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尊重正义的博客  
我们人类大脑神经被控制,中共政府习近平使用了国际违禁AI控脑武器控制人类思想和身体35年之久  
网络日志正文
07/09时间先生在1991年拍摄天安门反共的记录片被盗名,中共习近平用控脑手段消除时间 2024-05-09 12:41:37

时间朋友照片.jpg


07/09时间先生在1991年拍摄天安门反共的记录片被盗名,中共习近平用控脑手段消除时间先生经历资料

作者:康若茜,时间先生,07/09/2024


    时间先生在91年拍摄的天安门反共运动记录片被盗名,中共习近平用控脑手段消除时间先生经历资料,这是中共习近平AI控脑机构的规律性做法,他们几十年来都是这种模式利用AI计算机消除人类相关不利于他们的记忆脑神经能量,这样就强迫我们人类大众集体改变了记忆。

  我今天在网上查找时间先生著名的记录片,在91年拍摄的天安门反共运动记录片被盗名,中共习近平用控脑手段消除时间先生经历资料动的电视系列现在在网上可以看到,但是已经不是时间的名字,改成了卡玛,这个事件的背后一定有蹊跷,我们以后再说,但是我们现在分析,这个中共习近平AI控脑集团过去几十年来对时间先生的脑神经控制的极端恐怖犯罪被试图洗白,掩盖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有关系。

  时间先生1989年6,4运动期间时间当时被捕半个月,最后释放,在监狱遭受了痛苦的折磨,当时有坐老虎凳的感觉,他现在意识到当时他因为参加6,4运动被电磁波脑神经控制。出狱之后,他时间感到不被社会大众认可,他十分痛苦的情况下,和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张文华拍摄了6,4运动的录像,时间先生和张文华记者在天安门广场拍摄录像用了大概5个月时间。我们采访了许多人,包括王丹,和柴玲。柴玲当时和我时间先生是男女朋友关系,当时我时间先生不知道有封从德先生是柴玲的男朋友。

  我在1984年在中国传媒大学当时叫北京广播学院导演系读书的时候,经人介绍,成为男女朋友历史两年,她那个时候柴玲18岁,我对她感情不错,但是由于她家里不愿意,我们没有成。柴玲后来成为封从德的女朋友,这是假的,所以,我时间先生现在认为,柴玲也是中共的电磁波脑控特务。我时间先生在1985年前后,先认识的封从德,封从德在山东大学物理系上学的时候,我妹妹时伟认识了同在山东大学物理系的封从德妹妹,后来封从德认识了我妹妹之后,我妹妹告诉我他封从德是同性恋。

  我们现在推断,封从德是中共电磁波特务,他现在已经死亡。我时间先生让我的小学同学康若茜说出来,是因为他们中国共产党政府控脑集团几十年来对我们家庭成员一直进行控脑迫害,和康若茜家庭一样。

   1986年前后,柴玲的女朋友告诉我,封从德是柴玲的男朋友,我时间先生就知道是假的,封从德是同性恋,这是周所周知的。但是,网上到现在没有说这个问题,这是错误的,是中共AI 控脑机构的结果。

  我时间先生在1989年10月份至第二年9月份在天安门广场时间中我时间先生大概用了1年多的时间拍摄和编辑录音的大型记录片,当时片长5个小时,但是在1995年被不知名的人暗中剪辑成3个小时。

  1993年,时间先生的天安门记录片被中央电视台台长杨伟光非常赞赏,他把这个节目放到了网上,结果被他人暗中混乱转卖。我们看到,在1989年天安门广场事件运动时期,时间先生的社会责任感,正义感,和超前思维,独立思考和反抗中共政府暴政的精神。

  我们需要注意中共习近平AI控脑一个严重的暗杀无辜百姓的迹象。他们为了掩盖不可告人的几十年来每天对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进行秘密阴谋控制人类大脑神经的暴政,他们的政策是在实施犯罪的同时抹去犯罪的痕迹,抹去和犯罪有关系的所有的证据人士。这是一种大范围的无法停止的越来越多的大规模通过AI控脑的手段进行秘密屠杀的极端恐怖中共政府犯罪。我们社会大众要向欧盟和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已经联合国报告,立刻制止和消灭中共政府的秘密暗杀暴行,还人类正确生活和生命命运。


我们人质家庭需要得到立刻救援,为战胜习近平做出我们重要贡献

作者:康若茜, 时间先生,Mr.Harry Gao 07/03//2024

   现在是半夜4点多,我从半夜一点被惊醒,我发现我浑身抽筋,特别是左脚,这个抽筋从脚开始,不断重复,他们说是王茜给高亚明施加脑神经能量对我进行恐怖犯罪活动,这是一种致死性脑神经实验,目的是掌握这个抽筋脑神经的技术,这是对我脑神经进行扭曲实验的开始,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我的大脑和手脚的许多神经已经开始出现问题,我时间的脑神经也经历了抽筋的脑神经恐怖实验酷刑。他们对我们进行的这种实验是直接杀伤我们的脑神经能量的开始,他们希望通过这种对人类脑神经的技术犯罪,掌握控制全人类政府和政治,侵犯美国国土,消灭美国人民做准备,他们在对我们进行这种实验的同时,对社会大众也进行这种实验,对所有的大众进行程度稍微轻度的同样实验,目的是威胁和威慑,为他们对美国发动大规模的脑控实验做准备,我们人质家庭需要立刻救援,立刻得到帮助,联合国需要对我们立刻救援,立刻帮助,我们需要美国美国政府的帮助,我们需要为战胜习近平控脑反人类武器做出我们的重要贡献,我的小学同学前中央电视台著名记者时间先生现在居住在中国,他为我写出大量的揭露报告提供了大量的精神和智慧支持,我感恩他拯救人类抗击敌人的大无畏精神,他需要得到立即救援。


07/03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张京先生是中国电磁波间谍,我生命危险,立刻报案

我曾经给美国之音中文部主任发了大量的中国AI控脑经历报告的邮件,包括大量的证据照片,没有任何回音,张京本人通过AI控脑技术传音多次透露他的潜意识和意识的传音,意思是他受到胁迫,中国政府习近平几十年来在美国之音安插了多名来自中国的中国背景记者特务,包括亚明高的第一任太太罗洁,20年之后在2014年之后他们复婚,罗洁曾经在美国之音工作多年,曾经是白宫记者,和克灵顿政府的官员有染。现在颅内传音透露他们的潜意识脑神经能量信息,中国电磁波特务是张京夫妇,韩大海,林森夫妇,真实的法律名字是丛郁,徐璐夫妇 等,美国政府需要立刻调查。

   据中共传音各种潜意识透露的信息表明,单敏夫妇,Savina Feng夫妇是无辜平民,他们在过去一年当中被中共控脑机构电磁波蓄意被控制大脑神经状态下自动加入电磁波脑控机构。

  现在中国习近平政府为了掩盖他在美国政府和全世界人民进行的AI犯罪电磁波控脑反人类罪行,掩盖我写的揭露他们罪行的600多篇报告,掩盖他们的AI控脑犯罪制造大量的人类脑神经邪恶病毒能量是引起全世界Convid 19病毒大流行的能量源泉,他们最近一年以来在美国全国范围内暗中发展了许多电磁波控脑技术犯罪。我们需要美国政府对我们人证家庭和控脑人质家庭成员,包括对我,我儿子Harry Gao 家庭成员,也包括现在居住在中国的前中央电视台著名的总编辑时间先生立刻救援。对我们立刻进行调查了解,我们共同为制止中国共产党习近平的反人类犯罪做出我们的贡献。




       题目: 中共习近平亲自发起对美国人民的AI控脑神经袭击35年,我们人证家庭需要 得到美国之音的紧急帮助,需要美国政府的紧急救援

     我是美国公民Ruo Qian Kang, 来自中国大陆。 我是中共习近平反人类控脑政府的受害人和人证之一,我曾经在2002年10月和2004年初期间在美国之音做播音员和翻译合同工,我当时的播音名是“安琪”。

    在过去一年半以来,我曾经给你们美国之音中文部和中文部主任发了无数封邮件,包括大量的证据邮件,请美国之音报道中共习近平控脑政府电磁波空袭美国社会35年的极端恐怖犯罪,我一直没有收到你们美国之音的回音,我表示非常遗憾。

     中共习近平AI控脑犯罪针对我们我们美国人生命安全和脑神经安全的犯罪,对我们美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来说是头等大事,也是我们美国之音的责任。

