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苏渝游士的博客  
茶余饭后,也谈国事。  
我的名片
苏渝游士
 
注册日期: 2016-05-17
访问总量: 82,00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武汉肺炎》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三,小说】
 · 元旦有感
 · 《武汉肺炎》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五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
【二,诗词】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笑
 · 春节风景
 ·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国民党败选
 · 卜算子 江南雪
 · 元旦感怀
【一】
 · 元旦有感
 · 《复工抗疫,中共学习西方模式》
 · 论封城之祸(修过)
 · 论封城之弊
 · 《武汉肺炎》
 · 如果我是疫情防控总指挥
 · 不问苍生问鬼神武汉火神山医院贻笑
 · 春节风景
 ·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国民党败选
 · 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市场经济”,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幽灵书生》(大学文革恩仇)第六十二回 2017-01-22 11:02:34

第六十二回,追悼会恩师悲痛失助手,设私堂才子惨遭追魂棍

周静茹离开了江东市回家之后,刘致远被八一派武斗人员绑架,殴打致死的消息,就立刻传遍了整个江东工学院。因为刘致远是“七一五造反报”的主编,又是全院著名的才子,在院内有很高的知名度。师生员工们无不为之痛惜、哀恸、悲伤。过了几天,七一五兵团召开了隆重的刘致远追悼大会。会场设在院大礼堂。主席台上方挂着白布黑字的横幅:“七一五红卫兵刘致远烈士追悼大会”。台正中放着披着黑纱的刘致远的大幅遗像。遗像两边,摆满了院、系、班、各战斗队、和生平友好送的花圈。主席台两边挂着毛泽东和鲁迅诗句组成的挽联:“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会场外,天低云暗,细雨蒙蒙、阴风阵阵。会场内,人潮涌动,哀乐声声,珠泪滚滚。追悼会开始由七一五兵团司令,郑国中致悼词。当郑国中说到,刘致远并未参加武斗,完全是在无辜的情况下,被八一派武斗人员抓去,惨遭毒手,成为武斗中牺牲的第一名七一五红卫兵时,全场师生更是无比的震惊和愤慨。纷纷谴责“八一老保”惨无人道的暴行。朱晓宇带领全场高呼“还我战友!严惩凶犯!”“坚决粉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疯狂反扑!”“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毛主席!”等口号。葛承光也在会上发言,说到与刘致远的深厚友情,声泪俱下,全场哀声一片。当说到因为迷恋下棋,耽误了撤退时间,刘致远才陷入了虎口。小诸葛懊悔万分,举起从宿舍里拿来的棋盘,狠狠朝地上摔去,仰天叫道:“致远兄!你走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下棋了!”