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从昏饭牛的博客  
宗教错误危险,哲学错误至多荒謬。休谟  
        https://blog.creaders.net/u/1481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新冠大流行为何使鸟儿的歌声更轻柔性感 2020-09-27 12:41:19

新冠大流行为何使鸟儿的歌声更轻柔性感

 

科学家一直在研究噪声污染如何影响鸟嗚。春天雄鸟会用歌声来确定它的领地和吸引雌鸟交配。最新一期《科学》杂志(924日)的研究文章确定当城市变得安静时鸟鸣的响度和音质都发生变化。在旧金山湾区今年春天因新冠病毒大流行封城期间,车流量减至50年代水平,噪音显著减小,出现童话般寂静的春天,人们听见鸟叫声比往年更响亮,通过和几个世纪的鸟鸣录音比较,事实上今年的白冠带鹀的求偶歌声更低柔,只是背景噪音减小使信噪比增大,让鸟呜听起来更大声。

 

虽然白冠带鹀啼叫更小声,但实际达到的交流范围却加陪,交配潜能也增加。换句话歌声更轻柔性感。

 

已广为人知的是生活在城里的鸟,在近几个世纪必须调整其歌声以适应逐年加大的噪声,例如近年城里白冠带鹀的求偶歌声比乡村鸟响亮三倍,很像是在群体聚会中人们必须高声说话。

 

这篇文章的意义在于研究结果证实短暂的人类行为改变可以有效地去除长达半个世纪的噪音污染的影响。









浏览(84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耶鲁教授:对成功开发新冠病毒疫苗高度乐观 2020-09-19 10:34:14

耶鲁教授:对成功开发新冠病毒疫苗高度乐观

 

最近有研究报道新冠病毒患者抗体水平在在两个月内显著下降,引起人们对抗新冠病毒免疫力不能持久的恐慌,也增加了疫苗能否成功的疑虑。对此,耶鲁大学两位著名免疫学家在7月31日的《纽约时报》发文指出这种恐慌和疑虑完全没有必要,产生的原因是人们错误地解读了疾病痊愈后抗体水平下降的意义。感染消退后抗体数量下降不表示免疫力衰退,只是一个免疫反应通常过程中的正常步骤。原先产生这些抗体的记忆B细胞就在附近,已作好准备,一旦需要便可产生新抗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对新冠病毒疫苗的前景保持乐观的原因疫苗通过模拟自然感染起作用,在接种人群体内产生记忆T和 B细胞,它们可提供长期保护作用。以下为全文译自《纽约时报》。

 

害怕抗新冠病毒免疫力不能持久?没必要

                                                                                                                   

抗体水平下降不是免疫系统抗新冠病毒失败的迹象,也不是疫苗不能成功的征兆

By Akiko Iwasaki and Ruslan Medzhitov

Dr. Iwasaki and Dr. Medzhitov are professors of immunobiology at Yale.

 

 

去几月内有几篇科学研究报道,有的经过同行评审,有的没有,显示感染新冠病毒人群抗体反应在两个月内显著下降。消息激发对病人免疫力可能迅速消退的恐慌,减弱了人们对开发出长期有效疫苗的希望。