    我们要求美国之音立刻调查有关美国之音的记者是中国共产党政府安排的电磁波AI控脑特务的问题。我们在中国习近平制造的对人类大众进行的反人类AI电磁波控脑空袭虐待脑神经犯罪过程中,在他们对我康若茜和我时间先生同时进行的电磁波颅内传音技术虐待中,犯罪分子们的潜意识脑神经能量信息通过扩音透露出,在过去50年来,中共对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特别是美国社会进行中国共产党颜色政变秘密犯罪行动一直暗中进行,他们的主要手段是使用大规模杀伤性脑神经AI控脑武器。

    他们透露,罗洁是他们中共政府在美国之音的一个派遣特务,她曾经是美国之音报道克灵顿政府的白宫记者,她有目的地认识了克灵顿政府的writer ,然后交往结婚生育之后离婚,2014年之后又和高亚明律师复婚。罗洁和高亚明是第一次婚姻,他们都是中共电磁波控脑犯罪分子,在1992年左右移民美国,1994年左右他们离婚,2014年之后复婚。1998年3月我在北京经人介绍和在美国的高亚明认识,通信半年多之后高亚明来到中国之后我们交往结婚,2000年4,5月份移民加拿大,2001年10月移民美国,我和我结婚持续13年之久,在2011年离婚。

  高亚明和罗洁从1991年左右来到美国一直在暗中从事电磁波的犯罪活动,特别是在90年代末期以来,他们两个相互勾结一起暗中从事中共政府特别是习近平政府控脑机构对美国国家的脑神经控制犯罪。他们目前正在加紧活动,对我康若茜母子和美国人民,特别是美国政府官员包括美国总统进行脑神经的电磁波控制,有关详细内容我都有记录,写下了560多篇揭露报告,请点击万维网站上我的博客报告,点击这个链接:https://blog.creaders.net/u/33164/

    最近通过中国习近平AI控脑传音透露的信息表明美国之音现在有大约6个左右的记者是中国派遣的电磁波控脑犯罪分子,他们实际上是双重间谍。他们透露,韩大海,林森,徐璐夫妇,王楠夫妇,张军等和中共电磁波控脑犯罪有关。韩大海声称曾经在2022年通过网上搜索找到我儿子的电话,给我儿子他的电话,我在2022年9月回到美国之后,我曾经告诉过韩大海我被控脑的问题,我当时加入了韩大海的微信,在微信圈朋友中经常报告有关中共习近平AI控脑的犯罪,也多次向韩大海求助,都没有得到回音。

据中共传音各种潜意识透露的信息表明,单敏夫妇,Savina Feng夫妇是无辜平民,他们在过去一年当中被中共控脑机构电磁波蓄意被控制大脑神经状态下自动加入电磁波脑控机构。


    我们现在生命安全处在严重危机当中,中共习近平控脑机构在美国建立了大量的控脑分公司联合作案。我的公寓负责人通过中国控脑电磁波传音透露,他们长年给中共习近平控脑公司合作,他们执意要保存我公寓的钥匙,在我外出的时候,他们经常非法进入,进行各种犯罪活动。

   比如,最近半月以来,我居住的公寓公司把明年的50多页的合同给我放在屋外,我拿到室内准备签署,已经找不到,诸如此类的犯罪经常发生,这是他们脑神经控脑虐待内容的特征。2023年5月初,他们竟然把他们在中国机场托运行李箱中盗走8个月的大型存盘,又放到我的房间书架子上,他们通过脑控知道我的想法和行踪,他们试图用这些让常人难以理解的恐怖脑神经犯罪达到他们控脑的各种邪恶目标,包括心理虐待和现实目标,最终为他们以各个击破的阴谋控脑手段消灭我们人证人质家庭,消灭全人类寻找各种掩盖理由。

  我在美国无数次报警没有明显效果,我在地区警察局也网上报案,但是到现在没有案件号码。美国警察的脑神经被控,警察的想法和脑神经反应被控,我向美国政府多次报告,都没有回音。由于这是中国国家主席亲自对美国政府官员和美国人民的秘密极端恐怖的反人类罪行,习近平犯罪分子一直在全力以赴的进行各种阴谋掩盖犯罪活动,这是他们的犯罪重点内容。

他们长期控制了我儿子Harry Gao 一家,控制了他的想法,不让他相信中国存在控脑电磁波犯罪问题,认为是我有心理问题引起对中共的怀疑,我现在掌握中共习近平政府电磁波控脑犯罪的大量证据,我儿子的脑神经被控制无法面对。

现在,经过控脑电磁波传音潜意识透露的大量信息表明,许多在美国的普通美国公民通过脑控的手段控制了他们的脑神经能量的产生和现实生活发展,让他们自己加入了中共习近平的控脑电磁波犯罪活动的组织,现在他们感到恐怖和有口难言。

    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和我康若茜从8岁起就被中国济南市委外事办公室主任王茜同学的父亲的控脑秘密犯罪定为脑神经被虐待实验其中的实验受害人,他们长期以来对我们进行控制脑神经系统的电磁波犯罪,直到现在一直持续,每天20多个小时通过电磁波传音技术使用山东地方口音,传播邪恶思想进行各种控制和虐待.

 时间先生是前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著名编辑和独立制片人,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期间创立了许多倡导中国社会民主进步的电视节目,比如,当时影响很大的《东方之子》和《实话实说》节目。时间先生思想进步超前,在1989年”64运动“的时候作为大学生代表在天安门广场参加静坐示威几个月之后被捕,在监狱中进行绝世抗争,《天安门》就是时间先生那个时候的代表作。”64事件“一年多之后,时间先生进入北京广播电视局工作,后大约在1991年托人调入中央电视台工作,2005年,时间先生被迫害离开中央电视台,同年他来到 中央新影集团担任副总编辑职位工作至今,时间先生还在中央新影集团时间工作室担任总监。

   时间先生在过去1年多来被强迫作为受害人也进入了习近平的AI控脑电磁波传音虐待的空袭框架中,的空袭分为许多层次,对整个人类大众进行高级脑和低级脑分别空袭侵犯,因此,他们利用犯罪意念制造人类脑神经的分裂趋势的控脑反人类活动。

     在时间先生的帮助支持下,我在过去将近一年当中写了将近560多篇回忆和记录报告,回忆了我在过去3年多期间被中国习近平控脑机构暗中利用雷达卫星技术对我进行Ai控脑技术传音和电磁波多重空袭脑神经犯罪的经历。我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每天在通过电磁波传音进行意识和潜意识脑神经能量沟通,分析探讨战胜中共习近平AI控脑犯罪机构对我们人类大众进行的反人类犯罪的方法和思想理论根据。

我们建议,美国政府立刻逮捕中共习近平政府AI反人类控脑犯罪分子在美国的犯罪嫌疑人,他们是,王茜和叶宏夫妇,高亚明,罗洁长期同居,美国之音的韩大海,林森夫妇,徐璐夫妇,王楠夫妇。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2021年2月3号至2021年6月3号中共习近平控脑机构对我发起了电磁波颅内传音无法存活的控脑实验性广播袭击,4个月之后他们声称给我停止了控脑袭击,我在那个时候也无法听到他们对我的颅内传音恐怖袭击,我的身体逐渐恢复。那个时候我意识中不知道我被中共习近平控脑机构早就盯上,不知道对我进行的脑神经虐待是什么概念,不知道如何描述,不知道任何中共政府AI控脑技术犯罪有关信息。在他们给我停止控脑袭击犯罪3个月之后,我参加了中国喜马拉雅网上的播音书训练营,三个月拿到证书,犯罪分子宋意宣为此经常鼓励我参与寻找播音书的工作。在我喜马拉雅播音书的训练班刚刚结束,这个中共习近平控脑机构第二次对我发起了电磁波和颅内传音技术结合的恐怖袭击。

   现在中共习近平AI控脑机构通过传音透露,他们正在利用我当时我以康晓雁播音名在喜马拉雅参加播音书训练营的时候的有声书播音录音作业的作品对我进行诬陷和栽赃陷害,目的是否认我在万维读者网站发表的揭露中共控脑反人类罪恶的报告。

   总之,这个中共习近平的控脑犯罪针对全世界每个人,针对的是整个人类脑神经,史无前例,非人类内容反人类性质。由于我和我儿子Harry Gaol和时间先生是控脑人质和人证家庭,由于我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一直在探讨他们的犯罪活动内容,规律和手段,我们可以给美国政府提供大量的有价值的情报信息,提供有价值的建议来战胜我们人类的共同敌人,我们人质人证家庭成员的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我们迫切需要美国政府的紧急救援,我们需要美国之音的紧急救助。非常感谢。

最好的祝福,

Ruo Qian Kang 

07/01/2024


我是中共习近平反人类控脑政府的受害人和人证之一,我曾经在2002年10月和2004年初期间美国之音做播音员和翻译合同工,我的播音名是安琪( In English)

Xi Jinping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as personally launched AI brain-control nerve attacks on the American people for 35 years. Our witness families need urgent help from VOA and emergency rescue from the US government.

