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5香豆的博客  
 
我的网络日志
周末偶感三则 2017-09-29 11:56:43

1) 发呆

今天运气不错,刚上站台时北上的城铁正巧开到,小小的一点喜悦。

上车在靠窗侧找到位置坐了,阳光照到车厢里,暖暖的刚好是很惬意的温度。 乘客不多,三三两两大约满员的三分之一不到,都是些上班族和年轻学生,在我前方两排斜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个花季少女,正低着头把一本书摊在膝盖上读着。

城铁速度很慢,大约在60码以下的速度。抬眼看外面时列车正好开出隧道,拐角高墙上水门汀的纹理清晰可辩。片刻后列车几乎成丁字形右拐,视野里是一片金黄的桦树林,枝干笔直,色泽耀眼,仿佛贴着窗户掠过的巨大的油画。拐弯的白色车厢在阳光下划出优美的弧线,车体和钢轨的摩擦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天空白云几朵,蓝的令人迷茫。

其实,每天我都是坐这趟车,只是每次都和车厢里的大多数人一样低头看手机,常常还听着音乐,没有了感受周围的机会。

原来什么都不做,不想,在秋天里发呆是如此美好的一件事情。


2) 缘分

几个月前我们家的狗狗小黑passed away了。小黑伴着我们家十多年了,至今我都感觉它的离去更像是不真实的梦,常常错觉它又回到家来烦我。

平时小黑基本是太座打理照顾,我只是高兴了抱抱,偶尔黄昏带着散步,出差回来给孩子买礼物时也给小黑带一点小吃什么的,真的没有多少交集。

送走小黑的前一天,它基本已经不大能走了,看它想去院子里,我就抱了它放在草坪上,它安静地躺着晒着太阳。在露台上看着以前活蹦乱跳的小黑虚弱俯卧的背影,想到它应该时日不久了,突然悲从中来,不能直视。

第二天一大早,小黑突然从喉咙里发出两声嘶鸣,我们赶紧跑过去,只见它两前腿撑着身子看着我们,身体微微发颤。我落泪了,小黑你走吧,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年你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快乐。太座早已泪奔。我把手放在小黑头上抚摸着,小黑伏下了身子,从此再没有起来。我们商量之后和兽医联系,然后就带着它去了兽医那里,因为再让它坚持下去,已经是我们的自私了。

小黑走后的两个礼拜,我几乎每时每刻都感觉他没有离开。这难道就是永别,昨天还好好的在那里呼吸,怎么就没了呢。有时候在夜里我会想起他在草坪上的背影,开始思考并疑惑死亡是什么样的东西,既不属于时空也不属于肉体,一道无形的分割线切断所有的联系,唯有我们的思念不能。这就是缘分吧。


3) 生活

夏天带孩子回国探父母,顺便去各地转转以加强对海二代的爱中华文化教育。国内这些年硬件发展确实不错,生活条件也大有改善,基本手持支付宝和大众点评俩app就可以吃喝拉撒不愁了。尤其值得称道的是高铁一出,经济版图改头换面,到处都城市化了。去过几处古镇,开始兴致勃勃,后来觉得到处都差不多的节目,虽然始终有份亲近感挥之不去,但已没了最初那份感动。

有一天酒足饭饱后发小问我,想回来吗?我摇头,他诡笑。 发小是某保险公司高管,自己在浦东有商铺。太太大部分时间在澳洲陪孩子读书兼管家里的生意。问起今后去向,说是随女儿,看着也是奔澳洲去了。

细思生活,所谓质量,所谓精致程度,所谓高尚,潮流,其实都没有说到点子上。我们往往过多地把自己的生活和别人的生活予以比较,从而在量化表面的基础上或窃喜或沮丧,如此,影响幸福感这个有关生活质量的指标其实不是生活本身,而是选择什么样的参照物。

人生一世白驹过隙,做不到钱财名利尽视作身外如此超然,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让心为攀比所累还是应该可以做到的。


愿诸位周末愚快:)







