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tripod的博客  
群贪不如一贪,拥护君主专制  
        http://blog.creaders.net/u/706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山水君臣论 2017-06-09 14:57:15

 

 

     水源于山,山绣因于水,山水相依相存,不能舍山而言水,也不能舍水以言山。山水合成一个整体,不可分割。神州本为泱泱大国,多数以水为君,以山为臣,君臣以山水组合最为完美。(当然有个别山为君,水为臣,比如华国峰与汪东兴。)

 

     昔日毛太祖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幸亏在陕西遇到高岗,才立足发展起来,说陕北救了中央一点不假,准确的说是高岗救了毛泽东。高岗为高高的大山,毛泽东为润泽东方的大水,又有彭林二人拉弓射箭,是中国历史上最强大的山水组合,不但创建了一个新中国还建设了一个强大的新中国,中华民族才能兴旺发达。其实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高岗的功劳比林彪还大,但好景不长,有人挑拨要把高岗推掉,毛主席没有靠山,以后就不顺畅了,最后郁郁而终。好不容易出个华国锋,,锋实为峰,华国锋为山,汪东兴为水,还有老谋深算的树叶遮阴,也算完美组合。国家兴旺了两三年,又有人挑拨,要把汪东兴这点水断掉,山没有水的润泽,华国峰成了光秃秃的山,老树叶也枯死了,没有人帮华国锋说话,没有发言权,只好躲到朝鲜养鸡。以后的短胡闹的组合里既无水有无山,为乌合之众,把国家败得一塌糊涂,还搞个8964杀了几十万优秀学生。轮到水工帝撑盆,水工帝为大江,江水滔滔而无山可依,李鹏为大鸟,本应择山而栖,只见江水滔滔无处立足,只好飞走。朱熔基来了,他却是一团红彤彤的大火,差点把水工帝烤干了,朱熔基幸亏只搞一届,否则水工帝的蛤蟆功早就废掉了。没有山依靠江水再多也是白流了,再来个涛哥,虽然也属水,也只能帮水工帝补了点水,还是没山,搞不出名堂,而两水相遇,物极必反。水工帝与涛哥合伙成了水老倌,两个水老倌干正经事不行,但搞歪门邪道就行,坊间传言为江湖骗子。再轮到涛哥做庄,为古月皇,古月皇实为尾水,比水工帝头水小得多,大水压着小水,还是没有山为依靠。怎么办?没办法!古月皇只能年三十晚上打灯笼照舅,继续行骗,说谎,造假。天佑中华,中国又出了个习王山水组合,习水为胸怀大志的水,歧山为镇压妖魔鬼怪的山,习王拨乱反正,力挽狂澜,扶华夏不倒,国家刚刚有几年起色,又有人挑拨想把歧山推掉,有水无山,有山无水,风景还美吗?只有山水相连才美。山势磅礴,水势萦迂,才是大自然的美。推山必断水,断水必毁山,前车之覆,后车之鉴。

 

     人无完人,自古以来没有一个帝皇来路清白的(三皇五帝除外),孔圣人还杀了少正卯,刘邦做市井无赖的时候更本没有建立大汉皇朝的构想,朱元璋做乞丐的时候,饿得发晕,那有心思建立大明皇朝。所以说人只有到了那个地步才有抱负和作为,不管他过去做过什么,只要他在其位谋其政,就是好同志,上天有好生之德,帝皇有万民之心,只要他心装黎民就是救世主。诸葛亮鞠躬尽瘁,赵子龙老死方休。自古以来能人忠臣,只要得心应手,没有退休的。不管说的是真还是假,人家正在干正经事,于国于民都有利,推山必断水之行为必伤国家元气,这样的行为是祸国殃民的,有这样行为的人是国家民族的敌人。



浏览(6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现代战争浅薄之见 2017-03-31 04:32:43

 


 

    首先从军旗说起,军旗在过去是军队的灵魂,军旗用来表达指挥员的意图,军旗指到哪里部队就要打到那里,没有军旗指挥人都会跑丢,别说去打仗了,军旗在过去军队极其重要。现代军队都是电子通讯,打仗的时候都恨不得藏到石头缝里,没有人愿意杠一面大旗做枪靶子,当然军旗在现代还是不能丢,当打了胜仗杠出来招摇显摆一下还是有必要的,军旗也是军队荣誉的象征。


