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套裤汉的博客  
中英兼备,瑕不掩瑜,博而不疏,客随主便,互相交流经验是目的。  
        https://blog.creaders.net/u/1290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只身潜伏台湾,掘地为穴,用生命诠释忠诚,用鲜血书写初心 2020-08-02 20:43:17

《革命之华》(2只身潜伏台湾,掘地为穴,用生命诠释忠诚,用鲜血书写初心及台共党人的悲歌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gwODI1

————————————————

如果不是他叛变,1950年大陆就打下台湾了!

                                              image.png

历史记忆

Published on Jan 18, 201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3nO-mxmjI

20170717《档案》:级别最高的潜伏者 吴石

image.png

北京卫视官方频道 Beijing TV official Channel

Published on Jul 17, 2017

北京卫视官方频道 Beijing TV official Channel【欢迎订阅】 http://www.dwz.cn/2F6aQq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risFrOmkBk

《档案》:等待六十载 潜伏终归来

image.png

北京卫视官方频道 Beijing TV official Channe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ggQmXRmIAI

————————————————

只身潜伏台湾,掘地为穴,用生命诠释

忠诚,用鲜血书写初心

http://www.cwzg.cn/history/201802/40958.html

刘光典有一颗大爱心、热爱党、热爱人民、为了党的事业和绝大数人民的幸福,他不惜献出自己的钱财、家庭甚至宝贵的生命。今天,我同时格外怀念包括张志忠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肖明华、王耀东、洪国式那一批父亲的英雄战友们。至今台湾仍然没有回归,祖国没有统一,我们要继承千千万万个为了台湾的解放而牺牲的先烈们的遗志,继续为台湾回归、祖国统一而奋斗。 【张志忠、季沄夫妇殉难史简介见这里转载的第二篇:《台共党人的悲歌》书评。关于吴石,参看第三篇:《真实的国共三十年谍战》节录。吴石、朱枫、陈宝仓、聂曦就义前留影,见第四篇:《罗援:《风筝》谍战!中共王牌特工比郑耀先更传奇》节录】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image.png

刘光典烈士牺牲五十九年祭

201824日是先父刘光典在台湾牺牲59周年,特写以下祭文

一、树立初心投身革命

我的父亲刘光典于1922年出生于大连韭菜房,奶奶是个穷苦农村妇女,我原来的爷爷姓王,后病逝,奶奶改嫁给一名在沈阳做铁路工人的刘德禄。刘德禄成家时已近四十岁,他们结婚后第二年便得了个儿子,取名刘鸿梁,后改名刘光典。

父亲出生后,爷爷、奶奶对他十分疼爱并对他进行良好的家庭教育。当他六、七岁时,爷爷奶奶克服各种困难供父亲去读书。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东三省逐步被日本帝国主义占领,虽然家中过着苦难的生活,但是他不畏困难,刻苦学习。

然而在他15岁时,爷爷刘德禄不幸操劳过度去世,父亲只好放弃学业到大连一个医药商店当学徒。他在艰难困苦中边工作,边学习。后来他当过煤矿会计,做过医药生意,还曾就读于哈尔滨铁道工程学院和北平辅仁大学。

1942年,在他年满20岁长大成人时,成为一名小有成就的医药商人。他有了自己的事业,赚了一些钱,生活已无忧无虑。

在这一年,经朋友老膝介绍,父亲与出生于北平、同样出身于铁路工人家庭的母亲王素莲喜结良缘。母亲祖上是唐山稻地人,稻地为中国河北古滦州四大名镇之一。

image.png

稻地镇东南有个王庄,王庄有一户还算富足之家,1904年,家中长子、我的外祖父王化钧出生。此时,中国正值清末,社会动乱,朝廷腐败。王家虽属八旗后代,但家境逐步衰败,王化钧只好外出工作,成为一名铁路工人。1922年,他与正蓝旗舒氏女子、我的外祖母结婚,然后到北平通州,在西门租下一个小院,开始了新的生活。外祖母舒氏也出生于殷实人家,家中信佛吃斋,所以舒氏信仰佛教。王化钧与舒氏结婚后第二年的45日,正值清明节前一天女儿出生,取名王素莲。素莲出生后,父母对其十分喜爱,到了她七岁时,便送她到潞河学校学习。以后,母亲考上山海关师范学校,毕业后尚未外出工作。经介绍,在王素莲19岁时,与父亲喜结良缘,被邻里朋友称为郎才女貌的美满夫妻。

成家后,我的父母二人回到山东老家,懂日语的父亲当上了伪警察局长。但他痛恨日寇的残暴,暗中保护中国百姓和抗日仁人志士。第二年,他们的女儿刘玉芳出生后,父亲毅然放弃这份工作来到北平,从此往来于东北、上海、北平做医药生意。

