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白草的博客  
人生过客.  
        https://blog.creaders.net/u/992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自由源于无知 2021-03-07 16:25:04


  你在一家餐馆坐下来,兜里的钱足够在菜单上选择价格相同的青菜或者胡萝卜两者之一。于是你有了选择的自由。人对自由的想象虽然无限,但也能找到最具体的表征。在这个青菜和胡萝卜构成的自由选择中,你的自由也从另一个侧面体现着你的无知。青菜和胡萝卜的营养价值是有区别的,餐馆给的分量也有不同,而你缺少维生素C还是胡萝卜素也没有专用的营养调剂师为你测算和计划。于是你自由选择的结果,可能并不是对你在摄取营养方面最佳的选择。可能这个选择是如此的不重要,它不会使你立刻面临生死的差别,于是自由就成了不是最佳选择的选项的代名词。

  假如你有了更多的钱能消费得起菜单上的所有选项,于是你的自由更多了,而在更多选项中寻找最佳选项的工作也就很快地繁重得变成不可能的任务。在超市里自由选择上万种商品时,有谁会仔细对比标签上的成分表和价格呢?于是自由地选择,更多时候就是无知的,随机的,或者被商家通过统计而设定的。你的自由实际上变成了商家的利润。

  又假如你有上帝一般的大能,可以在一秒内计算出所有排列组合下的最佳选择,可以在超市购物中最大化你的利益,你的最佳选择于是成为唯一选择,你因上帝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而失去了自由。任何次优的选项都不再是选项,而是自我毁灭的选择。上帝难道会做出魔鬼的选择吗?

  回到开头的场景,假如在平行宇宙中的两个你分别选择了青菜和胡萝卜。在青菜的宇宙中,厨师忘了放盐,你在抱怨后被服务员在菜里吐了口水,导致你得了肝炎,失去工作能力,妻离子散;在胡萝卜的宇宙中,厨师切菜伤了手,无法按时完成,于是经理道歉并免单给你一份凉菜,你高兴地把打包带走的剩食给了街边流浪汉,被路过的新闻台报道后成了本地名人。假如你在选择的时刻,能够看到未来的结局,你还有选择的自由吗?


浏览(212) (0) 评论(1)
发表评论
[持续低熵]我们是否需要用西方话语体系把中国的行为向西方 2021-02-27 23:22:10

作者:持续低熵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8743534/answer/1738994355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需要。但不能用现有的西方话语,而是强行制造新的西方话语,同时改造中国话语。

我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民主,国家,党,政府”等词汇在中国和西方的含义差异很大,使用同一套词语描述很不同的事物既搅乱了中国人也搅乱了西方人。我认为应该系统性重新翻译政治和社会领域的词汇,汉译英和英译汉都要改。

我之前曾建议将英语中“democracy”翻译为“票主”而不是“民主”。“票主”指出了西方democracy的两个要点:选票和钞票。另一方面,中文的“民主”可翻译为“people-dominancy”,取“人民支配”之意。这样一来当西方人说中国不是“democracy”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说我们的确不是啊,我们明明是“people-dominancy”。西方人士一下子就愣了,不得不重新去看看这是什么意思。另一方面我们对中国人可以说西方不是民主体制而是票主体制,就此独占“民主”这个好词。

我再举几个例子。

共产党应该译为“communist legion”而不是“communist party”,legion这个词有军事意味,符合党的纪律性和先锋队性质。“party”中含有“部分”之意,与共产党代表全民利益不符。另一方面,西方政党中的“party”不该译为“党”,应该译为“会”,比如美国共和会。这和他们的松散性和部分代表性符合。所以以后西方攻击我们是“party state”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说你们才是“party state”,我们是“legion state”,于是西方人又得学习了。

中文中的国家一词应该译为“familination”,为“family”和“nation”合词而成。此外在汉语使用中也应该区分:对中国可以用国家这个词,对西方只能用国,本来西方人对国和家就是分得很清的嘛。如果需要两个字的词比如“西方国家”,则可以叫“西方诸国”或“西方邦国”,这也更符合实际。