然而这些顾虑是让人困惑和错误的

我们身体的自然免疫和通过疫苗获得的免疫的功能相同,都是抑制病毒和预防病毒引起疾病。但二者发挥作用的方式不总是相同。

发现某些患者自然产生抗体的消退, 实际上并不代表正在开发的疫苗的效力,科学在这种情况下可比自然做得更好。

人体免疫有两种:固有免疫,感染后数小时,有时几分钟内即发挥作用;适应性免疫,需要几天到几周才能建立。

身体内几乎所有细胞都能检测到病毒感染。一旦检测到病毒,他们立即召来白细胞部署防御反应对抗致感染物。

接触病原体后,身体首先启动固有免疫反应,如果成功,感染会很快得到控制,一般没有太多症状。如果感染持续,身体产生适应性免疫反应来保护自己。

适应性免疫系统主要由被称为T和B细胞的两种白细胞组成,这两种细胞通过从分子水平检测病毒的特殊细节来识别病毒,产生对病毒的特异反应。

病毒通过进入人体细胞,劫持细胞的基因装置后大量复制而致病,把宿主细胞转换为病毒复制工厂。

T细胞认别和杀死被病毒感染的细胞。B细胞产生抗体,一种和病毒颗粒结合的蛋白质,阻断病毒进入我们的细胞,由此预防病毒复制,将感染控制与侵袭途中。

然后身体储存参与清除感染的T和B细胞,以防将来还需要他们对抗相同病毒的再度感染。这些细胞被称为记忆细胞,为长期免疫的主要成员。

普通季节性冠状病毒感染(即感冒)产生的抗体在体内持续一年左右;麻疹病毒感然产生的抗体终生存在,具有终生保护作用。

然而也有这样的情况,有的病毒在感染期血中抗体达峰值,病毒被清除(一般需几个月)后抗体水平随之下降。这就是人们担心的新冠病毒的事实,但它并不意味着身体免疫力的下降。

感染消退后抗体下降并非抗体失败的征兆,这只是一个免疫反应通常过程中的正常步骤。

感染消退后抗体数量下降不表示免疫力衰退:原先产生这些抗体的记忆B细胞就在附近,已作好准备,一旦需要便可产生新抗体。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对新冠病毒疫苗的前景保持乐观的原因

疫苗通过模拟自然感染起作用,在接种人群体内产生记忆T和 B细胞,它们可提供长期保护作用。但是苗产生的免疫力在诸多方面和自然感染产生的免疫力有重要区别。

事实上所有感染人类的病毒的基因库中都含有一些基因,它们可产生蛋白帮助病毒躲避固有免疫系统的监控。例如新冠病毒似乎含有一种使固有免疫系统停止起作用的基因。

在人类流行的病毒有的甚至已设计出避开适应性免疫系统的方法:一型艾滋病病毒突变迅速;疱疹病毒部署蛋白来包裹抗体,使之失效。

值得庆幸的是新冠病毒至今尚无这些伎俩,我们仍然有机会直接通过疫苗遏制病毒的散播和流行。

疫苗有各种类型,可以是灭活或减毒的病毒物质,核酸,或基因重组蛋白。但所有疫苗都由两种成分构成:抗原和佐剂。

抗原是病毒中我们希望适应性免疫针对并产生反应的部分,佐剂是模拟感染帮助启动免疫反应的试剂。

疫苗的一个好处,一个和我们身体对感染的自然反应相比的巨大优势,是抗原可以设计为所产生的免疫反应集中在攻击病毒阿喀琉斯的脚后跟。

疫苗的另一优点是可以选择不同种类和剂量的佐剂,这些微调和校正可以帮助增强和延长免疫反应

自然感染产生的抗病毒免疫反应某种程度上是听任病毒摆布。疫苗不是这样。

由于许多病毒躲避固有免疫反应,自然感染有时不能引起强烈或持续长久的免疫力。头状瘤病毒为其中之一, 这是它可引起慢性感染的原因。乳头状瘤病毒疫苗触发的对病毒抗原的抗体反应远远优于自然人类乳头状瘤病毒 (HPV)感染:它对预防HPV感染和疾病几乎百分之百有效。

疫苗接种不但保护身体免受感染和病患;它也阻断病毒的传播。如果接种足够广泛,可以帮助在人群中形成群体免疫。在给定人群中需要多少比例的个体产生对新病毒的免疫力才能让全体人群实际上获得保护,取决于病毒基本繁殖数,广义地讲:一个感染者可以传染的平均人数。

对于麻疹,它具有高度传染性,必须有90%的人群获得免疫才能让未接种疫苗的人也受到保护。对于新冠病毒,尚无定论,估计在43%到66%之间。

鉴于新冠病毒疾病在许多老人后果严重,加之其病程和后遗症在年轻患者不可预测,接种疫苗是取得群体免疫的唯一安全方法。结合新冠病毒似乎尚未形成可躲避我们适应性免疫监控的能力的事实,这些都是应该加速开发疫苗的充分理由。

因此不要被新冠病毒病人抗体下降的报道惊扰,这些事实和开发有效疫苗的前景不相关。

Akiko Iwasaki is the Waldemar Von Zedtwitz Professor in the Department of Immunobiology and a Professor in the Department of Molecular, Cellular and Developmental Biology at Yale. Ruslan Medzhitov is a Sterling Professor in the Department of Immunobiology at Yale School of Medicine. Both are investigators at the 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



浏览(14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从武汉肺炎想到法国病 2020-09-15 08:36:36