1946年,父亲在上海做生意,此时的他有着大学文凭、英俊的外表,会英语、日语,医药生意蒸蒸日上,收入的是黄金美元,同时他又有着美满的家庭。自从懂事以来,他听到看到的是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践踏下的中国人的苦难;蒋介石反动集团的腐败无能及对百姓的欺压。在北平辅仁大学读书时,父亲接触过进步学生,了解到一些革命理论。他在黑暗中不断思考探索,凭着他的聪明才智和刻苦努力,在动乱不安的环境中奋斗前行着。

抗日战争胜利后,黎民百姓本来可以安居乐业,蒋介石却撕毁停战协议,全国又陷入战火之中。父亲对蒋介石反动集团十分反感,他在上海做生意时恰巧碰到了东北老乡洪国式。洪国式是1938年参加中共隐蔽战线的老资格的中共地下党员,1945年由王若飞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中共驻上海机构被迫撤回解放区,急需发展扩大隐蔽战线队伍。洪国式巧遇老乡刘光典后,经过接触,觉得刘光典这个年轻人为人诚恳,机智聪慧,有正义感,是个好苗子。此时的父亲,如继续做医药生意,很可能发家致富,或可以到国民党那里讨个一官半职。但是不久以后,在洪国式的教育影响下,父亲认识到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从而像那一批中国共产党人一样,树立了为中华民族复兴、中国人民幸福而奋斗的革命初心。他毅然加入中共东北社会部大连情报处,成为一名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隐蔽战线战士,他的选择也得到了爱妻王素莲的支持。

父亲参加革命后,在大连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于1947年初与洪国式到上海组建中共情报站“华石公司”。一方面收集有关情报,一方面在上海购买战略物资运回东北解放区。

在上海工作一段时间后,三大战役即将打响,父亲被调回东北,在东北与洪国式组建东北华石公司,后调沈阳从事情报工作。他在沈阳租下太原街31号一座小二楼,以做医药生意为掩护从事辽沈战役情报工作。 我于1948114日出生在此情报站。以后,父亲多次奔波于敌占区及解放区,完成组织交给他的任务。

1948年年中,父亲被调到北平,从事平津战役军事情报工作。母亲王素莲带三个孩子从沈阳乘坐飞机,在东单临时机场降落,住在西单劈柴胡同。父亲随秦笠、洪国式一起到达北平。为了开展收集平津战区军事情报工作,父亲先后在牛街、宽街寻找工作地点,最后在宣武门内大街124号建立了情报站。 在资金十分短缺,情报组在北平的生活费都不能解决的情况下,他筹措经费,克服了各种困难,保障工作得以顺利开展。

1948年深秋,父亲冒着危险,将收集到的平津地区国民党军事情报,收藏在一盒香烟中带到大连。完成平津战役的工作任务后,参加了从香港接回李济琛等著名社会民主人士的工作。完成任务后,他返回已和平解放的北平,一家五口人团聚在北京东四牌楼钱粮胡同一个四合院里,开始过上了相对平静的生活。

image.png

父亲参加革命后的表现,所在部门有如下记载:

“刘光典,辽宁旅顺人,知识分子,擅长商业贸易,在上海成立华石公司时,成为洪国式的主要助手,他为人诚实机警,不嫌弃共产党穷闹革命。在洪国式、秦笠于东北、北平经济处于最困难的时候,拿出自己的财产支持革命工作。计黄金十两,美元一千元。如以当时金价30美元折合一两黄金计价,这一千美元就折合三十两黄金,因此刘光典的贡献是不小的。”

image.png

二、实践初心两赴龙潭

本来可以和家人团聚,过上安定幸福生活的父亲却接受一个更为重要、危险、艰巨的任务,他要南下经香港去台湾执行任务。

1949年上半年,全中国大部分地区已经解放。蒋介石集团慌慌不可终日,经过选择,他们逃往台湾。  此时,中共中央、毛主席来到北平,一方面在筹建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方面继续挥师南下,准备一举解放全中国。

中国共产党一向把台湾视为不可分割的中国土地,重视台湾岛内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进展。为了加强领导,中共中央于1946年选择台湾籍、经过长征考验的老干部蔡孝乾任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进入台湾领导革命工作。

19493月,中共中央召开会议,部署解放台湾工作,讨论、落实组建中共华东局事项。毛主席特别指示台湾划归华东局管辖,华东局提出了台湾解放后的省领导机构及各级领导人选。315日新华社发发《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重要时评。73日毛主席、朱总司令电令华东军区陈毅、粟裕、张爱萍:“新中国就要成立了,希望你们抓紧做好解放台湾的准备工作。”

中共情报工作重点不断向南部发展,为了顺利解放台湾,由中社部李克农部长亲自部署,通过刘澜波联系刘多荃在台湾的儿子刘全礼组建了一个重要情报机构,《北方企业行》,中由洪国式、刘天民负责。此机构实力最强,由约50人组成,分为情工、敌工及交通三部分,并收集到大量重要情报,父亲担任交通员。为了取回这些情报,父亲于19495月接受了中央社会部的派遣,奉命离开北平,先赴武汉。他将一份文件交给我党潜伏在国民党守军中的我隐蔽战线人员,配合武汉解放。7月父亲完成任务后前往香港,此时他给家里写了一封信,讲要到遥远的地方做生意,最长一、二年就会回家。一两年后,家人如找不到他,可查报上有一叫刘芳的人登出的寻人启事,这就是刘光典。随后,他离开武汉,于9月中到达香港。