中文中的政府一词应该译为“governsys”,专指像中国政府一样原则上有无限责任要管理巨量事务的政治体系,为“govern”和“system”的合词。西方的所谓“government" 不该译为“政府”而是应该译为“管所”,一个管理场所而已。

英文中的“citizen”不该译为“公民”,应该译为“法民”。法民一词强调具有国籍并因此拥有相应的法律权利和义务。公民中的“公”含有集体意味,公民一词应该译为“groupizen”,为“group”(集体)一词所派生。因此我们可以称中国为“公民社会”,西方为“法民社会”,响应号召戴口罩就是公民行为,声称自己有权不带口罩就是法民行为,所以中国民众爱戴口罩而西方民众抵制口罩也没有什么奇怪了。


讲中国故事首先要有中国概念,中国概念要用中国词汇描述。此前的中国政治词汇被西方话语统治太久,现在是使用新词汇的时候了。西方人如果接受了中国新词汇,就有望逐渐脱离西方的意识形态温室,如果不接受就会越发不了解中国。让有识之士逐渐向我们的话语靠拢,让自闭保守之辈越发懵懂,这都是好事。另一方面,使用中国政治新词汇也有利于中国知识界早日突破西方体系为中国乃至人类做政治探索。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8743534/answer/1738994355

浏览(2121) (1) 评论(66)
发表评论
[诸玄识 ] 政治文明:从中国原创到西方滥用之 2021-01-07 12:59:01

政治文明:从中国原创到西方滥用

——欧美国家制度是传统中国的降级版

 

诸玄识

 

这个奇特的世界制度已经存在五千年了,……中国一直是这个世界体系的枢纽;……而西方在19—20世纪的崛起则只是一个插曲,应该被视为‘中国中心’的短期间断。——弗兰克(Andre Gunder Frank, 1929—2005)

 

直到18世纪末,耶稣会传教士所起的关键作用是,直接把中国资料提供给欧洲的“知识界”(Republic of Letters),……他们将中国描述成欧洲政治的近代化的典范。——维也纳大学教授乔治·莱纳(Georg Lehner)

 

耶稣会士所介绍的儒学在欧洲产生了“中国热”……,魁奈、伏尔泰、莱布尼茨、沃尔夫和廷达尔等人,都着迷于儒家伦理和社会学说……;从而儒家的政治蓝图……成为现代国家的理想原型。——英国汉学家雷蒙·道森(Dawson Raymond)


中国传统政治必须遵循“天道”。中国传统政治必须遵循“天道”。

 

 

(一)概述古今中西制度的关联与演进

 

西方中心论哲学家黑格尔承认:

 

在古代中国,除了皇帝的尊严之外,没有世袭高官和贵族特权。……一切都是平等的,只有那些有能力的人能够参与国家管理;亦即,官职是由那些最有才智和教育水准的人来担任。因此,在西方,中国国家制度常常被树立为一种政治理想,甚至可以为我们提供一种模式。……在古代中国,我们看到了绝对平等的现实;……一个人可以凭借其能力在政府中担任要职,从而实现其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处于19世纪初“后启蒙”时代的西方学者(例如康德和黑格尔)都是明目张胆地“盗取中国、盗憎主人”,但他们毕竟沐浴在“中国热”的余晖里,以致他们的书中偶尔也会透露像上述黑格尔的“启蒙运动的中国观”。然而可恨的是,由于西方中心论的猖獗,后来的黑格尔著作的版本——尤其是“商务印书馆汉译世界名著”所选的——把其中有利于中华文明的话语统统删除了!

