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苏渝游士的博客  
茶余饭后,也谈国事。  
我的名片
苏渝游士
 
注册日期: 2016-05-17
访问总量: 82,01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武汉肺炎》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三,小说】
 · 元旦有感
 · 《武汉肺炎》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五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二,诗词】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笑
 · 春节风景
 ·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国民党败选
 · 卜算子 江南雪
 · 元旦感怀
【一】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武汉肺炎》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笑
 · 春节风景
 ·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国民党败选
 · 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市场经济”,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十回 2017-01-20 10:09:42

第六十回,夺要地两派激战工学院,遭颠覆九命火葬铁甲车

赵新元为了避开迎面而来的魏老师,慌忙之中穿越马路,与横冲而来的铁甲车迎面相撞,顷刻之间肝脑涂地,一命呜呼!可怜足智多谋,聪明一世,人比三国周公谨的江东才俊团委赵书记,胸中多少宏图大志,此刻全都化为了乌有!至于这突然杀出的铁甲车可是武斗初期的一大发明,是用解放牌卡车改装而成。整个车身用五毫米厚的钢板封闭起来。驾驶室前方玻璃用纲条焊成保护网。车身两侧钢板上开有若干圆形的“观察窗”。里面人员可以向外投掷石块,或用弹弓发射螺丝帽,也可以近距离刺出长矛杀伤敌人。而车外,敌方的大刀、长矛、砖块、铁棍……却对它毫无办法。另外,更有一项厉害之处,是它对于血肉之躯的强大冲击力,所以铁甲车犹如现代战争中的坦克,进攻起来势不可挡、所向披靡。敌对一方只有望风而逃。可是正如唐朝陆贽所说“物(人)有所长,必有所短”。这铁甲车的最大软肋就是四个橡胶轮胎。只要有一个轮胎被对方刺破,铁甲车将立刻无法进退,从而失去了战斗力。里面的人就只有等死。威力无比的铁甲车也就变成了一口“铁棺材”。为了保护轮胎不被破坏,八一兵团的“军备专家们”把铁甲车两边的钢板做得很低,几乎贴近了地面,自以为如此刀枪不入,可以万无一失了。此刻两辆铁甲车正绕过横尸地上的赵新元,继续向江东工学院大门突进。冲在前面一辆车上的司机姓林,车上共载有九名武斗人员。两名为无线电技校的八一红卫兵,五名为八一建筑兵团的工人,还有两名竟是江东工学院长征兵团的谭世宝和钱成根!原来,蒋明贵、谭世宝、钱成根三人在江东工学院“610事件”中,被砸得头破血流,狼狈逃离学校以后,一直躲在江东市无线电技校。几天来,寄人篱下的日子,很不是滋味。蒋明贵被安排到市中心执行任务去了。谭、钱二人听说铁甲车马上要出征江东工学院了,既高兴又激动,认为这正是打回老家去,一雪“610事件”耻辱的大好机会。当他们看到铁甲车如此的神勇无敌、安全可靠,就更加无所畏惧了。本来参加此次战斗的八一派武斗人员中,并没有他们。但他们不听别人的劝阻,自告奋勇,怀着“还乡团,胡汉三又杀回来了”的心态,斗志昂扬地跟着上了铁甲车。果然,这铁甲车威力强大,一上阵就旗开得胜,还没有进入战场就撞毙了一名七一五成员。听到车外一声巨响,然后是人体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车内九名八一战士齐声欢呼起来:“好!