    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原子弹,虽然不轻易乱动,那是战略威慑手段,如果国家没有这玩耍就如同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同警察打架只能装孙子,大家都有这玩耍大家才会讲道理。其次要有侦察卫星,军事卫星是军队的望远镜,如果国家没有这玩耍就如同伊拉克和利比亚是个瞎子,飞机坦克雷达最多也会变成废铁。三,战略纵深大,这里丢了还可以到那里做活,不象日本吃两个蛋蛋就只能息菜,一个国家只要具备这三要素不怕任何国家发生军事冲突,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买卖不是逼得没退路是没有人愿意做的,即使发生军事冲突也只会限于常规战争。


    现代常规战争部队不能一下子投入太多,一,部队投入太多战场一下子展不开,二,部队投入太多目标大容易遭导弹和喀秋莎毁灭性打击,三,部队投入太多受交通的限制,进攻和撤退都很麻烦,容易挨打,最好以团为战区(抗日时期的军分区)以班为突击单位,以排为阻击单位,以连为一道防线,以营为犄角,发现战机要做迅速聚集围歼,打不赢迅速分散撤离。现代人的身体抗打击强度远不如古人,人在现代的钢筋混疑土面前真的好比是鸡蛋碰石头,现代战争基本是比装备和操作技术。战斗一般在1000米甚至5000以外就开打了,别说武器射程不够,等敌人靠近些开火,现代战争全靠电子侦察,几乎目测不到人,等能目测到人不是敌人死了就是自己不能动了,所以集群冲锋和拼刺刀的游戏不存在,也就是说那些刺刀,匕首,手榴弹,爆破筒,步枪等古董只能演戏了。最好的杀器是美国的单兵式标枪导弹,其次中国造的枪榴弹也行(既可手扔又可枪发射),俄罗斯的火箭筒也不错,反战车地雷,重狙击枪,遥控扫雷玩具车,遥控玩具无人机,侦察弹(当通讯中断,无人机堕毁,望远镜不管用,头又不敢伸出来,用枪朝天上发射一棵侦察弹看看周围的情况。)每个团必须配备电子侦察连(一种在家里玩电子游戏的侦察兵),高炮连,导弹连,战车连,武直连,工兵连,补给连...等等。后勤保障非常重要,现代战争最担心的是道路是否畅通,平时高速公路上随便一部汽车抛锚了,一堵就是几个小时,如果在战时,敌人在援兵的要道上用导弹摧毁一座立交桥,整片通道切断了,这时敌人的战车和武直在榴弹炮和喀秋莎的掩护下发起集群冲锋,而埋伏在后方的喀秋莎和导弹车跟不上,前方阻击小股部队想跑都跑不掉,阵地一片片丢,那就真的急死人啦!即使把一车蛋蛋扔完了,这是汽车回去的路被堵了,正好喀秋莎或者导弹车被敌人的导弹跟踪了,想跑也跑不掉,最揪心的是前方的武直或者战车没油了,等运油车补给,而运油车前方道路要清障,这一情况正好被敌人知道了,那是瞎子只能扔掉胡琴子跑人了,这个时候即使撒开两腿使劲跑,两条腿怎么能跑得过四个轮子,最要命的路瘫自己要花15小时才能解决问题,而敌人跑过来15分钟就解决了,这公路好象帮敌人修的,这叫开门楫盗。

    打仗不是打足球,输了就输,只要不要脸什么都无所谓,打仗要死很多人,多年的建设会被打得稀巴烂,输了会把国家和民族推入灾难的深渊,古人云,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不想打不等于不打,练兵不能松懈,装备要不断更新,时刻要准备打的,被逼得走途无路的时候还是要打的。

 

 


 





浏览(859) (0) 评论(8)
发表评论
我们公司曾经也收到国家下拨的钱款 2017-03-15 03:55:44

这是从网上发现的一封举报信:  

      我奶奶 和有残疾的三叔在一起相依为命,家庭生活十分贫寒。年前的大雪把我奶奶家仅有的房屋压塌,致使生活十分困难‘在电视上看到国家拨了救灾款,但是乡,村从未公布钱都用那去了!!!?为了搞清楚党的阳光是不是也能照到我奶奶露着蓝天的小屋,我的父亲一个老是巴脚的农民到乡政府和民政所 询问,没有得到答复。 又到汝州市委;信访局也没有结果;执着的父亲又到省城信访局咨询;让他等半个月。3月5号  。没想到我的父亲刚从郑州回家的当天黄昏有两个陌生的歹徒手持刀棍闯到我家, 见到我父亲就是一阵乱砍,险些把腿给砍断’现在不能自立;可怜我父亲现在还在医院。农民想弄明白自己应该知道的一件事情,咋就这么难。还要付出血的代价。                   

        相信法律的人该怎么办!?                           