 

中国传统政治是如何影响西方的呢?伯克利加州大学政治学教授格雷戈尔(Anthony J. Gregor)告诉我们:“在16—17世纪,耶稣会传教士从‘神秘的东方’带回资讯和资料;它们使欧洲人相信,中国政治和社会秩序都是值得效仿的典范。从莱布尼茨到伏尔泰,启蒙运动的思想家们都在中国文化及其社会实践中,看到了特殊的美德;例如,通过考试的人才可以进入中国的政府机构,它被欧洲启蒙思想家们视为理性法则和理想政治的缩影。”

 

芝加哥大学教授顾立雅(Herrlee G. Creel, 1905—1994)说:“……自从法国革命的爆发(1789年),人们几乎忘记了中国对西方民主发展所作具有的一定意义的贡献。……如果说欧洲人不知道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西方民主,那么,大部分美国人是知道一些关于他们的民主思想与制度皆来自18世纪的法国启蒙运动;《独立宣言》的起草者托马斯·杰斐逊被称为‘北美启蒙运动的象征’,但那是来自法国启蒙运动的孔子哲学!”亦即美国前副总统华莱士(Henry A. Wallace, 1888—1965)说:“美国的宪政和民主均直接撷取于欧洲,间接来源于中国。”


图 考试~文官制度是人类社会的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英国于1850年代在东印度公司试行,1870年代在其本土及大英帝国采用。美国于1880年代引进之,其余西方皆效仿。图 考试~文官制度是人类社会的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英国于1850年代在东印度公司试行,1870年代在其本土及大英帝国采用。美国于1880年代引进之,其余西方皆效仿。

 

 

(二)政治文明的中国原创与西方滥用

 

国家、文字和发展三者互为条件,相辅而行,缺一不可。

 

历史上的民族国家的产生绝非易事,现代人难以想象。国家形成的实质是超越血缘和扩展地缘,而它形成的机缘则是两股相反的力量交叉平衡的结果:武力争胜与文化协和。

 

人类社会中的第一批民族国家是战国七雄,传统中国两千年一直都在努力超越这个“不必要之恶”,而使“天下”不断扩大。除了中国及其影响范围之外,世界历史上的人类族群都是部落或部落联盟。现代民族国家的群起而林立,开始于18世纪的欧美,这是中华“全球天下”的初级阶段——世界战国。先否后喜,大器晚成。

 

16—17世纪的欧洲处于宗教失控和国家难产的“阵痛期”(战乱不止)。它在17—18世纪从中国获得“文化协和”(儒家思想→启蒙运动),因而结束宗教战争、完成世俗化和建立民族国家。

 

密歇根大学教授大卫·波特(David Porter)说:“在17世纪,当赴华耶稣会士传回第一份报告的时候,大半个欧洲陷于宗教战争的血泊之中。……绝望中的西方人从中国看到了秩序观念和可持续性、以及基于智慧的国家机构和有效组织。”

 

美国鲍登学院教授陶茨(Birgit Tautz)进一步指出:欧洲人希望从中国“寻找有组织、有秩序的知识和生活的原则”;……欧洲人读到耶稣会士和莱布尼茨有关中国的著述,“有助于在这片饱受战祸的土地恢复理性、秩序和稳定”。

 

如上所述,西方的民族国家的形成是通过“中国启蒙”、因而达成“武力争胜与文化协和的交叉平衡”的结果。但自从19世纪初,西方则强化“武力争胜”(帝国主义)和弱化“文化协和”(儒家思想);后者被虚构的“西方传统”(文艺复兴、古典希腊)所取代,旨在使前者合法化。没有“文化协和”也能巩固民族国家?这是因为在地缘优势(海洋地缘)的条件下,西方的内部矛盾可以纾解于外,从而其社会自动出现“妥协、有序、理性”。这种情况到21世纪则发生逆转,因为“陆权”压倒“海权”的缘故。

 

{公式}民族国家的形成:武力争胜 文化协和。弱化前者、强化后者:“天下”→大同(传统中国);反其道而行之:“帝国”→大战(现代西方)


灭绝土著与美国民主,前者是后者的必要条件灭绝土著与美国民主,前者是后者的必要条件

 


(三)西方的传统与制度都是最近发明的

 

至于欧洲各国政治的历史与传统,那都是伪造的。正如英国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 1917—2012)所说:“许多我们所认为的源远流长的‘传统’……都是最近才发明的。没有什么比英国君主制更能体现‘古老’,但这是19世纪末的现代形式之产物……。”

 

按照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琳达·柯莉(Linda Colley),英国民族国家身份是被发明的,其过程始于1700年左右,而持续了很久。

 

“……英国是一个被发明的国家,并不比美国早多少。”德克萨斯—奥斯汀大学教授迈克尔·林德(Michael Lind)说:“当人们……转向传统时,很快就会发现:欧洲、非洲和亚洲的大多数‘古老传统’都是最近发明的。”泛西方的“世界历史”都是虚构的!

