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tripod的博客  
群贪不如一贪,拥护君主专制  
        http://blog.creaders.net/u/706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我们公司曾经也收到国家下拨的钱款 2017-03-15 03:55:44

这是从网上发现的一封举报信:  

      我奶奶 和有残疾的三叔在一起相依为命,家庭生活十分贫寒。年前的大雪把我奶奶家仅有的房屋压塌,致使生活十分困难‘在电视上看到国家拨了救灾款,但是乡,村从未公布钱都用那去了!!!?为了搞清楚党的阳光是不是也能照到我奶奶露着蓝天的小屋,我的父亲一个老是巴脚的农民到乡政府和民政所 询问,没有得到答复。 又到汝州市委;信访局也没有结果;执着的父亲又到省城信访局咨询;让他等半个月。3月5号  。没想到我的父亲刚从郑州回家的当天黄昏有两个陌生的歹徒手持刀棍闯到我家, 见到我父亲就是一阵乱砍,险些把腿给砍断’现在不能自立;可怜我父亲现在还在医院。农民想弄明白自己应该知道的一件事情,咋就这么难。还要付出血的代价。                   

        相信法律的人该怎么办!?                           

 父亲,[张桥石]    ;13781082514      

 本人[张利伟]  13014561255                                           

 河南省,汝州市’王寨乡;龙山村。    

 

     从这封举报信就可以看出,上面有关部门拨钱的时候就是要把水搅浑,就是要搞得模糊不清,就是要让下面的基层领导好浑水摸鱼,让他们吃饱了,自然会孝敬上面的领导,这是一个双赢的工作策略。下面的弱势老百姓根本找不到花水,扬改兰不知道上面拨了多少钱?谁拨的?干什么用的?她只知道那家比她富裕的人有,她应该也有,但她又说不过村干部,能够干村干部的都是洞庭湖的麻雀,都是经过几个风浪的,个个都狡舌裂龇,有理讲理,没理就来武霸强(打人)。过去有理走遍天下,现在有理告状告诉无门,现在政府部门哪个官不是买的,如今的为官者一开始并没有什么远大抱负,也没有什么雄滔伟略,他们为官并不是为中华之崛起,也不是为了救黎民于水火,纯粹为了风光安逸,不惜吃空国家,不怕鱼肉百姓,说白了都是道上做生意的,那有闲心管这得罪人的事。    

     大概是2009年至2010我们公司曾经也收到国家下拨的钱款,至今我也不知道这钱款是啥名目,具体多少,用于何种用途,政府哪个部门发放的,一概不知道。要说护贫,我们公司是水路运输公司,是经营利性的企业,不干活,不经营,没饭吃,这不能赖政府,说救灾更谈不上,因为我们公司的财产基本都是水上船舶,除非一阵飓风把所有的船都吹翻,更何况我们公司的船舶早被这群败家子卖光了,我们公司还能拿到国家的福利真有点莫名其妙。我猜是政府又要印钱了,家宝总理良心好,担心老人吃亏(我们的父辈确实为国家作了贡献), 拨一笔钱给老人们弥补货币贬值。确实我们员工的生活大不如前,确实也需要国家补贴一下,能拿到国家的补贴是天大的好事,我们要感谢国家领导人对我们公司员工的关怀。政府下拨的钱到了我们公司,我们的领导是这样解释的,因为企业困难,历年公司所欠退休人员的工资(被扣压的30%)无法还清,政府下拨的这笔钱就一次性还清,上面有一条总规矩,2006年过世的退休人员都有份,至于其他规矩由公司领导定。    

     我们单位是湖南益阳市水运公司,主要从事水上运输业。我们公司前身是益阳县运输社,1956建社,有子弟学校,职工医院,造船厂,塑料制品厂,敬老院,兴旺的时候有干部,工人,老师,医生,各类技术员和各类职员2千多人,加上家属将近5千多人。我们公司过去家大,业大,80年代以前是益阳地区红旗单位,大庆式企业。自从老邓南巡讲话以后,我公司效益越来越差,效益不好就减员,减员还不见好转就卖船,卖完船就卖地皮和房子,现在只剩下一块牌子和一个公章了,办公场地还是租赁港务局的地方。但老爷们要吃饭,现在实在没有东西可卖了,就吃退休老倌。我们的退休老倌都是一次性买了保险的,保险公司发给退休老倌的工资经过我们领导的手,领导就扣除30%留给他们自己发工资。吃完了退休老倌再吃我们流浪汉,为什么还要吃流浪汉的?因为船都卖光了,我们都下岗了,我们要吃饭就要外出讨生活,除了全家吃饱了还有一点节余,把这些牙缝省下来的几个钱学着父辈他们买了个退休保险,指望老了有个依靠。刚开始几年他们还是规矩交到社保局,那时候单位的船还没卖光,还没打我们这些流浪汉的注意,到现在他们实在没有东西可卖了,就吃了我们这些流浪汉每年上缴社保局的保险金,我是每年上缴保险金到社保局,已经交到2011年,我到社保局一查,只收到2007年为此,5年上缴的退休保险金就被老爷们吃掉了,原来政策是交满15年就可以退休,我们上缴保险金都基本超过了15年,现在社保局不办理退休,原因是每年上缴的保险金没有交齐,要求我们单位把剩余没交到位的钱补齐,而我们单位的老爷们死不认帐,说钱全部上交了,又要我们去找社保局,就这样社保局和我们单位的老爷把我们这些流浪汉踢皮球,我们的退休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    