父亲到达香港后,根据组织安排,以刘天民之侄的身份于金门战役打响的19491025日前往台湾。此次赴台,他有三项任务。第一向同志们转达上级指示;第二了解台湾《北方企业行》的各方面情况并带回汇报;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任务,取回同志们收集到的重要情报。父亲在台工作一个月以后,他用密写方法,把情报写在一张茶叶包装纸上,然后用其包上买好了的茶叶,用此掩护方法,用于1127日,顺利返回香港,带回了第一批极为重要的国民党各方面情报。情报包括 :

1、国民党在台湾的陆、海、空各军情况。

2、台湾气象密码。

3、台湾海潮涨退时间表。

4、台湾西海岸国民党驻军及港口守军情况。

5、两大重要港口高雄及基隆地通信密码。

就在父亲取回情报的同一天,中共华东局交通员朱枫于1127日在台湾基隆上岸。大约一周后,朱枫将吴石交给她的另一批重要情报带到香港并立即被上报党中央。

党中央确定于19506月前后解放台湾。由于需要,195016日,父亲不顾个人安危再次接受命令前往台湾取回新情报。2月初,父亲顺利地取得了一批新的情报。情报包括台湾省军事接收总报告书;岛内团以上驻军点及火力武器设备;高雄、基隆火炮阵地;台装甲车数量;台湾花莲港口状况;台湾岛内公路网。他通过邮局给上级发出信息:“货已办妥,日内运港”,但没有得到指示令他回港。

此次入台,父亲面临的形势已十分严峻。蒋介石、蒋经国指使毛人风、彭孟辑、谷正文等人在台湾处心积虑地侦破中共在台地下组织。 他们一方面实行世上罕见的白色恐怖政策,一方面使用高官厚禄引诱中共人士自首投诚。为了破获《北方企业行》,他们将2名特务打入了这一中共情报机构。

此时,蒋介石集团耍尽阴谋诡计,不断对中共在台地下组织加紧侦破工作,环境凶险、形势危急。

1950129日,中共台湾省工委书记蔡孝乾被捕,不久他便在敌人的威逼利诱下叛变投敌,至使在台组织几近全军覆没;

218日,中共交通员朱枫被捕;228日,国民党特务组织在台北车站诱捕了组织负责人洪国式,父亲所在的中央社会部精心建立的情报组织在一天之内不复存在。接着, 31日吴石被捕。

三、牢记初心掘地为穴

父亲第二次赴台执行任务不久,他的关系已被转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二部。

父亲在台湾执行任务其间,平时住在台中市新北里存信巷6号,228日这一天,恰巧他在敌人进行抓捕行动前去台北取出境证,准备买船票返回香港,因而没有被敌人抓到。当天洪国式被捕,当晚敌人发现没有抓到刘光典,便审问洪国式刘光典在哪里?洪国式明知刘光典在基隆,但他讲刘光典已回香港,因而保护了父亲。195031日,父亲在基隆突然得到消息:他所在的中共情报机构《北方企业行》已被国民党特务彻底破坏,包括洪国式在内的所有同志全部被捕。父亲此时身陷孤岛,只身一人,陷入困境之中。他在台北没有一个可靠的去处,摆在他面前有两个选择,或投降自首,保下一条命,或坚持与敌斗争。他牢记初心,对党无限忠诚,决定克服千艰难万险,坚持斗争,当天他返回台北。为了避免被捕,他当夜机智地住在了一个三轮车夫家中。

32日一早,父亲冒险通过当地邮局给组织发出: “俊弟得急性脑炎亡故”的报警,报告上级,机构已遭彻底破

浏览(13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母亲叫章丽曼 —— 一个“匪谍儿子”的自白 2020-08-02 20:11:12

《革命之华》(1)我的母亲叫章丽曼 —— 一个“匪谍儿子”的自白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2747

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gwODIy

2020-7-31 07:55| 发布者: 无套裤汉| 查看: 629| 评论: 0|原作者: 王晓波(已故)|来自: 无套裤汉代发

摘要: 从小,我不敢跟别人说母亲的名字,甚至也曾在心里抱怨过妈,害我们从小背负“匪谍儿子”的罪名,受尽羞辱和迫害。一九五三年,记得那晚全家在等爸爸从台北回来过元宵节,久久等不到。第二天醒来,妈妈不见了。