 父亲,[张桥石]    ;13781082514      

 本人[张利伟]  13014561255                                           

 河南省,汝州市’王寨乡;龙山村。    

 

     从这封举报信就可以看出,上面有关部门拨钱的时候就是要把水搅浑,就是要搞得模糊不清,就是要让下面的基层领导好浑水摸鱼,让他们吃饱了,自然会孝敬上面的领导,这是一个双赢的工作策略。下面的弱势老百姓根本找不到花水,扬改兰不知道上面拨了多少钱?谁拨的?干什么用的?她只知道那家比她富裕的人有,她应该也有,但她又说不过村干部,能够干村干部的都是洞庭湖的麻雀,都是经过几个风浪的,个个都狡舌裂龇,有理讲理,没理就来武霸强(打人)。过去有理走遍天下,现在有理告状告诉无门,现在政府部门哪个官不是买的,如今的为官者一开始并没有什么远大抱负,也没有什么雄滔伟略,他们为官并不是为中华之崛起,也不是为了救黎民于水火,纯粹为了风光安逸,不惜吃空国家,不怕鱼肉百姓,说白了都是道上做生意的,那有闲心管这得罪人的事。    

     大概是2009年至2010我们公司曾经也收到国家下拨的钱款,至今我也不知道这钱款是啥名目,具体多少,用于何种用途,政府哪个部门发放的,一概不知道。要说护贫,我们公司是水路运输公司,是经营利性的企业,不干活,不经营,没饭吃,这不能赖政府,说救灾更谈不上,因为我们公司的财产基本都是水上船舶,除非一阵飓风把所有的船都吹翻,更何况我们公司的船舶早被这群败家子卖光了,我们公司还能拿到国家的福利真有点莫名其妙。我猜是政府又要印钱了,家宝总理良心好,担心老人吃亏(我们的父辈确实为国家作了贡献), 拨一笔钱给老人们弥补货币贬值。确实我们员工的生活大不如前,确实也需要国家补贴一下,能拿到国家的补贴是天大的好事,我们要感谢国家领导人对我们公司员工的关怀。政府下拨的钱到了我们公司,我们的领导是这样解释的,因为企业困难,历年公司所欠退休人员的工资(被扣压的30%)无法还清,政府下拨的这笔钱就一次性还清,上面有一条总规矩,2006年过世的退休人员都有份,至于其他规矩由公司领导定。    

     我们单位是湖南益阳市水运公司,主要从事水上运输业。我们公司前身是益阳县运输社,1956建社,有子弟学校,职工医院,造船厂,塑料制品厂,敬老院,兴旺的时候有干部,工人,老师,医生,各类技术员和各类职员2千多人,加上家属将近5千多人。我们公司过去家大,业大,80年代以前是益阳地区红旗单位,大庆式企业。自从老邓南巡讲话以后,我公司效益越来越差,效益不好就减员,减员还不见好转就卖船,卖完船就卖地皮和房子,现在只剩下一块牌子和一个公章了,办公场地还是租赁港务局的地方。但老爷们要吃饭,现在实在没有东西可卖了,就吃退休老倌。我们的退休老倌都是一次性买了保险的,保险公司发给退休老倌的工资经过我们领导的手,领导就扣除30%留给他们自己发工资。吃完了退休老倌再吃我们流浪汉,为什么还要吃流浪汉的?因为船都卖光了,我们都下岗了,我们要吃饭就要外出讨生活,除了全家吃饱了还有一点节余,把这些牙缝省下来的几个钱学着父辈他们买了个退休保险,指望老了有个依靠。刚开始几年他们还是规矩交到社保局,那时候单位的船还没卖光,还没打我们这些流浪汉的注意,到现在他们实在没有东西可卖了,就吃了我们这些流浪汉每年上缴社保局的保险金,我是每年上缴保险金到社保局,已经交到2011年,我到社保局一查,只收到2007年为此,5年上缴的退休保险金就被老爷们吃掉了,原来政策是交满15年就可以退休,我们上缴保险金都基本超过了15年,现在社保局不办理退休,原因是每年上缴的保险金没有交齐,要求我们单位把剩余没交到位的钱补齐,而我们单位的老爷们死不认帐,说钱全部上交了,又要我们去找社保局,就这样社保局和我们单位的老爷把我们这些流浪汉踢皮球,我们的退休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拿到?    