好!撞得好!林师傅你开车真有水平!”“首战告捷!林师傅夺得头功!”“对这些牛鬼蛇神就是要狠狠地撞!绝不能心慈手软!”。谭世宝站在前面窗边,一面鼓掌一面向外观察,望着,望着,忽然惊叫了起来:“哎呀!糟了!瘦猴!你快来看!那个被撞的人很像是赵新元嘛!”钱成根应声向后望去,也大惊失色叫道:“妈呀!真是赵老师!他怎么会在这里啊?真是死得惨啊!”。铁甲车里的其它人一听,如同当头浇了一盆凉水,全都停止了欢呼。一个无线电技校红卫兵问谭世宝:“谭哥,干嘛大惊小怪啊?赵新元是谁啊?”瘦猴说:“赵新元是我们学院的团委书记,他是八一派的!一直是我们兵团的高参啊!唉!错了!撞错了!”谭世宝唉声叹气道:“唉!赵老师对我们帮助太大了,这是我们八一派的巨大损失啊!”。出师大捷,一下子变成了出师不利。车厢里各人心中升起一缕不详的疑云。谭世宝、钱成根二人正在为赵新元沉痛哀思之时,铁甲车已经闪电般地抵达了江东工学院门口。车上领队是江东炼油厂的工人曹师傅。他看到大家士气有所低落,立刻大声叫道:“八一战友们!大家注意了!思想要高度集中!马上就要进入战斗了!誓死保卫毛主席的时候到了!我们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此时,江东工学院大门口,两派对垒,一边是长矛,一边是大刀,虎视眈眈,谁也不敢贸然攻击,谁也不愿后退,仍在僵持着。潘大海司令一看增援的铁甲车到了,大喜过望,急令八一武士闪开一条道。林司机用力一踩油门,铁甲车“呜”的一声嚎叫,对着手握大刀的七一五飞虎队人群,就直冲了过去!八一敢死队挺着长矛,紧跟其后,蜂涌而上“冲啊!杀啊!”“缴枪不杀!”“踏平七一五!八一必胜!”“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 “七一五飞虎队”队长杜胜全,看到对方忽然冲过来两头怪物,吓了一大跳,急忙命令飞虎队后撤!飞虎队员们“哗啦”一声,向两边让开,掉过头来,向后就跑。铁甲车在后面紧追不舍,一面向前冲,一面不断从观察窗里,向外掷出石块、射出螺丝帽,打得两边躲避不及的七一五队员头破血流,鼻青脸肿,狼狈逃窜。 站在行政大楼顶上的造反军武斗总指挥陆臣文,看到情况不妙,立刻指挥三座大楼顶上的七一五战士发起反击,砖块、石块、螺丝帽如雨点般地从天而降。可是“叮叮当当”全部砸在了铁甲车的钢板上,损伤不了车内八一武士一根毫毛。谭世宝听着外面石块砸在钢板上“当!当!当!”的声音,高兴得心花怒放,大声向外喊道:“哈哈哈!‘七匪’你们赶快投降吧!咱们刀枪不入!刀枪不入!你们只有挨揍的份!哈哈哈!”钱成根也得意忘形地喊道:“哈哈!咱们长征兵团又杀回来啦!‘七匪’们!牛鬼蛇神们!赶快投降吧!缴枪不杀!”。谭世宝在铁甲车里向外窥探。忽然他看到远处映山湖旁站着两个人,朝着战场这边指手画脚议论著,很像是郑国中和杨耀强二人。他急忙敲着驾驶室大声叫道:“林师傅!前面两个人都是七一五总部的头头!有一个就是郑国中司令,冲上去!快!快!不要让他们跑了!抓活的!”。林师傅听了,立刻加大油门,铁甲车加速朝前冲去,与跟在后面的八一武士拉开了距离,形成了一个较大的空档。七一五飞虎队队长杜胜全一看机会来了,立刻指挥飞虎队迂回到铁甲车背面,从两边反扑了过来。到了此时,双方杀得兴起,杀红了的眼睛,喷着怒火,看着眼前的无辜的工人、学生,简直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刚才双方处于相持状态时,尚存的一点对生命的畏惧之心一扫而空。一个个忽然都变成了失去人性的恶魔!手下不再留情了!但见大刀飞舞、长矛穿梭,手起刀落,断筋折臂! 利刃穿胸,血肉横飞!一场惨不忍睹的白刃战,就这样不可思议,却真真切切地,在美丽的大学校园里血淋淋地展开了。顷刻之间,一个又一个“无限忠于毛主席的革命战士”躺倒在了血泊之中!写到此处,实在难以想象,当年被推到刀口,枪尖上的武斗人员,面对眼前与自己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昨天还在同厂劳作,或同窗共读的兄弟,举刀砍下或挺矛刺去的一刹那,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他真的相信这是在“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吗?