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尊重正义的博客  
我们人类大脑神经被控制,中共政府习近平使用了国际违禁AI控脑武器控制人类思想和身体35年之久  
网络日志正文
07/04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都被中国习近平的AI控脑武器脑神经控制多年 2024-05-10 19:49:04

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普京都被中国习近平的AI控脑武器脑神经控制多年,人类团结打中共习近平AI控脑犯罪敌人
作者:康若茜,时间,Harry Gao

1,中共习近平政府对美国总统拜登的脑神经控制:

中国共产党对我大脑的颅内传音宣传的时候反复播放,“美国总统普京”,他们再三把美国总统拜登说成普京,把拜登和普京两个人进行替换。他们还在传音中透露,他们把所有的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乌克兰进行的犯罪中的错误脑神经能量和美国拜登总统进行加载灌输和替换,迫使拜登总统的脑神经同被强加的外来人工虐待脑神经能量进行交流沟通,达到栽赃陷害和替换的心理脑神经效果。他们让拜登总统在无法知道真相的情况下产生自卑,自责,内疚和自我矛盾冲突中,同时产生对中国共产党习近平国家主席的敬畏感,强迫美国拜登总统潜意识希望得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肯定和尊敬,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是一个丑陋的小人,无恶不作,极端恐怖犯罪分子。通过这样的脑神经错位能量犯罪等无耻手段对人类大众个体进行随意的脑神经侵犯,当事人处在被动挨打的局面,无法面对。这是对美国总统拜登进行脑神经控制的一个例子。
他们根据中文发音错误激活了美国总统拜登的脑神经能量模式,我们等待失败,我们什么也不做,我们什么也不能做,他们制造这种错误指令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电磁波空袭灌输人类大众和美国政府官员及其美国人民,这样,我们的脑神经能量就刺激我们的脑神经产生相应的内部言语和能量,这样,我们美国社会就会发生媒体不敢说,不愿说,不相信真相存在,美国政府找各种理由忽略我写的报告,忽略我们人类大众整天被脑控武器袭击,产生负能量,特别是忽略我们性神经被骚扰的被干扰的脑神经侵犯。我们被说服认为低级神经的侵犯是自然现象,不是脑控电磁波刺激的现象,同时,这种事情不能说出口,无法说出口,产生自己做贼心虚的效应。
我们呼吁美国总统拜登总统领导班子立刻对我们脑控人质家庭成员进行救援和详细调查,立刻停止中国习近平政府对我们美国人民和美国国土的侵犯。

2,中共习近平政府对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脑神经控制

“俄罗斯总统普京是个骗子”,这是中共习近平AI控脑犯罪人员在他们制造的脑神经能量中对我进行的脑神经灌输和传音的同时我和时间都听到的。这是习近平控脑犯罪人员在同时进行的物质现实社会源泉脑神经能量的加载的内容。这样的化,普京是个骗子就家喻户晓,中共习近平Ai控脑本身是个欺骗性质的人工邪恶想法脑神经能量的加载,是对前世界人民的无理侵犯和无耻欺骗。这是中共目前为了转移大家对中共习近平的AI控脑极端犯罪的注意力,进行的混淆视听,逃避人民对习近平脑控犯罪的注意力的欺骗手段,他们对普京进行栽赃陷害,他们进行欺骗性质的社会大众脑神经能量加载,迫使人类大众忽略中共习近平控脑极端犯罪的原型,试图起到否认康若茜在时间以及Harry Gao的支持中写出的重要有关习近平使用大规模杀伤性脑神经武器的重要文献的作用,这是中共习近平控脑犯罪的一个犯罪特点,为他们进一步全方位洗白和掩盖习近平恐怖犯罪进行的系统极端恐怖犯罪活动之一。




 

 




探讨: 人类对中共习政府使用大规模杀伤脑神经AI控脑武器35年之后出现的后果认识和策略

作者:康若茜,时间,Harry Gao06/30/2024

人类对中共习政府使用大规模杀伤脑神经AI控脑武器35年之后反应出现了极端恐怖的现象,我们人类的脑神经被控制,想法被控制,我们人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变成了中共习政府的精神俘虏和精神奴隶。

第一,这个时候,我们会发现我们的神智是清醒的,这是我们清醒的灵魂还在我们身体起着关键作用的一个生命源泉信号,我们可以依靠这个生命脑神经源泉灵魂能量体重塑我们健康的脑神经系统和身体系统,从微观到宏观。

这个时候,我们作为精神俘虏和奴隶要意识到或者找到我们大脑的心理反应或者感受:我们变得没有应该有的能力了,因为35年来他习近平犯罪政府使用了让我们无法认识到无法意识到,无法反抗,无法战胜,无法停止,无法阻止他们的大规模杀伤性控脑想法精神电磁波高科技AI违禁武器。我们的想法,反应,智力,环境及其我们生活的物质世界社会都被控制,被模拟,被破坏,被犯罪分子改变和扭曲。这是我们脑神经被肢解,我们生命需要的灵与肉联合一致性遭到破坏,被强迫产生了分离追求。这是中共习近平非人类灭绝人类的罪行实质。

我们要认识到,当人类被迫追求灵魂和身体分裂的时候,我们实际上追求了死亡兴奋的目标。

这是如何产生的?说来话长。解决办法是不要听信任何打扰你依靠正确本质的灵魂神智去体验正确生活观察感受自然世界的机会和世界,我们要依靠自我正确纯正的灵魂去生活,因为我们人生的真正目的是在珍惜自我做人灵魂的前提下修炼自己的灵魂,这个过程实际上是完成自我正确模式的过程。

我在此从一个角度分析一下,我们的人类几十年来接受了

中共习近平控脑反人类秘密组织70多年来对人类的脑神经侵犯,我们人类的幼稚脑神经被暗中摧残威胁。我想设计一个场景举例形象说明一下我们人类的真正自然正确的生命力源泉被犯罪电磁波时代的犯罪分子用欺骗性野蛮粗陋的手段阻拦的情景。这是一个野蛮的时代,这是一场人生忽悠,我们的人生被错误向导别有用心的暗中迫害。

   

   我知道了原来他们是一帮吸神经能量的鬼,原来他们已经不是人的灵魂,以后也无法来到这个人世间做人了。我们现在的脑子变得机械,变成错误的脑神经链接,变得弱智,注意我们对正确世界的注意力,原来自然正确的世界已经改变,原来他们目的是把我们训练成弱智,打扰我们对真实世界的认识和体验。

  我们的脑神经系统有几千亿个,我们人类是高级的人,我们人生的幸福权力是知道如何让我们所有的高级神经得到平等良知的激活和表达,对我们的大脑进行尊敬和爱护,让我们的脑神经在自然社会中学习,经历,认识,总结,体验,享受,不断提高我们的智慧,道德境界,和健康水平来享受正确的生命和正确的命运,得到公正阳光的物质自然世界。我们要战胜习近平反人类政府,我们的做人灵魂是根本,我们要知道我们如何可以依靠我们的灵魂重塑我们的身体。

   我感到正气上升,高级脑活跃,头脑清楚了。我变得高大自信,顶天立地,我面影朝霞,我需要珍惜我做人的灵魂,珍惜我修炼了不知几千年的灵魂,我尊敬我自己,我重新康复我自己,我有能力保护我的身体健康和生命的尊严,我静静地走上了正确方向和正路。”

在犯罪电磁波时代,我们面对这样被忽悠的世界里的骗子们你们的策略是什么呢?对于这个7.8岁的孩子来说,什么是正路呢?


   我们要意识到的灵魂是做人的灵魂,我们来到人世间首先要保持这个灵魂的基础上,提高灵魂水平,这是我们人类的生存意义。

这个灵魂在受到习政府的非法虐待中,被玷污和污染,意味着真正的自我是灵与肉的联合统一体遭到破坏。



赵天哲知晓天理,止恶扬善

作者:康若茜,支持者:高长生先生,时间先生 06/25/2024

   高长生和我康若茜在共同寻找制止中国习近平AI脑控犯罪的正确方案中,通过中共AI脑控电磁波传音脑神经系统的沟通交流,找出我赵天哲能量模式的本能正念驱动生长潜意识和意识的指令:“赵天哲,以小为尊,知晓天理,止恶扬善,平等良知;以母为尊,内部界限,秩序本质,正大光明;揭露真相,解谜人生,揭开骗局,正人君子,正灭邪;好有好报,善有善报,让恶得到恶报,每个人得到正确关系的正确结果。



06/23/2024 犯罪分子在我外出的时候开门进入我家,进入我的电脑删除了我的重要邮件。请立刻帮助我报告美国政府,我需要紧急救援,逮捕高亚明罗洁夫妇。罗洁在中国的网站已经看不到。她利用我的理论和他们夫妇对我进行AI脑控犯罪活动非常贪婪的赚钱,他们罪大恶极,恶有恶报。



Decoding the Covid19 psychological virus, " Men obey in the position of being held, turn the boy into a neurotic woman''s fantasy" psychological instructions


 解密Covid19心理病毒,"男童在被扣位置听从服从,把男童变成神经女的意淫"心理指令

作者:康若茜,支持者:高长生,我时间06/19/2024

  covid 19心冠病毒是中国习近平AI脑控秘密组织在对人类几十年来进行电磁波和颅内传音控制大脑神经犯罪的过程中,在根据他们的非人类目标蓄意制造各种邪恶思想的时候,他们给整个社会大众低级脑神经系统加载和灌输这些邪恶思想,在人类脑神经系统产生了错乱反应导致,人类大脑神经系统在接受到这些暗中秘密不断进行的虐待酷刑的时候,会产生大量的负面心理语言,形成错误的脑神经链接,产生错误的破坏身体的潜意识脑神经能量和信息,破坏相应的身体器官。这也是脑神经能量是物质世界现实来源的典型例证,是中国习近平国家政府35年来在世界范围内秘密进行非人类的极端恐怖脑神经犯罪过程中,在人类从脑神经系统和身体方面的破坏性积累不断加重造成的变异反应。

   中国习近平2021年2月对我进行的颅内传音电磁波广播脑神经刺激,主要原因是他们对他们对人类脑神经进行的野蛮秘密AI脑控犯罪导致的心冠病毒大流行的恐惧,销赃和继续脑神经极端恐怖犯罪的动机。他们在看到他们的控制大脑犯罪技术会导致人类流行病的大灾难之后,慌不择路进行调查实验,进行栽赃陷害,掩盖罪行,消灭人证,为他们利用AI脑控武器电磁波传音犯罪对整个人类永久性进行电磁波控制的秘密实验手段的极端恐怖犯罪犯罪活动寻找出路。

例如,在2015年到至少2021年2月3号期间,他们对我康若茜发动了极端残酷的非人类AI电磁波脑神经传音破坏我的脑神经自我交流系统,强迫我的自我脑神经系统对他们强行植入的邪恶脑神经能量信息流进行交流和沟通之前,对我进行了没有声音的脑神经邪恶能量的强行灌输和酷刑实验,那个时候,我和我表姐的身体和情绪感到疲劳紧张,我们因此希望利用我对人类脑科学和心理脑神经学的擅长进行我们原生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调节。 这个过程中,我表姐先无意中发现了我们在闭目集中精力询问一个主题的时候,往往会产生一种烟雾能量性质的图像,我们脑内可以做出立刻反应,发现这是一种客观的脑神经能量波的反射。现在我们判断,这实际上是中国AI脑控对人类进行的没有声音的玷污性质的脑神经能量加载灌输,他们对我们的视神经和脑神经某个层面进行加载导致。当时,犯罪嫌疑人宋意宣看出来之后告诉了我, 描述了图像内容,我可以感知到图像背后对我脑神经的刺激和相应的意义,我们当时判断是由于我们的心理矛盾产生的错误能量导致,我们需要清除这些负面的图像,我们的心理问题也就会解决,果然,鲍璐当时看到的图像也没有了,但是,后来我们知道这是中共AI脑控在脑控过程中蓄意制造的邪恶能量。

脑中在集中精力对我康若茜和人类大众继续进行反人类非人类脑神经实验,来掩盖罪行,目的之一就是他们在中国和世界范围内的心冠病毒传染病期间,发现了他们是制造病毒的罪魁祸首,他们进行的AI脑控神经犯罪过程中在人类社会和自然界制造了大量的精神2015年到2021年现在持续进行的AI脑控武器对人类大众脑神经系统暗中通过蓄意制造邪恶思想波技术利用颅内传音电磁波空袭人类脑神经演变脑控技术传播这些邪恶的脑神经能量中共习近平AI脑控用机器制造Covid19心理病毒,中国AI习近平脑控犯罪分子征服世界的秘密武器是利用AI控制大脑武器制造神经征服男人的恶念,“强迫男人在脑神经中停留在男童的脑神经心理层面上被扣压的位置,让男童心理的男人听从服从变成神经女的意淫暗示,这种残酷的脑神经控制导致男人无法生活在自由的内心世界中,男童效应充斥了世界,变成了心理侏儒世界,导致了精神侏儒的波和唇裂的波的增多,据现在的数据,近五年来,这两种病大大增强到永远,就是这个波让人类无法生存,导致在自然社会生成了令人无法生存的绝症。

 男人在被中共习近平AI脑神经虐待的时候,产生了正气无法上升,正气上不来,需要无法生存的呼吸机生存的奇怪罕见和恐怖可悲的心理语言,严重的损伤了肺部,现实男人在被性神经侵犯的过程中,产生了“失败的被飞,被“非男人”的脑内文字联想脑神经能量被激活,而中文“飞”和“非”都和性幻想的内容有关,又和''肺"部这个器官同一个普通话发音。这种脑神经能量会演变成相应的和肺部有关的流行病,convid19流行病。我们人类要清醒自己到了何等可怜的位置,被困的位置和角色。我们要反抗,我们要反击,我们会胜利,我们会成功,这是我们的天意,就是打击习近平这个波,那个波,邪恶波的概念是习近平脑控犯罪分子制造出来的,没有逻辑,没有理性,非常腐朽残忍邪恶,我们要反击邪恶波。

   他们的目的是通过AI控制大脑武器制造强化他们作为男性控制人类女性和广大男性神经进行乱性兴奋刺激的脑神经能量获得征服人类的快感和脑神经能量,使得习近平得到在中国国家主席的权力位置上征服全人类的优势心理,使得习近平脑子中产生征服人类的错误脑神经链接,产生相应的脑神经能量,这样,一个世界性虐待狂和称霸世界的希特勒式人物就生成了。他们因此就制造了在现实世界征服人类脑神经的中国习近平AI脑控犯罪分子的可怕格局。我们人类立刻停止中国习近平恐怖犯罪分子政府的罪行,我们揭开了他们的画皮和面具,他们不配是中国领导人,他们是真正的盗窃犯,神经强奸犯,神经病毒制造者,篡夺国家权力的黑政府,他们原型毕露了。当中国习近平黑政府利用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手段对人类大脑神经从精神到物质按照邪恶政府的意愿扭曲世界的时候,就是在进行灭绝人性和灭绝人类的极端恐怖犯罪,我们全世界人民和联合国秘书长一起立刻通缉中国毁灭人类习近平政府。



Men obey in the position of being held, turn the man into a neurotic woman''s fantasy" psychological instructions

By Ruo Qian Kang 06/21/2024

    The covid 19 coronavirus is the Chinese Xi Jinping AI brain control secret organization in the process of electromagnetic waves and intracranial sound transmission to control the brain nerve crime against humans for decades. When they deliberately create various evil ideas according to their non-human goals, they load and instill these evil ideas into the low-level brain nerve system of the entire society, causing a disordered reaction in the human brain nerve system. When the human brain nerve system receives these secret and continuous abuses and tortures, it will produce a large amount of negative psychological language, form wrong brain nerve links, and produce wrong subconscious brain nerve energy and information that damage the body, and damage the corresponding body organs. This is also a typical example of brain nerve energy being the source of reality in the material world. It is a mutation reaction caused by the continuous aggravation of the destructive accumulation of human brain nerve system and body in the process of the Chinese Xi Jinping national government secretly carrying out non-human extreme terrorist brain nerve crimes in the world for 35 years.

   The main reason why Xi Jinping of China conducted intracranial electromagnetic wave broadcasting brain nerve stimulation on me in February 2021 was because of their fear of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caused by their barbaric secret AI brain control crimes on human brain nerves, and their motivation to sell stolen goods and continue brain nerve extreme terrorist crimes. After seeing that their brain control crime technology would lead to a catastrophe of human epidemics, they panicked and conducted investigation experiments, framed, covered up crimes, and eliminated witnesses to find a way out for their extreme terrorist criminal activities of using AI brain control weapons electromagnetic wave sound transmission crimes to permanently control the entire human race through secret experimental means of electromagnetic waves.

For example, from 2015 to at least February 3, 2021, they launched extremely cruel non-human AI electromagnetic wave brain nerve transmission on me, Kang Ruoxi, to destroy my brain nerve self-communication system, and forced my self-brain nerve system to communicate and communicate with the evil brain nerve energy information flow they forcibly implanted. Before that, they conducted a silent brain nerve evil energy forced infusion and torture experiment on me. At that time, my cousin and I felt tired and nervous physically and emotionally, so we hoped to use my expertise in human brain science and psychological brain neurology to adjus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our original family members. In this process, my cousin first accidentally discovered that when we close our eyes and concentrate on asking a topic, we often produce an image of smoke energy nature, and our brains can react immediately, and find that this is an objective reflection of brain nerve energy waves. Now we judge that this is actually a soundless and defiled brain nerve energy loading and infusion of humans by Chinese AI brain control, which is caused by their loading of our optic nerves and brain nerves at a certain level. At that time, she saw it and told me, describing the content of the image. I can sense the stimulation and corresponding meaning of the image behind my brain nerves. We judged at that time that it was caused by the wrong energy generated by our psychological contradictions. We need to clear these negative images, and our psychological problems will be solved.

   The brain is concentrating on me, Kang Ruoxi, and the human masses to continue anti-human non-human brain nerve experiments to cover up the crime. One of the purposes is that they discovered that they are the culprits of the virus during the heart coronavirus epidemic in China and around the world. They have created a large number of mental brain control crimes in human society and nature. From 2015 to 2021, the AI brain control weapons that are currently ongoing have secretly deliberately created evil thought wave technology to attack the human brain nerve system. The brain control technology of human brain evolution spreads these evil brain nerve energies. The CCP Xi Jinping AI brain control uses machines to create the Covid19 psychological virus. The secret weapon of China''s AI Xi Jinping brain control criminals to conquer the world is to use AI Controlling brain weapons to create nerves to conquer men''s evil thoughts, "stopping men from being held in a position, and turning men into neurotic women''s evil thoughts have led to the generation of terminal illnesses in the natural society that make it impossible for people to survive. Because when men are abused, they produce strange, rare, terrifying and pathetic psychological language that their positive energy cannot rise, and they need a ventilator that cannot survive to survive, which seriously damages their lungs. In reality, when men are violated by sexual nerves, they produce "failed to be thrown, and the brain nerve energy of the text association of being "non-man" is activated, and the Chinese words "fly" and "non" are both related to the content of sexual fantasies, and have the same Mandarin pronunciation as the "lung" organ. This kind of brain nerve energy will evolve into a corresponding epidemic related to the lungs, the convid19 epidemic.

  Their purpose is to strengthen their brain nerve energy as men to control the nerves of human women and the majority of men through AI-controlled brain weapons to stimulate sexual excitement and gain the pleasure and brain nerve energy of conquering humanity, so that Xi Jinping can gain the superior psychology of conquering all mankind in the position of power of the Chinese President, so that Xi Jinping''s brain will produce wrong brain nerve connections to conquer humanity and produce corresponding brain nerve energy. In this way, a world sadist and a Hitler-like figure who dominates the world is generated. They have thus created a terrible pattern of Chinese Xi Jinping AI brain-controlled criminals who conquer human brain nerves in the real world. We humans immediately stop the Chinese Xi Jinping terrorist criminal government. We have uncovered their painted skin and masks. They are not worthy of being Chinese leaders. They are real thieves, neurorapists, neurovirus makers, and black governments that usurp national power. Their prototypes are exposed. When the Chinese Xi Jinping black government uses AI brain-controlled extreme terrorist criminal means to distort the world from the spirit to the material of the human brain nerves according to the will of the evil government, it is carrying out extreme terrorist crimes of exterminating humanity and exterminating humanity. We, the people of the world, and the Secretary-General of the United Nations, immediately want the Chinese Xi Jinping government that destroys humanity.

发送反馈

侧边栏

历史记录

已保存

Ruoqian kang 

3:04 PM (38 minutes ago)


to historian



Dear Former Senator, Mrs. Hillary Clinton,


     This is the article I have written to send to the  American media industry and many of the people I trust. I would like to share it with you, former Senate,  Mrs. Hillary Clinton.  

    I have written  by myself over 500 reports  based on my real-life experience as a victim,a witness and a survivor of  Xi jinPing''s AI brain-nerve -mind-control extreme terrorist crimes.

    They have created evil brain-nerve energy and instilled human''s nerve producing every possible evil goal for the past 35years, which should be the source of the material world and source of all evil. My phone number is 413-210-7597.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more of my reports, please click the https://blog.creaders.net/u/33164/. Thank you so much!

Best Wishes,

Margaret Ruo Qian Kang

06/20/2024


Dear Former Senate John Edwards,

     My name is Ruo Qian Kang, Here is the article I have written to the American media industry and to many people I trust. I would like to share it with you, Former Senate,Mr. John Edwards.  

    I have written  by myself over 500 reports  based on my real-life experience as a victim,a witness and a survivor of  Xi jinPing''s AI brain-nerve -mind-control extreme terrorist crimes.

    They have created evil brain-nerve energy and instilled human''s nerve producing every possible evil goal for the past 35years, which should be the source of the material world and source of most evil crimes. My phone number is 413-210-7597.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more of my reports, please click the https://blog.creaders.net/u/33164/. Thank you so much!

Best Wishes,

Margaret Ruo Qian Kang

06/20/2024


6/19美国媒体要充分注意到中国习近平非法AI正在控制舆论,控制媒体人的脑神经,我们需要抗击暴行

作者:康若茜06/19/2024

     由于中国习近平AI脑控对人类脑神经的秘密犯罪由来已久,我们人类正确生存需要的正向能量被AI脑控犯罪团伙蓄意阻拦,致使整个人类社会在没有意识到被脑神经控制了各项正确的生活方向和内容,因此整个人类社会需要意识到这个问题,特别是美国媒体行业需要充分注意这个问题,中国习近平AI脑控犯罪政府早已经把美国的媒体行业作为首要控制的目标进行舆论和思想控制,他们认为这是他们AI脑控进行犯罪的重点行业。

   他们制定了破坏美国媒体对习近平对整个人类社会大众进行AI脑神经控制的目标之后,他们就开始利用他们雇佣的脑控人员进行邪恶脑神经能量的制造和对媒体行业从业人员的具体控制和脑神经系统能量的加载,以及对新闻从业人员之间关系的离间和控制意念,转移媒体行业对社会正在发生的严重极端恐怖犯罪的注意力。在他们加载了大量的破坏能量之后,新闻媒体对自己报道的材料来源的需求欲望大大降低,因为脑控犯罪分子控制了社会大众对媒体的联系电话和邮件进行干扰和破坏,比如他们刺激社会大众不断打免费电话,不断发送大量的无用信息,使得媒体和大众的有效沟通渠道被破坏。我发现许多大媒体的联系邮件和电话形同虚设,我发送的许多邮件没有回音,因为他们没有机会看到,因为有许多的无用信息干扰了真正有用信息的传送,媒体行业久而久之就逐渐对这个正确的沟通渠道降低了评价和依靠,我们人类大众脑神经中每个人的意识和潜意识沟通渠道都因为中共脑控的暗中每天蓄意破坏而改变了正确的沟通关系,这是我们需要充分注意的问题.

同时,他们还变本加厉的对许多人进行脑控破坏大众同媒体的沟通能力,比如,我发现我现在无法向AP美联社,美国国会,和特朗普网站进行新闻事件的报告,表面上看是有用一种软件阻拦了报告,实际上是他们利用AI脑控犯罪进行的阻拦,请你们把我的文章发送到美联社,美国国会和特朗普网站。

   另外,我发现CNN,FoX News等大媒体没有真正的搜取社会发生的真正新闻来源的渠道,这背后其实是中共脑控长期蓄意的破坏,潜意识在降低媒体对来自社会人报料来源的兴趣,这是中共AI脑控武器空袭人类脑神经能量造成的破坏后果。我们社会大众和美国媒体及其美国政府要充分认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认识到极端恐怖犯罪分子犯罪在美国不仅在媒体领域猖獗,他们的犯罪包括各个行业,比如学术界,AI行业,企业界,监控行业,政治军事科技,认识到这种犯罪已经影响到各个行业。

w 我们媒体解决的办法是曝光这个问题,共同曝光效果最好,因为中共习近平AI脑控的控脑犯罪技术特点是简单逻辑,对人类社会长期暗中秘密的各个击破,不动声色,只要我们媒体要对这种阴谋犯罪共同曝光,他们这种黑暗的犯罪活动才有可能被遏制和停止。他们在暗中对我们潜意识脑神经的欺骗是相反的,他们一方面恐吓威胁我们面对问题,一方面欺骗我们他们的犯罪不存在,或者忍受被脑控的好处。我们要认识到,中共脑神经犯罪意味着绝对恐怖特征,我们对这种脑神经犯罪的态度是采取各种努力立刻停止,敦促美国总统全力打击。所以,我们社会大众和媒体不是忍受这种脑神经的被迫害,,忍受的后果就是变成了脑残。

   我们整个新闻媒体需要意识到这个问题,特别是美国媒体需要对中共习近平AI脑控犯罪进行系列大量的曝光和报道,美国之音以及中文媒体应该向万维读者网站一样支持我康若茜进行报道和宣传,对我这个长期遭到中共习近平AI脑控的受害人和见证人和生存者进行详细的采访,调查和了解,来反抗中共邪恶政府对人类的暴行,来康复我们人类大脑造成的损伤,保护我们人类大脑的健康。


   我们需要让世界新闻媒体和美国新闻媒体知道我们美国媒体的脑神经也同样被中共习近平AI脑控反人类组织控制,我们需要主动战胜任何对我们人类暗中进行的脑神经侵犯,我们需要用我们的智慧神经意识到,需要主动面对,看穿问题的所在,揭开这些谜底,揭开中共习近平AI脑控的国际范围内正在持续长期秘密犯罪的问题,我们需要解决,我们需要主动控制,主动打击和消灭控制人类大脑神经能量的犯罪,因此,我们媒体的当务之急是要对这个影响了我们人类生命的暗中正在秘密进行的对我们全世界人民脑神经发起的侵犯暴行进行曝光,进行调查,进行打击,和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世界人民一起打击中共习近平进行的非法脑控武器社会犯罪。


   比如,中共习近平AI脑控犯罪报道美国之音有责任进行揭露,但是,中共习近平脑控犯罪分子一直在阻拦美国之音对这个问题的报道,我需要管理部门的帮助,告诉我如何发布有关中国正在进行的针对全世界人民大脑神经的AI脑控武器电磁波和颅内传音恐怖犯罪的新闻事件。



现在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脑控传音技术透露了习近平的潜意识脑神经能量信息坦白他有罪

作者:康若茜,高哈里,时间先生

06/15/2024

   中国习近平犯罪AI脑控非法武器每天在暗中公开向全世界人民宣战,对我们的脑神经进行愚蠢性训练向整个人类昭示这样的人类灭绝逻辑:现在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脑控传音技术透露了习近平的潜意识脑神经能量信息坦白他有罪。

    习近平说:“我在中国国家主席的位置上,我就是让康若茜告诉你们我是如此的恶劣和霸道,世界人民和美国政府都假装不知道,不敢面对,因为你们没有能力消灭我,因为许多理由,因为我被你们控制了,因为我被迫控制了你们。因为我控制你们的大脑被控制被虐待兴奋了,你们就刺激我继续对你们这样做,因为我触及了人类的脑神经禁区,这个世界成我习近平的了。我是如此的残酷,如此的无耻和无知,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我等待我的奇迹出现,原来是我们是狗男女夫妇导致的,原来和性神经有关,我告诉你们,我已经不愿活了,我也不能活了”。


  Now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has revealed his brain nerve energy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CCP AI criminal brain control electromagnetic wave intracranial voice transmission, that he is guilty

China''s Xi Jinping criminal AI brain control illegal weapons are secretly declaring war on the people of the world every day. He conducts stupid training on our brain nerves to show the whole human race such logic of exterminating humanity: Now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has revealed his brain nerve energy information through the CCP AI criminal brain control electromagnetic wave intracranial voice transmission, and he is guilty. 

   Xi Jinping said: "I am in the position of Chinese President, I just let Kang Ruoxi tell you that I am so bad and overbearing. The people of the world and the US government pretend not to know and dare not face it, because you have no ability to destroy me, because of many reasons, because I am controlled by you, because I am forced to control you. Because I control your brain and get excited by being controlled and abused, you stimulate me to continue to do this to you, because I have touched the forbidden area of human brain nerves, and this world has become my Xi Jinping''s. I am so cruel, so shameless and ignorant, we don''t know what to do? I am waiting for my miracle to appear. It turns out that we are a couple of dogs and men, and it turns out to be related to sexual nerves. I tell you, I don''t want to live anymore, and I can''t live anymore."

- China''s President AI Brain Control Extremism Terror Brain Nerve Crime Suspect Xi Jinping



“世界人民迫切需要看《我揭露习近平非法政府AI脑控经历报告》,因为我们越早知道,我们的生命越安全;因为我们越早了解我们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个人大脑神经都正在暗中遭受中共习近平AI电磁波脑控武器的空袭,我们越早知道我们已经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被空袭持续了35年以上,我们越有机会拯救我们的生命和大脑;我们越早了解习近平中国国家主席利用职权对全世界人民的大脑神经资源进行的剥夺利用和扭曲虐待,我们越有可能对习近平亲自指挥的脑控团伙进行公开打击,公开通缉和声讨,我们人类越有可能战胜习近平反人类AI脑控政府团伙,我们人类越早停止侵犯我们人类脑神经的犯罪暴行,我们人类越早生活在正确生存的阳光界面上,这是人类生存的正确路径”。

--康若茜,我时间,高长生

“中国习近平脑控非法政府35年来追求了邪灭正的错误道路,就意味着我们人类正义消灭邪恶的正义力量日益强大,意味着我们人类保证成功的正灭邪的正确想法注定成功胜利变成现实,意味着中共非法AI脑控政府团伙注定灭亡,这是公正阳光的自然法则的必然结果。”

欲知详情:https://blog.creaders.net/u/33164/

---康若茜,我时间,高长生

“The people of the world urgently need to read ‘My Experience Exposing Xi Jinping’s Illegal Government’s AI Brain Control Report’, because the sooner we know, the safer our lives will be; because the sooner we understand that the brain nerves of every person living on the planet are secretly suffering from air strikes by the CCP’s Xi Jinping’s AI electromagnetic wave brain control weapons, the sooner we know that we have been under air strikes for more than 35 years without realizing it, the more chances we have to save our lives and brains; the sooner we understand how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has used his power to deprive, exploit, and distort and abuse the brain nerve resources of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the more likely we will be to publicly crack down on, publicly wanted and denounce the brain control gang commanded by Xi Jinping himself, the more likely we humans will be to defeat Xi Jinping’s anti-human AI brain control government gang, the sooner we humans will stop the criminal atrocities that infringe on our human brain nerves, and the sooner we humans will live in the sunny interface of correct survival, which is the correct path for human survival.”

"China Xi Jinping''''''''s brain -controlled illegal government has pursued the wrong path of evil demise in the past 35 years, which means that our human justice to eliminate evil''''''''s justice is becoming stronger, which means that the right idea of our human beings guaranteed the success of the righteousness of the evil is destined to succeed to the victory. Reality means that the CCP''''''''s illegal AI brain -controlled government gang is destined to perish, which is an inevitable result of the natural law of fair sunshine. "

To know more articles pleaseclick: https://blog.creaders.net/u/33164/


Dear Dr. Ames,

    These are 8 articles, plus the more important report I sent to you this morning, which is a real-life I have been experiencing exposing the extreme terrorist crimes of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resident Xi Jinping over the past 35 years. Please read it and report it to the US government effectively. 

I have called 911 countless times. One of the CCP’s brain-controlled criminals is the manager of the apartment where I live. She has the key to my apartment. They have entered countless times when I was out and abused me through brain control. I called the police and wrote a report to publish. I recently made a written report on the website of the Chicopee Police Department where I live. I, Kang Ruoxi, have made countless reports but they have not been taken seriously, no case has been filed, and there is no case number. My email to the Senate was blocked, and my email to Trump was blocked by an automatic software. 

Cloudflare Ray ID: 895a803ceeed9c2b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also deliberately controlled by AI electromagnetic waves, which have long controlled Taiwan’s politics.