沉痛哀悼 保钓老将 王曉波 不幸病逝,谨转载 王曉波 29年前 一篇令人落泪的旧文 

我的母親叫章麗曼:一個「匪諜兒子」的自白

https://shieh911.pixnet.net/blog/post/66200932

文◎王曉波

「從小,我不敢跟別人說母親的名字,甚至也曾在心裡抱怨過媽,害我們從小揹負『匪諜兒子』的罪名,受盡羞辱和迫害。」

一九五三年,記得那晚全家在等爸爸從台北回來過元宵節,久久等不到,我們小孩只好先睡了。第二天醒來,只見家中凌亂,外婆不知所措的在那哭,媽媽不見了,剛滿月不久的小妹也不見了,只剩下還在熟睡的大妹、二妹。經外婆解釋,才知道,昨天深夜來了一批憲兵,抄遍全家後,把媽帶走,為了餵乳,媽把小妹一起抱走。爸爸也在台北憲兵司令部被扣押了,所以,沒有回家過元宵節。

媽媽被捕後,起先關押在台中的憲兵營部,那是前不久我父親在那當營長的地方。也許是由於父親出身憲兵官階中校的緣故罷,媽關押在台中時,還准許婆帶我去面會。在媽解送台北之前,告訴婆,只當她車禍死掉,要婆帶大我們,當時小妹在吃奶,我還記得媽對婆說:「如果帶不了那麼多,就把她(小妹)送掉罷。」媽說著就哭了出來,並摸著我的頭說:「那要好好聽婆的話,幫婆帶好妹妹。」當時我似懂非懂的含著淚點了頭。從此我們就沒有再見到媽,再見到媽的時候就只剩下一罈骨灰了。

媽遇難時二十九歲,我才只有九歲多,大妹七歲,二妹六歲,小妹未滿週歲。爸爸也因「知匪不報」判處七年徒刑。我們至今沒有見過媽的判決書,只有戶口名簿上的一欄記事──「因叛亂案經憲兵司令部判處死刑於民國四十二年八月十八日執行死亡。」

料理母親後事的是當時尚在憲兵服役的表兄謝永全,是他把小妹從台北抱回來的,我們才知道母親遇難了。記得當時,婆哭天搶地的叫著:「女死了,兒不在(在大陸),叫我怎麼辦啊!往後的日子怎麼過啊!」我當時只有一個模糊的感覺:「以後我就是沒娘的孩子了」,兩個妹妹更是只知道傻乎乎的看著婆。

那時婆望著我們兄妹,想到母親的遇難和往後的日子,就悲從中來的哭泣,我最長,只有我安慰婆,「只要我們長大,一定會好好的孝順婆」。婆聽了更難過,又望著我們哭:「我的仔啊!你們什麼時候才長大啊!」婆不哭了,我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過,但又怕再觸動婆,就只好自己跑到一條離家不遠的小河邊,獨自一個人莫名的大哭一場才回家。

我們在台灣本來就沒有什麼親戚朋友,媽出事後,更沒有什麼親戚朋友敢跟我們往來。母死父繫獄,一個外省老太婆帶著四個外孫,在人生地不熟的台灣,外婆不要說台灣話不會說,連普通話也不會講。我們是家破人亡的陷入生活的絕境。

我和大妹只好在台中育幼院掛了個院外學童的名義,每個月每人可以領到二十元的救濟金。婆要我們到市場去撿一些菜葉子回來,好一點的曬成乾鹽葉,差的就餵幾隻雞鴨,我們從來就沒有吃過婆養的雞鴨,那是逢年過節賣來換取一點現錢的。

雖然一些當年跟父親稱兄道弟的人不敢和我們往來,但是,人間還是有溫暖的,還是有些人和我們往來,例如,表兄謝永全,一些父親當年的傳令兵、司機,和幾位憲兵,幾位大舅裝甲兵裡的同學。他門偶爾經過台中,總是從微薄的薪餉中,十塊、二十塊的接濟我們。

逢年過節,別人好不熱鬧,我們只有瑟縮在家裡,但也經常有鄰居送來拜拜完了的雞鴨、肉粽,那是我至今猶記得的最美味的食物。那些鄰居,一位是長期患肺結核而賣女兒的洋鐵匠,另一位是經營冰店失敗也賣女兒的黃老闆。父親是軍人,有配給的眷糧、食鹽,母親生前常把一些我們吃不完的糧食和鹽分給他們。後來,我進台大回台中省親,有次遇見洋鐵匠太太,還拉著我的手訴說著母親,「你媽媽真正是好人,真冤枉,你都愛卡打拚,嘸好讓你媽媽失望。」

媽媽去世後,我成熟了不少,看到了人世的涼薄,也感到了人間的溫暖。有幾件刻骨銘心的事,至今仍不能忘懷。

爸爸媽媽相繼扣押後,全家慌亂成一團,居然還有爸爸的憲兵同袍來找婆,說是要替爸媽活動,向婆索取活動費。父親在軍中一向清廉自持,家中並無積蓄,婆在六神無主中,只有把她老人家帶來台灣的一些陪嫁首飾變賣支應,沒有,還兇婆婆,最後當盡賣光,那位「善心」的叔叔也就一去不回了。全家陷入絕境,這一來更是雪上加霜。

除了到市場搶菜葉,家中沒有糧食,有次婆要我到收成完了的番薯田裡去撿剩下的一些番薯頭,被主人發現,一腳踢翻在番薯田裡,灰頭土臉的爬起來,舉首望蒼天,即使媽有罪,我們又何辜?我只要像一條野狗般的活著,但我不如一條野狗!