     发钱了,我在北京打工,有一天晚上接到我公司财务主管陈光玉的电话,要我妈妈的身份证号码,说退休人员有工资补,我想知道我妈能补多少?他是决策人之一,他是应该知道的,但他没有回答我,只催我快点给他,听话音他没有好声气,并带有警告的口气跟我说,不快点把我妈妈的身份证号码报给他,否则我妈妈会拿不到钱,当时失口不提我爸爸的身份证号码,我感觉他有点不的确(陈光玉从来没有给打过外地电话,平时也没有用这种口气同我说话,当时我感觉有猫涅。),我感觉他有点不耐烦了,我赶紧把我妈妈的身份证号码报给了他。    

     钱发下来了,我妈妈总共领2万1千左右,包括我爸的那份在内(我爸爸2006年过世的,按政策我爸有一份),就是说2个人一共才2万多一点,后来我妈去问胡婶婶家有多少(当时胡叔叔在世),胡婶婶他们两口子就有4万多,是我爸妈的一倍,这个数目把我妈吓了一跳,我妈妈赶紧去问我姐夫的妈妈,我姐夫的爸爸大概2003年之前就去世了,按政策是没有了,也就是说我姐夫的妈妈只能拿一份,而我姐夫的妈妈的那一份就是2千3,比我爸爸妈妈2份还要多,这不明显说明我妈妈只拿到一份,我爸爸的那一份被他们吞掉了。我感觉被欺骗了,为不撕破脸,我先让我姐夫去了解情况,公司到底是按什么标准和方式分配的。我姐夫回来告诉我们是按级别发放的,我爸爸在世时年年是单位先进,年年的职代会都参加了,工资级别是全公司最高的,应该比胡婶婶他们两口子还要拿得多,我姐夫又说胡婶婶他们两口子比我爸爸妈妈退休迟,是涨工资后退的休,拿的钱应该比我爸妈多,那你(姐夫)妈妈比我爸爸妈妈都退休早,一个人怎么比我爸爸妈妈2个人还多,我姐夫又说这次补的退休金既要看工资的级别又要看退休的迟早,这也不对,级别的高低与退休的迟早产生的差别,应该不至于我爸爸妈妈2个人拿的钱比你妈妈一个人拿的钱还少啊!?我姐夫狡辩不过来,不耐烦同我说话了,叫我自己去问公司领导。听话听音,锣鼓听声,这家伙又叛变了,这是我预料中的事,因为这家伙有叛变的习惯,我通过同我的那个老不要脸的姐夫的谈话我已经知道公司领导在贪污,再去问也没有结果。    

     我们单位目前的领导班子,经理兼书记是贺先贵,副经理是段建国,财务科长是陈光玉,劳资科长是孙鑫,他们都是吃人的恶霸,他们都吃红了冠子,都赖在公司不走,公司穷得只剩下一块招牌和一个公章,他们却富得流油,都能买到一套甚至几套商品房。他们是集体贪污,欺上满下,都统一了口气,因为上级主管机关市交通局和海事局同我们公司领导穿一条裤子,为他们站岗,他们有持无恐.全公司只有我能够去美国,他们杀不到我,对我生命没有威胁,他们也知道我要告他们,他们就防止我,孤立我,防止知情人同我来往,策反我的朋友和同学。2014年我回益阳向我最好的同学和朋友打听这件事情,同学和朋友们一下子严肃起来,头摇得打拨鼓,都说不知道,我心里清楚,这些人有的 不是同他们穿一条裤子就是得了他们一点好处,都不帮我说句公道话,有的是敢怒不敢言,当他们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我远走高飞了,他们却无处可藏,为此我也不能为难同学和朋友。    

