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俞先生的博客  
在中国工作21年无住房。到加拿大后,5年内买房。社会制度不同是原因。  
        https://blog.creaders.net/u/694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谈谈我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理解 2020-09-21 18:33:48

谈谈我对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理解

凡是在中国接受过社会主义教育的人士都知道,资本主义社会与社会主义社会在本质上不同。它们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社会。那么,我们现在提出的一个问题是:它们究竟有什么不同?于是,我们可以预料到,人们会说,第一,社会主义社会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而资本主义社会以私有制经济为主体;第二,社会主义以计划经济为主体,而资本主义社会以市场竞争为主体;第三,社会主义实行按劳分配,资本主义是不劳而获。但我个人认为,这个看法或许已落后于时代。就是说,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演进以及制度的改良,这样区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方法越来越不合逻辑和落后于时代。

我的看法是,就公有制经济而言,资本主义国家的公有制经济也已蔚为大观。以英国为例,英国在封建时代土地为国王所有,国王就是全国唯一的大地主。国王将土地分配给他的封臣,换取封臣履行特定的义务,形成封建制。但是,在现代英国,土地已经归国家所有。土地国家所有就是一种公有制形式(公有制形式由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二种形式构成)。你到英国去购买住房,你只能买到永久使用权,你买不到土地的所有权。土地永远属于国家。英国国王居住的白金汉宫在18世纪以前是皇家的私产,现在已归于英国国家所有。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居住的是公房。而且英国也有很多国营企业。再加上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私有经济成分不断增多,以所有制形式区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已没有多大意义。

就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而言,邓小平先生过去已经说过,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经济。这样用计划经济或市场经济来区分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也已过时。它们不再能够被当作区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社会的标准。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内,也有计划,包括科技发展计划,社会公平计划等。

就按劳分配和不劳而获而言,现在很多人已经认识到,资本家也要劳动。社会主义社会里也有剥削。吃大锅饭就是懒人剥削勤快人。以前,认为剥削是造成社会贫富差别的主要原因,但是,现在的中国的基尼系数比很多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基尼系数还要高。人们已很难用剥削和贫富差别来区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了。在北欧资本主义国家,社会更加平等,而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内,社会不平等也很严重。比如,欧洲国家没有多少城乡差别,而中国的城乡差别严重。中国总理李克强说,中国有六亿人口每月平均工资只有1000元。

那么,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究竟有什么区别?我们需要用一个特殊方法来说明。由于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出现趋同趋势,最后留下来的差别就只能是一种政治差别了。那是个什么政治差别呢?让我从人民这个概念说起。正好前几天,网友们在网络上讨论过中国共产党能否代表人民这个话题。因为前不久海外一些人士成功说服美国的制定政策的人将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这引起了中国共产党的愤怒反应。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最近发表一个讲话,一连说了五个坚决不答应。

我认为,研究人民这个概念就能准确地说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区别。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几乎所有人,只要不犯法,都是人民的一部分。可以说,所有公民构成人民。但是,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凡是拥护社会主义的人是人民,而反对社会主义的人是敌人,敌人就不是人民的一部分。已故中共毛泽东主席在1957年发表过一个讲话—“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他说明,存在着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这样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这种思想意味着,凡是发表反对意见的人都可能被认作敌人,于是,社会中充满着不可调和的斗争。最极端的情况就是,社会主义社会会在政治上将那些发表反对意见的人打成敌人,最后从肉体上消灭那些敌人。但是,在资本主义国家里,人们日益宽容那些发表反对意见的人。例如,实行自由选举以来,国家政治生活中形成多数派和少数派已成为常态。允许、承认和保护少数派已成资本主义国家里的一个标准伦理。于是,经过选举机器的运作,多数派和少数派互相制约和平衡,形成多党制或两党制。民主制度成形。但是,社会主义国家里却迟迟不能形成民主制。这就是说,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不能进行自由选举,因为一旦举行自由选举,就会出现少数派或反对派,这就违背社会主义的原则。