浏览(2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替身 2017-06-29 13:03:07

日子象流水一样过去,记忆的角落里总有那么几处被偶然揭开的零星碎片,把心带回从前。。。


去年三月的一个早晨,大雪依旧,上班路上车辆隔着老远爬行。

收音机正播放加拿大歌手Ruth B的 lost boy,这星期每天早上都这首,歌词大致已熟悉。舒缓随意的钢琴伴奏和着 ruth B 那绸缎般光滑柔和的嗓音,歌声幽寂却缱绻缠绵,沉静中透着几许成长的失落和人生的感慨。那是个关于小飞侠的故事:。。。当我独自一人/无处可去,无所皈依/唯一的朋友在月亮/虽然他也会理我而去。。。皮特潘。。。

白茫茫的四野,清冷素淡似遥远的童话,突然也想到了在无边的白色海洋里航行的孤帆,那种很隔离,远离尘世的感觉。

车完全停了,把暖气开足,脱了手套没有一丝焦虑的宁静。忍不住朝着反光镜拍了张照片,很真实的那种现场照,只为了和朋友们分享这一刻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波澜。

到办公室,把照片上传到朋友圈就进了会议室。

漫长的一天过去, 再开微信的时候已是漫天星辰,在冬夜深黑的天幕上璀璨如宝石的光芒。


照片在朋友圈很多点评。可人留言说好喜欢那份冷清,虽然觉得你在北方好可怜,深表同情。。。

不可怜,只是有点想你。我即刻回了一条。

神经!不理你 (尴尬脸)。


过了一会她说,喜欢这张照片,想起以前在一起的日子,你还好吗。

今年有点冷,下好多雪,这个冬天我已登顶3个14ers

XX,你脚伤都痊愈啦,喜欢冬天的白雪,但不喜欢北方的寒冷,可人接着说

心有被敲打过的感觉,想说 很想你, 但还是忍住了。


我想让学生临摹这张照片,她说

如果是你画的,我可以出高价收了。我回应。

。。。。

没了,可人大概睡了,没再理我。


一个月后,我收到了一个扁长邮包和一封字迹熟悉短信,一幅画和一些没头没脑的句子。

---------------------------------------------------------------------------------------------------------------------------------------------------

XX,


见画如见可人:) 愿你喜欢。

本来想给孩子们临摹,可是没舍得,竟然自己动了手,只是想留住那个感觉。


有时候想,那么多星辰大海,你要那个。

坐在风里等夕阳反水光,就可以过一个下午了。多出来的片刻,成了昏睡过去的记忆,回忆起来与你伫立过的街头,这回是艾文斯顿雨中的公车站。

拼命要逃离的城市,后来逃不了就不逃了。不想习惯的wash park单调的成了习惯,但我倔强地以为最后一次出逃应该没有代价,除了那些我不能陪下去的人。压抑换不回的岁月并不残忍,简单本身才是无比强大。


山头流星划过岁月,幽暗夜空一起看的银河,那些冷静的疼爱与距离剥夺的亲密,昏昏沉沉,我们放弃了吗,即使是内心最深处的那些记忆。

“ 这时候,我就想有一个替身,代替我陪你后来的每一个时辰”


最后一句,记得是我有一天唱过的一首情歌的结尾。


 











浏览(829) (1) 评论(4)
发表评论
人生是不真实的现实 2016-04-28 20:11:29

几个月前我的中学老师去澳洲旅游,老太太走前在微信里联络好以前的学生就兴匆匆出发了。 

到了那里后每一站都发朋友圈,无非观光吃喝之类。开始两天我还跟着说两句真美,好吃,好看,太幸福了之类浆糊话,后来烦了便一语不发。 

有一天夜里,突然在微信上叫我,是从小待我很好的恩师自然不敢不接。老师告诉我她在墨尔本遇到春花了,春花?她在澳洲?一下子我的记忆穿越回三十多年前的上海。 

我和春花是小学同桌,很多年了许多细节记不请了。但记忆中至今清晰的是春花从小长得清秀可爱,两之大眼睛总是腼腆的低垂着,说话轻声细语。她家住我家对面马路的弄堂里,每天我出门的时候,她差不多也出门。有时候我们会互相叫一声对方名字算打招呼,然后各自走各自的路,男生总是走的快一点,一路上并不说话。 