     没有办法所有在职领导都是一丘之貉,在本单位没有说理地方,我就去益阳市职工维权帮护中心,电话是0737-4218232 负责人是蔡主任和杨副主任。先是蔡主任受理我的举报,大概是2014年6月8-11号我是用身份证实名举报,我的身份证号432321196701150034,由杨副主任亲自经办。杨副主任把他的办公电话给了我,要我 随时同他联系。杨副主任说明天马上去我单位了解事情的真实情况,说是二三天就给我一个说法,过了一个星期杨副主任没给我消息,我去办公室找杨副主任,杨副主任说他们这几天很忙,决定下星期一去我们单位,要我再等几天,我又再等几天,还是没有收到杨副主任的消息,我又去职工维权帮护中心,蔡主任说杨副主任出差了,要我再等一个星期,我等不下去了。我是6月28号的北京飞往美国的飞机票,我就把我老婆的电话留给了杨副主任,有消息同我老婆联系,再由我老婆转告给我,到现在我老婆一直没有收到杨副主任的消息。

     我的这种情况找益阳市职工维权帮护中心,我应该找对了衙门,也是他们分内事,估计我们公司职工到维权中心告状的不是我一个,维权中心领导也应该基本知道我们公司的这个情况,但他们虽然牌子响但权力小,遇到市公安局或者市法院的领导打招呼,维权中心领导就只能偃旗息鼓了。因为他们坡子太硬,地方纪委也管不了他们,前些时候云南不是抓了一个纪委书记,脸上的酒肉都没消化,一副典型贪官滑稽相,自己都管不住自己,怎么去管别人,地方纪委书记太弱势,希望中纪委管管我们公司这群吸血鬼,我代表公司职工要求我们公司领导交代三个问题,一,船卖光了,钱到哪里去了?二,2009年国家下拨了多少钱?公司有多少退休职工享受了这笔钱款?按什么标准分配的?三,我们在职员工上缴到社保局的退休保金到哪里去了?社保局不办理退休怎么办?做乞丐讨饭应该有个讨饭的碗,现在饭碗都没有了,他们干吗还赖这里?要砸掉我们公司这块烂牌子,要没收我们公司的公章,把我们的档案转到地方,解散这些好吃懒做的老爷,别吃我们的退休老倌和我们这些流浪汉,他们该干吗,去干吗,有本事吃别人的肉,吸别人的血。    

      要杜绝基层领导巧立名目,隐瞒扣押挪用贪污侵吞私分扶贫款,救灾款,低保款,和各种惠民福利。要让国家的扶贫福利政策落到实处,要让真正受益人知道,不能惟独只让管理者和经办人知道,要让全民知道,习主席深情牵挂贫困地区,习主席对扶贫工作倾注了心血。最近指出所有扶贫地区的领导干部都要坚守岗位“看真贫、扶真贫、真扶贫”审慎处置扶贫救灾款,才能让社会和民众放心。

浏览(10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为什么网管总是限制本博权限? 2017-03-14 21:58:19

 

本博经常不能编辑修改,来访评论不能回复,写坏的博文不能删除.  

 

 

 

 


 


浏览(7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国强拆何时休 2017-03-06 04:25:39


 

     在美国车是人们代部工具,如果没有车出去很不方便。但是也有例外情况,比如想去买杯咖啡,如果天晴的话愿意步行,何解呢?在美国有的地方步行比开车还省事,因为美国的公路喜欢绕来绕去,大弯小弯,有的地方开车十来分钟还没有开出村子,有的地方步行几分钟就走出去了,如果步行,抄直走近道,穿梭于树林,空气新鲜,又不用泊车,当然选择步行走过去。这种情况要是让中国的村干部大人们知道了就会勃然大怒,认为美国修路人太愚蠢了,公路怎么不会拉直修?拉直修路即省材料又省时间,双赢啊!其实美国人很聪明,这种伺机占营的小技巧对美国人来说是小儿科,问题是那些可以拉直修路的地方是私人领地,在美国私人财产不容侵犯不是说得好听的,如果土地主人不同意,谁也不敢越这道红线。我经常步行,走着走着前面就没有人行道了,在美国百分子八十的公路没有完整的人行道。这不是美国建筑师们粗心大意,是人家守规矩,也不是美国人民不通情达理,同中国相反美国人民够愿意政府征地,就是出大价钱,舍得花钱就拉直修,舍不得花钱就拐弯修,不敢用霸王条款。这种情况在中国就不一样,首先由村干部出面,为了国家建设,为了共同富裕,为了公益事业,作为中国公民要尽义务。这些鬼话早30年前还能成效,现在的人都鬼精,都是做生意,不就是让老百姓少分点钱,政府多分点钱好挥霍。软的不行就来硬的,首先由黑社会(流氓地痞)打头阵,不停地骚恼,,接着城管来执法,警察在后面压阵。有市委书记做总把头,有公检法做后盾,就这点钱,不想答应也得答应,土地是国家的,人也是国家的,反抗就是反党和政府,反党反政府就是造反。造反就要镇压。