同时,我也要指出,中国一些庸俗辩护师胡说中国人民文化水平不高,所以,暂时不能推行民主制;中国人民还很贫穷,先要解决生存问题,所以,建立民主制不是紧迫任务;中国的国情不同,一搞民主,国家就会乱。你看埃及、伊拉克和突尼斯这些经历颜色革命后搞民主的结果怎样?一片混乱云云。这其实都是无稽之谈。根本的原因是,社会主义容不下反对的声音。一出现反对的声音,社会主义就要崩溃。

总之,我个人的看法是,区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标准是,是否允许少数派或反对派合法存在。社会主义社会不允许少数派或反对派合法存在,而资本主义社会将允许少数派或反对派的合法存在当作自己存续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条件。社会主义将任何提出不同意见的人视为敌人。于是,他们坚决不允许有人发出反对的声音。你看许章润、任志强、蔡霞等人不就是这个结局吗?

这当然不是社会主义政府的掌权者不宽容。这是社会主义的思想体系的本质要求。早在社会主义兴起的年代,不同社会主义流派之间就发生激烈争论。马克思与普鲁东、巴枯宁和拉萨尔等社会主义(以及无政府主义或机会主义)思想的倡导者进行激烈争辩。从争辩的用语看,互相敌视不亚于阶级敌人之间的斗争。马克思和恩格斯去世后,社会主义运动内部又出现清除修正主义的论战。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等人都被视为叛徒。苏联时期,布尔什维克内部就出现很多不同的争论。由于社会主义不允许出现反对派,一旦出现反对派,就将反对派打成敌人。于是,出现很多反党集团。这些反党集团包括托洛茨基反党集团、布哈林反党集团、季诺维耶夫和加米涅夫反党集团、贝利亚反党集团等。斯大林统治时期还处决大部分发表反对意见的红军高级将领。斯大林在军队系统内部进行过大清洗。在中国,共产党内部曾经发生过十次路线斗争。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在毛泽东执政的27年内,据有人统计,一共出现过四百多个反党集团,包括胡风反党集团、彭德怀反党集团、习仲勋反党集团、林彪反党集团、四人帮反党集团等。共产党因此被人称为政治绞肉机。

而在资本主义社会里,国家实行自由选举制度,人们发表的不同意见都从选举过程中找到自己的代言人,形成多数派和少数派,形成执政党和反对党。形成了多党制或两党制。这样的制度包容各种不同意见。各种不同意见互相进行争辩,以便形成意见的最大公约数。有时,随着时代的变化,人们的看法和要求也会变化,于是,多数派和少数派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人们一会儿加入多数派,一会儿有成为少数派。各种意见互相制衡,形成人民内部的分权与制衡。这就是民主,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人民内部从来都是意见纷呈的。人民总是一盘散沙。人民内部有自由派和保守派,有温和派和强硬派,有鸽派和鹰派,有改良派和革命派,有右派和左派,有中间派和极端派等等。由于人们的家庭背景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社会经历不同,看问题的方法不同,世界观不同,社会每时每刻都在生产发表不同意见的人。资本主义社会通过选举制度将所有那些持有不同意见的人吸收进来,让他们成为多数派和少数派,彼此实现跨时间互相制衡,从而形成人民内部的分权与制衡。这就是民主。

这和卢梭讲的民主不同。在卢梭那里,人民需要形成众意和公意,然后才能行使人民主权。卢梭不承认人民能形成派别,于是,有人会以人民的名义压制和消灭反对派,最后形成极权主义和专制。社会主义也是卢梭主义的继承者之一。换言之,社会主义不承认反对派的合法存在。一旦出现反对者,就将其打成敌人,从肉体上加以清除(或者进行迫害)。因此,社会主义意味专制。资本主义意味民主。针对这种情况,本人修改了卢梭的众意和公意的思想。本人改为这样的观点:人类社会里,存在着各种各样不同背景的人,处理私人事务时,他们无需达成一致;处理公共事务时,人民一定会发表不同意见,这是社会的自然生态所使然。于是,人们通过选举形成多数派和少数派,以此探明人民内部的主要意见倾向。按照辩证法,没有多数派,就没有少数派,反之亦然。多数派和少数派共存,形成民主制。民主制一定是多党制或两党制。这样,也解决了民主制内部的一个悖论:既然是全体人民行使主权,为什么采用多数的意见否决少数的意见?难道少数派不是人民?霍布斯和卢梭这两位主要的现代政治思想家在他们的论述中没有能够成功地解决这个民主的悖论。他们敷衍了这个问题。阿伦特发现了这个问题,称之为民主理论不能自洽。她曾经动员了不少哲学家来研究这个问题。也没有成功。有人说,弄通这个问题重要吗?当然重要。这是因为理论不能自洽代表人类还没有真正地认识民主制度,至少是认识不到位。如果人类不能真正认识民主制度,实践中就很可能出现偏差,甚至造成巨大危害。本人通过修改卢梭的公意和众意论辩,说明人民总是意见不统一,于是,通过选举制度的运作形成动态的人民内部的分权与制衡的理论,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就是说,否决少数派的意见有其合理性,但是,也没有否定少数派能够发表意见的权力。这正是民主制度的实质。