     发钱了,我在北京打工,有一天晚上接到我公司财务主管陈光玉的电话,要我妈妈的身份证号码,说退休人员有工资补,我想知道我妈能补多少?他是决策人之一,他是应该知道的,但他没有回答我,只催我快点给他,听话音他没有好声气,并带有警告的口气跟我说,不快点把我妈妈的身份证号码报给他,否则我妈妈会拿不到钱,当时失口不提我爸爸的身份证号码,我感觉他有点不的确(陈光玉从来没有给打过外地电话,平时也没有用这种口气同我说话,当时我感觉有猫涅。),我感觉他有点不耐烦了,我赶紧把我妈妈的身份证号码报给了他。    

     钱发下来了,我妈妈总共领2万1千左右,包括我爸的那份在内(我爸爸2006年过世的,按政策我爸有一份),就是说2个人一共才2万多一点,后来我妈去问胡婶婶家有多少(当时胡叔叔在世),胡婶婶他们两口子就有4万多,是我爸妈的一倍,这个数目把我妈吓了一跳,我妈妈赶紧去问我姐夫的妈妈,我姐夫的爸爸大概2003年之前就去世了,按政策是没有了,也就是说我姐夫的妈妈只能拿一份,而我姐夫的妈妈的那一份就是2千3,比我爸爸妈妈2份还要多,这不明显说明我妈妈只拿到一份,我爸爸的那一份被他们吞掉了。我感觉被欺骗了,为不撕破脸,我先让我姐夫去了解情况,公司到底是按什么标准和方式分配的。我姐夫回来告诉我们是按级别发放的,我爸爸在世时年年是单位先进,年年的职代会都参加了,工资级别是全公司最高的,应该比胡婶婶他们两口子还要拿得多,我姐夫又说胡婶婶他们两口子比我爸爸妈妈退休迟,是涨工资后退的休,拿的钱应该比我爸妈多,那你(姐夫)妈妈比我爸爸妈妈都退休早,一个人怎么比我爸爸妈妈2个人还多,我姐夫又说这次补的退休金既要看工资的级别又要看退休的迟早,这也不对,级别的高低与退休的迟早产生的差别,应该不至于我爸爸妈妈2个人拿的钱比你妈妈一个人拿的钱还少啊!?我姐夫狡辩不过来,不耐烦同我说话了,叫我自己去问公司领导。听话听音,锣鼓听声,这家伙又叛变了,这是我预料中的事,因为这家伙有叛变的习惯,我通过同我的那个老不要脸的姐夫的谈话我已经知道公司领导在贪污,再去问也没有结果。    

     我们单位目前的领导班子,经理兼书记是贺先贵,副经理是段建国,财务科长是陈光玉,劳资科长是孙鑫,他们都是吃人的恶霸,他们都吃红了冠子,都赖在公司不走,公司穷得只剩下一块招牌和一个公章,他们却富得流油,都能买到一套甚至几套商品房。他们是集体贪污,欺上满下,都统一了口气,因为上级主管机关市交通局和海事局同我们公司领导穿一条裤子,为他们站岗,他们有持无恐.全公司只有我能够去美国,他们杀不到我,对我生命没有威胁,他们也知道我要告他们,他们就防止我,孤立我,防止知情人同我来往,策反我的朋友和同学。2014年我回益阳向我最好的同学和朋友打听这件事情,同学和朋友们一下子严肃起来,头摇得打拨鼓,都说不知道,我心里清楚,这些人有的 不是同他们穿一条裤子就是得了他们一点好处,都不帮我说句公道话,有的是敢怒不敢言,当他们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我远走高飞了,他们却无处可藏,为此我也不能为难同学和朋友。    

     没有办法所有在职领导都是一丘之貉,在本单位没有说理地方,我就去益阳市职工维权帮护中心,电话是0737-4218232 负责人是蔡主任和杨副主任。先是蔡主任受理我的举报,大概是2014年6月8-11号我是用身份证实名举报,我的身份证号432321196701150034,由杨副主任亲自经办。杨副主任把他的办公电话给了我,要我 随时同他联系。杨副主任说明天马上去我单位了解事情的真实情况,说是二三天就给我一个说法,过了一个星期杨副主任没给我消息,我去办公室找杨副主任,杨副主任说他们这几天很忙,决定下星期一去我们单位,要我再等几天,我又再等几天,还是没有收到杨副主任的消息,我又去职工维权帮护中心,蔡主任说杨副主任出差了,要我再等一个星期,我等不下去了。我是6月28号的北京飞往美国的飞机票,我就把我老婆的电话留给了杨副主任,有消息同我老婆联系,再由我老婆转告给我,到现在我老婆一直没有收到杨副主任的消息。

