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吕鱼冰的博客  
以人为本  
        http://blog.creaders.net/u/1162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死30人震动习大大死三千万如何? 2019-04-01 14:30:17

读到一篇关于四川凉山山林火灾造成30名消防人员死亡的消息,标题是“30名救火人员全部壮烈牺牲! 震动习近平”。 不久前江苏化工厂爆炸死亡近百人,自然是可以使用同样的标题。至少几年前天津港口的大爆炸离北京北戴河不远,习主席肯定是有些震惊。

2013年主席上台伊始在一个不太正式的场合说过“中共领导中国的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这样一种含义非常“深刻”的提法。当时就有人认为大大的说法有为文革翻案之嫌。好像邓公子是这样表达过对于改革开放之前三十年的看法:“中共从1957年以后直至改革开放的历史不忍淬读。”。

57-58年反右,整肃迫害了上百万知识份子包括中共自己的国防部长总参谋长和另外几位文官将军。1959至1962年大饥荒农民饿死至少三千万 (中共自己正规党史间接承认其中一年人口非自然减少一千万),死亡人数大大超过抗日战争。几年之后开始文革老毛再次折腾,被迫害死亡者至少好几百万,经济处于崩溃边缘。在中共代表大会的的政治决议中,文革的官方定义是“一场给党各族人民和国家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习主席昨天发文正式阐述前后三十年的关系:既有区别也有连续性,不能用改革开放后三十年否定之前的三十年,同样也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直到大大上台的2012年,邓的思路和中共改革派的意志可以说是中共政治的主导路线。老江胡哥和大大早就开始耽忧,中国如果继续沿着邓的思路发展,颜色革命将很快发生,至少传统派将无可奈何被历史遗忘也就是失去对中共的控制。

在中共传统派和部分红二代眼中,前三十年并非完全“不忍淬读”有以下几个理由。第一,近七十年来红色政权的延续性显而易见。第二,改革开放前中共在政治和经济方面也取得了不少成就,虽然经济上与西方发达国家差距悬殊,虽然农村一半的地区和人口还存在着严重的温饱问题。第三,断断续续人道主义灾难的原因是老毛或中共的先进好动份子勇于探索勇于实践,效果虽然不佳但出发点可嘉,国民夭折者虽不计其数,但红色江山至少仍是铁桶一般。

如果一切从维护红色江山的目的出发,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之间的连续性自然是不言而喻。前些年民间流行的一种说法是:邓的改革开放挽救了中共。如果不是从红色的角度而是从中国与世界文明历史的角度来看,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的区别显然不只是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 不只是国家经济总量在世界体系中比重的明显加大,更为重要的是还有一个道德怜悯心的分界点:前三十年是不是人道主义灾难过于深重,给红色江山抹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遗憾的是很多草民没有注意到在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之间这道幽深的道德鸿沟,稍微让人感到宽慰的倒是部分红二代成员确实认为前三十年“不忍淬读”。


后记:只要不参入什么组织在海外泛泛地批评中共危险可能不大。但探索事实背后的真相或动机与一般意义上的批评批判还是稍有区别。“五步蛇”之类的威胁对本人来说并非毫无作用。原来打算收笔之前写篇较为详细的分析,说说中共“第三次革命”的几个客观因素,也就是改革开放中存在的严重问题,中共改革派自身的幼稚,以及中共传统派加红二代在廉政或治党治军和治国等方面的明显优势 (战争除外)。历史看来很快会进入一个短暂或长达半个世纪的“将夜”。西方自由主义,包括马克思主义中不错的部分--比如说“人民当家做主”,在江胡习三人和顶级军头们的联手冲击下,大多时候有可能是节节败退。


浏览(7306) (5) 评论(2)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大师辈出和偷换概念的时代? 2019-03-22 08:17:51

           这是一个大师辈出和偷换概念的时代?