 

人类学家范笔德(Peter van der Veer)指出:“英国人深信自己的优越性,于19世纪下半叶发明了他们的最古老的传统。”

 

这里的“发明”有两层意思:一是西方传统与历史都是后来伪造,一是它的国家与制度都是最近塑造。

 

那么,如此伪造和塑造的原型在哪里呢?弗朗西斯·福山说:“秦朝中国是历史上第一个现代国家”。《圣智学习:比较政治》指出:“早在欧洲人考虑基于功绩的‘文职行政’之前的两千年,中国就已经完善了的此种官僚机构。”

 

至于所谓的“(古希腊)雅典民主”,那是19世纪的西方中心论的杰作。耶鲁大学教授弗雷丁格(Moira Fradinger)指出:

 

我想澄清我对“西方”概念的看法 ,……“虚构”的运作范围与它的政治形象是联系在一起的。…… 特别是在1789年(法国革命)以后,西方通过“复兴”古希腊的民主政治,构建了它的“祖谱”与“传统”,来作为现代西方政治的自我理解的基石……。也就是说,“古代”民主政治的诞生是西方的杜撰;……把“古希腊”塑造成欧洲文明的源头, 符合西方的文化与经济利益。……我将这种由虚构而产生的西方政治血统、以及政治民主与帝国统治的形象,称为“生成文法”(generative grammar),用它来宣讲现代西方的政治行为、对外暴力和文学抒发。


19世纪伪造的“古希腊民主”。19世纪伪造的“古希腊民主”。


 

(四)欧洲“中世纪”是周朝封建制的翻版

 

欧洲各个民族国家主要是在18世纪形成的,之前的一两百年是转型的阵痛期——宗教战争,再往前则是原始部落社会;所以,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中世纪封建社会”和“意大利文艺复兴”。〔请读诸玄识有关“文艺复兴”的几篇文章。这里谈一谈“中世纪”政治制度〕。

 

伊丽莎白·布朗(Elizabeth Brown, 纽约布鲁克林大学教授)在1974年提出:我们应该拒绝使用“封建制度”,因为它是被构建的特性。……“封建制度”是一种智力构建,它被16世纪末的古文研究者所发明;而后,被经济学家和历史学家所发展,并且强加于“中世纪”。再说,“封建制度”(Feudalism)这个词是在19世纪才开始出现在法语、英语和德语里。

 

西文“封建”的词根(feud)原本是指血亲或部落仇杀,这正是所谓“中世纪”的特质;但在18—19世纪,该社会与词语皆被偷换概念,而成了今天的“常识”。

 

关于中古欧洲的本来面目,人类学家葛拉克曼(Max Gluckman, 1911—1975)指出:“世仇暴力(Feud violence)不是无政府状态的结果,而是一种社会结构——非国家的部落秩序原则。……这个在原始性的‘封建’部落中发现的机制,同样适合于中世纪的盎格鲁—撒克逊血亲。”

 

追根求源,耶稣会士利玛窦、卫匡国和杜赫德等人的中国历史著述,详细介绍了周朝的封建制与贵族制,这便是欧洲“中世纪”的原型。科门斯(Bruce Comens)说:“华夏的封建景象产生了中世纪欧洲的相当浪漫的意向”。即德里达(Jacques Derrida, 1930—2004)所言:“汉语写作概念成为一种‘欧洲幻觉’。”

 

