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蕨桵妢旃噶
  姜克实的抗战史研究
网络日志正文
1.4.1 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的作战记录(阳明堡夜袭研究4) 2024-07-08 20:27:47


日军方面是如何记录阳明堡夜袭战斗的?为了检证国内战果记录的真伪,按战损自报原则,有须对比作战对手日军的战斗档案。先看一个掌管整个后勤部队的,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记录的战斗一览表,结果如下图所示。

图表1-36 北支那方面军兵站部的阳明堡作战的记录

可得知10月29日(19日)夜袭中,日军方面参战部队为“第七师团后备步兵第三大队”的一部,总人数记载为74名。“敌方”记录为“共产军一二九军五百名”,战斗结果,敌军死亡19名,友军损失为负伤2名。战斗中消耗步枪弹2294发,缴获步枪3支,手枪两支,步枪弹350发,手榴弹23发。

因为记录者是兵站监部(总后勤部),记录的内容也仅仅是兵站监部所管辖的后备步兵第三大队中一小队的人员损失(负伤两名),所以数据并不全面。经过进一步研究,和与《官报》记录,战功记录等核对,可判断另外兵站监部所管外的北支那方面军临时航空兵团园田大队,战斗中也出现三名机场地勤人员的死亡,为进驻阳明堡机场的飞行第五大队第一中队所属[1]

图表1-37 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功绩资料

以上日军自报的战斗中兵员损失(死3伤2)是否可信?是否有其它方法核对?先分析一下兵站监部的报告内容。该资料出于《北支军兵站监部行动详报》中的一个附表,名《隶下各部队主要讨伐(戦闘)概见表(第1号)》。由兵站监部副官,辻村宪吉中佐监督制作。

辻村宪吉,在国内并不是一位陌生人物。此人是1939年11月3日八路军一一五师雁宿崖伏击战中日军独立步兵第一大队的指挥官(39年晋升大佐)。在国内出现在在不少描写黄土岭,雁宿崖大捷的影视剧本中,被描画为指挥雁宿崖战斗的日军拙将,并被八路军军政杂志和之后的各种抗战神剧宣判了死刑(被杨成武部队“击毙”在雁宿崖战场)[2]。辻村1939年4月调至独立混成第二旅团(6月,阿部规秀少将接任旅团长)前,在北支那方面军下属兵站监部任副官,掌管后勤业务,是一个精通事务工作的优秀的历史记录者。

《北支军兵站监部行动详报》以作表形式,完整地记录了下属各后勤部队于1937年8月22日始,至兵站监部解散(改组)前1938年7月7日约一 年间的各次战斗。由于是后勤部队的作战统计,所以其中留下了多数与共产党八路军作战的记录。可以说避开正面战场,“专打敌后勤部队”的八路军抗战初期的主要战斗,包括所谓的各次“大捷”,都出现在这个表中。如对平型关大捷(小寨村附近战斗),阳明堡机场夜袭,雁门关伏击战等,只要是属于兵站监部所管的后勤部队的战斗,此表中都有概略记录。所以,对研究八路军战史的研究者来说,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日军方面的档案史料。

辻村不仅善于记录,并能珍惜保管历史档案。此资料同其它重要历史文件,如通州事件(1937年7月)的最详细记录,有关八路军雁宿崖,黄土岭大捷的日军作战的唯一档案史料等,都出自于辻村宪吉之手,并被其从战火中精心保存下来,战后1966年去世前,寄赠给防卫厅战史资料室(当时名)。若此人真像横店剧本中描写的一样被八路军“击毙”于雁宿崖,今天很多与共产党八路军作战的重要史料也就不会存在了。

问题是前述《北支军兵站监部行动详报》的记录内容却不甚严谨,存在很多记述面的误植错误。以八路军的小寨村伏击战(平型关大捷)的记录为例,此表中出现的仅仅是和兵站监部有关联的,老爷庙战场自动车部队的战斗情况(小寨村附近战场的步兵第二十一联队行李队,不属于兵站监部管辖,所以没有记录),是期间数次战斗的综合统计,时间范围 9月22日至28日,场所为小塞(寨)村附近,敌军为“百十五师的约1500名,友军为自动车本部及二个兵站自动车中队(第八十二、八十七)”。战斗结果为“敌军死亡约40名,友军损失为死17名,伤50名,消耗弾药为步枪弹7780发”[3]