并当场表示加入杜胜全老师领导的“飞虎队”,决心用鲜血和生命保卫毛主席,保卫文化大革命,为莫逆之交致远兄报仇雪恨。江东工人造反军司令余永宁也代表工人造反军到会念了悼词。大会决定授予刘致远七一五红卫兵烈士称号,将刘致远的骨灰安葬在风景优美的南山公园旁,并立碑篆刻刘致远对文化大革命的贡献,和不畏强暴光荣牺牲的英雄事迹,以作永远纪念。追悼会在庄严悲壮的国际歌声中结束。当人们挥泪,缓缓离开会场之后,一位两鬓苍白,体态瘦弱的老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跨上了主席台。他走到刘致远遗像前,脱下金丝眼镜,弯下腰来仔细凝视着刘致远的遗容。良久,他泣不成声,仰天长叹:“致远哪!我的孩子啊!‘千里马’不常有!人才难得啊!航天飞船隔热材料还要你继续研究啊!损失哪!化学界的惨痛损失哪!……”这位悲痛欲绝的老人正是刘致远的恩师,原化工系主任,吴云教授。近两年来,吴云教授历尽磨难,几度生死,好不容易熬了过来。最近他的另一位得意门生,清华大学的王夙雯从北京来信,说周总理有指示,为了追赶国际航天研究的步伐,已经停顿了一年半的“国家一号项目”可能要尽快恢复了!这一特大喜讯,令吴教授兴奋不已。这意味着他将很快获得解放,又可从事他为之献身的材料化学研究事业了!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却传来了他的得意门生,得力助手,刘致远遇难夭亡的噩耗。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不令老人痛彻肺腑?吴云教授颤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拿出一迭论文手稿,放在刘致远遗像面前。这是吴教授根据刘致远、王夙雯在北京实习的技术总结,整理出来的论文。“美国化学学会杂志”(“Inorganic Chemistry of American”)已经确定发表了。此刻,一年前,刘致远在北京中国科院内,青春的身影,聪慧的目光,一一浮现在老人的眼前。“致远哪!这是你的成果,上面有你的署名。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他无比痛惜地抚摸着刘致远的遗像,老泪纵横,跌足高呼:“老天哪!断我臂膀啊!断我臂膀啊!”,吴云教授凄惨的声音在空旷的会场里久久回荡……。庄严隆重的追大悼会结束了,意味着刘致远已经盖棺定论。他可以告慰九泉了。然而,刘致远究竟是怎么死的?他真的死了吗?事实上,此刻,刘致远还没有死。他仍处在朝不保夕,命悬一线之中。半个月前,刘致远被抓入八一派武斗“大本营”,江东无线电技术学校,刚被带入大门,就遭到一阵乱棍。这一阵乱棍比林冲发配沧州时的一百杀威棒还要厉害。刘致远如何抵挡得住?当即晕倒在地。押解他的两位凶神一般的武斗人员,朝无线电技校大门里面挥挥手,指着躺在地上的刘致远高声喊道:“小董,小薛!这名俘虏,可是江东工学院的大学生哟!七一五派的红卫兵!就交给你们了!你们可要好好侍候着!我们还有任务,嘿嘿!”说完,二人跳上卡车,掉过车头又开了回去。 “来了!来了!”从无线电技校迎面大楼里,应声跑出两个一胖一瘦的无线电技校学生。两人都穿着军装,戴着八一兵团红卫兵袖套,到了刘致远面前,一边一个把刘致远从地上拖起。胖子董超拍打着刘致远的脸叫道:“醒醒!醒醒!太学生!太学生!呵呵!到了!到了!”过了一回,见刘致远还没有醒,又喊道:“他妈的!‘臭老九’!快醒醒!嘿嘿!——你看,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尊称你‘太学生’不醒,一喊‘臭老九’就醒了!”瘦子薛霸替刘致远解开了手上的绳索,拿掉蒙眼睛的黑布。