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Cirdan的博客  
中土世界 Middle Earth 魔戒 指环王 Lord of The Rings 霍比特人 Hobbit 托尔金 Tolkien  
我的网络日志
29)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贝乐联德的战争之附一:大事年表 2017-03-11 18:21:05

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贝乐联德的战争之附一:大事年表(The Wars of BeleriandThe Timeline of Major Events)

 

树的年代1497年:

第一次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战争(First Battle of Beleriand)。 墨古斯(Morgoth)进攻兴格尔王(Elu Thingol)的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森林精灵(Wood Elves) Denethor王战死。

菲诺(Fëanor)和他的七个儿子带领下的诺尔多(Noldor)族精灵乘船抵达贝乐联德(Beleriand)西北部。

次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战争/星光下的战争(Dagor Nuin Giliath/Battle under the Stars), 菲诺(Fëanor)战死。

梅德罗斯(Maedhros)继承诺尔多(Noldor)族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王位。

梅德罗斯(Maedhros)假装表示愿意和谈墨古斯(Morgoth)不幸被俘。

树的年代1498年:

墨古斯(Morgoth)用地狱铁链将梅德罗斯(Maedhros)锁在中土世界最高峰Thangorodrim山。

树的年代2000年:

月亮升起,芬格尔芬(Fingolfin)率领的另外一支诺尔多(Noldor)族精灵踏上了中土世界。阿尔贡(Argon)战死。

太阳年代1年:

太阳升起,人类(Men)在中土世界遥远的东方(被)唤醒。

太阳年代5年:

芬贡(Fingon)救回梅德罗斯(Maedhros)。芬格尔芬(Fingolfin)成为诺尔多(Noldor)族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

各方精灵(Elves)开始寻找并建立自己的王国和领地。

太阳年代60年:

第三次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战争/光荣的战争(Dagor Aglareb/Glorious Battle)。

墨古斯(Morgoth)被击败,围攻Angband(Siege of Angband)之势形成。

太阳年代116年:

所有的诺尔多王国和领地的建成。

太阳年代310年:

人类的比奥部落(House of Bëor)进入贝乐联德(Beleriand),被芬罗德王(Finrod)发现。随后三大人类部落相继进入贝乐联德(Beleriand)。

太阳年代316年

阿艾瑟尔(Aredhel)公主离开岗多林(Gondolin)。

太阳年代400年

阿艾瑟尔(Aredhel)带儿子梅格林(Maeglin)回到岗多林(Gondolin)。

太阳年代432年:

贝伦(Beren)出生。

太阳年代450年:

吉尔-伽拉德(Gil-Galad)出生。

太阳年代455年:

第四次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战争/激突火焰的战争(Dagor Bragollach/Battle of Sudden Flame)。

太阳年代456年:

芬格尔芬王(Fingolfin)单独挑战墨古斯(Morgoth)并战死。墨古斯(Morgoth)取得第四次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战争胜利。

芬贡(Fingon)成为诺尔多(Noldor)族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

太阳年代463年

东方蛮族(Easterlings)部落相继进入贝乐联德(Beleriand)。

太阳年代464年:

贝伦(Beren)进入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和露西(Lúthien)相遇并相爱。

图林(Túrin)出生。

太阳年代465年:

贝伦(Beren)为得到露西(Lúthien),从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出发夺取精灵宝钻(Silmarils)。贝伦(Beren)来到Nargothrond国,芬罗德王(Finrod)决定和贝伦(Beren)一同前往。

贝伦(Beren)和芬罗德王(Finrod)被俘,芬罗德王(Finrod)被杀,贝伦(Beren)被露西(Lúthien)营救。

Orodrethc继位成为Nargothrond国王。 

太阳年代466年:

贝伦(Beren)和露西(Lúthien)从Angband夺回一颗精灵宝钻(Silmarils),但贝伦(Beren)重伤而亡,露西(Lúthien)悲痛而绝。冥府之王曼多斯(Mandos)同意露西(Lúthien)的请求让他们作为人类重生。

太阳年代468年:

梅德罗斯(Maedhros)开始组织梅德罗斯联盟(Union of Maedhros)。

太阳年代470年:

美男子迪奥(Dior The Beautiful)出生。

太阳年代472年:

第五次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战争/无尽泪水的战争((Dagor) Nirnaeth Arnoediad/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

芬贡王(Fingon)战死,墨古斯(Morgoth)取得全面胜利。

图尔贡王(Turgon)成为诺尔多族精灵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
图林(Túrin)来到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

太阳年代484年:

图林(Túrin)离开了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开始了他的悲剧性的流亡生涯。

太阳年代490年:

图林(Túrin)进入Nargothrond国成为Orodreth王的重臣。

太阳年代495年:

Nargothrond国灭国,Orodreth王毙命。

太阳年代496年:

图林(Túrin)遇到妮诺(Nienor)。

太阳年代498年:

图林(Túrin)和妮诺(Nienor)结为夫妻。

太阳年代499年:

图林(Túrin)手刃Glaurung龙。当图林(Túrin)和妮诺(Nienor)得知他们为兄妹后,两人皆自尽。


太阳年代502年:

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兴格尔王(Elu Thingol)因矮人项链(Nauglamír)和精灵宝钻(Silmarils)和矮人(Dwarves)发生冲突被杀。

太阳年代503年:

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被矮人(Dwarves)攻陷并严重破坏。美男子迪奥(Dior The Beautiful)成为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国王。

伊兰迪尔(Eärendil)出生。                         

太阳年代506年:

第二次同族仇杀(Kinslaying)。梅德罗斯(aedhros)率众兄弟进入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向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讨要精灵宝钻(Silmarils)被拒绝,因此大开杀戒。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毙命,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覆灭。

太阳年代509年:

梅格林(Maeglin)被俘并变节。

太阳年代510年:

岗多林(Gondolin)覆灭,图尔贡王(Turgon)毙命。

吉尔-伽拉德(Gil-Galad)成为诺尔多族精灵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                                                      

太阳年代532年:

爱尔隆(Elrond)和爱尔罗(Elros)出生。

太阳年代534年:

伊兰迪尔(Eärendil)开启了前往瓦利诺(Valinor),向众神瓦拉(Valar)求助的航程。

太阳年代538年:

第三次同族仇杀(Kinslaying),梅德罗斯(Maedhros)率众来到Sirion河口,索要精灵宝钻(Silmarils)被拒绝,因此又开杀戒。

精灵(Elves)在Sirion河口的暂时聚集地被毁。

太阳年代542年:

伊兰迪尔(Eärendil)到达瓦利诺(Valinor),众神瓦拉(Valar)决定干预贝乐联德(Beleriand)。

太阳年代545年:

第六次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战争/伟大的战役(the Great Battle)/愤怒的战争(The War of Wrath)开始。

太阳年代587年:

第六次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战争结束。

太阳年代590年:

墨古斯(Morgoth)在瓦利诺(Valinor)被罚入虚界,贝乐联德的战争(The Wars of Beleriand)时代结束,中土世界的第一纪元(The First Age)也随之结束。




















































































浏览(11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28)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第六次 2017-01-30 19:34:38

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第六次战争/伟大的战役/愤怒的战争(The Wars of Beleriand:The Sixth Battle of Beleriand/The Great Battle/The War of Wrath)


阿达之王曼维(Manwë)终于作出了决定,出手相救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正义族群,将墨古斯(Morgoth)再次绳之以法。

整个瓦利诺(Valinor)动员起来了。

阿达之王曼维(Manwë)指定辅神(Maiar)之首依翁威(Eönwë)作为瓦利诺大军(the Host of Valinor)的总指挥。

和众神最亲近的Vanyar族精灵(Elves)听从召唤,英为王(Ingwe)决定跟随依翁威(Eönwë) 出战。

一直留在瓦利诺(Valinor)的以芬纳尔芬王(Finarfin)为首的
诺尔多族(Noldor)精灵(Elves),由于此次战争本来的宗旨主要就是挽救贝乐联德(Beleriand)幸存的诺尔多族(Noldor)精灵(Elves),所以他们在芬纳尔芬王(Finarfin)带领下义不容辞地响应。

而对于奥尔为王(Olwe)的特里尼(Teleri)族精灵来说,由于他们的同胞辛达族(Sindar)精灵(Elves)遭受过诺尔多族(Noldor)精灵(Elves)三次同族仇杀(Kinslaying),所以他们对于这场以挽救贝乐联德(Beleriand)幸存的诺尔多族(Noldor)精灵(Elves)为主旨的战争并不感冒。但正义毕竟是正义,虽然人员不参与,可对于瓦利诺大军(the Host of Valinor)则全力支持,提供渡海所需的船只。

太阳年代545年,瓦利诺大军(the Host of Valinor)在翁威(Eönwë),英为王(Ingwe)芬纳尔芬王(Finarfin)率领下,登陆贝乐联德(Beleriand)。 从此拉开了长达近五十年的被称为伟大的战役(the Great Battle),或愤怒的战争(The War of Wrath)的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六次战争。

瓦利诺大军(the Host of Valinor)和随后加入的幸存的各族精灵(Elves),三大人类部落(Edain),以及不甘落后,也赶来复仇的矮人(Dwarves),与和其对阵的墨古斯(Morgoth)的半兽人(Orcs),狼(Wolves),火牛(Balrogs)和龙(Dragons)以及效忠于墨古斯(Morgoth)的东方蛮族(Easterlings),在贝乐联德(Beleriand)广袤的大地上,展开了旷日持久的厮杀。