Dear Mr. Zhang Jing, Director of the Chinese Department of Voice of America: 

Title: The CCP Xi Jinping personally launched AI-controlled brain nerve attacks on the American people for 35 years. Our witness family needs urgent help from Voice of America and urgent rescue from the US government

    I am an American citizen, Ruo Qian Kang, from mainland China. I am one of the victims and witnesses of the CCP Xi Jinping's anti-human brain control government. I worked as a broadcaster and translator contract worker at Voice of America between October 2002 and early 2004. My broadcast name at the time was "Angel".

   In the past year and a half, I have sent countless emails to your Chinese Department and the Director of the Chinese Department of Voice of America, including a large number of evidence emails, asking Voice of America to report on the extreme terrorist crimes of the CCP Xi Jinping's brain control government's electromagnetic wave air strikes on American society for 35 years. I have not received a response from your Voice of America, and I am very sorry.

    The CCP Xi Jinping's AI brain control crimes against the safety of our lives and brain nerves are a top priority for the American people and the people of the world, and it is also the responsibility of our Voice of America.

   We demand that VOA immediately investigate the issue that VOA reporters are electromagnetic wave AI brain control spies arranged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government. During the anti-human AI electromagnetic wave brain control airstrike and brain nerve abuse crimes created by Xi Jinping in China against the general public, and during the electromagnetic wave intracranial sound transmission technology abuse of me, Kang Ruo Qian and Mr. Time, the criminals' subconscious brain nerve energy information was revealed through the loudspeaker. In the past 50 years, the CCP has been secretly carrying out the CCP's color coup crimes against Western capitalist society, especially American society. Their main means is to use large-scale lethal brain nerve AI brain control weapons.

    They revealed that Luo, Jie was a dispatched spy of their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government in VOA. She was a White House reporter for VOA reporting on the Clinton administration. She purposefully met the writer of the Clinton administration, and then they dated, married, and had children, and then divorced. After 2014, she remarried with lawyer Gao, Yaming. Luo Jie and Gao Yaming are in their first marriage. They are both electromagnetic wave brain control criminals of the CCP. They immigra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around 1992, divorced around 1994, and remarried after 2014. In March 1998, I met Gao Yam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through an introduction in Beijing. After more than half a year of correspondence, Gao Yaming came to China and we started dating and got married. In April and May 2000, we immigrated to Canada and immigra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October 2001. We were married for 13 years and divorced in 2011.

    Gao Yaming and Luo Jie came to the United States around 1991 and have been secretly engaged in electromagnetic wave criminal activities. Especially since the late 1990s, they have colluded with each other to secretly engage in brain nerve control crime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government, especially the Xi Jinping government's brain control agency,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They are currently stepping up their activities to conduct electromagnetic wave control of my mother and son Kang Ruo Qian and the American people, especially US government officials including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 have recorded the relevant details and written more than 560 exposing reports. Please click on my blog report on the Wanwei website and click on this link.

     The information recently revealed through China's Xi Jinping AI brain control voice transmission shows that Voice of America now has about 6 or so reporters who are electromagnetic wave brain control criminals sent by China. They are actually double agents. They revealed that Han Dahai, Lin Sen, Xu Lu and his wife, Wang Nan and his wife, Zhang Jun and others were related to the CCP's electromagnetic wave brain control crimes. Han Dahai claimed that he had found my son's phone number through an online search in 2022 and gave my son his phone number. After I returned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September 2022, I told Han Dahai about my brain control problem. I joined Han Dahai's WeChat at the time and often reported the crimes of the CCP Xi Jinping's AI brain control among my friends in the WeChat circle. I also asked Han Dahai for help many times, but I didn't get a response.

   According to the subconscious information revealed by the CCP’s voice transmission, Mr. and Mrs. Shan Min and Mr. and Mrs. Savina Feng are innocent civilians. In the past year, they were deliberately controlled by the CCP’s electromagnetic wave brain control agency and their brain nerves were automatically joined to the electromagnetic wave brain control agency.

 Our life safety is now in a serious crisis. The CCP Xi Jinping's brain control organization has established a large number of brain control branches in the United States to jointly cooperate in the case. The person in charge of my apartment revealed through China's brain control electromagnetic wave transmission that they have been cooperating with the CCP Xi Jinping's brain control company for many years. They insisted on keeping the keys to my apartment. When I was out, they often entered illegally and carried out various criminal activities.


    For example, in the past half month, the apartment company where I live has placed a 50-page contract for next year outside the house for me. I took it indoors to sign it, but I couldn't find it. Such crimes often occur. This is the characteristic of their brain nerve control and brain abuse content. In early May 2023, they actually put the large storage disk that they stole from the checked luggage at the Chinese airport for 8 months on the bookshelf in my room. They knew my thoughts and whereabouts through brain control. They tried to use these horrific brain nerve crimes that are difficult for ordinary people to understand to achieve their various evil goals of brain control, including psychological abuse and practical goals, and ultimately to find various cover-up reasons for their conspiracy brain control methods to destroy our witnesses, hostages, families, and all mankind.

   I called the police countless times in the United States without obvious effect. I also reported the case online to the local police station, but there is no case number so far. The brain nerves of American police were charged, and the police's thoughts and brain nerve reactions were charged. I reported to the US government many times, but there was no response. Since this is a secret and extremely horrific crime against humanity committed by the Chinese President himself against US government officials and the American people, Xi Jinping criminals have been going all out to carry out various conspiracies to cover up criminal activities, which is the focus of their crimes.

   They have long controlled my son Harry Gao's family, controlled his thoughts, and prevented him from believing that there are brain control electromagnetic wave crimes in China. They think that I have psychological problems that cause suspicion of the CCP. I now have a lot of evidence of the CCP Xi Jinping government's electromagnetic wave brain control crimes. My son's brain nerves are controlled and he can't face it.

     Now, a lot of information revealed by the subconscious mind through the electromagnetic wave transmission of brain control shows that many ordinary American citizens in the United States have controlled the generation of their brain nerve energy and the development of real life through brain control, so that they have joined the organization of the electromagnetic wave criminal activities of the CCP Xi Jinping. Now they feel terrified and speechless.


     My elementary school classmate Mr. Shi,Jian and I, Kang RuoQian, have been identified as experimental victims of brain nerve abuse experiments by the secret brain control crime of Wang Qian, the director of the Foreign Affairs Office of the Jinan Municipal Party Committee of China, since we were 8 years old. 

    Mr. Shi,Jian is a famous editor and independent producer of the former CCTV News Commentary Department. During his time at CCTV, he created many TV programs advocating the progress of Chinese social democracy, such as the "Sons of the East" and "Telling the Truth" programs, which were very influential at the time. Mr. Shijian was a progressive thinker. During the "June 4th Movement" in 1989, he was arrested after participating in a sit-in demonstration in Tiananmen Square as a college student representative for several months. He fought a great resistance in prison. "Tiananmen Square" was Mr. Shijian's masterpiece at that time. More than a year after the "June 4th Incident", Mr. Shijian entered the Beijing Radio and Television Bureau, and then asked someone to transfer him to CCTV in 1991.

 In 2005, Mr. Shi,Jjian lost his job due to persecution, and then came to Central News and Documentary Film Studio at the same year. Mr. Shi, Jian has been working as a deputy editor-in-chief at Central News and Documentary Film Studio. He also works as a director for Time Studio of China New Film Group now. 


   Mr. Shi,Jian as a victim, has been forced to enter Xi Jinping's AI brain-control electromagnetic wave sound transmission abuse air raid framework in the past year or so.   Xi Jinping's AI brain-control air raids are divided into many levels, and the high-level brain and low-level brain are attacked separately. Therefore, they use criminal thoughts to create a split trend of human brain nerves to control brain and carry out anti-human activities. They have been carrying out electromagnetic wave crimes to control our brain nerve system for a long time, and it has continued until now. More than 20 hours a day, using Shandong local accents through electromagnetic wave transmission technology, spreading evil ideas for various controls and abuses.