图表1-38 兵站监部的有关平型关小寨村的作战记录

先不提文字笔误(小寨写成小塞),此记录有两个明显错误,一是死亡人数,当事者兵站自动车第二中队战斗详报记录的是“本战斗中我方损害为新庄队长以下41名战死,另有负伤,生死不明者约50名”。若再加上中西中队的损失(死亡16名,负伤数不详)死伤全体数约120名。但此处记录的死伤总数仅仅为58名。从数字看,是誊抄时的误植。此战斗为败退,自动车部队不会知道敌方的损失,更不会清点敌军尸体。所以“敌军死亡约40名”是友军死亡数字的误植,正确记载应为战斗结果,“友军矢岛中队(第二中队)战死40名,中西中队战死17名”。正好可以和日军(自动车两中队)正确的死亡数字吻合。另外一个误植,是将兵站自动车“第二中队”,错写为“第八十二中队”。

记录的其他内容,也多有此类誊抄时的误植。为何?若分析史料的性质,可见史料出自于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责任者伊田常三郎少将)1938年7月20日作成的“最终报告书”中。据报告书最后部分中寺内寿一(方面军司令)和伊田常三郎的“别辞”(7月20日),此时由于方面军改组,旧兵站监部在此解散(之后改为方面军直辖部队)。名为「北支军兵站监部行动详报」的文件,即部队解散前,由专人参考了兵站部保存的各种记录,仓促拔萃,汇编,制表而成,属于兵站监部全体的最终报告书中的战斗结果一览表。作表时期在小寨村战斗发生一年之后,作表者也不是战斗、事件的当事人。作表方法是将各时期,各部队的战斗报告,缩减绘制成一个连续图表,所以在仓促做表中的统计、拔萃,填写过程中产生笔误也不足为怪。兵站监部的组织已决定解散,既使有错,也不会再被追究责任。如此,此表是一个第二次性的,仓促编成的简化表,并不能看作为原始的重要机密文件。但由于本件被监督责任者辻村宪吉中佐保存至战后,而其它有关联的兵站监部原始资料早已散逸,所以才发生了稀有价值。即成为现状之下,1937-38年间兵站监部作战的唯一历史记录。

有关阳明堡共产军的夜袭,资料中也存在两个错误。一是将八路军一二九师,错記为“一二九军”,二是作战日期10月19日,被误植为10月29日。这两点错误都很明显,可立即判明是笔误。一者,八路军没有一二九军,若袭击的是阳明堡机场,肯定是一二九师的错写。二者,阳明堡夜袭战斗发生在10月19日, 29日时一二九师并不在阳明堡附近地域。据该师的战史记录,阳明堡战斗后该部立即向“娘子关东南及以南之敌侧后挺近…自10月20日至28日,…先后在长生口,东石门,马山村,七亘村等处(娘子关东南方)”伏击作战(129师战史称“七亘村大捷”),10月27日娘子关陷落后,该师已转进到娘子关东南平定县附近的打游击,29至30日“转至昔阳城附近地区”[4] ,驻地在东冶头镇附近。昔阳位置于山西省南部,离阳明堡至少有200公里之远。所以可判定10月29日,肯定也是19日的笔误。

从敌死亡数19名的记录看,可发现和一二九师自己记录的“伤亡30余名”,阵亡22名的数字很接近。日军并不会知道被带走的伤员数字,由于军纪严厉,也不会报告敌方的负伤数字。记录战果方法仅仅是战场清点的敌方遗体数,从笔者研究的经验讲,一般记录都少于实数。此19名肯定是一二九师七六九团仓促撤退时遗留在机场附近的战斗员遗体(八路军自己记录的其余三名可能死亡在战场外)。其中也应该包括最高指挥官赵宗德营长。否则陈锡联在战斗后不应发脾气,称“ 结果伤亡大,因敌援队赶到,致牺牲者未抢回 ”云云[5]。至于日军方面损失是否只是负伤两名?用官报资料佐证,至少可证明该部队(7D后备步兵第三大队全体)10月19日并没有记录一名战死者。另外还有一个别档战斗记录,从中也可判明警卫阳明堡机场的后备步兵小队中没有出现一名战死者,仅出现两名轻伤(见下节记录)。所以负伤两名准确无误。


