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雷歌视角  
让沉默的思想如闪电,点燃我的文字,照亮这个世界。  
https://blog.creaders.net/u/31182/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6.4清晨,六部口,我目睹了坦克碾压学生队伍 2024-06-04 15:41:59

我亲历的89.64

6.4清晨,六部口,我目睹了坦克碾压学生队伍

雷歌 202464

 

35年前的今天,凌晨5点左右,我随清华的队伍与数千通宵坚守的人一起撤出了天安门广场。和平撤出是刘晓波、侯德健等人与军方谈判的结果。

3日晚上10点多起,前方就不断有流血的消息传来。木樨地、劲松路……说军队一路开枪打进来了,死了不少人。当时广场上的一些人包括我还不太相信,认为可能是橡皮子弹吧,人民军队怎么可能向我们开枪呢?当时就是这么幼稚,也因此不怎么害怕。人群里有一对70多岁的老年夫妇,老先生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他气咻咻地说,他们敢向学生开枪?如果真敢,我老头子给你们挡子弹!

半夜11点多,就有一辆率先冲进来的装甲车绕着广场高速行驶,有点威胁恫吓的意思,但它并没有进广场。

凌晨2点半,从人民大会堂那边涌出很多士兵,他们都蹲在广场西边,呈扇形排开,黑压压一大片,悄无声息。他们在等待最后的命令。广场上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大家知道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

凌晨4点不到,部队向纪念碑猛烈射击,打烂了挂在碑上的高自联广播喇叭。

刘晓波、侯德健等人与戒严部队谈判,他们希望避免流血,和平撤出。

刘晓波是当时的风云人物,思想文化界新崛起的年轻才子,以批判当时的文化界大佬李泽厚而崭露头角。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全盘否定在许多年轻学子中引发强烈共鸣,也在学界引起激烈争议。89年初我在北大书店买到了他新出版的博士论文《审美与人的自由》,为他新锐的思想和喷涌的才情所折服,一时惊为天人。在那个年代,刘晓波的《审美与人的自由》,与周国平的《人与永恒》、《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和泰戈尔的《流萤集》一起,成为我的最爱。

894月中旬的时候,刘晓波还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学者。学生运动爆发后,他于4月底中断访学返回北京,并在62日与侯德健等4人开始在广场绝食,人称“广场四君子”。

经过谈判,最后军方同意在广场南面开个口子,让广场学生绕过纪念堂东侧,从前门方向有序撤出。

5点左右,广场学生按校集结,排队从广场撤离。走在最前边的是北京钢院的队伍,清华在第二个。

那段时间,我刚做完硕士论文,白天在学校上机录入论文(初稿是手写的。那时电脑很少,我刚开始学习五笔输入),有时间就到广场凑热闹,经常在清华营地过夜。那一阵在长安街和广场拍了不少照片。我当时的女友也是清华的,她家就在长椿街附近,离广场很近。她经常陪我在广场活动。

63日上午我完成了硕士论文答辩,下午就和女友一起赶到广场。4日凌晨我们一起撤离。在前门附近,我还顺便找到了停放在那的自行车,推着自行车与女友一起随队行进。

学生队伍从广场出来,沿前门大街向西走了一段,到音乐厅那条街就向北拐向长安街。这条小路与长安街的交叉处,就叫六部口。六部口,这是一个让我终身难忘的地方。

当时戒严部队封锁了整个广场区域,长安街上东边从南池子开始封锁,西边就到当时音乐厅所在的六部口为止。六部口的对面右手边就是新华门,新华门里边就是中南海。

队伍走到长安街上,见路口有戒严部队荷枪实弹守在那时,学生们就开始高喊口号“打倒李鹏”等等。我走过守卫士兵身边时,清楚地看到他们正用手中的步话机嚯嚯地向总部呼叫。

大队伍拐上长安街正向西单方向走,这时从天安门广场方向传来震耳的轰鸣声,我们回头一看,两辆坦克正并排着沿长安街快速向学生队伍冲来。大家一看不好,已经拐上长安街的马上疏散到人行道上,没上长安街的队伍则立刻缩了回去。

两辆坦克从学生队伍的断口中高速穿过。这些坦克似乎经过专门改装,炮塔右边有个很粗的钢筒,呼呼冒烟往外放着瓦斯。炮塔上还有士兵钻出来向人群扔瓦斯手雷。人行道上四散的学生则纷纷捡起石块砸向坦克。一溜烟工夫,坦克就消失在前方的晨雾中,连声音都听不到了。

