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James_Boston的博客  
Seek truth from history  
我的网络日志
从“审薄”看正确的事实如何推导出错误的结论 2013-10-28 17:50:20

 每个人在经历世界或观察世界时,由于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非常容易从正确的事实推导出错误的结论。

比如说某记者和某律师,受到张三的迫害和打击,于是不断地发表文章论述张三是如何坏,又由于李四和王五和张三是对头,于是得出坚定不移结论:张三坏,李四王五好。

由于每人的活动空间是非常有限的,该记者和该律师不一定知道李四和王五对待反对自己的人,也是同样的手段,甚至更恶劣,更阴险。因此: “张三坏,李四王五好” 不见得是正确的结论。

又比如说,某山城的大众百姓,在张三主政时,感受到很多利民的实惠,如今看到张三被李四王五打到,于是从切身的体会和铁的事实中得到结论,“张三好,李四王五坏”

但大众百姓不一定能理解,张三之所以呕心沥血做一些利民的实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和李四王五竞争,需要民意的支持。因此,对山城的政绩,有张三的贡献,也有李四的间接贡献,“军功章”上有张三的一半,也有李四王五的一半。

政府是一种非常强大可怕的东西,因为它同时拥有笔杆子,枪杆子和钱袋子。所以它随时可以打击人,收买人,诬陷人。历史早已证明,同时拥有这三样东西的人,必定是要干坏事的。如何使政府少干坏事,唯一的办法是有两派或多派政治实力相平衡。因此,对政治力量,不存在谁好谁坏的问题。

“薄”的可贵之处是开创了公开的政治竞争。如果山城地区能和其他地区有政治竞争,比一下谁的环境污染少,谁的国计民生好,这是对绝大多数人有利的方法。

十几亿人民大众,处于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之下,如同很多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其风险是非常大的,这已被历史一再证明。如果在大篮子里有几只小篮子,这对鸡蛋来讲,风险将大大降低。

“薄”是国之瑰宝,因为目前只有“薄”,有这样的家庭背景,政治野心和能力,及历史机会,可和北京官僚竞争,可产生政治平衡。从某种角度讲,“薄”的作用相当于昔日的彭元帅,当年的彭,是唯一可公开和毛老太爷顶撞的人,设想一下,如果当时的高级干部能支持彭,不使其被打倒,很难想象毛能够发动文化大革命。后来这些干部们个个家破人亡,其实这棺材都是自己造,坟墓都是自己挖。

政治力量,不存在“好”和“坏”的问题。“好人”太强大,就要将其打倒。如同英国首相丘吉尔,在二战中威望和功绩如日中天,但人民齐心协力将其选下去,就是惧怕其势力太大,一旦干坏事就无法制约。

伟大人民就是这样一群东西,哪条腿粗就抱哪条,以致于强的一方越来越强,最后导致政治生态平衡被破坏。将来受苦了,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俺受迫害了”,不知道是么是自作自受!

浏览(274)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政治派别无善恶,惨痛历史不能忘 2012-05-18 06:49:59

黑猫捉老鼠,好人打坏人,这是电影电视剧的常见主题。似乎坏人打倒了,好人得胜了,大快人心,一切大好特好。但是,历史恰恰相反:当坏人被消灭了,好人就不会再好。


人有本能的惰性。腐败专制是本能,民主廉洁是被迫。喜欢民主的人基本上是没有的,人都喜欢自己做老大,自己说了算。民主是在力量平衡的情况下的一种无可奈何,其存在的条件是力量平衡。

 

在万恶的旧社会,社会有一定程度的民主, 那并不是蒋委员长爱好民主, 而是有地方实力派。 有桂系军队, 有工农红军等等, 蒋委员长也没有完全独裁的力量。

 

1949年全国人民一起努力,打倒了看上去极其腐败,专制,残暴的蒋匪帮,从此一派独大,开始了更进一步的腐败,专制,残暴。

 

敌人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当敌人被消灭,自己就会遭殃。当朱元璋的队伍打败了陈友谅,张士诚。后来,大明英烈个个不得好死。如保住反动派陈友谅,就不会有后面的胡惟庸案,蓝玉案。。。。

 

如果在1949年人民能支持万恶蒋匪帮,保住其半壁江山,就不会有后面残酷的党内斗争,众多老一辈革命家也不会死得那么惨,因为需团结一致对付蒋匪帮。

 