解决这个理论问题的一个收获就是,认清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本质区别。这个区别不在于社会或经济方面,而在于政治方面。今天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与中国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在经济社会方面已经没有太大差别。有人说加拿大比中国还社会主义。加拿大政府给与社会弱势群体的社会福利远远多于中国政府给与中国的弱势群体的社会福利。在加拿大,公费医疗已经实现社会全覆盖,而在中国还没有做到这一点。在中国,还有大量的人口抱怨看病难,药太贵,一生不能生大病。加拿大的累进税制度也是一个社会主义形式的强大再分配杠杆。经过历史的演变,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区别仅仅剩下这一点:资本主义承认和保护少数派,而社会主义不允许。你看朝鲜的最高统治者金正恩残忍地杀害他自己的姑丈,就是因为不允许出现反对的声音。社会主义要依靠恐怖和杀戮来实现其统治。那是个血淋淋的社会啊!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我的看法是,当人类对自己的社会本质认识不清时,什么样的悲剧都可能发生。卢梭的思想对人类社会的历史进步造成深远影响。卢梭的以众意和公意为核心的人民主权论让很多政治家都误认为人民会形成一个统一的意见。早期的西方政治家也是反对政党政治的。美国的开国总统乔治华盛顿在他离任前向美国人民发表《告别演说》,告诫美国人民千万不要从事政党政治,他认为政党竞争谋求党派私利,会撕裂国家,破坏国家的团结,也不符合公共利益(在中国也这样,这个词本来就具有贬义,什么朋党结党营私等)。可是,到了托马斯杰斐逊当总统的时候,美国就已经形成两党制。按照我本人的看法,在选举制度下,政党就是人民发表意见的媒介。政党的使命就是代表人民发表治国理政的指导意见。政党的背后是人民。但是,由于人民的背景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社会经历不同,看问题的方法不同,人民一定会发表各种不同的意见,多党制或两党制才是这种社会状况的正常反映,这就是民主,这就是资本主义。而社会主义一方面继承了卢梭的人民主权论,另一方面也继承了马克思的阶级斗争论,只允许一个政党存在,于是,就形成一党制,不允许出现少数派和反对派。所建设的国家也最终沦为专制国家。社会主义的本质就是专制。社会主义的思想家憧憬人人平等的社会,社会主义的政治家也有非常强大的社会动员和组织能力,在这一点上,资本主义望尘莫及。但是,资本主义不依靠先验的理论设计,而是凭借逐步形成的社会实践经验,顺应社会形成的本来逻辑,允许社会发表各种不同的意见,形成各种不同的派别,因而让社会充满因自由而激发的活力,新的科技产品不断涌现,各种社会理念争相斗艳。而法治,言论自由和选举又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标配。

我不知道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有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这就是,历史演变到今天,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本质差别已经早已不是什么所有制形式或者有没有剥削。剩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差别仅仅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允许反对派存在,而且认为反对派的存在是资本主义的命根子,而社会主义绝对不允许反对派出现。如果中共领导人认为我的这个观点闻所未闻或者太离奇,那么,这就百分之百肯定地证明,他们不了解资本主义。不了解资本主义,当然也就不了解社会主义。如果你不了解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你还搞什么社会主义建设?这就是我的问题。我非