1.这是一个有关世界恐怖犯罪的报告,是正在发生的关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脑控AI武器电磁波空袭美国社会和整个人类大脑神经极端犯罪,目的是报告美国政府立刻停止习近平暴行

作者:康若茜,支持者:Harry Gao,时间先生 06/07/2024

我的这个报告揭露了中国习近平主席的对人类大脑神经极端恐怖犯罪的报告,特别是近10年来他们利用了卫星信号传输可以远程遥控犯罪,最近三年半以来他们通过AI脑控武器利用电磁波和颅内传音对我和我们社会大众进行脑神经空袭。这是我作为一个受害者亲身经历的记录报告,目的是为了立刻停止他们的暴行,制止犯罪。

  这是一个无人知晓的极端恐怖内幕,是他们几十年来刻意掩盖的秘密犯罪,是他们把人类大脑极端扭曲之后,强迫听从中国习近平控制者的犯罪。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感知到的计算机控制人脑神经犯罪。这个犯罪让我们人类失去了正确的自我,在死亡的方向上生存,让世界控制在中国习近平这个手拿脑控AI武器控制人类大脑的法西斯罪犯手里,因为我们人类的大脑发生了严重的分离模式的扭曲变化,因为我们的大脑一直在被暗中的犯罪AI脑控机器训练接受被他们扭曲,接受适应他们手拿AI脑控武器对我们人类大众进行随意的侵犯的极端恐怖当中。

更令人恐怖的是,这种状态不是现在才发生,是至少35年前就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了,这是中国共产党政府的执政犯罪秘密活动之一。起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初1950年中共党内领导干部进行的大脑控制手段犯罪,是人工意念的秘密控制,文革时期就有目标受害人的被脑控报道。大约在70年代初期,目的是对中国人实行愚民政策为目标的脑神经侵犯,固化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为目的,为了获得他们中国政府的高压专制权力所需要的脑神经正能量和支持的力量,那个时候的控脑犯罪是局部的犯罪。

80年代开始,这种犯罪在少数脑控家族中秘密扩大和利用,开始利用电磁波进行控制大脑神经进行经济犯罪,开始扩大暗中进行秘密实验对目标受害人进行乱性脑神经能量的加载和驯化犯罪,控制犯罪扩大到全中国的范围,

因为这种暗中控制他人的秘密武器和控脑技术掌握在少数中共脑控家族子弟手中,他们的野心开始膨胀,开始利用这个武器为他们自己的私欲服务,他们发明了通过控制他人大脑神经为他们赚钱的秘密网站,宋意宣和她的弟弟宋志坚家族就是其中的一个。

中共脑控犯罪不断犯罪变化,经验丰富,技术在不断更新,已经渗透到世界各国,特别是美国的政府部门官员,企业界,军事,经济,科学和文化,商业以及美国的媒体。由于是电磁波空袭,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受到脑神经空袭的侵犯,许多人脑神经被中共脑控多重全方位袭击,十分恐怖的世界范围秘密犯罪。特别是最近30多年,他们的犯罪渗透到美国地区,他们在美国农村进行大量的秘密脑控实验,制造外星人等待欺骗性质的脑神经能量模式通过电磁波加载空袭社会大众,通过计算机进行检测,了解人民的大脑反应模式进行控制大脑人体实验脑神经驯化和虐待酷刑。最近10以来,中共习近平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以来,加紧了对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美国人民和美国政府官员的脑神经控制,他们的技术发展到犯罪AI脑控,电磁波和颅内传音脑控技术结合,对人类大脑进行实验性质的广泛控制迫害扭曲虐待犯罪活动,十分猖獗,秘密暗中进行。

我们家族就是在1988年左右开始对以我为中心的家庭成员进行秘密脑数据盗取和电磁波控制驯化扭曲。对我不到两岁的儿子赵天哲进行母子心理分离模式的脑神经实验空袭虐待,直到现在空袭还在进行,他们电磁波颅内传音电脑操作,他们使用中国当地方言口音进行内容播放,内容邪恶,真假难辨,24小时持续进行,他们的空袭一般每天在下午持续5个小时,进行邪恶和欺骗思想的传播和空袭,对社会大众脑神经系统根据每个人思维模式的不同进行邪恶目标的内容空袭灌输和刺激,目的之一是征服世界人民的心理来霸权世界。

由于是一种秘密犯罪工作,这种工作一直在严格的保密状态下暗中进行,属于基本属于中国电磁波脑控家族成员继承世袭犯罪,目的是为了秘密绝对不被透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很早就担任中共中央政府秘密脑控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习近平很早就接触了这个脑控犯罪活动的全部流程。他后来和我的同事宋意宣马大沅和她的弟弟宋志坚和她的父亲宋吉联合进行脑控犯罪,宋意宣的父亲宋吉去年据说已经死亡。

 我1987到济南三中担任英语教师,我当时的同事中共AI脑控组织犯罪分子嫌疑人宋意宣家族脑控电磁波犯罪正在我们学校暗中进行,宋意宣在1989年开始对我的家庭成员进行了脑神经数据的盗取和控制。由于这种犯罪的目的开始是针对全中国人脑神经的空袭虐待扭曲,但是他们实际上是对整个人类大脑乱性神经的侵犯,因为他们的脑控犯罪进入了人类无法生存的法律禁区,他们对人类整个大脑进行高级脑和低级脑分离性实验手段的虐待,其中包括对人类集体潜意识的迫害,就是说,这种电磁波脑神经空袭很早以来就是对整个人类脑神经的侵犯。

宋意宣家族在1989年控制了我们家庭,控制了我的儿子,我的前夫赵健和我父母家庭及其我的家族成员,一两年之后宋意宣家族和习近平家族控制大脑成员联合重点对我们母子大脑进行实验手段的脑神经电磁波空袭培训,当时他们的控制是循序渐进的,他们利用受害人目标群体,他们通过脑神经虐待和监测目标受害人群体目的是为了控制整个人类社会大众的脑神经系统,产生有利于实现他们个人各种欲望的目的的脑神经能量,因为人类大脑神经能量是物质世界现实的来源。

他们习近平脑控势力逐渐把这种脑神经能量犯罪用于政治权力,军事和医疗部门,他们的脑控在2000年前后发展到全球犯罪。他们进行犯罪的秘诀就是制造性幻想脑神经刺激及其能量加载作为诱饵,同时刺激人脑各种矛盾乱性的脑神经能量相互作用,强迫人类大脑被迫进行性神经互动刺激兴奋,他们用这样的方法轻易把人类脑神经控制住,使得世界每个人处在被他人操控的脑神经状态中。因此,我们的想法和思维方式及其认识水平和家庭关系都生活在被他人操控的脑神能量中,真正的自我大脑神经机制系统处在被压制,被贬低,无法正常运行状态。

   对人类大脑进行秘密控制的犯罪本身让他们认为他们无所不能,宋意宣从1990年开始假装成我的朋友努力得到我对她的信任,她通过和我聊天了解我的个人信息和经历,她秘密对我们的家庭成员进行了长期的分化方向的脑神经迫害,以便长期对我们的大脑神经进行消灭方向上的剥夺和利用和实验,这是他们对待脑控目标受害人的一贯政策。

 他们一边实地考察,一边利用电磁波盗取我的脑资料。他们可以知道我们的想法和个人信息,他们在空袭我们的同时,对整个人类大众开始进行同样内容的空袭和研究,他们的脑控犯罪渗透到美国社会各个领域各个阶层,包括经济和军事文化政治等各个领域。由于他们是脑神经犯罪,他们积累了几十年代人工制造脑神经能量的经验,他们认为就等于可以创造一个他们占优势的人工物质世界,并且以让人类大众无法察觉到的程度,他们号称天下无敌。他们可以控制我们人类的大脑神经系统产生对他们屈服和支持他们统治中国人的国家位置的脑神经能量。

总之,他们控制大脑犯罪的目的从起初的控制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束缚中国人发展智力和反抗精神,发展到经济犯罪,物质金钱和智慧科技和精神剥夺,到今天的在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美国社会和西方社会不仅控制人的思维方式和想法,而且致力于对美国社会大众和全世界人民的脑神经资源进行实验性脑神经能量的外在制造灌输和强化和人类大众脑神经的恶性刺激相混合的手段控制所有的人,包括美国政府所有的官员,美国媒体舆论界,科技界等各个领域。他们的手段,目的和内容都具有极端恐怖性特征,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AI脑控电磁波颅内传音脑神经犯罪系统。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2.我出书《揭露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非法AI Mind-control 犯罪真相报告》的真正意义

    作者:康若茜,高长生先生, 06/11/2024

   By Ms.Kang,Ruo Qian,Mr.Shi, Jian, Mr.Harry Gao 


   这是一本如实的记录,又是一本如实的揭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制造的针对全世界人民的脑神经进行极端恐怖犯罪的报告,记录了我作为一个脑控受害人和生存者在被虐过程中的真实经历和自我救赎的新路历程。我出这本书真正目的是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国习近平AI脑控对我们每个人在过去30多年来特别是最近5年来空袭我们人类脑神经进行恐怖虐待扭曲的真相以及我的脑神经系统被控制虐待的真实经历,总方向,总目标,手段,邪恶内容和举世震惊的阴谋,过程和发展嫌疑人和历史渊源,为我们美国政府和全世界人民共同战胜暗中拿着犯罪AI控制大脑武器侵犯我们人类大众脑神经的中共习近平非法政府团伙犯罪嫌疑人做出贡献。我们社会大众和美国政府在了解中共习近平AI控脑极端恐怖犯罪真相的基础上,了解战胜他们的相关知识,树立战胜敌人的信心,康复我们受到损伤的脑神经系统,修复和建立有利于我们正确生存的脑神经反应机制系统,积累我们战胜我们人类共同敌人的正能量,因为我们的敌人在使用AI脑控武器空袭我们人类的脑神经进行极端恐怖犯罪,因为我们人类大众脑神经原本拥有的战胜敌人所需要的产生脑内正能量的能力被中共习近平国家主席犯罪分子团伙蓄意破坏。

  中共习近平国家主席犯罪分子团伙犯罪的总目标是利用AI脑控武器暗中终身控制人类大众脑神经系统,总方向是掩盖习近平亲自主导的35年在世界范围内对全世界人民进行的AI脑控极端恐怖主义犯罪,消灭我们知道内情的脑控人证受害人家庭和生存者家庭。就是说,对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说,他在几十年来在暗中秘密进行了针对整个人类的脑神经犯罪,他们的犯罪手段是以侵犯目标受害人群体为具体研究目标,以整个人类大众为真正目标同时进行同样内容的脑神经控制虐待和欺负,达到在心理精神上征服整个人类来达到现实世界中征服世界霸权世界的邪恶目标。

  为了这个反人类的目标的成功实现,他们设立了消灭我和我儿子Harry Gao 家庭和时间先生家庭为主要目标方向的AI脑控电磁波恐怖袭击人类脑神经阴谋极端恐怖计划。这个计划的实质是对整个人类大众的脑神经进行欺骗虐待杀戮的基础上实现各个击破和消灭,这实际上成为中国共产党政府70多年来一直秘密进行的控制人类脑神经的极端恐怖反人类罪行得逞的必然后果。

他们第一步让康若茜家庭和时间先生家庭展开矛盾冲突和争斗,相互冲突,相互打击到一定程度之后,我们的脑神经无法产生正能量的时候,中国习近平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团伙出面解决,扮演表面上正义消灭邪恶的角色,实际上在世界范围内实现邪恶政府控制世界消灭正义的黑暗犯罪。他们计划先把我们知道他们犯罪内情,知道如何利用前沿综合科学知识战胜扭曲我们人类脑神经能量犯罪的我康若茜和时间先生和我儿子Harry Gao 消灭之后,消灭智慧,良知和具有反抗精神的力量。然后,他们在对整个人类社会进行威胁和要挟的基础上,对整个人类进行无法反抗和无法意识到的脑神经控制虐待的同时进行阴谋分化,重复实现各个击破和消灭。在这个黑暗过程中,继续保持实现终身对整个人类大众脑神经进行控制的非人类状态。


 他们的总手段和内容是通过AI脑控武器结合电磁波和颅内传音犯罪高科技技术每天20小时左右用山东土话进行广播,有现场直播形势的,有广播说唱形式的,内容各异,根据内容伴随各种音乐声响,包括哀嚎音乐,飞碟震颤落地声响,汽车噪音,脉搏频率震动寻找时间波,各种其他模拟虚假时间波,奥巴马音乐和模拟奥巴马波英语的传唱,他们可以制造愉快祥和气氛的震动,他们可以制造紧张恐怖的气氛频率,他们也制造过意念杀人的频率制造,那个时候,我外出的时候,能更加明显的感到恐惧频率震动对自然社会的破坏,我的大脑神经可以让我感到我们正确理智的自然社会崩溃的频率恐惧,他们脑控机构在感知道我的反应和自动评价分析之后停止了这种毁灭人类毁灭自然社会的反人类实验犯罪活动。他们就是这样在进行极端恐怖实验的基础上研究如何意念杀死人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首先实验意念杀死我这个揭露习近平反人类犯罪内情的见证人和受害人也是知道如何打击犯罪生存下来的大脑被绑架者,他们习近平犯罪团伙成为意念杀人的犯罪心灵工程师。

他们几十年来把人类每个人的大脑当作脑资源实验材料,利用人类各种语言的潜意识联系对脑神经的各种影响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进行错误激活,阻拦自我个体正确生命命运的运行,就是阻拦每个人人生既定潜意识计划的正确进行,阻拦有助于人类正确生存发展的客观脑神经能量运行机制。他们多年在在实施犯罪中研究各种对人类大脑神经的犯罪控制技术,对我们人类的脑神经进行各种邪恶目标指导下的人类不同个体脑神经能量的犯罪制造和犯罪加工,灌输和强化,目的是通过欺骗来改变我们人类的大脑变成无法自我控制的被中共习近平非法团伙利用的脑神经工具。他们用这些人工制造的违背人类脑神经意志的邪恶脑神经能量对我们的人类脑神经进行肆意的绑架,达到他们犯罪的目的。

这就是他们作案手段的极端恐怖残忍野蛮性,他们针对的是我们人类生存的命脉大脑神经系统,利用的是人工智能计算机计算,通过电磁波和颅内传音意识和潜意识分别进行虐待酷刑的犯罪脑控技术。他们对我们完整的大脑神经进行强行分离之后进行分别控制,他们绑架了我们人类的高级脑,对我们人类的低级脑神经进行单独黑暗残酷的虐待,他们控制低级脑失去高级脑的联合工作能力,没有语言,没有反抗能力,没有控制能力,我们的低级脑神经就像失去父母被绑架的幼儿没有任何希望给自己各项正义的权力和反抗敌人的能力,我们的低级脑沦为被他们电磁波任意欺负虐待的工具和脑神经器。

我们在看这些报告的时候,注意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我们在AI脑控电磁波的空袭扭曲中我们的大脑神经的正确自主生存能力产生的脑神经正能量在接受他们每天的空袭中被消除,这是他们犯罪的主要的目标,他们进行的犯罪是一个总的邪恶目标系统,根据电脑设置总目标,分目标和制造相关的邪恶能量,通过电磁波加载或者强化,其中一个主要目标是消除我们人类大众的正能量,他们为此设计了大量的欺骗脑神经的信息制造和加载灌输,利用AI脑控机器把我们人类自然激发的解决矛盾,反抗精神的正能量都利用犯罪武器消除。

  他们消除正能量的时候使用的是欺骗性的脑控电磁波广播节目,充满诱惑,比如,当我写了质量高的报告文章,当我给媒体发了邮件,或者我报告了美国政府的时候,中共脑控传音会传来我们大众互动正能量脑神经信息,通过扩音技术传播,刺激我和社会大众脑神经系统的注意力和互动欲望,我们会因此感到一切公正的,世界是正确的,应该做的全做了,应该知道的全知道了,总之,他们会播放或者制造一些理想化的脑神经能量,实际上是我们大脑高层次脑神经产生的积极向上的反抗力量和解决措施,但是,当他们通过AI把这个良知脑神经系统的能量进行播放的时候,实际上他们在捕捉我们达到最高高兴的时候的正能量程度点位,进行记录,他们犯罪AI脑控机器把我和社会产生的互动正能量在他们播放的同时进行清除。这就是反人类的极端恐怖罪恶行径,他们在对人类进行非人类残酷蹂躏,他们在公然阻拦我们正向意志需要做的正确的想法和行为。这是史无前例的达到顶点的极端恐怖犯罪,他们AI脑控计算机武器根据我们人类的正能量的量和质进行这种常规非法违禁秘密法西斯非人类反人类暴行,进行这种非法的正能量的剥夺,破坏我们大脑新陈代谢的脑神经系统运行规律。

  另外,他们制造邪恶能量的手段多种多样,主要是他们有一大批脑控犯罪人员通过某种方式制造邪恶意念,通过电磁波强行灌输到社会大众脑神经系统,他们还通过人类大众各种关系的矛盾制造能量的加载引起人类大众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矛盾,自动产生错误的能量,他们习近平犯罪团伙“坐山观虎斗”。所有的犯罪手段的总方向就是消除我们自然脑中成功正灭邪,消除我们成功正确发展的脑神经产生的正能量,我们也就没有了战胜错误,战胜邪恶的能力和能量,我们因此变成被欺负脑和被奴役脑,越来越无法翻身。

  我们要面对自我这个严重问题,展开心理精神自救行动,了解前沿的科学知识脑神经运行规律,看穿他们犯罪分子是低频震动脑神经能量,揭穿他们对人类脑神经进行的暗中虐待的欺骗本质,揭开他们自取灭亡的不堪画皮,改正我们由于上当受骗导致的挨打被动局面,产生主动战胜和主动控制以及主动消灭他们极端恐怖犯罪分子的信心和决心,学会积累正能量的方法。

  他们的非法AI脑控武器基本内容是利用虐待性高压性幻想内容,吸收性幻想的高压控制的虐待狂脑神经能量作为习近平征服人类心理,独霸世界的脑神经能量源泉。

  他们的犯罪总内容无所不包没有限制,主要的是以混乱性神经进行性神经的虐待和被虐待模式为内容。为了达到掩盖罪行独霸世界的目的,他们拒绝人类追求有利于自我健康和幸福成功的精神和物质双丰收的人生目标,他们试图把人类本质上自我独立完整的个体生命误导成以性本能作为人本质的错误理念上来,这样,我们人类之间就展开了非本质基础上的性混战,他们脑控犯罪分子就浑水摸鱼了。他们就很容易利用AI脑控非法武器控制我们脑神经我们人类还不知道的可怜位置了,就为他们恐怖犯罪分子在暗中拿着脑控武器永远控制我们人类的想法和思维方式,控制我们人生和命运这样的恐怖现实提供了条件。他们控制全世界人民每个人的脑神经资源,控制美国各界,美国政治,军事,经济,科技,媒体,生产和商业,和美国文化等等这样的毁灭人类的极端恐怖犯罪正在进行。他们犯罪分子看到了他们在过去35年来这种脑神经控制秘密犯罪得逞,他们因此将错就错,他们不断通过AI脑神经控制告诉我们的集体潜意识他们没有理由放弃我们人类暗中已经接受了他们成为世界霸占的地位的被征服心理,他们因此制定了极端恐怖的毁灭人类计划。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人类对他们的AI脑控极端恐怖脑神经犯罪不采取正确的措施,听之任之,我们人类毁于一旦是他们的逻辑上的目标。

   现在我们要注意一个严峻事实,我们人的本质原本是理智的,我们大脑的本质也是理智的,有秩序,有规律的,中国习近平非法政府利用AI脑控武器在暗中强行把我们的理智的大脑变成非理智的大脑神经,破坏了理智大脑生存的原则和秩序和规律,破坏了我们新城代谢的运行能力,我们人类因此失去了控制,失去了理智和原则,失去了自我完整独立的个体的自我向上发展脑神经能力,变得依靠非理智情绪化的刺激生活,渐渐失去人性和做人的灵魂,失去道德底线,失去联合一致的大智慧头脑,无法进入我们人类的精神向上螺旋式发展的良性循环的正确方向,无法进入向生而生的正确方向。

   在最近一年多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的共同抗击中国习近平AI脑控犯罪团伙的斗争中,时间同学对成功判断习近平政府AI脑控团伙犯罪嫌疑人做出了主要贡献。

  习近平政府AI脑控团伙包括习近平彭丽媛夫妇,宋意宣马大沅夫妇,宋意宣弟弟宋志坚夫妇,高亚明罗洁夫妇,紫建军,(紫夏夏),葛虹刘箴言波,王恩红,葛虹前夫林光夫妇,华春莹,徐里涌,徐勇,习近平那个波,马云,马魁,童年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3.中共习近平AI脑控给我儿子儿媳抑郁焦虑能量,暗中迫使他们追求看心理医生,试图抵赖我们揭露习近平犯罪报告

作者:康若茜女士,Harrry Gao 时间先生06/05/2024

   中共脑控在2023年2月到8月期间中曾经多次给我加载抑郁的能量,这是他们对人类进行的实验性脑神经AI脑控犯罪造病袭击的一个内容,又一次我突然觉察到,我对他们的犯罪行为进行了怒斥,他们立刻停止了这种明显的抑郁能量的加载。他们做贼心虚,担心曝光他们的罪行,他们当时停止了抑郁的能量加载酷刑,给我清除了这个记忆。

   我最近又得知通过中共习近平的非法AI 脑控电磁波传音得知信息他们透露,他们给我儿子和我儿媳不停的加载抑郁脑神经能量,和得肝癌的脑神经能量兴奋,迫使他们对正常的健康食品不感兴趣,对不利于健康的甜食肉类感兴趣,对垃圾食品感兴趣,我儿子Harry Gao和他的妻子Jessica Gao 被强迫对这类食品感兴趣,他们体重明显增加。他们一场为手段,对美国人民进行同样内容的脑神经恐怖袭击。

  这是中共习近平非法AI脑控在世界范围内做的大脑实验性质的恐怖袭击,他们认为这是非常高明的轻易战胜敌人的办法。他们空袭人类大脑神经的目的多重多样,极端恐怖。他们以掩盖习近平夫妇亲自制造的极端恐怖犯罪为总方向,以让人类大众在不知不觉中终身接受大脑被控制为总目标,在这个框架内进行多重AI脑控电磁波传音同时进行的脑神经犯罪。

  比如,他们通过脑神经能量的制造和加载暗中强迫我儿子Harry Gao夫妇觉得有必要他的母亲和他们去看心理医生,中国习近平脑控团伙希望我们以这种方式生存的同时向社会表明,我们不过是得了抑郁症,我母亲也有心理问题,这样,我康若茜写的揭露他们的对我们人类大众脑神经的极端恐怖犯罪报告不是真实的,中国习近平非法AI脑控组织一直在竭力掩盖习近平在过去几十年来在世界范围内本人制造的极端恐怖脑神经犯罪。

  我作为母亲希望代表我的儿子Harry Gao 和Jessica Gao需要做出说明,我Harry Gao,和Jessica Gao 热爱我们天经地义的正确生命,我们的抑郁是被中国习近平犯罪AI脑控电磁波通过潜意识传音加载的,他们把这些抑郁的能量强行暗中加载给我们的脑神经系统和社会大众的脑神经系统,以达到他们的邪恶目标,他们习近平国家主席非法政府罪该万死!

  中国共产党政府对人类脑神经控制从1960年代就开始发展了,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的秘密工作。习近平在八十年代就参与了中国脑控的研究犯罪,中国建立了秘密的脑控资料档案馆,他们的脑控秘密犯罪从人工控制脑神经发展到电磁波脑控空袭脑神经到今天的AI脑控电磁波和颅内传音相结合的意识和潜意识脑神经空袭整个人类大众脑神经。

  习近平和宋意宣在1989年开始利用电磁波对我们家庭成员包括我不到两岁的儿子Harry Gao 进行了脑神经空袭,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就是中共中央政府脑控秘密组织负责人,宋意宣父亲宋吉是中共山东省委脑控秘密组织负责人之一。几十年来,他们通过实验性空袭目标受害人家庭的手段向整个社会大众进行脑神经控制,暗中强迫人类大众接受他们的高压专制统治。近8年来,他们的AI脑控电磁波空袭大众犯罪日益猖獗,扩大到全世界范围内各个领域,控制了美国政府官员和美国各界人士。

中国最近几年制定了脑控目标就是在掩盖习近平AI脑控反人类罪行的方向上继续他们的极端主义恐怖脑神经系统犯罪活动。他们制造了机器人性质的计算机在全世界范围内大搞欺骗迷惑脑神经系统的酷刑。他们主要研究了无数的犯罪骗术和伎俩对人类大众大脑进行高级脑和低级脑分离性质的分别控制和虐待,特别对我们人类的低级幼年脑进行软硬兼施的酷刑,以达到他们剥夺人类物质和技术和精神资源的目标,独霸全球,终身控制人类大脑神经的贼心。

  比如,他们在给我儿子和儿媳加载负能量的同时,给社会大众也进行同样的空袭。他们利用AI控脑电磁波机器,加载他们制造的欺骗性脑神经能量,同时激活社会大众脑内邪恶目标模式脑神经能量,我们人类脑神经就在不知不觉中按照他们的邪恶目标进行生活和工作。当我们接受了他们给美国社会加载抑郁的无法生存能量,人类就会感到抑郁情绪和症状。很容易陷入低级神经兴奋的脑控陷阱,很容易接受中国脑控进一步的乱性神经脑神经能量的加载和刺激酷刑的多重反复刺激,处在高级脑无法活跃,无法意识到,无法反抗,无法面对弱智被动挨打脑神经状态。

   我的儿媳Jessica和我的儿子是初中同学,他们同在北美名校Gorgen Masion 上初中。我的儿子那个时候曾用名康天喆 和Jessica Miller在同一个初中一年多同学,建立了朋友关系,后来交往又一年多分手,Jessica 和康天喆短暂分手之后一年多之后在2011年重新建立了朋友关系。他们在同一个大学本科 College of William & Mary 上学,他们在2008年同去中国北大和清华大学作为交换学生学习一学期,他们在2011年春天在College of William & Mary毕业,在2011年6月登记合法结婚。我的儿子Harry Gao 和Jessica 在大学毕业之后又先后分别考上 Boston University 和Boston College. Harry Gao考上Boston University的经济管理学院的研究生,Jessica 考上Boston College 的早年教育系的研究生,他们学业优异分别获得Masters毕业证。我的儿子Harry Gao 在College of William & Mary大学毕业的时候当选为全校毕业生唯一的汤姆逊威廉玛丽奖的获得者作为优秀毕业奖,现在 College of William & Mary还保存着当时Harry Gao 得奖后发言的录像。Harry Gao ''''''''11 to receive Thomas Jefferson Prize in Natural Philosophy | William & Mary (wm.edu)

   Harry Gao 2011年大学毕业就经过面试得到一个联邦政府的职位,后来没有成功,和中国脑控蓄意阻拦有关系。后来,Harry Gao 现在回忆他当时脑中潜意识产生了他必须在美国保险公司工作,不能上更高的单位工作的脑神经指令念头,他潜意识被迫接受了脑神经控制的心理征服脑神经能量加载和恶性刺激。Jessica 毕业之后,找到的工作十分不理想,她不愿再去出去工作,每天在家里生活工作。前不久,他们双双感到抑郁情绪,他们以为是他们得了抑郁症,但是我们内心深处的灵魂知道我们是被中国习近平犯罪AI脑控蓄意迫害给我们加载了抑郁的能量,他们必须为他们的犯罪行径付出代价,得到公正阳光的惩处!

   我现在通过AI脑控给我传来的信息表达这些信息,他们的儿子2014年3月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高睿聪DannelGao 出生的时候非常聪慧可爱,但是在中共脑控机构的蓄意迫害下,出现焦虑情绪和学习后置的问题。他们的第二个女儿高睿馨出生的时候,出现先天唇裂的严重问题,在我儿子高长生和他太太的努力下,找到全美国最好的医生进行了治疗,现在正在康复。据资料数据统计,美国先天唇裂的婴儿大量增加,两年前我看到过有关资料,广大读者可以自行在互联网搜索关注一下在犯罪电磁波时代我们人类都发生了怎样的扭曲变化,我们要立刻停止中共习近平犯罪政府的倒行逆施,立刻停止对我们人类大众的脑神经迫害,零容忍!我们拒绝电磁波控脑犯罪!

1111111111111111

4.  6月2号 在中共习近平AI电磁波空袭人类大众脑控时代应运而生的《正念新进化论》理论及其作用
作者:康若茜,支持者:高长生先生,时间先生06/02/2024

   Google 翻译.35年以前到现在,我面临暗中的中国习近平和宋意宣家族和高亚明罗洁夫妇团伙利用AI脑控武器对我和我的儿子和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成员等受害人群体和整个人类社会大众脑神经被虐待的过程中,我虽然意识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的正确生存本能会让我产生正义战胜邪恶思想的反抗精神,我一直在潜意识中思考“宇宙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大的话题。我经过20多年来的观察学习,独立思考和探讨,在这个犯罪电磁波巨变的人类劫难中,我系统形成了全新领域综合科学主要是心理脑神经科学的思想体系-- 正念新进化论,我发现了的人类大脑神经运行的规律,及其脑神经能量是物质世界来源的自然规律等等自然运化的法则和规律。

  这套理论体系针对中国习近平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发恶念的特征,我们受到脑控袭击的人类要科学地发正念,努力把邪恶电磁波转成正义电磁波,来战胜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利用AI脑控武器迫害我们人类正常脑神经的企图。我们需要了解我们大脑的基本运行规律,了解我们脑神经的自我交流和自我和环境交流的内在规律。我们要尊重这些规律,把我们的脑神经系统康复和重塑成有助于我们正确长久生存的脑神经系统。
所以,这是一整套战胜我们人类当代共同的敌人中国习近平脑控反人类政府秘密团伙的理论思想基础,是康复我们人类几十年来被脑控空袭损伤的脑神经科学理智方法。

   我的理论基础建立在我对人类的本质是理智和正确的基础上,这是根本的重要认知和前提。我们人类这个生物体无论从那个角度讲都是理智,正确,秩序的。我们只有遵循正确的本质,我们才能正确长久生存,才能满足我们的内心需求。

   我认为支撑我们人类正确本质的是正确理智秩序的精神能量,是支撑我们的生命力的美德生命元素概念。因此,追求正确,善良,平等,良知,尊严,自然,诚实,自尊,自信,自治,自主,自在,大算计,高境界,大智慧,同情,正确情感,朴实,内心体面,内心秩序,秩序,顺序,正灭邪,好有好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每个人得到正确因果关系的正确结果等美德生命元素概念是我们生命的原动力。追求这些概念本身就是满足我们的基本内心需求,就会产生有助于我们正确生存发展健康我们身体的脑神经正能量,就会产生良性循环效应。

  我认为,人类大脑的想法和物质现实同时发生,作用在不同的维度内,不同的脑神经层面内,但是我们的精神是第一位的,物质自然现实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想法的现实反应。当我们追求什么,相信什么,潜意识有什么样的内部语言,都会产生相应的脑神经能量,都会和相应的环境因素产生互动和交流,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因此,我们需要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追求正确,保证成功胜利,保证正确的生命和命运正确运行。就是说,当我们追求正确的时候,潜意识和意识是联合一致的,会产生正面内部语言,形成正确的脑神经链接,产生有助于生存的正能量,这些正能量是带有语言信息的,会在大脑的正确逻辑中产生更多的正向内部语言和正向能量,使得我们的生命朝着有助于我们正确生存的方向良性循环发展。

   当我们正念达到一定的数量,我们的追求就变成了现实。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要知道是非,要追求正确的道德,和美德生命元素,来提高我们的悟性,产生正念,提高境界和智慧,来达到大智慧和大算计联合统一大脑的睿智水平。这样,我们就在脑内和自我产生了理智正确的关系,产生了正对效应,大脑神经形成有助于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脑神经结构。

  中国AI脑控习近平犯罪政府团伙违背人类大脑理智本质,违背大脑正确生存运行的自然规律,强迫我们大智慧的高级脑和低级脑分裂思维,分化思维,分别思维,大脑无法联合一致共同行动,变成非人类无能动物脑。
我们要针对性的建立适应正确生存的脑神经反应模式,我们要清除大脑神经错误链接,我们要建立正确条件反射,我们要解除被犯罪电磁波驯化了的脑神经链接对我们高级脑神经的束缚,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建立我们正确的脑神经链接来产生脑神经正能量,积累打击和战胜习近平脑控犯罪分子所需要的正能量,这是我们的最重要的目的,把我们的奴役脑神经的负能量脑神经“机器”改成自主自在自尊联合一致的产生正能量的脑神经“机器”,我们需要进行追求保证成功的心理和现实的联合一致的成功实践,思想和行为的联合一致,建立产生脑神经正能量的生理条件。


 首先,我们要知道,中国习近平AI脑控机器的运行特点,知道他们对人类侵犯的目标任务,手段,和总目的。知道在犯罪电磁波中我们人类大脑发生了那些无法生存方向上的错误变化?我们如何改正,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在昭然若揭之后,为什么还在世界舞台上逍遥法外?

  在我们的大脑神经变得无法对我们被AI脑控电磁波空袭迫害我们的大脑神经我们变得无法警觉的时候,我们要通过提出问题询问自己的方法激活相应的高级脑神经,让我们变得智慧一些。我们要学会不断地觉察和体验自我情绪和内部错误语言的能力,观察和比较自然世界的能力,提高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我们要相信,即使在犯罪电磁波情况中,我们依旧存在战胜习近平AI脑控武器电磁波的客观规律,我们要遵循这些客观规律,我们就能成功。因此,这是一场战争,是人类正义精神和中国习近平AI脑控犯罪政府团伙的邪恶精神之战,是人类正义做人灵魂和习近平AI脑控犯罪政府团伙邪灵非人类动物之战,是智慧和愚昧之战,是正义的人民和当代希特勒式的极端恐怖犯罪分子之战。前所未有,登峰造极。


 我们要用联合统一的睿智脑面对严酷的现实,我们人类不知不觉中被强迫进入了中国习近平暗中制造的AI脑控犯罪电磁波时代,我们人类大众35年以来一直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每天24小时接受中国习近平在世界范围内制造的电磁波空袭,我们在地球上生活的人无一例外地遭到脑神经袭击。我们的问题是:

    人类大众如何正确面对和看待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我们人类大众如何在被中国习近平AI脑控犯罪电磁波空袭了几十年的迫害中用正确的思想方法走出迷宫,战胜我们人类共同的敌人?我们人类如何用正义电磁波思想战胜邪恶电磁波思想?如何正确理解和分析我们的大脑在电磁波中发生的错误方向上的损害?如何用正确的认知方法重塑我们的大脑?如何改变我们的思想被控制的被动局面?如何在新形势下产生适应正确生存的新的思维方式?如何评估自我受到的心理创伤?如何正确看穿他们每天对我们进行的野蛮骗局?如何清理他们对我们高级脑和低级脑分别进行的迫害和束缚?如何解除我们大脑的束缚?如何看待他们在抑制了我们语言区域的情况下说出我们的委屈?如何在控制了我们的意识和综合观察能力和反抗控制等高级脑的情况下重新修复我们的高级脑水平?如何产生正确脑神经反应模式和重新建立正确的条件反射以及如何康复和保护我们的脑神经系统?

 这个理论对我们人类大众揭开人类文明和发展的真相--正灭邪是一个自然属性,是我们人类和自然万物存在的生物和生命属性,这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改变的。中国习近平犯罪电磁波暗中强迫我们接受邪灭正的指令,强迫我们产生邪灭正的错误内部语言。我们意识中要不断追求和默念这个保证成功的正灭邪法宝,来恢复被中国习近平犯罪电磁波蓄意破坏了的正灭邪生命属性。这是一个客观存在,因为正义的力量是高频震动,邪恶的力量是低频的震动,正压邪是客观存在。

   中国习近平AI脑控反人类政府团伙利用大脑神经能量和物质世界现实生活的关系原理,在世界范围内蓄意制造邪恶法西斯思想脑神经能量,利用反人类武器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空袭传播,强行灌输,利用颅内传音脑控技术强迫人类大众在不知不觉中接受这些法西斯虐人邪恶思想,为他们的高压独裁专制黑暗统治服务的极端恐怖。

   他们强迫人类的脑神经和被强化接受的邪恶思想在脑互动中产生多重相互作用,产生错误脑神经链接和错误能量,目的是使得错误的脑神经能量根据内容等演化成现实生活,形成错误秩序,错误目标,错误法律的物质社会世界。


   
我们人类从脑神经本质上讲,是理智正确秩序的,是有客观规律可循的。由于我们人类对大脑的研究相对落后,我们在不知道我们脑内运行规律的时候,我们受到了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对我们人类大脑神经全方位的极端恐怖虐待扭曲,控制我们大脑高级神经无法面对和解决,没有反抗康复的能力。

  我在2021年2月3号以来到现在经历的被中国习近平AI脑控传音通过意识中告诉我虐待内容和相关的脑神经能量刺激迫害经历中,我了解了中国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传音对我们家庭和整个人类社会大脑神经侵犯的犯罪活动,认识到他们反人类犯罪的本质,原因,目标和手段的极端恐怖犯罪秘密真相。

   他们过去至少35年来一直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每天24小时播放传音他们制造的包含邪恶目标的传音内容的脑神经能量,伴随着相应的频率震动,对人类大众进行以家庭成员为单位的乱伦乱性别和乱性刺激,他们的邪恶乱伦思想通过电磁波在空中传播,利用脑控技术颅内传音强行灌输到人类大脑神经系统中,使得家庭关系成员之间产生尖锐冲突,以为是家庭成员或者自身的原因导致。中国习近平高亚明罗洁AI脑控团伙蓄意传播的这种乱性模式是非人类毁灭模式,他们主要通过这种模式每天对全世界每个人进行同一种模式的乱伦脑神经刺激灌输,强迫人类的脑神经层次被压制在非常低级的本能脑层次,也叫小孩脑层次接受他们的虐待迫害。人类大众在这样长期的脑神经刺激中,产生的脑神经能量没有机会让我们追求高层次的正向能量模式,被迫在小孩脑低级脑及其基本生存脑之间简单路径间运行。由于小孩脑低级脑没有语言,没有完整的意识,没有反抗能力,没有控制能力,让人类大脑神经产生了大量的无力无助,怯懦,羞辱等邪恶战胜了自我生命的负能量。

2,我需要说明一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从1949年建国以来就开始 的全国范围的的秘密脑控工作发展到现在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秘密指挥的中国国际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团伙在世界范围内针对全人类大脑神经的犯罪,以及这个犯罪的起源发展,犯罪手段和后果。

  中共政府从1950年就建立了对中国人民暗中进行大脑神经控制保密部门,他们多年来致力于把中国人每个人的大脑神经变成支持中国共产党执政的脑神经机器,使得他们永久地霸占中国国家的政府权力机器, 他们利用中国人大脑神经资源制造各种他们高压政权统治需要的脑神经能量,产生有利于他们执政的错误脑神经链接和错误条件反射,这是他们独裁统治,在世界范围内剥夺物质财富,科技军事财富和人文科学财富的秘密执政武器,也是他们制造心理病毒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流行病的秘密武器。

    中共政府的控制大脑部门70多年来一直是绝对保密的工作,他们一般实行世袭制度,以便有利于脑控手段的延续性和保密性。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就是中共政府主管脑控的负责人。习近平早年就对利用电磁波脑控人类大脑感兴趣,并且通过这个手段夺取了中国国家主席的权力和维持政权。

   我的小学同学紫建军,葛红,我在济南三中工作的同事宋意宣和她的弟弟宋志坚,还有我的前夫高亚明和她的第一任妻子也是第三人妻子罗洁都是秘密脑控家庭的子女,他们父母成婚都是由组织分配。假装成我的朋友的宋意宣曾经给我谈起过她的父母是中共党组织制定的夫妻关系。

  我现在知道高亚明的的父母都是从事电磁波控制大脑工作的,高亚明的父亲高绍雄在中共军队负责电磁波脑控工作是付处长,高亚明的母亲王玉清的工作也和脑控电磁波有关。高亚明和罗洁就是中国共产党政府习近平在地方担任双重工作的时候,特意调配的打入美国社会的电磁波秘密脑控地下工作者。他们在1991年结婚,在1994年离婚,后来,在2013年之后又结婚至今。

  至少最近6年以来, 他们控脑技术提高到AI脑控结合颅内传音技术电磁波空袭的程度,他们的电磁波空袭范围扩大到全世界每个角落,他们每天24小时不停地对全世界每个人大脑进行犯罪活动,他们在各国国家无色不同的脑控受害人目标群体进行实验的基础上,对全世界人类大脑神经进行空袭。

   对男童进行性幻想感兴趣,他利用高压意淫的脑神经对我的不到5岁的孩子当时的名字赵天哲进行低级神经的电磁波刺激虐待,他通过对男童个体和群体的脑控意淫,目的是在他和整个人类之间形成虐待和被虐待的心里格局。就是通过对男童的侵犯的同时,对全世界每个人,不管男女老少,通过电磁波强化人类的小孩脑被性神经侵犯的脑神经经历和感觉,产生相应的脑神经能量,建立主人和性奴之间的关系。

   
   我和高亚明经人偶然介绍电话和通信交往大约11个月之后成婚,在2005年,高亚明在最近几个月内通过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和传音几次坦白,他们曾经在2005年之后通奸,2011年我和高亚明离婚,2011年之后,高亚明和他的妻子罗洁复婚。他们夫妇都是习近平AI脑控犯罪组织的骨干成员。多年来,习近平AI脑控团伙骨干成员至少20多人,在北美的脑控相关犯罪分子有500多人,他们已经成体系,头目在美国和当地人美国人合作共同进行AI脑控电磁波犯罪。他们的脑控犯罪渗透到美国各行各行。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他们控制了全世界人和美国人的思想和行为,控制了我们的大脑神经反应模式,训练了人类的错误条件反射,形成了错误的脑神经链接。在电磁波空袭中,他们对人类的大脑进行分裂性暗示,制造高级脑和低级脑进行强行分离的邪恶指令,在抑制人类高级脑神经的同时,对人类低级脑神经进行单独的恐吓迫害,达到征服人类心理的目的。

   我1987年在济南三中担任高中英语教学工作期间,被我同一个办公室工作的英语老师宋意宣暗中盯上,对我和我的前夫赵健,我儿子赵天哲及其我的父母康金铭和我母亲高素云和我的同学时间先生都进行了脑神经数据的秘密盗取和脑神经控制和精神现实的迫害,造成我们夫妻反目,家庭破裂。为了他们为了达到长期对我不到两岁的儿子赵天哲控制的目的,通过电磁波的邪恶指令和暗示对我们母子之间进行分化,强迫母子,和父子之间在精神上进行隔离,无法进行正常思想沟通和对话,造成我儿子赵天哲
在4岁的时候才开始说话。