针对17世纪死人上千万的教派与部落的混战,西方借用了中国文化来救治之;其对症下药的一个方面则是引进周朝的封建制与贵族制,让社会有序化和制度化,这是其建立欧美民族国家的前奏。另一方面,17—18世纪掀起的“中国风”(物质文化),也使贵族爵位以及绅士、骑士和淑女都变成了时尚。

 

随后,西方一方面借取传统中国的人本民享与科举文治,淘汰前不久才引进的“封建~贵族”制度,而建立其“新传统”——19—20世纪的民族国家制度;另一方面又滥用周朝封建,来冒充其“旧传统”(中世纪),而与霍勒斯·沃波尔和托马斯·珀西滥用中国资料,杜撰哥特文学《奥特朗托堡》和《英语古诗遗产》,异曲同工、异涂同归。

 


(五)欧美政体实际比传统中国落后得多

 

西方是怎样塑造国家与制度的呢?美国圣母大学的許田波著《中国古代和近代欧洲的战争与国家形成》,其中写道:

 

欧洲人航行到亚洲后,耶稣会士竭尽全力学习中国文明。他们尤为羡慕中国政治,因而在这方面著述甚丰。……来自中国的新知识传到欧洲,使启蒙思想家们惊讶地发现,两千多年前的中国先贤已“想他们之所想,做他们之所做”。中国的影响力在普鲁士尤为强大。……1693年,欧洲第一个文官考试制度出现在柏林;顾立雅 (Herrlee G. Creel)相信“这个灵感来自中国”,……难怪它类似于中国古代模式。

 

18世纪的启蒙运动开辟了欧洲新纪元——完成世俗化与文明化。首先是源于儒家的“以人为本、天赋人权”蔚然成风,从而全面否定教会神权、贵族特权和君权神授(受孟子的“人爵天爵、民贵君轻”的影响);以致先后爆发了美国革命(1776)和法国革命(1789):前者建立了摈弃神权与贵族的新国家,后者使西方的“体制争端”延续了近百年。“启蒙目标”是实现儒家式的理想国——“天下为公,选贤举能,有教无类,学优则仕”;到19世纪下半期,由于英美等国逐个采用古代中国的科举制及文官制度,而似乎能够臻于理想。但另一方面,西方乃与儒家“行王道、反霸道”背道而驰,走上了帝国主义与世界大战的不归路。

 

比较古今中西的政治。历史中国分为三个阶段:1.前传统(夏商周:封建制与贵族制);2.过渡期(战国七雄与秦朝统一);3.传统时代(儒家治道,大一统,“天下”越来越大)。对照西方,虽然启蒙思想家憧憬中国的第三阶段(文士治国),但西方中心论说它是“东方专制主义”,而自诩达到政治文明的极致。然而,中国传统政治是“有专制之名,行民主之实”(举贤任能、德治无为、乡里自治、王道怀柔);18世纪以来的欧美政治则相反:以对外制造“非理性”来保持其内部的“理性”(美其名曰“民主”)。后者严重依赖“地缘政治”:具有海洋性优势的国家,它的生存竞争的重心在外,因而其内部宽松有序。但到21世纪则走向反面,因为大陆畅通而海权式微。

 

质言之,欧美政治较之传统中国落后了两千年,仅属于第二阶段——“过渡期”(战国七雄),其特点是“组织力、易动员、排他性、应战型”;所有的现代国家都是如此,所以今天下曰“世界战国”。


美国民主美国民主

图解 西方民主极具负能量,须被宣泄于外,否则聚爆于内。仅在成功地祸害异族或异域的情况下,肇事人群才会享有“正能量”(民主的光环)。以对外制造非理性,来保持其内部的“理性”(民主、自由、法治)。进而言之,西方民主是“熵”:如果达成内部“熵减”(有序),则须做到外部“熵增”(无序)。这就是说,西方民主是有条件的暂时现象。它在客观上是“天时地利”(海洋地缘政治的战略优势)的产物。一旦“天时地利”发生改变(海权难以扼制大陆),西方民主就会原形毕露于“霍布斯邦”——万民内讧、万人枪战。

&

浏览(1184) (0) 评论(6)
发表评论
总共有12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4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