浏览(436) (6) 评论(11)
发表评论
关于谢盛友网友商榷的回复 2020-09-20 09:27:38

欢迎谢盛友网友讨论这个关键的问题。个人认为,应该从法理上来理解人民这个概念。过去,意大利/美国一位政治学家乔万尼萨图里曾经详细讨论过人民这个概念。我在这里还是长话短说,还是要修改卢梭最初提出人民主权的那个概念。应该将有选举权的人称为人民,其他人就不是人民,当然这在法理上说。这样符合人民主权的原则。没有选举权的人就不能行使人民的主权。在有选举权的人之间,有些人是发表意见的多数人,还有其他人是少数人。尽管意见对立,也都是人民。卢梭讲的那个众意其实并不存在。过去,中国的毛泽东主席也说过,除了沙漠,凡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一万年以后也是如此。但是,对于沉默的人来说,人民是无法统计的。很难具体操作。

至于没有选举权的人,虽然他们在法理上不是人民的一部分,他们仍然是人,应该享有做人的权利,仍然受到法律保护。我想,在法理上被排除出人民的概念的那些人应该也不会反对这个表述。至于多数人和少数人,本人在我自己的书(Language and State: A Theory of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Language and State: an Inquiry into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里研究过相关的概念。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在民主表决中,多数人的意见压倒了少数人的意见,这个时候怎样来理解少数人也是人民的一部分?既然少数人也是人民,既然施行人民主权原则,为何否决少数人的意见?这是政治哲学上的一个难题。上个世纪50年代的时候,美国有一位政治哲学家,叫汉娜阿伦特(她是个犹太人,30年代末从德国逃亡美国)领导一些美国的哲学家研究这个问题,试图解决这个民主理论的致命难题。但是,最后没有成功。阿伦特最后的评论是,美国的哲学家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从霍布斯开始,就出现了这个问题。霍布斯在其著作《利维坦》中说,当否决票多于赞成票的时候,相互对冲,剩下的就是有效票。他采取打扑克牌的法则来理解民主表决。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到了卢梭那里,这个问题又冒出来。在他的著作《社会契约论》中,卢梭的思考是,选举前所有人都同意以多数人的意见为准,如果少数派不服从选举结果,多数派有权强迫少数派服从。这个表述也太粗鲁。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我的研究最终解决了这个困扰西方世界好几个世纪的理论问题。我修改了卢梭的人民主权论。

我的解决方案是,放弃卢梭的人民总是会形成众意的那个假定,而是认为人民内部的意见总是不能统一。但是,在民主制度下,以多数派的意见为准代表着人民内部的分权与制衡。一段时期,多数人制衡少数人,过一段时期,原来的少数人成为多数人,然后,再制衡原来是多数人但后来沦为少数人的那些人。这就是民主。所以,有投票权的人是人民,不论他们是多数派还是少数派。我个人的这个研究应该是一个理论突破,也打消了人们关于多数的暴政的误解。过去,像麦迪逊、托克维尔等人争论不休的多数人的暴政的疑点也被打消。

所以,我希望关心这些重大理论问题的人士能够了解一下我本人的观点。谢盛友能否帮忙传播这个新观点?

德国有位读者读过我写的一本书Language and State: A Theory of the Progress of Civilization, Revised and Updated Edition。他给与肯定的评价。这是迄今为止,我知道的唯一的一位读过我的书的读者。

 

 

 


 

 


浏览(363) (2) 评论(2)
发表评论
目前已出现引爆中美战争的导火索 2020-09-20 00:03:47

有时大国之间争夺地区或世界主导权的战争并非是深思熟虑的结果,而是由很多难以简单说明的各种复杂因素造成的。目前,中美之间的关系已经急转直下。对抗的格局由模糊的状态开始逐步变得清晰。由于中共领导层出现从积极进取的改革开放政策逐步退却的态势,美国希望中国继续进行它所期待的和平演变的希望落空。再加上中共在新疆从事被西方人认为的文化灭绝之举以及香港的一国两制的终结还有中国军方在南海建筑人工岛礁不断扩张等态势,美国对中共的敌视逾益得到强化。美国认为中共在国内践踏人权,窒息人民的自由,在国外不断破坏美国等国建立的国际秩序并将自己的管制模式推广到国外,美国与中国的战略对抗态势逐渐成形。前不久,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发表过一个讲话,说美国在东亚和西太平洋地区正面临1941年以来最严峻的形势。中国有学者根据这个情况认为,在美国的眼中,目前的中国因其咄咄逼人的扩张已成为1941年以前的日本。