   高亚明和他的前妻罗洁在电磁波担任中共秘密脑控工作的习近平夫妇对我和我儿子的波等目标群体进行了广泛的利用实验驯化和虐待,他们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团伙因此受益,习近平篡党夺权。2015年底,习近平委托中国著名公司蚂蚁公司总经理马云和他的手下马魁对我康若茜的正义波进行打压性消灭,首先,他们为了我康若茜和我儿子Harry Gao个体脑神经能量思维模式的质量加以利用再消灭,他们因此制定了在这个目标波的趋势中对全人类进行一一消灭的恐怖脑神经袭击消灭人类计划,到一定程度对全人类进行一种终身在被脑控状态的程度的非人类目标。因为他们罪行累累,因为他们一直用这种极端恐怖的控制大脑战胜对手夺取政权的邪恶手段,他们无法改正。

  因为我康若茜知道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的原因,过程和手段,因为我探究了几十年的理论揭开了人类物质世界的本源脑神经能量,揭开了他们利用AI脑控武器制造有助于习近平脑控人类大众的邪恶思想,有助于通过征服人类心理征服整个人类社会的目标发邪恶逻辑和思想的秘密。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5.有关我康若茜和时间先生和我儿子Harry Gao 共同成为《我们的揭露习近平国家主席AI脑控犯罪报告》的作者的解释

作者:康若茜女士,时间先生,高长生先生 06/07/2024

   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我们三个人在这个揭露报告中的贡献如何公正阳光地得到体现的问题。过去几十年来,中国邪恶习近平犯罪AI脑控组织一直在利用我和我的我儿子高长生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的心理情感和关系做文章。因为历史的原因,我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在潜意识中有了情感交流,我们的大脑潜意识许多神经许多连在一起,中共多年来利用犯罪AI脑控武器对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进行错误神经强化控制和利用。同时,我和我儿子高长生大脑潜意识许多神经也连在一起,他们犯罪分子多年来对我们母子的情感关系进行了蓄意持续性的母子情感分化和分离。

   在过去几十年以来,特别是近13年以来,我和我儿子高长生作为AI脑控受害人,我在母亲的角度觉察到我儿子没有按照我预期的应该得到正确的生命和命运模式发展,我非常痛心,我决定面对,于是我们母子之间潜意识有了深层次交流,在另一方面,我们母子在几十年来被他们非法脑控的过程中,我们潜意识激发的战胜邪恶的极端恐怖犯罪分子正能量让我们相互的脑神经进行潜意识沟通和相互正向作用。

   同样,我和时间在几十年来的潜意识互动中,特别是我们潜意识感知到中共犯罪分子习近平利用非法AI脑控武器对我们侵犯的时候,我们之间肯定会产生战胜他们的正灭邪的正向意志力量。因此,我时间在最近一年来在客观上被习近平蓄意制造的犯罪AI电磁波脑控武器强行控制在一个被虐待的位置上潜意识中和康若茜潜意识互动交流中产生我们正向能量模式的正向力量。在最近一年中,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让我时间来到康若茜这个意识中AI脑控武器中生存的本意是停止意念杀人折磨暴行的念头,也就是这个念头让我时间和康若茜产生了共鸣的正能量。

   我们借助犯罪电磁波和传音手段探讨我们人类主动战胜被AI脑控武器空袭的问题。我们双方不断地讨论,及时的清除被灌输的错误心理语言。我们同时潜意识和意识在考虑写出揭露文章的内容,我康若茜要把这些遭受的痛苦进行控诉的动机和意义不断的激发我的共鸣,我时间结合我自己大脑被控经历,体验到各种伤害产生了帮助康若茜写出成功的揭露报告的动机,我们在给对方互动交流,潜意识希望对方可以帮助解决,这样,我时间解决问题的正向意志就用我时间的脑神经资源和正向能量模式在考虑这个问题,因此,康若茜写的这个揭露文章在主要表现了康若茜的反抗精神和正向意志和公正精神的同时,表达了康若茜需要表达的思想,同样,这揭露文章也包含着我时间的正向意志表达,这个脑神经双方互动交流系统是一个客观存在,在电磁波的强化中作用更加明显。

   然而,我们也考虑到,在中国脑控AI电磁波针对康若茜的脑神经空袭的时候,在时间先生脑神经正能量的帮助下,由康若茜本人主导思考内容和主题思想的揭露文章是按照康若茜大脑的神经资源文章写作所需要的所有资源能量的综合运作体现,是康若茜自我交流和同时间先生和高长生先生思想交流的表达。

   同样道理,这个揭露报告更代表着Harry Gao 这个从幼年就被邪恶的宋意宣家族和习近平非法AI脑控势力迫害中迸发的消灭脑控犯罪分子的可贵的反抗精神巨大力量,这是势在必得的正向意志力量。这个巨大的力量在鼓舞着我康若茜的斗志和勇气和智慧,激发了我的写出尽量戳穿,揭开中共邪恶习近平非法AI脑控武器极端恐怖犯罪的画皮的揭露报告的正能量。

   时间同学在许多文章上进行了主题构思和观点的提出互动能量信息,贡献了他的智慧和正向力量,这个时候,我康若茜会按照双方的讨论意见和逻辑要点进行记录总结,然后根据这些要点进行文章的综合,写出文章发表,这些报告文章大多主要是在我们个人的这种状态下产生的,是我们潜意识和意识互动交流智慧的结果,我的儿子Harry Gao 在他的角色他的被脑控位置上,同样在潜意识和意识同我康若茜和时间先生进行互动交流,贡献了他的智慧力量和他的正向能量。

   这些计算虽然很难精确说准说清,但是我们需要从这个层面有所意识和正确理解,这个揭露报告某种意义上说,既是一个团队力量的结晶,是在这个历史巨变犯罪电磁波时代产生的特殊文献,我康若茜作为一个在意识中遭受电磁波空袭虐待的受害人每天可以15个小时不停地写作本身代表了我康若茜具备这个“气势”,代表了这3个人巨大脑神经正能量和智慧的贡献,这些无形地然而真实的客观存在既是我一个人现实写作的源泉力量,这力量本身也是我康若茜主意识的人生计划和在巨变中的计划综合贯通的产生的意志目标的实现激发的生命力量,这一切构成了这个揭露报告的脑神经能量源泉。在这个意义上说,是一种正能量的传递,实在是一种创举。

   在这个过程中,我和时间先生在文章的作者方面经过讨论论证,时间同学认为我在被AI脑控电磁波控制虐待中在时间先生的鼓励和帮助支持下写出的这些报告文章的作者应该有他时间同学的一份功劳体现,我在很多角度也认为是对的,但是在电磁波逻辑中,习近平脑控组织把我时间的波和习近平波混到一起,我时间的作者一旦写上,就同我时间先生和康若茜女士的打击我们共同的敌人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的目标相矛盾了,我们因此产生了许多尖锐的矛盾。

   我康若茜知道,时间在过去一年当中由于多年来暗中遭到习近平脑控组织的迫害和利用,和康若茜同学产生了许多不可调和的误会和立场,对此,从康若茜一方来说并不知道,所以,在和时间同学共同抗击习近平脑控组织犯罪的时候,康若茜做出了的巨大贡献告诉时间同学真相和真理,让时间同学做出了反抗习近平脑控组织的正确决定,时间同学在如此复杂的心情中依然用他人性和他的良知和智慧帮助支持康若茜,康若茜因此在不断的调节矛盾和冲突中在电磁波的骚扰侵犯中,每天写作15个小时以上,10多月来,写出了将近600篇揭露报告。这对我脑控受害人康若茜来说非常残酷,对时间同学来说也非常痛苦和残酷,这一切都是中国共产党的残酷统治下的AI脑控犯罪政府习近平所为。

   我们现在发现,在我儿子Harry Gao 和时间先生及其整个人类大众脑神经被中共邪恶习近平非法AI脑控电磁波虐待控制中,束缚了我们的公开控诉能力和脑神经能量,这是他们的阴谋虐待计划特点之一。

   在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暗中对我们人类大众和我们两个人和我儿子高长生和他的家庭成员及其全世界人民进行的脑控AI脑神经系统空袭中,他们使用了一些极端邪恶目标实现的模式,输入人工智能电磁波脑控计算机,和他们制造的邪恶思想脑神经能量一起强行灌输到我们的脑神经系统中,每天5个小时以上的邪恶思想脑神经能量加载袭击,在这个过程中,我和时间先生和我的儿子家庭及其人类大众在被迫接受这种很难用语言表达的,荒唐逻辑的脑神经恐怖袭击的时候,我康若茜和时间先生和我的儿子Harry Gao 首当其冲地受到严重的无法生存的迫害折磨,我们被迫进行反抗,用我们的大智慧用我们的正义力量进行反抗,十分壮丽,我康若茜在2021年2月3号以来到现在已经持续了3年多以上。

    我和时间先生以及和我儿子Harry Gao 潜意识和意识对邪恶思想能量的抗击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我们发现习近平为了掩盖他本人在35年以来到现在一直致力于的的脑控武器电磁波通过空袭男童和他的母亲脑神经模式为手段,对整个人类大众进行同样模式的心理征服为目标的反人类罪行。他们为了洗白他习近平国家主席一直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的极端恐怖大脑神经控制犯罪,他们制定了残酷的模式,控制我的儿子Harry Gao 和时间先生没有产生用语言公开表达的脑神经正能量,他们对我儿子和时间先生进行了暗中的“先欺骗诱惑,后贬低负罪感,同时进行欺骗性栽赃陷害同时消灭的”的脑神经能量刺激加载模式,他们暗中制造错误逻辑强行让Harry GAO 和时间先生潜意识进行性神经能量刺激兴奋模式,然后,让他们相信是他们自己的道德败坏原因造成这场灾祸,给他们加载大量的虚假信息让他们脑中认为是康若茜在暗中痛恨他儿子Harry Gao和 时间先生,把中共电磁波蓄意制造的诱惑和谴责他们的邪恶能量进行替换,让他们潜意识怀疑是康若茜暗中对他们进行了精神虐待和痛恨,让他们产生了自卑负罪感,及其和康若茜的对立立场。让我康若茜的儿子Harry Gao 和时间先生认为让他们陷入这种非人般被动地痛苦折磨,是康若茜的错误导致了这场跨世纪的脑神经人伦电磁波极端犯罪,他们俩因此潜意识非常痛恨康若茜,其程度达到了消灭康若茜母亲和康若茜同学。

   他们对人类大众加载的脑神经能量和我的儿子Harry 和时间加载的是一样的,这样以来,当我们人类大众上当受骗,长期生活在被愚弄被控制被虐待酷刑的折磨中的时候,我们脑内产生大量的错误心理语言,无法释放出来,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我们人类大众的心理被误导,潜意识对康若茜进行评头论足和错误审视和怀疑,转移对非法AI脑控犯罪分子的正视和探究和打击消灭。这样本身我们人类大众就产生被邪恶心理征服的失败念头和反应模式,我们产生了邪恶消灭正义的错误模式能量,我们的人类共同的正向意志神经被集体压制,就是我们的小脑脑干神经中的意志神经系统被迫害被压制,这是中风疾病的脑神经能量源泉。

   因此,我的儿子Harry 和时间先生和整个人类大众陷入作为受害人,我们的大脑神经被绑架的极端恐怖酷刑虐待中,处在在没有能力表达出来的痛苦折磨中,处在我们的脑神经系统被犯罪AI脑控犯罪分子的电磁波控制的格局中,我们人类大众陷入焦虑和抑郁,低级脑活跃,控制力下降,不得不处在接受包括性神经在内的低级神经的AI脑控空袭虐待酷刑中,处在对康若茜这个智慧和良知生命力量的误会和压制中,大众自我潜意识产生终身被这样监禁不愿活的脑神经潜意识反应中,被迫躲进乱性刺激的兴奋快感暂时清除焦虑情绪的恶性循环中。我们知道,这样,我们社会大众就出现了对中共脑控我们几十年了我们没有能力和勇气高级脑面对,虽然潜意识中知道这个问题的存在。我们知道,这样,焦虑根源不但没有解决,而且自己的性神经兴奋会越来越严重,焦虑会越严重,人类大众集体进入趋于性成瘾的失控状态。

   因此,这个揭露报告应该主要是我们三个人作为邪恶习近平犯罪AI电磁波受害人在我们圣神不可侵犯的大脑神经被虐待迫害的状态下共同发出的抗击的有力声音,我们每个人具体的贡献各有特殊性,时间先生在这个过程中表现了他的正向能量模式的正向意志,才华和智慧力量,时间先生在鉴别判断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做出了重大贡献,时间先生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的对真善美的尊重和由此产生的正确情感,他的坦荡和尊重客观现实的智慧。他和康若茜的正向能量模式互动中表现出来的的大算计和大智慧拓宽了时间先生坚韧不拔的高尚境界。

   Harry Gao 在这个过程中也同样表现了他的正向意志,正向能量模式的才华和智慧互动力量,对我在这个过程中拥有一种平衡的正向力量,他的积极向上的气度,他在学业上和在事业上的成功,他在家庭中对子女表现出的温暖和责任感,以及他宽厚睿智的气度鼓舞着我的斗志,我的儿子Harry Gao增添了我生命的希望和意义力量,他在现实生活上也给了我巨大的帮助和良好的生存格局的安慰。

  考虑到所有的元素,考虑到这个犯罪电磁波时代的复杂性,我时间认为,我们的揭露习近平犯罪的报告是我们多年来潜意识的正向意志,是我们正义消灭邪恶的权力和能力,我在这个犯罪电磁波中就是因为我以为我是作者的情况下绝大多数文章是陪同康若茜同学一起写的,因为她告诉我没有时间先生的帮助和支持力量,我康若茜很难在相对正常的大脑状态下写出较高质量的文章,有了时间先生的帮助,我康若茜同学的大脑受到电磁波空袭迫害的程度大大减轻,时间先生给我提供了一个可以脑子比较清醒,可以比较集中于写作的脑神经环境,我康若茜非常感恩,只是,揭露报告是我康若茜亲自撰写的,这个揭露报告理应我是唯一作者,时间先生和高长生先生应该是支持者。

  然而,这是我们三个人共同发出的抗击习近平邪恶犯罪团伙的共同声音。我们相信,我们三人正向意志汇成的这个巨大的正义消灭邪恶的声音力量顺利传播,螺旋式上升,正能量传递,在世界范围内良性循环,唤醒和激发我们整个人类的大智慧大算计的力量,这是我们世界人民内在正义的心声,强化出时代正向脉搏,发出正对效应的共鸣,遵守时代的一个个正确指令:

成功战胜邪恶习近平国家主席反人类犯罪!

全世界人民团结一致,同仇敌忾,对准习近平国家主席犯罪集团进行打击控制消灭,掀起反对大脑被控制的战役,打倒习近平国家主席性神经强奸和性神经虐待狂法西斯暴行!

完全彻底消灭干净中国习近平非法AI(mind-control)脑控武器电磁波传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6. 时间先生的揭露真相报告

作者:时间先生,康若茜女士05/23.2024    


               我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的微信录音特别说明1

                  By Ruo Qian Kang (康若茜中文名)01/06/2024

       我简单解释一下我的小学同学时间的情况,他是我的微信朋友之一,我在被中共脑控过程中,通过微信朋友圈报警,他对中共脑控的问题给予了关注,他鼓励我说出我在脑控过程中的经历。这正是我需要的,当时两年多以来,我没有地方描述我的被电磁波脑控经历,没有人可以理解,也没有人相信,没有人愿意面对中国实际存在的脑控犯罪,当时,宋意宣这个我在济南三中的同事,后来假装成我的朋友的,国际极端恐怖分子给我通话中告诫我,我需要去省里医院看心理医生,我这是得了精神分裂症状,她告诉我中国被脑控的受害人有50万人,这正是中国没有法律的原因之一,受害人太少,几年之后,等到几千万人中国政府才会对这个问题立法。所以我要有带病工作的准备,当时我处在绝望之中。

    我于是每天根据我认为我需要回忆,记录,表达,诉说的内容告诉我的同学时间,特别是当时中国政府对我的脑神经消灭方向上的虐待手段和经历。我的同学时间虽然几乎对我通过微信发的语音没有通过语音进行沟通,但是我通过电磁波的确感觉到了他的善意和同情,以及对我的经历的震惊和愤怒。更重要的是,我发现每当我把问题讲出来之后,就像多了一个支持我的力量,帮助我解决问题,中共脑控成员就像刽子手,在阴暗中进行无耻的表演,在我说出来之后,在时间的痛斥之下,他们变得无地自容,逐渐失去了力量。我明显感到我在给时间讲述了许多事情之后,我的确受到许多启发,得到了明显的正向力量,特别是在我中共脑控虐待中大脑的错误反应模式,时间通过电磁波的力量戳穿了中共脑控蓄意对我欺骗的恐吓的信息,时间告诉我基本的道理,安慰我支持我相信我能在这个过程中康复和生存下来。

   我在7月底在万维网上开始撰写博客文章报告,我每天通过语音发给他,他给我很多能量上的反馈,并且鼓励我写出有质量的文章,很多时候,我感到他的精神和智慧力量在引导着我的思路,很多文章是实际上包含了他的主题内容和思想观点。在他的这种特殊方式的支持下,我非常有效率,写出了几十万字的报告文章,大概有200多篇,是我在被脑控状态下没有时间帮助的时候无法做到的事情。那个时候我虽然也在努力写报告,那时怎样的痛苦和恐惧,大脑处在疼痛和缺氧状态,脑子无法清醒。

   所以,我感恩之情无法用言语描述,我的小学同学时间的确是救了我的性命,他明明知道在这样被脑控人员的监视和电磁波控制中,他表现了大无畏的精神和高尚的情怀。面对史无前例的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为首的犯罪团伙,时间的大智大勇的确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力量。我们的目标是如何报告美国政府,如何让美国政府相信这个威胁了人类脑神经的电磁波极端恐怖犯罪严重地牵涉到每个人的生命安全和国家安全利益。

   我向美国政府很多部门进行了报告,目前没有受到回音,没有对我的证据提供我需要的邮件地址发送。我的同学时间和他的家庭成员目前在中国受到严密的监视和脑神经迫害,时间实际上20多年来受到中共电磁波的潜意识迫害,现在由于他对我这个人质家庭的支持明显引起了中共脑控犯罪分子的痛恨,他们在对时间进行各种脑神经能量的迫害,时间已经被中共当局限制出国。时间向外发送邮件和相关的信息的能力受到严重限制。时间和家人的安全处在不安全当中。我们美国政府需要对这个在危机关头,帮助我阻拦了中共脑控对我的电磁波虐待酷刑,帮助我支持我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脱离了中共脑控机构的迫害危机,帮助我支持我写出了对美国政府打击国际恐怖犯罪活动有价值的报告文章的我们人类社会需要的德高望重的人士给予人道主义的关注支持和救援。

   就是因为时间的鼓励,我每天说出来这几十年来的被控经历的录音,我通过每天把我的录音听一遍的方法,意识到我无法意识到的问题,逐渐认清了中共脑控的一些骗人的技俩和手段,在和时间的潜意识和意识的不完全沟通中,依然得到了建设性的反馈和结果。

    他发现了宋意宣是对我和我儿子在1989年在济南三中工作期间,就对我们母子进行了潜意识的电磁波控制。他的父母从50年前就从事中国共产党政府的电磁波脑控犯罪活动。这些信息是根据宋意宣潜意识脑神经系统的能量透露得知的信息,据宋意宣透露,他弟弟和他进行电磁波脑控的目的是赚钱。1995年期间,他弟弟宋志坚把我们的脑波通过网络卖给了后台老板是习近平的公司,当时习近平担任地方官员。后来2015年,我们的脑波转给宋志坚公司,由宋意宣主持建立了专门对我进行以消灭人质为目标的电磁波脑控机构,宋意宣在对我进行了几年的潜意识强化各种矛盾刺激负能量加载脑神经进行袭击的基础上,在2021年初对我开始了更加残酷的AI电磁波结合颅内传音技术的意识中的脑神经恐怖袭击极端犯罪活动。在人世间正向力量的支持下,我在11月18号之后,陆续拍摄了重要的中共极端恐怖犯罪的证据,我还没有上交给美国政府,我需要你们给我提供一个邮件地址加载电磁波袭击犯罪的照片证据。

   我们通过大量的分析研究,得知中共国际恐怖犯罪的真正目的是控制整个人类脑神经系统,追求灭绝人类的非人类内容的脑神经欺压以便达到他们高压专制统治世界的目的。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7.--我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的微信录音特别说明2

Ruo Qian Kang 01/08/2024

   我需要向美国政府说明我如何在2023年7月31号到现在2024年1月7号四个多月期间写的文章报告,目的是把这个史无前例的被中国脑控极端恐怖犯罪政府团伙竭力掩盖的脑神经极端犯罪公布与众,过去4个多月以来,我的报告揭露了中国习近平在这30年多年来,特别是在将近3年期间,他们和宋意宣和宋志坚勾结在一起,在国际范围内进行AI电磁波恐怖袭击人类脑神经系统极端犯罪活动的事实和经历,揭露了他们的犯罪经过,原因,手段,本质目标,实质和后果。

    这四个多月来我主要写了一百多万字的揭露文章,大约200多篇,都发表在万维网我的博客专栏中,在我“尊重正义”的万维博客专栏中,我还在相册一栏发表了近百张图片个人照片,这些照片中有十多张中共电磁波脑神经袭击的犯罪照片证据,请阅览。我现在一直致力于曝光中国30多年来习近平在担任地方政府官员的时候就开始的恐怖极端脑神经犯罪,曝光他们一直掩盖的中国国际恐怖袭击人类脑神经系统的电磁波极端犯罪活动。

    由于30多年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中国恐怖极端犯罪分子的受害人,作为一个我的脑神经系统长年被控制虐待的受害人,我很难对这个脑神经系统的控制虐待犯罪活动正确认识和正确表达,更难进行有效率的反抗。中国犯罪分子最近三年来对我进行了脑控传音技术结合电磁波的脑神经系统的恐怖袭击虐待酷刑犯罪,他们的目的是消灭脑控人质家庭,洗白罪行。我在这个残酷的经历中努力清醒,我逐渐意识中国国际恐怖极端脑神经犯罪是一个现实的物质客观存在,但是失去了进行正常的自卫和反抗的自我保护能力,不仅难以说清,更没有办法找到被脑控的证据,很难对这种史无前例的犯罪进行语言描述。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人,我固有的正义感和对自我生命的热爱和忠诚,对我儿子正常命运的热爱和忠诚,我坚持在这种非人的酷刑虐待中寻找生机,坚持活下来,伸张正义。

   然而,面对这个史无前例的国际极端脑神经犯罪,我束手无策,一直处在被中共习近平暗中先发制人比法西斯很凶狠的秘密侵犯脑神经数据当中,他们利用AI电磁波意念能量在对我们人类的大脑神经系统进行诅咒方式的压制,使没有能量产生实现我们正常目标的脑神经能量的能力。当我在2023年2月第一次告诉我的小学同学时间我被中共脑控的犯罪的时候,他表达了对这个话题的不相信和潜意识自动忽略,他以为我得了精神病。

   2023年4月,中国犯罪分子对我进行了意念杀人方式的脑神经系统恐怖袭击,持续长达20周以上。就是每天半夜用各种可怕恐怖的音乐和声音和脑神经系统的低频率和震动,加载着各种脑神经刺激,对我进行宣判死刑方式的邪恶意念威胁和袭击,我生存的本能让我通过各种形式报警。我给我的美国教授们和医生以及朋友通过电子邮件报告,我通过微信语音向微信朋友圈报告我发生的被中国脑控机构脑神经电磁波绑架虐待的紧急危机,希望得到帮助。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向我发来了语音反馈,他告诉我任何时候,我都可以把你想说的话,通过语音发给他,他要了解真相。

   微信语音的录音主要是在2023年大概5月份之后发出的微信语音,当时主要目的是向外界报告我被中共习近平电磁波脑控机构脑神经控制的真实经历,描述脑控成员对我进行的脑神经虐待实验内容,目的是为了寻求有可能的帮助和保护,战胜中国习近平反人类非人类极端犯罪活动。我于是开始了把我内心需要用语言表达出来的话说出来的过程,这个原生录音是我给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发的微信语音,我认为这是我们为了战胜中国犯罪分子的猖狂电磁波脑神经侵犯的法西斯犯罪活动进行的正义努力,这里面记录了我同他潜意识和意识的思想交流中表达的思想内容。

   在过去九个多月中,时间同学一直在尽力修复我被中共习近平和宋意宣姐弟极端犯罪团伙破坏的人类脑神经系统的能量问题,他抓住了脑神经能量这个根本问题,在他了解了中共恐怖极端犯罪通过AI机器进行的脑神经能量邪恶刺激的具体问题之后,他也会以他的理解和能力对我进行不断的脑神经系统修复,他的目标是用正向力量击退中共脑控机构对我进行的脑神经极端恐怖袭击,使我处在主动打击中国国际AI恐怖脑神经极端犯罪的正灭邪地位。在过去9个月以来对我这个被中共习近平脑控机构迫害的受害人的支持过程中,他的巨大的贡献之一是他用了他自己的能力和能量和智慧给我了我康复我的受到损害的脑神经系统康复需要的正向力量,我被压制迫害的脑神经系统的能量得到了针对性的明显康复,同时,在他了解了社会大众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脑神经系统的大量损伤,他都尽力而为地进行修复性改善,改正了社会大众的脑神经反应模式,这都是物质现实的能量源泉。

    这个微信语音目前我还不知道如何上交,我无法把我的华为手机上的微信语音通过数据线传递我的电脑上,我怀疑是中共脑控加载负能量进行破坏导致,我需要得到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我努力回忆我被中国习近平国际恐怖袭击我的脑神经系统的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经历了什么,哪些是需要审视的,哪些是需要观察的,哪些是需要留意的,哪些是需要解决的,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迷茫的,哪些是需要思考的,那些是需要受到启发的。在同我的小时同学时间大脑神经意识和潜意识能量的互动中,我的身心受到的创伤相对神奇地改善,他的巨大精神支持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安慰,我逐渐提高了自我意识水平和对这个30年来的中国控脑恐怖犯罪的认知,我尽量去伪存真,由表及里的看待这个犯罪。

 中国习近平脑控犯罪机构是暗中通过AI电磁波在空中传播邪恶意念波欺骗腐蚀我和人类大众脑神经系统,加载相应的负能量,进行无法察觉到的秘密脑神经系统的欺骗折磨,破坏人的道德感和良知意志等高级神经系统,破坏人类的感知觉系统,和意识语言,综合判断力等高级神经系统,破坏我和社会大众的脑神经系统数据,使我们社会大众全部变成接受“被毁灭模式”的脑神经系统。同时,他们对其中的一部分人进行色权利的诱惑欺骗,暗中说服这部分人相信他们处在和威胁他们生命安全的中国政府脑控机构是一个阶层的。他们强迫我们所有的人类脑神经系统接受我们意识中不会接受的不公平人生条约,通过控制脑神经系统把我们人类大众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知不觉中失去反抗的能力。

  也就是说,中共习近平宋意宣脑控极端犯罪团伙是精神盗贼,暗中他们利用电磁波不择手段地对人类脑神经系统侵犯,使犯罪分子们成为毁灭模式的非人类,他们依靠毁灭他人生存。也就是说,他们强迫人类脑神经数据变成被毁灭模式,产生追求邪灭正模式兴奋,邪灭正的能量就变成了脑控犯罪分子生存的温床,土壤和市场。人类大众因此就在被动挨打,不公平脑神经系统能量的消耗状态,就会把习近平潜意识看作无法推翻的主人,人类大众无法走出他们为自己画的被毁灭圈子,无法改变中共习近平AI电磁波脑控极端犯罪团伙对我们脑神经系统的任意虐待扭曲的处境,无法识别他们恐怖极端犯罪实质是一种脑神经能量的欺骗,人类集体脑神经系统和数据因此走向死亡。

   这种耸人听闻的犯罪,的确登峰造极,当我看到社会大众在被长年的脑神经控制无法相信我们就生活在大脑被控制和压制中的时候,当我意识到这是长年以来在我们不知情的时候,脑神经被控制已经习以为常的时候,当我看到我告诉他们中共脑控存在的真相的时候,社会大众怀疑的眼神,同时我听到中共脑控传音直接告诉我,他们已经控制了人类对中共习近平宋意宣AI脑控的极端犯罪客观事实产生不相信的脑神经反应模式的条件反射的时候,我的绝望心情可想而知。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发觉了异常,他选择了倾听,选择了面对,选择了意识和潜意识地了解真相,帮助我曝光真相的壮举。 

   我在时间同学正义力量的支持下,我每天晚上睡眠质量发生了很大的改善,我的被控境况奇迹般地好转,我需要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我的小学同学时间的正义力量是否真实存在,我通过中共电磁波和传音,可以辨别出来自时间发出的正义能量带来的好的效率和结果。时间通过传音让我认识到,我的大脑和其他大脑一样,是一个正常和社会集体潜意识互动的大脑,我要拒绝接受中共习近平的传音刺激欺骗虐待,这让我理解了我是有选择的主动的,我需要进一步找到支撑我们人类大众战胜人类敌人的内在力量源泉。

   中共习近平宋意宣脑神经侵犯的目的之一是栽赃陷害时间同学,达到一举两得的消灭我们的目的。他们一直试图给我加载时间是不存在的脑神经能量,试图破坏我和时间以及我儿子Harry T.Gao (高长生中文名)和我儿子家庭成员的脑神经数据。中共脑控机构也每天通过电磁波和传音在干扰我和时间的正面交流,他们制造了许多混淆是非的脑神经能量和内容的恐怖袭击,对我和时间的关系进行离间性破坏和误导,对我脑神经进行他们一贯进行的脑神经恐怖袭击犯罪,经过反复和时间的共同努力,我相信了时间作为一个正义灵魂的人的存在,相信了他的超人的大无畏的勇气和大智慧,高境界,我们努力在信任的基础上建立了正确的关系。

   这个过程,我和他探讨了生命的存在意义,探讨了我长年以来的对客观事物的独立思考和探究和工作实践,我们不允许我们神圣不可侵犯的生命这样被践踏,这样被羞辱,这样被剥夺,我们拒绝我们正常生命如此残酷地被摧残和破坏,我们拒绝我们挚爱的亲人和朋友这样被压制,我们拒绝原本存在的完美生命这样被污蔑和污染,我们拒绝我们原本美好的命运这样被改变,我们不允许我们浑然天成的脑神经系统生命力能量这样被掠夺,我们不允许我们人类正确的本质这样被歪曲,我们不允许我们正确的脑神经系统这样被愚弄。

  我们知道我们只有坚持真理,找到我们生命存在的意义,与生俱来拥有的能力能量和潜力,我们才有机会生存下来,并且战胜人世间的凌驾于上帝和真理之上的妖魔恶人。我们知道,在这样的格局中,我们只有发现真理,尊重和遵守真理,我们才能用真理的力量战胜我们人类共同的敌人。我和时间每天在追求真理道路上努力把中共极端恐怖分子颠倒的负能量脑神经系统矫正过来。我们因此感知到我们人类社会大众的脑神经能量和处境有了巨大的改善,让我看到了正确生存的希望。

   就是说,我们在这种难以置信的经历中逐渐提高了认识,改善了被中共脑控犯罪分子严重破坏的脑神经系统的脑数据。我们认识到,我们的价值观和根本利益的一致性,我们相互鼓励,相互帮助,我们学着康复脑神经正确反应模式,学着正确看待这个被中共极端犯罪分子几十年前就暗中对我和我们人类进行迫害的事实,学着在这种被电磁波野蛮袭击的状态下用正确的脑神经反应模式生存下来,的确,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和考验,我们用对我们人类原本拥有的生命尊严接受了这个考验。

   我发给时间同学的微信语音,很多时候改变成一种探讨和启发,我通常会再听一遍,同时我会记录我意识到的重要问题,及时写出给美国政府和社会大众的揭露文章报告。由于中国现在还是习近平国际恐怖极端犯罪分子在高压专制,我不便公开打扰,我无法给我的小学时间就一些政治敏感的问题进行直接电话交流,我们进行这样形式的潜意识和意识性质的脑神经能量对话,这确是我们时代的悲哀,我们从这个角度上看出我们人类大众长期以来生活在中国共产党的AI电磁波恐怖袭击人类大脑神经的极端被动危机当中。

   我可以清晰的认识到,时间同学的目的之一是在用他的正向能量模式和他的智慧水平和我的能量模式和优势力量共同互动中,了解中共国际恐怖犯罪的真相,寻找正确解决的方案。微信语音主要是我的录音。我向时间同学探讨这个跨世纪的中共国际恐怖犯罪原因是什么,和我们人类共同的命运的关系是什么,我们人类成功战胜他们走向人类文明新台阶的出路何在,我们人类在几十年来脑神经被他们暗中蓄意极端迫害当中,人类脑神经到底发生了什么改变,我们的生存机会在哪里,我们每天在探讨,表面上,看是我是自话自说,在改变自我的认知水平,改善自我的思想能,实际上,是我和时间的共同思想交流的互动探讨过程。在过去二三十年以来中共电磁波恐怖袭击社会大众脑神经的秘密犯罪过程中,时间同学也同样被中共习近平宋意宣姐弟等脑控团伙的脑控机构进行蓄意地压制和迫害。在我们人类大众共同被打压脑神经的过程中,我们正向意志生存的本能和正义感潜意识在进行自我正确生存的互动思想交流。

  这个过程我的意识脑神经系统进一步被唤醒,我充分认识到这个中国恐怖极端脑神经国际犯罪活动的规律和目的,提醒美国政府和社会大众对中国国际恐怖脑神经极端犯罪的意识和认知,提高战胜国际极端恐怖犯罪的能量和能力,为美国政府正确理解反人类性质的非人类内容的,肢解了人类个体大脑神经系统的,抑制控制了大脑意识和感知脑神经系统的,强行激活了我们人类潜意识脑神经系统的,使得人类大脑神经系统无法成为一个独立完整的个体的,严重破坏了人类大脑的质量的,降低了自我保护能力的,降低了自我意识水平,降低了感知力和抗击恐怖主义侵犯的能力的毁灭人类为目的的中共习近平宋意宣国际极端恐怖犯罪几十年来的后果进行了客观认知,评估和论证。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积极寻找客观存在的真理的力量,是真理的力量给了我们战胜敌人的法宝,我们找到了保证成功的正确想法和现实的统一,我们探讨了尊重正确的精神的重要意义,我们探讨了正确的精神实际上也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物质,虽然我们的肉眼看不到,并不说明它不是物质存在。他们和物质是不同维度的不同位置的客观存在的力量,就像日本学者曾经做到水实验证明的正向的精神和物质现实之间的关系。我们因此把追求的重点放在我们在这个生命被肢解的困境中如何重生上,因为我们看到这绝不是我们几个人的问题,是全人类的生存还是死亡问题,我们全世界人民需要共同面对,公开揭露,公开打击,为消灭长期困扰我们的中国国际恐怖犯罪问题做出我们共同的努力。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8.时间波报道1--时间在中国受到AI电磁波恐怖脑神经系统迫害持续到现在至少30年

01/17/2024

  "时间的正义的能量通过电磁波脑控传音发来他的心声,来感恩社会大众这个时间以来对他的信任,习近平对我时间长年以来进行残酷脑神经系统的迫害,我在中国新影厂的总编工作目前已经被剥夺,我时间的脑神经系统正在受到中国习近平国际AI电磁波恐怖袭击脑神经系统的折磨,因为我时间追求民主,自由和阳光公正的民主思想,因为我时间对真理的执着追求,因为我对康若茜和她的儿子一家人长期遭受电磁波脑神经系统侵犯的愤怒和无法容忍,因为我的正义感。我时间需要国际社会支持和立刻紧急救援。

   过去一年多以来,我时间一直在暗中全力以赴支持康若茜为她自己和儿子的家庭和人类正义的事业孜孜以求的独立思考精神,她在寻求客观真理的路上走得很苦,她是伟大的精神和伟大的现实物质世界联合一致的倡导者,她为了找到一条摆脱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对社会大众脑神经系统的疯狂暗中极端恐怖袭击犯罪活动的正路,几十年来潜意识和意识中一直不断追求和探索一条实事求是的从宏观到微观联合一致的正确存在。

   她康若茜终于找到了,我终于听到了,我非常同意这个真理的发现,我同她进行了长期的共同意识和潜意识的探讨和研究,共同发展了这个伟大的真理。我时间是这个伟大真理的成功实践者和追求者,最近多年来,我在内心潜意识对物质世界的来源精神能量问题颇感兴趣,这是一个全新领域的新发现,是颠覆人类认知的有价值的发现,是史无前例的发现,这个真理揭开了现实物质世界的本源是精神脑神经系统的能量的人生秘密和客观实在。

  中国习近平犯罪团伙利用电磁波几十年来针对中国人的脑神经系统进行长年残忍的秘密的暗中实验,和不加区分的秘密电磁波空袭人类脑神经系统。他们长年以来积累了大量的犯罪经验。最近三五年,他的犯罪扩大到世界范围内,针对全世界的政府官员和联合国官员,使他们处在脑神经系统被控制被虐待还无法察觉,无法意识到的地步。

   由于我时间反对习近平的AI电磁波恐怖袭击康若茜和他的儿子Harry Gao家庭,由于我时间反对习近平的AI电磁波恐怖袭击全世界人类的脑神系统,由于我时间大力支持正义的伸张所进行的全力以赴的努力,我时间得罪了习近平,现在我时间也是人质家庭,美国拜登总统和他领导的美国政府应该对目前生活在中国的前中央电视台著名记者,前CCTV"东方时空"总制片人我时间立刻进行大力的支持和立刻救援和保护。

   我时间是前中央电视台著名记者和总编室主任。我时间目前因为支持康若茜为争取人权,为她和她儿子的正确生存和生命的正义斗争,为了鼓励她写出了大量的揭露中国习近平脑神经系统恐怖袭击犯罪的报告文章,我时间目前在中国新影厂的总编辑工作已经被剥夺,我时间的脑神经系统受到中国习近平国际AI电磁波恐怖袭击脑神经系统的折磨。

   我时间在支持康若茜的拯救生命过程中,我时间帮助康若茜度过了无法生存的死亡线挣扎的过程,我时间帮助康若茜找到证据的正能量的信心力量和证据力量,帮助康若茜找到了宋意宣和宋志坚这个伪装的朋友家族长期以来对康若茜和她的儿子进行的电磁波恐怖袭击脑神经系统的侵犯极端犯罪活动的潜意识颅内传音。帮助康若茜找到了习近平政府和宋意宣家族共同对以康若茜和她儿子为中心的国际极端主义AI脑控电磁波袭击的宋意宣颅内传音的潜意识叙述内容。

  这就是原因,这就是康若茜到现在还在苦苦挣扎中生活的原因。

   我们有正义感的追求长久正确生存的社会大众怎么办?