     我的这种情况找益阳市职工维权帮护中心,我应该找对了衙门,也是他们分内事,估计我们公司职工到维权中心告状的不是我一个,维权中心领导也应该基本知道我们公司的这个情况,但他们虽然牌子响但权力小,遇到市公安局或者市法院的领导打招呼,维权中心领导就只能偃旗息鼓了。因为他们坡子太硬,地方纪委也管不了他们,前些时候云南不是抓了一个纪委书记,脸上的酒肉都没消化,一副典型贪官滑稽相,自己都管不住自己,怎么去管别人,地方纪委书记太弱势,希望中纪委管管我们公司这群吸血鬼,我代表公司职工要求我们公司领导交代三个问题,一,船卖光了,钱到哪里去了?二,2009年国家下拨了多少钱?公司有多少退休职工享受了这笔钱款?按什么标准分配的?三,我们在职员工上缴到社保局的退休保金到哪里去了?社保局不办理退休怎么办?做乞丐讨饭应该有个讨饭的碗,现在饭碗都没有了,他们干吗还赖这里?要砸掉我们公司这块烂牌子,要没收我们公司的公章,把我们的档案转到地方,解散这些好吃懒做的老爷,别吃我们的退休老倌和我们这些流浪汉,他们该干吗,去干吗,有本事吃别人的肉,吸别人的血。    

      要杜绝基层领导巧立名目,隐瞒扣押挪用贪污侵吞私分扶贫款,救灾款,低保款,和各种惠民福利。要让国家的扶贫福利政策落到实处,要让真正受益人知道,不能惟独只让管理者和经办人知道,要让全民知道,习主席深情牵挂贫困地区,习主席对扶贫工作倾注了心血。最近指出所有扶贫地区的领导干部都要坚守岗位“看真贫、扶真贫、真扶贫”审慎处置扶贫救灾款,才能让社会和民众放心。

浏览(12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为什么网管总是限制本博权限? 2017-03-14 21:58:19

 

本博经常不能编辑修改,来访评论不能回复,写坏的博文不能删除.  

 

 

 

 


 


浏览(87) (0) 评论(0)
发表评论
中国强拆何时休 2017-03-06 04:25:39


 

     在美国车是人们代部工具,如果没有车出去很不方便。但是也有例外情况,比如想去买杯咖啡,如果天晴的话愿意步行,何解呢?在美国有的地方步行比开车还省事,因为美国的公路喜欢绕来绕去,大弯小弯,有的地方开车十来分钟还没有开出村子,有的地方步行几分钟就走出去了,如果步行,抄直走近道,穿梭于树林,空气新鲜,又不用泊车,当然选择步行走过去。这种情况要是让中国的村干部大人们知道了就会勃然大怒,认为美国修路人太愚蠢了,公路怎么不会拉直修?拉直修路即省材料又省时间,双赢啊!其实美国人很聪明,这种伺机占营的小技巧对美国人来说是小儿科,问题是那些可以拉直修路的地方是私人领地,在美国私人财产不容侵犯不是说得好听的,如果土地主人不同意,谁也不敢越这道红线。我经常步行,走着走着前面就没有人行道了,在美国百分子八十的公路没有完整的人行道。这不是美国建筑师们粗心大意,是人家守规矩,也不是美国人民不通情达理,同中国相反美国人民够愿意政府征地,就是出大价钱,舍得花钱就拉直修,舍不得花钱就拐弯修,不敢用霸王条款。这种情况在中国就不一样,首先由村干部出面,为了国家建设,为了共同富裕,为了公益事业,作为中国公民要尽义务。这些鬼话早30年前还能成效,现在的人都鬼精,都是做生意,不就是让老百姓少分点钱,政府多分点钱好挥霍。软的不行就来硬的,首先由黑社会(流氓地痞)打头阵,不停地骚恼,,接着城管来执法,警察在后面压阵。有市委书记做总把头,有公检法做后盾,就这点钱,不想答应也得答应,土地是国家的,人也是国家的,反抗就是反党和政府,反党反政府就是造反。造反就要镇压。