个人认为,在此背景下,已出现触发中美战争的两个引爆点。中美之间可能因为短兵相接,而由各自都无法控制的局面导致双方走上战争的道路。应该注意的是,历史上,美国有针对他敌视的国家而采取主动挑衅的惯性动作。一旦美国做出这种惯性动作,对象国往往很难有化解局势的可能,结果就触发战争。换言之,美国不开第一枪,但迫使对方开第一枪。然后,以正义之名进行反击并将对手彻底击垮。一个典型的历史事件是,1941年,日本正在中华大地横扫千军如卷席。中国军队节节败退。日本中国派遣军不仅已占领中国的首都南京,而且在华北、山东、中原和湖广等地攻城掠地。谁知当时与日本还属于正常往来的美国非常突然地跳出来,发表一个所谓的《赫尔备忘录》,声称如果日本不满足美国提出来的日本从中国全境撤军的要求,美国就对日本实施石油禁运。而且美国的语气很傲慢,好像是一个奴隶主对奴隶讲话。这一下激怒日本。美国的要价很高。日本根本不能接受。不久,就发生日本袭击珍珠港的事件。

当然,这里似乎还需要一个必备条件。就是被美国所要挟的这个国家的领导人通常在国内有很高的人气,大权在握,而且飞扬跋扈,从来也不愿意妥协。而且这样的领导人领导的国家至少拥有在某地区称霸的实力。这样的国家领导人比较骄横,而且国家的实力正处于上升阶段。一旦遇到美国的主动挑衅,面对美国提出的往往难以接受的条件,领导人就会暴怒,于是,导致战争爆发。这就是说,领导人的一连串的动作和国家之间的短兵相接的折冲马上就演变为战争。个人觉得,历史上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德国和东条英机领导的军国主义日本就属于这种情况。目前,中国领导人和目前的中国也非常符合这种情况。因此,人们对中美之间可能爆发战争的忧虑应该有其原因。毕竟,一旦爆发战争,世界经济将面临更多困难。对世界经济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比病毒造成的影响还要大很多。

第一个引爆点应该是南海。由于区域内国家争夺南海海洋资源的动作逾益频繁,有关国家声称拥有的领海互相重叠,早已形成一个国际冲突的热点地区。而美国以维护国际海洋权利为由多次派遣军舰到此地游弋,各国之间的矛盾非常尖锐,并且长期得不到缓解。美国已声称不承认中国主张的所谓九段线的疆域。中国则在一些人工岛礁上兴建各类设施。一旦美国要求中国拆除这些设施,而且如不照做的话,美国会炸毁这些岛上设施并由中国支付成本,中国将没有退路。如果中国按照美国要求拆除这些设施,中国就要丢失颜面。如果拒不拆除这些设施,美国可能派轰炸机或军舰摧毁这些设施。中国一定要报复,例如,中国轰炸关岛美军基地。战争就爆发。几乎可以这样说,只要美国提出这个要求,战争就爆发。

第二个引爆点是台海。由于中国领导人的一些作为不符合美国期待,美国已采取一系列行动。例如,中共领导人在新疆建立集中营,给维族人洗脑和强迫劳动改造已引起美国谴责。中共在香港的作为也引起美国的强烈不满。美国采取经济制裁的方式期望中国改变做法。当然,这些措施没有奏效。于是,美国不再动用道义的和经济的手段来迫使中共改弦更张,而是动用战略资源来向中共施压。所谓战略资源就是利用台湾来与中共对抗。一旦美国决定废除中美建交三个公报,与台湾建交,肯定会有不少国家会跟进,于是会出现台湾与很多国家建交的局面。由于台湾得到很多国家承认,就是《反分裂国家法》内的事实上台湾已脱离中国的动武条件。中共需要武力统一台湾。美国一定会协防,战争就爆发。目前,中共在台湾海峡的军事骚扰逐步升级。一旦擦枪走火,就爆发战争。美国会卷入。