   With the help and support of Mr. Shi,Jian I have written nearly 560 memoirs and reports in the past year, recalling my experience of being secretly subjected to AI brain control technology voice transmission and electromagnetic wave multiple air strikes on brain nerve crimes by Xi Jinping's brain control organization in China over the past three years. My elementary school classmate Mr. Shi,Jian and I communicate with each other through electromagnetic wave voice transmission every day to analyze and explore the methods and ideological theoretical basis for defeating the anti-human crimes committed by Xi Jinping's AI brain control crime organization against the general public.


    There is one more thing that needs to be explained. From February 3, 2021 to June 3, 2021, the CCP Xi Jinping brain control organization launched an experimental brain control broadcast attack on me that could not survive electromagnetic wave intracranial sound transmission. Four months later, they claimed to stop the brain control attack on me. 

   At that time, I could not hear their terrorist attack on my intracranial sound transmission, and my body gradually recovered. At that time, I didn’t know that I had been targeted by the CCP Xi Jinping brain control organization for a long time, and I didn’t know what the concept of brain nerve abuse on me was, nor how to describe it, and I didn’t know any information about the CCP government’s AI brain control technology crimes. 

We demand that the U.S. government immediately arrest the criminal suspects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the AI anti-human brain control criminals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Xi Jinping Government. They are Wang Qian and Ye Hong, Gao Yaming and Luo Jie, who have lived together for a long time, Han Dahai from Voice of America, Lin Sen and his wife, Xu Lu and her husband, and Wang Nan and his wife.

    Three months after they stopped the brain control attack crime, I participated in the broadcast book training camp on China Himalaya Online and got a certificate in three months. The criminal Song Yixuan often encouraged me to participate in the work of finding broadcast books. Just after my Himalaya broadcast book training class ended, this CCP Xi Jinping brain control organization launched a second terrorist attack on me combining electromagnetic waves and intracranial sound transmission technology.

   Now the CCP Xi Jinping AI brain control organization has revealed through sound transmission that they are using my audio book broadcasting recording work when I participated in the broadcasting book training camp on Himalayas under the name of "Kang Xiaoyan" to frame and frame me, with the purpose of denying the report I published on the Wanwei creaders website exposing the CCP's brain control and anti-human crimes.

    In short, this CCP Xi Jinping's brain control crime targets everyone in the world and the entire human brain nerves. It is unprecedented and non-human content is anti-human in nature. Since my son Harry Gao and I and Mr. Shi, Jian are the brain-control hostage and witness family, and since my elementary school classmate Mr. Time and I have been discussing the content, rules and methods of their criminal activities, we can provide the US government with a lot of valuable intelligence information and valuable suggestions to defeat our common enemy. The lives and safety of our hostages and witness family members are seriously threatened. We urgently need emergency rescue from the U.S. Government, and we need emergency assistance from Voice of America. Thank you very much.

Best Wishes,

Margaret Ruo Qian Kang 07/01/2024




6/28/更新第三篇,请看以下文章第三篇。

中共习近平AI控脑集团利用姜东波阻拦时间先生的出版发行工作




6/27/2024中共习近平脑控传音透露至少4个美国之音记者是中共电磁波脑控人员

他们是林森,韩大海,徐璐夫妇,王楠夫妇等大约6个人。


作者:康若茜 支持者:高长生先生,时间先生 06/27/2024




时间同学和我的高中同学姜东通过AI脑控传音告诉我他们一起帮助我康若茜出书和发行这本书,上帝保佑


姜东同学现在无法帮助康若茜出书,无法向全世界人民按照应该进行的意志去工作,因为他的大脑被控制了

作者:康若茜,姜东先生,时间先生,高长生先生内/26/2024

   我的高中同学原新华社记者姜东在他家里昨天被捕,现在在一个小黑屋里被脑控折磨,我们社会大众要向联合国报案,救援这个原新华社记者。中国脑控分子威胁姜东,要致死他,由于他说他要帮助康若茜出版揭露中国习近平AI脑控的文章。姜东1985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历史系。毕业之后是新华社记者。他现在长年从事出版发行工作,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习近平对全中国人和全世界人民的暴政.

  现在姜东又发来了脑内传音,告诉他他不想再做出版康若茜的书的工作了,他现在没有事情了,他说他要活下来,他要抗争。

  我们的大脑都被控制了,我们的脑神经反应和想法被扭曲和改变,我们内心知道我们是谁,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的生存能力和做事情能力已经不是我们自己了。其实这是我们低级脑听从了欺骗的AI脑控的脑神经能量麻痹了大脑,我们这个时候更要相信自己,我们只要依靠我们的灵魂,就是依靠我们的神智,我们就能还原和康复我们真正的自己,主要是按照我说的脑神经能量的康复方法进行练习的同时进行自救和社会动员,停止所有的新的工作,全社会和全世界要进行战胜习近平的所有的动员,用我们可以战胜中国脑控的高级脑面对和商讨。

   我们的高级脑现在被中国脑控蓄意控制,我们只要意识中知道,我们意识中要求我们的高级脑探讨研究战胜敌人的办法,我们才有办法。我们要意识到这个犯罪的特殊性,把我们人为的大脑智力降低了,控制了。就是因为这样的恐怖和危机,我们人类才应该尽早拯救我们自己,和社会人及其美国政府一起立刻通缉犯罪嫌疑人,抓获反人类的敌人,我们人类才有救。我们要向美国政府呼吁,我们要向联合国秘书长呼吁,只有他们对我们大众进行动员,我们人类头脑才可以清醒。如果我们的美国政府官员被控制,无法进行应该有的动员,我们的美国政府官员应该及时做出决定,解决这个危机。

这本书预计在3-5天之内在中国发行出版。上帝保佑一切成功顺利幸运运行,正灭邪。好有好报,善有善报,每个人得到正确因果关系的正确结果。

06/20/2024

作者:康若茜,支持者:Harry Gao,时间先生06/25/2024






时间先生在帮助康若茜发行这个问题上利用姜东波受到中共习近平AI脑控武器的迫害阻拦2

作者:康若茜,时间先生,Harry Gao

06/30/2024

   后续:时间先生在帮助康若茜发行在时间先生的全力支持下,康若茜写出的报告进行印刷出版发行工作的时候,被中共利用姜东的波全力阻拦,现在时间先生的发行工作无法进行。现在知道姜东的波来源是王茜犯罪分子嫌疑人的丈夫叶宏的波,王茜是中国习近平犯罪团伙的成员,是我和时间先生的小学同学,她还是时间先生5年的初高中同学,是我的大学同学。她和我们大学一个班的叶宏结婚在大约1992年左右来到美国移民,一直生活在美国。王茜的父亲是中国山东省济南市外事办公室主任,是负责对来中国的外国人特别是外国华侨进行控制脑神经监视的秘密犯罪部门工作。我们在1971年冬天上小学,那个时候我们学校济南市经五路一小是外事单位,经常接待外宾,每次来外宾到我们学校参观访问,都有王茜她爸爸带领,我康若茜和时间先生对此印象非常深刻,因为她爸爸长相有些特征,头比较小。我们坐在班里在紧张地等待外宾的时候,很远我坐的地方可以看到外面,我一看到他爸爸来了,我就知道外宾来了。

   叶宏也是中共电磁波秘密犯罪分子的子女。他和王茜结婚就是中共的决定,他们在班里演了一场戏。他们利用高中同学姜东能量模式的波的特点,他们的电磁波曾经激活姜东的波对我康若茜进行性神经的幻想刺激。这是一场吸血鬼中国共产党政府,这个政府利用人多,一些人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做反人类灭人类的犯罪,他们实际上是反人类政府。

  我们没想到,王茜最近通过潜意识透露,她爸爸是电磁波中共市委的控脑秘密机构负责人。我和时间知道中共政府没有人性,控制人脑这样的残酷正是他们的特长和追求,因为终于找到堂而皇之地为保护这个国家的人民拿人民的子女做性神经实验的理由了,他们掌权可以永久了。因为中共就是这样无耻的人,虚假残忍分裂的人。

他们对时间同学从小学到大学期间进行意淫训练,我时间同学的痛苦无法诉说,改变了我时间先生的真正的自己,我们还没有来得及看清自己的时候,就被中国法西斯政府残忍的性神经玩弄,到今天以这样无耻残忍流氓的手段对全世界人民通过脑神经虐待剥夺我们人类的生命。我们整个人类社会走向灭亡的边缘。美国政府到现在没有正式做出面对和策略,我们美国人民等待你们的救援,等待和你们一起通缉习近平控脑非人类政府,打击犯罪,拯救人类!