     有一首歌唱得好,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如今豺狼来了,要拆房子,贾敬龙要捍卫自己的家园,还没用猎枪,只是用射钉子的工具枪打了一下 ,这样都不行,难道这首个歌只单独唱给美国朋友们听 的吗?而这首歌在美国就管用,美国人民遇到这种情况用的是来复枪和冲锋枪。如今的强盗比过去的还乡团还凶残,流氓,猖狂,为什么不准老百姓抵抗?因为这些强盗既不是美国政府派来的,也不是日本政府派来的,他们是中国政府派来的土生土长的中国强盗。这些中国强盗又代表当今中国政府。又因为中国人民政府是毛主席建立的,中国人民是不应该反对,同理既然是自己人,中国人民政府也不应该侵犯人民,而中国人民政府总是侵犯人民又不允许人民抵抗,这很不合理。

      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政府为什么从来不侵犯人民而是为人民服务?现在的中国人民政府总是对人民大打出手而不问责?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政府是什么性质的政府,要先看看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政府由什么性质的人员组成,现在的中国人民政府是什么性质的政府,再看看现在的中国人民政府由什么性质的人员组成。毛泽东时代的人民政府,毛主席在宣布建立中国人民政府的那一天,说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实际上说的是中国劳动人民站起来了,不包括不劳动的座山雕,胡汉三,刘文彩,南霸天,卢都办,老舍笔下的两个甲乙巡捕。更不包括国民政府里的骨肉同胞,是毛主席和他的战友及广大劳动人民组成的人民政府,实实在在人民当家做主人。在毛泽东时代劳动人民只要有理都能讨个说法,只要不犯法,人人都有工作,只要不偷懒,人人都有饭吃,只有阶级好,不怕有麻烦,整个社会没有人敢逼良为猖,没有人敢拐卖妇女儿童,更没有人敢搞传销和杀人卖器官,那时代做人都有底线,不攻击小孩,不攻击妇女,不攻击疯子,乞丐,残疾,流浪汉,妇女晚上走夜路不怕男人脱裤子吐痰,家里没有防盗门也没有防盗窗,别人不敢不请自来。我们再看现在的人民政府由什么样的人组成,小平上台摘帽子后,除了四人帮所有的中国人能够当家做主人了。资本家和地主都入了党,座山雕做了公安局长,刘文彩当了人大代表,南霸天当了政协委员,胡汉三做了市委书记,卢督办做了政法书记,老舍笔下的两个甲乙巡捕还是做警察,所有劳改释放犯都成了基层政府骨干,与解放前没有两样,实际上是以前的恶人走了一拨,如今有来了一拨。所以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政府和现在的中国人民政府虽然名称相同,但 时代不同,操控人民政府的人员不同,阶级不同,立场不同,所以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民政府和现在的中国人民政府性质就不一样。

     伴随着中国城镇化改革,越来越多城市、乡镇大规模的开发征地,他们在征地过程中无法无天,每次惨剧上演,都会调动民警力量或地痞流氓来镇压人民,有的征地过程中被烧死的、打死的、打残的、被撞死的、甚至砍死的各式各样现象都有,征地最终得益是地方政府而老百姓往往是征地受害者。征地过程中地方政府官员往往顾及自己的利益,而选择残迫人民群众。有的官员说强拆是为了发展,。有的官员说“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人民祖祖辈辈几几十年百年就住这里,一家人乐其融融,政府突然要拆迁,强征土地然后高价倒卖,所谓的的发展就是强迫老百姓买卖,政府得利,然后坐地分赃,所谓的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更是胡说霸道,只能说明他们窃取了人民的政权反过了镇压剥削人民。这些官员无耻、无赖到了什么程度!当年日本人也没有这么歹毒。

    要给人民一个幸福安稳的家,确保人民的生命高于一切,不要盲目建设,不要重复建设,不要破坏山水和环境,不要破坏文物和民俗,不要损坏别人祖坟,不要损坏共产党当年革命的初衷。要把地痞恶霸抓起来,要把混进人民政权里胡汉三,坐山雕人等清出去。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人民群众放在心中最高位置”。践行群众路线,保护群众生命,维护群众利益,不仅关乎政府形象,更关乎人心向背,关乎党的生死存亡。任何罔顾法律、泯灭人性的“强拆”,都必须得到坚决制止和从严惩处!任何践踏群众生命、损害群众利益的“强盗”,都必须得到坚决制止和从严惩处!只要中国还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共和国。只要党中央不是哥老会领导的黑社会,只要宪法和党章没有把社会主义改写为法西斯主义,强拆民房的行动必须彻彻底底地从中国的土地上消失掉。

 

 


浏览(748) (3)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3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6.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