简而言之,面对这些紧张局势,各方没有进行国际冲突的危机管理的意向,而是在言语上互相刺激对方。紧张局势似乎在螺旋上升。在这种情况下,不排除美国主动挑衅而导致战争的情况。可以说,中国和美国的冲突可能很快就失控。

 

 

 

浏览(1497) (11) 评论(6)
发表评论
中国共产党是否代表人民? 2020-09-19 11:42:06

最近美国对外政策发生了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美国政府开始将统治中国的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区分开来,认为中共并不代表中国人民。中共立即对此作出回应。中共党魁习近平发表正式讲话,声称,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血肉相连,中国人民就是中国共产党的铜墙铁壁(此语似乎逻辑不通)。美国有些人要将中共区别于中国人民,中共绝不答应。

我个人看法是,美国政府改变了一些与中共打交道的策略,但也对中共的统治提出挑战,认为中共没有合法性。这引起一些观察家的讨论。就是中共是否代表人民?有的人认为,中共一定拥有不少支持者,这些人也是人民的一部分。这个观点不错。但是,中国明显也有一些人明显不能被中共代表,如任志强、蔡霞、徐志永和许章润等人。中共不能代表反对它的人,只能代表支持它的人。我想,这个判断应该是对的。但是,中共是否代表人民还是应该经由选举来证明。单单是猜测并不准确。

中共有个说法:1949年中共建政是民心所向。得民心者得天下。所以,中共一定得到绝大多数中国人民的支持。中共代表人民的说法应该成立。但我个人认为,那还是传统社会里的一种传统思维。在现代社会里,人们一般不这样看一个政党是否代表人民。人们一般采用选举的方式来证明一个政党是否代表人民。英国哲学家大卫休谟曾经说,历史上依靠武力夺权的那些人都只代表少数人,绝少有代表多数人的情况。夺取政权建国的那些人都是少数人,征服了那些被动应对的没有组织起来的多数人。例如,1949年中共推翻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建国。中共当时得到绝大多数中国人民支持?你有什么证据?

我个人认为,只有承认选举制度才能提供合法性的那些政党才是人民的代表。即使有政党落选了,它们也还是人民的代表,因为它们愿意接受人民的挑选。只要有这个态度,它们就能代表人民。如果有政党不愿意接受人民的挑选,而是自己单方面采用武力夺权和建国,那这个政党就不代表人民,不论这个政党说的多么好听。例如,中共在上一个世纪1945年以后,曾经组织国统区的许多大城市的市民和学生上街游行,呼喊的口号是:反饥饿,争民主。可是,1949年中共建政后,中共又声称中国目前没有条件实现民主。他们声称,中国人的文化水平不高,中国人还有更多紧迫的任务需要完成,比如,要解决温饱问题。只有解决了生存问题,才有条件谈民主。可是,他们在若干年前还曾经大声呼喊要民主并且愤怒声讨国民党不民主的啊。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共产党要争取民主,从而动员人民反对国民党,那是为了夺取政权。一旦共产党夺取了政权,立刻反对实现民主,因为一旦实现民主,共产党可能失去政权。所以,共产党所谓的争民主只是为了夺权,并不表明他们要实现民主。中国人民是渴望民主的。1919年五四运动后,中国人民就在争取民主。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被一个披着争取民主外衣的独裁政党所利用。人民目睹一个声称反独裁的实际上比以前的独裁政党更加独裁的政党掌握了中国的政权。中国人民上了一个大当。而且这个局面到今天也没有改变。所以,我认为,中共绝对不代表人民。

浏览(501) (52) 评论(6)
发表评论
美中台关系演化中的可能趋势 2020-09-17 22:03:25

前一段时期美国与中国大打贸易战以来,美中关系开始恶化。新冠病毒的爆发又引起公共卫生管理责任的争议。随后,港版国安法的出台导致美国对北京和香港的高官的制裁。还有新疆维族人权遭受严重侵犯引起美国的谴责。接着,美国开始调整对台关系,出现美中台三边关系演变的新动向。美国逐渐靠近台湾,而与大陆疏远。美国可能调整施行近五十年的一个中国政策。