这天外面刮风下着雨,还是我在前春花在后的一路去学校,快到学校的时候,在一个拐弯的地方突然一阵大风刮来,我的雨伞查点脱手飞掉。这时身后春花一声慌乱的惊叫,回头看她小花伞被吹成喇叭花了。我几乎没有犹豫就跑过去把自己的伞给了她,淋着雨帮她把伞骨一根根扳直了。

这以后我们开始说话了,上下课都约着一起走。有时下课早我们就绕点道去xx公园玩,买点话梅,糖果一路逛回家。 有一天我好朋友强强问我你长大了要春花做老婆吗,不要,我立刻就恼了,感到受了奇耻大辱似的。之后我就和春花不大一起出门了,小孩子也无所谓什么朋友不朋友,相安无事,偶尔讨论几句功课,旧这么结束了小学生活。 

中学的时候我们还是在一个班,很少说话,没人的时候偶尔聊两句,她似乎一旦开口比我要健谈。反正整个中学期间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比一般同学都少。有时候两人独处时,我不再象小时候那么从容,常常会心里发慌,因为春花变的越来越漂亮了,个子也长得比我高。后来我去了其他学校读高中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听说她后来去了音乐学院附中也甚少见她在家附近出没。上大学是住校,那时侯和一帮狐朋狗友厮混,回家只有礼拜六晚上几个小时,自己也有了恋人,慢慢的记忆里就没了春花。 

大约是98年冬天,那天我在福州路的书城逛着,突然就遇上了也在书店找书的她。我们不约而同地大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怎么会在这里见到你!太开心了,我们俩高兴的彼此都觉得有点失态。此时的春花已然青涩褪尽,衣着时尚,显出几分成熟女人的练达,对话比小时候容易多了。 出了书店两人都没有分手的意思,我就带她去和平影院看了场电影。记得是冯巩演的一部喜剧片,拍得一般,现在连情节都记不起了。她很喜欢冯巩,边看边吃吃地笑。中间她说口渴我们就出去买了点饮料和零食,其他时间都并肩看着银幕,基本没什么交谈,心无旁骛。之后又去吃了饭。记得那天我们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她提起了帮她雨天修伞的事,说她一直记得。我听她这么多年还记着这事,心里暖洋洋的,看着她姣好的面容便忍不住夸了一句说,几年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她便把目光移开去,我正感到自己会不会有点轻薄的时候,见她微微一笑面有喜色。 那时侯她已经和一个新加坡商人结婚了,猛然听了心里有点酸的,但春花在我心里更多的是幼时邻桌漂亮,可爱的小女孩,一个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是对往昔的一份美好记忆,而不是别的什么。临别时她面露眷恋地说:土根,感觉又回到了小学时候,你还是那个温暖的哥哥。听到这我差点落下泪来。 

这是我们在上海见的最后一面,之后魔都大改造,拆的面目全非,亲朋好友东分西散,再后来我也出国了,从此便又没了她的消息。 快20年了,突然又传来春花的消息,我眼前立刻浮现出儿时那位清秀的有点孱弱的女孩子的面影,很想知道她现在生活的怎么样,怎样从新加坡去的澳洲,很多问题想问,也有很多关心。 

微信很快连通了,我要求视频,春花说她在店里忙着呢,讲话可以。原来她在墨尔本的当堂开了家咖啡馆,这时段正忙的分不开身。春花当咖啡店老板,倒是很符合我对她的想像。 我们约好第二天在聊,我就离了线。 