母親死後,從小揹負著「匪諜兒子」的罪名,而常常因此和同學打架,雖然每次都是瘦小的我被打得頭破血流,但是,老師追究起來,被處罰的都是我。

我因為是育幼院的院童,在學校一切費用都免繳,小學五年級,我選擇了「投考班」,「投考班」的補習費也免了。但由於幼稚的「虛榮心」,我從來不敢跟同學透露我是「免費生」。有次中午,老師宣佈要大家回去拿補習費,我為了怕一個人留在教室而「曝光」,就陪著隔壁同學回去拿補習費,回到教室時遲到了,那位同學交上二十元補習費就回到座位,老師則要我伸出手來,用竹掃把的竹支抽我,一面抽一面說:「你這個匪諜的兒子從來不交補習費,還跟別人回去拿補習費!」當時我感到像是在大庭廣眾前被剝光了衣服般的被羞辱,我咬緊了牙根忍住了眼淚,不知被抽了多少下,老師才要我回座,我實在忍不住的向他說:「老師,您好狠,我記得。」結果又換來一頓毒打,抽得兩隻手鮮血淋漓,但我一直沒吭一聲,也沒掉一滴眼淚。

*

有次大妹高燒已神智不清,婆帶我把大妹抱到台中醫院求醫,醫生說要住院,但交不起三百元保證金。從南昌鄉下來的婆只會拉著我跪下向醫生叩頭,請醫生救大妹一命,為了救大妹的命,我拚命的在水泥地上叩頭,只見醫生起身出去,碰然的把門關上。我們只好悵然的把高燒中的大妹又抱回來。後來,是好心的里長幫我們證明辦了貧戶就診,才挽回大妹。

念中學,離家比較遠,同學間有時問起母親,我都說是病死的,但「匪諜兒子」的陰影還是擺脫不了,有次跟教官抗辯,教官無以為辭就在同學面前脫口而說:「你是匪諜的兒子,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一九七三年,「台大哲學系事件」,我被警總約談,被關在警總地下室偵訊,偵訊員也劈頭就說:「你不要像你母親一樣,子彈穿進胸裡的滋味是不好受的。」

從小,我們家就是列管戶,常常在半夜睡眠中,被查戶口的手電筒照醒。後來,在台北教書,戶口轉來台北,警察還是每半個月要來查一次戶口,直至前幾年解嚴為止。

爸爸出獄後,失業了一陣子,後來在台中地方法院當一名執達員,類似抄寫員,以微薄的薪水維持著一家六口的生活。

大妹初中畢業後,被爸「哄」去念嘉義師範,畢業後在新竹一家天主教小學教了幾年書,辭職回台中後就找不到教職了,後來才找到台中啟聰學校。大妹從小能詩能文,才華橫溢,但由於從小營養不良病痛纏身,及諸事鬱鬱,而於一九七一年,自殺身亡,遺有一子,而使我深深自咎,對不起媽,沒能好好照顧妹妹。

二妹在高中畢業後,考取私立大學,爸要負擔我念台大,二妹只好輟學,在鐵路局當過觀光號小姐。二妹在火車上受到欺負,經常到台北來看我,兄妹二人只有抱頭痛哭,我也只好頻頻的安慰二妹,「都是哥哥不好,為了哥哥念台大,害妳在車上受欺負。」二妹後與一位美國教授結婚,移居美國,生育後,因長期病痛而於一九八七年去世,遺有一子。

外婆於一九八五年回南昌定居,逝世於今年三月。二妹的死訊,我們一直不敢讓外婆知道,而讓外婆臨終還在叨念,為什麼二妹好久都沒有信來。

小妹五專畢業後,也是與美國人結婚,移居美國後,小妹還給我來信說:「從小我們就揹著『你媽是匪諜』的罪名,來到美國後,不再怕有人指責我,『你媽是匪諜』了。」小妹婚後育有一子,並繼續念書,直到今年才拿到學位。

我們從來沒見到過母親的判決書,也不知道母親是怎樣遇害的。直到我台大研究所畢業後,那年料理母親後事的表兄來家過年,而拉著我到戶外去,跟我說:「你已經學成畢業了,應該知道你媽是怎麼死的。」他才把將近二十年前,他在憲兵部隊裡四處打聽母親逝世的經過告訴了我。