     有一首歌唱得好,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如今豺狼来了,要拆房子,贾敬龙要捍卫自己的家园,还没用猎枪,只是用射钉子的工具枪打了一下 ,这样都不行,难道这首个歌只单独唱给美国朋友们听 的吗?而这首歌在美国就管用,美国人民遇到这种情况用的是来复枪和冲锋枪。如今的强盗比过去的还乡团还凶残,流氓,猖狂,为什么不准老百姓抵抗?因为这些强盗既不是美国政府派来的,也不是日本政府派来的,他们是中国政府派来的土生土长的中国强盗。这些中国强盗又代表当今中国政府。又因为中国人民政府是毛主席建立的,中国人民是不应该反对,同理既然是自己人,中国人民政府也不应该侵犯人民,而中国人民政府总是侵犯人民又不允许人民抵抗,这很不合理。

      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政府为什么从来不侵犯人民而是为人民服务?现在的中国人民政府总是对人民大打出手而不问责?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政府是什么性质的政府,要先看看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政府由什么性质的人员组成,现在的中国人民政府是什么性质的政府,再看看现在的中国人民政府由什么性质的人员组成。毛泽东时代的人民政府,毛主席在宣布建立中国人民政府的那一天,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实际上说的是中国劳动人民站起来了,不包括不劳动的座山雕,胡汉三,刘文彩,南霸天,卢都办,老舍笔下的两个甲乙巡捕。更不包括国民政府里的骨肉同胞,是毛主席和他的战友及广大劳动人民组成的人民政府,实实在在人民当家做主人。在毛泽东时代劳动人民只要有理都能讨个说法,只要不犯法,人人都有工作,只要不偷懒,人人都有饭吃,只有阶级好,不怕有麻烦,整个社会没有人敢逼良为猖,没有人敢拐卖妇女儿童,更没有人敢搞传销和杀人卖器官,那时代做人都有底线,不攻击小孩,不攻击妇女,不攻击疯子,乞丐,残疾,流浪汉,妇女晚上走夜路不怕男人脱裤子吐痰,家里没有防盗门也没有防盗窗,别人不敢不请自来。我们再看现在的人民政府由什么样的人组成,小平上台摘帽子后,除了四人帮所有的中国人能够当家做主人了。资本家和地主都入了党,座山雕做了公安局长,刘文彩当了人大代表,南霸天当了政协委员,胡汉三做了市委书记,卢督办做了政法书记,老舍笔下的两个甲乙巡捕还是做警察,所有劳改释放犯都成了基层政府骨干,与解放前没有两样,实际上是以前的恶人走了一拨,如今有来了一拨。所以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政府和现在的中国人民政府虽然名称相同,但 时代不同,操控人民政府的人员不同,阶级不同,立场不同,所以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政府和现在的中国人民政府性质就不一样。

     伴随着中国城镇化改革,越来越多城市、乡镇大规模的开发征地,他们在征地过程中无法无天,每次惨剧上演,都会调动民警力量或地痞流氓来镇压人民,有的征地过程中被烧死的、打死的、打残的、被撞死的、甚至砍死的各式各样现象都有,征地最终得益是地方政府而老百姓往往是征地受害者。征地过程中地方政府官员往往顾及自己的利益,而选择残迫人民群众。有的官员说强拆是为了发展,。有的官员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人民祖祖辈辈几几十年百年就住这里,一家人乐其融融,政府突然要拆迁,强征土地然后高价倒卖,所谓的的发展就是强迫老百姓买卖,政府得利,然后坐地分赃,所谓的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更是胡说霸道,只能说明他们窃取了人民的政权反过了镇压剥削人民。这些官员无耻、无赖到了什么程度!当年日本人也没有这么歹毒。

    要给人民一个幸福安稳的家,确保人民的生命高于一切,不要盲目建设,不要重复建设,不要破坏山水和环境,不要破坏文物和民俗,不要损坏别人祖坟,不要损坏共产党当年革命的初衷。要把地痞恶霸抓起来,要把混进人民政权里胡汉三,坐山雕人等清出去。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践行群众路线,保护群众生命,维护群众利益,不仅关乎政府形象,更关乎人心向背,关乎党的生死存亡。任何罔顾法律、泯灭人性的“强拆”,都必须得到坚决制止和从严惩处!任何践踏群众生命、损害群众利益的“强盗”,都必须得到坚决制止和从严惩处!只要中国还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共和国。只要党中央不是哥老会领导的黑社会,只要宪法和党章没有把社会主义改写为法西斯主义,强拆民房的行动必须彻彻底底地从中国的土地上消失掉。

 