 1.4.2 机场守备部队的战斗记录


担当机场守备的第七师团后备步兵第三大队到底是怎样的一个部队?后备步兵大队,属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后勤部)管辖之下的各种后勤部队,如运输,建筑,掘井,修路,搬运,铁路,照明,高射炮等部队中的一部,是各种后勤部队中的作战主力(步兵)。主要担任警备(铁路,机场设施),护运等任务。其中第七师团后备步兵第三大队,是专门守备机场的警备队。下属四个中队,两中队属于涿州方面(平汉线)的第二兵站部管辖,两中队属于马厂方面(津浦线)的第四兵站部管辖[6]

后备步兵第三大队原属(师管,联队区)为第北海道七师团(北镇部队)步兵第二十七联队。此类后勤部队都是卢沟桥事变后,为了给华北派遣的第一线作战部队(第五,第六,第十师团,第十四师团,临时航空兵团等)“作后方支援,补给,联络”而临时动员编成的第二线部队。全部是召集已退伍的后备役人员(按1927年征兵法,现役2年,预备役5年之后称后备役,年龄为27-37岁间)组编,在全国范围内的各师管,联队区动员,卢沟桥事变后共组编了200余支各种各样的后勤服务部队。属于战斗编制外的临时部队,统一归支那驻屯军兵站部(八月底前),之后(8月30日后)归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管辖。

1937年7月27日,陆军参谋本部下达战斗动员令后,北海道第七师团管区内共动员编成了五个后备步兵大队,一个后备工兵中队。“全体将兵,如同部队番号所示,都是由后备役(退役后5年以上)老兵组成”。虽然在各地师管,联队区征集组编,挂第七师团名,但除了征兵,复员,人事档案管理外,作战命令系统上和原师团并没有任何关系,属于独立的编制外部队。

此时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管辖下的后备步兵大队,可判明有第七师团的第一至第四,第八师团的第一至第四,近卫师团第五,共9大队存在。近卫后备步兵第五大队(近卫师团没有征兵地域,从各师团精锐中选拔),也是和北海道第七师团一起编成派遣的部队,登录在第七师团建制下[7]。从一览表记录中还可以看到,近卫(GD)后备步兵第五大队,是和共产党八路军接触作战次数最频繁的部队,可判明八路军雁门关战伏击战的对手就是近卫后备步兵第五大队。战斗中该部队并没有记录过损失。所以贺龙部队(120D)的所谓“雁门关大捷”,比阳明堡夜袭的内容更加虚幻。现今只有己方的战功,战果自报,但无法在日军的战损记录中得到佐证(此时期的《官报》,可查出所有部队的所有战死者),由于日军方面损失轻微[8],现今甚至找不到可研究调查“雁门关大捷”的任何线索[9]

兵站监部1938年7月解散改编后,再编为北支那方面军直属兵站关系部队。其中步兵被称为“第三后备队”。编制中可见有第七师团的4大队,第八师团的2大队,第十四师团的1大队,第九师团的1大队,和第五师团的2中队[10]。近卫后备步兵第五大队,此时被编入驻蒙军。

据《旭川第七师团》史记录,战斗动员后编成的后备步兵各大队,“8月17-18日,从第七师团管区的旭川,札幌出动,按《临参命第66号》配属给支那驻屯军兵站部”。8月31日北支那方面军组成后,转入其“兵站监部”管辖下。后备步兵第三大队长是广辻金次郎少佐,四个中队长为大森茂,古畑保,金堂信重,西村荣一。9月14日,此部队在天津,进入临时航空兵团指挥下,被分配到津浦线(西村中队),平汉线(古畑中队),平绥(大森中队)线的各地机场,担任警戒等任务[11]


图表1-39 广辻大队长,已经一把年纪的后备步兵少佐 『輝く郷土部隊』 91页

 各后备步兵大队分工如何?从1937年9月21日兵站监部的《军队区分》表中可得知,第七师团后备步兵第一,第二大队是铁道线守备部队,第三大队配属给临时航空兵团使用。主要担任机场警备,但不固定地区(如阳明堡之类的前进机场平时并不需警备),按命令随各部队临时行动。警卫机场同时,也担任机场周围的驱敌作战,周边村落的宣抚等工作[12]。 比如第一军的《战时旬报》中有“有关保定机场,现警备部队待兵站监部所属后备步兵大队抵达后交换岗位”的记载[13]。还有10月21-27日, 后备步兵第三大队第三中队(古畑队)在春田飞行团的廊坊机场警戒,其中一分队(石井伍长以下13名)担任飞行团司令部警备的记录等[14]