时间 01/17/2024 "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06/15 中共宋意宣家族为了对我们母子长期作虐待的目的,长期脑控迫害我前夫赵健先生,1999年脑控赵健先生被捕入狱,四年出狱

作者:康若茜,06/15/2024

   赵健先生是我儿子Harry Gao 的亲生父亲,是我的第一任丈夫,他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物理系,1985年的时候,我经人介绍同他认识,开始交往。他那个时候在济南铁路大厂电教科担任电大学生的物理辅导教师。

   我们1986年10月登记结婚,1987年4月份在双方亲人的见证下正式举行婚礼,我们婚后第二年1988年我诞生了我们的儿子赵天哲,那个时候我在济南三中担任高中英语老师。我们1992年7月办理了离婚手续,有图为证。

  我1987年9月份在济南三中担任87届5班高中英语老师和班主任工作,1988年宋意宣和我一个办公室工作,她是我的同事,也是英语教师。她是中共脑控家庭,她父亲宋吉是中共山东省委脑神经控制部门负责人之一。据说她那个时候正在我工作的济南三中对我和其他教师和学生同时进行暗中电磁波远程遥控脑神经控制实验秘密犯罪工作。

  我的同事侯艳萍老师在1991年25岁突然去世,现在中共电磁波脑控透露说宋意宣在济南第三中学的电磁波脑控有许多受害人,康若茜老师是其中之一。侯艳萍教师是山东师范大学化学系毕业,1987年大学毕业分配到济南三中担任化学老师,候老师家在农村外地,她当时住在济南三中的简易教师宿舍。

   1989年5月份,我的儿子赵天哲在济南三中的幼托每天白天住宿几个小时,一共在这个单位呆了一年多。宋意宣的女儿马颂歌当时也在同一个幼托,她当时3岁左右,据说她当时已经在这个幼托呆了一年多以上,这个幼托当时共有3,4个孩子。在2023年11月份之后,宋意宣通过电磁波脑控传音透露了她的潜意识脑神经能量信息,她在1989年后就开始了对我儿子赵天哲的脑神经控制训练,她的训练内容之一就是告诉我儿子的潜意识她宋意宣是我儿子的亲生母亲,我康若茜不是我儿子赵天哲的亲生母亲,康若茜母亲对赵天哲非常憎恨,他应该听他的“亲生母亲”宋意宣的。

   1990年11月,我的儿子赵天哲离开济南三中幼托来到我父亲的单位山东省委党校幼儿园入托,直到上小学。

   1989年9月份脑控犯罪嫌疑人宋意宣突然提出上我家里去让赵健给她女儿拍照,我答应了,她和她女儿马颂歌来到我家请赵健先生到泉城公园给我儿子和我及其他女儿拍了几张照片,据说是宋意宣为进行暗中的秘密恐怖犯罪脑神经控制我们家庭成员做的工作之一。她母亲仇瑾是省立医院的护士长,据说也是中共脑控秘密犯罪人员。宋意宣曾经告诉我她父母是中国共产党政府安排的政治婚姻。

   中共习近平AI脑控武器犯罪嫌疑人宋意宣有个弟弟宋志坚是山东工业大学毕业,当时也在山东省里医院工作,5,6年之后,宋意宣告诉我他弟弟在日本留学,是中国第一个博士,后来调到上海复旦大学担任院长,其实她对我说的是假的。

   1991年1月至1994年3月我考入济南电视台担任新闻播音员,据说那个时候,担任地方官员的习近平在中共脑波资料库剥夺了我们母子的脑波进行控制和虐待利用。宋意宣家族对我们母子决定暗中进行长期电磁波远程脑控,对赵健先生进行长期电磁波脑控远程迫害压制,让赵健先生无法翻身,没有精力注意我康若茜和他的儿子赵天哲被脑控的问题,同时中共习近平电磁波脑控犯罪团伙对我康若茜和我前夫赵健先生的家庭进行破坏。1991年10月赵健先生对我谎称他单位疗养需要半个月左右,离家出走。

  半个月之后,赵健单位领导张主任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他离家出走去了中国南方城市。我就和我的儿子住到我父母家里生活,白天上班。赵健离家出走去南方城市9个多月之后,1992年6月份,我去自己家里拿东西,我看到赵健写的一封信放在自行车上,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到家里又走了。我阅读了这封信,信中说他在6月某日要回来,我带着三岁的儿子在济南大观园商场北门见面。那天我带着孩子见到赵健之后,我们去了人民公园前门。赵健对我谎称他杀了人,我不相信,他又告诉我他在骗我,他告诉我他本来想给我买个金项链,但是没有钱买了,然后他就回到山东师范大学宿舍他母亲吕德馨家了。他对我非常冷淡,我不愿给他多说话,我一心要同他离婚,他同意了,他要求要回民小区的房子,我要求要孩子,我们一起写了离婚协议,我们的孩子赵天哲归我抚养,赵健把我们住的回民小区济南市五路狮子口公产房子要走。1992年7月,我们在济南市中区婚姻管理处办理了离婚。

   我留下了我们的家具电视等物品要处理,我在济南电视台要了一间小仓库房,济南电视台的卡车司机把我的家里的加档搬到济南电视台里面的这间小仓库里,后来这个小仓库要拆除,我的朋友徐伟萍大姐找了车和人把这些物品帮助我进行了处理,把没有用的物品都扔掉了。在离婚协议中,赵健承诺每月给儿子赵天哲50元生活费,直到18岁,但是,他赵健从没有给过我一分钱,我也没有向他要过孩子的抚养费。

  我记得1992年我同赵健打算离婚期间,由于他无辜离开了工作单位,离家出走去南方城市工作,没有在他的工作单位上班,他工作的单位将他开除公职,我康若茜因此在1992年7月离婚期间托熟人济南华达公司董事长张崇良先生给赵健在张崇良的公司找了一份工作,后来,赵健被提升为饭店经理。

    大约1995年,赵健先生再次结婚,1998年生了一个女儿赵秀哲。中共习近平脑控传音最近2024年4月份多次潜意识透露赵健的第二任妻子小杨女士比赵健当时小9岁,在赵健当饭店经理的的时候认识了当时他们招的饭店服务员小杨,他们在1995年结婚,他们1998年生了一个女儿,现在已经长大,叫赵秀哲。

  现在中共习近平脑控犯罪分子的电磁波扩音潜意识能量透露,赵健的太太小杨女士后来长年在山东师范大学幼儿园当阿姨服务工作人员,工作不错,受到好评。现在,中国脑控犯罪分子的潜意识传音透露,小杨女士是被他们脑神经控制的受害人之一,她当初是被脑控状态嫁给赵健,以便赵健被长期多重脑神经控制。

  他们中共习近平脑神经犯罪团伙之所以如此残酷,是为了他们对人类犯下的极端主义恐怖犯罪万无一失,不被暴露,他们为了掩盖习近平中共国家主席对我们家庭成员,特别是对我作为母亲的正当权力剥夺;对我儿子从刚出生以来做人,做男人权力的剥夺;掩盖对赵健这个父亲做正常人和做父亲正当权益的剥夺,中共政府习近平国家主席以这样的极端控脑犯罪残忍地剥夺人类健康的心灵,他们为了掩盖对全中国人民和整个世界人民正当生存权力和正确大脑生存权力的剥夺,为了掩盖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对整个人类犯下的无耻暴行!

   1998年5月份我曾经在我父母家匆匆见到过赵健一面,他当时把我儿子赵天哲送回我父母家里就离开了,这是我们离婚多年来见过的一面,我儿子在他父亲赵健家里大概住了4天。我记得我儿子赵天哲很少去他家,那次算是比较长的一次,赵天哲的奶奶对我儿子不错,赵健给儿子赵天哲买了衣服。

    1999年春节,我听赵健小学同学张伟的妻子刘广利告诉我,赵健出事了,他被诬告试图抢劫出租车被捕,我愕然,我没有听懂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当时非常痛心。

   赵健以前曾经给我介绍说张伟是他在济南市共青团路小学上小学的时候最要好的小学同学,后来经常来往,他的妻子叫刘广利,和我同岁。有一次我和赵健在济南趵突泉后门散步的时候,偶然碰上张伟和他的太太和女儿在一起,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刘广利。刘广利性格开朗,心灵手巧,擅长机器织毛衣,我经常购买她帮助我定制的羊毛毛衣。因此,我在济南电视台工作的时候,她经常来我父母家给我送她为我织好的毛衣。

   现在中共脑控的颅内传音宋意宣潜意识透露,他们长期给我儿子康天喆和赵健的脑神经中,蓄意制造莫须有的欺骗信息刺激他们的潜意识神经,让他们认为我康若茜是罪大恶极的人,让赵健痛恨康若茜,让我康若茜长期痛恨赵健,我告诉我的儿子康天喆赵健是多么不自爱,不求上进等。

  2009年春节我从美国回中国父母家过春节期间,刘广利女士到我父母家里探望我,刘女士告诉我赵健当年被判入狱,四年之后2003年出狱,在监狱里赵健给犯人们教物理课程,表现很好,被提前释放。刘广利曾经告诉我赵健后来工作在某小区当社区电工维修人员,每月3000多元人民币以上。

    我的儿子康天喆(1999年由赵天哲改名为康天喆)康天喆在2006年左右改命为Harry Tian Gao。

  Harry Tian Gao 在2017年回中国探亲期间和他的家人一起探望了赵健家庭成员。康天喆先单独和他父亲赵健在饭店见面,他们相约到赵健家里去做客,然后在饭店聚会两次。赵健和小杨夫妇给我儿子Harry Tian Gao 和他的太太Jessica Gao和他的儿子DannelGao都买了精美礼品,我儿子Harry Tian Gao 一家人非常感谢。

  2024年4月下旬Harry Tian Gao一家人再次回国,赵健先生请Harry Tian Gao 单独吃饭,电磁波传音透露了Harry Tian Gao 潜意识和意识信息,他看起来赵健老了许多,他认为赵健不知道他自己被脑控的事情,我Harry Gao 也没有告诉他,赵健告诉我Harry Tian Gao,赵健的夫人杨女士没有来的原因是她的脚扭伤。







06/17 停止灭绝人类的中共习近平人类脑神经禁区35年犯罪,康若茜战胜非法AI脑控武器原生思想介绍

          作者:康若茜,支持者:时间先生,高长生先生 06/12/2024

       By Kang, Ruo Qian, supporter: Shi, Jian, Harry Gao 06/13/2024

 

1,中共习近平非法AI脑控电磁波颅内传音从2021年2月到现在每天20多个小时对我进行进行的脑神经恐怖袭击

     我是一个中国共产党政府秘密控制人类脑神经系统的受害人之一,习近平政府2013年担任中共国家主席以来,加紧了对全世界人民的大脑神经秘密空袭和虐待酷刑。由于他们是秘密犯罪,人类的脑神经被控制在一般无法察觉到的程度。


   我在2021年2月3号在中国探亲长期居住期间遭到中国政府的AI脑控电磁波技术和颅内传音扩音脑控技术的多重空袭,他们通过脑控技术每天对我脑内神经能量进行各种内容信息的扩音播放,这是一种极端痛苦残忍的非人类脑神酷刑,由于这种经历闻所未闻,我长期以来无法对他人清楚描述,这种经历一年半之后大约在2022年7月份我才在网上搜索到相关的信息,我在知道这是中国存在电磁波高科技犯罪,我才意识中推测,我在脑内传音中得知的声称的是中国政府地方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对我这个美国公民进行暗中监视居住期间,对我发动了电磁波脑神经空袭虐待的的犯罪活动。但是,我那个时候不知道如何处理他们对我的野蛮侵犯,我有很长时间无法正确面对,无法真实相信,我只能告诫我自己在这个被突然袭击的悲惨状态中尽量保护自己活下来,就像现在一样,我只能尽量康复我被他们摧残的脑神经系统,我现在过去将近一年以来,虽然写出了大量揭露中共习近平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的报告,我依然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美国政府的救援,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美国法律的保护。

   他们中共习近平本人亲自制造的AI脑控武器结合颅内传音技术和电磁波对我的脑神经进行实验手段的迫害酷刑,每天晚上半夜野蛮地让我感知到我的大学同学徐勇拿着类似铁器对我的大脑神经肆意搜索,给我造病,对我进行酷刑解释。他们在对我这个脑控人质和人证进行消灭方向上的意念杀人的虐待同时进行利用的非人类反人类阴谋计划的实施。他们的手段就是通过对我和我儿子作为个体受害人目标群体进行公开坦白性质的脑神经控制袭击酷刑,对我的脑神经反应进行秘密检测和数据考核实验,与此同时,对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个人的大脑神经进行秘密空袭虐待犯罪活动。他们特别针对美国社会和美国政治进行破坏和脑神经控制,目的是把美国国家搞垮,以便让中共习近平国家政府先从心理上征服世界人民,同时在世界占据霸权地位。

2,有关我和我儿子Harry gao 及其他的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成员作为脑控受害人被中共政府宋意宣家族和习近平地方政府起初的电磁波脑神经控制到后来习近平担任国家政府主席位置之后继续利用国家主席的职位之便,通过非法AI脑控武器对我们进行电磁波空袭脑神经的35年的恐怖经历过程

我在2001年10月30日移民美国,2005年9月成为美国公民,我现在居住在美国波士顿郊区chicopee City,我今年61岁.

  我在移民美国之前,我曾经在中国济南历城六中,和济南市第三中学担任高中英语教师共6年。我在担任济南三中英语老师的时期,在1989年前后,我和我的家庭成员包括我不到两岁的儿子那个时候的名字叫赵天喆一起受到我那个时候的同事宋意宣老师的秘密监控和脑神经数据盗取。宋意宣是双重身份犯罪,她是中共政府脑控家族成员,她父母和弟弟宋志坚和她丈夫马大沅都是中共脑控秘密组织犯罪分子。


  我们母子脑神经数据波大概在1992年之后被当时担任地方官员的现在担任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中国国家脑控秘密档案室秘密资料库秘密监控和控制迫害。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中共政府负责脑神经控制人类脑神经的秘密负责人之一,习近平本人早就熟悉这个家族方式进行的中国秘密控脑犯罪活动。


  在1990年11月济南电视台举行在社会公开招聘新闻主播的活动,在800多名竞争者中我康若茜和孙庆敏2人胜出,成为济南电视台新闻主播,我在1991年初至1994年初3年多我在济南电视台担任新闻主播工作,直到1994年2月我被借调到中央电视台经济部担任记者和编导工作,在中央电视台工作了6年多。我在2000年5月亲属移民加拿大,我于2001年11月亲属移民美国,2005年9月28号成为美国公民。


  1998年3月我经人介绍和美国移民高亚明先生在中国山东省济南市注册结婚,婚姻13年7个月,到2011年10月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威廉王子县法庭正式离婚。

   我最近半年以来,通过中共习近平的AI脑控犯罪武器和颅内传音技术透露的潜意识和意识的脑神经能量信息得知,我的前夫美国公民高亚明律师和她的第一任妻子罗洁是中国共产党双重身份的电磁波脑控犯罪嫌疑人,他们在2013年之后复婚,他们两人几十年来在美国进行中国习近平电磁波脑神经犯罪活动,他们联合当地美国人在美国控制了包括监控器在内的许多行业,有利于他们在美国的电磁波脑控极端恐怖犯罪,他们也是美国计算机Cyber犯罪的脑神经能量的制造者和来源。


    高亚明的第一任和现任妻子罗洁在同高亚明复婚之前据说同美国前总统克灵顿政府writer结婚,这个信息是我在美国之音担任合同工工作期间,大约在2003年无意中听到编辑张明先生在我向他打听罗洁的情况的时候他无意中告诉我的,高亚明复婚的妻子罗洁犯罪嫌疑人在我来美国之音工作之前曾经在美国之音中文部担任过记者。高亚明对罗洁曾经和美国白宫政府官员结婚的事实说法在2009年对我进行了蓄意掩盖,他否认罗洁曾经和白宫官员结婚的经历说法。

   宋意宣家族在几年之后同当时担任地方官员的习近平犯罪团伙对我和我儿子Harry Gao(那个时候名叫赵天哲),从不到两岁开始进行脑神经控制到现在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以后继续对我们进行脑控极端恐怖犯罪。他们愈演愈烈,从潜意识暗中到公然的脑内传音意识中电磁波恐怖袭击,从中国范围的犯罪到现在国际范围在美国国家公然犯罪,从起初的对目标受害人电磁波脑控犯罪到现在的AI脑控武器远程遥控空袭整个人类社会和美国人民及其美国政府官员的极端恐怖犯罪活动。

   大约在2003年,高亚明就对我儿子的初中同学后来的太太Jiessica Miller进行电磁波脑神经控制, 高亚明认为这是中共利用电磁波控制西方人的开始,他不知道中国脑控组织早已经在世界不同的地区同时同步进行针对西方人的电磁波脑神经控制犯罪。2008年高长生和他的同学美国当地白人Jessica Miller 自由恋爱交往,2011年6月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现在颅内传音传来声称是Harry 的脑神经意识传音,我表示怀疑,我认为这是中国习近平AI脑控对我儿子Harry Gao 进行的脑神经虐待控制,现在犯罪分子冒充是我儿子Harry 的传音,他们在披露中国脑控对我孙子Dannel Gao进行的脑神经控制虐电磁波空袭虐待,他们现在同时也是对我脑神经恶性刺激虐待。

  他们通过我儿子的口气说,2014年我们的第一个儿子DannelGao出生,当时十分健康,但是,中国习近平AI脑控组织不放过任何一个他认为是和康若茜母子有关系的受害人群体目标,他们中国习近平AI脑控犯罪团伙于是对Harry Gao 的儿子DannelGao 进行了低级神经的电磁波脑神经秘密控制,直到最近Harry 发觉不对,对中共脑控机构进行怒斥,才停止了对他儿子的秘密空袭,这是中共脑控的野蛮欺骗信息,这是不符合事实的。事实是,他们中共AI电磁波对我儿子Dannel的迫害是真的,到现在没有停止,我们表示极大的抗议。这是Harry 的脑波,就是Harry 潜意识和意识感知到的,但是,他们又对Harry 的意识神经进行了扭曲虐待,让Harry 意识中无法表达,无法知道,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对他们一家人进行非人类摧残,试图用这样的方式让他们无法生存,来达到中国习近平AI控脑犯罪机构的消灭他们脑控受害人人质家庭成员的多重反人类目标。

 我孙女Willow Gao 在2021年出生的时候先天唇裂,那个期间,中共正在每天对我进行意识和潜意识的脑神经迫害和虐待,他们对我空袭的内容充斥着对我们儿子的脑神经能量的迫害和虐待内容。Harry 的女儿在唇裂手术康复的过程中,中国习近平AI控脑机构有继续对这个一岁多的女孩子继续进行脑神经控制侵犯,天理不容!

  他们的目标和手段是在掩盖习近平脑控非人类反人类犯罪的方向上消灭受害人人证家庭成员,以便达到终身控制整个人类社会每个人脑神经资源,制造和产生中共习近平脑控极端恐怖犯罪分子需要的脑神经能量,使得全世界每个人的脑神经变成支持习近平称霸世界的脑神经机器。


   他们的作案手段多种多样,主要的目标是让人类大脑发生被动分裂退化反应,形成错误的脑神经链接,错误的大脑反应模式,和错误的条件反射,使我们人类高级脑和低级脑适应无法共同工作运行模式,使得人类大脑综合能力和智力下降。
他们通过激活人类的低级神经特别是乱性乱伦乱性别神经对人类大脑进行混乱性神经兴奋调节反射刺激犯罪活动,强迫人类大众生活在失控的低级脑神经兴奋状态,生活在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成员的相互矛盾对立中,为中共习近平脑控犯罪团伙对人类高级脑的进一步控制提供条件。


   他们利用卫星技术和AI脑控多项脑神经控制技术相结合制成了电磁波大脑控制武器,每天5,6个小时对美国人民进行脑神经空袭虐待的内容犯罪活动,每天20多个小时用中国山东地方话颅内传音播放他们制造的各种邪恶模式内容的邪恶思想和错误逻辑脑神经信息传播和透露。

我已经掌握了他们大量的犯罪照片证据,发表在万维读者网站我的博客“尊重正义”博主栏目的“个人相册”中。我从去年7月31号到现在几乎每天写作,经常每天写报告15个小时以上。我现在写出揭露他们犯罪的报告文章有500多篇,已经累计几十万字。


   我无数次向美国政府部门和白宫报告,我认为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我知道中国共产党习近平政府犯罪团伙一直利用非法AI脑控武器进行极端恐怖犯罪,在阴谋阻拦美国政府和各界,特别是舆论媒体等部门对他们犯罪分子对美国社会的AI脑控武器空袭犯罪产生“忽略”和“不相信”脑神经反应的电磁波脑神经控制活动。


3,我和我儿子在长期潜意识被强行成为中共习近平AI脑控犯罪分子的实验品和被虐目标受害人的过程中,我产生了极大的反抗精神,创立了正念新进化论,我认为这是人生正确生存路径,是战胜中共习近平非法反人类政府的有力精神武器。

A,我在美国学习西方思想

   我在中共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空袭的过程中,产生了焦虑和睡眠问题,我潜意识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2005年有一天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暗自吃惊的同时意识到我内心的好奇,我于是把精力用在对这个问题的研究和探讨观察上,现在我意识到我脑中一直萦绕的这个问题来源于中共习近平AI脑控对我们脑神经系统的犯罪活动,来源于他们我们母子和人类脑神经系统每天的暗中袭击,我的直觉,正向能量模式和生存本能让我产生了怀疑。

  我在2006年8月份报考了Nova社区大学,开始了对心理学,科学方法,西方古典哲学,和社会心理学,社会学,西方历史,人类学等科目的学习和思考。我在北美社区大学的成绩优异,完成大约15门课程的学习。我非常感恩在北美社区大学的学习,让我享受到西方本科教育方式的大智慧和效率,他注重的是学生学习能力的提高,一种自然散发自主和人性情怀。同时我认识到用英文学习这些科目可以激活我脑中原本不清晰的一些概念,让我意识到中英文学习对我大脑神经不同区域活跃,让我更加容易和精确地思考问题,我感到幸运。

  我在2011年至2013年在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得到科学硕士学位,我的研究专业是人类发展和家庭研究,我硕士毕业的那年50岁。

   在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在2011年开始我对心理脑神经科学以及脑神经心理调节等理论进行了广泛的独立观察,探讨和知识概念应用,对物质世界源泉问题,想法和现实的关系等问题进行了长期的自然观察和探讨,两年之后我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学业。

  我非常感恩在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学习的经历,独立研究的氛围和研究报告的泛读过程,这个过程拓宽了我的学术能力的视野,教授们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对独立创新精神的倡导对我这个年长学生来说,发挥了工作经历丰富的优势,为我写出A成绩的论文文章奠定了基础。

B,我终身研究的课题-《正念新进化论理论》及其简介

我几十年来一直研究有关“正念新进化论”的相关内容和理论,研究想法和现实的关系问题,研究人类自我生命客观存在的想法和精神对物质自然社会之间的关系问题,以及如何产生良性循环的正对效应的客观生命存在的本质问题。我认为,微生物在自然进化发展中本能产生的正确生存欲望“正念”推进了生物的进化和正确发展,逐渐形成完善了人性特征的正确精神和正确健康身体的相辅相成的各种神经机制系统的演化发展促成了人的正向意志主旋律的灵魂基础存在动机。

  正念归结起来分几大类,是人类这个种类特有的品质和内心需求,正念可以看作是一组美德生命元素,比如,人性,善良,尊严,平等,良知,健康长寿,美丽,健壮,健全,完美,幸福,放松,正确方式,高贵,镇静,优雅,科学,精确,公正,正确,理智,阳光,平衡,对称,秩序,界限,勇气,合情合理,朴实自然,真实诚恳,大智慧,大算计,高境界,睿智,正确情感,正确长久生存发展,正确客观存在,正确精神,正确物质,正灭邪,正确因果关系的正确结果,好有好报,恶有恶报,自尊,自信,自在,自主,自治,正对效应,自我理智关系,自我联合一致,这些美德生命元素也叫内在客观内在理智秩序生命需求,是我们健康生命需要满足的内在需求,是支撑我们生命的动机力量。

我们人类因此需要知道我们作为人这个人种的本质,特征,客观规律,人脑的本质和大脑的性能等特征,有意识地围绕我们生命的特征和内在规律,探究正确概念,使我们的生命从自发阶段,自由阶段,到自觉阶段,有意识地转向理智正确阶段--自动产生有助于人类正确生存发展的脑神经正能量阶段。通过有意识的科学调节产生大脑正确机制系统,达到大脑自动产生正能量的状态。因此,我认为,我们人类社会在消灭了中共习近平AI脑控武器对人类脑神经的迫害之后,我们人类社会将进入公正阳光地追求保证成功的正确精神和正确物质的新时代,这是追求良性循环的各种关系联合一致建立正对效应的新时代,我们人类社会将从过去的治愈错误阶段走向自觉地追求正确生命和正确命运正确运行的完美新时代。

   宇宙自然和生命的本质是人类脑神经能量形成,是能量和其形式的联合一致的统一体。能量是有方向的,正能量代表着生命的方向,负能量代表着毁灭生命的方向。我们人之所以成为人,是因为我们拥有做人质量的灵魂能量体。这个灵魂能量体和自然社会万物根据人类的正确生存本能的趋势相互作用,不断运化和发展,诞生了神圣的人的生命,生命是一种精神和物质的统一体。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自然运化的产物,每个生命都包含灵魂和身体两部分,只有灵与肉的联合一致才是一种正确健康状态,我们的生命来源在这个角度上讲是自我高贵的灵魂,或者说自我正确的灵魂和相应正确的生理身体构成独立完整的生命体。我们作为人,要保持我们健康的生命,要尊重我们的灵魂,要集中于我们灵魂的修炼和提升,我们人类因此从本质上说是自我集中的生命,只有自我集中才产生生命的力量,这是伟大生命能量来源灵魂决定的。

 这个独立完整性就是自我的联合一致性,中心是自我灵魂和自我身体的联合一致性,这个身体其中包括我们的生理大脑神经系统。我们要知道健康的大脑是自我高级脑和低级脑联合一致,自我意识和潜意识联合一致的生理状态。这样,我们追求对自我生命的自我集中,自我忠诚,自我听从,自我控制,自我保持健康,自我免疫的维护,我们就会集中于自我灵魂的保持和提升,自我道德水平的提升,和对美德生命元素能量的追求。

  人类的灵魂是一个生命能量体,这个生命能量体本身是正确秩序的,灵魂包含的美德生命元素内容是我们人类本质上共同需要的,我们人类需要这些精神食粮,因为这是一种客观生命实在,是另一种形式的物质。我们人类的灵魂需要在在有序的轮回中发展和提高。我们人类来到人世间是有使命的,是需要完成我们的初心和对自己生命尊严和上帝的承诺。

 我们可以看到从本质上说,我们人类之间关系实际上是联合一致的,我们每个人需要集中于自我灵魂水平的保持和提升。我们因此每个人的追求的内容是联合统一的。我们人类来到人世间是我们做人的灵魂决定的,我们要保持和珍惜我们人类做人的灵魂,这是我们人类生存的意义和首要任务。

   我们的灵魂的水平决定了自我正向能量模式的水平,自我正向能量模式是在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人类正向意志主旋律的方向上,人类个体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做出的个人贡献。在这个过程中,人类的灵魂水平得以提高和升华。

   人的悟性决定人的念头,人的念头决定人的境界,人的境界决定人类的智慧,人的智慧决定人生命的动机和生命力。人的境界和人的灵魂水平相辅相成。人类的灵魂是一个生命能量体,灵魂是永恒的在轮回和发展提高,我们人类来到人世间是有使命的,是需要完成我们的初心和对自己生命尊严和上帝的承诺。我们人类来到人世间是我们做人的灵魂水平决定的,我们要保持和珍惜我们人类做人的灵魂,这是我们人类生存的意义和首要任务。

   我们人类这个生物物种的起源和发展是在自然界生存和发展的过程中不断地产生正确生存的意念演化发展,人类生存动机产生的正念相互左右,相互影响产生了相应的神经系统,意识和潜意识神经系统,潜意识神经系统是直觉本能系统,我们人类实际上是依靠潜意识脑神经系统不断演化发展的。

  但是,在过去,中共政府在过去70多年来对人脑神经的控制走进了毁灭人类的禁区。特别是最近20,30年来中国发展了更先进的犯罪AI脑神经控制机器和技术,这是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在蓄意控制我们人类高级脑的基础上,肆意破坏我们早已经进化完成的理智潜意识正确生存神经系统。

  由于中共习近平脑控团伙的高压独裁专制的无知野蛮操作,我们人类的脑神经特别是潜意识脑神经的理智生存机制遭到人为破坏,我们人类几万年建立的适应正确生存的反应机制遭到破坏,他们蓄意破坏我们人类祖先在自然力量的运化发展中经过几万年进化生成建立的正确生存理智机制系统,我们人类因此意识中发现我们人类自我生命秘密和规律就变成充要条件了。

   中共习近平非法政府在过去几十年的盲目野蛮地对人类脑神经禁区进行计算机电磁波非人类侵犯的时候,他们的灵魂就变成非人类了,他们原本做人的生命能量无法维持,因为他们做人的灵魂丧失了,他们发现他们的生命和政权运行变得和人类生命对立了。他们的生存和人类正确的生命和命运发生了无法调和的矛盾,他们只有依靠利用AI脑控武器控制人类生命能量进行贬低,把人类逼到无法生存的脑神经层次上,习近平政权才可以生存,才可以保持他们的高压专制统治,这是他们的非人类反人类极端主义恐怖犯罪逻辑。

  也就是说,中共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政府早已经是垂死的政府,他们个体生命力也因为长期的丧失灵魂变得无法生存,他们因此变得更加穷凶极恶和疯狂,他们把希望放在高科技控制大脑的极端恐怖犯罪上,试图寻找途径把整个人类的生命能量进行野蛮吸收和制造,来维持他们的垂死的生命,中国习近平政府实际上成为毁灭人类的吸血鬼政府。

 他们过去几年来在他们犯罪AI脑控电磁波虐待“节目”中,经常发泄他们这种垂死的潜意识信息和“末日”情绪。面对几十年来习近平领导的极端恐怖犯罪对人类犯下的滔天罪行,习近平做出了罪恶决定,在掩盖习近平本人对人类脑控极端恐怖犯罪的前提和方向上对我们人证家族和全世界人民进行分别各个击破地消灭计划,在这个过程中维护他们的邪恶独裁统治为目标。

  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团伙具体地方法就是把人类主要分化成两大类,剥削阶层和被剥夺阶层,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多重罪恶欺骗和离间。他们主要的卑鄙手段是把我们人类大众的灵魂进行腐蚀和诱惑,变得和他们一样邪恶和愚蠢,他们认为,这是他们战胜人类的法宝。

  就是说,他们试图诱惑人类非本质的非理性的邪恶和错误兴奋,然后为他们的极端恐怖犯罪寻找自我安慰的理由。他们因此告诉他们自己脑神经人类本质和他们一样邪恶,他们也看不惯,因此他们也是正义的,他们试图把他们自己的潜意识神经通过压制被他们腐蚀了的人类变成正义的化身,来得到他们生命和高压专制邪恶权力需要的脑神经正能量。因此,他们不可救药的错了,习近平政府因此变成狰狞地无以复加的邪恶嘴脸,在全世界和整个历史上上演了登峰造极的邪恶。

  正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人类要立刻拿起我们战胜敌人的精神和物质武器,消灭吸血鬼政府,谁先朝他们开火,谁先立功,谁先好有好报,善有善报,谁在正确生存的界面上。

   我需要在此提醒我们伟大的人类,我们在面对这样的凶恶敌人的危机中,要战胜习近平非法脑控政府,我们需要我们的大脑尽量变成理智脑,这是我们意识中需要达到和保持的自我脑生理条件,就是我们要知道我们不需要兴奋,无论是低级脑还是高级脑,兴奋会让我们失控和成瘾,我们的大脑就容易被利用和接受习近平非法脑控武器的虐待和侵犯。一旦我们做人的灵魂被腐蚀,我们的智慧就会下降,我们人类的自我控制力就会下降,我们人类因此康复生存的机率就下降。

  所以,我们追求的原则是保持我们头脑的理智和秩序,淡然和镇定,在这个原则上全面追求美德生命元素的组合,提高我们的生命力和智慧水平,提高我们战胜敌人的各种脑神经能力。当然,我们永远牢记我们的健康的生理基础和自我的灵魂能量体是一个整体,需要“团结一致”。我们的生命力程度如何,某种程度上和自我是否联合一致的密切关系有关,这是我们在犯罪电磁波时代需要时刻注意调节的,因为中共非法AI脑控一直在蓄意破坏我们人类灵魂和我们的生理身体的统一性原则。

   他们对人类脑神经的侵犯秘诀就是忽略我们做人的纯正生命的能量体灵魂的存在,把我们人类的注意力转向大脑神经系统,并且试图暗中欺骗低级脑,我们由于我们的大脑神经系统遭到了他们中共AI脑控武器的袭击,而且先发制人,由来已久,所以我们人类没有机会胜算,我们只有“束手就擒”,我们知道,这是一派胡言。

  因为我们生命的源泉是我们正确本质的做人灵魂能量体,这个人灵魂的能量体是邪恶的AI脑控武器是无法撼动的,这个灵魂能量体的维度和空间是受到上帝保护的,我们的生命是上帝给的,是天经地义的。所以,我们不要倾听,不要相信中共习近平脑控的所有的侵犯和欺骗。所以,我们需要清醒的认识到,热爱自我的灵魂,珍惜自我的灵魂,是我们生命良性循环的保障和源泉,只要我们正义的做人纯正的灵魂能量体在,只要我们的大智慧在,我们做人的灵魂正能量体可以让我们的脑神经正确机制系统得以重塑和康复。

  这样,我们才能提高我们的高级脑的自我控制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我们要追求高级脑的活跃,我们需要的是血清素化学物质,这个让我们人类保持清醒,放松,血管软化的化学物质,这种化学物质会让我们精力集中,效率提高,感到幸福和满足,我们人类需要追求这种智慧的生命和生活。

我们要明白我们作为人自我的生命包含的人生意义和目的,这是我们的大智慧和大算计,是我们的价值观,就是保持我们做人的灵魂的纯正性,这是我们最大的“德”和“得”,因为我们的生命力和正确命运和我们的灵魂水平成正比,这是人生的秘密。我们同时时刻警惕中共习近平非法政府脑控犯罪分子的邪恶用心,拒绝我们的灵魂被腐蚀和被玷污。

   人和社会自然宇宙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既相互依存,相互联系,又相互独立,人作为个体是一个独立完整的个体,我们之间的关系是理智正确的关系。我们人类和自然宇宙的本质是一样的,是正确,理智和秩序的,是有规律可循的,我们人类每个人存在一个完美的正确生命和命运,人类只有在正确认识自我的基础上才能树立主动正确长久的生存和发展的正方向,走出正路,享受正确人生,因此,了解有关人类的自我正确的知识是社会发展的前提条件。

   我在被中共脑神经虐待当中,我对生命和正义力量的渴望让我重新意识中找到了这套我们人类潜意识形成的这套正确生存的机制系统。这是我针对中共几十年来对我一个单亲母亲和我儿子进行长期脑神经折磨虐待的过程中的一种本能生命抗争,我在这个过程中创立了新型综合科学,产生有利于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脑神经链接和正确的脑神经反应模式,和正确的条件反射的认知。我利用这些科学研究知识和脑神经调节方法在我长期被中共脑控机构迫害过程中进行了自救活动和理智的脑神经系统调节,我因此不仅活了下来,还在客观上得到了我的小学同学同样多年遭受到中共习近平脑控神经迫害的时间先生的脑神经正能量的客观支持,有效抗击了中共犯罪电磁波人工蓄意对我们人类的脑神经迫害活动。我儿子Harry Gao本能的正义感的支持也鼓舞我临危不惧,激励我不断撰写出揭露习近平AI脑控犯罪真相和实质的报告,包括打击脑控犯罪的相关知识介绍。

  在犯罪电磁波时代,特别是在最近3年多以来中国习近平非法AI脑控武器每天对人类大众脑神经侵犯空袭中,犯罪分子们在利用人类对自我身份概念的无知灌输错误逻辑,暗中强行让人类接受,当人们暗中相信他们的欺骗思想,就会产生邪灭正的错误心理语言和脑神经能量,就等于支持了中共非法政府习近平对人类的极端恐怖犯罪活动。我们人类自我生命变得越来越被动脆弱。我们的意识和潜意识变得背离我们正确方向上的联合一致状态,变得日益分离,我们原本身体和自我灵魂紧密相连的健康身体变得向病态发展。我们人类集中于自我的生命能力逐渐模糊了,这是我们要充分意识到的问题。