 


浏览(739) (3) 评论(4)
发表评论
怀念毛主席 2017-03-01 04:43:57

 

     凡是被毛主席打击过的人及其后人都抱怨毛主席下手太很,是的,毛主席对与挑战他的人是毫不留情的。一只蚊子的力量够渺小的了,一巴掌就被怕得粉身粹骨,即使没有招祸它,只要没有防备,它一定要扎人。毛主席手下兵多将广,他的战友们个个雄滔伟略,英武强悍,却让一个 小 个子笑到最后,动物的攻击能力不可小看,人一旦变成动物的。攻击力不可估量。人与人的争斗不能一味忍让就能安宁,如果碰到动物一样的人,你不争,他就斗死你,就象下象棋,先手走当心炮,下手不赶紧马起照,如果让先手打掉中兵,落个空炮在头顶,这盘棋基本输了,也象下围棋,先手占角的时候,下手不跟着傍边贴个子,如果让先手把四个角都占了,这盘棋也没法下了,这叫一着不谨慎全盘皆输,其结果不是钱财被别人骗走了,就是老婆被人奸污了,位子被别人抢夺了,孩子被别人拐走了,自己被别人杀死了。也许有人会说,我历来守顺,与世无争,我应该过安定的生活,这个问题小鱼小虾,牛羊也想过,问题肉食者不答应,弱者在肉食者眼里就是一棵菜,想吃的时候不会打招呼,也许有人会说,我从不偷盗抢劫奸淫,所以别人也不能偷盗抢劫我的财产,奸淫我的女人,当某天真的遇到劫匪的时候,劫匪才不会理这套。过去那么多豺狼虎豹到哪里去了,都变成了人,即使知道自己真的是个人,却无法保证别人真的是个人,谦逊随和。与人为善是好的,但手里要有大棒。

       要成为一个伟人首先自己必须是强者,要想成为强者首先要有做刁民恶霸的水平,老子曰:“官者,刁民之刁民也”,就是说做官的是坏人中更坏的人。本分老实的人更本入不了这个圈子,所谓的人能力就是看谁的坡子硬,谁的帮闲多,谁下手狠。比如生产队长的 能力不如某个乡村小组长,这个村民小组长就会想方设法把这个生产队长拉下马来,自己取而代之,如果村长不如某个生产队长,生产队长也不是省油的灯,生产队长也会把村长来下马来,自己取而代之。乡长,县长,市长以此类推。现在的人个个都是跳皮行家,谁都不吃素,刁民贼民恶霸,更不简单,更别说别说封疆大吏了。让他们看见你白菜鬼都吓不死,他们就会拆你的台,把你推倒,他们来干,所以说不整死几个人,人家都不怕你,不治活几个人,就没有人相信你,作为强者即要打得死又救得人活。如果毛主席不是一个强者,他可能还是韶山冲里一个庄稼汉,很可能他的老婆早被别人拐走了,房子被拆了,别说开疆辟土创建新中国。我们要感谢毛主席有本事,有智慧,能够打败挑战他的对手。正于小平所说的:“没有毛主席,至少我们中 国人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

 

       一个有良心的人会在上半夜为自己想一想,下半夜也会为别人想一想,动物门只遵守丛林法则,弱小者就该被吃,比如黄鼠狼偷鸡,自己吃饱之后还要把所有的鸡咬死,没有一点良心发现,只有纯粹的动物本能,我们区别人与动物不能单凭语言来辨别,还要看这个人有没有良心,毛主席是一个强者,但是毛主席与众多只具备动物本能的先生们有本质区别,毛主席菩萨心肠,同情弱者,从来没有攻击一个工人和农民,也没有杀害一个对手,一个强者只懂丛林法则那就是恶霸,一个强者有仁慈之心,有人民情怀,那是伟人,古人云:仁人之所以为事者,必兴天下。毛主席波澜壮阔的一生,是得人心的一生,所以他能领导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走过27年的革命征程,建立了新中国,赢得了大中华的天下。

 

       为民族谋复兴,为国家谋发展,毛主席敢担当,为了能够伸张正义,惩恶扬善,毛主席要收集权力,毛主席打击偷鸡摸狗的,剥削寄生不劳而获的,贪赃枉法的,违法乱纪的,颠倒政权的,搞阴谋诡计的,拆他的台的,这些坏人坏事都与劳动人民沾不上边,所以毛主席爱劳动人民,毛主席又为劳动人民撑腰出头,劳动人民也爱毛主席,信赖毛主席。毛主席大公无私从来没有利用权利为自己或亲人谋私利,毛主席热衷于平民本色,毛主席生活简朴、平易近人,最奢侈的享受就是吃了几块红烧肉,国家困难时期,看见人民吃不饱饭,毛主席马上戒掉了这个嗜好,毛主席与人民心连心。毛主席心装亿万人民,一生为了为人民谋幸福,不图回报。