刘致远晃晃悠悠睁开了眼睛,只见眼前是一片广场。一队队手握大刀、长矛的武斗人员来来去去,耀武扬威,杀气腾腾。广场远处耸立着一座四层高的教学大楼。大楼上空乌云压顶,楼顶上面隐隐有许多幽灵般的人影在晃动。黑黝黝的大门洞开着,两边站着十几个头戴钢盔、手执长矛,凶神恶煞的八一武士,虎视眈眈注视着进出的人群。这哪里还是江苏省著名的模范中专技校?分明是威虎山般的匪寨魔窟!刘致远感到一阵阵逼人的恐怖煞气,惊得他出了一身冷汗,连头上的疼痛也忘记了。他遥望着大楼,心里想着:“此一进去,我还能活着出来吗?”瘦子薛霸在后面猛推了刘致远一把“走!走!快点!磨蹭什么啦?”刘致远无奈,只好踉踉跄跄跟上前面董超的步伐。走了没几步,刘致远突然发现,前面树荫下,直挺挺地躺着一个人。他好奇地走上前去,低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是个死人!看样子不过二十岁左右,偏体鳞伤,眼睛,鼻子,耳朵,嘴角都有血迹,其状十分吓人。薛霸大声喝道:“看什么哪?有什么好看的!这个家伙是个地主、右派,刚才还狂呼‘刘少奇万岁’,罪该万死!死有余辜!快走!快走!”。一会儿走到教学大楼迎面的十字路口,瘦子薛霸对前面的胖仔董超喊道:“胖仔,你先带他进去!我解了手就来!”说完,薛霸就朝厕所跑去。就在此时,刘致远又赫然看到路口边还有一具尸体!尸体躺在一块木板上,全身赤裸只穿一条内裤,浑身上下已经肿胀,面庞已经变形模糊不清,难以辨认,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显然,此人死了已经很长时间了。刘致远看着,十分不忍,心想:“这是谁家的孩子呀?竟遭此噩运!他的家人在哪里?就这样赤条条地走,实在是惨不忍睹哪!”刘致远想到此,迅速脱下自己的灰色翻领上衣,覆盖在尸体上面,心中默默念道:“老弟啊!萍水相逢,无以相赠,这件衣服就给你遮体吧!你不必客气,苍天有眼!残害你的凶手必将遭到惩罚!你的冤屈总有一天会得到昭雪的!你就放心地去吧!……” 胖仔董超走到大楼门口的台阶上,忽然发现身后没了动静,停住脚步,回过身来看到刘致远落在后面,历声叫道:“你个‘七匪’!‘臭老九’!你找死啊!慢吞吞地想耍什么花招吗!”此时,瘦子解完手也回来了,两人推推搡搡,把刘致远推进了大楼。一进门,左侧是一个大的临时医务室。十来个刚从武斗前线撤下来的伤兵,有的头部被砸,有的臂膀被砍,有的腹部被刺……正在这里上药包扎。一听说抓来了七一五俘虏,伤兵们个个眼露凶光,拿着刀、矛围了上来,嘴里狂叫道:“他妈的!杀了他!”,“杀了这个狗日的!为牺牲的弟兄报仇!”刘致远一看这架势,吓得魂飞魄散,仰天长叹:“完了!今天就在这里,糊里胡涂了此残生了!”……,胖、瘦二人赶忙紧紧护住刘致远。胖仔朝伤兵喊道:“诸位师傅!各位战友!这是重要俘虏!潘司令要亲自审问的!你们可不能胡来!”伤兵们听了犹豫了一下。二人乘机分开人群,拉着刘致远,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奔迎面的楼梯。摆脱了伤兵,刘致远惊魂未定,失魂落魄地跟随胖瘦二人,上了楼梯。原来宽敞的楼梯,楼道,现在都被砖墙封住。每隔十多米就是一道只供一人通过的门。门边有武斗人员把守。临窗走廊上,乱七八糟推满了砖块,石头,作为防备敌方进攻大楼时用的武器。刘致远三人几经盘查,转弯抹角,终于登上了四楼,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瘦子小薛在门口叫了一声:“何司令!俘虏带到了!”门内应到:“好吧!让他进来!”刘致远被推进了办公室。胖瘦二人留在外面。