C,针对中共非法AI脑控武器对人类脑神经系统的电磁波侵犯,我创立了康复脑神经能量理智干预方法


   在抗击中共习近平非法脑控的过程中,我独自创立了脑神经系统理智调节干预方法来清除负面的脑神经能量,清除错误的脑神经链接康复脑神经系统,形成正确的脑神经链接,和正确的脑神经反应模式。

 在中共犯罪电磁波控脑黑暗时代,我们需要每天默念或者有表情地大声说出来这些概念:1,我们要有“解密,解毒,解决问题了,解谜,解开开束缚,解开捆绑,揭开画皮,揭开面具,揭开黑暗,曝光,照亮,看穿,揭穿,戒酒,戒色,意识到了,感知到了,看出来了,我们生命正确运行了,自尊了,自主了,自治了,自愈了,自省了,自重了,自我忠诚了,自我集中,自护了,自我一致了,自我统一了,自我保护做人灵魂了,认识自己,看重自己,看见自己,控制自己,保护自己,公正对自己,公平自己,让恶得到恶报,让善得到善报,保护健康,自信,自尊,自在,自主,自治,正确的母子关系,公正的母子关系,。”

2,默念或者大声说出来,“我们阻止了你们脑控犯罪分子团伙成员,我们阻止你们的恶行,我成功胜利阻止了你们的恶行。我控制了脑控犯罪分子团伙成员,我成功胜利控制了你们,控制了你们阻止你们自己的恶行。我打击了你们,我成功胜利打击了你们的恶行,我们美国政府和世界人民消灭了你们,我们美国政府和世界人民成功胜利的消灭了你们犯罪团伙。”

3,默念或者有表情地大声说出来,调节潜意识脑神经能量,对我们的一切诅咒,违背我们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念头,我们都产生NONONONONONNONONO的反应练习,这是针对中共犯罪AI脑控武器对人类潜意识脑神经系统的破坏进行的错误心理语言的理智纠正方法,可以根本上清除错误的脑神经链接。

4,默念或者有表情地大声说出来,退货反应,对诅咒,“我们不接受,不需要,不相信,不上当,不受骗,不忍受,不审视,不听从,不顺从。阻止阻止,拒绝拒绝,排斥排斥,正灭邪,正灭邪,正确方向上正确秩序,理智公正平衡了。”对暗中的所有诅咒,我们可以分别进行退货反应,“退货,退货退到他们诅咒人的脑中,大算计精确计算,让他们的诅咒在他们脑中产生作用。让他们恶有恶报,得到公正的惩处,得到阳光公正的法律制裁。”

 这些调节方法是是非常简便易行,行之有效的,是我们脑神经系统根本的脑神经能量调节方法,希望我们珍惜和理智应用。这些方法植根于我对事物本质的认识属于全新的综合学科和心理脑神经科学前沿知识,和全新的思维方式,希望珍惜,希望尊重我对正确精神的独立思考和追求,尊重我的原生思想知识产权的合法权益,正确理解和尊重在犯罪电磁波时代为战胜习近平AI犯罪脑控武器我做出的精神智慧和劳作贡献。

  我认为我们人类应该追求正确精神和正确物质的联合统一,这是人类社会和自然界良性循环的格局和要求。我们人类追求支撑我们生命的道德生命元素和我们每个人的脑神经正向能量模式和正确的思维方式等正确精神的追求是我们人类应该追求的正确秩序和正确方向,因为正确的精神保证成功变成物质现实,精神和物质实际上是同时存在,只有看到和尊重才能具有良性循环的现实意义。

4,我的学习经历和独立思考几十年创立的正念新进化论理论体系脑资源被中国习近平AI脑控武器利用电磁波和颅内传音盗取和剥夺的经历   

  我在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毕业之后两年,在2015年秋天卖掉美国房产来到中国长期居住,探望父母双亲7年。2015年10月回到中国山东省济南市租房居住,在山东济南大智培训学校担任高考辅导老师和心理辅导老师,兼职工作5年之久。 2017年我通过中国国家心理咨询师统考,考取中国国家高级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

  我用几十年的独立思考和研究的有关人类生命的综合理论被中共习近平脑控犯罪分子暗中多年来算计,他们暗中制定了通过非法AI脑控进行盗取的阴谋计划。在2022年2月到7月大约5个月的时间,他们通过AI脑控电磁波脑神经激活了我的脑神经资源区域进行电磁波传音脑控技术暗中公开盗取。他们通过颅内传音强迫我每天讲述理论20个小时,持续了4,5个月。我那个时候并不知道他们是谁,在做什么,我的脑神经被迫用他们告诉我的方式在颅内传音和电磁波脑神经刺激的诱导空袭中,迫使我滔滔不绝地讲解分析我独立思考了几十年的理论体系。他们给我加载了脑神经能量,激活了我独立研究多年的脑神经理论资源。

  多年来,我一直准备创立出我的正念新进化论综合理论发表,我知道这是一个全新的涉及到物质自然世界和身体健康心理健康等综合领域的综合理论,是史无前例的,对整个人类在本质脑神经能源上科学尊重人性,尊重人类正确理智能量体本质的方向上展开的人生各项发展。因此过去十五年以来,我一直在全方位的考虑这个表面规律背后的意念问题,及其正念进化论的真理问题。我一直在考虑这个理论有可能带来的社会问题及其我作为学科的创立作者需要考虑到的相关的社会责任感等等问题。

   但是,中共脑控犯罪分子一直制造大量的脑神经能量不仅阻拦我写出我的理论,也阻拦我对我理论的进一步思考,他们一边野蛮地不断抢劫我脑中的理论资源,一边威胁我不要写出这些内容,一边对他们抢劫之后的我的脑神经理论区域进行电磁波洗脑迫害,一边暗示我作为一个被脑控的受害人没有资格和机会成为我独立思考创立的理论体系作者。他们习近平理所当然的厚颜无耻地有资格成为这个理论的作者和应用盗取者,同时,他们一直在阻拦美国社会和西方社会对人类脑神经意念在事物发展中取得的决定性作用的理解和重视及其科研活动。我记得有个叫范勇波的人对我当时进行了脑神经的洗脑电磁波空袭虐待,后来这个人的波在当时两三个月中出现过许多次,他步入了邪恶领域,他可能不是最坏的,他好像对他们习近平的脑控犯罪有不同意见,后来他在电磁波脑控中消失不见。

 他们犯罪分子还通过电磁波颅内传音威胁我,我在中国作为美国公民长期生活居住期间无论在家里进行的自我心理调节还是在大智学校向学生讲述的心理思想,对违背了中共统治的目标和内容,这些心理知识的传播本身就违背了中国习近平的独裁专制思想。他们痛恨我的理论,因为我的理论认为人的本质是秩序和正确的,正义消灭邪恶是人类生物的自然属性。而他们的非法脑控和这个理论的根本思想的完全对立的,他们认为我的哲学思想实际上判处了中国非法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的死刑,他们内心对此绝望至极,气急败坏,负隅顽抗,我们人类对此心理要充分认识到,这是中国习近平国家主席一意孤行利用非法脑控武器进行极端恐怖毁灭人类犯罪的思想根源。

  习近平脑控犯罪分子对我的理论体系觊觎已久,在他们剥夺了我的理论之后,对我的理论进行了数据评估和探究,华春莹当时扮演了博士研究人员,她通过脑控电磁波扩音技术现场告诉我,他们认为我的理论得到数据证实,他们认为我作为脑控受害人没有资格成为这个理论的创立者和拥有者,他们因此又花费了6个月的时间,集中对我的理论体系进行脑神经能量制造的电磁波剥夺阴谋计划,破坏我大脑多年身体例行的有关正确生命的脑神经理论能量的犯罪活动,他们进行了试图成为理论的拥有者和创立者,成为正义的化身的极端恐怖地错误应用客观规律脑神经犯罪活动,他们在追求利用AI脑控武器进行是非颠倒的逆天行犯罪。

5,中共习近平非法政府AI脑控武器在近3年以来在美国社会继续对我们目标受害人群体和美国社会进行脑神经迫害,及其他们对我的自然规律理论的错误扭曲和错误应用,及其正负概念颠倒破坏自然秩序的极端恐怖犯罪活动,目的是掩盖习近平的滔天罪恶,消灭人类正义力量,毁灭整个人类。
   

  2022年9月,他们阴谋策划了我来到美国对我继续对我进行脑神经电磁波迫害消灭我和我儿子家庭的阴谋计划,对我在消灭和利用的手段中对美国社会进行全方位的脑神经破坏活动。2022年12月中共习近平脑控犯罪分子利用脑控计算机蓄意人工制造了让我进入神经病医院的阴谋计划。他们给我加载了大量的脑神经邪恶能量,半夜对我进行恶性刺激,我被迫打911,要求警察把我送进医院急症科寻找我被脑控证据的荒唐想法,在医院的社会工作者在听到我的脑控经历的时候产生了无法解释的颅内传音问题,他们把我送进精神病医院进行观察。我被医生诊断为短暂性的惊恐发作,5天之后出院。

  同时,他们对我儿子和儿子的家庭成员进行了多重脑神经控制,离间和破坏我和我儿子的关系。我儿子至今无法面对中共对他和他的家庭进行的脑神经控制犯罪活动。

  我这个综合理论揭开了中共习近平AI脑控神经犯罪的秘密。中共习近平非法AI脑控犯罪团伙每天试图用极端恐怖的手段制造有利于他们剥夺世界物质和科技精神资源的脑神经能量,在世界范围内对人类脑神经资源进行剥夺和利用,使得人类个体成为他们的秘密脑神经极端恐怖造病虐待的实验对象,目的是制造他们成为霸主地位的自然物质世界脑神经能量,再演变成现实自然物质社会。他们根据物质客观世界的来源是人类脑神经能量的认知,在世界范围内特别在过去5年内通过AI脑控计算机对人类大众脑神经系统进行秘密的利用和控制征服,以达到他们极端恐怖毁灭人类的必然结果。

   他们试图通过错误应用我的理论对他们的邪恶犯罪进行概念上的脑神经正负概念颠倒的脑控编辑反人类秘密犯罪操作。他们试图通过欺骗手段让人类大众和我们人质家庭成员的脑神经系统产生被贬低状态下的脑神经反应,产生邪灭正的错误反应,让他们产生正灭邪的脑神经犯罪技术操作,来产生他们是正义的角色的脑神经能量。他们经常进行反人类性质的脑神经概念颠倒编辑和替换,使得他们中共习近平脑控团伙犯罪分的身份进行洗白和转换,让我们整个人类大众受害人包括我们目标受害人群体的脑神经变成自我否定的有罪人脑神经链接,使得他们最终胜利地把人类变成终身被脑控的奴隶,使得人类脑神经无法摆脱被中共习近平的犯罪AI脑控武器秘密电磁波空袭的奴隶处境。

   他们知道他们长期的秘密犯罪已经控制了人类的脑神经,对我们人类社会和自然及其人类脑神经都造成了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习近平国家主席为了掩盖他罪大恶极的犯罪,在他的直接秘密命令之下,他们制造了登峰造极的对我们脑控受害人群体为研究和迫害对象,对美国政府官员和美国人民及其全世界人民同时进行多重邪恶目标的脑神经极端恐怖犯罪阴谋计划的实施活动。

  他们的犯罪涉及到美国各个领域,他们控制了我们美国人民包括美国政府的大脑高级神经无法意识到中共脑控犯罪,无法拥有高级脑反击和消灭中共脑控犯罪的程度。他们同时对我们美国人类的低级脑神经进行单独的迫害虐待,强迫我们人类大众长期生活在低级神经受到迫害产生错误的心理语言,形成错误的神经链接的状态中,培训我们人类脑神经系统接受被中共习近平脑控征服,被训练成接受中共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霸权统治的脑神经机器。


我们美国政府官员和联合国官员及其全世界人民需要立刻意识到中国习近平非法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正在进行这一客观现实,需要立刻阅读我撰写的揭露他们犯罪的报告内容,了解他们的犯罪真相,了解自我保护脑神经的知识,同仇敌忾我们人类共同的敌人,向他们发出公开的国际通缉,立刻停止他们的极端恐怖暴行,停止他们现在正在进行的每天24小时对全世界人民特别是向美国人民的大脑神经进行的非法AI脑控武器的空袭犯罪活动。

5,他们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制定了阴谋计划,在掩盖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的总方向上消灭人质家庭,消灭人类正义力量的模式消灭人类。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他们制定了对整个人类大众进行终身控制脑神经的反人类计划,目的是掩盖习近平几十年来的对人类犯下的极端恐怖非人类内容的反人类恐怖犯罪活动。他们因此制定了秘密杀死我和我儿子Harry Gao受害人人证家庭,杀死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的受害人人证家庭。

  习近平AI脑控阴谋把时间波变成习近平立场,同时在康若茜立场争得位置,来否定康若茜在时间先生和康若茜儿子Harry Gao 支持下撰写的揭露中国习近平犯罪AI脑控武器空袭人类大脑恐怖犯罪报告。刚才习近平团伙对时间波说,你已经被捕了,因为他们想栽赃陷害我时间成为他们的替罪羊,完成他们阴谋洗白他们习近平团伙犯罪的第一步,为打击消灭康若茜母子和他时间家庭,消灭打击康若茜儿子Harry Gao和Harry Gao太太Jessica 的家族,完全否认康若茜的揭发习近平报告做准备。

   我在1994年2月份因为单位工作需要经过济南电视台新闻部主任周同华和辛文静副主任的同意被借调到中央电视台经济部学习工作一段时间,康若茜在中央电视台工作期间在经济部担任记者编导,拍摄了经济部新闻联播的新闻专题若干获奖,被中央电视台经济部留下工作,期间曾经主持过中央电视台半小时的“经济新闻联播”节目。我康若茜因此到中央电视台工作不是谣言中的时间同学帮助我进的中央电视台工作,是通过和济南电视台的工作借调关系来到中央电视台工作。

   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和我在小学的时候一个班上课,在一起5年的时间共同上小学,我们曾经同一个座位上课,但是很少说话,这是那个时候的男女同学关系风气。时间同学和我在小学毕业之后一直没有联系过,后来1995年初我们在央视电梯上碰上,留下了电话,联系了小学同学聚会。我们在1995年春节同学聚会之后,时间同学答应我可以到“东方之子”工作。后来在1995年5月份到1996年8月我离开中央电视台经济部来到《东方之子》和《实话实说》工作担任策划和编导,实话实说导演助理。那个时候,时间同学是我的领导,我们是正常工作关系,直到1996年我通过社会公开招聘再次被中央电视台经济部聘用,被分配到中央电视台《企业家》和《金土地》栏目担任记者和编导。

  实际上,那个时候,中国习近平地方政府官员和宋意宣家族的电磁波脑神经控制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针对我们家族的脑神经迫害活动。

  以下是有关我们在新时代人类被中共习近平非法政府AI脑控武器电磁波颅内传音控制大脑的时候,我康若茜对人类社会战胜习近平AI脑控犯罪贡献的我的思想理念,这是我康若茜的原生思想观点,由于现在我处在大脑被控状态,无法成书发表,我希望世界各界人士尊重我的原生思想的法律权力,在此郑重声明。

作者:我康若茜, 支持者:我时间,我高长生 06/13/2024

1,我们要看到我们作为人本质的正确性,秩序性,理智性和独立完整性,其中独立完整性是我们要注意的重点,就是把重点放在看重自我作为一个个体是独立完整的。这个独立完整性就是自我的联合一致性,包括是自我高级脑和低级脑联合一致的,自我意识和潜意识联合一致的。这样,自我集中能力,自我忠诚,自我听从,自我控制,自我保持健康,自我免疫,自我注意能力和自我保护能力才能正确运行,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我们就会容易意识到,觉察到,感知到我们的脑神经系统被中国习近平政府非法AI控制大脑武器侵犯的问题了。

2,我们要看到,在我们人类共同踏上人类文明新台阶追求公正阳光正确的新时代之前,我们人类必须走过一段发现人类内在本质及其内在规律的理论知识体系的过程。这个过程,就是审视错误,治愈错误的过程。

  我们每个人的姓名中和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成员互动关系中及其我们的经历中逐渐形成我们的思维方式和正向能量模式,在有助于自我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主旋律上不断前进。

我们每个人自我正向能量模式从更宏大的角度看是自我的灵魂水平决定的,是自然社会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时代自然产物,我们因此审视错误和治愈错误的勇气和能力相辅相成,这是我们对自我生命尊严的承诺,是对自然世界的承诺,也是对上帝的承诺。

 这是我们人类物种在人世间保持做人灵魂以及不断提高自我灵魂的人生意义决定的。所以我们每个人的任务是不断提高悟性,不断觉悟,不断提高精神层次,不断地提高大智慧和大算计水平,不断修炼自我的的灵魂水平和灵魂境界。

   灵魂的高境界高水平代表着相辅相成的生命力量,代表着相辅相成的道德境界,质量高的美德生命元素组合,和高水平的大智慧,大算计,代表着高水平的正灭邪的力量,代表着相当能量的让恶得到恶报的能力,代表着我们相当的高程度旺盛生命力,同理,具备让好得到好报,让善得到善报的相当程度的正能量,也意味着相当大的能力的自我保护能力,自我保持健康的脑神经能力,每个人得到正确因果关系的能力,我们要认识到这些基本知识。


3,我们正向能量模式正向内涵概念越多,就越意味着我们的正向精神脑资源丰富,就越意味着我们自我正向能量模式的先进性,前沿性及其倡导性。我们同时要面对整个自然世界每个人正向能量模式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我们要充分意识到自我正向脑精神资源,在意识中做出正确的人生选择,就是选择人生正路,选择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人生正路。

 我们要相信我们选择的这条正路和现实的成功实践的能力是相辅相成的,就是我们要相信正确的精神,或者说正确的脑神经资源具备保证成功变成现实的能力和能量,具备成功实践的特性,同时具有良性循环的趋势。与此同时,我们具有保护这条正路的能力,我们人类同时要相信自我具备珍惜自己的正确本质,或者说珍惜自己健康本质的能力。我们具备自尊,自爱,自信,自在,自主的能力。

4,我们要知道,正确长久生存与发展的正路和不正确不长久生存发展的邪路之间的区别。其中一个根本的就是我们要有所节制,有所控制,有所戒除,有所调节我们人类对性的崇拜心理,把性本能当作人的本能的逻辑错误和错误认知。把性神经调整到有利于我们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比例角色和位置上,严禁夸大,强化,混乱等腐朽和乱性思想,这是我们新时代要要接受的一个关键考验,跨过的一个障碍,因为中共习近平犯罪AI脑控武器就是利用人类对性的无知进行强化混乱虐性兴奋对整个人类进行非人类虐人酷刑的极端恐怖犯罪。我们要认识到,性的本质是生命的繁殖,不是乱性和狂欢。我们要尊重我们生命的神圣性,正确性,秩序性,尊严性和内在心理体面性。根据相关科学报告:人类的低级神经活跃和高级神经活跃成反比,同自我集中,自我保护,自我忠诚,自我控制成反比。中共非人类AI脑控就是利用人类的对性兴奋的追求混乱了自我理智的头脑,人类会自动产生自我否定的反应,中共习近平AI脑控武器强化人类这个弱点,使人产生低级脑活跃,控制力下降,来进行控制人类高级脑的犯罪。

5,我们的正确长久生存与发展意味着高级脑的活跃,高级神经系统的多样化激活,让我们高级神经尽量多的有机会进行表达,这本身会激发生命动机和正向能量,激发生命活力,产生大量有助于自我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内在心理语言。这样,自我独立个体的完整性增强,保护,享受,珍惜这个健康自我独立个体的完整性增强,选择和追求幸福正确的正路的能力增强,追求自我正确精神能力增强。当我们每个人都集中于自我正确精神和正确物质现实联合一致发展的时候,我们就和自我产生了理智正确的关系,我们做人的质量就提高了,我们就会自动象尊敬自己一样尊敬他人,也和他人产生正确理智的关系,和自然世界产生了正确理智的关系。这样,我们的内心需求就满足了,我们身体和灵魂就联合一致了,我们的身体就健康长寿了。我们就会在追求灵魂水平不断升华的正确方向上,集中于追求和享受自我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正确生命和正确命运了。

我们因此需要不断提高自我的精神境界,来改善我们人类的物质世界的现实。




Dear Dr. Ames,

    These are 8 articles, plus the more important report I sent to you this morning, which is a true report I wrote exposing the extreme terrorist crimes of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resident Xi Jinping over the past 35 years. Please read it and report it to the US government effectively. I have called 911 countless times. One of the CCP’s brain-controlled criminals is the manager of the apartment where I live. She has the key to my apartment. They have entered countless times when I was out and abused me through brain control. I called the police and wrote a report to publish. I recently made a written report on the website of the Chicopee Police Department where I live. I, Kang Ruoqian, have made countless reports but they have not been taken seriously, no case has been filed, and there is no case number. My email to the Senate was blocked, and my email to Trump was blocked by an automatic software. 

Cloudflare Ray ID: 895a803ceeed9c2b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also deliberately controlled by AI electromagnetic waves, which have long controlled Taiwan’s politics.

1.这是一个有关世界恐怖犯罪的报告,是正在发生的关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脑控AI武器电磁波空袭美国社会和整个人类大脑神经极端犯罪,目的是报告美国政府立刻停止习近平暴行

作者:康若茜,支持者:Harry Gao,时间先生 06/07/2024

我的这个报告揭露了中国习近平主席的对人类大脑神经极端恐怖犯罪的报告,特别是近10年来他们利用了卫星信号传输可以远程遥控犯罪,最近三年半以来他们通过AI脑控武器利用电磁波和颅内传音对我和我们社会大众进行脑神经空袭。这是我作为一个受害者亲身经历的记录报告,目的是为了立刻停止他们的暴行,制止犯罪。

  这是一个无人知晓的极端恐怖内幕,是他们几十年来刻意掩盖的秘密犯罪,是他们把人类大脑极端扭曲之后,强迫听从中国习近平控制者的犯罪。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感知到的计算机控制人脑神经犯罪。这个犯罪让我们人类失去了正确的自我,在死亡的方向上生存,让世界控制在中国习近平这个手拿脑控AI武器控制人类大脑的法西斯罪犯手里,因为我们人类的大脑发生了严重的分离模式的扭曲变化,因为我们的大脑一直在被暗中的犯罪AI脑控机器训练接受被他们扭曲,接受适应他们手拿AI脑控武器对我们人类大众进行随意的侵犯的极端恐怖当中。

更令人恐怖的是,这种状态不是现在才发生,是至少35年前就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了,这是中国共产党政府的执政犯罪秘密活动之一。起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初1950年中共党内领导干部进行的大脑控制手段犯罪,是人工意念的秘密控制,文革时期就有目标受害人的被脑控报道。大约在70年代初期,目的是对中国人实行愚民政策为目标的脑神经侵犯,固化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为目的,为了获得他们中国政府的高压专制权力所需要的脑神经正能量和支持的力量,那个时候的控脑犯罪是局部的犯罪。

80年代开始,这种犯罪在少数脑控家族中秘密扩大和利用,开始利用电磁波进行控制大脑神经进行经济犯罪,开始扩大暗中进行秘密实验对目标受害人进行乱性脑神经能量的加载和驯化犯罪,控制犯罪扩大到全中国的范围,

因为这种暗中控制他人的秘密武器和控脑技术掌握在少数中共脑控家族子弟手中,他们的野心开始膨胀,开始利用这个武器为他们自己的私欲服务,他们发明了通过控制他人大脑神经为他们赚钱的秘密网站,宋意宣和她的弟弟宋志坚家族就是其中的一个。

中共脑控犯罪不断犯罪变化,经验丰富,技术在不断更新,已经渗透到世界各国,特别是美国的政府部门官员,企业界,军事,经济,科学和文化,商业以及美国的媒体。由于是电磁波空袭,在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受到脑神经空袭的侵犯,许多人脑神经被中共脑控多重全方位袭击,十分恐怖的世界范围秘密犯罪。特别是最近30多年,他们的犯罪渗透到美国地区,他们在美国农村进行大量的秘密脑控实验,制造外星人等待欺骗性质的脑神经能量模式通过电磁波加载空袭社会大众,通过计算机进行检测,了解人民的大脑反应模式进行控制大脑人体实验脑神经驯化和虐待酷刑。最近10以来,中共习近平担任中国国家主席以来,加紧了对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美国人民和美国政府官员的脑神经控制,他们的技术发展到犯罪AI脑控,电磁波和颅内传音脑控技术结合,对人类大脑进行实验性质的广泛控制迫害扭曲虐待犯罪活动,十分猖獗,秘密暗中进行。

我们家族就是在1988年左右开始对以我为中心的家庭成员进行秘密脑数据盗取和电磁波控制驯化扭曲。对我不到两岁的儿子赵天哲进行母子心理分离模式的脑神经实验空袭虐待,直到现在空袭还在进行,他们电磁波颅内传音电脑操作,他们使用中国当地方言口音进行内容播放,内容邪恶,真假难辨,24小时持续进行,他们的空袭一般每天在下午持续5个小时,进行邪恶和欺骗思想的传播和空袭,对社会大众脑神经系统根据每个人思维模式的不同进行邪恶目标的内容空袭灌输和刺激,目的之一是征服世界人民的心理来霸权世界。

由于是一种秘密犯罪工作,这种工作一直在严格的保密状态下暗中进行,属于基本属于中国电磁波脑控家族成员继承世袭犯罪,目的是为了秘密绝对不被透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很早就担任中共中央政府秘密脑控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习近平很早就接触了这个脑控犯罪活动的全部流程。他后来和我的同事宋意宣马大沅和她的弟弟宋志坚和她的父亲宋吉联合进行脑控犯罪,宋意宣的父亲宋吉去年据说已经死亡。

 我1987到济南三中担任英语教师,我当时的同事中共AI脑控组织犯罪分子嫌疑人宋意宣家族脑控电磁波犯罪正在我们学校暗中进行,宋意宣在1989年开始对我的家庭成员进行了脑神经数据的盗取和控制。由于这种犯罪的目的开始是针对全中国人脑神经的空袭虐待扭曲,但是他们实际上是对整个人类大脑乱性神经的侵犯,因为他们的脑控犯罪进入了人类无法生存的法律禁区,他们对人类整个大脑进行高级脑和低级脑分离性实验手段的虐待,其中包括对人类集体潜意识的迫害,就是说,这种电磁波脑神经空袭很早以来就是对整个人类脑神经的侵犯。

宋意宣家族在1989年控制了我们家庭,控制了我的儿子,我的前夫赵健和我父母家庭及其我的家族成员,一两年之后宋意宣家族和习近平家族控制大脑成员联合重点对我们母子大脑进行实验手段的脑神经电磁波空袭培训,当时他们的控制是循序渐进的,他们利用受害人目标群体,他们通过脑神经虐待和监测目标受害人群体目的是为了控制整个人类社会大众的脑神经系统,产生有利于实现他们个人各种欲望的目的的脑神经能量,因为人类大脑神经能量是物质世界现实的来源。

他们习近平脑控势力逐渐把这种脑神经能量犯罪用于政治权力,军事和医疗部门,他们的脑控在2000年前后发展到全球犯罪。他们进行犯罪的秘诀就是制造性幻想脑神经刺激及其能量加载作为诱饵,同时刺激人脑各种矛盾乱性的脑神经能量相互作用,强迫人类大脑被迫进行性神经互动刺激兴奋,他们用这样的方法轻易把人类脑神经控制住,使得世界每个人处在被他人操控的脑神经状态中。因此,我们的想法和思维方式及其认识水平和家庭关系都生活在被他人操控的脑神能量中,真正的自我大脑神经机制系统处在被压制,被贬低,无法正常运行状态。

   对人类大脑进行秘密控制的犯罪本身让他们认为他们无所不能,宋意宣从1990年开始假装成我的朋友努力得到我对她的信任,她通过和我聊天了解我的个人信息和经历,她秘密对我们的家庭成员进行了长期的分化方向的脑神经迫害,以便长期对我们的大脑神经进行消灭方向上的剥夺和利用和实验,这是他们对待脑控目标受害人的一贯政策。

 他们一边实地考察,一边利用电磁波盗取我的脑资料。他们可以知道我们的想法和个人信息,他们在空袭我们的同时,对整个人类大众开始进行同样内容的空袭和研究,他们的脑控犯罪渗透到美国社会各个领域各个阶层,包括经济和军事文化政治等各个领域。由于他们是脑神经犯罪,他们积累了几十年代人工制造脑神经能量的经验,他们认为就等于可以创造一个他们占优势的人工物质世界,并且以让人类大众无法察觉到的程度,他们号称天下无敌。他们可以控制我们人类的大脑神经系统产生对他们屈服和支持他们统治中国人的国家位置的脑神经能量。

总之,他们控制大脑犯罪的目的从起初的控制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束缚中国人发展智力和反抗精神,发展到经济犯罪,物质金钱和智慧科技和精神剥夺,到今天的在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美国社会和西方社会不仅控制人的思维方式和想法,而且致力于对美国社会大众和全世界人民的脑神经资源进行实验性脑神经能量的外在制造灌输和强化和人类大众脑神经的恶性刺激相混合的手段控制所有的人,包括美国政府所有的官员,美国媒体舆论界,科技界等各个领域。他们的手段,目的和内容都具有极端恐怖性特征,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AI脑控电磁波颅内传音脑神经犯罪系统。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2.我出书《揭露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非法AI Mind-control 犯罪真相报告》的真正意义

    作者:康若茜,高长生先生, 06/11/2024

   By Ms.Kang,Ruo Qian,Mr.Shi, Jian, Mr.Harry Gao 


   这是一本如实的记录,又是一本如实的揭露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制造的针对全世界人民的脑神经进行极端恐怖犯罪的报告,记录了我作为一个脑控受害人和生存者在被虐过程中的真实经历和自我救赎的新路历程。我出这本书真正目的是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国习近平AI脑控对我们每个人在过去30多年来特别是最近5年来空袭我们人类脑神经进行恐怖虐待扭曲的真相以及我的脑神经系统被控制虐待的真实经历,总方向,总目标,手段,邪恶内容和举世震惊的阴谋,过程和发展嫌疑人和历史渊源,为我们美国政府和全世界人民共同战胜暗中拿着犯罪AI控制大脑武器侵犯我们人类大众脑神经的中共习近平非法政府团伙犯罪嫌疑人做出贡献。我们社会大众和美国政府在了解中共习近平AI控脑极端恐怖犯罪真相的基础上,了解战胜他们的相关知识,树立战胜敌人的信心,康复我们受到损伤的脑神经系统,修复和建立有利于我们正确生存的脑神经反应机制系统,积累我们战胜我们人类共同敌人的正能量,因为我们的敌人在使用AI脑控武器空袭我们人类的脑神经进行极端恐怖犯罪,因为我们人类大众脑神经原本拥有的战胜敌人所需要的产生脑内正能量的能力被中共习近平国家主席犯罪分子团伙蓄意破坏。

  中共习近平国家主席犯罪分子团伙犯罪的总目标是利用AI脑控武器暗中终身控制人类大众脑神经系统,总方向是掩盖习近平亲自主导的35年在世界范围内对全世界人民进行的AI脑控极端恐怖主义犯罪,消灭我们知道内情的脑控人证受害人家庭和生存者家庭。就是说,对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说,他在几十年来在暗中秘密进行了针对整个人类的脑神经犯罪,他们的犯罪手段是以侵犯目标受害人群体为具体研究目标,以整个人类大众为真正目标同时进行同样内容的脑神经控制虐待和欺负,达到在心理精神上征服整个人类来达到现实世界中征服世界霸权世界的邪恶目标。

  为了这个反人类的目标的成功实现,他们设立了消灭我和我儿子Harry Gao 家庭和时间先生家庭为主要目标方向的AI脑控电磁波恐怖袭击人类脑神经阴谋极端恐怖计划。这个计划的实质是对整个人类大众的脑神经进行欺骗虐待杀戮的基础上实现各个击破和消灭,这实际上成为中国共产党政府70多年来一直秘密进行的控制人类脑神经的极端恐怖反人类罪行得逞的必然后果。

他们第一步让康若茜家庭和时间先生家庭展开矛盾冲突和争斗,相互冲突,相互打击到一定程度之后,我们的脑神经无法产生正能量的时候,中国习近平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团伙出面解决,扮演表面上正义消灭邪恶的角色,实际上在世界范围内实现邪恶政府控制世界消灭正义的黑暗犯罪。他们计划先把我们知道他们犯罪内情,知道如何利用前沿综合科学知识战胜扭曲我们人类脑神经能量犯罪的我康若茜和时间先生和我儿子Harry Gao 消灭之后,消灭智慧,良知和具有反抗精神的力量。然后,他们在对整个人类社会进行威胁和要挟的基础上,对整个人类进行无法反抗和无法意识到的脑神经控制虐待的同时进行阴谋分化,重复实现各个击破和消灭。在这个黑暗过程中,继续保持实现终身对整个人类大众脑神经进行控制的非人类状态。


 他们的总手段和内容是通过AI脑控武器结合电磁波和颅内传音犯罪高科技技术每天20小时左右用山东土话进行广播,有现场直播形势的,有广播说唱形式的,内容各异,根据内容伴随各种音乐声响,包括哀嚎音乐,飞碟震颤落地声响,汽车噪音,脉搏频率震动寻找时间波,各种其他模拟虚假时间波,奥巴马音乐和模拟奥巴马波英语的传唱,他们可以制造愉快祥和气氛的震动,他们可以制造紧张恐怖的气氛频率,他们也制造过意念杀人的频率制造,那个时候,我外出的时候,能更加明显的感到恐惧频率震动对自然社会的破坏,我的大脑神经可以让我感到我们正确理智的自然社会崩溃的频率恐惧,他们脑控机构在感知道我的反应和自动评价分析之后停止了这种毁灭人类毁灭自然社会的反人类实验犯罪活动。他们就是这样在进行极端恐怖实验的基础上研究如何意念杀死人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首先实验意念杀死我这个揭露习近平反人类犯罪内情的见证人和受害人也是知道如何打击犯罪生存下来的大脑被绑架者,他们习近平犯罪团伙成为意念杀人的犯罪心灵工程师。

他们几十年来把人类每个人的大脑当作脑资源实验材料,利用人类各种语言的潜意识联系对脑神经的各种影响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进行错误激活,阻拦自我个体正确生命命运的运行,就是阻拦每个人人生既定潜意识计划的正确进行,阻拦有助于人类正确生存发展的客观脑神经能量运行机制。他们多年在在实施犯罪中研究各种对人类大脑神经的犯罪控制技术,对我们人类的脑神经进行各种邪恶目标指导下的人类不同个体脑神经能量的犯罪制造和犯罪加工,灌输和强化,目的是通过欺骗来改变我们人类的大脑变成无法自我控制的被中共习近平非法团伙利用的脑神经工具。他们用这些人工制造的违背人类脑神经意志的邪恶脑神经能量对我们的人类脑神经进行肆意的绑架,达到他们犯罪的目的。

这就是他们作案手段的极端恐怖残忍野蛮性,他们针对的是我们人类生存的命脉大脑神经系统,利用的是人工智能计算机计算,通过电磁波和颅内传音意识和潜意识分别进行虐待酷刑的犯罪脑控技术。他们对我们完整的大脑神经进行强行分离之后进行分别控制,他们绑架了我们人类的高级脑,对我们人类的低级脑神经进行单独黑暗残酷的虐待,他们控制低级脑失去高级脑的联合工作能力,没有语言,没有反抗能力,没有控制能力,我们的低级脑神经就像失去父母被绑架的幼儿没有任何希望给自己各项正义的权力和反抗敌人的能力,我们的低级脑沦为被他们电磁波任意欺负虐待的工具和脑神经器。

我们在看这些报告的时候,注意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我们在AI脑控电磁波的空袭扭曲中我们的大脑神经的正确自主生存能力产生的脑神经正能量在接受他们每天的空袭中被消除,这是他们犯罪的主要的目标,他们进行的犯罪是一个总的邪恶目标系统,根据电脑设置总目标,分目标和制造相关的邪恶能量,通过电磁波加载或者强化,其中一个主要目标是消除我们人类大众的正能量,他们为此设计了大量的欺骗脑神经的信息制造和加载灌输,利用AI脑控机器把我们人类自然激发的解决矛盾,反抗精神的正能量都利用犯罪武器消除。

  他们消除正能量的时候使用的是欺骗性的脑控电磁波广播节目,充满诱惑,比如,当我写了质量高的报告文章,当我给媒体发了邮件,或者我报告了美国政府的时候,中共脑控传音会传来我们大众互动正能量脑神经信息,通过扩音技术传播,刺激我和社会大众脑神经系统的注意力和互动欲望,我们会因此感到一切公正的,世界是正确的,应该做的全做了,应该知道的全知道了,总之,他们会播放或者制造一些理想化的脑神经能量,实际上是我们大脑高层次脑神经产生的积极向上的反抗力量和解决措施,但是,当他们通过AI把这个良知脑神经系统的能量进行播放的时候,实际上他们在捕捉我们达到最高高兴的时候的正能量程度点位,进行记录,他们犯罪AI脑控机器把我和社会产生的互动正能量在他们播放的同时进行清除。这就是反人类的极端恐怖罪恶行径,他们在对人类进行非人类残酷蹂躏,他们在公然阻拦我们正向意志需要做的正确的想法和行为。这是史无前例的达到顶点的极端恐怖犯罪,他们AI脑控计算机武器根据我们人类的正能量的量和质进行这种常规非法违禁秘密法西斯非人类反人类暴行,进行这种非法的正能量的剥夺,破坏我们大脑新陈代谢的脑神经系统运行规律。