媽被捕後,曾自殺二次,一次是吞金項鍊,一次是吞下一盒大頭針,但都沒有成功。我們已無法知道,媽是處在何種境遇,而必須以自殺來保衛自己。臨刑前,要她喝高梁酒,她拒絕了;她說,她是一個清清楚楚的人,死作一個個清清楚楚的鬼。要她下跪受刑,她也拒絕了;她說,她對得起國家,對得起民族,上對得起天,下對得起地,她是無罪的。最後,她是坐著受刑的,臨刑前還是一直高呼口號,口號聲是被槍聲打斷的。

表兄告訴我,他這番話從來沒跟任何人講過,也要我不要告訴任何人。為了怕婆婆和爸爸聽了難受,我也從來沒有說過,直到一九八○年,我到美國第一次給大陸的大舅通信,才不能不告訴大舅母親逝世的經過。

也許是由於幼年生活的經驗,使我對社會底層生活的民眾充滿了「我群感」和溫馨的同情,並曾矢言:「我來自貧窮,亦將回到貧窮。」經過「自覺運動」、「保釣運動」,和對中國近代史的研究,更我理解到,我們家庭的悲劇僅是整個民族悲劇的一部分。

我的外曾祖父章子昆曾支持北伐,是陳布雷的好友;外祖父章壯修在北伐軍未進南昌城時,已是國民黨地下黨員,後在「七三一事件」遭土共綁架,把人贖回來後,但因酷刑而病死。父親因受到鄉前輩何應欽的感召,從軍閥周西成統治下的貴州,與同學結伴步行經?江(註一)到南京投身國民革命軍,參加抗戰,在「南京保衛戰」中倖存下來。大舅在抗戰時響應「十萬青年十萬軍」,勝利後考取清華,但因曾任「國民黨軍官」,在大陸勞改十八年。祖父在「土改」時,活活被打死在鬥爭台上;祖母遭掃地出門,而餓死於一九六○年。

所以,八○年我在美國給大舅的信上就說到:「舅舅,您可聽見我們的呼聲!您可聽見婆的聲聲喚兒聲?我們家族的悲劇,也是中國悲劇的一部分,我們不怨天也不尤人,我們只恨中國為什麼不強大,自己為什麼不爭氣。我們只應抹乾眼淚為中國的明天而奮鬥,希望我們的悲劇不要在我們的子孫身上再重演。」

在「白色恐怖」的陰影下,從小,我不敢跟別人說母親的名字,甚至也曾在心裡抱怨過媽,害我們從小揹負「匪諜兒子」的罪名,受盡羞辱和迫害。今天,我必須大聲的告訴大家,我的母親叫「章麗曼」,我就是章麗曼的兒子,我以母親的誓死不屈而感到光榮!

(註一)原文影像不清,無法判斷。

(原文刊於《中國時報》,1991年6月3日,第27版「人間副刊」)

(2009年1月19日,張鈞凱重新謄打。)现由老董转发。

附:

王曉波的毌親到底是不是革命烈士?還是國民黨反動派濫捕濫殺?中共有否確認这事?王的在大陸的親戚為什麼却有此遭遇?[J 2020-08-02]

据我的理解,毛主席领导的真共产党曾于五十年代初或更早派遣大批地下工作人员,以策应解放军渡海作战。其中领导人蔡孝乾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后叛变,导致大批人员被捕,然后由于忠贞不屈、拒绝投降而惨遭杀害,就我所知至少有六、七位之多(从参阅激流网文章得知)。

章丽曼很可能就是其中之一。如果她只是个外围分子,一般不会坚持不投降,至少不会遭到枪决的处分。

很可能王家与国民党反动派渊源极深而不幸遭受到统战部的不公平待遇。[Mark Wain 2020-08-02]

這個推斷合理。王曉波應是烈士之後。周恩來主導的特工系統卸磨杀驴、翻臉不認人是常事。[J 2020-08-02]



浏览(5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演讲 2020-07-25 23:32:45

《基层之声》(124)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演讲

无套裤汉2020-07-25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gwMjkz

参阅:美國已經對中共宣戰,即將與台灣建交!蓬佩奧演講7點核心內容,進攻中共的四個節點(一平論政210/2020/7/24)https://youtu.be/t4mW1BlGL_E

在美中关系的发展上,美霸表现出咄咄逼人的进攻姿态,于是颜色革命派兴高采烈起来,认为前途向好,有利可图,打垮假共(即特色党或所谓中共)之后,颜色革命人士取而代之上台,成为实现自由资产阶级专政的新资本家阶级,继续站在人民群众头上剥削和压迫一如特色党的过往,而且由于美霸太上皇也要分成,而且可能要求一九开,就是说,中国劳动人民无偿贡献给特色党的继承人即自由资产阶级一成的剩余价值,而太上皇非取得九成不可。实际上,美中之所以剑拔弩张就存在着再分成问题上的摩擦——现在是四六分,美霸要改为二八分,特盗集团不同意,于是双方经过摩擦阶段上升到“开战”阶段了。