时间先生在帮助康若茜发行这个问题上利用姜东波受到中共习近平AI脑控武器的迫害阻拦1

作者:康若茜,时间先生,Harry Gao06/28/2024


  时间先生在过去一年以来在被中共习近平强行控制在和康若茜脑控虐待模式中,通过中共习近平的AI脑控武器电磁波传音控脑技术残酷地对时间先生和康若茜女士和她的儿子Harry Gao及其社会大众的脑神经虐待模式期间,我们三个团结奋战,共同撰写了一部巨著,揭露中共习近平使用AI反人类脑控武器的极端恐怖犯罪罪行。康若茜在这十个多月以来,在时间先生和Harrry 的帮助下,根据康若茜这3年多以来被迫接受中共习近平AI控脑武器的电磁波传音空袭虐待脑神经的亲身经历,每天15个小时坚持写作,已经写了把我康若茜遭受的脑神经酷刑真相曝光。

   在我康若茜准备进行出版的这三个月中,中共习近平的AI脑控机构制造了大量的脑神经能量阻拦出版社对这本书的注意力,阻拦这本书的正常发表。希望社会大众对中共AI脑控武器侵犯控制人类的正常生命和正常工作的犯罪全力制止,支持我们的揭露习近平政府AI非人类极端犯罪的真相报告出版发行工作顺利畅通成功!




这是一个有关恐怖犯罪的报告,是正在进行的关于中国主席习近平对人类大脑神经极端犯罪,目的为了联合国和美国政府立刻停止他们暴行

作者:康若茜,支持者:Harry Gao,时间先生 06/07/2024

我的这个报告揭露了中国习近平主席的对人类大脑神经极端恐怖犯罪的报告,是我作为一个受害者亲身经历的记录报告,目的是为了立刻停止他们的暴行,制止犯罪。

这是一个无人知晓的极端恐怖内幕,是他们几十年来刻意掩盖的秘密犯罪,是人类大脑被极端扭曲之后,听从中国习近平控制者的犯罪。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感知到的计算机控制人脑神经犯罪。这个犯罪让我们人类失去了正确的自我,在死亡的方向上生存,让世界控制在中国习近平这个手拿脑控AI武器控制人类大脑的法西斯罪犯手里,因为我们人类的大脑发生了严重的分离模式的扭曲变化,因为我们的大脑一直在被暗中的犯罪AI脑控机器训练接受被他们扭曲,接受适应他们手拿AI脑控武器对我们人类大众进行随意的侵犯的极端恐怖当中。

更令人恐怖的是,这种状态不是现在才发生,是至少35年前就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了,这是中国共产党政府的执政犯罪秘密活动之一。起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初对中共党内领导干部进行的大脑控制手段犯罪,是人工意念没有机器的秘密控制,文革时期就有目标受害人的被脑控报道。后来大约在70年代初期,目的是对中国人实行愚民政策为目标的脑神经侵犯,固化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为目的,为了获得他们中国政府的高压专制权力所需要的脑神经正能量和支持的力量,那个时候的控脑犯罪是局部的犯罪。

80年代开始,这种犯罪在少数脑控家族中秘密扩大和利用,开始利用电磁波进行控制大脑神经进行经济犯罪,开始扩大暗中进行秘密实验对目标受害人进行乱性脑神经能量的加载和驯化犯罪,控制犯罪扩大到全中国的范围,我们家族就是在1988年左右开始对以我为中心的家族人员进行秘密脑数据盗取和电磁波控制驯化扭曲。

由于是一种秘密犯罪工作,这种工作一直在严格的保密状态下暗中进行,属于家族成员继承世袭犯罪,目的是为了秘密绝对不被透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很早就担任中共中央政府秘密脑控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习近平很早就接触了这个脑控犯罪活动的全部流程。他后来和我的同事宋意宣马大沅和她的弟弟宋志坚和她的父亲宋吉联合进行脑控犯罪,她的父亲宋吉去年已经死亡。

因为这种暗中控制他人的秘密武器和控脑技术掌握在少数中共脑控家族子弟手中,他们的野心开始膨胀,开始利用这个武器为他们自己的私欲服务,他们发明了通过控制他人大脑神经为他们赚钱的秘密网站,宋意宣家族就是其中的一个。当时我在济南三中当高中英语教师,我的同事宋意宣家族脑控电磁波犯罪正在我们学校暗中进行,我1987到济南三中担任英语教师,他们在1989年开始对我的家庭成员进行了脑神经数据的盗取和控制。由于这种犯罪的目的开始是针对全中国人脑神经的空袭虐待扭曲,但是他们实际上是对整个人类大脑乱性神经的侵犯,因为他们的脑控犯罪进入了人类无法生存的法律禁区,针对的是人类集体潜意识,因此,中国共产党政府的秘密脑神经控制实际上已经在1989开始已经进行极端恐怖脑神经犯罪了。

他们在1989年控制了我们家庭,控制了我的儿子,我的前夫赵健和我父母家庭及其我的家族成员,一两年之后宋意宣家族和习近平家族控制大脑成员联合重点对我们母子大脑进行实验手段的脑神经电磁波空袭培训,当时他们的控制是循序渐进的,是在被暗中的习近平脑控成员在实验的状态下被电磁波轻度控制,长期被检测的慢性利用性质的控制,受害人群体目标无数,他们通过脑神经虐待和监测目标受害人群体目的是为了控制整个人类社会大众的脑神经系统,产生有利于实现他们个人各种欲望的目的。

他们逐渐用于政治权力,军事和医疗部门,他们的脑控在2000年前后发展到全球犯罪。他们进行犯罪的秘诀就是制造性幻想的能量加载灌输,同时刺激人脑各种矛盾乱性的脑神经能量相互作用,强迫人类大脑运行在被他人操控的脑神经状态中,因此,我们的想法和思维方式及其认识水平和家庭关系都生活在被他人操控的脑神能量中,真正的自我大脑神经机制系统处在被压制,被贬低,无法正常运行状态。

   对人类大脑进行秘密控制的犯罪本身让他们认为他们无所不能,宋意宣从1990年开始假装成我的朋友努力得到我对她的信任,她通过和我聊天了解我的个人信息和经历,她的家族秘密对我们的家庭成员进行了长期的分化方向的脑神经迫害,以便长期对我们的大脑神经进行消灭方向上的剥夺和利用和实验,这是他们对待脑控目标受害人的一贯政策。他们一边实地考察,一边利用电磁波盗取我的脑资料。他们可以知道我们的想法和个人信息,他们在空袭我们的同时,对整个人类大众开始进行同样内容的空袭和研究,用于经济犯罪和军事文化政治等各个领域。因为他们是脑神经犯罪,他们积累了几十年代人工制造脑神经能量的经验,他们认为就等于可以创造一个他们占优势的人工物质世界,以让人类大众无法察觉到的程度。他们可以控制我们人类的大脑神经系统产生对他们屈服和支持他们统治中国人的国家位置的脑神经能量。

总之,他们控制大脑犯罪的目的从起初的控制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束缚中国人发展智力和反抗精神,发展到经济犯罪,物质和精神剥夺,到今天的在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美国社会和西方社会不仅控制人的思维方式和想法,而且致力于对美国社会大众和全世界人民的脑神经资源进行实验性脑神经能量的外在制造灌输和强化和人类大众脑神经的恶性刺激相混合的手段控制所有的人,包括美国政府所有的官员,美国媒体舆论界,科技界等各个领域。他们的手段,目的和内容都具有极端恐怖性特征,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AI脑控电磁波颅内传音脑神经犯罪系统。



6/5中共习近平AI脑控给我儿子儿媳加载抑郁能量,暗中迫使他们看心理医生来抵赖他母亲写揭露习犯罪报告

作者:康若茜女士,支持者:Harry Gao 时间先生06/05/2024

   中共脑控在2023年2月到8月期间中曾经多次给我加载抑郁的能量,这是他们对人类进行的实验性脑神经AI脑控犯罪造病袭击的一个内容,又一次我突然觉察到,我对他们的犯罪行为进行了怒斥,他们立刻停止了这种明显的抑郁能量的加载。他们做贼心虚,担心曝光他们的罪行,他们当时停止了抑郁的能量加载酷刑,给我清除了这个记忆。