  从另一史料,《临时航空兵团军队区分》记录中也可得知,临时航空兵团在整个华北战场,共有第一,第四两个飞行团,另两个直辖飞行大队,各种飞机200余架。但警卫部队,仅有第七师团后备步兵第三大队一部[15]

后备步兵第三大队兵员的定员数为700名[16],四个中队,被分散于北支那方面军管区内津浦,平汉线平绥线(太原战役后同蒲线)的各处机场。如南苑机场(基地机场)是广辻大队本部和金堂第四中队驻地,廊坊,保定,石家庄,德县,阳高等机场也是重要的作战基地。关于部队守备形态,从记录广辻大队行动的《輝く郷土部隊》一书中可知,大森中队担任张家口至大同地段后勤,古畑中队,担任津浦线方面后勤,西村中队先到达廊坊(93页),后随战斗进展进驻石家庄机场,包括警备正太线方面(99页)。由于大队使用权在航空兵团司令部,行动也根据兵团需要临时调配,并不一定都担任机场警戒。正太线方面的西村中队,此时(太原会战中)担任的是列车和运输线警戒。大森中队也有在太原附近山岳地带担任宣抚工作的记录。即根据上级(航空兵团)命令,任务时有变化。并随着占领地扩大,兵力也日益分散。该部队战史记录:

广辻部队到达南苑后,奉命担任××部队地上警备,随战局发展,各下属部队警备第愈加分散,津浦线方面从济南到徐州,平汉线方面从石家庄,彰德到新乡,从蒙疆地区方面到山西太原,临汾,运城…,[17]106页

由于人少,以上的大基地机场,最多也只能分配一小队守备。可确定忻口战役约两周间,临时奉命守备阳明堡机场的仅为森谷少尉指挥下的一小队,最大约4-50名。下表集计的是第七师团独立步兵第三大队的战斗记录,包括机场周围的局部战斗,在阳明堡夜袭战中,友军74名(应包括地勤人员约20余名),是该记录中守军人数最多的一次大战斗。其余的战斗,都属于敌方小型骚扰。所以,八路军一二九师方面记录的阳明堡机场有敌两个中队(约300名)守备,另有从阳明堡镇派出装甲车10余辆的记载不是事实。关于阳明堡机场的“敌情”,应首先尊重日军方面档案内容。

图表1-40 7D后备步兵第三大队的作战统计(由兵站监部战功资料中归纳)


由于阳明堡机场属于被临时利用的前进机场,所以无战斗任务时并没有飞机,也没有警备必要。日军的兵站据点是附近的大营村(物资集结地,机场西7公里)和阳明堡镇(机场北三公里),所以森谷小队,和临时航空兵团飞行第五大队第一中队的机组一同,于忻口战役开始后进驻阳明堡机场。飞行第五大队部队史中记录进驻时间时为12日,因为关东军临时飞行队釜井中队有12-13日利用阳明堡机场作战的记录,所以笔者考虑12日是兵团下令进入同蒲线战场的日期,由于准备不周13日的战斗协力被临时委托给友军釜井中队,盐田中队正式进驻时间应是釜井中队撤出后,即10月14日。

有关阳明堡机场夜袭战中后备步兵第三大队的行动,现存一个较详细的记录。1941年,该队复员后,部队所在地北海道,为了表彰,纪念乡土部队的战功(主要是北镇部队第七师团)出版了一册名《輝く郷土部隊》的书籍,记录了截止1938年5月北海道地区出身的各“功臣”者,功臣部队事迹。全书530余页,按各部队经历的各次战斗顺序编辑,其中也提及到阳明堡夜袭的事件。文章不长,并不是战斗详报,而是之后的事迹表彰记录。内容全文如下(由于是战争中的出版物,多有受到当局审阅时的伏字,括弧内是笔者的还原和说明)