或者仅仅是因为相信“你不杀他,他就要杀你”,对“人性本恶”的恐惧所致?一个本来有血、有肉、有思考、有良心、智商正常的人,怎么就可以被宣传,鼓动,欺骗变成了一个冷血杀人魔王?即使是豺狼虎豹,同类之间也只有争斗,并没有杀戮。而骄傲地处于生物进化顶端的人类,为什么竟会象低等动物蚂蚁一样,战争不断,疯狂地自相残杀?恐怕任何从“社会原因”来解释都是缺乏说服力的,大概还必须从人类的基因缺陷,人类进化过程尚处于“初级阶段”来说明吧?经过一场血战,八一武士终于不敌骁勇善战的飞虎队的疯狂反攻,败下阵来,纷纷被逐出校门之外,掉过头来如潮水般地四散奔逃,溃不成军。此时,孤军深入的两辆铁甲车发现了身后的八一武士已经溃散,感觉到有被七一五战士包围,俘虏的危险,于是急急忙忙调转车头向后退去。所幸学院大门已经毁坏,无法关上,两辆铁甲车一前一后,冒着石雨,冲开包围过来的飞虎队员,突出了大门。“急急如漏网之鱼,忙忙似丧家之犬”,沿着公路向西疾驰。谭世宝看着铁甲车后面,两侧追赶上来的人群,吓面如土色,大声喊道:“林师傅!快快!加速!加速!千万不能停车!停下来我们就完了!”。铁甲车到了弯道处,司机林师傅用力一打方向盘。由于车速太快,铁甲车向外甩去,忽然,“轰”地一声撞到了路边的一颗柳树上,底部的钢板被树桩卡住了!铁甲车一下熄了火,停了下来。车内的人见状,大惊失色。钱成根拍打着司机室,惊叫道:“怎么搞的?怎么搞的?林师傅!快啊!快啊!他们快要追上来了!”林师傅急得满头大汗,用尽吃奶的力气扭着车钥匙,力图将铁甲车重新发动起来,只听见“嘚嘚嘚!……嘚嘚嘚!……”的声音响。铁甲车始终发动不起来!另一辆紧跟其后的铁甲车,一看大事不好,急忙绕开抛锚的铁甲车,加大油门,飞也似的溜走了。说时迟那时快,后面七一五武士、飞虎队队员们蜂涌而上,将林师傅的铁甲车团团围住。棍棒、砖块砸得车厢“当当当”直响!呐喊声、嘲笑声四起。“嘿嘿!八一老保你凶啊!这下跑不了了吧!”“刚才你们还撞死了一个人!你们必须抵命,偿还血债!”“出来啊!做缩头乌龟啊!刚才的猖狂劲哪里去啦?哈哈哈!”。此时,困在车内的谭世宝看到铁甲车身陷重围,援军马上不可能来了,吓得他魂飞魄散:“这……这,该怎么办?该怎么办?”钱成根颤抖着说:“那……那……我们只好投降了?”“胡说!八一战士宁死不屈!决不能投降!”一个无线电技校红卫兵厉声喝道。领队曹师傅强着镇静说:“大……大家不要慌乱!听……听我指挥!把观察窗全部关上!全部关上!坚守待援!我们铁甲车,固……固若金汤!他们拿我们没……没有办法!援军很快就会到的!任何人不准开门下车!七一五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匪徒!如果下车,必……必将死……死无葬身之地!” 于是,四个观察窗全部关了起来,顿时车厢内一片漆黑。火辣辣的太阳烤着钢板,车内又闷又热。九名八一武士们个个汗如雨下,衣服全部湿透了,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援军还是没有到来!钱成根实在支持不住了,他晃晃悠悠走到车厢后门,伸手要拉门闩:“队长,师傅,不行了!我实在不行了!我不是投降,我下去同他们谈……谈判吧!”无线电技校红卫兵,猛地将钱成根推开,嘶哑着喉咙叫道:“叛徒!可耻的叛徒!我们决不屈服!必须坚持下去!谁要再说投降,我的长矛就不客气了!”钱成根无力地瘫倒在一边。正在此时,一股强烈的刺鼻气味,从汽车底盘窜了上来。谭世宝从昏昏沉沉中,被呛醒了过来,惊叫道:“不,不好!是,是汽油!完了!完了!”他胖胖的脸上布满了恐惧。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向车门扑去,双手伸向生命希望的门闩。可是他的罗圈腿被什么东西一绊,一头栽倒在地,与钱成根跌到了一起。只听“轰”的一声,一团火焰从底盘上升起,火焰、浓烟立刻弥漫了整个车厢…… 外面的人群,一见铁甲车燃烧了起来,害怕发生爆炸,惊叫着四面散开,远远地看着大火燃烧,七嘴八舌地喊道:“快出来!快出来呀!缴枪不杀!不出来你们只有死定了!”杜胜全老师看到铁甲车驾驶室里,伸出一只摇动着的手。他冒险冲了上去,撬开驾驶室们,奋力将昏迷中的林师傅拽了出来,拖到安全地方,回过身来再看铁甲车已被熊熊大火包围,无法靠近了!