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套裤汉的博客  
中英兼备,瑕不掩瑜,博而不疏,客随主便,互相交流经验是目的。  
        https://blog.creaders.net/u/1290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无套裤汉
 
注册日期: 2017-07-10
访问总量: 263,38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如果文章不能显示
最新发布
· 随想录之六
· 《基层之声》(133)也谈汉奸
· 《通知》(39)评:【公子精选】
· 《基层之声》(132)法轮功与自
· 随想录之五
· 随想录之四
· 随想录之三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随想录】
 · 随想录之六
 · 随想录之五
 · 随想录之四
 · 随想录之三
 · 随想录之二
 · 随想录之一
【革命之华】
 · 只身潜伏台湾,掘地为穴,用生命诠
 · 我的母亲叫章丽曼 —— 一个“匪谍
【通知】
 · 《通知》(39)评:【公子精选】习
 · 《通知》(38)墨茶为何会怀念毛主
 · 《通知》(37)德语媒体:中国体制
 · 《通知》(36)四川教授跳楼自杀
 · 《通知》(35)特朗普主义并非凭空
 · 《通知》(33)MIT教授被捕!司法
 · 《通知》(34)突发:中共统战部部
 · 《通知》(32)如何看待“一月发生
 · 《通知》(31)特朗普支持者在国会
 · 《通知》(30)“感谢您在困难时期
【基层之声】
 · 《基层之声》(133)也谈汉奸
 · 《基层之声》(132)法轮功与自由
 · 《基层之声》(131)谈自误误人的
 · 《基层之声》(130)要发动第二次
 · 谈两害相权取其重
 · 革命是台湾唯一的出路:我们为什麽
 · 特色党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的末日
 · 反共歧义何其多?
 · 从颜色革命到人民民主革命
 · 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演讲
【民主社会主义或自下而上的社会主】
 · 资本主义还有未来吗?
 · 译评〔美〕哈尔·德雷柏对
【New Democratic Revolution】
 · The Coming of a New Democratic R
【古典诗歌创作和短评】
 · 对联小集(二版)
 · 古体 《改开四十年有感》
 · [七言律诗仄起正格七阳平韵] 空多
 · [七绝] 近平经济
 · 《张扣扣忠义报母仇有感》
 · [七言律诗仄起正格二萧平韵] 盗国
【回顾与前瞻】
【郭文贵事件之三】
【郭文贵事件之二】
【郭文贵事件之一】
 · 民运资料一览之五(2017-09-15至10
 · [五言律诗平起正格七阳平韵] 郭文
 · 民运资料一览之四(2017-08-30 至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四)
 · 民运资料一览之三(2017-08-05 至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三 A)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三 B)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三 C)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二)
 · 郭文贵事件(2017 之一)
存档目录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网络日志正文
《基层之声》(130)要发动第二次文革 2021-01-28 20:14:28

《基层之声》(130)要发动第二次文革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158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k1OTIy

实现四大自由——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从天下大乱到天下大治,这无论在中外,都是真理。

附:

给江青的信①

1966年7月8日

  六月二十九日的信收到。你还是照魏、陈二同志②的意见在那里住一会儿为好。我本月有两次外宾接见,见后行止再告诉你。自从六月十五日离开武林以后,在西方的一个山洞③里住了十几天,消息不大灵通。二十八日来到白云黄鹤的地方,已有十天了。每天看材料,都是很有兴味的。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过七、八年又来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他们为自己的阶级本性所决定,非跳出来不可。我的朋友④的讲话,中央催着要发,我准备同意发下去,他是专讲政变问题的。这个问题,象他这样讲法过去还没有过。他的一些提法,我总觉得不安。我历来不相信,我那几本小书,有那样大的神通。现在经他一吹,全党全国都吹起来了,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是被他们逼上梁山的,看来不同意他们不行了。在重大问题上,违心地同意别人,在我一生还是第一次。叫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吧。晋朝人阮籍反对刘帮,他从洛阳走到成皋,叹到: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鲁迅也曾对于他的杂文说过同样的话,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我喜欢他那样坦率。他说,解剖自己,往往严于解剖别人。在跌了几跤之后,我亦往往如此。可是同志们往往不信,我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我少年时曾经说过: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可见神气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总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就变成这样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义,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我曾举了后汉人李固写给黄琼信中的几句话: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后两句,正是指我。我曾在政治局常委会上读过这几句。人贵有自知之明。今年四月杭州会议,我表示了对于朋友们那样提法的不同意见。可是有什么用呢?他到北京五月会议上还是那样讲,报刊上更加讲的很凶,简直吹的神乎其神。这样,我就只好上梁山了。我猜他们的本意,为了打鬼,借助钟馗。我就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当了共产党的钟馗了。事物总是要走向反面的,吹得越高,跌得越重,我是准备跌得粉碎的。那也没什么要紧,物质不灭,不过粉碎罢了。全世界一百多个党,大多数的党不信马、列主义了,马克思、列宁也被人们打的粉碎了,何况我们呢?我劝你也要注意这个问题,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经常想一想自己的弱点、缺点和错误。这个问题我同你将过不知多少次,你还记得吧,四月在上海还讲过。以上写的,颇有点近乎黑话,有些反党分子,不正是这样说的吗?但他们是要整个打倒我们的党和我本人,我则只说对于我所起的作用,觉得一些提法不妥当,这是我跟黑帮们的区别。此事现在不能公开,整个左派和广大群众都是这样说的,公开就泼了他们的冷水,帮助了右派,而现在的任务是要在全党全国基本上(不可能全部)打倒右派,而且在七、八年以后还要有一次横扫牛鬼蛇神的运动,今后还要多次扫除,所以我的这些近乎黑话的话,现在不能公开,什么时候公开也说不定,因为左派和广大群众是不欢迎我这样说的。也许在我死后的一个什么时机,右派当权之时,由他们来公开吧。他们会利用我的这种讲法去企图永远高举黑旗的,但是这样一做,他们就倒霉了。中国自从一九一一年皇帝被打倒以后,反动派当权总是不能长久的。最长的不过二十年(蒋介石),人民一造反,他也倒了。蒋介石利用了孙中山对他的信任,又开了一个黄埔学校,收罗了一大批反动派,由此起家。他一反共,几乎整个地主资产阶级都拥护他,那时共产党又没有经验,所以他高兴地暂时地得势了。但这二十年中,他从来没有统一过,国共两党的战争,国民党和各派军阀之间的战争,中日战争,最后是四年大内战,他就滚到一群海岛上去了。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有些地区(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灭。有些机关(例如北大、清华),盘根错节,倾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嚣张的地方,他们失败就越惨,左派就越起劲。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演习,左派、右派和动摇不定的中间派,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结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这两句老话。

注:

①毛泽东在武汉致江青的信,写成后在武汉给周恩来、王任重看过。原件为毛泽东销毁,以上为毛泽东校阅过的抄件。

②魏:魏文伯,前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华东局书记。陈:陈丕显,前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华东局书记、兼上海警备区第一政委。

③指韶山滴水洞。

④朋友指林彪。讲话,指林彪于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八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其中提出“防止反革命政变”。

评:仗义执言的回复

阁下似乎不区分革命与不革命的区别和任何个人崇拜都不应当被接受,这是小资特有的偏好,需要改正。革命不同于不革命时期,在那里谁不革命都会受到怀疑,所以使用不革命时期的标准来评判革命时期的是非对错真伪都会得不到正确的答案,极易犯错,不可不慎。

对邓贼的评判不论怎样进行都是正确的,就如同黑白分明,不论怎样评判黑即是白的谬误都是正确的。

现在到了第二次文革的时期,想阻止文革爆发已经来不及了。[Mark Wain 2021-01-16]

说第二次文革爆发,感觉为时尚早,条件尚不成熟。[马儿在驰骋 2021-1-17]

不去组织、宣传、鼓动、教育,任何运动都不是自动的,因此发动就会遭遇困难。组织起来是最为重要的第一步,宣传和鼓动随之加强并加固了这第一步,如此往返而进就能成就大事。第二次文革的发动也必然要借助于这四个条件。[Mark Wain 2021-01-17]