   我最近又得知通过中共习近平的非法AI 脑控电磁波传音得知信息他们透露,他们给我儿子和我儿媳不停的加载抑郁脑神经能量,和得肝癌的脑神经能量兴奋,迫使他们对正常的健康食品不感兴趣,对不利于健康的甜食肉类感兴趣,对垃圾食品感兴趣,我儿子Harry Gao和他的妻子Jessica Gao 被强迫对这类食品感兴趣,他们体重明显增加。他们一场为手段,对美国人民进行同样内容的脑神经恐怖袭击。

  这是中共习近平非法AI脑控在世界范围内做的大脑实验性质的恐怖袭击,他们认为这是非常高明的轻易战胜敌人的办法。他们空袭人类大脑神经的目的多重多样,极端恐怖。他们以掩盖习近平夫妇亲自制造的极端恐怖犯罪为总方向,以让人类大众在不知不觉中终身接受大脑被控制为总目标,在这个框架内进行多重AI脑控电磁波传音同时进行的脑神经犯罪。

  比如,他们通过脑神经能量的制造和加载暗中强迫我儿子Harry Gao夫妇觉得有必要他的母亲和他们去看心理医生,中国习近平脑控团伙希望我们以这种方式生存的同时向社会表明,我们不过是得了抑郁症,我母亲也有心理问题,这样,我康若茜写的揭露他们的对我们人类大众脑神经的极端恐怖犯罪报告不是真实的,中国习近平非法AI脑控组织一直在竭力掩盖习近平在过去几十年来在世界范围内本人制造的极端恐怖脑神经犯罪。 

   中国共产党政府对人类脑神经控制从1960年代就开始了,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的秘密工作。习近平在八十年代就参与了中国脑控的研究犯罪,中国建立了秘密的脑控资料档案馆,他们的脑控秘密犯罪从人工控制脑神经发展到电磁波脑控空袭脑神经到今天的AI脑控电磁波和颅内传音相结合的意识和潜意识脑神经空袭整个人类大众脑神经。

  习近平和宋意宣在1989开始利用电磁波对我们家庭成员包括我不到两岁的儿子进行了脑神经空袭,几十年来,他们通过实验性空袭目标受害人家庭的手段向整个社会大众进行脑神经控制,暗中强迫人类大众接受他们的高压专制统治。近8年来,他们的AI脑控电磁波空袭大众犯罪日益猖獗,扩大到全世界范围内各个领域,控制了美国政府官员和美国各界人士。

   中国最近几年制定了脑控目标就是在掩盖习近平AI脑控反人类罪行的方向上继续他们的极端主义恐怖脑神经系统犯罪活动。他们制造了机器人性质的计算机在全世界范围内大搞欺骗迷惑脑神经系统的酷刑。他们主要研究了无数的犯罪骗术和伎俩对人类大众大脑进行高级脑和低级脑分离性质的分别控制和虐待,特别对我们人类的低级幼年脑进行软硬兼施的酷刑,以达到他们剥夺人类物质和技术和精神资源的目标,独霸全球,终身控制人类大脑神经的贼心。

   比如,他们在给我儿子和儿媳加载负能量的同时,给社会大众也进行同样的空袭。他们利用AI控脑电磁波机器,加载他们制造的欺骗性脑神经能量,同时激活社会大众脑内邪恶目标模式脑神经能量,我们人类脑神经就在不知不觉中按照他们的邪恶目标进行生活和工作。当我们接受了他们给美国社会加载抑郁的无法生存能量,人类就会感到抑郁情绪和症状。很容易陷入低级神经兴奋的脑控陷阱,很容易接受中国脑控进一步的乱性神经脑神经能量的加载和刺激酷刑的多重反复刺激,处在高级脑无法活跃,无法意识到,无法反抗,无法面对弱智被动挨打脑神经状态。

   昨天2024年6月5号我给我的儿子Harry Gao 打电话,我发现我的美国移民纸原件在我的家中的放文件的旅行箱中已经被盗,我希望Harry在他的家里给我保存我的一些个人重要文件,他答应了,大约2点,他开车来到我住所,我给Harry Gao 两个黄色大信封,上面简单记录了里面的文件。黄色大信封里装有小红色珠宝包,里面装有两个金项链。

   这个小红包我在5月20之后我发现我无法找到,当时习近平犯罪AI脑控传音接着传来他们的公寓人员的脑神经能量信息,他们承认他们盗走了这个小包的物品,他们如何后悔等等,他们已经放到我儿子的家里,我当时非常愤怒和绝望,我向警察报警,最近几天我在我公寓的家里另一个地方找到了。我想起来,我当时是放在一个地方,后来觉得不安全,又换了一个地方,我换的地方我没有记清楚。但是这本身就是他们曾经在我外出的时候开门来到我家里进行的多次非法活动引起的恐惧导致。我们可以注意到一个重要细节,习近平AI脑控鱼目混珠,他们的AI脑控计算机会因为我的想法随意设计虚假信息进行播放,真假混杂,但是,我们还会判断,我们我写的揭露报告中绝大多数他们潜意识透露的内容的真实性价值。

  昨天我非常感恩我儿子在工作中抽时间来到我家帮助把我的个人重要文件拿到他的家里为我保存。我同他谈起我出书的问题,Harry Gao给我清晰地解释出版服务公司和出版社的区别,他建议我找到合适的出版社,我可以先给他们发个样章目录,我希望广大读者为我找到合适的出版社祈祷。



  


Hello Jessica Gao and Harry Gao,

     I've learned that the facts of the illegal AI brain control electromagnetic wave transmission of Xi Jinping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revealed that they kept loading depression brain nerve energy for my son and my daughter -in -law, and the nerve energy of the brain nerve of liver cancer, forcing them to form the bad habits of idet , forcing them to be interested in sweet sweets that are not good for health, and are interested in junk food. My son Harry Gao and his wife Jessica Gao have gained weight now.


     At the same time, loading them with the brain energy that the criminals  produced through high tech that cannot survive, and the energy of depression make them  tired of life, and it is easy to have interest in instinctual low -level nerves.
 The CCP ’s brain control AI groups did the same thing to me last year. They gave me  the energy that had been loaded with depression during the period from February to August 2023. I found it on the spot that I was scolding them and they stopped at once because they were afraid that I would tell the public the fact that a lot of depressed energy  was produced and loaded.
 We have to report  to the U.S Gov. to let them stop immediately.

 The Chinese Xi Jinping illegal AI groups are committing  this crime, and they should be arrested immediately.  We have to participate in the war . This war is more serious than the previous two World Wars. I should remain both of you facing the crime using your united state of the brain to protect life for yourself.

Margaret Kang

06/05/2024

ReplyReply allForward

Add reaction





“我们人类大众迫切需要《我的AI脑控经历报告》,因为我们越早知道,我们越安全,因为我们越早看穿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的骗术,我们越幸运;我们越早意识到中国习近平AI脑控武器对我们人类大脑的虐待骗术经历,我们生活地越主动,我们自我保护能力越强;我们越早对习近平本人的国际犯罪进行公开面对,公开通缉和声讨,我们越早在生存的界面上,这是正确的客观存在”。

---康若茜女士

“我们要看到我们人类集体在接受了中国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控制我们大脑神经导致了我们人类大脑质量明显地下降,向无法生存的方向退化,我们因此要提高自我意识和认知水平,用正确理智的方法治愈被AI脑控武器暗中强加的错误心理,用正确本质的自我消灭不利于正确生存的所有的想法。”

---康若茜女士

   “中国习近平脑控非法政府35年来追求了邪灭正的自我毁灭道路,就意味着他们追求制造邪恶能量在毁灭他们自己生命的正能量,所以,他们注定灭亡,这是不已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结果。”

   ---康若茜女士,时间先生,高长生先生

We humans urgently need "My AI Mind-Control Experience Report", because the sooner we know, the safer we will be, because the sooner we see through China's Xi Jinping's extreme terrorist crime deception, the luckier we will be; the sooner we realize China's Xi Jinping's AI brain control The abuse and deceitful experience of weapons on our human brains, the more active we live, the stronger our ability to protect ourselves; the sooner we openly face Xi Jinping’s international crimes, publicly wanted and denounced, the sooner we live on the interface of survival, This is a right objective existence."