第二天我回到家,就兴致勃勃地和春花开聊了,我们互相问了各自的情况,她有两个读小学的女儿,她没提丈夫,我也没有问。她也问了我一堆问题。我一一据实回报。她送过来一些照片都是她在墨尔本的家和咖啡店的内外风景,日子看样子过的不错。 我说这么多年了,我印象里你还是那个放课后乖乖的小女孩。那个漂亮的小女孩,我故意追了一句。老了,她说。不会呀,女人40一朵花吗,我开始掏浆糊。我问她有没有近照,隔了好一阵她送过来一张和老师拍在一起的合影,一条文字跟着:土根,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女孩子了,俄罗斯大妈了(流泪) 。 照片上的春花脸胖嘟嘟,一头短发替代了记忆里飘逸的长发。我真的很失望,人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天那,我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个漂亮女孩的影子。这以后都是敷衍之词,毫无真心可言。我被自己的言不由衷所压迫,找了个借口退了下来。 

这天晚上,我辗转反侧不能入睡,就象是丢失了什么无法形容却又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也曾自责为什么如此看重女人的长相,而不是友情,这不是很肤浅吗?我一直以为思念春花是因为两小无猜时的友情,但显然情况更复杂。思前想后,倒海翻江,但是最后我没有任何超越,我就是一个肤浅的人,也许男人的本性就是肤浅的。 

那天夜里我作了个恶梦,一个女孩子在教室门紧闭的走廊里哭泣。她朝我回过身来时,我看到和春花一样她长一双明亮而美丽的眼睛,她一直哭,我心疼地拿手去抚摸她的头发,突然头发顺着我的手指掉了来。。。

两年前她得了癌症,手术后一直接受各种治疗,头发都掉光了。。。照片上的是假法套。我当时无语,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以后不要跟人说假发套的事,美丽的女人永远都是美丽的。


窗外一钩残月高挂,冷清,清冷,我就想我是不是应该尽快去一倘澳洲。 


*纯属杜撰,请勿对号入座





浏览(1592) (5) 评论(1)
发表评论
我在上海等你 2016-03-30 11:02:51

《我在上海等你》

机场回家的路总是在黄昏
暮色欲哭无泪的迷蒙
熟悉的天空面目难辨
可是我,还是爱着你
我的城市,GREAT上海

自从那年离你去孤旅
我走遍陌生的高地和平原
去过无数美丽的城镇
终于有一天
我有了自己的小木屋
在一片没有人烟的荒原上
而心却在远方扎根

飞越阿留申,飞越白令海
飞越西伯利亚的荒漠
穿过日更线三十小时的时空
执著地我寻找与你曾经的交集

归来带着甜蜜难掩的兴奋
象投入情人久违的怀抱
太多变迁的故乡
楼房拥挤成生命的集中营
可是我,还是爱着你
我的城市,GREAT上海

并肩走过埔江冬日的长夜
开往浦东末班轮渡的笛鸣
唱和百年晚钟的悠扬
不夜城里夺目的红粉佳人
杯口写着没有结尾的恋歌
当第一道霞光穿越云层
季节风翻弄你如丝柔情

我在上海等你,
你若不回,我便不老

时光从那一刻不再流动













































浏览(1548) (8) 评论(0)
发表评论
沁园春-雪后 2016-03-20 10:12:06

小楼寒亭,一夜朔风,漫天雪飞。

望飞檐隐月,孤城悬空;

云杉叠嶂,银岭烟吹。

白地冰封,碧空云散,

几许悲欢已式微。

天涯望,叹时空倏忽,百转千回。


当时初识芳菲,执子手、相约生死随。

唱风流千古,笙歌晨晚;

幽思短长,尺素往回。

雪静风停,琼枝玉树,

洗尽风尘铅华褪。

心未老,看天长地久,故里魂归。



rsDSC04076.jpg

DSC04098.JPG

20160319_124505.jpg

rsDSC04109.jpg

Untitled.jpg


*昨日雪后再登西岭,听同行一女画家谈及目前不仅唏嘘,人生必然无有十全十美,特记之








浏览(474) (1)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5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