*

群众一般有一个普遍的误解,那就是二次文革就是一次文革的复制品,全部照搬过去的革命史,不做任何因时间地点和具体情况的不同必须做的革新和创新工作。这是不对的。既要拨乱反正,就要勇于承认错误,并纠正错误和革命实践中的不足之处。二次文革绝不是一次文革的复制品而是根据其历史和教训做出的发扬光大和开创新局面,即新型继续革命的阶段及其时代。举两个现实的例子,我们不但要吸取教训,尤其要杜绝错误的再生;例如,邓小平那样翻案不认账的阶级叛徒根本不应当重新启用,既然启用,就应当进行防范和监督,尽早准备随时撤下。没有启用文革四闯将是连带犯下的第二大错误。第三大错误是让华国锋办事;叶剑英那样的双面人走资派继续领军以及工农武装竟然被解放军收缴了武器,简直是把人民群众当成敌人对待了。总而言之,教训是深刻的,所以相关的改正措施也是急剧的、革命性的,人们或许一时之间会感到突兀和不习惯,但是二次文革绝不能够依样画葫芦,而是要另起炉灶,除旧布新。[Mark Wain 2019-07-26]

其次,预计一旦时局发生巨变,内地大量装睡的人也会因为等待的时机来到了,于是乎大批大批的青年人就会快速地觉醒;革命形势就会出现。那时,特盗集团伪政权必然会被革命群众推翻。在这之前,亟需做的是革命运动的准备工作,例如极微小规模的组织工作(即三人小组那样的由少数先进的革命群众成立的细胞组织)。普遍在这个小组组织的基础上酝酿并发动群众成立革命委员会组织将是必要的,但那是第二步工作。一定要有地上与地下组织和组织纪律与组织步骤,这就要求要掌握正确的革命理论、方向和路线,否则胜利是不可能的。

特色党盗国集团虽然已经腐烂到人皆曰杀,但是人民群众仍然无法开始动员,原因在于他们暂时还没有组织,也就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组织还没有形成。必须尽快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和地区的单位、机关、学校、工厂、街道成立革命委员会,并着手成立工农革命武装力量,准备组织好人民群众自己的政权机关,取代伪国务院及其职能。在思想政治的实践方面,应当恢复载在革命时期宪法的《四大自由》(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监督革委会和革命党的权力。三头政治马车式的人民民主革命专政比一头马车好,不但稳妥而且健全,不至会出现像邓小平等叛徒集团篡党夺权的军事政变大变局,维持住几亿人民群众用鲜血与汗水换来的社会主义铁打江山。

在暴力革命开始之前,要先有一个非暴力的准备阶段或者说一个制造舆论、争夺发言的领导权的意识形态领域内的革命过程。这在当前的互联网时代是更为可行的,也是难于被敌人击败的有生力量。当前无产阶级革命的领导力量不是现成的,而是在阶级内部经过斗争和反复考验产生的,这也是二次文革的特点之一——在资产阶级专政下进行反复辟革命斗争,而不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进行反复辟斗争。但是,最终会产生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党是必须的也将是必然的。二次文革与一次文革最大的不同点也在这里。一次文革首先由革命党领导才发动起来;二次文革则是首先由群众自发斗争发动起来再组成革命党。这个“先群后党”的革命实践具有重大的革命性意义,不宜一笔抹杀;也应该灵活运用毛主席的教导,不要把马克思主义死于句下或当成教条,而要看作是行动的指南。(参看: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MwNzQ4  或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6863  )

当革委会领导机关在新生的革命党领导下夺得政权后,一切特色党•盗国集团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财产将被没收,其中就包括习近平大家族的财产在内几百个盗国大家族,即使窝藏在海外的盗国资产也将按照国际惯例依法追回。

怎样开展第二次文化大革命早已经提上议事日程了,只是海外群众限于环境不得而知罢了。革命知识分子与工人阶级相结合的政治斗争在国内已经从公开活动被迫潜入地下;革委会的成立星散各地,等待时机以便扩大和建立垂直联系。如果特盗集团派系斗争和社会政治经济危机随着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危机来临而更为激烈起来,那么从小资产阶级出身的革命知识分子一旦脱胎换骨,就会成为革命前驱,小资产阶必将受到重大冲击,连带带动工人阶级起事自不待言。革命知识分子的任务是艰巨的,他们既要组织劳动群众,又要宣传、鼓动、教育群众去掌握正确的思想政治路线。组织革委会的任务也是不可忽略的,因为革委会将成为人民群众的政权组织取代国务院并拥有工农武装,足以与革命党领导的解放军构成双重革命武装力量即两头军事马车式的双重政权,空前强化人民群众对革命政府和社会主义国家的监督权、政治权、决定权。

