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吕鱼冰的博客  
以人为本  
        http://blog.creaders.net/u/1162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请神容易送神难 2018-07-15 08:27:53

中共十七届七中全会也就是习登上权力顶峰的十八大前夕,当时开明派还占有多数的中共政治局所通过的集体决议突出了两个重点,一是强调推进民主和法制,二是把改革开放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全党同志必须牢记只有通过改革开放才能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 令人非常吃惊的是,习在大会的总结发言中把政治局的集体决议完全撇到一边束之高阁,却争锋相对地提出了另外的思路经济上要有独立自主的精神政治上要恢复党在文革以前的优良传统。

会还没散就公开与政治局集体决议大唱反调,难道习就不怕坐上龙椅之前出现哗变?敢与政治局决议公开叫板,中共历史上肯怕还只有毛泽东一例。当然政治局历来也只是表面上的权力核心,真正的权力操盘手必须掌控军队同时在政治局或政治局常委中有听命于自己的一大帮势力

习的底气和安全感只能是同时来自“太上皇“老江和即将要退位的胡二人的联手鼎力相助。既然江胡二人都默认习可以凌驾于政治局之上,他人也不好就凭着习的弦外之音或比较出格的说法在那种权力交接的重要关头闹出什么大的动静。谁知道习的葫芦里当时卖的什么药呢?

为了挽救党和军队免于毁于日甚一日的极端腐败或者说是为了保住党的”红色江山”,外人不妨可以推测,江胡习三人商定的结果是必须完成三个转变,不是用民主宪政的方法解决问题,而是走回头路恢复中共过去的做法:

第一,国家在政治上必须左转,消灭还处在萌芽状态的那么一点点言论自由彻底剥夺人民公开批评政府的权力。

第二,在中美关系上,提出所谓新型大国关系,通过南海纷争利用《环球时报》高等WM挑起意识形态的对抗拉开与美国的距离,把三十多年来较为友好的中美关系降格为非敌非友的状态。

第三,大力启用红二代军中势力,通过反腐和军事体制改革,扫除开明派和邓派在军委的代理,让军权牢牢掌握在中共传统派的手中。

短短几年之内有江胡二人的鼎力支持作为后盾,习在所有预定方向上可以说是超额达到了既定目标。水工如果不是习的后台,不可能让习把上海作为政治晋升跳板,习不可能顺利掌控军委,上海帮也不可能通过王沪宁和韩正继续影响中国政局。有观察者认为胡锦涛看不惯习的“倒行逆施,”胡统领他的所谓团派一直在奋力抗争。请记住,是胡在他的第二任期内提出了所谓“新型大国关系”并让他在外交事务上的代理人戴秉国把“核心利益”专指台湾西藏的特定内涵偷偷转换为泛指中国所有领土。就是在胡的第二任期内,中国海军占了黄岩岛,国防部长开始绘制把七大军区压缩至四五个军区的军事体制改革蓝图。此外,胡在第二任期内与政治改革头面人物温家宝的紧张关系难道不说明一些问题?

习被"请来”所赋予的历史性重任就是联络军中红二代势力反腐救党让中国在极度贫富悬殊的社会矛盾中得以平稳过渡。

但是五年多来习在内政外交领域的所做所为,终于让中共内部诸多早已退下的大员们看清了习的庐山真面目。习政治上的一系列"倒行逆施"很可能并不只是讨好部分红二代所采用的临时性策略,而是将长期实施的战略性蓝图。在这样的蓝图梦想中,人民被剥夺了任何政治权力,共和国蜕变为党国,中国会随时处于与西方文明交战的临界状态。

中国政治生态的转变令人眼花缭乱。在党的原有决议中被定性为灾难的文革在新的中学课本中变为中性,早已被杜绝的个人崇拜之风开始盛行。作为国本的中美关系从稳定友好骤然退化到了政治经济和军事的全面对抗,国本于是发生动摇。