  另外,他们制造邪恶能量的手段多种多样,主要是他们有一大批脑控犯罪人员通过某种方式制造邪恶意念,通过电磁波强行灌输到社会大众脑神经系统,他们还通过人类大众各种关系的矛盾制造能量的加载引起人类大众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矛盾,自动产生错误的能量,他们习近平犯罪团伙“坐山观虎斗”。所有的犯罪手段的总方向就是消除我们自然脑中成功正灭邪,消除我们成功正确发展的脑神经产生的正能量,我们也就没有了战胜错误,战胜邪恶的能力和能量,我们因此变成被欺负脑和被奴役脑,越来越无法翻身。

  我们要面对自我这个严重问题,展开心理精神自救行动,了解前沿的科学知识脑神经运行规律,看穿他们犯罪分子是低频震动脑神经能量,揭穿他们对人类脑神经进行的暗中虐待的欺骗本质,揭开他们自取灭亡的不堪画皮,改正我们由于上当受骗导致的挨打被动局面,产生主动战胜和主动控制以及主动消灭他们极端恐怖犯罪分子的信心和决心,学会积累正能量的方法。

  他们的非法AI脑控武器基本内容是利用虐待性高压性幻想内容,吸收性幻想的高压控制的虐待狂脑神经能量作为习近平征服人类心理,独霸世界的脑神经能量源泉。

  他们的犯罪总内容无所不包没有限制,主要的是以混乱性神经进行性神经的虐待和被虐待模式为内容。为了达到掩盖罪行独霸世界的目的,他们拒绝人类追求有利于自我健康和幸福成功的精神和物质双丰收的人生目标,他们试图把人类本质上自我独立完整的个体生命误导成以性本能作为人本质的错误理念上来,这样,我们人类之间就展开了非本质基础上的性混战,他们脑控犯罪分子就浑水摸鱼了。他们就很容易利用AI脑控非法武器控制我们脑神经我们人类还不知道的可怜位置了,就为他们恐怖犯罪分子在暗中拿着脑控武器永远控制我们人类的想法和思维方式,控制我们人生和命运这样的恐怖现实提供了条件。他们控制全世界人民每个人的脑神经资源,控制美国各界,美国政治,军事,经济,科技,媒体,生产和商业,和美国文化等等这样的毁灭人类的极端恐怖犯罪正在进行。他们犯罪分子看到了他们在过去35年来这种脑神经控制秘密犯罪得逞,他们因此将错就错,他们不断通过AI脑神经控制告诉我们的集体潜意识他们没有理由放弃我们人类暗中已经接受了他们成为世界霸占的地位的被征服心理,他们因此制定了极端恐怖的毁灭人类计划。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人类对他们的AI脑控极端恐怖脑神经犯罪不采取正确的措施,听之任之,我们人类毁于一旦是他们的逻辑上的目标。

   现在我们要注意一个严峻事实,我们人的本质原本是理智的,我们大脑的本质也是理智的,有秩序,有规律的,中国习近平非法政府利用AI脑控武器在暗中强行把我们的理智的大脑变成非理智的大脑神经,破坏了理智大脑生存的原则和秩序和规律,破坏了我们新城代谢的运行能力,我们人类因此失去了控制,失去了理智和原则,失去了自我完整独立的个体的自我向上发展脑神经能力,变得依靠非理智情绪化的刺激生活,渐渐失去人性和做人的灵魂,失去道德底线,失去联合一致的大智慧头脑,无法进入我们人类的精神向上螺旋式发展的良性循环的正确方向,无法进入向生而生的正确方向。

   在最近一年多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的共同抗击中国习近平AI脑控犯罪团伙的斗争中,时间同学对成功判断习近平政府AI脑控团伙犯罪嫌疑人做出了主要贡献。

  习近平政府AI脑控团伙包括习近平彭丽媛夫妇,宋意宣马大沅夫妇,宋意宣弟弟宋志坚夫妇,高亚明罗洁夫妇,紫建军,(紫夏夏),葛虹刘箴言波,王恩红,葛虹前夫林光夫妇,华春莹,徐里涌,徐勇,习近平那个波,马云,马魁,童年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3.中共习近平AI脑控给我儿子儿媳抑郁焦虑能量,暗中迫使他们追求看心理医生,试图抵赖我们揭露习近平犯罪报告

作者:康若茜女士,Harrry Gao 时间先生06/05/2024

   中共脑控在2023年2月到8月期间中曾经多次给我加载抑郁的能量,这是他们对人类进行的实验性脑神经AI脑控犯罪造病袭击的一个内容,又一次我突然觉察到,我对他们的犯罪行为进行了怒斥,他们立刻停止了这种明显的抑郁能量的加载。他们做贼心虚,担心曝光他们的罪行,他们当时停止了抑郁的能量加载酷刑,给我清除了这个记忆。

   我最近又得知通过中共习近平的非法AI 脑控电磁波传音得知信息他们透露,他们给我儿子和我儿媳不停的加载抑郁脑神经能量,和得肝癌的脑神经能量兴奋,迫使他们对正常的健康食品不感兴趣,对不利于健康的甜食肉类感兴趣,对垃圾食品感兴趣,我儿子Harry Gao和他的妻子Jessica Gao 被强迫对这类食品感兴趣,他们体重明显增加。他们一场为手段,对美国人民进行同样内容的脑神经恐怖袭击。

  这是中共习近平非法AI脑控在世界范围内做的大脑实验性质的恐怖袭击,他们认为这是非常高明的轻易战胜敌人的办法。他们空袭人类大脑神经的目的多重多样,极端恐怖。他们以掩盖习近平夫妇亲自制造的极端恐怖犯罪为总方向,以让人类大众在不知不觉中终身接受大脑被控制为总目标,在这个框架内进行多重AI脑控电磁波传音同时进行的脑神经犯罪。

  比如,他们通过脑神经能量的制造和加载暗中强迫我儿子Harry Gao夫妇觉得有必要他的母亲和他们去看心理医生,中国习近平脑控团伙希望我们以这种方式生存的同时向社会表明,我们不过是得了抑郁症,我母亲也有心理问题,这样,我康若茜写的揭露他们的对我们人类大众脑神经的极端恐怖犯罪报告不是真实的,中国习近平非法AI脑控组织一直在竭力掩盖习近平在过去几十年来在世界范围内本人制造的极端恐怖脑神经犯罪。

  我作为母亲希望代表我的儿子Harry Gao 和Jessica Gao需要做出说明,我Harry Gao,和Jessica Gao 热爱我们天经地义的正确生命,我们的抑郁是被中国习近平犯罪AI脑控电磁波通过潜意识传音加载的,他们把这些抑郁的能量强行暗中加载给我们的脑神经系统和社会大众的脑神经系统,以达到他们的邪恶目标,他们习近平国家主席非法政府罪该万死!

  中国共产党政府对人类脑神经控制从1960年代就开始发展了,一直是中国共产党的秘密工作。习近平在八十年代就参与了中国脑控的研究犯罪,中国建立了秘密的脑控资料档案馆,他们的脑控秘密犯罪从人工控制脑神经发展到电磁波脑控空袭脑神经到今天的AI脑控电磁波和颅内传音相结合的意识和潜意识脑神经空袭整个人类大众脑神经。

  习近平和宋意宣在1989年开始利用电磁波对我们家庭成员包括我不到两岁的儿子Harry Gao 进行了脑神经空袭,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就是中共中央政府脑控秘密组织负责人,宋意宣父亲宋吉是中共山东省委脑控秘密组织负责人之一。几十年来,他们通过实验性空袭目标受害人家庭的手段向整个社会大众进行脑神经控制,暗中强迫人类大众接受他们的高压专制统治。近8年来,他们的AI脑控电磁波空袭大众犯罪日益猖獗,扩大到全世界范围内各个领域,控制了美国政府官员和美国各界人士。

中国最近几年制定了脑控目标就是在掩盖习近平AI脑控反人类罪行的方向上继续他们的极端主义恐怖脑神经系统犯罪活动。他们制造了机器人性质的计算机在全世界范围内大搞欺骗迷惑脑神经系统的酷刑。他们主要研究了无数的犯罪骗术和伎俩对人类大众大脑进行高级脑和低级脑分离性质的分别控制和虐待,特别对我们人类的低级幼年脑进行软硬兼施的酷刑,以达到他们剥夺人类物质和技术和精神资源的目标,独霸全球,终身控制人类大脑神经的贼心。

  比如,他们在给我儿子和儿媳加载负能量的同时,给社会大众也进行同样的空袭。他们利用AI控脑电磁波机器,加载他们制造的欺骗性脑神经能量,同时激活社会大众脑内邪恶目标模式脑神经能量,我们人类脑神经就在不知不觉中按照他们的邪恶目标进行生活和工作。当我们接受了他们给美国社会加载抑郁的无法生存能量,人类就会感到抑郁情绪和症状。很容易陷入低级神经兴奋的脑控陷阱,很容易接受中国脑控进一步的乱性神经脑神经能量的加载和刺激酷刑的多重反复刺激,处在高级脑无法活跃,无法意识到,无法反抗,无法面对弱智被动挨打脑神经状态。

   我的儿媳Jessica和我的儿子是初中同学,他们同在北美名校Gorgen Masion 上初中。我的儿子那个时候曾用名康天喆 和Jessica Miller在同一个初中一年多同学,建立了朋友关系,后来交往又一年多分手,Jessica 和康天喆短暂分手之后一年多之后在2011年重新建立了朋友关系。他们在同一个大学本科 College of William & Mary 上学,他们在2008年同去中国北大和清华大学作为交换学生学习一学期,他们在2011年春天在College of William & Mary毕业,在2011年6月登记合法结婚。我的儿子Harry Gao 和Jessica 在大学毕业之后又先后分别考上 Boston University 和Boston College. Harry Gao考上Boston University的经济管理学院的研究生,Jessica 考上Boston College 的早年教育系的研究生,他们学业优异分别获得Masters毕业证。我的儿子Harry Gao 在College of William & Mary大学毕业的时候当选为全校毕业生唯一的汤姆逊威廉玛丽奖的获得者作为优秀毕业奖,现在 College of William & Mary还保存着当时Harry Gao 得奖后发言的录像。Harry Gao ''''''''11 to receive Thomas Jefferson Prize in Natural Philosophy | William & Mary (wm.edu)

   Harry Gao 2011年大学毕业就经过面试得到一个联邦政府的职位,后来没有成功,和中国脑控蓄意阻拦有关系。后来,Harry Gao 现在回忆他当时脑中潜意识产生了他必须在美国保险公司工作,不能上更高的单位工作的脑神经指令念头,他潜意识被迫接受了脑神经控制的心理征服脑神经能量加载和恶性刺激。Jessica 毕业之后,找到的工作十分不理想,她不愿再去出去工作,每天在家里生活工作。前不久,他们双双感到抑郁情绪,他们以为是他们得了抑郁症,但是我们内心深处的灵魂知道我们是被中国习近平犯罪AI脑控蓄意迫害给我们加载了抑郁的能量,他们必须为他们的犯罪行径付出代价,得到公正阳光的惩处!

   我现在通过AI脑控给我传来的信息表达这些信息,他们的儿子2014年3月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高睿聪DannelGao 出生的时候非常聪慧可爱,但是在中共脑控机构的蓄意迫害下,出现焦虑情绪和学习后置的问题。他们的第二个女儿高睿馨出生的时候,出现先天唇裂的严重问题,在我儿子高长生和他太太的努力下,找到全美国最好的医生进行了治疗,现在正在康复。据资料数据统计,美国先天唇裂的婴儿大量增加,两年前我看到过有关资料,广大读者可以自行在互联网搜索关注一下在犯罪电磁波时代我们人类都发生了怎样的扭曲变化,我们要立刻停止中共习近平犯罪政府的倒行逆施,立刻停止对我们人类大众的脑神经迫害,零容忍!我们拒绝电磁波控脑犯罪!

1111111111111111

4.  6月2号 在中共习近平AI电磁波空袭人类大众脑控时代应运而生的《正念新进化论》理论及其作用
作者:康若茜,支持者:高长生先生,时间先生06/02/2024

   Google 翻译.35年以前到现在,我面临暗中的中国习近平和宋意宣家族和高亚明罗洁夫妇团伙利用AI脑控武器对我和我的儿子和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成员等受害人群体和整个人类社会大众脑神经被虐待的过程中,我虽然意识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的正确生存本能会让我产生正义战胜邪恶思想的反抗精神,我一直在潜意识中思考“宇宙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个大的话题。我经过20多年来的观察学习,独立思考和探讨,在这个犯罪电磁波巨变的人类劫难中,我系统形成了全新领域综合科学主要是心理脑神经科学的思想体系-- 正念新进化论,我发现了的人类大脑神经运行的规律,及其脑神经能量是物质世界来源的自然规律等等自然运化的法则和规律。

  这套理论体系针对中国习近平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发恶念的特征,我们受到脑控袭击的人类要科学地发正念,努力把邪恶电磁波转成正义电磁波,来战胜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利用AI脑控武器迫害我们人类正常脑神经的企图。我们需要了解我们大脑的基本运行规律,了解我们脑神经的自我交流和自我和环境交流的内在规律。我们要尊重这些规律,把我们的脑神经系统康复和重塑成有助于我们正确长久生存的脑神经系统。
所以,这是一整套战胜我们人类当代共同的敌人中国习近平脑控反人类政府秘密团伙的理论思想基础,是康复我们人类几十年来被脑控空袭损伤的脑神经科学理智方法。

   我的理论基础建立在我对人类的本质是理智和正确的基础上,这是根本的重要认知和前提。我们人类这个生物体无论从那个角度讲都是理智,正确,秩序的。我们只有遵循正确的本质,我们才能正确长久生存,才能满足我们的内心需求。

   我认为支撑我们人类正确本质的是正确理智秩序的精神能量,是支撑我们的生命力的美德生命元素概念。因此,追求正确,善良,平等,良知,尊严,自然,诚实,自尊,自信,自治,自主,自在,大算计,高境界,大智慧,同情,正确情感,朴实,内心体面,内心秩序,秩序,顺序,正灭邪,好有好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每个人得到正确因果关系的正确结果等美德生命元素概念是我们生命的原动力。追求这些概念本身就是满足我们的基本内心需求,就会产生有助于我们正确生存发展健康我们身体的脑神经正能量,就会产生良性循环效应。

  我认为,人类大脑的想法和物质现实同时发生,作用在不同的维度内,不同的脑神经层面内,但是我们的精神是第一位的,物质自然现实是我们追求的目标想法的现实反应。当我们追求什么,相信什么,潜意识有什么样的内部语言,都会产生相应的脑神经能量,都会和相应的环境因素产生互动和交流,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因此,我们需要知道什么是正确的,追求正确,保证成功胜利,保证正确的生命和命运正确运行。就是说,当我们追求正确的时候,潜意识和意识是联合一致的,会产生正面内部语言,形成正确的脑神经链接,产生有助于生存的正能量,这些正能量是带有语言信息的,会在大脑的正确逻辑中产生更多的正向内部语言和正向能量,使得我们的生命朝着有助于我们正确生存的方向良性循环发展。

   当我们正念达到一定的数量,我们的追求就变成了现实。我们需要注意的是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要知道是非,要追求正确的道德,和美德生命元素,来提高我们的悟性,产生正念,提高境界和智慧,来达到大智慧和大算计联合统一大脑的睿智水平。这样,我们就在脑内和自我产生了理智正确的关系,产生了正对效应,大脑神经形成有助于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脑神经结构。

  中国AI脑控习近平犯罪政府团伙违背人类大脑理智本质,违背大脑正确生存运行的自然规律,强迫我们大智慧的高级脑和低级脑分裂思维,分化思维,分别思维,大脑无法联合一致共同行动,变成非人类无能动物脑。
我们要针对性的建立适应正确生存的脑神经反应模式,我们要清除大脑神经错误链接,我们要建立正确条件反射,我们要解除被犯罪电磁波驯化了的脑神经链接对我们高级脑神经的束缚,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建立我们正确的脑神经链接来产生脑神经正能量,积累打击和战胜习近平脑控犯罪分子所需要的正能量,这是我们的最重要的目的,把我们的奴役脑神经的负能量脑神经“机器”改成自主自在自尊联合一致的产生正能量的脑神经“机器”,我们需要进行追求保证成功的心理和现实的联合一致的成功实践,思想和行为的联合一致,建立产生脑神经正能量的生理条件。


 首先,我们要知道,中国习近平AI脑控机器的运行特点,知道他们对人类侵犯的目标任务,手段,和总目的。知道在犯罪电磁波中我们人类大脑发生了那些无法生存方向上的错误变化?我们如何改正,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在昭然若揭之后,为什么还在世界舞台上逍遥法外?

  在我们的大脑神经变得无法对我们被AI脑控电磁波空袭迫害我们的大脑神经我们变得无法警觉的时候,我们要通过提出问题询问自己的方法激活相应的高级脑神经,让我们变得智慧一些。我们要学会不断地觉察和体验自我情绪和内部错误语言的能力,观察和比较自然世界的能力,提高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我们要相信,即使在犯罪电磁波情况中,我们依旧存在战胜习近平AI脑控武器电磁波的客观规律,我们要遵循这些客观规律,我们就能成功。因此,这是一场战争,是人类正义精神和中国习近平AI脑控犯罪政府团伙的邪恶精神之战,是人类正义做人灵魂和习近平AI脑控犯罪政府团伙邪灵非人类动物之战,是智慧和愚昧之战,是正义的人民和当代希特勒式的极端恐怖犯罪分子之战。前所未有,登峰造极。


 我们要用联合统一的睿智脑面对严酷的现实,我们人类不知不觉中被强迫进入了中国习近平暗中制造的AI脑控犯罪电磁波时代,我们人类大众35年以来一直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每天24小时接受中国习近平在世界范围内制造的电磁波空袭,我们在地球上生活的人无一例外地遭到脑神经袭击。我们的问题是:

    人类大众如何正确面对和看待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我们人类大众如何在被中国习近平AI脑控犯罪电磁波空袭了几十年的迫害中用正确的思想方法走出迷宫,战胜我们人类共同的敌人?我们人类如何用正义电磁波思想战胜邪恶电磁波思想?如何正确理解和分析我们的大脑在电磁波中发生的错误方向上的损害?如何用正确的认知方法重塑我们的大脑?如何改变我们的思想被控制的被动局面?如何在新形势下产生适应正确生存的新的思维方式?如何评估自我受到的心理创伤?如何正确看穿他们每天对我们进行的野蛮骗局?如何清理他们对我们高级脑和低级脑分别进行的迫害和束缚?如何解除我们大脑的束缚?如何看待他们在抑制了我们语言区域的情况下说出我们的委屈?如何在控制了我们的意识和综合观察能力和反抗控制等高级脑的情况下重新修复我们的高级脑水平?如何产生正确脑神经反应模式和重新建立正确的条件反射以及如何康复和保护我们的脑神经系统?

 这个理论对我们人类大众揭开人类文明和发展的真相--正灭邪是一个自然属性,是我们人类和自然万物存在的生物和生命属性,这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志为改变的。中国习近平犯罪电磁波暗中强迫我们接受邪灭正的指令,强迫我们产生邪灭正的错误内部语言。我们意识中要不断追求和默念这个保证成功的正灭邪法宝,来恢复被中国习近平犯罪电磁波蓄意破坏了的正灭邪生命属性。这是一个客观存在,因为正义的力量是高频震动,邪恶的力量是低频的震动,正压邪是客观存在。

   中国习近平AI脑控反人类政府团伙利用大脑神经能量和物质世界现实生活的关系原理,在世界范围内蓄意制造邪恶法西斯思想脑神经能量,利用反人类武器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空袭传播,强行灌输,利用颅内传音脑控技术强迫人类大众在不知不觉中接受这些法西斯虐人邪恶思想,为他们的高压独裁专制黑暗统治服务的极端恐怖。

   他们强迫人类的脑神经和被强化接受的邪恶思想在脑互动中产生多重相互作用,产生错误脑神经链接和错误能量,目的是使得错误的脑神经能量根据内容等演化成现实生活,形成错误秩序,错误目标,错误法律的物质社会世界。


   
我们人类从脑神经本质上讲,是理智正确秩序的,是有客观规律可循的。由于我们人类对大脑的研究相对落后,我们在不知道我们脑内运行规律的时候,我们受到了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对我们人类大脑神经全方位的极端恐怖虐待扭曲,控制我们大脑高级神经无法面对和解决,没有反抗康复的能力。

  我在2021年2月3号以来到现在经历的被中国习近平AI脑控传音通过意识中告诉我虐待内容和相关的脑神经能量刺激迫害经历中,我了解了中国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传音对我们家庭和整个人类社会大脑神经侵犯的犯罪活动,认识到他们反人类犯罪的本质,原因,目标和手段的极端恐怖犯罪秘密真相。

   他们过去至少35年来一直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每天24小时播放传音他们制造的包含邪恶目标的传音内容的脑神经能量,伴随着相应的频率震动,对人类大众进行以家庭成员为单位的乱伦乱性别和乱性刺激,他们的邪恶乱伦思想通过电磁波在空中传播,利用脑控技术颅内传音强行灌输到人类大脑神经系统中,使得家庭关系成员之间产生尖锐冲突,以为是家庭成员或者自身的原因导致。中国习近平高亚明罗洁AI脑控团伙蓄意传播的这种乱性模式是非人类毁灭模式,他们主要通过这种模式每天对全世界每个人进行同一种模式的乱伦脑神经刺激灌输,强迫人类的脑神经层次被压制在非常低级的本能脑层次,也叫小孩脑层次接受他们的虐待迫害。人类大众在这样长期的脑神经刺激中,产生的脑神经能量没有机会让我们追求高层次的正向能量模式,被迫在小孩脑低级脑及其基本生存脑之间简单路径间运行。由于小孩脑低级脑没有语言,没有完整的意识,没有反抗能力,没有控制能力,让人类大脑神经产生了大量的无力无助,怯懦,羞辱等邪恶战胜了自我生命的负能量。

2,我需要说明一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从1949年建国以来就开始 的全国范围的的秘密脑控工作发展到现在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秘密指挥的中国国际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团伙在世界范围内针对全人类大脑神经的犯罪,以及这个犯罪的起源发展,犯罪手段和后果。

  中共政府从1950年就建立了对中国人民暗中进行大脑神经控制保密部门,他们多年来致力于把中国人每个人的大脑神经变成支持中国共产党执政的脑神经机器,使得他们永久地霸占中国国家的政府权力机器, 他们利用中国人大脑神经资源制造各种他们高压政权统治需要的脑神经能量,产生有利于他们执政的错误脑神经链接和错误条件反射,这是他们独裁统治,在世界范围内剥夺物质财富,科技军事财富和人文科学财富的秘密执政武器,也是他们制造心理病毒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流行病的秘密武器。

    中共政府的控制大脑部门70多年来一直是绝对保密的工作,他们一般实行世袭制度,以便有利于脑控手段的延续性和保密性。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就是中共政府主管脑控的负责人。习近平早年就对利用电磁波脑控人类大脑感兴趣,并且通过这个手段夺取了中国国家主席的权力和维持政权。

   我的小学同学紫建军,葛红,我在济南三中工作的同事宋意宣和她的弟弟宋志坚,还有我的前夫高亚明和她的第一任妻子也是第三人妻子罗洁都是秘密脑控家庭的子女,他们父母成婚都是由组织分配。假装成我的朋友的宋意宣曾经给我谈起过她的父母是中共党组织制定的夫妻关系。

  我现在知道高亚明的的父母都是从事电磁波控制大脑工作的,高亚明的父亲高绍雄在中共军队负责电磁波脑控工作是付处长,高亚明的母亲王玉清的工作也和脑控电磁波有关。高亚明和罗洁就是中国共产党政府习近平在地方担任双重工作的时候,特意调配的打入美国社会的电磁波秘密脑控地下工作者。他们在1991年结婚,在1994年离婚,后来,在2013年之后又结婚至今。

  至少最近6年以来, 他们控脑技术提高到AI脑控结合颅内传音技术电磁波空袭的程度,他们的电磁波空袭范围扩大到全世界每个角落,他们每天24小时不停地对全世界每个人大脑进行犯罪活动,他们在各国国家无色不同的脑控受害人目标群体进行实验的基础上,对全世界人类大脑神经进行空袭。

   对男童进行性幻想感兴趣,他利用高压意淫的脑神经对我的不到5岁的孩子当时的名字赵天哲进行低级神经的电磁波刺激虐待,他通过对男童个体和群体的脑控意淫,目的是在他和整个人类之间形成虐待和被虐待的心里格局。就是通过对男童的侵犯的同时,对全世界每个人,不管男女老少,通过电磁波强化人类的小孩脑被性神经侵犯的脑神经经历和感觉,产生相应的脑神经能量,建立主人和性奴之间的关系。

   
   我和高亚明经人偶然介绍电话和通信交往大约11个月之后成婚,在2005年,高亚明在最近几个月内通过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和传音几次坦白,他们曾经在2005年之后通奸,2011年我和高亚明离婚,2011年之后,高亚明和他的妻子罗洁复婚。他们夫妇都是习近平AI脑控犯罪组织的骨干成员。多年来,习近平AI脑控团伙骨干成员至少20多人,在北美的脑控相关犯罪分子有500多人,他们已经成体系,头目在美国和当地人美国人合作共同进行AI脑控电磁波犯罪。他们的脑控犯罪渗透到美国各行各行。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他们控制了全世界人和美国人的思想和行为,控制了我们的大脑神经反应模式,训练了人类的错误条件反射,形成了错误的脑神经链接。在电磁波空袭中,他们对人类的大脑进行分裂性暗示,制造高级脑和低级脑进行强行分离的邪恶指令,在抑制人类高级脑神经的同时,对人类低级脑神经进行单独的恐吓迫害,达到征服人类心理的目的。

   我1987年在济南三中担任高中英语教学工作期间,被我同一个办公室工作的英语老师宋意宣暗中盯上,对我和我的前夫赵健,我儿子赵天哲及其我的父母康金铭和我母亲高素云和我的同学时间先生都进行了脑神经数据的秘密盗取和脑神经控制和精神现实的迫害,造成我们夫妻反目,家庭破裂。为了他们为了达到长期对我不到两岁的儿子赵天哲控制的目的,通过电磁波的邪恶指令和暗示对我们母子之间进行分化,强迫母子,和父子之间在精神上进行隔离,无法进行正常思想沟通和对话,造成我儿子赵天哲
在4岁的时候才开始说话。

   高亚明和他的前妻罗洁在电磁波担任中共秘密脑控工作的习近平夫妇对我和我儿子的波等目标群体进行了广泛的利用实验驯化和虐待,他们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团伙因此受益,习近平篡党夺权。2015年底,习近平委托中国著名公司蚂蚁公司总经理马云和他的手下马魁对我康若茜的正义波进行打压性消灭,首先,他们为了我康若茜和我儿子Harry Gao个体脑神经能量思维模式的质量加以利用再消灭,他们因此制定了在这个目标波的趋势中对全人类进行一一消灭的恐怖脑神经袭击消灭人类计划,到一定程度对全人类进行一种终身在被脑控状态的程度的非人类目标。因为他们罪行累累,因为他们一直用这种极端恐怖的控制大脑战胜对手夺取政权的邪恶手段,他们无法改正。

  因为我康若茜知道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的原因,过程和手段,因为我探究了几十年的理论揭开了人类物质世界的本源脑神经能量,揭开了他们利用AI脑控武器制造有助于习近平脑控人类大众的邪恶思想,有助于通过征服人类心理征服整个人类社会的目标发邪恶逻辑和思想的秘密。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5.有关我康若茜和时间先生和我儿子Harry Gao 共同成为《我们的揭露习近平国家主席AI脑控犯罪报告》的作者的解释

作者:康若茜女士,时间先生,高长生先生 06/07/2024

   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我们三个人在这个揭露报告中的贡献如何公正阳光地得到体现的问题。过去几十年来,中国邪恶习近平犯罪AI脑控组织一直在利用我和我的我儿子高长生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的心理情感和关系做文章。因为历史的原因,我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先生在潜意识中有了情感交流,我们的大脑潜意识许多神经许多连在一起,中共多年来利用犯罪AI脑控武器对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进行错误神经强化控制和利用。同时,我和我儿子高长生大脑潜意识许多神经也连在一起,他们犯罪分子多年来对我们母子的情感关系进行了蓄意持续性的母子情感分化和分离。

   在过去几十年以来,特别是近13年以来,我和我儿子高长生作为AI脑控受害人,我在母亲的角度觉察到我儿子没有按照我预期的应该得到正确的生命和命运模式发展,我非常痛心,我决定面对,于是我们母子之间潜意识有了深层次交流,在另一方面,我们母子在几十年来被他们非法脑控的过程中,我们潜意识激发的战胜邪恶的极端恐怖犯罪分子正能量让我们相互的脑神经进行潜意识沟通和相互正向作用。

   同样,我和时间在几十年来的潜意识互动中,特别是我们潜意识感知到中共犯罪分子习近平利用非法AI脑控武器对我们侵犯的时候,我们之间肯定会产生战胜他们的正灭邪的正向意志力量。因此,我时间在最近一年来在客观上被习近平蓄意制造的犯罪AI电磁波脑控武器强行控制在一个被虐待的位置上潜意识中和康若茜潜意识互动交流中产生我们正向能量模式的正向力量。在最近一年中,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让我时间来到康若茜这个意识中AI脑控武器中生存的本意是停止意念杀人折磨暴行的念头,也就是这个念头让我时间和康若茜产生了共鸣的正能量。

   我们借助犯罪电磁波和传音手段探讨我们人类主动战胜被AI脑控武器空袭的问题。我们双方不断地讨论,及时的清除被灌输的错误心理语言。我们同时潜意识和意识在考虑写出揭露文章的内容,我康若茜要把这些遭受的痛苦进行控诉的动机和意义不断的激发我的共鸣,我时间结合我自己大脑被控经历,体验到各种伤害产生了帮助康若茜写出成功的揭露报告的动机,我们在给对方互动交流,潜意识希望对方可以帮助解决,这样,我时间解决问题的正向意志就用我时间的脑神经资源和正向能量模式在考虑这个问题,因此,康若茜写的这个揭露文章在主要表现了康若茜的反抗精神和正向意志和公正精神的同时,表达了康若茜需要表达的思想,同样,这揭露文章也包含着我时间的正向意志表达,这个脑神经双方互动交流系统是一个客观存在,在电磁波的强化中作用更加明显。

   然而,我们也考虑到,在中国脑控AI电磁波针对康若茜的脑神经空袭的时候,在时间先生脑神经正能量的帮助下,由康若茜本人主导思考内容和主题思想的揭露文章是按照康若茜大脑的神经资源文章写作所需要的所有资源能量的综合运作体现,是康若茜自我交流和同时间先生和高长生先生思想交流的表达。

   同样道理,这个揭露报告更代表着Harry Gao 这个从幼年就被邪恶的宋意宣家族和习近平非法AI脑控势力迫害中迸发的消灭脑控犯罪分子的可贵的反抗精神巨大力量,这是势在必得的正向意志力量。这个巨大的力量在鼓舞着我康若茜的斗志和勇气和智慧,激发了我的写出尽量戳穿,揭开中共邪恶习近平非法AI脑控武器极端恐怖犯罪的画皮的揭露报告的正能量。

   时间同学在许多文章上进行了主题构思和观点的提出互动能量信息,贡献了他的智慧和正向力量,这个时候,我康若茜会按照双方的讨论意见和逻辑要点进行记录总结,然后根据这些要点进行文章的综合,写出文章发表,这些报告文章大多主要是在我们个人的这种状态下产生的,是我们潜意识和意识互动交流智慧的结果,我的儿子Harry Gao 在他的角色他的被脑控位置上,同样在潜意识和意识同我康若茜和时间先生进行互动交流,贡献了他的智慧力量和他的正向能量。

   这些计算虽然很难精确说准说清,但是我们需要从这个层面有所意识和正确理解,这个揭露报告某种意义上说,既是一个团队力量的结晶,是在这个历史巨变犯罪电磁波时代产生的特殊文献,我康若茜作为一个在意识中遭受电磁波空袭虐待的受害人每天可以15个小时不停地写作本身代表了我康若茜具备这个“气势”,代表了这3个人巨大脑神经正能量和智慧的贡献,这些无形地然而真实的客观存在既是我一个人现实写作的源泉力量,这力量本身也是我康若茜主意识的人生计划和在巨变中的计划综合贯通的产生的意志目标的实现激发的生命力量,这一切构成了这个揭露报告的脑神经能量源泉。在这个意义上说,是一种正能量的传递,实在是一种创举。

   在这个过程中,我和时间先生在文章的作者方面经过讨论论证,时间同学认为我在被AI脑控电磁波控制虐待中在时间先生的鼓励和帮助支持下写出的这些报告文章的作者应该有他时间同学的一份功劳体现,我在很多角度也认为是对的,但是在电磁波逻辑中,习近平脑控组织把我时间的波和习近平波混到一起,我时间的作者一旦写上,就同我时间先生和康若茜女士的打击我们共同的敌人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的目标相矛盾了,我们因此产生了许多尖锐的矛盾。

   我康若茜知道,时间在过去一年当中由于多年来暗中遭到习近平脑控组织的迫害和利用,和康若茜同学产生了许多不可调和的误会和立场,对此,从康若茜一方来说并不知道,所以,在和时间同学共同抗击习近平脑控组织犯罪的时候,康若茜做出了的巨大贡献告诉时间同学真相和真理,让时间同学做出了反抗习近平脑控组织的正确决定,时间同学在如此复杂的心情中依然用他人性和他的良知和智慧帮助支持康若茜,康若茜因此在不断的调节矛盾和冲突中在电磁波的骚扰侵犯中,每天写作15个小时以上,10多月来,写出了将近600篇揭露报告。这对我脑控受害人康若茜来说非常残酷,对时间同学来说也非常痛苦和残酷,这一切都是中国共产党的残酷统治下的AI脑控犯罪政府习近平所为。

   我们现在发现,在我儿子Harry Gao 和时间先生及其整个人类大众脑神经被中共邪恶习近平非法AI脑控电磁波虐待控制中,束缚了我们的公开控诉能力和脑神经能量,这是他们的阴谋虐待计划特点之一。

   在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暗中对我们人类大众和我们两个人和我儿子高长生和他的家庭成员及其全世界人民进行的脑控AI脑神经系统空袭中,他们使用了一些极端邪恶目标实现的模式,输入人工智能电磁波脑控计算机,和他们制造的邪恶思想脑神经能量一起强行灌输到我们的脑神经系统中,每天5个小时以上的邪恶思想脑神经能量加载袭击,在这个过程中,我和时间先生和我的儿子家庭及其人类大众在被迫接受这种很难用语言表达的,荒唐逻辑的脑神经恐怖袭击的时候,我康若茜和时间先生和我的儿子Harry Gao 首当其冲地受到严重的无法生存的迫害折磨,我们被迫进行反抗,用我们的大智慧用我们的正义力量进行反抗,十分壮丽,我康若茜在2021年2月3号以来到现在已经持续了3年多以上。

    我和时间先生以及和我儿子Harry Gao 潜意识和意识对邪恶思想能量的抗击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我们发现习近平为了掩盖他本人在35年以来到现在一直致力于的的脑控武器电磁波通过空袭男童和他的母亲脑神经模式为手段,对整个人类大众进行同样模式的心理征服为目标的反人类罪行。他们为了洗白他习近平国家主席一直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的极端恐怖大脑神经控制犯罪,他们制定了残酷的模式,控制我的儿子Harry Gao 和时间先生没有产生用语言公开表达的脑神经正能量,他们对我儿子和时间先生进行了暗中的“先欺骗诱惑,后贬低负罪感,同时进行欺骗性栽赃陷害同时消灭的”的脑神经能量刺激加载模式,他们暗中制造错误逻辑强行让Harry GAO 和时间先生潜意识进行性神经能量刺激兴奋模式,然后,让他们相信是他们自己的道德败坏原因造成这场灾祸,给他们加载大量的虚假信息让他们脑中认为是康若茜在暗中痛恨他儿子Harry Gao和 时间先生,把中共电磁波蓄意制造的诱惑和谴责他们的邪恶能量进行替换,让他们潜意识怀疑是康若茜暗中对他们进行了精神虐待和痛恨,让他们产生了自卑负罪感,及其和康若茜的对立立场。让我康若茜的儿子Harry Gao 和时间先生认为让他们陷入这种非人般被动地痛苦折磨,是康若茜的错误导致了这场跨世纪的脑神经人伦电磁波极端犯罪,他们俩因此潜意识非常痛恨康若茜,其程度达到了消灭康若茜母亲和康若茜同学。

   他们对人类大众加载的脑神经能量和我的儿子Harry 和时间加载的是一样的,这样以来,当我们人类大众上当受骗,长期生活在被愚弄被控制被虐待酷刑的折磨中的时候,我们脑内产生大量的错误心理语言,无法释放出来,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我们人类大众的心理被误导,潜意识对康若茜进行评头论足和错误审视和怀疑,转移对非法AI脑控犯罪分子的正视和探究和打击消灭。这样本身我们人类大众就产生被邪恶心理征服的失败念头和反应模式,我们产生了邪恶消灭正义的错误模式能量,我们的人类共同的正向意志神经被集体压制,就是我们的小脑脑干神经中的意志神经系统被迫害被压制,这是中风疾病的脑神经能量源泉。

   因此,我的儿子Harry 和时间先生和整个人类大众陷入作为受害人,我们的大脑神经被绑架的极端恐怖酷刑虐待中,处在在没有能力表达出来的痛苦折磨中,处在我们的脑神经系统被犯罪AI脑控犯罪分子的电磁波控制的格局中,我们人类大众陷入焦虑和抑郁,低级脑活跃,控制力下降,不得不处在接受包括性神经在内的低级神经的AI脑控空袭虐待酷刑中,处在对康若茜这个智慧和良知生命力量的误会和压制中,大众自我潜意识产生终身被这样监禁不愿活的脑神经潜意识反应中,被迫躲进乱性刺激的兴奋快感暂时清除焦虑情绪的恶性循环中。我们知道,这样,我们社会大众就出现了对中共脑控我们几十年了我们没有能力和勇气高级脑面对,虽然潜意识中知道这个问题的存在。我们知道,这样,焦虑根源不但没有解决,而且自己的性神经兴奋会越来越严重,焦虑会越严重,人类大众集体进入趋于性成瘾的失控状态。

   因此,这个揭露报告应该主要是我们三个人作为邪恶习近平犯罪AI电磁波受害人在我们圣神不可侵犯的大脑神经被虐待迫害的状态下共同发出的抗击的有力声音,我们每个人具体的贡献各有特殊性,时间先生在这个过程中表现了他的正向能量模式的正向意志,才华和智慧力量,时间先生在鉴别判断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做出了重大贡献,时间先生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的对真善美的尊重和由此产生的正确情感,他的坦荡和尊重客观现实的智慧。他和康若茜的正向能量模式互动中表现出来的的大算计和大智慧拓宽了时间先生坚韧不拔的高尚境界。

   Harry Gao 在这个过程中也同样表现了他的正向意志,正向能量模式的才华和智慧互动力量,对我在这个过程中拥有一种平衡的正向力量,他的积极向上的气度,他在学业上和在事业上的成功,他在家庭中对子女表现出的温暖和责任感,以及他宽厚睿智的气度鼓舞着我的斗志,我的儿子Harry Gao增添了我生命的希望和意义力量,他在现实生活上也给了我巨大的帮助和良好的生存格局的安慰。

  考虑到所有的元素,考虑到这个犯罪电磁波时代的复杂性,我时间认为,我们的揭露习近平犯罪的报告是我们多年来潜意识的正向意志,是我们正义消灭邪恶的权力和能力,我在这个犯罪电磁波中就是因为我以为我是作者的情况下绝大多数文章是陪同康若茜同学一起写的,因为她告诉我没有时间先生的帮助和支持力量,我康若茜很难在相对正常的大脑状态下写出较高质量的文章,有了时间先生的帮助,我康若茜同学的大脑受到电磁波空袭迫害的程度大大减轻,时间先生给我提供了一个可以脑子比较清醒,可以比较集中于写作的脑神经环境,我康若茜非常感恩,只是,揭露报告是我康若茜亲自撰写的,这个揭露报告理应我是唯一作者,时间先生和高长生先生应该是支持者。

  然而,这是我们三个人共同发出的抗击习近平邪恶犯罪团伙的共同声音。我们相信,我们三人正向意志汇成的这个巨大的正义消灭邪恶的声音力量顺利传播,螺旋式上升,正能量传递,在世界范围内良性循环,唤醒和激发我们整个人类的大智慧大算计的力量,这是我们世界人民内在正义的心声,强化出时代正向脉搏,发出正对效应的共鸣,遵守时代的一个个正确指令:

成功胜利公正阳光打击邪恶习近平国家主席犯罪!