时代背景已变。过去,美国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的目的就是拉拢中国对抗苏联,以减轻美国面临的来自苏联的进攻态势造成的压力。那个时代,中国帮了美国的忙。当然,中国也获得自己的利益。苏联最后垮台了。苏联垮台对中国有利,因为中国消除了一个针对自己的威胁。但是,中国也有战略损失。由于强大的苏联不复存在,在美国的战略棋局内中国制衡苏联的作用也已成为过去。即使退一万步说将来苏联得以恢复,东欧苏联集团已不可能恢复。俄罗斯对美国的威胁已经不足为惧。现在,美国还在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就等于送给中国一个免费礼物。美国可以随时撤销一个中国的政策,而中国显然缺乏对等的反制措施。

由于美国对中国愈来愈不信任,由于中国国内不断走向专制,侵犯人权的事件不断爆发,中国意欲向外输出极权主义统治模式(如在香港破坏一国两制),并且不断偷窃美国的先进技术,还在经济贸易关系中占美国便宜,估计美国会采取一切可能措施予以反制。最有效和最有力的办法就是打台湾牌。中国将统一台湾视为其最大核心利益。如果美国不断扶持台湾,则台湾的壮大会成为中国最大的痛处。鉴于美中关系不断恶化,美国采取切香肠的办法逐渐提升与台湾的外交关系。除了八月美国联邦卫生部长阿扎尔访台以外,今日美国国务次卿克拉克也到访台湾。虽然美国还留有余地,北京已经进入险境。如果北京不能阻止美国逐步提升与台湾的外交关系的话,美国最终会撤销一个中国的政策,并与台湾建交。一旦美国与台湾建交,其他国家也会跟进,日本、韩国、菲律宾、澳大利亚、泰国、马来西亚、印度等也可能与台湾建交。如果不建交,也有可能提升与台湾的外交关系。这样一来,北京的外交就会出现大溃败。如果不出现外交部成为断交部的局面的话,至少对台湾的外交支持会更多。这个时候,也会出现导致北京启动《反分裂国家法》若干条件中的一个。于是,北京就势必要武力攻台。除了各国会一致谴责北京动武,美国一定会援助台湾,包括军事援助,包括出动美国的海空军攻击攻台的解放军。北京政权将进入风雨飘摇的年代。

现在的形势对北京不利。北京在世界各地制造了众多敌人。北京因为在香港的冒险而开罪了英国。因为处理新冠肺炎不当导致澳大利亚等国要求调查,而与澳大利亚关系恶化。因为孟晚舟被拘留的事件与加拿大的关系搞僵。由于北京国内人权记录很差,由于北京在香港的所作所为,欧盟与中国的关系也不顺畅。由于关系恶化,瑞典和丹麦没有与北京互相祝贺建交70周年。连瑞士这样的中立国也指责中国。日本和韩国都表态与美国站在一起。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的关系也长期因为南海争端而不见改善。在最近举行的一个多边会议上,中国外长王毅呼吁区域外国家不要介入南海争端并要求美国退出西太平洋、东南亚地区,越南外长范平明却马上发言说东南亚国家邀请和欢迎美国进入南海为维护南海和平作出贡献。原来的“同志加兄弟”的国家现在成为地区争端里的死对头。越南致力于与西方大国事实上结盟来对付北京。现在北京在世界上空前孤立。

但是,个人认为,由于中共独裁者习近平刚愎自用,不可能作出实质让步,因为这样做会有损于其在中国国内的权威,北京最终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与美国对撞的对外政策。西太平洋地区的国家关系格局会很快出现结构性的大变化。台湾可能会武装到牙齿,而北京却无可奈何。美国会加大地区监控,北京束手无策。西方国家的围堵和美中冷战有很大的可能性。习近平执政以来外交方面的巨大失误将不可避免。以前邓小平开创中国新的外交格局的大好局面将不复存在。正如基辛格所言,美中关系已经无法回到过去。中共改革开放以来国力不断强盛和外部朋友众多的局面将断送在独裁者习近平的手中。

 

浏览(1219) (37) 评论(19)
发表评论
总共有262条信息 当前为第 1/5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