一派独大,不仅百姓受苦,达官贵人也遭殃。当秦始皇一统天下,秦二世即位,为了防止篡党夺权,就将自己二十几个兄弟姐妹一一处死。。。。,类似惨景,在中国历史上代代不绝。

 

历史总是不断重演。究其原因,是我们的政治思维始终象五岁儿童看电影,总是把政治派别分为好的,坏的,正义的,反动的,先进的,落后的。

 

纵观中国历史,比较好皇帝非常少,诸如唐太宗,汉文帝,光武帝,宋神宗,康熙帝等等,大约仅占所有皇帝的百分之五不到,因此数千年来,政治清明,国泰民安的时候非常少,腐败,专制,残暴是中国历史的主旋律。想盼望出一个好的领导人,是不现实的。

 

希望有西方的三权分立制度,也是不现实的。因为制度是要靠实力平衡去维持,不然就是一张废纸。在北洋时期,民国时期,早已实践过了。目前的社会制度,从纸面上看,也是不错的,党代会,人代会,政协,党章,宪法等等,基本上在书面上实现权力制衡,但缺的就是党内派别力量平衡, 使得纸面上的权力制衡难以在现实中实现。

 

现在终于有一个人,据说是五毒俱全,十恶不赦,但他有愿望,有能力,只要大家支持他,就能实现党内派别力量平衡。

 

力量平衡好在哪里?简单的讲,就是做好事可以比,做坏事可以躲。

 

比如说,是刘备的奶粉有毒还是曹操的奶粉有毒?江夏的空气污染重还是曹魏的空气污染重?西蜀的医疗条件好还是江东的医疗条件好?。。。。。

 

比如说,孙权要搞唱红打黑,有人愿意唱黄打绿,就可去西蜀。曹操要搞批林批孔,有人反对,就可去江东。。。。。

 

比如说,曹操指控刘备炸飞机,刘备也可查一查曹操炸火车。孙仲谋拿出刘皇叔勾结阉党魏忠贤搞反清复明的整套计划资料,刘皇叔也可提供孙仲谋和太监李莲英淫乱的精彩录像带。。。。。。

 

政治派别,如同麦当劳和肯塔鸡,不存在是非善恶,麦当劳指控肯塔鸡的所有罪行,如贪污腐败,转移资产,谋杀同志,等等,麦当劳也一样存在这样的问题,甚至更严重。

 

麦当劳指责肯塔鸡动机不良,提高产品质量是为了想当鸡头,但请问麦当劳提高产品质量是否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麦当劳批判肯塔鸡是举债政府,大大的坏。但美国政府债务更多,是否更坏?

 

如果麦当劳打倒了肯塔鸡,麦当劳没有了竞争,就不需要提高质量讨好消费者。如果肯塔鸡打倒麦当劳,肯塔鸡没有了竞争,就不需要降低价格迎合消费者。

 

对政治派别,是非善恶是暂时的,好和坏很可能是一种假象和错觉,一旦对手被打倒,好的一方就不需要继续好。因此,保持政治派别的力量平衡,对绝大多数人有利。

 

国不分东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少,一起努力,支持弱的一方。

 


浏览(926) (0) 评论(1)
发表评论
天下 "熙来"一般黑,力量平衡为上策 2012-02-19 11:09:19

王局长事件,举国关注。很多的人都认同,似乎打倒薄熙来,正义就得到伸张。但是,换个角度想一想:

薄熙来贪污腐败,张熙来,王熙来就没有贪污腐败? 就算现在不腐败,谁能担保将来不腐败?

薄熙来残酷狠毒,李熙来,赵熙来就不残酷狠毒? 就算现在不狠毒,谁能担保将来不狠毒?

受过薄熙来迫害的人,如在陈熙来,钱熙来地方,是否就不会有迫害打击?