---By Ruo Qian Kang 05/23/2024

"We have to see that our human beings have accepted China's Xi Jinping AI brain-controlled electromagnetic waves to control our brain nerves, which has led to a significant decline in the quality of our human brains and degeneration in the direction of unsurvivability. Therefore, we must improve our self-awareness and cognitive levels, and use right rational method to cure the wrong brain neural connections secretly imposed by AI brain control weapons, and use the right nature of self to eliminate all thoughts that are not conducive to correct survival.”

---By Ruo Qian Kang 05/23/2024

"China's Xi Jinping brain-controlled illegal government has pursued the path of self-destruction with the wrong logic of evil defeating justice for 35 years. This means that they pursue the creation of evil energy to destroy the positive energy of their own lives. Therefore, they are destined to perish.

---By Ruo Qian Kang,By Shi Jian, By Harry Gao




习近平利用犯罪AI脑控武器通过电磁波强化他的性虐待模式脑神经能量,用强化的这个能量来侵犯人类脑低级神经,制造他统治世界需要的征服心理脑神经能量

作者:我康若茜,我时间,我高长生 05/08/2024

Google 翻译

   

“中国习近平脑控非法政府35年来追求了邪灭正的自我毁灭道路,就意味着他们追求制造邪恶能量在毁灭他们自己生命的正能量,所以,他们注定灭亡,这是不已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结果。”

   ---康若茜女士,时间先生,高长生先生


   我儿子Harry Gao一家人被中共习近平脑控机构电磁波加载邪恶能量潜意识胁迫来到中国探亲旅游,原来计划5月9号从中国上飞机,5月11号来到美国。但是,我无法同他们联系上,但是通过传音他们诉说了他们来到中国之后感知到社会大变化,人们的性格发生了大变化,无法联系老朋友,无法和亲人联络了,无法和他姨妈向以前那样联系,他们在中国移民局遇到麻烦。我不知真假。5月9号是我儿子上飞机的日子,请为我儿子Harry Gao和他的太太Jessica Gao和他的儿子DannelGao 和他的女儿 Will Gao 祈祷平安回到美国家里正确生活,上帝保佑他们一家人。


   我康若茜提醒各位,我们面对犯罪电磁波的恶意脑神经侵犯,一个脑神经能量调节方法是,对我们遇到的问题我们默念我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们有能力正灭邪不接受这个恶波,我们控制了这个恶波,我们消灭的这个恶波;我们有能力不接受恶意的电磁波,我们控制了恶意的电磁波,我们消灭了这个恶意电磁波,我们不接受发恶念的习近平犯罪团伙的脑波,我们控制了他们的脑波,我们正义的人类消灭了这伙恶脑波,我们正义的人类不接受这伙意念吃人的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团伙,我们控制了他们的大脑神经系统,我们消灭了他们的大脑神经系统的恶报,他们恶得到了恶报,他们得到了阳光公正地惩罚,阳光公正地法律制裁。这个脑波,有了,有了,有了.......。

   性幻想让习近平走上不归路,电磁波脑控武器制造性幻想脑神经能量强化性幻想让世界人民走上不归路。在过去三年多对我的AI脑控传音电磁波空袭中,习近平波在AI脑控电磁波中多次出现,以这种倾吐自己性幻想受害人和害人者的角色出现,但是他表现的是阴暗虚伪,狡诈霸道狠毒自卑自虐又自我否定这种变态脑神经能量的脑神经能量的透露。对此,我以前的报告文章曾经揭露过,请参照以前的相关的报告。

   习近平脑波出现在对我的大脑刺激中,我的确无法忍受,不敢面对,我更无法解释他作为一个中国国家主席对我一个美国公民,60岁的妇女这样暴露他的无耻,坦白他的经历和罪过的真实原因,我的确不愿接受,不愿面对,因为无法解释,无法逻辑,无法使我正常活下去。

   我在2021年的时候宁愿相信这场闹剧平衡地过去,就像他们常常告诉我的是一场误会而已,我2022年5月曾经给我儿子打电话说起对我的中国脑神经AI脑控袭击的时候安慰他,我判断这是一场误会,不是恶性的,是良性的,因为我当时不知道真正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到目的是什么,我只是一个对心理和大脑科学等人生发展理论感兴趣,探究多年的人,一个中国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一个对事物的来源脑神经能量比较精通的人,一个在50岁的年龄,在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获得科学Master学位的人,一个我在努力工作的同时,考虑创立出我研究了几十年有关正念新进化论理论体系的人,努力为人类社会的发展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的人,一个希望我的儿子得到他本来应该得到的幸福生活的单亲母亲。

  2022年9月,在这些呲牙咧嘴的中国脑控政府打手们暗中对我一个妇女每天24小时脑神经电磁波虐待酷刑的过程中,在我睡眠的那几个小时,有时候中国脑控电磁波潜意识传音会传出这些信息:这些打手们累了,华春莹和徐立勇在颤抖地痛苦中哀嚎,大骂习近平,他们就像一群大盗贼在抢劫之后的惊恐中在谈话,休息,准备再次把我惊醒,撸起袖子进行意念杀人的极端恐怖犯罪脑神经酷刑,他们解释说,这是他们自动的反应潜意识的流露。他们但是转眼用谈笑地方式告诉我,通过让我脑神经感知到,他们是如何对我的大脑神经进行了残酷的诅咒虐待,他们的目的是让我记在脑中,他们直言不讳地说他们多么需要害死我。然而,我记住的是我要活下去雪耻,因为这是正理正路,为我自己,为我儿子,为我的父母大家庭,为我的朋友和同学,为我们美国人民,更重要的是为我们依靠的美国政府,为我们追求正确生存生命和命运的整个人类大众的生命安全写报告,去报告。

   我的确还不清楚他们流氓做法的真正意图,逐渐地,他们矛盾扭曲又阴毒,迫使他们通过AI脑控传音电磁波透露出信息,他们是如何在我儿子幼小的时候对他进行伤害,这个伤害的具体年代一直在变,他们在明显伤害我一个母亲的心,我处在无能为力的悲愤地步。最让我痛恨的是,我的怒火没有自然释放的能力,我的怒火被他们的邪恶意念电磁波传播熄灭。

  看着我儿子早已经变的不是我熟悉的他,看到我儿子没有象我一个母亲的正确预期一样健康成长壮大,看到我儿子的正向意志被压制,无法用语言说出来的折磨,看到他还对我这个母亲的冷漠。今天,通过电磁波传音,我儿子告诉我他对自己的分析:他目前变成了一个自然又自卑的人,一个有才华智力超群,但是不擅长人情世故的人,并且以不屑人情世故自居的人。一个机械弱智的人, 一个矛盾分裂特征的人,一个适应社会的人,也可以解释成一个变成社会工具的人,一个变成上传下达奴才精神的人。

   他的形象的过早衰老让我这个母亲痛苦不堪,我不知道怎样改变这个模式的趋势。但是我的正向意志让我记录下来,我的心理精神调节的方法让我和我儿子高长生逐渐意识到了这一切。这就是习近平利用AI脑控武器在我儿子Harry Gao 不到2岁的时候强迫他接受通过电磁波大脑意识和潜意识脑神经全方位酷刑扭曲虐待压制造成的后果。

   我发现,中国脑控机器电磁波团伙为了在优势高压的位置上,为整个人类社会制造了一个邪恶的脑神经格局等级层次,就是他们在最高处的位置,他们一方面利用AI电磁波控制整个人类大众,一方面控制我和我儿子家庭成员,我大家庭成员的同时,他们在另一层面,通过控制一个乱伦兴奋阶层,强迫这个阶层的人控制人类大众,扶持这个阶层的人当权,构建在“血中乱成功”的“文学成”。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就控制激活对母亲产生性兴奋的男子和母亲,他们培训这个阶层对他们摇头摆尾,就是犯罪分子控制这些人利用电磁波控制人类大众,这个阶层的人应该在第二层次,广大的人类大众在第三次,就是被第二层的被习近平控制的人,被激活了追求乱伦兴奋的这个阶层的人控制,犯罪分子把我们大家组成员和受害人群体时间家庭成员控制在比第三层还底的层次,进行挑拨离间。他们设计了这个格局和阶层为了各个击破,挑拨离间,逐一控制消灭,不留痕迹。更可怕的是,在最高层的中国习近平团伙已经变成猪脑子和非人类,就是因为这些人掌握着杀人武器,就是AI脑控电磁波武器。

