,how三层来看,这是what,why是fear,how,包括最新的俄乌战争。

很遗憾,中国,俄罗斯,这两个重要国家,其当权者,都是自卑于美国西方的强大,都是心里不服,嘴硬,但是不能自我检讨反省,偏偏还是记恨为主。这种卑过头,亢过分,因为专制政体,还转换成国家意志,我经常说的一个个人很少会是发疯的,但是一个集体很容易发疯的。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的国家心理是变态的,不健康的,这就给了美国西方很多“聪明”人太多的显身手的机会。当我从火星看地球,我不选边,我不能情绪化的责怪某一方,我感兴趣的是ascertain what it is and why。我认为习近平和普京都得了卑过头,亢过分的混合症,这种病的传染力是最强的。中国包括海外华人,恐怕有好多亿了,俄罗斯人恐怕也是有上亿的。


浏览(4218) (12) 评论(4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6-04 07:34:04

Parody.

回复 | 0
作者:天雅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04 04:15:07

Is this for real? Or some plunks?

FBI FOR SELL!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04 02:22:56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涵空平净 留言时间:2022-06-03 08:40:00

你对宾拉登的描述更精确。你可能不了解我的认知,我对国家民族的叙事从来是质疑的,那是人类某个时期开始的历史产物,不是造人的时候就建立的,是人自己搞出来的。比如中国人经常有所谓忘祖的谴责,却又是无神论,相信自己是猴子变过来的。比如老是说5000年辉煌,那么5000年以前呢?五万年呢,那些猴子祖宗呢?恐怕早就忘祖了吧。我认为人类是框架体系,用我的slavery N.0框架认知,人都是slave,美国西方是slavery2.0+,快要进入3.0. 中国还是1.0,几千年没变。美国西方因为有过启蒙,使得人以为自己可以做主,以前我也觉得好像是那样,所谓民主自由。现在不再那么认为了,因为人的自我hype,人自己以为自己可以为自己做主是人的illusion,不是reality和truth。但是美国西方很多人还真以为是那样,到现在还是有很多。我认为我是一个slave,也许还是一个idiot,只是不愿意再兼职当一个useful idiot。

回复 | 0
作者:涵空平净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6-03 02:12:13

我印象中本拉登是沙特制造,美国养大的。余茂春,李洪志,郭文贵可都是中国制造,中国养大的那又怎样?我没看到那个寡头深层敢说他们是欺负其它美国人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涵空平净 留言时间:2022-06-01 22:16:46

你应该知道宾拉登是美国制造。我想你恐怕不懂,美国人当中有好多层,寡头权贵欺负美国其他人的。但是中国不一样,习近平是为人民服务的。

回复 | 1
作者:涵空平净 留言时间:2022-06-01 19:24:43

博主的分析很有意思替习近平和普京恐惧了一把。“习近平认为中国历史悠久,文明伟大,近代鸦片战争后,受西方欺辱”这个好像不是习近平个人以为吧。正如川普所说的美国帮助中国发展一样,这也不是川普的个人意见。美国不是欺负中国,它是欺负全世界。跳出美国立场就会发现美国的价值观根本没有像美国自己说的那样伟大。除了本拉登没有一个人或者国家去挑战美国,美国所有的敌人都是美国自己制造出来的。中国人也并没有仇恨美国,博主本人也是光明正大的移民来到了美国。即便是现在中国被美国西方世界造谣抹黑,中国政府也只是针对对等反击而已。

回复 | 1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5-31 14:38:23

哈哈,老兄要對人的認知多樣性多些寬容啊。就像你常説的let it play out,useful idiots也需要完成自己的play out,所謂不撞南墻心不死。

WEF的亢也在加速play out,本來說2030完成,現在被迫提前,算是戰爭的詭異吧。我覺得俄羅斯跟大多數大國一樣,都是同時上演好幾套劇本,我們可能無需太關注具體某個人説了什麽話,還是等等今年夏天歐洲和俄羅斯和談的具體條件吧。

關於Fix 2020,這是故意拉長的戰爭一環而已,高院大法官們也不過是小角色。拜登的戲也進入垃圾時間了,他最近出行居然連幫他拎包的特勤都沒有。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30 23:34:40

WEF的亢不是来自于卑,这是最根本的区别,所谓傲慢。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30 23:30:03