到了太阳年代587年,瓦利诺大军(the Host of Valinor)占了上风,他们最终推进到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城下。

胜利在望之时,墨古斯(Morgoth)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带翼的飞龙(The winged Dragon),这种中土世界首次出现的怪物十分厉害,杀得瓦利诺大军(the Host of Valinor)节节败退。

眼看本来的胜利就要变为失败,
瓦利诺(Valinor)
鹰王Thorondor带领他的鹰向带翼的飞龙(The winged Dragon)发起反攻,包括战争之神图尔卡斯(Tulkas)和其他几位瓦拉(Valar)神也出手干预。伊兰迪尔(Eärendil)在鹰王Thorondor的协助下杀死带翼的飞龙(The winged Dragon)的龙首。 带翼的飞龙(The winged Dragon)几被消灭殆尽。

最终瓦利诺大军(the Host of Valinor)取得了胜利,他们攻入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战争之神图尔卡斯(Tulkas)将墨古斯(Morgoth)再次连锁住,押回 瓦利诺(Valinor),被阿达之王曼维(Manwë)罚入虚界,永世不得翻身。

虽然大部分墨古斯(Morgoth)手下的半兽人(Orcs),狼(Wolves),火牛(Balrogs)和龙(Dragons)被消灭,仍然有一小部分逃脱并隐藏起来。比如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火牛(Balrog), 它钻到了深深的地底下,蛰伏下来。


Balrog.jpg

在电影中与甘道夫(Gandalf)搏斗的火牛就是其中的一只。


Smaug.jpg

电影《霍比特人》(The Hobbit)中的斯莫戈龙(Smaug),它应该是属于带翼的飞龙(The winged Dragon)


至于骚荣(Sauron),他和翁威(Eönwë)有过接触,想探探口风,翁威(Eönwë)严令他须返回瓦利诺(Valinor)接受审判。自知罪孽深重的骚荣(Sauron)于是逃遁,匿藏起来。

翁威(Eönwë)从墨古斯(Morgoth)的王冠上取得了剩下的两枚精灵宝钻(Silmarils)。

梅德罗斯(Maedhros)和麦格勒(Maglor)得知依翁威(Eönwë)持有两枚精灵宝钻(Silmarils)后,向依翁威(Eönwë)传出口信,让他将精灵宝钻(Silmarils)交给他们。依翁威(Eönwë)回复道,他们罪孽深重应该返回瓦利诺(Valinor)接受审判,精灵宝钻(Silmarils)应该回到瓦利诺(Valinor)。    

麦格勒(Maglor)有些动摇,但梅德罗斯(Maedhros)的坚持下,他们潜入翁威(Eönwë)大帐,杀死看守,偷走宝钻。 


正如翁威(Eönwë)所言,手上沾满鲜血,罪孽深重梅德罗斯(Maedhros)和麦格勒(Maglor)不能承受精灵宝钻(Silmarils)之重。剧烈的烧灼,令他们不堪忍受。万念俱灰的梅德罗斯(Maedhros)带着一颗精灵宝钻(Silmarils)跳入了熊熊烈焰的地坑深渊自决,麦格勒(Maglor)将另一颗精灵宝钻(Silmarils)投入大海深处。作为菲诺家族(House of Fëanor)的唯一幸存者,麦格勒(Maglor)从此脱离人群,独自游荡和吟唱。

三大精灵宝钻(Silmarils)一个沉入大海,一个落入地渊之火,另外一个被伊兰迪尔(Eärendil)带回瓦力诺,众神决定将其升到天空作为一颗星永远闪耀。

翁威(Eönwë)继续在贝乐联德(Beleriand)驻扎一段时间,主要是为了安排战后的世事


对于精灵(Elves),包括幸存的诺尔多族(Noldor)精灵(Elves),一如既往,召唤他们去瓦利诺(Valinor)居住。大批的精灵(Elves)接受了召唤,乘船渡海去了瓦利诺(Valinor)。而仍有一部分精灵(Elves),比如许多的森林精灵(Wood Elves),以及流亡的诺尔多族最高君王吉尔-伽拉德(Gil-Galad),伽拉决尔(Galadriel)和她的丈夫开勒邦(Celeborn),克尔丹(Cirdan)和他的一众等,出于各自的想法和原因决定留了下来。


而三大人类部落(Edain)的幸存者,众神瓦拉(Valar)也给与安排。 

到了太阳年代590年,翁威(Eönwë)率瓦利诺大军(the Host of Valinor)班师回朝。

至此结束了
太阳年代的
贝乐联德的战争
(The Wars of Beleriand)时代,也结束了中土世界的第一纪元(The First Age)。

愤怒的战争(The War of Wrath)对
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破坏是巨大的,由于
瓦拉(Valar)神介入,动摇墨古斯(Morgoth)的根基,也相应地造成贝乐联德(Beleriand)西北部地理的重大变化。从以下图中可以看到,红框西面的大片地区最终坍塌,沉入了海底。