眼睁睁地看着这场历史性的倒退,年老退下但开明一点的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已是忍无可忍只好集体上书声讨。而习既然军权在握又掌控了现有政治局一帮人马大概仍是信心满满胸有成竹。做些小的调整,在老人们见马克思之前给他们一点面子,对于习大大来说自然不是难事。集体上书加入声讨的老人们无论人数多少,无论是否代表了民心党心,习都不可能屈服他们召开什么紧急扩大会议的请求给与他们公开正式发言的机会,除非这些老人们的背后还聚集了另外一股更大的力量。”




浏览(2368) (9) 评论(2)
发表评论
李晓院长的发言可能成为永别? 2018-07-13 10:54:21

中美贸易激战并不能让中共的政治神经高度紧张,贸易战无论结局如何对中共传统派的荣耀和权威并不构成直接威胁。就是贸易战导致严重的经济危机,责任自然也是在美国一方,中共甚至还可能借机扩展自己的权威。

中共传统派最害怕的是失去民心或是失去年青一代。敢于与中共传统派争夺下一代者那才真正是他们的不共戴天之敌。

这个夏天,大陆高校几位校长院长在毕业典礼上比较出格另类的发言无异是在与中共传统派争夺年青一代。清华大学校长的发言“与开放的时代同行”整个就是一副文青的架势,通篇竟然都找不到科学技术这几个字眼,更没有爱国主义为国争光或党的领导习的新时期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那些五味陈杂的腔调。从头至尾校长讲的都是开放包容,学子们要善于接受新思想新事物,坚持自己内心选择的价值,学会独立观察和思考

人大副校长吴晓求演讲的题目是”坚守人生的底线”,既法律的底线和道德的底线。道德底线包括三项:不撒谎不告密不独利。党的思想和意志在吴的演讲中丝毫不见踪迹,相反,吴校长讲的是做人的底线与个人的自由:“如果法律的底线能保证我们每一个人身体的自由和行为的自由,那么道德的底线、良知的底线则能让我们的灵魂自由。”

在党国提倡绝对服从并鼓励培养年青一代告密者的时候,吴校长斗胆逆势而上痛斥告密行为既是空谷传响,也说明他是豁出去早做好了退下的心理准备。

吉林大学金融学院院长李晓演讲的题目是“中美贸易战对我们意味着什么”? 李的本意大概是帮助学生不但深刻了解残酷复杂的现实而且同时也认识自己。院长开场白中最重要的一句是:“就权当是最后一次给大家上课”。李晓的通篇演讲并没有任何一句与党国文宣直接对撞,那到底有什么内容至少是间接地击中了党国的要害?

院长发言的第一部分其实还是包含了一点对美国的抨击:美国的霸权和美国这次政治上对中国的不怀好意。不过话题马上一转,李晓接下来所阐述的几个观点确实具有化解中共文宣的冲击之力。

第一, 考虑到美国对芯片和网络根服务器的控制,中美贸易战的后果并非在政府的可控范围之内,“政治讲的是不计代价打赢一场战争,金融讲的是在歼敌一万的情况下,如何做到自损六千而不是八千。”李院长难道不是在暗示贸易战可能导致中国金融经济危机,而且美国的损失会大大低于中国?

第二, 在中国进入WTO世贸之前,中国本质上还只是属于感性容易冲动的农民文化;中国只是在近二十年才逐渐地学习像商人一样理性地对待国家内部和外部的挑战和问题。所以中国最重要的社会进步与中共并没有本质或逻辑上的联系。众所周知,从农民文化过度到商人文化在历史和现实中并不需要共产党人的参与。中共的参与是被动的,属于顺应历史潮流自保性质的迫不得已。

第三, “中国崛起的性质是美元体系之内的崛起。”言下之意,中国应该感谢西方美国过去几十年让中国进入了他们的经济体系,让中国巨大的劳动力市场和中国的人聪明才智得到充分发挥,人尽其才物尽其用。言下之意,中国如果是想起义或一旦被逐出这个美元体系,中国经济很可能会发生重大危机。

在金融经济和文化术语的包装之下,李院长的“政治错误”其实可大可小。在党的政治压力之下,李的“狡辩”自然是说当时都是从经济金融的角度考虑问题并没有从政治上做通盘的考虑。

李晓自己是做了坏的打算,问题是他的学生们能否从院长的演讲中看清楚中国和世界,看清楚自己和自己的未来。是准备在这个美元或包括市场经济民主宪政的西方文明体系中慢慢成长成熟,还是想好了成为“智识义和团,”准备挑战这个体系?