如果踢开假共的官僚买办资产阶级的法西斯式专政之后,实行自由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自由资产阶级专政,强迫执行资产阶级专政下名义上的、虚伪的、假的民主自由和宪政来麻痹人民的反抗和斗志,一如其他资本主义国家,那么随着四大危机(大瘟疫、大萧条、大抗暴和气候大变化)而来的将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第二次革命风暴席卷全球,中国革命人民将成为推翻资本主义制度的一环。

尽管美霸以迈克·蓬佩奥( Mike Pompeo)为其“战狼”首领(alpha wolf),大肆主动出击,迫使苟延残喘中的特盗集团灰头土脸地应接不暇,这种大有炸平中南海声势的纳粹冲锋队(德語:Sturmabteilung,缩写:SA)式的进攻,令人大开了眼界;它如同开动了一块大电磁铁,几乎把所有资本主义、机会主义、改良主义、修正主义者和走投无路的小资产阶级右翼群众铁粉们,都全被吸引到美霸阵营里,出不来,也不想出来了。

在蓬佩奥鼓动之下,以反“共”为名、以反劳动人民为实的国际资本主义于垂危之际,希望出现回光返照,能再活多年,如果能够延缓世界人民大革命的集结与团结,并由此把革命目标从处于险境的世界资本主义转移到特盗集团实行的“共产主义、马列主义”头上的话。

众所周知,特色党中修叛复盗集团是言行不一、自欺欺人、口头上一套、实际上另搞一套,这是一个举世公认的、臭名昭著的谎言世家和无信无义无格的黑帮团伙。蓬佩奥明知其假共产主义、假马列主义的实质,而故作不知状,令人怀疑其作风和居心与特盗集团到底还有什么不同?美霸和特霸难道不是一丘之貉吗?

至于所谓要搞世界反共大同盟,表面上看似乎在针对特盗集团,但无人不知特盗是假共,反共岂非射错鹄的?其实,蓬佩奥意图搞个一箭双雕的战法,在表面上既打击了假共,而更重要的是:在实际上又反对了十四亿人民群众拥护毛主席领导的真共产党和继续革命的理论与实践,岂不妙哉?他口口声声地说:要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反对“独裁”和“暴政”,但内心深处却另有所图,处处与民为敌,企图联合假共一起搞资产阶级独裁来反对并镇压真共和支持他们的人民。其阴谋诡计不可谓不精准,只是这位想大闹天宫的假孙悟空和两面派逃不出马克思主义的望远镜和显微镜那样的如来佛掌。

他在今年七月二十三日选择已故总统尼克松故居的门口(图书馆和陈列馆)进行演说是要联系尼克松于1972年访华并鞠躬拜见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历史性事件来说明美霸早有先见之明,对华政策是开放性的也是主张和平共处的,是与前真共冰释前嫌了的,以便拉拢中国人民,等等。至于他说尼克松访华是为了改变真共为假共(即走半殖民地资本主义道路的修正主义叛徒复辟盗国集团),是不可信的揣测之词,是没有认真可信的证据的。毛主席接见尼克松是为了和美国帝国主义这个次要敌人共同抵抗当时世界最主要也是最危险的敌人——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是要与美帝这个次要强盗暂时联合起来制服主要强盗,过后再来收拾它。尼克松于1972年不可能预知1972-1976年间会发生反革命事件——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等叛徒使用非法的、反革命的军事政变手段推翻真共和打倒毛主席继续革命派,摇身一变,成为假共,为邓小平等中修叛复盗集团上台铺平道路的可能性。尼克松自知能够见到毛主席已经是万幸了,哪里还会存有改变真共产主义革命党为反革命假共的奢望?

马列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彼此是不可调和的敌人,虽然后者打着社会主义工人党之类的招牌(就如同当前的假共——特色党一样,都是搞货真价实的资本主义的“能手”。但是以德国纳粹党为例,官员贪污情况比较少,只有空军元帅赫尔曼·戈林是个大贪官。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上个世纪三十和四十年代的德国人民没有推翻纳粹党的原因之一。在特色党国,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人民群众恨之入骨,看来逃不掉被人民推翻的宿命了),但是马列主义是主张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革命党(而不是执政党),也是反对资产阶级及其反动民族主义(如“保卫祖国”、“某某民族伟大复兴”和“让美国再次伟大”,等等)以及不正义战争政策的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先锋队。战狼为了污蔑马列,从而打消群众向往马列和社会主义的不利局势,不惜公然说谎,把马列描写成无恶不作的暴君和所谓争霸全球、统治世界的霸权主义者,把真共称作所谓侵略、扩张、渗透的组织。这些谎言、谰言是帝霸修反共同的反革命教条,但是他们却不知反省,不懂得照照镜子,看看是不是四位一体,反而对准真共倒打一耙,然后血口喷人,可见其以反共为名,以反革命、反人民为实的嘴脸是何等愚蠢而霸道。

蓬佩奥直接呼吁中国人民反对真、假共产党和共产主义,与美国和西方所谓民主国家(其实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独裁统治的国家)及其所谓盟友(其实是些美霸太上皇殿下的附庸买办资产阶级国家)结成联盟,实现资本主义垂死晚期的“伟大复兴”。