大家以为没事了,后边的学生大部队就继续从音乐厅那小街出来,拐上长安街。但没多久,那两辆坦克大概开到西单一带又掉头回来,看到学生队伍,就像发疯一样碾压过来。路口的队伍迅速四散,但靠近六部口这边的那辆坦克追着后退的学生人群一直压到了路边的人行道围栏。学生人群中顿时倒下十几个,一片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我当时正和几个学生在街对面一个部委大院(好像是北京教委)门口。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可能是大院工作人员,他泪流满面,满手是血,带着哭腔冲进大院向人们哭喊“你们来看看哪看看哪……”。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军人也就是打点橡皮子弹唬下人,现在一看这场面真是魂飞魄散,如梦初醒,这是玩真的啊。马上撤离!我们连长安街都没再走,就从这个大院后边的路穿出去逃回了清华。进清华南门时,已是上午8点多。

在清华南门那条大道上,我清晰地记得许多清华的老师站在路边焦急地等待广场学生们的消息,见人进来就问外面的情况。后来还有一些校外的车辆车顶载着尸体开进校园,向人们展示军人的暴行。给我印象极深的是一具婴儿的尸体,脑袋很大,头上有个明显的弹洞,依然怒睁双眼直直看向天空,仿佛在向上天控诉这个世界的罪恶。

那天晚上到底死了多少人,至今难以统计。多数人的估计大约在两三千人。绝大部分屠杀发生在戒严部队冲向天安门广场的沿路,当然也包括后来我目睹的六部口坦克压人惨案。

数年后我到人大读博,我们哲学系有个知名教授叫蒋培坤,她的太太叫丁子霖,名门之后,也是哲学系的老师。他俩唯一的宝贝儿子只有17岁,还是个中学生,当晚跑出去看热闹,竟被乱枪打死在木樨地。65日之后,电视一直在说打死的都是“暴徒”。丁老师伤心欲绝,听到这个说法就情绪激动,说我儿子怎么会是暴徒?跟校方讨说法。由于她有许多海外关系,6.4后就有许多外媒采访她。后来丁老师成了“天安门母亲”这个组织的带头人,参加这个组织的至少有200多,她们都在那天晚上失去了自己的亲人。

蒋培坤教授本是美学界颇有建树的新锐。他也是刘晓波博士论文的评审委员,在《审美与人的自由》这本书的正文前,我还读到了蒋培坤教授对刘晓波的评审意见。他们夫妇俩原本并不反党,但6.4后因儿子之死接受外媒采访,与当局抗争,从此两人均被停职,失去工作。每年6.4前后,国安人员就把他俩赶到无锡老家,全程盯防好几个星期,不准他们接触外媒。

对于6.4,境外常说“天安门大屠杀”,许多人也以为当晚在天安门广场内也发生了血腥屠杀。事实并非如此。刘晓波被抓后,有次被当局弄到央视,刘晓波说了他看到的事实,说广场内并未发生屠杀,广场内的学生按协议都安全撤出了。当时就引起了许多反共人士的愤怒,说刘晓波为中共洗地。刘晓波后来为这事道了歉。但他强调道歉的不是他说错了事实,而是他不该上央视去说这件事,被中共利用了。

作为当天晚上的亲历者,我同样看到,在广场内清场时军方没有大开杀戒,否则我现在也不会在这儿。我不知道这是中共为了避免国际舆论抨击早就计划好的呢,还是因为刘晓波等人与戒严部队达成协议和平撤离而避免了广场内的血案。在随后几个星期,我看到CCTV的口径就一直这样强调:“在天安门广场范围内没有死人。”这变成了中共掩盖他们全城屠杀的说辞。

几个星期后,当局抓了个中科院某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是个女的,让她在CCTV上认罪。她在电视上承认,说她曾经传播的“坦克在六部口压死许多学生”的说法是个谣言,大家不要信。她被判了好几年。我看着电视,只有冷笑。

 

欢迎关注“雷歌视角”,帮你挖掘新闻背后的新闻。

雷歌视角油管频道最新上线: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lfm_D5GrSVn59znfs8JD1g

请订阅、转发和点赞。谢谢!