目前的反腐倡廉,实际上是一种流氓活动。因为北京官僚的反腐败只是打击异己的工具,实际上他们对反腐毫无兴趣。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权力,地位,家庭和小集团的利益。北京的陈熙来和上海的陈熙来都是以贪污腐败为理由被打倒,但社会官僚腐败却进一步发展。有谁能相信,打倒了腐败分子薄熙来,社会的腐败会减少。

王局长的叛逃,其实是北京官僚的一次成功的反间计,一次电脑时代的 "蒋干盗书"。从斗争艺术上看,的确是非常精彩,非常成功。但从中也可看到,北京官僚的狡猾和歹毒,一点都不亚于薄熙来。

须知天下”熙来”一般黑。 在目前中国的社会状态下,要想有利于人民,有利于国家,最好的方法保护薄熙来,支持薄熙来。使重庆的熙来和北京的众多熙来保持力量平衡,这样,各位”熙来”只好做点好事来讨好人民,以获得人民的支持。

支持薄熙来并不是因为薄熙来好,而是因为他黑,毒,有智慧,有胆量,有拼命精神,有家庭背景。在当今社会上只有他能对抗北京的官僚。将来可以肯定,薄熙来的历史贡献就在于将党内斗争公开化。如果全国各种力量一起努力,保住薄熙来,再进一步,将党内斗争制度化,法律化,这样中国的社会政治将大大进步,社会就会逐步走向民主,人民得到最大实惠。以当今中国现状,这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也可能是一种最好的方法。

试看,如果重庆熙来和北京熙来达到力量平衡,谁也打不到谁,这样各位熙来就可以比一比,看谁做得好?重庆的奶粉有毒还是北京的奶粉有毒?湖南的空气污染重还是河南的空气污染重?山西的就业率高还是山东的就业率高?。。。。。尽管说天下”熙来”一般黑,只有在竞争压力下,天下熙来都会不同程度地变白。

一个应该问的问题是:中纪委有没有腐败?赖昌星之类的人都知道把大部分非法所得敬孝给权力官员,难道就不会想到把红包和美女送中纪委官员?中纪委是否由外星人组成,或者由太监组成?中纪委的权力超越司法,想查谁就可查谁,想整谁就可整谁,想不查谁就可不查谁。难道腐败分子就不知道唱一曲 “猪呀羊呀送到哪里去?送给那亲人中纪委”。

有谁来监督中纪委?古今中外,不受约束的权力机构而不腐败的,恐怕是没有的。中纪委可查重庆的腐败,重庆为什么就不可以查一查中纪委的腐败?恐怕是: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

对人的要求不能太高。贪财好色是人类的本能。骂别人贪污腐败的人,其实自己坐在那个位置上,可能更腐败。受剥削受压迫的人,当有机会去剥削压迫别人时,可能更凶恶。爱财之心,人皆有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只要没有相互制约和监督的方法,多数人都会贪污腐败。

只有达到力量平衡,重庆熙来就有独立的报刊舆论,北京熙来可监督揭露重庆熙来的贪污腐败,重庆熙来也可以监督和揭露北京熙来的贪污腐败。这样的反腐败才会正真有效。

多元化,是人类社会所必须。各种模式,各有所好。愿意唱红打黑,就找薄熙来,愿意唱黄打绿,就找张熙来,愿意唱黑打红,就找王熙来。即使划一块地方,搞人民公社,也会有部分人欢迎。但要所有人都接受一种模式,那就是最坏的事情。

保住薄熙来对官员也有了利。将来不必随时想着逃到美国去。 多数人并没有机会申请美国的政治庇护。如有政治力量的平衡,万一得罪了张熙来,就可去李熙来的地方; 在王熙来那里怀才不遇,也许可在陈熙来那里施展才能; 在杨熙来那里受到迫害,可向朱熙来申请政治庇护。

保住薄熙来对王局长也有了利。只有薄熙来不倒,在北京官僚那里,王局长才有价值。一旦薄熙来倒了,狡兔死走狗烹。王局长可能再一次成为“口香糖”,被其他熙来踩在脚底。保护敌人,就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

但是,一旦薄熙来力量超过其对手,那将是国家民族的灾难。以他的能量,将会有大量的人投靠。到时候抬轿子,抱粗腿大有人在。个人势力将如癌症细胞一样恶性扩展,将会象毛泽东一样,为非作歹一直到死也无人可以约束。最好的结果是薄熙来既不要被打倒或被架空,又不要入主中央,而是将其局限在重庆等区域。以其能力与北京竞争。

五千年的中国历史证明,对政治派别,不存在好和坏的问题。没有制约,好的也会变坏,有了制约,坏的也会变好。就如同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有了竞争,才能提高质量,降低价格以讨好消费者。不存在什么正义的百事可乐,反动的可口可乐。 政治派别,有了力量平衡,才有竞争。有了竞争,才能不得不讨好人民。




















浏览(1728) (0) 评论(2)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