      天地是杆秤,老百姓是秤砣,官员是秤盘,毛主席就是提秤纽的人,老百姓看重了秤砣会砸脚,官员看重了秤杆就会冲天,毛主席稳稳地提住了秤纽。在毛泽东时代,国家虽然不富裕,物资虽然不充裕,但社会分配公平,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既无贫富两极分化,又无官场贪污腐败,执政者廉洁自律的时代。在毛泽东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党群一体,军民一家,官兵一致,各级干部从上到下都努力实践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视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政通人和,同心同德,弘扬正气的时代。在毛泽东时代,不仅自然环境是青山绿水、蓝天白云,而且党风政风和社会风气好,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民风淳朴,没有防盗窗防盗门,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既无卖淫嫖娼,又无吸毒赌博,更无绑架敲诈和杀人越货,社会治安稳定的时代。在毛泽东时代,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没有阶级压迫和阶级剥削,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饭吃,看病、住房、上学不用愁,劳动人民有尊严的时代。我们感谢毛主席让中国劳动人民享受30年的当家做主人的日子,让中华大地有罕见的30年朗朗乾坤,毛主席在中国人类历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

 

     家是个人的小家,国是大家的大家,家有父母,国有君主,国就是家,家也是国,尊重父母的权威也应该尊重我们领袖的权威。“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毛主席不是神,但毛主席胜过神。我们为中华民族出现毛主席而自豪,骄傲,毛主席的伟大,情操,教导,恩泽永远记在中国人民心中。

 

 


 




浏览(150) (4) 评论(5)
发表评论
中国特色社会 2017-02-25 20:33:23

 

    古代的草民不是用稻草做的,古代的土豪劣绅和江洋大盗都自称为草民,是一种谦称,而现代的草民真的用稻草做的,命太不值钱了,谁都可以草管人命,现代的草民与古代的草民根本不是一回事。草民的祖上没有人做官,子女又没有出息,祖辈只知道在这块土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份守纪,循规守道。这世道就是赚钱不费力,费力不赚钱。就象甘肃(是不宁夏搞不清了)的小女孩长到十四岁还不知道巧克力的兹味,拿了超市里的一块巧克力吃了,被超市的人当小偷,逼她妈妈罚款,小女孩发现了不得难,又羞又怕,只好跳楼自杀。没有钱的人真的可怜,没有钱的人能赚到几个钱也是泥一脚水一脚象水牛犁田一样耕出来的,钱来得不容易,该花的时候就舍不得。这世道想干点活糊口,门还没开,工商税务城管卫生交通都来了,个个都象豺狼虎豹,连本带利全部给他们都脱不得身,犯了法还没有这么严重。徐纯合开不起店,只好领着一家去乞讨,他们并是老弱病残,而是年轻力壮,并不是懒惰,不工作,不劳动,而是找不到赚钱活路,只能在家闲,有老啃的就啃老,没老啃的就卖血,检垃圾,做流浪汉,喝面汤,现在杀人卖器官的多了,做流浪汉,喝面汤的就少了。他们是弱势群众,他们没有社会关系,他们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所以他们决不会做违法事情。山东济南母女生活无着落服毒自杀,留下一傻儿子,要她们怎么去劳动,去乞讨又怕丢脸。黑社会的骚乱,祸来了,拦不住,躲不掉,贵州小小姐弟三生活无着落又被人欺负服毒自杀。那赚钱不费力的门路不人人能干的,他们不是不知道去搞歪门邪道,没有人讨保,犯罪成本太大,虽然他们的命不值钱,但蝼蚁也贪生,就象一群待宰的牛羊,没宰之前还是在认真吃草,当他们忍无可忍,奋斗起反抗的时候,往往会成为公检法执法的典范。

    古代的贼民就是皂、快、捕、仵、禁卒、门子等等,这些贱民同倡优奴婢同列,其中捕役社会地位最低,几乎被看作准罪犯。贱民衙役及其子孙都不能参加科举(限制三代),也不准捐纳买官,为士绅所不齿,有些家庭严禁子孙从事衙役。所以,一干吃不上饭的闲人无赖,吃懒做的人,五麻六烂的人,往往去当衙役。过去的贼民已经走了一拨,如今又来了一拨贼民,现代的贼民不单指上世纪80年代以前那种小偷小摸的人,如今的贼民基本都不问出身,广泛指社会各阶层好吃懒做的人,但是如今时代不同了,体制也不同了,产业结构已调整。以前贼民从事的工作全被国家公务员,公检法占据了,现代的贼民门找不到正当门路,这拨人已经规定天生不劳动的,又要吃香的喝辣的,怎么办?胆小的人读书找出路,胆大的人就入圈子闯江湖。缺德,违法,黑良心是贼民必须具备的心理素质,一般人杀个鸡都下不了手,可他们个个杀人不眨眼,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得出来,炕蒙拐骗偷盗抢黄赌毒抽,再加传销买卖器官,贼民已经成为特色的社会中一个阶层(原来72行,现在加地贼民共73行),损人利己,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这是贼民业的经营理念。干这行全都是缺德事,违法事,没有公检法保驾护航就开不了锣,过去唱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今天唱的是没有公检法就没有黑社会。

