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可雪缘的博客  
加拿大,多伦多  
        http://blog.creaders.net/u/5823/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为了不被遗忘> (四) 2012-01-15 15:24:46

    一九六二年暑期,我从静安师范学校调配到市一中学,人事关系尚未到,有人向校长陈乃智反映,说我傲,难驾驭校长听说我的教学能力还可以,就很自信说:傲,可以改造就为我进上海市重点中学开了绿灯这些内部消息都是当时任教导主任吴达泉透露的现在我反思,我的傲与我后来的一连串厄运不是没关系因为,我不擅长接近校长和教导主任,很容易被误解

    我接任初二(五)班的班主任工作五班有个特殊学生,十八岁了,连续留级三年,和她同时进校的,都在高二年级了这次,强升入初二年级,但前景不看好在家里,亲妈早亡,与继母关系她叫苏菲我接班第二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来上海招人,学校希望苏菲辍学去新疆,吴达泉将这任务交给我这个毫无班主任工作经验的青涩教师我全力以赴,终于攻下堡垒,完成使命我没想到苏菲启程去新疆那天,作为班主任,应当为她送行第二天,代表校领导的吴达泉批评了我的失职并说:“火车要开了,苏菲还站在车厢门口,不肯进去她顿足大哭,边嚷着,‘先生怎么还不来呀,再不来,来不及了!’”苏菲在等我到场我被吳口述这场面深深感动,所以至今还记得但是,我心有不服: 校方根本没告诉我苏菲出发的日期,我怎么送?但我无语,领导是不会做错事的这结论,我得之于一九五七年反右时我以为那事就这样了了。

    一九六四年的“小四清”,我莫名其妙成了四清对象停课检查,要我交代问题经过反右斗争的折腾,我闻风就会丧胆我想,一定是那天玩扑克犯了大错交代我给自己上纲上线:“我在严肃的政治运动中玩扑克,客观上是在抵制运动我在立场上又犯了大错。”那天,我象服了摇头丸,全身颤抖,难以自控

    检查没通过我实在无话了张孝梅找我谈话她这人,说话慢声慢气,发火时也看不出火苗在她面前,我不紧张我要求她直接告诉我,我犯了什么错如果是事实而不交代,我罪加一等那年代,生活行为上的错误,我辨得清,偷盗拐骗,越车抢劫,杀人放火,我都不会做但是,政治上的错误,不可捉摸昨天还是官家座上宾,今天可能已是衙门阶下囚这样的例子何止万千! 潘汉年能想到自己结局吗?吴晗的<海瑞>是奉旨而作,满以为可邀功请赏,谁料想招了杀身大祸张孝梅不置可否离去了运动也无声无息过去了我的脑子里的一团雾水却积久难消

    一九六五年秋,新学期开学我的工作量是:高一年级三个语文课兼(二)班班主任.完全突破了教育局规定的限量我想,那大概是对我的错误的最轻惩罚吧但我还是不明白我错在哪里

    终于真相大白一九六七年秋,学校冷冷清清,劳改队解散多月只留下两个当派还在劳改我估计他们心里有些失落恐慌,看不到前程,受不了孤独他们希望有人同他们平等交谈他们邀我交谈,犹如罪犯想取悦狱警,总要交待一些有质量的话题有一次,郑启如提供:“小‘四清’时,有人说你把苏菲肚子弄大了,所以迫不及待要送她去新疆所以苏菲会那么伤心欲绝。”唉,苏菲呀苏菲,你这一哭,老师为你背了多大的黑锅当然,那位领导心里如果不是那么卑鄙龌龊,你老师也不会遭此奇冤

    一九六五整一年,报纸上时时有阶级斗争新动向的披露,政治气压低得让人透不过气。我象过街老鼠,预感到强地震的待发,惶惶不可终日。王孝钊象鹰鹫在彤云密佈的低空中盘旋,寻找猎物。那年,学校只招了三个高中班,他是(一)班班主任兼年级组长,成了我的顶头上司。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唆使我班的班干部不要听我的话,只听他的。班级团支部书记吴云百思不得其解,趁我去班级安排工作,提起那事。我无语。回到大办公室,我强忍激愤,平和地问他有否此事。他大概没想到我的学生竟会透露那事,表情赧然,但傲慢依然。感谢他的邻座马孟瑛为我说了句公道话,批评了王组长的不敏之举。在我和他无数次交锋中,那是我唯一的一次经反击而略占上峰。但是,他可以不理不睬不道歉,他还是在我的头顶高处俯视我,甚至表示不屑。

    一九六六年六月初,高一年级下乡参加三夏劳动,带队的领导是吴达泉。每个班都有少数学生出于健康原因留校做些轻便工作。短短几天,吴达泉两次返校。他从学校里带来的<解放日报>内容触目惊心:六月一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文字不多,火药味浓极。后来成了"牛鬼蛇神劳改队""牛棚"名称的原创。北京大学学生闻风而动,六月三日,校长陆平,党委书记彭佩云被扫;六月六日,南京大学党委书记兼校长匡亚民被扫。

    北风南渐,上海难逃此劫。六月十日,下乡劳动中止,提前返校。这是不祥信号。我竟没有发现吴达泉已提前一天回校。在校门口,迎接我们农业大军的教师阵容中,有日常关系较近的孙志文。我热情地向他伸手过去,我尴尬了:他一脸严肃,不接我手,似乎向我略点了点头,便去接待他人。那情景,终生难忘。

    我又完了!已经不是预感了。

 

 

                                                                                                          (待续)

浏览(19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