这是一间普通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正是原江东市赤卫军副司令,现在是“八一革命造反军”总部副司令何进东。何进东注视着站在面前的刘致远,然后打开桌上的记录本,问道:“你是江东工学院的大学生吗?”刘致远说:“是。”“嘿嘿!大学生,知识分子,活得不赖烦了!为什么要参加武斗?杀害过我们几名八一战士?”刘致远慌忙答道:“不,不,司令,不要误会!我没参加武斗!是被你们抓……”何进东挥挥手,打断刘致远说:“你不要辩解了!我们按党的政策优待俘虏,你不必害怕,你叫什么名字?” 问到姓名,刘致远稍微迟疑了一下。自从被抓开始,他就心里一直在盘算:“决不能让八一派知道我是刘致远。因为“七一五造反报”上经常有我的文章。他们对我肯定恨之入骨,如果暴露了身份,说不定有性命之忧啊。”现在何进东问他,刘致远按照想好的对策答道:“我姓黄,叫黄明志。”何进东说:“噢!黄明志!好名字!不过我们要搜一搜!”说着上来一个五大三粗,满脸络腮胡的工人。刘致远伸开双臂,让他搜,心想:“好险哪!幸亏我刚才将上衣送了难友。学生证、火车票、与周静茹一起签字的“申请书”都在上衣里。现在你还能搜出什么啊?”。“络腮胡”看看刘致远的衬衣口袋,又摸摸刘致远的裤兜。突然,从裤兜里抽出一张折迭起来的纸,马上递给何进东。何进东展开一看,原来是一张油印小报,冷笑道:“嘿嘿,黄明志!你究竟是什么人?”刘致远说:“我就是黄明志!我是逍遥派,没参加任何群众组织。”何进东指着小报,敲敲桌子,冷笑着说:“呵呵,你逍遥派?你骗得了谁?你看!这是什么?”刘致远心想:“糟了!怎么就偏偏把小报放在口袋里啊!”。这一期七一五造反报第一版,登了一篇攻击八一派的文章,标题是:“彻底揭穿八一派假造反真保皇的丑恶面目!”署名是“特约评论员,刘致远” 何进东拍着桌子,咬牙切齿地叫道:“妈拉个×!刘致远!这个混蛋!又在小报上猖狂攻击、污蔑我们革命左派!抓到他,一定要他付出沉重代价!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刘致远说:“我一直是逍遥派,我怎么会认识他!”何进东追问道:“呵呵!看清楚了没有?这可是最新一期的七一五造反报!还没有出版哪!你一个逍遥派怎么就提前拿到了这个东西?我看八成你就是报社的人吧?你还不老实交待!”刘致远暗想,这个何司令心还真细,沉着地分辨道:“司令,我的确与此报社无关!上午我在江东工学院大门口看热闹。有人在发小报,硬塞给我的!不信你可以去查。当时很多人都拿到了小报。”何进东用怀疑的目光紧盯着刘致远说:“真是这样吗?很多人都拿了报?好吧!你先走吧!我们会查清楚的!到时再来找你算账!”然后,对着门外喊道:“小董,小薛,把黄明志带走!好好看管!不要让他跑了!” 刘致远跟着胖瘦二人,来到三楼的一个大房间,里面已经关了七~八个人。胖仔将刘致远领到窗边,指着地下的草席说:“太学生,这是你的铺位!吃饭到门口来拿,上厕所要报告!”刘致远扫视了一下昏暗的房间和惶惶不安的难友们,对胖仔董超说:“你们司令已经问清楚了,什么时候放我走啊?”瘦子薛霸说:“嘿嘿!你刚来就想走?总得等战争结束,才好交换俘虏吧?你就老老实实待着罢!”说完,胖瘦二人出了房间,“哐当!”一声将铁门锁上,走了。不知不觉,浑浑噩噩一个星期就过去了,每天胖仔和瘦子送来两顿稀饭、咸菜。窗子是从外面钉死的。没有“放风”时间。七,八个人挤在一起,闷热难当。难友们个个汗流浃背,上身打着赤膊,只穿一条内裤。从第三天开始,又增加了一条新规矩,晚上睡觉一律要捆起双手,蒙住眼睛。胖仔解释是因为二楼牢房,有人不堪忍受,夜里跳楼逃跑,当即被楼下武斗人员,乱刀砍死了!所以是为了大家的“安全措施”,不要胡思乱想,好好睡觉。一天傍晚,几声雷响,天终于下起了雨,牢房里顿时凉爽了不少。刘致远躺在地铺上休息,感到从未有过的舒适。几天以来,他“杀威棒”的伤已经好了,心情也不那么激动了。