 

 

 

 

 

 


浏览(5649) (105) 评论(2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雷歌747 回复 voigt 留言时间:2024-06-09 23:09:44

不是说开枪是自作主张。而是说那些具体的操作。

比如上边只是命令遇到阻碍就杀进去,目标是占领天安门广场。但人群都躲到胡同里去了,某些军人还追过去追杀,这就是自己的选择,或他们具体军官的选择。坦克追着学生队伍碾压,这明显就是指挥坦克的具体指挥官的选择。两辆坦克并排着开,右边那辆就追着压,左边那辆就没有,这就是具体的选择上的区别。开花弹是联合国明令禁止的,中央不可能让使用开花弹,事实上也只有少数部队违规使用,这也明显属于具体部队自己的选择。

你的理解很成问题

回复 | 1
作者:voigt 回复 雷歌747 留言时间:2024-06-08 14:16:32

部队中大部分人是正常执行任务,但有一些人是很疯狂的。你提供的儿童医院的伤者躺到胡同里还被军人追杀 ,就是一个案例。六部口坦克压人是另一个疯狂的案例。还有少数部队使用开花弹。这都不是上边的要求,而是下面自己的主张。

軍人是絕對服從。上面不定性為敵人,下面絕對不會開槍。否則,軍法處置。誰敢私自帶子彈上膛的槍去北京,更不用說是長安街了。下面自己的主張,好像有違常理。

回复 | 1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6 01:36:58
作者:雷歌747 回复 巴黎老高留言时间:2024-06-05 11:54:30

朱其实是温和派,他的立场跟赵紫阳接近。真正坏的是李鹏。

============================

朱也有血债,恐怖组织帮凶,上海拦火车被枪毙的年轻人算在丫头上。中国文明的坎坷因这类牛毛一样多文化人的猥琐,鸡贼,,

回复 | 0
作者:雷歌747 回复 Johnny Walker 留言时间:2024-06-05 12:02:31

部队中大部分人是正常执行任务,但有一些人是很疯狂的。你提供的儿童医院的伤者躺到胡同里还被军人追杀 ,就是一个案例。六部口坦克压人是另一个疯狂的案例。还有少数部队使用开花弹。这都不是上边的要求,而是下面自己的主张。

回复 | 0
作者:雷歌747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11:58:56

刘晓波事后有段回忆,说当时广场上的学生(高自联)曾经已经决定在5月31日撤离,但不知为何最后没有执行。估计是高自联里有最后还是有人反对。

6.4凌晨与军方的谈判,刘晓波也说曾经请高自联当时在广场上的领导人柴玲与他和侯德健一起去,但柴玲拒绝了。最后是刘、侯去跟军方谈的。

回复 | 0
作者:雷歌747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11:54:30

朱其实是温和派,他的立场跟赵紫阳接近。真正坏的是李鹏。

回复 | 3
作者:雷歌747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11:52:53

关于6.4大屠杀的回忆,最以讹传讹的一点,就是认为在天安门广场清场时发生了大屠杀。其实大屠杀主要发生在长安街上,在戒严部队一路开向天安门广场的途中。我不敢说清场前后广场内一个人没死,但传说中的广场大屠杀确实不存在,这有许多当天在场的可以见证。

回复 | 3
作者:雷歌747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11:48:49

6.4期间,被杀一千到三千之间,这个数字可能比较合理。

回复 | 0
作者:雷歌747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11:46:32

死亡人数,少的七八百,多的过万,还有传说过万人死亡是中共内部 (总参报告)中传出来的,但无法证实。

回复 | 2
作者:雷歌747 回复 浅冬深夏 留言时间:2024-06-05 11:44:02

你的最后一句,我就更不同意了。中国迎来30多年的经济繁荣,原因是什么?6.4屠杀吗?

6.4以后,中国政治一片肃杀,尤其苏东演变后,江泽民乱了阵脚,整天就讲反和平演变、阶级斗争,他基本是政治挂帅,完全不再想发展经济的事,这才有邓南巡讲话的事,因为当时邓虽然镇压6.4,双手沾满鲜血,但他还是要在经济上继续改革开放。但江没什么主见,苏联一倒就慌了神,迷失了方向,李鹏则是非常保守的人。这时邓的意思已经无法通过政治局领导班子传达到核心班子,迫不得已他才到底下到处讲,说了许多重话,包括“谁不搞改革开放,就让谁下台”,在武汉时直接让湖北省委书记把这话转达给中央。深圳特区报刊出邓的讲话后,全国气氛非常紧张,一个省一个省地表态,中央各关键领导也得一个个表态。江表态最晚,直到92年5月他才在接待一个外宾时表了态,要继续改革开放。邓才算生生把羊头扭了过来。

中国后来有30多年的经济繁荣,源于继续在经济上坚持改革开放,包括后来的加入世贸。朱镕基是主导者。虽然在政治上不可能对6.4屠杀重新做结论,但国家的整体政策与6.4是完全相反的,是对6.4的否定。也正因为此,当时舆论都有一种乐观的期待,觉得中共早晚得为6.4平反。