就超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和群众运动而言,例如上百万人甚至达到二百万人的游行队伍,这在内地当前的法西斯专政的反革命环境下比较不容易发动起来、组织起来,并受制于革委会还在组织阶段的前夜。当然这不是说,特盗集团成为神祗了,可以杜绝一切大规模示威游行了;一旦条件成熟,例如,民生问题日趋严重,粮价上涨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汽油价格无法接受了,那时就会有几百万甚至几千万人走上街头进行政治抗争了。如果能够达到千万人的规模,而且日以继夜,连续出现在四大都市——京沪广深,伪政权就将颜面扫地,把持伪政权的能力就会大为缩水,人民群众在毛主席继续革命论的指引下,二次文革起义造反就会成为日常活动... 无论如何,长达近六个月以上的香港人民民主革命运动,波澜壮阔,号召力空前强大,它不但指引着内地群众的革命运动的方向与成败而且波及全世界各国人民的反资本主义制度的群众革命风暴。香港人民的勇敢善战得到了全世界的劳动群众的无比尊敬和支持。希望全世界主持正义之士共同努力,为一个公平正义自由民主的革命社会主义的新世界奋斗到底![Mark Wain 2019-11-18]

群众自动自发地保护毛主席的形象而不是强迫崇拜他就不能说是政权这样强迫老百姓如此做。这些类似强迫崇拜之类的过火行动一定会在二次文革时期得到纠正,不必担心,会重犯错误。一定要区分自愿与强迫二者之间的巨大不同。当年,崇拜毛主席的群众自然有其原因,不可把自发的继续革命精神等同于现在的伪造的爱党和挺习主义。过去与现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时代,务必谨慎对待,应当拒绝等同这两个时期的一切。[Mark Wain 2019-12-23]

*

任何脱离革命理论的科学,另起炉灶的所谓革命理论无不失之肤浅、空洞、脱离实际和片面以至将革命引导到错误的道路上,既不能服人,也不能掌握群众,失败因此不可避免。例如,“颜色革命”就是这样的所谓革命理论,究其实际不过是资产阶级机会主义和改良主义的所谓理论,用它来指导推翻中修叛徒复辟集团的阶级基础即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及其法西斯式专政下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是没有不失败的。

之所以失败是因为颜色革命是一个严重脱离革命实践活动、脱离中国社会实际的理论。“离开革命实践的理论是空洞的理论,而不以革命理论为指南的实践是盲目的实践。”(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

至于等而次之的就更没有讨论的必要了(如意图挑唆美霸干涉中国内政来实现蜗居海外的自由资产阶级和其他派别与中修轮流坐庄的所谓民主运动,等等,不一而足)。

如今习近平已经陷入人民反对他以至进一步反对中修叛徒复辟集团的汪洋大海里,大乱虽然还没有成形,可是小乱已经不可避免(例如游行示威,贴标语、发抗议帖、上街等活动)。下一步(习近平倒台后)就是资产阶级改良主义和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二次革命即继续革命之间的斗争。美霸将会趁机支持改良派打击革命派,那时外国势力一旦进入国境,大乱就不可避免了。总之, 有可能又会回到一个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对敌投降和“攘外必先安内”的时代,一个崭新的革命党会起来进行以武装革命和起义对抗新蒋介石集团的时代。

新冠病毒大瘟疫造成了革命与反革命之间的新时期较量的契机。一个伟大的时代来临了,一场全世界无产阶级参加和领导的社会主义革命风暴由于世界范围内的政治经济社会危机造成的动乱而不可制止了。

[Mark Wain 2020-02-11]

总要有人担任播种机和延续火种的角色,不要因为暂时的困难例如国内生产总值年升值8%,就放弃革命道路,甚至走上机会主义、改良主义和修正主义的歪门邪道,而自我感觉良好,好似其他道路都一一终结了。