   为了掩盖习近平极端恐怖的非人类手段对我儿子和他的太太及其两个幼年的孩子进行的反人类意念杀戮脑神经酷刑,为了实现让他们看起来自然状态下自死去的目标,他们对我儿子Harry Gao的残酷剥削和压制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此刻,我居住的美国波士顿郊区又开始惊雷巨响,我知道这是我儿子和我这个母亲对习近平宋意宣马云等害人帮发出的怒吼,像这种戏剧化的惊天雷声在我和我儿子的现实生活过去几年中发生过几次。比如,在他2023年生日那天,在我见到我儿子无语的时候,我们突然听到轰天巨雷,乌云翻滚,持续了大约10多分钟,然后雨过天晴。

   此刻,中国习近平电磁波潜意识脑控传音透露,他们给我儿子加载邪恶的能量替换和制造邪恶的脑神经能量,强迫我儿子把对习近平产生的巨大愤怒转嫁给他对他母亲的愤怒,强迫我儿子对我康若茜这个母亲产生虐待她的儿子痛苦兴奋,产生自虐兴奋的无法自拔的脑神经酷刑折磨。

   我于是通过电磁波传音告诉我的儿子,我们要反抗,我们要转成正确方向:我们要做改正默念练习,“让恶人得到恶报。我们意识中已经知道了这些,我们正灭邪的自然生物天性不接受以上邪恶的意念电磁波,我们控制了以上邪恶的电磁波,我们消灭了这个电磁波,我们追求正确生存下来的人类不接受电磁波背后发恶念的极端恐怖犯罪分子们,我们追求正确生存下来的人类控制了他们习近平犯罪脑控团伙每个人的大脑神经系统,我们追求正确生存下来的人类消灭了习近平犯罪脑控团伙每个人。我们追求正确生存的美国政府和我们追求正确生存的人类成功战胜了我们人类共同的敌人习近平害人帮。”我于是按照以上的方法打击邪恶电磁波的空袭和邪恶思想的传播。

  我很快听到这些压抑的巨大的雷声变得顺畅了,我们知道犯罪电磁波正义力量已经在这一刻占领了上风。已经用我们正义的力量消灭了习近平害人帮,我们的正气通畅了,大约十分钟过后,天气果然转晴,阳光普照,蓝天白云,这就是真相,我们人类的正灭邪的雷声过后,自然会雨过天晴。

  此刻,我看了一眼网络新闻中的特朗普总统候选人的画面,我感觉不对,已经有两三天我注意到这个问题了,我现在的反应是他被中国习近平脑控。果然,他们通过电磁波潜意识传音透露,他们制造了这个意念,利用总统候选人之间的矛盾对特朗普进行压制性控制,来暗中潜意识讨好现任总统,潜意识通过AI脑控武器电磁波空袭的手段,胁迫现任总统不面对中国习近平的极端恐怖犯罪活动。同时,对现任总统拜登进行高级脑的部分大脑神经控制,比如对感知和意识到中国习近平脑控犯罪活动的脑神经区域进行控制,对面对和打击战胜习近平脑控组织的脑神经能力进行控制,同时对他进行多重的低级神经活跃刺激,让他有苦难言。

   他们多次电磁波扩音技术潜意识和意识脑神经能量透露,他们不得不告诉我一些真相,8年前,他们的数据就已经显示,他们的AI脑控电磁波多年来对人类大脑神经乱性别和乱伦性神经刺激,让全世界陷入混乱当中,他们失去控制能力。他们希望利用AI脑控武器电磁波传音告诉康若茜,迫使她对他儿子Harry Gao的被控脑神虐待事件进行面对和调节,进行脑神经系统能量的清除,实际上,他们利用康若茜的正能量来调节他们对世界性大脑神经能量重新控制的能力,他们同时阻拦康若茜对他儿子的支援抢救的正能量。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暗中调成对他们有利的脑控格局目标,迫使全世界人民终身生活在被AI电磁波脑控状态下,浑然不觉。

   宋意宣还制造了一个邪恶的错误逻辑意念,潜意识警告我儿子不要告诉他的幼年的儿子Dannel有关中国脑控酷刑的罪行,这对他儿子的成长不利。我儿子高长生大脑潜意识和意识中考虑的是保护他的儿子DannelGao,不让他8岁的儿子知道真相,他在紧张地保护他的儿子的时候,产生的相应的错误逻辑的内部言语,因此,他产生了相应的错误神经链接和脑神经能量,这样,我的儿子Harry Gao 和他的儿子就被愚弄,无法意识到,无法面对中国习近平对他从小就进行的极端恐怖犯罪活动了。他的儿子也无法高级脑面对被脑控虐待现实,他们整天生活在被动潜意识和高级脑被控状态。

  我们整个人类社会大众和美国总统,美国政府不面对的原因和脑神经能量有关,从我儿子的例子中可以得到启发。他们通过潜意识传音透露,对人民大众和美国政府官员的控制是“他们说的不对,我们不要听了,我们不需要,我们不需要听的理由太多了”。而不是想我们需要听的理由太多了。

   宋意宣今天半夜AI脑控潜意识透露:习近平目前气急败坏,他们正在实施一个邪恶的目标,把康若茜和他儿子Harry Gao 继续制造性幻想乱伦脑神经能量进行电磁波空袭加载给我和儿子的大脑神经系统,达到他们利用的程度。把康若茜和他儿子高长生打成弱智低级脑兴奋,让他们自然死亡,不留痕迹。

   我康若茜提醒各位,我们面对犯罪电磁波的恶意脑神经侵犯,一个脑神经能量调节方法是,对我们遇到的问题我们默念我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们有能力正灭邪不接受这个恶波,我们控制了这个恶波,我们消灭的这个恶波;我们有能力不接受恶意的电磁波,我们控制了恶意的电磁波,我们消灭了这个恶意电磁波,我们不接受发恶念的习近平犯罪团伙的脑波,我们控制了他们的脑波,我们正义的人类消灭了这伙恶脑波,我们正义的人类不接受这伙意念吃人的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团伙,我们控制了他们的大脑神经系统,我们消灭了他们的大脑神经系统的恶波,他们恶得到了恶报,他们得到了阳光公正地惩罚,阳光公正地法律制裁。这个脑波,有了,有了,有了.......。




浏览(95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尊重正义 ,61岁
注册日期: 2023-07-31
访问总量: 1,447,79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7月9号 我万维文章被修改,立刻
· 07/23 我父母在7月11号食物中毒
· 7月23号,健在的95岁的前中国国
· 07/22 我刚刚受到美国之音韩大海
· 07/09时间先生在1991年拍摄天安
· 07/18 紧急通告 我的公寓公司和
· 7/20 Letter to my Son Harry Ga
分类目录
【其他话题】
· 更新中 揭晓中国习近平国家主席
· 整理中 马云波是中国习近平极端
· 整理中习近平罪恶电磁波控脑时代
· 2022年4月-8月习近平脑控武器侵
· 更新 2023年2月以前我们被中共习
· 人类不敢面对和反省反抗性幻想恶
· 哈佛效应下篇—— 有道德感的神
· 哈佛效应上篇下篇--哈佛符号象征
· 哈佛效应上篇-- 哈佛符号象征触
· 随时更新 我康若茜作为中国脑控
【有关中国电磁波脑控经历的文章】
· 7月9号 我万维文章被修改,立刻
· 07/23 我父母在7月11号食物中毒
· 7月23号,健在的95岁的前中国国
· 07/22 我刚刚受到美国之音韩大海
· 07/09时间先生在1991年拍摄天安
· 07/18 紧急通告 我的公寓公司和
· 7/20 Letter to my Son Harry Ga
· 07/20 请阅读第二篇“为什么康若
· 7/18/2024中共派高亚明前妻罗洁
· 7月20号,广泛转发我的揭露犯罪
存档目录
2024-05-01 - 2024-05-11
2024-04-01 - 2024-04-30
2024-03-01 - 2024-03-31
2024-02-01 - 2024-02-28
2024-01-01 - 2024-01-31
2023-12-01 - 2023-12-31
2023-11-01 - 2023-11-30
2023-10-03 - 2023-10-31
2023-09-02 - 2023-09-30
2023-08-02 - 2023-08-31
2023-07-31 - 2023-07-3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