既来之则安之,听天由命罢!他闭上双眼,尽量想一些能使心情平静下来的事。他想到自己的名字“致远”和刚取的假名“明志”,皆取自诸葛亮出山前,隆中草堂上的条幅:“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是啊!对于眼前险恶的环境,只有“淡、静”以对了。刘致远心中默念着“淡,静,淡,静”慢慢睡了过去……。忽然一阵吆喝“起来!起来!”将刘致远惊醒。“你就是江东工学院的黄明志吗?”胖仔带着“络腮胡”站在刘致远面前。刘致远赶紧爬起来说:“是啊!我就是黄明志!”络腮胡说:“走!跟我们走一趟!有事找你!”,刘致远又被蒙住眼睛,捆住双手,听着吆喝声,跟在络腮胡后面走。只觉得转了几个弯,下了楼梯,进入了一个宽敞的房间。地面好像是大理石的,感觉又滑又硬。络腮胡将刘致远领到房间正中的一张凳子旁边。一个如狼似虎的声音命令道:“好!坐下!坐下!”。刘致远两眼什么也看不到,战战兢兢地坐了下来,感觉是坐在一张高高的圆形的绘图凳上。刘致远正在奇怪:“这是什么地方?是无线电技校的绘图室吗?他们要干嘛?”正在他狐疑之际,忽听右后方“嗖!”的一阵风起,一根铁棒“啪!”的一声重击在右腰部。刘致远猝不及防,痛得大叫“啊呀!”一声,条件反射地站起身,向左一闪。对面响起了狼嚎般的尖笑:“哈哈哈!太学生,坐好!坐好!不要乱动!不要动!”,刘致远只得遵命,重新坐到凳子上。还没等屁股坐稳,左后方又是“嗖!”的一棍,打在左腰上。刘致远“哎哟!”一声,又闪向右边。“哈哈哈!叫你不要乱动!坐回原位!快坐好!”刘致远忍住腰部剧痛,再度坐上圆凳。只听得迎面陡然卷起了狂风“唬!——”两根铁棒,同时猛击刘致远的胸部。刘致远猛然向后摔去,仰面翻到在地,后脑勺“呯!”地一声,撞击在大理石地面上。刘致远大叫一声,只觉得头晕目眩,满眼金星闪烁,瘫倒在地!随即,两名打手过来将刘致远拉起,再按到圆凳上。耳边声音又狂叫起来:“嘿嘿!重头开始!重新再来!坐好了!不要动!” 几套“组合棍”下来,刘致远起先感到胸部、腰部、脑部炸裂般的疼痛,简直无法忍耐。他拼命地大喊大叫。到了后来,他已感觉不到怎么疼痛了,只觉得肺部空气不够用,十分难受,张大嘴,拼命地喘气。当最后一次后脑勺“砰然”撞击到地面的一瞬间,刘致远忽然觉得眼前一片敞亮,心中升起了莫名其妙的愉快感。疼痛和恐惧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的身体竟然轻盈地飘浮了起来!飘呀,飘呀,一直飘到悬浮在天花板上。他在天花板上,回过头来,惊奇地俯瞰着自己的躯体一动不动地躺在圆凳旁边。两个拿着铁棒的人在忙碌着,其中有一个正是“络腮胡”。对面靠墙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两个人,面目狰狞而模糊,正在抽烟喝茶,谈笑风生。刘致远心中觉得很奇怪:“咦!我刚才不是被蒙住眼睛的吗?怎么会如此清晰?我躺在地上干嘛?”“噢!难道这就是‘灵魂出窍’?我在一本书上看过的!当时我还不相信,那么,我死了吗?” 正在此时,刘致远耳边响起了了低低的,好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飘来的声音:“头!不行了,这个臭老九快不行了!”“啊!太不不中用了!我还没过把瘾哩,算了!算了!他也不过是个小巴辣子,快把他弄醒!前天死了一个,挨了批评!这回不能再失误了!”“听说市军管会已经干预了,要正规化管理了!以后就难有这么好玩的机会喽!”刘致远听着鬼魅魍魉的窃窃呓语,分不清自己是在地上,还是在天花板上?是在阳间,还是在阴间?……

浏览(14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