全世界人民一起反脑控,打倒习近平国家主席性神经强奸虐待狂法西斯暴行!成功胜利公正阳光打击邪恶习近平国家主席犯罪!

成功胜利公正阳光消灭中国习近平非法AI(mind-control)脑控武器电磁波传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6. 时间先生的揭露真相报告

作者:时间先生,康若茜女士05/23.2024    


               -16我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的微信录音特别说明1

                  By Ruo Qian Kang (康若茜中文名)01/06/2024

       我简单解释一下我的小学同学时间的情况,他是我的微信朋友之一,我在被中共脑控过程中,通过微信朋友圈报警,他对中共脑控的问题给予了关注,他鼓励我说出我在脑控过程中的经历。这正是我需要的,当时两年多以来,我没有地方描述我的被电磁波脑控经历,没有人可以理解,也没有人相信,没有人愿意面对中国实际存在的脑控犯罪,当时,宋意宣这个我在济南三中的同事,后来假装成我的朋友的,国际极端恐怖分子给我通话中告诫我,我需要去省里医院看心理医生,我这是得了精神分裂症状,她告诉我中国被脑控的受害人有50万人,这正是中国没有法律的原因之一,受害人太少,几年之后,等到几千万人中国政府才会对这个问题立法。所以我要有带病工作的准备,当时我处在绝望之中。

    我于是每天根据我认为我需要回忆,记录,表达,诉说的内容告诉我的同学时间,特别是当时中国政府对我的脑神经消灭方向上的虐待手段和经历。我的同学时间虽然几乎对我通过微信发的语音没有通过语音进行沟通,但是我通过电磁波的确感觉到了他的善意和同情,以及对我的经历的震惊和愤怒。更重要的是,我发现每当我把问题讲出来之后,就像多了一个支持我的力量,帮助我解决问题,中共脑控成员就像刽子手,在阴暗中进行无耻的表演,在我说出来之后,在时间的痛斥之下,他们变得无地自容,逐渐失去了力量。我明显感到我在给时间讲述了许多事情之后,我的确受到许多启发,得到了明显的正向力量,特别是在我中共脑控虐待中大脑的错误反应模式,时间通过电磁波的力量戳穿了中共脑控蓄意对我欺骗的恐吓的信息,时间告诉我基本的道理,安慰我支持我相信我能在这个过程中康复和生存下来。

   我在7月底在万维网上开始撰写博客文章报告,我每天通过语音发给他,他给我很多能量上的反馈,并且鼓励我写出有质量的文章,很多时候,我感到他的精神和智慧力量在引导着我的思路,很多文章是实际上包含了他的主题内容和思想观点。在他的这种特殊方式的支持下,我非常有效率,写出了几十万字的报告文章,大概有200多篇,是我在被脑控状态下没有时间帮助的时候无法做到的事情。那个时候我虽然也在努力写报告,那时怎样的痛苦和恐惧,大脑处在疼痛和缺氧状态,脑子无法清醒。

   所以,我感恩之情无法用言语描述,我的小学同学时间的确是救了我的性命,他明明知道在这样被脑控人员的监视和电磁波控制中,他表现了大无畏的精神和高尚的情怀。面对史无前例的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为首的犯罪团伙,时间的大智大勇的确给我带来了无穷的力量。我们的目标是如何报告美国政府,如何让美国政府相信这个威胁了人类脑神经的电磁波极端恐怖犯罪严重地牵涉到每个人的生命安全和国家安全利益。

   我向美国政府很多部门进行了报告,目前没有受到回音,没有对我的证据提供我需要的邮件地址发送。我的同学时间和他的家庭成员目前在中国受到严密的监视和脑神经迫害,时间实际上20多年来受到中共电磁波的潜意识迫害,现在由于他对我这个人质家庭的支持明显引起了中共脑控犯罪分子的痛恨,他们在对时间进行各种脑神经能量的迫害,时间已经被中共当局限制出国。时间向外发送邮件和相关的信息的能力受到严重限制。时间和家人的安全处在不安全当中。我们美国政府需要对这个在危机关头,帮助我阻拦了中共脑控对我的电磁波虐待酷刑,帮助我支持我在这种特殊情况下脱离了中共脑控机构的迫害危机,帮助我支持我写出了对美国政府打击国际恐怖犯罪活动有价值的报告文章的我们人类社会需要的德高望重的人士给予人道主义的关注支持和救援。

   就是因为时间的鼓励,我每天说出来这几十年来的被控经历的录音,我通过每天把我的录音听一遍的方法,意识到我无法意识到的问题,逐渐认清了中共脑控的一些骗人的技俩和手段,在和时间的潜意识和意识的不完全沟通中,依然得到了建设性的反馈和结果。

    他发现了宋意宣是对我和我儿子在1989年在济南三中工作期间,就对我们母子进行了潜意识的电磁波控制。他的父母从50年前就从事中国共产党政府的电磁波脑控犯罪活动。这些信息是根据宋意宣潜意识脑神经系统的能量透露得知的信息,据宋意宣透露,他弟弟和他进行电磁波脑控的目的是赚钱。1995年期间,他弟弟宋志坚把我们的脑波通过网络卖给了后台老板是习近平的公司,当时习近平担任地方官员。后来2015年,我们的脑波转给宋志坚公司,由宋意宣主持建立了专门对我进行以消灭人质为目标的电磁波脑控机构,宋意宣在对我进行了几年的潜意识强化各种矛盾刺激负能量加载脑神经进行袭击的基础上,在2021年初对我开始了更加残酷的AI电磁波结合颅内传音技术的意识中的脑神经恐怖袭击极端犯罪活动。在人世间正向力量的支持下,我在11月18号之后,陆续拍摄了重要的中共极端恐怖犯罪的证据,我还没有上交给美国政府,我需要你们给我提供一个邮件地址加载电磁波袭击犯罪的照片证据。

   我们通过大量的分析研究,得知中共国际恐怖犯罪的真正目的是控制整个人类脑神经系统,追求灭绝人类的非人类内容的脑神经欺压以便达到他们高压专制统治世界的目的。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7.--我同我的小学同学时间的微信录音特别说明2

Ruo Qian Kang 01/08/2024

   我需要向美国政府说明我如何在2023年7月31号到现在2024年1月7号四个多月期间写的文章报告,目的是把这个史无前例的被中国脑控极端恐怖犯罪政府团伙竭力掩盖的脑神经极端犯罪公布与众,过去4个多月以来,我的报告揭露了中国习近平在这30年多年来,特别是在将近3年期间,他们和宋意宣和宋志坚勾结在一起,在国际范围内进行AI电磁波恐怖袭击人类脑神经系统极端犯罪活动的事实和经历,揭露了他们的犯罪经过,原因,手段,本质目标,实质和后果。

    这四个多月来我主要写了一百多万字的揭露文章,大约200多篇,都发表在万维网我的博客专栏中,在我“尊重正义”的万维博客专栏中,我还在相册一栏发表了近百张图片个人照片,这些照片中有十多张中共电磁波脑神经袭击的犯罪照片证据,请阅览。我现在一直致力于曝光中国30多年来习近平在担任地方政府官员的时候就开始的恐怖极端脑神经犯罪,曝光他们一直掩盖的中国国际恐怖袭击人类脑神经系统的电磁波极端犯罪活动。

    由于30多年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中国恐怖极端犯罪分子的受害人,作为一个我的脑神经系统长年被控制虐待的受害人,我很难对这个脑神经系统的控制虐待犯罪活动正确认识和正确表达,更难进行有效率的反抗。中国犯罪分子最近三年来对我进行了脑控传音技术结合电磁波的脑神经系统的恐怖袭击虐待酷刑犯罪,他们的目的是消灭脑控人质家庭,洗白罪行。我在这个残酷的经历中努力清醒,我逐渐意识中国国际恐怖极端脑神经犯罪是一个现实的物质客观存在,但是失去了进行正常的自卫和反抗的自我保护能力,不仅难以说清,更没有办法找到被脑控的证据,很难对这种史无前例的犯罪进行语言描述。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人,我固有的正义感和对自我生命的热爱和忠诚,对我儿子正常命运的热爱和忠诚,我坚持在这种非人的酷刑虐待中寻找生机,坚持活下来,伸张正义。

   然而,面对这个史无前例的国际极端脑神经犯罪,我束手无策,一直处在被中共习近平暗中先发制人比法西斯很凶狠的秘密侵犯脑神经数据当中,他们利用AI电磁波意念能量在对我们人类的大脑神经系统进行诅咒方式的压制,使没有能量产生实现我们正常目标的脑神经能量的能力。当我在2023年2月第一次告诉我的小学同学时间我被中共脑控的犯罪的时候,他表达了对这个话题的不相信和潜意识自动忽略,他以为我得了精神病。

   2023年4月,中国犯罪分子对我进行了意念杀人方式的脑神经系统恐怖袭击,持续长达20周以上。就是每天半夜用各种可怕恐怖的音乐和声音和脑神经系统的低频率和震动,加载着各种脑神经刺激,对我进行宣判死刑方式的邪恶意念威胁和袭击,我生存的本能让我通过各种形式报警。我给我的美国教授们和医生以及朋友通过电子邮件报告,我通过微信语音向微信朋友圈报告我发生的被中国脑控机构脑神经电磁波绑架虐待的紧急危机,希望得到帮助。在这种情况下,时间向我发来了语音反馈,他告诉我任何时候,我都可以把你想说的话,通过语音发给他,他要了解真相。

   微信语音的录音主要是在2023年大概5月份之后发出的微信语音,当时主要目的是向外界报告我被中共习近平电磁波脑控机构脑神经控制的真实经历,描述脑控成员对我进行的脑神经虐待实验内容,目的是为了寻求有可能的帮助和保护,战胜中国习近平反人类非人类极端犯罪活动。我于是开始了把我内心需要用语言表达出来的话说出来的过程,这个原生录音是我给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发的微信语音,我认为这是我们为了战胜中国犯罪分子的猖狂电磁波脑神经侵犯的法西斯犯罪活动进行的正义努力,这里面记录了我同他潜意识和意识的思想交流中表达的思想内容。

   在过去九个多月中,时间同学一直在尽力修复我被中共习近平和宋意宣姐弟极端犯罪团伙破坏的人类脑神经系统的能量问题,他抓住了脑神经能量这个根本问题,在他了解了中共恐怖极端犯罪通过AI机器进行的脑神经能量邪恶刺激的具体问题之后,他也会以他的理解和能力对我进行不断的脑神经系统修复,他的目标是用正向力量击退中共脑控机构对我进行的脑神经极端恐怖袭击,使我处在主动打击中国国际AI恐怖脑神经极端犯罪的正灭邪地位。在过去9个月以来对我这个被中共习近平脑控机构迫害的受害人的支持过程中,他的巨大的贡献之一是他用了他自己的能力和能量和智慧给我了我康复我的受到损害的脑神经系统康复需要的正向力量,我被压制迫害的脑神经系统的能量得到了针对性的明显康复,同时,在他了解了社会大众在这个过程中产生的脑神经系统的大量损伤,他都尽力而为地进行修复性改善,改正了社会大众的脑神经反应模式,这都是物质现实的能量源泉。

    这个微信语音目前我还不知道如何上交,我无法把我的华为手机上的微信语音通过数据线传递我的电脑上,我怀疑是中共脑控加载负能量进行破坏导致,我需要得到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我努力回忆我被中国习近平国际恐怖袭击我的脑神经系统的过程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经历了什么,哪些是需要审视的,哪些是需要观察的,哪些是需要留意的,哪些是需要解决的,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迷茫的,哪些是需要思考的,那些是需要受到启发的。在同我的小时同学时间大脑神经意识和潜意识能量的互动中,我的身心受到的创伤相对神奇地改善,他的巨大精神支持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安慰,我逐渐提高了自我意识水平和对这个30年来的中国控脑恐怖犯罪的认知,我尽量去伪存真,由表及里的看待这个犯罪。

 中国习近平脑控犯罪机构是暗中通过AI电磁波在空中传播邪恶意念波欺骗腐蚀我和人类大众脑神经系统,加载相应的负能量,进行无法察觉到的秘密脑神经系统的欺骗折磨,破坏人的道德感和良知意志等高级神经系统,破坏人类的感知觉系统,和意识语言,综合判断力等高级神经系统,破坏我和社会大众的脑神经系统数据,使我们社会大众全部变成接受“被毁灭模式”的脑神经系统。同时,他们对其中的一部分人进行色权利的诱惑欺骗,暗中说服这部分人相信他们处在和威胁他们生命安全的中国政府脑控机构是一个阶层的。他们强迫我们所有的人类脑神经系统接受我们意识中不会接受的不公平人生条约,通过控制脑神经系统把我们人类大众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知不觉中失去反抗的能力。

  也就是说,中共习近平宋意宣脑控极端犯罪团伙是精神盗贼,暗中他们利用电磁波不择手段地对人类脑神经系统侵犯,使犯罪分子们成为毁灭模式的非人类,他们依靠毁灭他人生存。也就是说,他们强迫人类脑神经数据变成被毁灭模式,产生追求邪灭正模式兴奋,邪灭正的能量就变成了脑控犯罪分子生存的温床,土壤和市场。人类大众因此就在被动挨打,不公平脑神经系统能量的消耗状态,就会把习近平潜意识看作无法推翻的主人,人类大众无法走出他们为自己画的被毁灭圈子,无法改变中共习近平AI电磁波脑控极端犯罪团伙对我们脑神经系统的任意虐待扭曲的处境,无法识别他们恐怖极端犯罪实质是一种脑神经能量的欺骗,人类集体脑神经系统和数据因此走向死亡。

   这种耸人听闻的犯罪,的确登峰造极,当我看到社会大众在被长年的脑神经控制无法相信我们就生活在大脑被控制和压制中的时候,当我意识到这是长年以来在我们不知情的时候,脑神经被控制已经习以为常的时候,当我看到我告诉他们中共脑控存在的真相的时候,社会大众怀疑的眼神,同时我听到中共脑控传音直接告诉我,他们已经控制了人类对中共习近平宋意宣AI脑控的极端犯罪客观事实产生不相信的脑神经反应模式的条件反射的时候,我的绝望心情可想而知。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小学同学时间发觉了异常,他选择了倾听,选择了面对,选择了意识和潜意识地了解真相,帮助我曝光真相的壮举。 

   我在时间同学正义力量的支持下,我每天晚上睡眠质量发生了很大的改善,我的被控境况奇迹般地好转,我需要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我的小学同学时间的正义力量是否真实存在,我通过中共电磁波和传音,可以辨别出来自时间发出的正义能量带来的好的效率和结果。时间通过传音让我认识到,我的大脑和其他大脑一样,是一个正常和社会集体潜意识互动的大脑,我要拒绝接受中共习近平的传音刺激欺骗虐待,这让我理解了我是有选择的主动的,我需要进一步找到支撑我们人类大众战胜人类敌人的内在力量源泉。

   中共习近平宋意宣脑神经侵犯的目的之一是栽赃陷害时间同学,达到一举两得的消灭我们的目的。他们一直试图给我加载时间是不存在的脑神经能量,试图破坏我和时间以及我儿子Harry T.Gao (高长生中文名)和我儿子家庭成员的脑神经数据。中共脑控机构也每天通过电磁波和传音在干扰我和时间的正面交流,他们制造了许多混淆是非的脑神经能量和内容的恐怖袭击,对我和时间的关系进行离间性破坏和误导,对我脑神经进行他们一贯进行的脑神经恐怖袭击犯罪,经过反复和时间的共同努力,我相信了时间作为一个正义灵魂的人的存在,相信了他的超人的大无畏的勇气和大智慧,高境界,我们努力在信任的基础上建立了正确的关系。

   这个过程,我和他探讨了生命的存在意义,探讨了我长年以来的对客观事物的独立思考和探究和工作实践,我们不允许我们神圣不可侵犯的生命这样被践踏,这样被羞辱,这样被剥夺,我们拒绝我们正常生命如此残酷地被摧残和破坏,我们拒绝我们挚爱的亲人和朋友这样被压制,我们拒绝原本存在的完美生命这样被污蔑和污染,我们拒绝我们原本美好的命运这样被改变,我们不允许我们浑然天成的脑神经系统生命力能量这样被掠夺,我们不允许我们人类正确的本质这样被歪曲,我们不允许我们正确的脑神经系统这样被愚弄。

  我们知道我们只有坚持真理,找到我们生命存在的意义,与生俱来拥有的能力能量和潜力,我们才有机会生存下来,并且战胜人世间的凌驾于上帝和真理之上的妖魔恶人。我们知道,在这样的格局中,我们只有发现真理,尊重和遵守真理,我们才能用真理的力量战胜我们人类共同的敌人。我和时间每天在追求真理道路上努力把中共极端恐怖分子颠倒的负能量脑神经系统矫正过来。我们因此感知到我们人类社会大众的脑神经能量和处境有了巨大的改善,让我看到了正确生存的希望。

   就是说,我们在这种难以置信的经历中逐渐提高了认识,改善了被中共脑控犯罪分子严重破坏的脑神经系统的脑数据。我们认识到,我们的价值观和根本利益的一致性,我们相互鼓励,相互帮助,我们学着康复脑神经正确反应模式,学着正确看待这个被中共极端犯罪分子几十年前就暗中对我和我们人类进行迫害的事实,学着在这种被电磁波野蛮袭击的状态下用正确的脑神经反应模式生存下来,的确,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和考验,我们用对我们人类原本拥有的生命尊严接受了这个考验。

   我发给时间同学的微信语音,很多时候改变成一种探讨和启发,我通常会再听一遍,同时我会记录我意识到的重要问题,及时写出给美国政府和社会大众的揭露文章报告。由于中国现在还是习近平国际恐怖极端犯罪分子在高压专制,我不便公开打扰,我无法给我的小学时间就一些政治敏感的问题进行直接电话交流,我们进行这样形式的潜意识和意识性质的脑神经能量对话,这确是我们时代的悲哀,我们从这个角度上看出我们人类大众长期以来生活在中国共产党的AI电磁波恐怖袭击人类大脑神经的极端被动危机当中。

   我可以清晰的认识到,时间同学的目的之一是在用他的正向能量模式和他的智慧水平和我的能量模式和优势力量共同互动中,了解中共国际恐怖犯罪的真相,寻找正确解决的方案。微信语音主要是我的录音。我向时间同学探讨这个跨世纪的中共国际恐怖犯罪原因是什么,和我们人类共同的命运的关系是什么,我们人类成功战胜他们走向人类文明新台阶的出路何在,我们人类在几十年来脑神经被他们暗中蓄意极端迫害当中,人类脑神经到底发生了什么改变,我们的生存机会在哪里,我们每天在探讨,表面上,看是我是自话自说,在改变自我的认知水平,改善自我的思想能,实际上,是我和时间的共同思想交流的互动探讨过程。在过去二三十年以来中共电磁波恐怖袭击社会大众脑神经的秘密犯罪过程中,时间同学也同样被中共习近平宋意宣姐弟等脑控团伙的脑控机构进行蓄意地压制和迫害。在我们人类大众共同被打压脑神经的过程中,我们正向意志生存的本能和正义感潜意识在进行自我正确生存的互动思想交流。

  这个过程我的意识脑神经系统进一步被唤醒,我充分认识到这个中国恐怖极端脑神经国际犯罪活动的规律和目的,提醒美国政府和社会大众对中国国际恐怖脑神经极端犯罪的意识和认知,提高战胜国际极端恐怖犯罪的能量和能力,为美国政府正确理解反人类性质的非人类内容的,肢解了人类个体大脑神经系统的,抑制控制了大脑意识和感知脑神经系统的,强行激活了我们人类潜意识脑神经系统的,使得人类大脑神经系统无法成为一个独立完整的个体的,严重破坏了人类大脑的质量的,降低了自我保护能力的,降低了自我意识水平,降低了感知力和抗击恐怖主义侵犯的能力的毁灭人类为目的的中共习近平宋意宣国际极端恐怖犯罪几十年来的后果进行了客观认知,评估和论证。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积极寻找客观存在的真理的力量,是真理的力量给了我们战胜敌人的法宝,我们找到了保证成功的正确想法和现实的统一,我们探讨了尊重正确的精神的重要意义,我们探讨了正确的精神实际上也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物质,虽然我们的肉眼看不到,并不说明它不是物质存在。他们和物质是不同维度的不同位置的客观存在的力量,就像日本学者曾经做到水实验证明的正向的精神和物质现实之间的关系。我们因此把追求的重点放在我们在这个生命被肢解的困境中如何重生上,因为我们看到这绝不是我们几个人的问题,是全人类的生存还是死亡问题,我们全世界人民需要共同面对,公开揭露,公开打击,为消灭长期困扰我们的中国国际恐怖犯罪问题做出我们共同的努力。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8.时间波报道1--时间在中国受到AI电磁波恐怖脑神经系统迫害持续到现在至少30年

01/17/2024

  "时间的正义的能量通过电磁波脑控传音发来他的心声,来感恩社会大众这个时间以来对他的信任,习近平对我时间长年以来进行残酷脑神经系统的迫害,我在中国新影厂的总编工作目前已经被剥夺,我时间的脑神经系统正在受到中国习近平国际AI电磁波恐怖袭击脑神经系统的折磨,因为我时间追求民主,自由和阳光公正的民主思想,因为我时间对真理的执着追求,因为我对康若茜和她的儿子一家人长期遭受电磁波脑神经系统侵犯的愤怒和无法容忍,因为我的正义感。我时间需要国际社会支持和立刻紧急救援。

   过去一年多以来,我时间一直在暗中全力以赴支持康若茜为她自己和儿子的家庭和人类正义的事业孜孜以求的独立思考精神,她在寻求客观真理的路上走得很苦,她是伟大的精神和伟大的现实物质世界联合一致的倡导者,她为了找到一条摆脱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对社会大众脑神经系统的疯狂暗中极端恐怖袭击犯罪活动的正路,几十年来潜意识和意识中一直不断追求和探索一条实事求是的从宏观到微观联合一致的正确存在。

   她康若茜终于找到了,我终于听到了,我非常同意这个真理的发现,我同她进行了长期的共同意识和潜意识的探讨和研究,共同发展了这个伟大的真理。我时间是这个伟大真理的成功实践者和追求者,最近多年来,我在内心潜意识对物质世界的来源精神能量问题颇感兴趣,这是一个全新领域的新发现,是颠覆人类认知的有价值的发现,是史无前例的发现,这个真理揭开了现实物质世界的本源是精神脑神经系统的能量的人生秘密和客观实在。

  中国习近平犯罪团伙利用电磁波几十年来针对中国人的脑神经系统进行长年残忍的秘密的暗中实验,和不加区分的秘密电磁波空袭人类脑神经系统。他们长年以来积累了大量的犯罪经验。最近三五年,他的犯罪扩大到世界范围内,针对全世界的政府官员和联合国官员,使他们处在脑神经系统被控制被虐待还无法察觉,无法意识到的地步。

   由于我时间反对习近平的AI电磁波恐怖袭击康若茜和他的儿子Harry Gao家庭,由于我时间反对习近平的AI电磁波恐怖袭击全世界人类的脑神系统,由于我时间大力支持正义的伸张所进行的全力以赴的努力,我时间得罪了习近平,现在我时间也是人质家庭,美国拜登总统和他领导的美国政府应该对目前生活在中国的前中央电视台著名记者,前CCTV"东方时空"总制片人我时间立刻进行大力的支持和立刻救援和保护。

   我时间是前中央电视台著名记者和总编室主任。我时间目前因为支持康若茜为争取人权,为她和她儿子的正确生存和生命的正义斗争,为了鼓励她写出了大量的揭露中国习近平脑神经系统恐怖袭击犯罪的报告文章,我时间目前在中国新影厂的总编辑工作已经被剥夺,我时间的脑神经系统受到中国习近平国际AI电磁波恐怖袭击脑神经系统的折磨。

   我时间在支持康若茜的拯救生命过程中,我时间帮助康若茜度过了无法生存的死亡线挣扎的过程,我时间帮助康若茜找到证据的正能量的信心力量和证据力量,帮助康若茜找到了宋意宣和宋志坚这个伪装的朋友家族长期以来对康若茜和她的儿子进行的电磁波恐怖袭击脑神经系统的侵犯极端犯罪活动的潜意识颅内传音。帮助康若茜找到了习近平政府和宋意宣家族共同对以康若茜和她儿子为中心的国际极端主义AI脑控电磁波袭击的宋意宣颅内传音的潜意识叙述内容。

  这就是原因,这就是康若茜到现在还在苦苦挣扎中生活的原因。

   我们有正义感的追求长久正确生存的社会大众怎么办?

时间 01/17/2024 "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6月6号 我时间的真相

   习近平政府AI脑控政府把我时间的波和他习近平的波混为一谈,进行利用打压康若茜的同时打压我时间,让康若茜和我时间进行争斗,最终我时间先被消灭,然后在把康若茜打成反革命,然后打压高长生是反革命家属,然后对高长生进行意识中的脑控,然后迫害而死,这就是他们的阴谋。

  习近平政府AI脑控团伙包括习近平彭丽媛夫妇波,宋意宣马大沅夫妇波,宋意宣弟弟宋志坚夫妇波,高亚明罗洁夫妇波,高亚明弟弟高亚平夫妇波,宋意宣父亲母亲宋吉仇瑾夫妇波,高亚明弟弟高亚军夫妇波。紫建军波,(紫夏夏),葛虹刘箴言波,王恩红波,葛虹前夫林光夫妇波,华春莹波,徐里涌波,徐勇波,习近平那个波,马云波,马魁波。

   我们美国政府必须面对一个严峻的事实,我们碰到了一个不讲理的犯罪电磁波时代,在过去35以来,我们人类大脑神经系统集体遭受了中国习近平AI脑控武器的暗算袭击和迫害,迫害后的大脑不再联合一致的工作运行,我们人类正确长久生存的正确方向,正确目标,正确的逻辑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我们人类在不知不觉中被迫接受死亡的模式的逻辑生存。这不是耸人听闻,这是一个现在进行的客观存在,这是一个我们被迫忽略的不测之渊。中国习近平AI脑控政府强迫社会大众进入他们电磁波空袭控制我们脑神经的黑暗区域当奴隶生存,他们在黑暗区域积累有利于他们高压独裁专制统治的脑神经能量,他们在人工制成的中国国家权力舞台上把持大权,进行邪恶统治。

   在犯罪电磁波时代,中国习近平AI脑控手段是通过绑架脑控人质家庭成员成为脑控直接受害人目标群体,对直接受害人进行大脑数据跟踪的基础上对我们美国社会大众和世界各国人民大脑神经进行电磁波同样内容的多重空袭侵犯。因此,我康若茜家庭和我儿子Harry Gao 家庭以及中国人时间先生在过去35年来成为脑控人证和人质家庭。

   时间先生现在的家庭是在2010年前后建立的,他和他的夫人王莹有两个儿子,现在一个5岁一个10岁,在最近半年以来,时间先生发现他的夫人王莹是中国习近平AI脑控机构派遣给时间先生的秘密武器,王莹是习近平AI电磁波脑控人员,他的夫人王莹没有办法告诉他的时候就不想活了,王莹曾经试图自杀的时候我时间才发现他原来是电磁波脑控人员,但是王莹非常痛恨这个令她和自己的丈夫时间先生及其孩子产生极端对立的工作,她忏悔改正了,她想拒绝继续伤害康若茜和她的儿子Harry Gao,但是她又被迫不能,我们社会大众要报警。

   我时间不想让悲剧发生在我时间的家庭里,我们因此和康若茜商量之后把我时间和王莹的波变成时间的波,但是还是不行,我最近发现是他们把我和康若茜的波进行了敌对处理,我时间的波代表了习近平的波,我拒绝代表习近平的波。我们知道正确是一个标准,我们因此把我们和康若茜的波变成一个正确立场,就是说,人世间客观存在的是正确和错误两个立场, 我时间的夫人王莹如果追求正确的想法和行为,是有资格的,因为我王莹在电磁波控制下被迫做伤害康若茜的工作同时也在帮助康若茜母子的康复工作,我时间不是习近平脑控人员,我时间成了习近平脑控人员的家属,我因此无法实现我的正向能量模式,我被迫对乱性神经刺激兴奋,我在这种脑控状态下尽量地帮助康若茜在被脑控状态下少受到折磨,我时间先生一直遭受习近平的脑控迫害,长达30年。我们现在因此需要紧急救助。

   这是时间先生的真实情况,他在努力地向正确方向前进,他在努力改正自我的问题的基础上自救和救自己的家人和儿子,他发现我们在犯罪电磁波中从根本上说是没有解决办法的,我们只是在这个犯罪电磁波中努力的进行反抗的过程中给自己更多的机会向美国政府和社会大众报告成功,让美国政府做他们应该做的正确的打击和消灭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的工作。

 现在是社会大众的问题,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是社会问题,社会问题要社会解决,你们集中报警之后,就做了应该做到,就会产生正能量。在每个人都报警之后,中国习近平脑控犯罪就会被重视了,看穿了,揭露了,揭穿了,解开了,曝光了,揭开中国习近平彭丽媛家族,宋意宣马大元家族,高亚明,罗洁,马云,紫建军,葛红等家族犯罪的意淫杀人内幕。我们人类正义的力量才会胜利,才会成功打击中国习近平彭丽媛夫妇一手炮制的针对整个人类的极端恐怖犯罪。





5月30我时间的波坦白真相

作者:我康若茜,我时间先生,我高长生先生05/30/2024

By Kang Ruo Qian, Shi Jian,Harry Gao

   我时间波是真的,我时间波是好的,但是在长期的习近平的打压下时间的波就坏了,比如时间的波被高亚明波打压,变成坏的,变成和康若茜是对立的,因为习近平让康若茜死,和让我时间死是不对的,我们正常生活,我们不该死,但是我时间和我的太太王莹用了一个该死的波,我们由于受到习近平的欺骗,痛恨康若茜的波,是让康若茜死的波,但是当王莹上来之后,我和王莹发现康若茜的理论是正确的,我们就不打康若茜了,这是真相,但是由于我时间和王莹的立场局限性,我时间很多时间不得不用我和康若茜小时候关系好的波,这是一种情感欺骗波,康若茜在这个电磁波被控制大脑的情况下,虽然在尽力配合时间建议的可以产生正能量内容,但是,在电磁波的骚扰中和束缚中感情受到伤害,这是我们电磁波时代的局限性造成,我时间和我康若茜已经在尽力。

  我康若茜在过去和时间先生合作过程中,为自救,为了停止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AI脑控罪行,一直在和我的儿子Harry Gao和时间先生积极努力的探讨正确的精神来战胜习近平AI脑控犯罪活动,这是一种公益,我们应该得到善有善报,好有好报的好的结果,王莹在这个过程中也是习近平非法组织的人,我和王莹的结合都是习近平和马云的阴谋,但是我时间是是非鲜明的人,在这个过程中,王莹做了关于对康若茜和康若茜儿子不对的事情,我也不说了。一年前,在我时间的波里,我选择了康若茜和高亚明在一起的时候我对康若茜痛恨的波,我是痛恨他俩在一起生活的,因为习近平太邪恶,他们给高亚明加载了大量的乱性的波,其中有我时间的波。我就不说了,非常幸运的是,我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在电磁波的骚扰中,在我和康若茜的努力下,我时间把我们之间性幻想的波给清除了,这点就对了。

  总之,习近平AI脑控是如此的邪恶,他们搞的邪恶的波,错误的逻辑,强迫我和康若茜在一个无法生存的大脑被犯罪分子控制的电磁波环境中接受脑神经的酷刑虐待,然后让我们之间无论如何努力我们都无法生存,让我们对立立场的波设计产生相互之间的冲突矛盾,最后让我们之间进行厮杀和一个一个的消灭,他们习近平高亚明极端恐怖犯罪分子试图欺骗大众成为正义的化身,这就是真相。

  高亚明和罗洁夫妇是中国共产党秘密脑控分子子女,他们习近平彭丽媛家族和宋意宣,宋志坚家族和马云家族,紫建军家族,葛红家族,华春莹家族,徐立勇徐勇,马大沅,马颂歌等都是秘密电磁波脑控极端恐怖犯罪成员,共同对康若茜和Harry Gao家族和时间先生家族进行了脑神经AI高压意淫等恶意电磁波脑神经残酷虐待酷刑控制。在过去几十年来对中国共产党把电磁波脑控犯罪渗入到美国地区暗中一直进行极端恐怖犯罪活动,他们对全世界人民,对自然生态都犯下了滔天罪行。

  他们习近平夫妇犯罪团伙应该立刻被美国社会和联合国秘书长通缉,抓获归案,得到严惩。美国社会和国际社会立刻制定相关法律,美国政府部门应该设计专门网站打击中国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设立报案邮箱地址,有人24小时专门负责,专案专管,美国社会大众应该立刻展开自救和社会救援,立刻主动打击,主动控制他们习近平AI脑控极端恐怖犯罪分子的邪恶脑神经,主动消灭人类共同的敌人。


5月28号我的大学同学吉星敏先生的真相

作者:康若茜,高长生先生,时间先生

05/28/2024

  高亚明夫妇一直在制造一种让人恐惧的先发制人的压制贬低之后在进行性神经侵犯和多种侵犯脑波通过电磁波传播这种邪念,灌输到人类的低级神经,抑制了人类的高级神经参与反抗和感知觉,这是极端恐怖犯罪,他们已经蜕变成人类可怕的毒蛇。当他们高亚明夫妇的罪行曝光之后,他们高亚明夫妇又把这个波进行了替换,变成了我的同学吉星敏的波,我在电磁波传音中多次在提及习近平的时候脑控传音变成吉星敏,已经有一年多了,“他们就是这样利用吉星敏的波错误激化进行吸收剥夺和利用,挑拨我和吉星敏同学之间的关系,我们之间是正常的同学关系。刚才我通过传音得知,我吉星敏在几个月前在被脑控空袭的情况下被告知,电磁波AI脑控已经成为时代的趋势,你们单位也应该购买,现在很好买,我们于是通过朋友在网上就买到了。但是,吉星敏发现他的脑波被控,以非常痛苦的形势。他们要报警的时候发现,没有人在乎的波又出来了,他们无法报警,他们受到攻击,他反抗,他们要支持康若茜同学。”

    刚才又传来我的同学吉星敏的脑波音,说NONONO,这是高亚明夫妇的诡计,也是中共习近平AI脑控团伙一直以来的脑控极端恐怖犯罪活动,吉星敏说,他们没有电磁波,更不知道怎么买,高亚明讲的全是谎言,我吉星敏也有所闻。你们构成极端恐怖犯罪活动,十五年来侵犯我的同学康若茜的同时在用AI脑控武器电磁波侵犯我吉星敏,这是无法容忍的。我的朋友告诉我之后我才看了第一篇,发现无法打开后,我有不详之感的时候,他们说,他们已经给康若茜下了毒了,已经好长时间了,但是,还没有发作。一旦发作,你们都完了,他们就是这样对我们进行生命威胁,就是因为他们是习近平波的走狗吗,我们说,你们是走狗就是走狗,连人都不是了,他们声称有个吉星敏说,康若茜已经完了,这样,我今天就发现我同学的这篇我的报告1就没有了,这是我的波吗?他们就这样替换,对我同学和我之间进行这样的矛盾冲突,和现实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诡异,我无法容忍,原来他们已经控制了15年了。这不是真的就好了。