联盟的理由着实可笑。他说:移民为什么不去中国而去美国和西方国家?原因是西方所谓民主各国强大,那里的教育、工作、福利机会多,是所谓民主自由法治最令人向往的地方。

这真是大言不惭。美国大学学费涨到什么程度?学生借债高到不能还,教育机会严重不均,怨声载道;医疗保险形同未设,大批病患因得不到治疗而默默地死去,每年因绝望于资本主义的暴力统治——失业、贫困、破产和社会地位日益低落,服毒自杀的年增率早就成为资本主义总危机现象的重要一环。按照严格计算的、包含不再求职者在内的失业率已经高达百分之七十六。这就使得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原形毕露。移民潮之所以选择这些所谓民主自由灯塔国,不为别的,而是为了得到一口饭吃,这是由于他们出生国内由于资本主义危机而灾难日增的可怕情况更早于和严重于西方国家出现的危机和灾难,从而不得不离乡背井,不远千里逃亡西方求生。但如今四大危机席卷全球,危机造成的灾难即使在所谓民主国家也在所难免,移民逐渐成为双向甚至多向化;除了奋起革命斗争以外,人民最终将无处可逃,以至同归于尽。

蓬佩奥这篇演讲稿被颜色革命分子吹捧为反共檄文,是所谓近五十年来所仅见的杰作,等等。其实,蓬佩奥反共不如尼克松和里根那么坚决和干净利落,他竟然还留下所谓争取中国人民共商反共大计的尾巴,完全无视中国人民经过二十七年切身的社会主义历史经验的事实,竟然幻想人民群众会起来反对毛主席及其领导的真共产党与革命社会主义,会支持美霸派驻中南海的邓右“第五纵队”起来执政,取代邓左派和习近平。中国人民心目中,无论什么派,只要搞资本主义的都是必须被打倒的对象,哪里还会容得臭名昭著的走资派继续在台上呼风唤雨,也就更不会容忍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国霸权主义到处撒野了。

为了更准确地揭露美国对华政策的帝国主义、霸权主义本质,部分资产阶级大知识分子和小资右翼及颜色革命分子对美霸的幻想,以及革命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理论基础,建议读者群众重温毛主席为评论美国原国务院白皮书和国务卿艾奇逊信件写的四篇文章,它们是:《别了,司徒雷登》,《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 及《唯心史观的破产》(见《毛泽东选集》,第四卷)。

特色党中修叛复盗集团之所以内外交困,败落到今天这种不堪的地步,根本原因在于路线错误一发而不可收拾。参阅:

附录:《特色党路线错误导致全盘皆输》

无套裤汉2020-05-22

特色党中修叛徒复辟盗国集团自吹自擂,称中国已经是第二大资本主义经济体,要成立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统领世界,可谓是个自大狂也是个自恋狂。自己的人民都面临饥饿的威胁,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世界?美霸不动则已,一旦被它封锁了港口海湾海峡,人民饥饿,士兵难道可以一枝独秀,营养丰富,有力气打仗吗?出路就只剩下邓小平的对美投降主义路线,好在这条路线已经实行了四十四年之久了,驾轻就熟了,不战不和不进不退的四不主义眼看就已经把毛主席领导人民群众千辛万苦开创的铁打江山一股脑儿送给美霸消气、消灾去了。

中国全部粮食自给率只有78.6%,但是比这更差的是:中国石油自给率只有42%。一旦断供,连公交车都要烧木炭为动力,动弹不得的飞机坦克军舰都将成为最廉价的活靶子。特色党中修叛复盗集团为非作歹、与民为敌四十四年,把一个好端端的、真实的、革命的社会主义祖国弄成当前这种“千疮百孔,随乱随失,其危如一发引千钧”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败相毕露的局面,该集团还有何面目立于天下!其历史性的倒退、错误的路线和猖狂妄行令人发指,天下苦特色党久矣。

2020年中国军费预算预计增长6.6% 胡锡进:相信绝大多数人支持。为什么?因为人微言轻,无声就代表被动性的即消极的同意,只有侵吞国家和人民的资产达到几百万亿人民币的几百个盗国大家族岂止支持,几乎是热烈响应,因为他们军工资本积累没有任何障碍,而且资本的积累速度和量度都是首屈一指的,也是一本万利的;而区区粮食产业资本积累极慢,且靠天吃饭,时不时地出现歉收,资本积累既无保障又无速度和量度,所以就必然不予投资或采取了越少投越保本的战略规划,因为资本主义经济是以“高杠杆作为获取高额利润的神奇途径的。”

路线错误导致全盘皆输,任何唐宗、宋祖、才高八斗的、至圣至贤的杰出之士都没有办法挽救特色党中修叛徒复辟盗国集团的失败局势。只有打倒、推翻、重来这一条路。[Mark Wain 2020-05-22;06-17日增补]



浏览(449)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9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6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