早几天一条有趣的新闻,标题是“国学学校给家长洗脑:丈夫打你是消业障”。在吉林的偏僻地区,一位土豪对办教育产生了莫大兴趣,尽管自己文化程度不高,目标倒是定在发扬光大传统道德为社会培养输送国学大师。在取得了几所大学的名誉教授头衔之后,土豪自己自然就成了超级国学大师.

另一条消息是采访,倒是来自学术界顶端,大概是清华创新学院某位教授采访了美国的经济学诺奖获得者Stiglitz。这篇采访给人带来两道惊讶,一是采访者一再被标明拥有大师级别的身份“他山石大师”(他山石智库创始人?),暗示“大师”的学术地位与诺奖获得者旗鼓相当,与其说是采访不如说是对话。二是采访的标题有严重错误,当然不好确定是“大师”本人忙中出错还是他人有意无意偷换了概念

这篇高级采访的标题为“诺奖得主:美国贫富悬殊两大家族坐拥三成财富”。偶吓一跳,全美最富的家族一是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二是连锁销售沃尔玛创建人沃尔顿家族,印象中两家财富叠加到一块不会超过四千亿美元。对美国经济实力稍有常识的都会质问:这两家富豪怎么就会占住了全美国民财富的三分之一?

仔细读一下采访文稿后发现,Stiglitz教授的原话是两个最富有家族所拥有的财富与社会底层最穷的三分之一财富相当。总人口底层三分之一的财富与国民总财富的三分之一,难道不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前者只包括了最低数值,而后者包括了中位和高位数值。

可惜文学城上十几份跟帖没有一个发现大师采访标题的严重错误。

有趣的是,徒有四壁财富很少不一定是收入微薄生活潦倒贫困。收入颇丰的中产如果吃光花光租住高级公寓也会财富稀薄。而一些收入低微的穷人只果孜孜不倦地积累财富也会可观。一个一贫如洗的老美其收入和消费能力可能超过中国的一位中产。

偷换概念正成为高级五毛最喜爱的一种常用手段(这里没有暗指“他山石大师”的意思),偶想起本人不久前所经历的一个实例。在一篇博文中,我的看法是华为把自己在东莞最新建造的研发总部和为上万管理研发人员修建的住宅一律仿造成欧洲城镇美轮美奂的建筑风格,这种选择折射出较为典型的“去中国化”心态。网友“五步蛇”认为俺的看法“愚蠢之极”—人们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仿建的欧式小镇,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上升到“去中国化”的高度。

如果不是细想,五步蛇的说法似乎也有几分道理。但仔细一想后就可以发现五步蛇不过是狡黠地偷换了概念。如果华为在东莞所建的欧式小镇只是娱乐的目的只是吸引观光游客,有人上升到“去中国化”的高度确实属于小题大做。问题是华为的欧式小城是为了研发和雇员的生活,当上万的雇员每天在工作生活中所见到的都是欧式的华美和舒适,久而久之难道不会产生一些对传统中式环境下意识的蔑视?

五步蛇的狡黠之处就是“巧妙”地把人的工作生活环境偷换成了旅游观光场所。被揭穿之后,五步蛇只好不可救药地继续偷换概念:“你是虾子,周永康现在的居住场所不也是非常舒适。”俺只好叹气,这种人脑子确实灵光偷换概念在闪电之间只是劣根性太深为了维护权贵脸皮有点过厚。

五毛或红色江山捍卫者“讨论问题”时往往不太愿意围绕事实或针对文章的具体内容,而是爱好人身攻击,“汉奸”和“愚蠢”是他们这类人最常用的词汇。理论和实践上,红色江山一半来源于马列主义另一半来源于中国数千年幽深的历史。五毛们对事实和逻辑的轻易蔑视与中华几千年的厚黑酱紫道行多少是有些渊源--嘿嘿。