链接李晓图像和演讲内容


链接: 清华大学校长毕业典礼演讲






浏览(3853) (28) 评论(0)
发表评论
蔡哥拉唱白雪举牌,观众到底还有谁? 2018-07-10 10:22:58

六月底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几天的北京之行,其重要性远远超过有些人翘首以望但至今尚未成行的“二帽子王”王岐山到美国的访问。贸易战涉及的不过是就业和钱财,俗话说,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真正的大事。

中共国防部隆重欢迎美国防长马蒂斯一行人的来访,目的自然是给人一种好感,尽量消除或降低中美两军之间的对立情绪。人家马蒂斯在香格里拉防务会上警告,军舰定时游走南海只是小菜一碟,报复性的大餐还在后面。所以老鲜肉蔡国庆被安排在宴会上献唱《雪绒花》,唱到动情之处还竟然走到马蒂斯座位傍邀请老马同唱。国防部长不为所动,这时中方一位军官灵机一动把另一只话筒塞给了马蒂斯的副手,人家不好意思拒绝,站起来与蔡哥同唱一会,终于把宴会气氛推向高潮。

有趣的是,中方还出动了一溜好几个女演员,最有喜感的是,老美女白雪还抱出一块挺大的红牌,上面中英双语写者:中美友谊长存!

把美方定义的“倾听之旅”化为消气之旅,很可能是中方设定的内容之一吧。在宴会上又是拉唱又是举牌,只要不是彻头彻尾的冷血动物,美方军事访问团应该会有所感触。

话说回来,现在的中美关系难道不是处于韩战结束以后的最低点?不错,眼下中美之间既有非常密切的经济交往,也有所谓的正常外交关系。但事实上是,中美两国交战的可能性在韩战结束六十多年以后骤然升高。

二战时几个主要交战国,直至战争爆发的那一刻驻对方使馆仍照常开着甚至大使先生还留守在敌国京城。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基本点,这些年很少提及了,但至少在习上任以前的三十多年是中共的基本纲领和国策。还有什么东东比基本国策更为重要? 应该不是修改党章或是取消主席任期的限制。

有两样东西在中国可以称之为国本,让基本国策都相形见绌。

受文明程度的制约,宪法或所谓的依法治国在中国远远算不上是国本。从维护中共自身利益的角度出发,第一个国本就是中共在国境之内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威。许多人相信,中共如果倒下顿时就会大天下乱,国家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第二个国本是什么呢?从中华民族是否能长治久安避免灭族灭种亡国亡种的角度来看,尽力维持和平不与美苏那样的核大国发生战争冲突,应该就是第二个国本。

国家都彻底灭了,党还可以玩下去吗?当然不排除有极少数党的精英藏在最秘密的山洞中逃过一劫, 然而也无法再实施所谓的党的一元化领导。

动摇了第一个国本会天下大乱,动摇了第二个国本,中国政局难道不会发生剧烈动荡?邓小平南巡讲话中的一个要点就是警告改革开放成功之后中国的大好局面还有可能在一夜之间被毁于一旦。看到中国果真一步步地在走向老邓二十多年前所警告的那种可怕结局,中共内部的不同派别难道会无动于衷地袖手傍观?

在国防部的宴会之上,蔡哥和白雪的拉唱举牌应该不止是温暖一下到访的美军人心,同时希望产生的第二个效果可能就是安抚党内蠢蠢欲动的不同派别:习大大所统领的中央军委还是在小心翼翼地避免翻船。

客观地说,习总为了维护中美之间相安无事这个国本已经说得很多也做了不少,但效果为何如此地差强人意?

明显,美方恼怒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中方在南海的意图和行为。是的,南海涉及老祖宗“留下”的财产,但在这笔“老祖宗留下”的财产还没有被正式划定为如台湾西藏那样的核心利益之前,难道南海夺岛建岛比维护国本更为重要?

 



浏览(1197)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23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8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