   养狗的人总希望自己养的狗凶恶,威猛,每当狗去追陌生人,表面上叫狗回来,心里却只想狗咬人,吓人,那怕做出很凶的样子,吓吓别人心理也很满足。至于自己养的孩子更希望他们争强好胜,飞扬跋扈,比别人的孩子高人一等,更会欺负人。人民英雄胡文海说得好,我不杀他们的娃,(村干部及其帮闲)他们的娃长大了就会欺负我的娃。在地方上一个家庭的子女多或者兄弟姐妹多,相映的亲戚朋友多,俗话说人多力量大,又和当地领导关系好,在当地一般人不敢欺负他们,当然他们也不能随便欺负别人,这还算良民。但不是太平盛世,做良民是很不安全的,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如果这个家庭子女有出息,比如读书做了官,当兵转业进了公检法,或者女儿嫁了做官的,儿子被做官的招了女婿,总之公门里有亲朋戚友。有这样的好事是藏不住的,这是官员家属,这样的家庭在地方上就受人尊敬,有发言权。俗话说春江水温暖鸭先知,国家有什么政策,地方上有什么油水,他们都基本清楚,地方官坐地分脏是不能少他们的。所以地方领导也不敢怠慢,想方设法让他们管点事,其工作内容就是掩人耳目,弄虚作假,其立场必须为富不仁。比如上面拨款,本来一人一分,但是领导干部和官员家属要多分,怎么办,那只有无官无派的群众少分或者不分,杨改兰杀了自己一家就是这个原因。这样少分的或没有分的群众肯定不满,要闹情绪,官员家属该出马了,要去安慰,要去蒙骗,要去恐吓。干这活既要有威信又要没良心,更要会睁眼说瞎话,领导变卖集体财产,强征强拆,都有麻烦的,官员家属都义不容辞都要为领导唱赞歌为领导擦屁股,干得好,左右逢源,即受群众信赖,又受领导器重,婊子买屁眼两面吃钱,在地方上算得一块牌,也算一个地痞。

    这还不算角色,在地方要算是角色就必须打死人不犯法。如果这个家庭坡子硬了,如今在中国社会所谓的坡子硬就是公检法里有人,黑社会里有人(所谓黑社会也就是公检法领导的恶人群体)比如子女或者亲戚在公检法里任点职位。或者自己就是一黑老大,就象西门庆大官人,生得牛高马大,不但好色还会点拳脚功夫,年轻的时候做黑社会敢死队员,曾经打死人不犯法,在当地赚不少积分,在公检法里有得道的同志,这种人在地方上能呼风唤雨,有威望,说话有分量,受人尊敬。不管他做什么,有没有道理,帮闲门都是随声附和,领导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是恶霸。地痞恶霸已经炼成,他们不会只图个虚荣,事物总是向前发展的,地痞已经知道自己是个人才,也不甘心跑龙套,要演主角,恶霸已经知道自己是一面旗帜,要在地方上要做到名正言顺,人见人爱又人见人怕,就要洗白身份。下一步他们要参政,要做官。选举啊!学着美国搞民主。他们在当地已经是响当当的人物,人民群众眼睛雪亮的,大树底下好乘凉,都争相巴结。当然抬轿子,吹喇叭的人基本都是刁民或者是贼民和准恶霸,本分老实的百姓想巴结也没有资格,一个合格的刁民这都是天生的眼观四路,耳听八方,能说会道的家伙,刁民基本都是黑了良心,睁眼说瞎话的畜生,刁民善于挑拨离间,颠倒黑白,柿子捏软的踩人找弱的,附强不护弱,刁民是能手,包团作匪,黑鱼吃巢,刁民是专家。地痞恶霸有这么好的群众基础和社会关系,敞开让他们选,地痞恶霸们不想选上都难。