当今世界,人们从911到covid,到现在的俄乌战争,居然还是那两种认知judeo-christianity, enlightenment rationalism。这是Cabal最成功的mind control。基督教福音领袖们居然鼓吹和支持covid疫苗,像川普之类,早就被我drop,主要就是因为这个疫苗,enlightenment就更不用说了。美国还有一帮人在搞2020大选舞弊,不深刻想想美国最高法院当初不接案子的深刻含义,这不是悲观和乐观的问题,这是认知的缺陷问题。911引入的fear,covid的long game企图,不是这两种认知能够解释的,偏偏,绝大多数人只能在这两种认知中打转,对抗,对立。但是,在我看来,这是working distraction,cabal非常成功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30 23:21:55

你恐怕没注意到俄罗斯跟WHO的合作,俄罗斯第二号人物,几次公开宣讲,俄罗斯医疗健康以后还是听WHO的。我就从这一点,感到整个game的猫腻。反而是中国还没有公开表态听WHO的。美国那帮当权者基本卖给WHO了,英国也在犹豫。我认为英国人知道,也想自己保持一点自主,但是整个趋势最终还是会那样,也就是国家主权会是越来越被削弱的。我并不是乐观或者悲观来看这个,我认为恐怕需要play out的。因为我对精英共治Synarchism的研读,我想比很多人要深刻的多,我认为绝大多数人是不知道的,尤其是literal思维的人。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5-30 21:48:18

我偏樂觀一些,你提到的亢奮WEF精英們也是存在的,甚至更明顯。最近的WHO搶奪國家主權的行爲遇到不小的阻力,猴痘一事更是有破罐子破摔的感覺。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30 18:14:46

我不小看这种趋势。我认为人的soul和body割裂会是现实常态。就像我在那篇中speculate的,人类以后相当高比例的人会是像covid阳性待在方舱医院,被隔离圈养的。而且会是don't own anything, but feel happy. 其实,soul和body的结合,就不会像那样“happy”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oms 留言时间:2022-05-30 18:04:16

国家,个人,这种卑过头,亢过分,会是一种习惯,跟这样的互动,你会感到别扭,对方会是硬是要怎么样,something just not right.

回复 | 0
作者:oms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5-30 16:32:00

“一个国家的心理变态,来源是其当权者,而且是系列当权者的行为。卑过头,亢过分是中共的中国的整体心理”,非常对,卑过头,亢过分这类行为有过多次的亲身体验.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5-30 06:19:29

恰好你這篇又是談心理機制,我是覺得soul和body沒法割裂,尤其是談到原驅動力的話。統治者想盡各種辦法來割裂,也還是有人固執地要重新彌合,甚至人的夢境也會參與這一彌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29 23:12:32

你没有忘记几周前我分享的我的关于soul和body不能彼此abuse对方的观点吧?我在那篇关于soul的博文里写到:人的组成有the etheric body跟the physical body,两者的组合跟universe和其它的人发生关系,产生互动。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5-29 21:48:28

恐懼是對肉身設定的一個保護機制,但遠不是靈魂所依托的源頭構造之一。Truth, joy, love同出而異名,untruth, fear, hate同出而異名。這只是某種belief的解釋,不勉强接受,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5-28 23:52:24

我前面专门介绍中共的两个pivot,非对称脱钩啊。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5-28 23:51:19

阿妞应该注意美国的布林肯最新讲的中共在搞非对称脱钩吧? 也就是需要美国西方的,不脱钩,不需要的,坚决脱钩。我给一个提示,习近平主打不需要的,坚决脱钩,李克强被用来搞需要的不脱钩,中共不是习李斗,而是习近平亢过分,不能搞需要的不脱钩,需要另一个人代理。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5-28 23:41:54