图表1-41 阳明堡机场守备战斗记录 (加藤愛夫 『輝く郷土部隊』、北方文化出版社、1941年1月、93頁、106頁)

森谷队奇策
完成攻略太原任务,建立赫赫战功的森谷队,之后担任××(阳明堡)飞机场的警备任务。敌军经常蓄意攻击的是我方兵站线,飞机场等设施。我队几乎无休止地日夜警戒,身心疲劳至极。那一天正赶上分发慰问袋,将兵一同兴高采烈。…夜间10时顷,听到远处的激烈狗吠。下班政(机场西1.7公里处村落)方面殊烈。森谷队长深感不妙,令斋藤,池田两伍长严加警戒,增加了巡逻回数。夜11时顷,步哨内川一上等兵和杉山严一一等兵,发现了百五十米远处高粱地中隐藏的敌部队,立即报告队长,队长令部下就位。可是我方人员实在太少,仅××名(一小队最大约4-50名)。侦查结果,敌方至少有五百兵力,已将机场包围,正准备发起攻击。兵力悬殊之下,若仅正面应战,防卫都不足抵挡,应先发制人,趁敌未警惕时主动出击其要害。如是,队长先令池田伍长,永田,中桥两一等兵以火力打击其侧面,主力则匍匐前进,接近敌正面。近接至30米远处,全队突然发声呐喊,越过壕沟。吃惊之敌,开始用手榴弹,迫击炮乱射,一部进入机场。此时,惠本,池上,安藤各分队,对敌右侧猛射,池田,今井的突击队向其左侧猛击。敌方亦动用全火器开始攻击前进,在敌火力一时减弱,停止的瞬间,森谷队长令全线展开突击,我勇士一齐从壕中跃出,在夜幕掩护下冲入敌群。瞬间敌方开始溃散,在撤退的喇叭声中,像退潮一样从机场周围消失。此战斗中,我警备部队仅斋藤久次郎,草饲清次郎两上等兵负轻伤,其余毫无损害。

森谷小队,10月19日夜与八路军夜袭作战中记录负伤两名(轻伤)。可以佐证前述兵站监部的行动记录中的“友军损失为负伤2名”是正确的。

从此书的记录和文章内容分析,警备队指挥者(队长)为森谷少尉,战斗中出现的人物军衔皆为伍长以下,战术形态中出现的仅有分队(班),可判断守备队兵力为一小队(普通中队长为中尉至大尉,每中队3小队,将校共4名),文中还可判断此战斗中将校仅小队长森谷少尉一名,最大兵力推测约30-50人前后。

从文章内容看,日军并未遭到奇袭,在来自西方下班政村的狗吠声中已开始严密警戒,后于22时顷,首先发现了在高粱地中蠕动的敌群动向。即在八路军的攻击开始前,守备队已进入机场周围的战壕做好迎击准备,并主动先实施了侧击扰乱。迫使敌攻击部队在不利的情况下(日军在壕防御,阻击),以大部队开始突击前进,一部分攻入机场。最后在森谷小队的反击下,敌方全面溃散,最终撤出机场。从记录可判断森谷小队的主要战场在机场周围。

战斗分为两地,在机场周围战壕中抵抗,阻止赵宗德突击队主力前进的是森谷小队,一面在停机坪附近保卫飞机的是飞行第五大队第一中队的地勤、机组人员(约20-30名)。此方面为短兵相接的混战,并无任何掩体,所以日军方面出现三名战死者。战斗结果,森谷小队方面负伤两名,地勤人员中战死三名,飞机损坏一架。战斗最终结果是一二九师七六九团第三营进入机场的两个连,在日军反击下,遗尸约20具撤退。

在广辻大队一年半的警备任务中,阳明堡的反夜袭战,似乎是其战斗生涯中最得意一战。《輝く郷土部隊》对该大队的表彰部分,仅收入两个战例,一胜一败。胜者是阳明堡机场的保卫战,以少制多,粉碎了敌夜袭。败者是1938年2月27日在太原西北12公里处呼延村的战斗,大森第一中队所为。该中队讨伐、宣抚途中遭到十余倍敌主力伏击,战死池上利市军曹等3名。大森队长苦战中无奈,呼叫机场的航空部队飞机前来支援,多亏飞机迅速到达,始将众敌驱散,避免了一难(100-102页)。此战并不是成功的战斗,表彰理由是纪念,缅怀,进入大陆后死伤最惨重的一次战斗(战死三名)。战斗地点在太原机场附近。判断大森中队此时正进驻太原机场(太原城北西5.5公里处)。外出宣抚时遭到包围。战斗地点呼延村,是机场西北约6公里处村名。