   地痞恶霸一旦走上工作岗位,工作内容就多了,除了自己和亲戚朋友要吃饱,还要照顾帮闲,养活马崽,买通公检法,贿赂上级,买官升迁,这些都需要钱。这些人从小不学好,现在有一点权利搞歪门邪道,搞伤天害理的事,就如虎添羽翼,得心应手。现在的农村都不种地也不修水利,基本没有正经是干,但歪门邪道有不少,承包租赁,承包工程,拆迁征地地,盗卖集体财产,扣压国家下拨的救灾护贫款和物资,谁家闺女漂亮,谁家媳妇有姿色都是猎取对象,谁碰上,谁倒霉。不是说没有招祸他们就没事,是否看势力对抗他们,没有能力对抗他们,让他们摸到了底,没有招祸他们,他们也会找上门来。现在的犯罪 不是过去的的流窜犯,纯粹的单兵作战,现在的犯罪基本都是集体犯罪,走群众路线,讲究警察协同,官匪协作,形成了地方犯罪割据,一旦有事,采点,摸底的,挖炕的,把风的,骚恼的,行凶的,拉偏架的,接应的,掩护的,窝藏的,一条流水线作业,一旦出事,说谎话的,做假证的,恐吓的,劝降的,应有尽有。他们知道一根筷子容易折断,他们就绑成捆,扎成排,想折断他们都没办法。他们操控舆论和民意。销毁不利证据,制造假证据。向谁告状?上级主管部门与之相关的部门都是一丘之貉,不是拿钱封口就是亲自参与,上至市委书记,下至刁民帮闲,一环套一环,一层盖一层,捂得铁桶一般,水都泼不进。上访?即使访到了京官也要让地方处理,回来不是被弄死也会打得半死。

    政府一再告戒老百姓,当权益受到侵犯时,千万要走法律途径。一说法律就想到了中国的法官和律师,律师是改开后兴起的一个新行业(当然旧社会也有叫讼棍),过去讼棍都是不务正义的,现代所谓律师就是拿人钱财为人消灾的掮客。他们既不尊重法律,也不遵守法律,他们善于钻法律的漏洞,并恶意使用。他们与法官,警察狼狈为奸,毁灭不利的证据,制造有利的证据。在他们眼里没善恶,对错,只有强弱,输赢。他们把打官司当成做生意,就象棺材铺的老板,就等别人家出事,三年没生意,一个生意要当三年。他们打着公平正义的招牌,附强不护弱,吃完被告又吃原告,72行就律师业没有职业道德。如果现在还人指望公检法和律师为自己出头(申冤)这样的人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不知道阳世上的生活。对于弱势群众来说,拉出去一头牛,换不回一头猪,这官司还打得有什么意义。

    现在人们普遍认为读书人是社会中最文明最友善的一类群体,这是错误的。其实老师大都不想干体力劳动,又要求比一般人民生活过得好,也属于好吃懒做人,这行业的人员也来是自于贼民群体。按他们的说法,教师为人师表,最讲斯文和廉耻的,但他们奸淫女学生的时候就不客气了。毛主席为什么把老师打成臭老九,因为毛主席曾经入过教师这个贼民行业,深知教师的痞劣和狡诈以及对社会的危害。他们只是苦于受法律道德和能力的约束,人性没有开放,邪恶的本性露出来。先看看日本人屠杀中国人的旧照片,行凶的筷子手大都是带眼睛的,有的还举着刺刀穿破婴儿腹背顶着玩,731搞科研几乎都是知识分子,有人会大怒,中国人怎么能同日本人相提并论?其实现在的日本人比中国人素质高多了,在国外干坏人事基本都是华人,因为日本人面孔同华人一样,就把坏事推到日本人身上。现在国内杀人取器官,换器官,外科医生不参与怎么能实现这种买卖?小女孩眼睁看着他们把器官从身体里掏出来,他们面不改色,心不跳。性得到放从,他们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作了恶还会找理由,把活生生的人看成马奴达,小白菜来宽慰自己。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他们就不谈保护妇女儿童了。

    当今操控中国基层政权的不是刘文彩式的人物就是坐山雕式的人物,自古 以来恶人当道百姓遭殃。不论是乡村还是街道,工厂,学校,医院,市场,到处充满暴力和邪恶,整个社会就象一座露天大监狱,人们在这所大监狱里吃人或被人吃。过去把中国社会比喻动物世界(遵守丛林法则),人民好比草原上的牛羊,官吏好比豺狼虎豹,这样的动物世界牛羊毕竟占多数,豺狼虎豹毕竟占少数,并且豺狼虎豹总有吃饱的时候,牛羊还是有发展的机遇。问题是现在的中国社会底层人民也相互吃,那有牛羊吃同类的?这分明是海洋里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海洋法则,悲哀啊!中国社会还处于海洋生物时期更本还没有进化到动物世界。

 

 

 

 

 

 

 

浏览(826) (3) 评论(7)
暂不接受评论
总共有37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