普京攻打乌克兰有“充足”的理由,万维有几个网友甚至还定义俄罗斯是狼,总是要吃羊的。我呢,推荐了几个专家,几本书。比如俄罗斯的地理,它面向欧洲和中亚的地理,基本是山和沙漠,但是有9个gaps,俄罗斯历史上国家安全都是只派兵控制这九个gap,保卫自己的领土。但是只有彼得大帝和斯大林做到了,如何做到,这里不展开。普京每天看着的也是这9个gap,普京做到了5个,普京想恢复,在自己的任期中,做到全部9个,但是做不到了,乌克兰占了3个gap,普京搞了克里米亚,现在在搞其它2个,坊间认为普京还会继续向东,搞定波罗的海的剩下的2个gap。普京为什么要这么干,1是他没有时间了,2是整个俄罗斯的人口生育率也是没有未来了,现在不干,以后就没得干了。但是我认为普京最主要还是fear驱动的卑过头和亢过分,因为做一个平常性的国家,遵循美国西方俱乐部大佬们的规则,可以不满,但是不用extra破坏,像欧洲那么多国家,像日本韩国,完全可以是相安无事的,但是普京不是这种认知,普京认为俄罗斯是特殊的大国,需要匹配相应的地位,但是实力和发展又比不上美国西方,卑从中来,过头了,就用亢过分来展现了。我能理解这种俄罗斯是特殊的大国,需要匹配相应的地位的认知驱动,但是why?为什么俄罗斯是特殊的大国?一般国家就不行了?中国的问题一样,中国5千年辉煌,是特殊的大国,需要相应的尊重匹配,还念念不忘被欺辱,卑过头导致亢过分。为什么中国是特殊的大国?有什么辉煌?自己骗自己的寄生啊。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5-28 23:39:20

我不粉,love is just a dream,哈哈。不过我可以粉你老高,只是间断的,不会是系列的,尤其是喝了酒后。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2-05-28 23:19:32

普习拜大人物整大事!

嘿,远方昨天忘问,你不卑不亢说一声,你是乌粉还是俄粉?

我昨天中午惨,红灯,白的,生啤的混着喝,桌子上八个人恶毒肆无忌惮的攻击我,因为冤枉-----我俄粉。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2-05-28 23:12:59

普通人最需要的是平常心,有人喜欢你,有人不喜欢你,很正常自然的。华人非要做多的文章出来,something extra,而且变成国家意志。我认为这是fear导致,太害怕失去了,因此需要那个extra。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5-28 23:10:20

普通人,在我的slavery N.0框架认知中,我只能同情,包括那些useful idiots。我自己也是slave,我甚至说自己也许是idiot,但是拒绝兼职当useful idiot。我认为源头是fear,我们这类对fear有自己的独立平衡对待,比如risk management,因此卑和亢就不会成为系统行为。别看人们洋洋洒洒,深入一点看,why是fear的根源,有的是需要validation fear,有的是自己记恨的fear,所谓yesterday不能once more,我前面用饶痒痒举例,我经常讲我写博是probing,中华文明整体始终是寄生的,也就是别人如何自己才能怎样的,卑tickle的,最可卑的是这种寄生性变成了国家意志,中国的当权者无一不是如此。所谓爱国主义其实就是卑过头,亢过分混合症。

回复 | 2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天雅 留言时间:2022-05-28 22:54:32

【习近平和普京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亢的过分,是不是在掩饰卑呢】

远方点到了穴位。

你更说到了要点:普遍的国民心态,所以普京以及包子与他的战狼群有民意支撑, 不过这民意是当权者通过各种方式烘培出来的。美国华人和非裔这种心态也不少见。东欧国家白人新移民也有很多不顺的, 但是他们却没有机会理由说美国种族歧视他们啊。

回复 | 1
作者:天雅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5-28 22:36:16

一个国家的心理变态,来源是其当权者,而且是系列当权者的行为。卑过头,亢过分是中共的中国的整体心理。

---- 我的感觉不单是当权者,是普遍现象。墙内出来的华人移民就很多类似思维,在美国社会,一不顺心,就说是被种族(白人)岐视了。我真心感觉不到。在我工作过的几家美国公司,经历的各种老板,白人老板是最 Fair 的。

回复 | 3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2-05-28 17:13:38

narrative是一回事,习近平和普京的认知是另一回事。这两位都认为没有美国西方的围堵欺负,中国俄罗斯会是至少跟美国西方一样强大,一样powerful,困难问题是因为美国西方的欺负打压造成的。这是寄生思维,别人如何自己才会怎样的思维。尤其是卑过头,亢过分的混合症。

回复 | 1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2-05-28 13:03:45

普京希望恢复前苏联的辉煌。中国则感到美国的围堵。中美之间的冲突是意识形态的冲突。中美关系以后不会顺利。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也可能引起更大规模战争。全球化受到巨大冲击。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白草 留言时间:2022-05-28 10:47:45

美国西方是个俱乐部,武断独断使用power,制定规则,不尊重其他国家,中国俄罗斯不满是正常自然的,羡慕嫉妒,甚至嘴硬不服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卑过头,亢过分就是心理健康问题了。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