另加藤愛夫 編『輝く郷土部隊』第1編,也记录了呼延村战斗池上利市军曹战死的细节。

该军曹属广辻部队,担任××(太原机场)警备重任,×约××日午前十一时三十分顷,于××(太原)西北方六公里呼延村附近与优势敌匪部队遭遇,展开战斗。…战斗对峙中,军曹率部下5名,出动侦察敌情。正当此时,我空军战机来援,空地呼应,在队长命令下敌我展开白刃肉搏。池上军曹前进中敌迫击炮弹在头顶炸裂,黄烟中与部下两名相继倒毙…[18]。

后备步兵第三大队在华执务一年半后,于1939年2月复员[19]。复员前夕,1939年1月10日,所属上级的第七飞行团长宝藏寺久雄少将,表彰、犒劳了该部队服务于航空兵团守备各处机场机场一年半间的功劳。下面是宝藏寺部队长的表彰辞:

广辻部队日支事变勃发后,一直在北支各地活跃。前年*月**日奉命配属**(仪峨)部队,以来以少数兵力在河北,河南,山东,山西,江苏各省点在的**(机场)担任警备,不怕日晒雨淋,排除万难在匪敌活动频繁的**(机场)四周,或担任直接警卫,粉碎敌攻击,或展开宣抚工作使敌归顺,灭私奉公,至诚努力,圆满完成**(飞机)警备任务。在其部献身下,才使我**队,及**部队得以专念作战,取得成功战果…在此,发此文显彰其部功绩。昭和14年1月10日,第*(七)团长 宝藏寺久雄。( 106页)[20]

从上书中最终表彰的死亡人员9名中,6名为病死,战死者仅记录了3名(106-109页)。从此点看(病死多出战死者一倍),该大队一年半中,战斗次数和伤亡人数并不多。可称是最安全的后方部队之一。

另据《官报》记载,在华一年半的作战中,该大队700名兵员中共出现15名死亡者。其中病死8名,战死7名。上述在太原机场附近呼延村战死的池上利市军曹等三人,是一次性战死者最多的战斗。以上内容,至少可证实10月19日夜,在阳明堡机场与八路军作战中该部没有一名死亡者的记录是一个事实。并佐证了兵站监部有关阳明堡战斗记录(负伤两名)的正确性。以下为后备步兵第三大队全体来华一年半在执务中死亡者的名簿(来自《官报》战地死亡者通报,和《官报》合祀名单)。

图表1-42 根据官报作出的7D后备步兵第三大队来华期间的总死亡数

浏览(807)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赛昆 留言时间:2024-07-09 09:32:17

飞机总数是多少?

陈锡联在内部报告说有三列,每列8架,共24架。


日军内部报告是“大破”一架。但没说机场飞机总数。

回复 | 0
作者: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4-07-09 02:06:38

赞一个!

回复 | 0
我的名片
姜克实
来自: 长居日本冈山县
注册日期: 2024-07-03
访问总量: 8,94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1.5.夜袭邯郸机场与夜袭阳明堡机
· 1.5阳明堡夜袭战之后(阳明堡夜
· 1.4.3.临时航空兵团的战斗记录(
· 1.4.1 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的作
· 有关阳明堡战斗的国内档案分析(
· 1.2. 釜井中队的空战记录 /平型
· 第一章 战争初期的空战与八路军
分类目录
【抗戰史研究第五集】
· 1.5.夜袭邯郸机场与夜袭阳明堡机
· 1.5阳明堡夜袭战之后(阳明堡夜
· 1.4.3.临时航空兵团的战斗记录(
· 1.4.1 北支那方面军兵站监部的作
· 有关阳明堡战斗的国内档案分析(
· 1.2. 釜井中队的空战记录 /平型
· 第一章 战争初期的空战与八路军
· 前言 我为什么要研究抗战史
· 被宣传掩盖的真实 ——阳明堡,冯
存档目录
2024-07-03 - 2024-07-1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