浏览(1897) (1) 评论(4)
发表评论
大师忙中出错或他人偷换了概念? 2019-03-18 16:33:21

           大师忙中出错或他人偷换了概念

中美两个唯一的超级大国同时也是贫富最为悬殊的大国。中国人突出美国的贫富悬殊有时是为了可以到达为天朝社会主义遮丑的目的。读到文学城一对篇大人物的采访,标题为“诺奖得主:美国贫富悬殊两大家族坐拥三成财富”。偶不禁顿生疑黩:全美最富的家族一是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二是连锁销售沃尔玛创建人沃尔顿家族,印象中两家财富叠加到一块不会超过四千亿美元。对美国经济实力稍有常识的都会质问:这两家富豪怎么就会占住了全美国民财富的三分之一?

仔细读一下采访文稿后发现,原来是装逼的“他山石大师”采访美国经济诺贝尔奖获得者Stiglitz,在发表采访时有意无意弄错了标题。Stiglitz教授的原话是美国两个最富有家族所拥有的财富与社会底层最穷的三分之一财富总和相当。总人口底层三分之一的财富与国民总财富的三分之一,难道不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只包括了一系列最低数值,而后者包括了中位和高位数值。

很遗憾文学城上十几份跟帖没有一个发现大师采访标题的严重错误。

“他山石大师”可能有意无意中弄错了概念,另外一种可能是小编鬼使神差受五毛倾向诱惑于是有意偷换了概念。所谓“他山石大师”可能就是他山石智库的创始人李大巍,清华大学技术创新研究中心一位的兼职研究员,当然也搞不清“大师”这项头衔属于自封还是小编的创意。难道清华稍有点名气的教授都可以冠以大师的称号?

有趣的是,徒有四壁或财富稀薄不一定是收入微薄生活潦倒贫困。收入颇丰的中产如果吃光花光永远是租住在高级公寓最后也会两手空空。而一些收入低微的穷人只果孜孜不倦地积累到头来也可积累可观的财富。一个一贫如洗的老美他的收入和消费能力可能超过中国的一位中产。

偷换概念正成为高级五毛最喜爱的一种常用手段(没有暗指“他山石大师”的意思),偶想起本人不久前所经历的一个实例。在一篇博文中,我的看法是华为把自己在东莞最新建造的研发总部和为上万管理研发人员修建的住宅一律仿造成欧洲城镇美轮美奂的建筑风格,这种选择折射出较为典型的“去中国化”心态。网友“五步蛇”认为俺的看法“愚蠢之极”—人们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仿建的欧式小镇,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上升到“去中国化”的高度。

不去细想,五步蛇的说法显得也有几分道理。仔细一想后就发现,五步蛇不过是狡黠地偷换了概念。如果华为在东莞所建的欧式小镇只是娱乐的吸引观光游客,有人上升到“去中国化”的高度确实有些小题大做。问题是华为的欧式小城是为了研发和雇员的生活,当上万的雇员每天在工作生活中所见到的都是欧式的华美和舒适,久而久之难道不会产生一些对传统中式环境下意识的蔑视?

五步蛇的狡黠之处就是“巧妙”地把人的工作生活环境偷换成了旅游观光场所。被揭穿之后,五步蛇只好不可救药地继续偷换概念:“虾子,周永康现在的居住场所不也是非常舒适。”俺只好叹气,这人脑子挺快偷换概念在闪电之间只是劣根性太深为了维护权贵脸皮有点过厚。

五毛或红色江山捍卫者“讨论问题”时往往不太愿意围绕事实或针对文章的具体内容,而是爱好人身攻击理论和实践上,红色江山一半来源于马列主义另一半来源于中国数千年幽深的历史。经过现代教育体系洗涤,五毛们对事实和逻辑还是轻易地蔑视与中华几千年的深厚的酱紫道行多少是有些渊源--嘿嘿

“他山石大师”采访Stiglitz链接: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3/17/8167623.html






浏览(1083)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30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03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