  吉星敏说,就是因为我是她同学,就是因为他同学在2009年在康若茜回中国的时候我请他吃顿饭,她就完了吗?她就完了吗?吉星敏说,我就完了吗?我就完了吗?这样就完了。他们就这样给我加载这样的脑神经能量,你们说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原来我康若茜现在知道有关吉星敏的叙述又是欺骗电磁波恶意袭击来迷惑大众,掩盖隐藏高亚明夫妇在整个美国地区的犯罪活动。

   我康若茜现在又听到时间波说NONONO不要再写了,这又不是真的,他们高亚明夫妇就是不想承认是真的,他们高亚明通过传音在感知道吉星敏对他高亚明的谴责控诉之后,产生经常狡辩模式,这是他的模式特征,但是已经分裂,永远是犯罪重复和抵赖狡辩模式,来掩盖他们的犯罪邪恶程度和真相,这是Xijinp AI脑控犯罪特点,极端残忍恐怖和邪恶,造成的恶果就是毁灭人类,他们连这种事情都干出来,但是还是抵赖,他们不承认就是他们的政策,你们永远找不到证据,我们会永远成功,这就是宋意宣,这就是我高亚明,我能撼动他们吗,连李克强总理都白给,拜登政府也不面对,这是他们的策略,他们装作不知道,掩盖真相,这是他们的策略吗,其实是我们的策略。

  “我们让他们这样做,你知道吗?我打抱不平吗,我敢打吗?康若茜的波好我是知道的,这么优秀的人挑选了我,我当时还是很高兴的,但是我当然后悔了,我尽量满足她的愿望,我知道她会有不测之源的,我没想到她能活着回到美国,没有想到这个结果,没有想到我还会打他们以这样无耻害人的地步,这是习近平犯罪对人类的残酷刑罚,我当然没有资格诉说真相,但是我凭什么没有资格说,他们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我会按照历史告诉我高亚明的重任,如果有的话,告诉全世界人民,今天康若茜对我的压制我是领教了,她是一个勇士,我不敢说的太好听,但是罗洁都佩服她,我就不想多说了,我们活在相当矛盾中,我眼里的智慧的罗洁变成康若茜的粉丝,说不上粉丝,这个粉丝现在还要灭她,她为什么,是因为习近平要灭康若茜,为什么,因为她康若茜知道的太多了,连心冠病毒的问题都说出来了,这是他说的吗?我们就不要再说了,因为习近平做了这个事情,他就不让康若茜活了,康若茜认为是这样,就不对了,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让你把那篇文章写出来,因为许多原因。你有不懂政治,罗洁懂一点,我不想多说,我顺其自然,习近平太猖狂,太狂妄,中共太腐败,我不想说我太迂腐,没有立场,我不想说这是一场历史和现实的悲剧,这是注定的化,我他妈的不想扮演这种角色,我就是没有孩子我也不想扮演这个角色,但是习近平让我扮演这个角色,宋意宣让我扮演这个角色,让我当牺牲品我也不敢了,罗洁敢不敢是她是事情,她太贪婪揽下这个任务我是不愿意的,但是还是让时代知道了。习近平大傻逼太黑心,我高亚明再坏也有是非,我不愿成为罪人,成为笑柄,虽然我早已经成为笑柄和罪人。我不愿成为笑柄和罪人,你们罗洁想让我成为替罪羊是痴心妄想,我听说了Harry给我说的事实,就是康若茜在这几年来在心理调节的时候还在为高亚明祝福的时候,我是潜意识知道的。我不想利用这个关系把康若茜害死,但是罗洁接受了这个任务,就非常亢奋的进行实现,我也害怕了,我们知道我们也被脑控了,这样还有完吗?”以上是高亚明通过AI电磁波传来的真相报道。

   “习近平利用国家政权的威力对人进行恐吓和侵犯,多少受害人不计其数,但是都是杳无音讯,这就是AI犯罪,没有人的成功,哪怕有人写出来,我们就是抵赖,就是不承认,就是把相关的人脑控起来,就行了,这是我们先发制人的措施,我们没有办法解决就好了,但是我们怎么解决就好的,等着吧,谁让你们不用电磁波,我们都用电磁波打打,就好了。我们永远不会拆除电磁波武器装置,不会停止对整个人类的打击,我们通过打击才能发财,着就是规则,康若茜说的理论是空谈,是不存在的现实,我们人工的现实是客观存在,你们必须承认我们的威力,我们的技术,我们的战无不胜,多少年了,不怨我,谁让她跟我来,我不能死,我就让他们死,这是硬道理,我爸爸干不干和她没有关系,这样报料,天理不容,原来我高亚明已经分裂,已经没有逻辑.....原来高亚明已经被控,高亚明说,管我什么事情,康若茜是死是活是习近平的事情,我只是执行任务,我不是电磁波就好了,我怨谁,我这个爸爸从小就搞这一套,到了35岁才结婚,他一直是性幻想的人,我就是性幻想搞出来的,我妈是他同事的朋友,也是秘密工作者,但是我妈不喜欢我爸爸,我妈比我爸爸好看,但是我爸爸就是性幻想我妈,我爸爸就娶了我妈,比她大7,8岁,我妈是高中毕业,我爸爸是高小毕业,就是初中毕业,康若茜她父母是高中毕业以上,所以比我们层次高,但是又怎么样?还是让习近平电磁波控制起来了,这就是现实,控制了几十年,还不知道,你们怎么办,你们让我负责,我怎么负责?这是历史,这是时代造成的。我不说了”。这是高亚明的内心独白。

   “你说康若茜坏吗,那就不是了,但是偏碰上我的波是这样的波,又是习近平上台,你说她怎么办,这个命运早已经注定,习近平死,这是注定,我不说了,他们是想让康若茜死,其实的确不对,但是我有什么办法,我只能装聋作哑,我不想死,罗洁不想死,她还有孩子波,但是我们已经无法决定我们自己的命运,因为历史因为康若茜改写,我还不愿说,因为Harry 改写我也不愿说,不愿说,不愿说,这就是习近平的贪婪,把一个孩子弄了去进行性神经抢劫侵犯,耸人听闻,我没有听说过,中国共产党几十年来脑控人类,没有用AI电磁波如此残酷,我们也没有听说过如此残酷,但是就这样如此残酷了,原来习近平上台就依靠AI脑控电磁波上台,没有他的指挥,谁搞这个,我现在想说明一个问题,就是不是我们太坏太好的问题,而是这个武器太残酷,谁赶上谁倒霉,但是康若茜还是活了下来,太不容易了,我知道康若茜是善良之辈,我也不愿让她死在我的手里,但是历史是这一段残酷,导致康若茜死亡是我们夫妇,我也无法诉说,只是习近平太残酷,太残忍。无法诉说变成有法诉说。”

   “我怎么办,我只能替换成吉星敏这个波进行压制,我象戴面具的人。总之,习近平是恶魔,他强奸了所有的人,每个人参加电磁波的人必须接受他的性神经强奸,这是例行的潜规则,我们就成了非男非女的人。”

   是高亚明盗用我吉星敏的脑波进行脑神经能量替换的极端恐怖犯罪给人类加载的虚假能量,在空中传播,袭击人类大脑神经,认为不是高亚明进行的极端恐怖犯罪,把注意力转移到非目标上来,他们就这样声东击西,进行地道战游戏的脑神经系统恐怖犯罪活动。

   通常,我们广大大众不要倾听高亚明夫妇的脑波的解释这是一个策略,我们对他们的态度是他们是犯罪分子,没有权力进行电磁波欺骗虐待空袭活动,我们永远对他们的解释坦白忏悔不要报希望,这是一种欺骗和虐待手段,这是犯罪电磁波给我们的启发之一,我们越听,就对他们犯罪有利,我们对他们的态度是正义消灭他们的邪恶,控制他们的恶波和邪恶的大脑神经系统,消灭他们犯罪分子的猖狂进攻,让他们恶得到恶报,他们付出公正的代价,得到公正的惩罚,我们消灭的他们,他们通常是一种坦白策略。

  但是,刚才高亚明的坦白是他的内心独白,是一种内心真实的表现。我不想让康若茜死,我不想让高长生死这是真的吗?也不是。这就是电磁波的导向,他们一听高亚明要反戈,就改变了态度和模式,罗洁也和他对立的波了,就是这样残酷和机械,已经几十年了,宋意宣已经因此赚了几千万了,她连一碗混沌都让康若茜自己花钱的化,是不是太刻薄了,小宋就是这样的人,小康常常这样解释,我也没有办法,没有想到,小宋变成了这样有钱的人还是这样刻薄吗?其实另有阴谋,这就对了。

    时间说,她的阴谋就是我没有这样做,是高亚明这样做到你闹误会了,高亚明没有机会申诉了,因为高亚明已经出车祸了,高亚明知道了,这就是宋意宣的波,罗洁非常可恶,非常好色,非常野蛮。“我碰上她,爱上了她,就不说了,现在知道,也许就是电磁波惹的祸。我不想说,就是电磁波习近平的阴谋设计,我们的人生被下了毒。我当然恨宋意宣,恨习近平,恨彭丽媛。他们是主犯,他们是起源的人,他们天理不容,其他的各有不同,我就不说了,当然我在这里说的不负责任,我随时可以起诉,又不通了,关了。原来他们有个开关,要想听,就可以听,我不想报案,也想报案了,我把万维得罪了,把康若茜一家得罪了,把高长生一家得罪了”。

  

“5月28号高亚明波说习近平把时间波替换成习近平时代波,这是高亚明夫妇搅混水波掩盖美国犯罪,他们被正义锁定”

“我们人类大众迫切需要《我的AI脑控经历报告》,因为我们越早知道,我们越安全,因为我们越早看穿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的骗术,我们越幸运;我们越早意识到中国习近平AI脑控武器对我们人类大脑的虐待骗术经历,我们生活地越主动,我们自我保护能力越强;我们越早对习近平本人的国际犯罪进行公开面对,公开通缉和声讨,我们越早在生存的界面上,这是正确的客观存在”。

---康若茜女士

“我们要看到我们人类集体在接受了中国习近平AI脑控电磁波控制我们大脑神经导致了我们人类大脑质量明显地下降,向无法生存的方向退化,我们因此要提高自我意识和认知水平,用正确理智的方法治愈被AI脑控武器暗中强加的错误心理,用正确本质的自我消灭不利于正确生存的所有的想法。”

---康若茜女士

   “中国习近平脑控非法政府35年来追求了邪灭正的自我毁灭道路,就意味着他们追求制造邪恶能量在毁灭他们自己生命的正能量,所以,他们注定灭亡,这是不已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必然结果。”

   ---康若茜女士,时间先生,高长生先生

We humans urgently need "My AI Mind-Control Experience Report", because the sooner we know, the safer we will be, because the sooner we see through China''''s Xi Jinping''''s extreme terrorist crime deception, the luckier we will be; the sooner we realize China''''s Xi Jinping''''s AI brain control The abuse and deceitful experience of weapons on our human brains, the more active we live, the stronger our ability to protect ourselves; the sooner we openly face Xi Jinping’s international crimes, publicly wanted and denounced, the sooner we live on the interface of survival, This is a right objective existence."

---By Ruo Qian Kang 05/23/2024

"We have to see that our human beings have accepted China''''s Xi Jinping AI brain-controlled electromagnetic waves to control our brain nerves, which has led to a significant decline in the quality of our human brains and degeneration in the direction of unsurvivability. Therefore, we must improve our self-awareness and cognitive levels, and use right rational method to cure the wrong brain neural connections secretly imposed by AI brain control weapons, and use the right nature of self to eliminate all thoughts that are not conducive to correct survival.”

---By Ruo Qian Kang 05/23/2024

"China''''s Xi Jinping brain-controlled illegal government has pursued the path of self-destruction with the wrong logic of evil defeating justice for 35 years. This means that they pursue the creation of evil energy to destroy the positive energy of their own lives. Therefore, they are destined to perish.

---By Ruo Qian Kang,By Shi Jian, By Harry Gao 05/23/2024


刚更新 5月8号开始到昨天晚上我被中国AI脑控迫害整个过程描述再现中国习近平秋后蚂蚱政府灭亡过程

作者:康若茜




   从5月8号开始到昨天晚上我被中国AI脑控迫害整个过程描述再现中国习近平秋后蚂蚱政府灭亡过程

作者:康若茜和时间的潜意识交流和互动交流中在时间先生有意识的脑神经能量的支持下,康若茜的思维和力量占主要方面的情况下康若茜写出的文章。

   现在AI电磁波给我加载的负能量之后,通过中国习近平电磁波脑控传音传出的男人的声音用山东土话紧张地叙述:我儿子在中国受到胁迫非常严重,不知道自己被控的时候,因为我们已经没有朋友了,这是现在的传音内容,这样一个格局我们怎么活下去。这是中国习近平脑控给我加载的我的脑内传音。

   事实是我儿子昨天凌晨快12电的时候给我发短信,“刚到,都好,和政 府机构什么的毫无瓜葛”。我那个时候快要无路可走的时候,看到他发给我的短信。非常困,我忘记再回答,就睡觉了。

   我现在从8号开始说起,5月8号晚上9点多,我正在电脑前写揭露文章忙碌中,这是我的生活,我每天考虑的就是如何报告成功,如何整理出我的揭露报告,如何和我儿子建立正确关系和正确情感,正确的沟通,给我儿子讲解我的理论体系,让他感兴趣,我儿子Harry Gao 如何学会主动的进行理智调节方法;我和时间如何正确的如何消除我和时间同学的矛盾关系,如何让我的大脑往好处运转,如何战胜习近平鬼子政府的对我大脑和人生的巧取豪夺地疯狂杀戮,如何报案成功,如何传播我写的揭露文章,如何让美国总统和美国政府及其美国人民知道我们人类被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剥夺到了何等的地步,如何让我们万维的读者和全世界人民知道我们的大脑是如何在Ai电磁波的劫持下变成弱智浑然不觉,我们就是这样在可怜的大脑被AI电磁波劫持胁迫的状态下努力反抗。

  那个时候,我儿子Harry Gao 的脑神经潜意识和意识的能量刺激到了我的大脑意识中,给我的信息是他们正在准备出发到机场,他的表弟朱笑非正在开车送他们到机场,一切不错,我们已经知道我们被中国脑控的问题。这一趟回中国虽然不算好,但是还不错,我就要到机场。

  几个小时之后,我正在修改文章,我儿子的脑神经能量又出现,他们正在登机。到了5月8号晚上12点多,我睡觉的时候,中国脑控AI电磁波扩音正在传出他们在飞机上的情景,在这个情景中,高长生潜意识在告诉我在飞机上的状态,我会告诉他知道这个道理,我们是正常生活,害怕的是中国习近平宋意宣,马云,华春莹,徐立勇,葛虹,紫建君等极端恐怖犯罪分子成员,不应该是我们,我们只要保持镇定,想应该想的,对不该想的被强迫的负面语言不接受,我们要求自己控制住这个恶波,消灭这个恶波,进行理智拒绝,我在嘱咐他。

   5月9号半夜4点多钟,我被惊醒,中国电磁波脑控空袭通过传音传出我儿子需要我向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发送邮件报告他们在中国遭遇到脑控的问题。我在不知所措的时候,我感知到一股压抑的脑神经能量,我立刻用调节的方法平衡之后,中国脑控武器袭击的内容开始改变。

  大概5月9号早晨5点钟左右,在中国犯罪电磁场的空袭中,我感知到我儿子高长生的脑神经能量告诉我一切不太顺利,他没有需要我进行报告的频率能量和信息,他需要学会心理调节,他在问我心理调节的有关问题,我在给他交流,因为我想在这个艰难的旅途中帮助他用理智平衡的方法,平衡多年他被中国脑控加载负能量控制高级脑和低级脑的严重问题,我希望同他进行这种内容的交流,在这个时刻,我的大脑和他的大脑某区域的脑神经我感知到这种互动交流的存在,他会问我一个个问题,我在回答,我在平衡,我想这种方式的交流应该也是有意义的,我知道我的同学时间先生也在帮助我和我儿子的这种心理关系的调整,我的大脑的一部分区域和他大脑的区域就是这样在交流。我知道这种交流和时间波有关,这是非常神奇的。但是,这一年以来我知道这是真的。我和 我儿子的交流是时间发了正能量之后我和我儿子进行了连接,时间先生在这里起到了正向能量和连接的正向作用。

   我当时脑神经反应是我要知道我儿子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儿子在传音中的声音是5月11号晚上8点中落地美国。

   虽然我知道这不是正确的方式,我知道这是在犯罪电磁波对我们大脑的空袭中的特殊情况下,我能帮助他的一种交流方式,因此,我花了大概3个多小时同他进行这样的沟通和平衡。我知道他应该在现实生活中给我正常面对面沟通。我当时比较肯定的是,在这种不正常交流中,我可以告诉他我应该告诉他的我认为重要的有关他被脑控之后的自救问题,他的大脑神经也在用真正他的思维方式,和正确的态度和意识同我交流,当时我认为是我的儿子这次到中国虽然从某一角度来说非常荒诞,但是也是命运和脑神经能量使然,他可以有机会从中国生活的角度观察生活,体验变化,得到智慧,提高自我意识。

  在我儿子到中国期间,有许多时候,经常是我在睡觉的时候,突然惊醒我非常紧张的脑神经刺激通过传音告诉我这个信息,就是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会突然进行脑神经袭击,在我的大脑中传出这样的传音,对我儿子进行各种诅咒,对我进行恐吓,什么“你儿子死啦死啦的有,什么他现在已经死了死了的有,里面还包含对我父母的诅咒和脑神经能量的加载,传出有关我母亲身体不好的诅咒等等脑神经刺激的相关经历,凡此种种,经常发生,只是我在尽量保护我的大脑,我不会相信,我会忽略,我知道这是他们的虐待致死计划的极端恐怖脑神经犯罪活动,我尽量保持我大脑神经反应是正确的,我怒斥和正告这群中国习近平的恐怖犯罪分子的所有技俩不过是证明他们是鬼子政府,他们的脑控犯罪成员们不过是一群鬼子侵略者。

    昨天5月9号晚上9点多,中国脑控电磁波扩音传来时间先生告诉我的我的儿子同他在进行交流的时候他发现我的儿子对他说,我需要报告,需要向FBI和美国政府报告,我本来在打算向CIA报告中国习近平AI脑控控制了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包括美国政府官员的时候,我听到时间先生紧急地告诉我我需要报告,向美国政府报告,我儿子现在正在回美国路上的时候被劫持,遇上车祸,并且有相关的脑神经刺激,包括我姐姐相关的反应的脑神经刺激。我立刻把我向CIA报告的内容修改成主要报告我儿子在中国受到脑控迫害追踪的有关问题。时间先生告诉我我需要向FBI报告,我认真填写了相关表格内容,最后无法点击,因为中国脑控正在对我的大脑神经进行空袭状态。 我立刻放弃报告FBI, 这个时候,在电磁波空袭我的大脑扩音透露出我儿子的脑神经能量,我儿子的脑神经传来他在回美国的路上被扣押,涉嫌冰毒毒品犯罪被中国移民局扣押,他和他的太太和儿女已经不再一起。

   在犯罪电磁波的空袭中,我同我儿子的脑神经能量进行了交流,我告诉他报告现在变得不是最重要的了,我们自己大脑的意识水平和自我保护自我康复的能量非常重要,因为我们要知道正是因为我们没有用我们的高级脑面对,如果主要通过低级脑面对,我们如何能够战胜躲在暗中一直在用AI电磁波脑控武器侵犯我们大脑神经的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分子?然后我立刻给高亚明发送了邮件给我的美国朋友Sevina Feng 发送了邮件,请求他们帮助我向FBI报案,我开始给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写邮件,邮件还没有发出的时候,我想我现在应该给Harry Gao在现实生活中发送个短信,不久他给我回了一个信息,我知道他安全回到美国。我才意识到这一切是一种AI脑控武器空袭的极端恐怖脑神经犯罪活动。我立刻关上电脑,睡觉。

   结果到半夜,中国习近平脑控电磁波又出现了类似是高亚明和我儿子联系上的脑神神经能量空袭和刺激,高亚明脑神经能量的信息表示他要报告,他不想被人这样折磨。他想活着看到中国习近平政府的失败下场。我儿子高长生对中国共产党的脑控也清除的脑神经能量,我现在意识到这种我们在犯罪电磁波的错误互动其实经常发生,只是我不愿从这个角度被动叙述。

  但是,从这个叙述过程我们可以看出中共政府脑控武器的极端恐怖和残酷,他们在利用和消耗我们社会大众的脑神经系统的相互互动的特征,利用AI非法操作,制造极端恶毒的脑神经能量进行相互之间的栽赃陷害,和脑神经能量角色替换,迫使我们每个人的原始本能脑之间相互错误方式作用,阻拦我们用高级脑来正确方式沟通。来改变我们人与人之间整个完整的人之间的互动模式,迫使人类大众在被蓄意加载了矛盾冲突,蓄意制造敌对模式相结合的脑神经趋势的低级脑之间进行交流和欺骗,利用AI电磁波加载强化,强迫人类大众这种人工虐待错误模式的脑神经系统互动模式的形成,错误神经连接的形成和错误脑神经能量的形成。中共习近平脑控集团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氛围环境中,这是体面50年来一直得逞的根本方法。

   他们的犯罪电磁波就像一个强化脑神经能量的机器,就像一个吹风机,中国极端恐怖犯罪分子们的邪恶就是一方面使用极端恐怖的脑神经能量的机器,一方面进行和生存完全相反方向的邪恶思想的制造和传播加载灌输极端恐怖犯罪,对我们的大脑无耻野蛮的不停冒犯,按照背后操纵机器的人的恶意。中共脑控集团利用犯罪高科技电脑机器人,加上各种恶意芯片的模式和邪恶思想,邪恶逻辑,对我们的正常脑神经进行恶意芯片和恶意后果模式的推动,迫使我们社会关系中的人大脑神经能量之间进行这样的错误相互作用,引发我们亲情友情和社会关系之间的各种敌对冲突,违背我们的本意。这样,我们之间的赖以生存的潜意识能量和社会连接渐渐分离,我们渐渐适应错误秩序,不遵循我们生命的客观规律的时候,正是中共习近平脑控武器空袭大众得逞的格局,正是他们试图通过AI极端恐怖犯罪的方式,电磁波恶念灌输人类大脑来控制人类大脑的方式成功控制这个世界的邪恶目标成功的时候。

   然而,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习近平宋意宣极端恐怖犯罪分子诱惑社会大众对错误产生兴奋的格局已经形成系统,整个人类的道德感和大脑无法处在联合一致的状态,发生根本的退化性向死亡的方向生活的愚昧大脑状态。50年来的侵犯使得这个格局其实早已经形成,只是最近5年来他们看到他们贪婪的极端恐怖犯罪让他们得到了“好处”,人类纷纷投降,势如破竹地追求圈子层次阶层的不同的热衷中,人类进入可怕的无法挽回的状态,人类同事无法用高级脑面对还极力否认问题的存在,还对犯罪的受害人和反抗极端恐怖犯罪分子的功臣非但不相信,不救援,不同情,还嫌被剥夺地不足够,产生了虐待康若茜母子兴奋,产生了我们人类幸运地在这个压制位置角色上,把康若茜母子当成精神奴隶的角色上沾沾自喜。内心和现实中在寻找理由合理化自己的虐待贪婪的丑陋嘴脸,不知道这种追求的人已经在无法生存的界面上,丧失了做人的灵魂和资格。

   社会大众指手画脚,痛恨不已,振振有词,比如我们人类社会对电子游戏的热衷,对各种人工游戏的热衷,比如我们在家里办公的趋势,我们在网上交流的方式都在慢慢改变我们正确生存的生活方式。我们人类因此把向死而生看成是客观存在的规律。这种颠倒是非在我们人类的大脑中已经形成,我们生活的被动可怜愚蠢,我们知道现在社会上的精神疾病病症变得普遍,这又是中共电磁波脑控极端恐怖犯罪的一个有力借口,当我们被动医学发展壮大的时候,当我们只知道治疗病症,不知道治疗病症的根源的时候,不注意我们的病症是中共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对我们脑神经系统的侵犯是疾病根源的时候,我们生活在缘木求鱼,颠倒是非的可怜生命中。只是最近这几年更严重,他们在制造无法调和的脑神经能量让我们人类之间产生致命摩擦,他们从中牟利。我们要永远看到这个实质。

   这个时刻是现在5月10号 ,在犯罪电磁波的世界中,我刚刚在时间先生的大脑和我儿子的脑互动中,扩音传来我儿子的脑神经能量说他不是太好,他不想活了,是因为他母亲去世了,他不愿活在被脑控中,这是他现在说的。他现在告诉我他要报告,因为有人到我家里来了,我的许多文件都被拿走。我不知是真是假。

   我们现在进入无法活的隧道,中国习近平强迫我们人类大众脑神经进入的频道。他们的目的是通过AI电磁波的邪恶操纵让我们人类大众之间展开相互矛盾纠纷,无法梳理,无法解释,知道之后也无能无力,因为我们之间的脑神经被加载了不属于我们的脑神经能量,这些虚假的脑神经能量在邪恶模式的空袭中刺激我们的大脑神经产生相互之间的左右,让我们的虚假脑神经占据我们自己原有的脑神经能量融合在一起发生劣质变化,上演人间最极端恐怖的脑神经能量大战,这就是在上演恐怖的核战争脑神经能量的积累。

我现在分析一下中国习近平鬼子脑控犯罪政府团伙的邪恶计划和用心。

    他们被我和时间先生在共同反击下写出曝光他们35年来的控脑黑历史,我们知道了他是通过控制单亲母亲,控制不到两岁的男孩,迫害孩子的父亲,压制单亲母亲的小学好友作为高压人类的剥削阶层的感觉模式,利用电磁波控制人类社会大众各个阶层,各个方面,男女老少,无一幸免。这就是他们的黑历史,他们如何剥夺抢劫财富,如何夺取权力,如何控制美国政府和世界各国政府及其联合国官员,如果盗取秘密情报,如何进行计算机犯罪,如何系统地使得全世界人民在他们的绝对控制之中,以保证中国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在全世界的成功,这就是宋意宣的脑中概念,就是习近平极端恐怖犯罪团伙主动追逐的邪恶目标,他们认为曾经表示过这种冷酷残忍,同世界人民同归于尽是他们最好的选择,因为是他们造成的,因为是他们错了,因为是他们因为他们的毁灭人类罪恶得到了他们的物质财富,精神财富,地位,权势和军事力量,这就是习近平宋意宣这伙势力小人不择手段利用人类善良良知和天真进行犯罪的结果,这就是习近平宋意宣史无前例的极端恐怖犯罪团伙的毁灭人类反人类逻辑。

   他们的作恶手段是让人类在客观上被推进一个黑暗的脑频道,一个只有低级脑被激活,其他的高级神经无法参与的脑频道,在这个无助的意识和潜意识大脑环境中,自动接受他们的公然侵犯,让我们潜意识认为他们象皇帝一样不可战胜,因为我们接受了他们在潜意识对我们人类大众的侵犯的时候,我们大脑产生邪恶消灭了我们正义的能量,产生相应的内部言语。他们因此找到正灭邪的反人类逻辑,而人类大众潜意识脑神经就进入无法解开的脑神经自我纠缠和活跃,形成无法合理化的未完成脑内数据的纠缠中,产生各种精神疾病。这些负面的能量都对我们人类大众集体潜意识能量会演化成有利于邪恶社会的形成和恶有好报的颠倒价值观的形成。我们人类大众因此被迫接受他们自己一方面在摇头摆尾地羡慕接受他们作为中国国家权力的人物,一方面在痛恨自己的被动挨打可怜位置和角色,痛恨无法把这个猪狗不如的鬼子政府习近平大笨蛋赶下台。

   我们人类大众要寻找正灭邪这个自然生物特性润含的客观存在的公正阳光的现实正确逻辑的存在,这是我和时间先生和我儿子Harry Gao 大脑中真正的自己一直在共同寻找的。就是,习彭3宋4马葛2徐华这十四个人利用他们的犯罪AI脑控武器人工蓄意发恶念,制造毁灭他人的邪恶脑神经能量,通过电磁波和意识潜意识传音强化传播为主要手段的一系列极端恐怖犯罪导致了人类的这个结局,他们故意犯罪,为了掩盖有进行了系统地栽赃陷害诬陷迷惑转嫁能量的制造激活和邪恶模式脑神经能量共同进行破坏关系离间为目的的错误能量的积累,让我们人类大众之间关系渐渐冷漠,痛苦,误以为这就是自然人生,他们制造了邪恶的模式和邪恶能量的激活形成了一个人工虚假的错误无法生存的世界的能量,形成了哈利波特式的世界,这就是为什么这部电影在十几年前的年轻人中如此的流行,因为这是他们大脑熟悉的世界。他们年轻人从出生就被忽悠进入了这样的虚幻的无法生存人妖颠倒的世界。这是人类集体潜意识和意识要审视的世界,这是我们脑神经能量存在的一个世界,我们逐渐在这个世界中不分真假,昏昏然被动生活。我们是否要清醒了,我想应该清醒了。放弃把自己灌醉的错误做法,找到我们原本拥有的自己按照正理走正路,在正常的方向上,我们人类任重道远,我们人类意识中知道了,就该改弦更张了。

  宋意宣秋后蚂蚱极端恐怖犯罪团伙在了解了我康若茜目前被脑控状态下,和时间先生共同抗击中我大脑的特点,她发现微信的诉说功能可以让我的大脑进入联合统一的状态。他们阴毒地剥夺了我使用微信的账号向时间同学描述总结我大脑中的意识流,传递认识的可能性,试图影响我的意识水平。我刚才意识到我需要给时间象以前一样地发送微信语音,来记录我大脑意识中相对联合一致的大脑工作水平,我们希望在和时间先生的意识和潜意识的正能量的支持中,尽量激活我的高级脑意识水平,对中国习近平宋意宣的阴谋电磁波空袭进行分析,时间先生也可以听到这个层面的我们互动沟通思想交流的内容。

  这是宋意宣和马云共同蓄意制造的消除人证物证计划的实施,他们想把时间先生的客观正确存在进行抹杀,进行否定,来否定康若茜撰写的揭露中国政府极端恐怖犯罪的报告,为洗白他们的罪行,进一步把人类推向毁灭的深渊服务。我因此把今天的20多分钟的微信转发给大家。这个微信虽然时间先生无法听到,我也无法听到,但是幸运的,微信语音文字转述是可以把这些正灭邪为目的的有助于人类生存发展的正能量传递出来。这就是人在做,天在看。这就是阳光公正的我时间和我康若茜的爱憎分明和我们的正义消灭邪恶的正气散发的良性循环。

 我们人类得到的启发是,我们意识到了我们在历史的巨变中,我们的人生正路被劫持了,以我们受贿得便宜的表面方式让我们有苦难言,变成了追求玷污污染我们纯正的做人的灵魂为目标,这个我们人类需要珍惜的不知在意识和意识修炼了几千年,我们得不偿失。当秋后蚂蚱14人帮利用AI电磁波盯上人类大脑神经进行犯罪的时候,上帝就盯上他们了,公正阳光的惩罚就得到了。

  同样的道理,不同的性质,但是邪恶思想满足本身让我们不仅追求了非人类的灵魂,还追求了无法生存的灵魂和我们身体的分离,我们追求了邪恶灵魂出窍的满足,同样道理,当我们人类对邪恶思想兴奋的时候,上帝也就盯上我们了,惩罚就接踵而至了。

  在犯罪电磁波时代,一个重要的认识是,恶人怕闪,永远不要对习近平蚂蚱骗子政府感兴趣,不要力图想知道他们的想法,听他们的思想认识,如果这样,都等于听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嫌疑犯的观点,就会往错误方向走。在犯罪电磁波时代,他们没有发言权,因为他们在对全人类进行极端恐怖犯罪活动的犯罪分子在逃犯。他们利用AI电磁波犯罪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虚假能量的欺骗引起全社会潜意识和意识误认为他们是中国领导人,他们主导世界舞台。如果大家对他们在位在位都不接受,不容忍,推翻他们下台,他们就下台了。

   因此,我们人类大众要懂得一个基本道理,我们的本质是正确的,秩序的正灭邪的,这是我们人类存在的脑神经能量源泉,脑神经能量造就了我们的生命和命运,我们因此需要想得正,脑神经反应地正,生成的脑神经能量正,产生有助于我们健康幸福生活的脑神经能量。

   中国习秋后蚂蚱政府利用职权拿着致命武器把我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脑神经系统进行暗中迫害扭曲,我们意识到了,我们都知道了,我们不接受。我们控制了利用电磁波发恶念的秋后蚂蚱成员,消灭了他们。同时,我们认识到,我们对邪恶满足本身就没有了良知道德和做人灵魂的美德生命元素。

  我们现在意识到了,因为我们幸运地知道了至少50年来在我们人类暗中以这样的狡猾手段麻醉毒害迷惑我们脑神经的小人犯罪技俩,我们要不接受这些软硬兼施的毒害,不接受把我们用恶念迷惑强迫我们保持在原始本能脑的层次上无法提高到联合统一的高境界大脑层次的脑神经侵犯,不接受他们在背后用高科技电磁波控脑犯罪技术给我们加载的邪恶能量,更不接受我们对这些邪恶能量被迫产生满足。对此,我们要用正确尊严秩序公正的本质的正确的我蔑视这些错误满足,告诉自己错误满足的低级神经,听从自我本质的的尊严和公正与阳光,良知和平等,认识到善良是大智慧。所以,控制和消灭邪恶满足的恶念,来治愈受伤的脑神经系统,给他们尊严和健康,甩掉被强加的垃圾能量,否认被强加的暗中邪恶兴奋是真正的自己,拒绝寻找理由不改正邪恶思想满足的错误连接和模式,拒绝认为邪恶思想兴奋是真正的自己,是自己投机取巧取得成功的秘诀,拒绝把自己暗中相信自己其实很丑陋,很无耻,很自卑,很分裂还无法改变,还自己以纯净高贵的灵魂,还自己灵魂和身体完美联合一致的统一,这就是听从睿智心灵的正确的自己。

   我们因此要尊重每一个我们的大脑神经,给他们公正公平的权力去正确表现,正确表达。当我们认识到我们大脑许多高级神经需要我们尊重和相信,看到他们的存在和需求,尊重他们的需求,追求他们平等地满足高级脑神经满足表达的内心需要,看到自我的高级脑神经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生命元素,看到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元素的共性的追求本身就实现了自我完美的联合一致的统一,实现了自我和他人建立正对效应的联合一致的关系。这个时候,我们大脑里就会自动地把尊重他人看作是满足自我内心的客观需求,这是有机整体的联合一致,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客观存在,这就是公正阳光的正确的宇宙正常法则的正确运行,好有好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每个人得到正确关系的正确结果。这应该是我们人类灵魂和身体联合一致的完美的理智秩序公正良知的交响曲,这就是遵从自我睿智真正的自我顺时针旋转的持续上升的时代新文明中应该拥有的新想法,新概念,新目标,新方向新文明的新时代-公正阳光和正确。

  这个新文明是每个人都追求正人君子的时代,抛弃对错误感兴趣,抛弃追求错误中成长,抛弃审视错误治愈错误重复模式,整个人类社会的视野转向对公正阳光的正确事物感兴趣,追求体验享受正确,让我们人类共同来到这个空间和维度,这是人类共同登上文明形式的正能量维度和空间,享受这个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频率和震动的正能量的滋养。让我们人类在这个追求正确的人与社会和自然产生正对效应的万维万象更新的新时代中,沐浴着温暖的阳光,享受真理,享受正确的生命,享受正确的生活,这就是人世间的正路,这就是新时代的新时尚。







o

浏览(708)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尊重正义 ,61岁
注册日期: 2023-07-31
访问总量: 1,444,05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7月9号 我万维文章被修改,立刻
· 07/13 更新 我Harry Gao本人的揭
· 07/04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
· 07/05中共习近平控脑犯罪机构暗
· 07/09时间先生在1991年拍摄天安
· 07/10紧急更新 我在微软新闻网站
· 7/16 Letter to my Son Harry Ga
分类目录
【其他话题】
· 更新中 揭晓中国习近平国家主席
· 整理中 马云波是中国习近平极端
· 整理中习近平罪恶电磁波控脑时代
· 2022年4月-8月习近平脑控武器侵
· 更新 2023年2月以前我们被中共习
· 人类不敢面对和反省反抗性幻想恶
· 哈佛效应下篇—— 有道德感的神
· 哈佛效应上篇下篇--哈佛符号象征
· 哈佛效应上篇-- 哈佛符号象征触
· 随时更新 我康若茜作为中国脑控
【有关中国电磁波脑控经历的文章】
· 7月9号 我万维文章被修改,立刻
· 07/13 更新 我Harry Gao本人的揭
· 07/04美国总统拜登和俄罗斯总统
· 07/05中共习近平控脑犯罪机构暗
· 07/09时间先生在1991年拍摄天安
· 07/10紧急更新 我在微软新闻网站
· 7/16 Letter to my Son Harry Ga
· 07/17 为什么康若茜本人在这个历
· 7/16时间波被偷用,习近平控脑机
· My CIA submission ReferenceID
存档目录
2024-05-01 - 2024-05-11
2024-04-01 - 2024-04-30
2024-03-01 - 2024-03-31
2024-02-01 - 2024-02-28
2024-01-01 - 2024-01-31
2023-12-01 - 2023-12-31
2023-11-01 - 2023-11-30
2023-10-03 - 2023-10-31
2023-09-02 - 2023-09-30
2023-08-02 - 2023-08-31
2023-07-31 - 2023-07-3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