回复 | 3
作者:雷歌747 回复 浅冬深夏 留言时间:2024-06-05 11:27:38

你的前半句,我不太同意。5.17、5.18连续两天百万人大游行,几乎所有政府机构和媒体包括CCTV和人民日报都卷入反水了,邓等人才决定动用军队。这不是学生的事,而是北京市民和社会各界都卷入了。学生没做更多的,还是那些要求。

回复 | 1
作者:Johnny Walker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5 08:10:50

我 6/3 夜里在儿童医院,伤员躺了一地,急诊部的走道和屋子里勉强留出一条走道。从头部、眼睛、脖子,到胸、腹、腿等等什么都有。我身旁最小的伤员才十来岁,手臂被子弹洞穿。我问他:“你这么个小不点儿怎么也被枪打了”?答:“解放军开着枪冲过来时我们几个孩子都随着人流往胡同里跑,解放军追进胡同里拿冲锋枪横扫。。。。。。”

回复 | 6
作者:水星98 留言时间:2024-06-05 00:30:41

有干货的回忆,赞!

回复 | 5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4 23:51:21
作者:浅冬深夏留言时间:2024-06-04 23:29:07

30多年以后, 我才想明白一件事。 学生怎么做都无所谓,政府都要动武,甚至想好了就是要见血;;;;;;;;;;;;

====================================

那时候学生,年轻人天真,,,

一些人做了许多努力,苦劝,苦劝,要是他们听劝在63之前规规矩矩撤了,丫邓小平这川耗子,会一下傻了!。党内斗争,,

回复 | 2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4 23:42:30

你这篇回忆好,

回复 | 2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4 23:42:29

你这篇回忆好,

回复 | 1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4 23:30:10

后来,我坐火车去了上海,,,

摄影嘛,看闹热,唯恐天下不乱,,,

可惜狗日没出息的右派分子朱镕基,早该死,高音喇叭街上到处是播丫讲话。“ 同学们,要体谅,国家政府,,,

回复 | 0
作者:浅冬深夏 留言时间:2024-06-04 23:29:07

30多年以后, 我才想明白一件事。 学生怎么做都无所谓,政府都要动武,甚至想好了就是要见血,杀戮。 政府这么做是告诉公民们,或者服从,或者死亡, 没有中间选项。 那以后,中国迎来了30多年的经济繁荣, 这是死亡威胁下的共识。

回复 | 4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4 23:23:52

两三千,你我估计差不多。学生少,死的多是百姓。

上午我与一穿校官朋友骑车去了六部口,狗日,比当年鬼子还威严,可怕,木樨地逛,拍不少照片后,下午两三点我在解放军画报看了些广场清场的照片。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4-06-04 23:15:50

那天晚上到底死了多少人,至今难以统计。多数人的估计大约在两三千人。

回复 | 0
我的名片
雷歌747 ,2岁
注册日期: 2022-06-17
访问总量: 1,469,53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英伟达超越苹果微软成全球最有价
· 《纽约时报》为何突然揭拜登是撒
· 《纽约时报》为何突然揭拜登是撒
· 6.4清晨,六部口,我目睹了坦克
· 川普有罪系列评论之三:川普系列
· 系列评论之二:列数川普系列案中
· 川普被判有罪创逆天记录 疯狂的
分类目录
【时政评论】
· 英伟达超越苹果微软成全球最有价
· 《纽约时报》为何突然揭拜登是撒
· 《纽约时报》为何突然揭拜登是撒
· 6.4清晨,六部口,我目睹了坦克
· 川普有罪系列评论之三:川普系列
· 系列评论之二:列数川普系列案中
· 川普被判有罪创逆天记录 疯狂的
· 台湾立法会为什么突然乱了?中共
· 近十年习近平执政只干了两件事。
· 百度“霸道女总裁”璩静与伟大领袖
存档目录
2024-06-02 - 2024-06-19
2024-05-01 - 2024-05-31
2024-04-03 - 2024-04-19
2024-03-01 - 2024-03-31
2024-02-08 - 2024-02-28
2024-01-04 - 2024-01-30
2023-12-01 - 2023-12-22
2023-11-01 - 2023-11-29
2023-10-03 - 2023-10-27
2023-09-03 - 2023-09-29
2023-08-03 - 2023-08-27
2023-07-04 - 2023-07-31
2023-06-03 - 2023-06-29
2023-05-03 - 2023-05-28
2023-04-02 - 2023-04-30
2023-03-02 - 2023-03-31
2023-02-06 - 2023-02-26
2023-01-18 - 2023-01-30
2022-12-01 - 2022-12-22
2022-11-03 - 2022-11-29
2022-10-05 - 2022-10-31
2022-09-06 - 2022-09-30
2022-08-02 - 2022-08-30
2022-07-02 - 2022-07-29
2022-06-16 - 2022-06-29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