文革之所以正确正是由于它从文化领域内的革命开始,因此具有极为重要的教育群众的作用,这比鼓动而不讲究革命手段的冒进要稳妥的多。群众经过文化教育、思想教育的过程,进入政治领域内的斗争环境,就会如鱼得水、事半功倍。毛主席高瞻远瞩的例子太多了,从文化革命作为起点到达政治革命的目标只是其中之一。[Mark Wain 2021-01-18]

实际上,全世界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都必须经过文化大革命这个阶段,即使在无产阶级专政之前也一样重要。(请参阅我在前面原文中的观点)。美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也不例外,这从美国人民批判选举文化的弊端可见一斑——表面上不是政治革命,实际上却不可避免地存在着这种倾向。文化批判就是政治革命的预演或彩排,不要低估了文化革命的伟大的教育与作为枢纽的意义。[Mark Wain 2021-01-18]

再谈2021国内生产总值年升值将达到8%的可信度

请参看:

1. 中国经济超预期逆势复苏是真是假?GDP数字背后别有洞天:信与不信都是错!负增长与崩溃论:经济学家如何用数据反推真相?| 今日华尔街2021-1-1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iv2PAVQ8Ic

主播:李其 Lizzi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数据显示,2020年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突破101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速6.5%,为2018年四季度以来最高(当时为6.5%);全年经济同比增长2.3%,优于调查中值2.1%。但经济学者Michael Pettis指出,情况恐怕并不乐观:虽然出口以外的中国经济增长的健康部分收缩,但北京将通过释放足够多的不健康的、低效增长来应对其经济健康部分的显著恶化,如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以实现国内政治目的所需的经济活动。

可靠的经济统计数据对于关注中国经济表现以评估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需求等的分析师来说非常重要。研究发现,由于中国复杂的经济状况以及从指令性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所带来的挑战,中国的经济统计数据仍然不可靠。中国政府官方统计的这些问题促使人们试图通过使用不同的方法来获得更好的中国GDP估计。有些方法是对中国官方GDP数字的简单修正,而其他方法则使用替代变量,如与产出相关的能源进口。如果替代数据系列不是由中国政府编制的,或许可以告诉我们中国经济运行的真实状况…

节目中提到的论文:

Bernanke, Ben S.; and Olson, Peter. “China's Transparency Challenges.” Brookings Institution, March 8, 2016. See www.brookings.edu/blog/ben-bernanke/2016/03/08/chinas-transparency-challenges

Fernald, John; Malkin, Israel; and Spiegel, Mark. “On the Reliability of Chinese Output Figures.” FRBSF Economic Letter, No. 8, March 25, 2013. See www.frbsf.org/economic-research/publications/economic-letter/2013/march/reliability-chinese-output-figures

Henderson, J. Vernon; Storeygard, Adam; and Weil, David N. “Measuring Economic Growth from Outer Spac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102, No. 2, 2012, pp. 994-1028. See www.aeaweb.org/articles?id=10.1257/aer.102.2.994

Holz, Carsten A. “China's Statistical System in Transition: Challenges, Data Problems, and Institutional Innovations.” Review of Income and Wealth, Vol. 50, No. 3, Sept. 2004, pp. 381-409. See https://ssrn.com/abstract=591626

Rawski, Thomas G. “What Is Happening to China's GDP Statistics?” China Economic Review, Vol. 12, 2001, pp. 347-54. See http://dx.doi.org/10.1016/S1043-951X(...

特色叛复盗集团说谎成性,恐怕仍将改不掉恶习吧。[Mark Wain 2021-01-18]

2.就业难催生考研热:“被困住”的中国大学生 (纽约时报汉语版) https://cn.nytimes.com/business/20210119/china-graduate-school-white-collar/

王月眉 2021年1月19日

摘要:

大流行加剧了这些担忧。中国最大的就业招聘平台智联招聘的一份报告发现,去年6月,平台上2020年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为26.3%。报告说,平台上为应届大学毕业生提供的职位数量较上年同期下降了7%,而申请人数则激增了近63%。[Mark Wain 2021-01-19]


浏览(62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