从武汉肺炎想到法国病

武汉肺炎等于新冠肺炎已经家喻户晓。一些人反对如此称呼新冠肺炎,认为是对武汉人的污名化。根据发生地或多发地命名疾病是医学上的惯例,可比拟武汉肺炎的有地中海贫血,西班牙流感,日本血吸虫病,川崎热等,哪来污名化?在中国也有香港脚,可曾见香港人跳脚?其实试图掩盖武汉是这次病毒大流行发源地这一事实才是真。话说回来,医学史上污名化的疾病名也真有,例如“法国病”(French disease)。

说起“法国病”,现在知道的人恐怕还真是不多,但换个名称梅毒,你肯定听说过。梅毒是由梅毒螺旋体感染,通过性行为传播的全身性疾病,虽然它在15世纪才被发现,据医学家推测早在公元前3000年梅毒已开始悄悄感染人类,只是它的皮肤损害症状和麻风病相似,常被误诊为后者。为什么梅毒被称为法国病?这还得从15世纪一场法国入侵意大利的战争说起。1489年罗马教皇英诺森八世和那不勒斯国王费迪南一世发生冲突,起因是这位意大利国王拒绝偿还所欠教皇的债务,一怒之下教皇将那不勒斯王国赐予法兰西国王查理八世管辖。1494年查理八世率领法国军队入侵意大利索讨教皇封赐的土地,开启了持续半个世纪的战争悲剧,一种致死性传染病也随之流行起来,先在法国军队,后扩散至整个意大利,欧洲。1495年意大利军医第一次描述了发生于法国士兵的这种传染病:比麻风还恐怖的全身脓疮突起,面容毁损,严重时大脑损害,通过性交传播,数月后可致患者死亡。意大利人指责法国军队带来了这种传染病,因而称之为“法国病”。1531年意大利医生,诗人,吉罗拉摩 法兰卡斯特罗在一首诗中称“法国病”为syphilis。从此syphilis, 中文翻译为梅毒,成为该病的医学正规学术名称。 “法国病”这种称谓刺激了欧洲人,特别是德国人英国人的丰富联想:因为梅毒随性爱传播,以法国人浪漫多情的天性,潇洒风流的行为,在他们看来用法国命名此性爱病再恰当不过。因此欧洲一直用“法国病”称梅毒,并不在乎当年是否真是法国大兵将梅毒传遍欧洲。法国在此命名中的意义从病原学转向了文化学,是否污名法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中国称梅毒为花柳病,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与法国有关的描述性爱的词语还有French kiss, 含义人人皆知,不用解释。

由于通过性传播和毁损患者的面容,梅毒一直被认为是一种让人蒙羞,耻辱的疾病,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民受感染后都指责其邻国或敌人为疾病流行的祸根。因此意大利,德国,英国称梅毒为“法国病”;法国称为“那不勒斯病”;俄国称为“波兰病”;波兰称为“德国病”;丹麦,葡萄牙以及北非地区称为“西班牙病”;土尔其称为“基督教病”。各国对同一疾病给予如此之多的污名化名称来羞辱临居或敌国,这在医学史上绝无仅有,可见人们多么害怕和厌恶梅毒。

历史上梅毒在人群中传播极为广泛,上至王公重臣,下及贫儿乞丐,无人能幸免。最尊贵的梅毒患者包括俄国沙皇伊凡四世,法国国王亨利三世和查理五世,英国国王亨利八世和乔治四世,还有中国的同治皇帝。都说色情是作家,音乐家,画家创作的灵感泉源,所以不奇怪济慈,王尔德,妥斯妥耶夫斯基,贝多芬,舒伯特,舒曼,高更,梵高这些文化巨人都曾患梅毒。哲学家尼采口口声声说上帝死了,上帝让他患梅毒而失智,警示世人本尊还活着啦!另一位大哲学家叔本华自学生时代就患上梅毒,从此终身厌恶女人。贫儿患者的代表是民间音乐家瞎子阿炳,华颜钧,梅毒使他失明。虽然他死后在中国无人不晓,生前却是一贫如洗。

1949年以后梅毒在中国的流行得到了很好控制,曾经一度消失。随着中国人逐渐富裕,饱暖思淫,人民回归笑贫不笑娼的传统,梅毒在中国再度流行,1991年梅毒发病率0.09/10万人,到201835.7/10万人,短短27年,发病率暴增400



浏览(1097) (7)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