九条活生生的生命,顷刻间灰飞烟灭了!这一惨绝人寰的事件很快震撼了整个江东市。人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毛主席亲自发动、亲自领导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竟然会演变成群众之间的血腥屠杀。人们悲痛着、惊骇着、反思着、怀疑着、警醒着,纷纷躲回到了家庭避风港湾,关上家门,心惊胆战地远离了运动。然而,工学院门前的大火唤起了人们的良知,真的能使武斗消弭,杀戮停止么?树欲静而风不止毛泽东认为“乱得还不够”,江东市军管会中的巨大武斗黑手,却将铁甲车惨剧视为扩大武斗,对造反派发动歼灭性围剿的良好契机。因此江东武斗不仅没有停止,反而迅速脱离了“青铜时代”,进化为自动步枪、冲锋枪、机关枪、真枪实弹的现代战争。在此后,比武器先进、比指挥经验、比心狠手辣、比后台强大的武斗中,双方死伤更为惨重,而人数占大多数的江东七一五派却终于支撑不住,被打出了江东市,此为后话。再说周静茹,武斗尚未开始时,她就跟随其它同学一道,避进了学院本部图书馆大楼。她听着外面惊心动魄的呐喊声,心中十分焦急:“致远怎么还不来?他现在在哪里?他脱离了危险了吗?”葛承光和徐正洪回来了,告诉她刘致远就在后面。她一口气跑上图书馆顶楼,朝校门口眺望,只见大门口已经成了战场,看来刘致远是无法进来了。过了很长时间,还是没有刘致远的人影,周静茹隐隐感到情况不妙。这时一个惊人的消息传进了图书馆。有人看到刘致远在校门口被八一武斗人员抓走了!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周静茹惊呆了。周围的男同学个个气得大骂八一派太无耻,有本事就战场上枪对枪,刀对刀,正大光明的干!乱抓无辜完全是下三滥所为!有不少女同学是刘致远的粉丝,急得伤心地哭了起来。周静茹流着泪,埋怨葛承光:“小诸葛!全怪你!情况这么紧急,你还要约他下棋!回来时怎么又把他丢了?!”老夫子说:“唉!怪我!怪我!刘致远说要小便,我怎么就没有拉住他啊!”小诸葛说:“对不起!也是我疏忽了,没有拉住他一起跑!不过,我听刘致远说,他火车票已买好了。他会不会直接去了火车站?那些人可能看错了,抓的不一定是他!”一句话燃起了周静茹的希望,呆滞的眼神里放出了光芒。她突然失声叫道:“对对!致远没有被抓!他在火车站等我!我们约好的,永远不分离!不会,不会的!我要马上去……去火车站!”说着周静茹发疯似的朝楼下跑去。徐正洪、葛承光一见,赶紧追了出来。此时校门口战斗刚刚结束。三人连远处正在被围困的铁甲车也没注意,拦下两辆三轮车就直奔火车站。到了火车站,周静茹就站在候车室门口等,流着泪,嘴里自言自语地不断念叨:“致远!致远!你快出现!快出现!我求你了!求你了!凭你的智慧,你总是能化险为夷的。这一次也一定能逢凶化吉,是吗?”小诸葛、老夫子看到周静茹精神恍惚的样子,赶快把她扶到候车室里坐下。这时,来了一大群江东工学院的男女学生,一个个神色慌张,犹如惊弓之鸟,都是逃难出来,回家躲避的。周静茹从长椅上“嚯”地站起来,对着人群,大声喊:“刘致远!刘致远!你在哪里啊?你在哪里啊?”学生们陆陆续续进了站,仍然没有刘致远的身影!周静茹只好颓唐地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当!当!当!当!”墙上的挂钟敲了四下!周静茹又跳了起来,放声哭道:“啊!致远!我们去江州的火车已经开了!你怎么还不来啊!你在哪里啊?”小诸葛失望地说:“周静茹,你不要太难过了,不会有大问题的,还是先回学校,再想办法吧!”老夫子说:“是啊,车已开了,还是回去吧!”周静茹固执地说:“致远,一定是有事延误了,他会来的!你们走好了!我一个人等!”。经多次劝解,周静茹坚持不肯回去。小诸葛、徐正洪只得陪着她,三人一起坐在候车室的长椅上过夜。天亮了,江东火车站又喧闹了起来,对周静茹来说,这是多么漫长,难熬的一夜啊!亲爱的致远仍然没有来。他失约了!周静茹眼圈发黑,面容憔悴,披头散发,像一朵被狂风暴雨蹂躏的玫瑰。他精疲力竭地跟随在老夫子和小诸葛的后面,跨出候车室大门,返回了江东工学院。

浏览(20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