Beleriand_Destroyed.jpg





















































浏览(1958) (4) 评论(7)
发表评论
27)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伊兰迪 2016-12-11 18:22:00

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伊兰迪尔的航程(The Wars of Beleriand:The Voyage of Eärendil)




岗多林(Gondolin)的覆灭,事实上标志着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正义族群世界的完结。

曾经辉煌一时的精灵(Elves)的王国和领地都已不复存在。

在贝乐联德(Beleriand)的东北部,在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五次战争/无尽泪水的战争((Dagor) Nirnaeth Arnoediad/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中元气大伤,撤回蓝色山脉(Blue Mountains)的矮人(Dwarves)似乎从那时起就有些一蹶不振。

在贝乐联德(Beleriand)的东南部毫无组织的森林精灵(Wood Elves)一如既往的不愿参与世间纷争,菲诺家族(House of Fëanor)的梅德罗斯(Maedhros)和他幸存的兄弟们混迹于这一带的Amon Ereb地区。

在贝乐联德(Beleriand)的西南部,遭受过墨古斯(Morgoth)攻击的克尔丹(Cirdan)率余众在Balar岛建立了避难所。

而大批幸存下来的精灵(Elves),此时在离Balar岛不远的Sirion河口聚集安定下来,其中包括结为夫妻的图奥(Tuor)和Idril公主的儿子伊兰迪尔(Eärendil)和贝伦(Beren)和露西(Lúthien)的孙女,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的女儿埃尔雯(Elwing)。伊兰迪尔(Eärendil)成为他们的领袖。

太阳年代532年,埃尔雯(Elwing)生下了爱尔隆(Elrond)和爱尔罗(Elros)

其实众精灵(Elves)们此时生活在惶惶不可终日中,他们知道墨古斯(Morgoth)可以随时南下,给他们致命一击。

伊兰迪尔(Eärendil)知道,如果没有外来帮助,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正义族群的彻底灭绝是不可避免了。伊兰迪尔(Eärendil)在克尔丹(Cirdan)的帮助下,建造了一艘大船,于太阳年代534年,独自开启了前往瓦利诺(Valinor),向众神瓦拉(Valar)求助的航程。


由于
伊兰迪尔(Eärendil)并非纯精灵(Elves),加上具有诺尔多族(Noldor)血统,因此在大海中历尽艰辛,不得要领,无法突破禁区。


而此时,梅德罗斯(Maedhros)和他幸存的兄弟们仍然遭受着夺回精灵宝钻(Silmarils)誓言的折磨。当他们知道埃尔雯(Elwing)和精灵宝钻(Silmarils)的所在,于是于太阳年代538年,率众来到Sirion河口,索要精灵宝钻(Silmarils)。遭到拒绝后,他们发起攻击,以期用武力解决。冲突中,大批维护埃尔雯(Elwing)的精灵(Elves)被杀死,这就是中土世界历史上的第三次同族仇杀(Kinslaying)。

冲突中,安姆拉斯(Amras)毙命。这样,菲诺(Fëanor)七子中,只剩下长子梅德罗斯(Maedhros)和次子麦格勒(Maglor)。

带着精灵宝钻(Silmarils)的埃尔雯(Elwing)在被追杀得走投无路时,悲愤地跳海自尽。

此时一直在关注着形势的大海之神乌尔默(Ulmo),大概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出手相救,将埃尔雯(Elwing)从大海里捞了起来,并用法力将她变成一只白色海鸥,脖子上挂着精灵宝钻(Silmarils),飞到了正在海上游荡的丈夫伊兰迪尔(Eärendil)船上。

伊兰迪尔(Eärendil)和埃尔雯(Elwing)相聚了,而他们的6岁的双胞胎儿子爱尔隆(Elrond)和爱尔罗(Elros)却落到仇人之手。有幸的是,大概麦格勒(Maglor)依然良心未泯,不仅没有加害他们,而且居然决定亲自抚养。


Elrond2.jpg


爱尔隆(Elrond)和他的双胞胎兄弟爱尔罗(Elros)后来由麦格勒(Maglor)抚养。


这场冲突导致精灵(Elves)在Sirion河口的暂时聚集地也不复存在,剩余的精灵(Elves)被在Balar岛克尔丹(Cirdan)收留。

回到Amon Ereb的梅德罗斯(Maedhros)和麦格勒(Maglor)最终也没有逃过墨古斯(Morgoth)之手,Amon Ereb于太阳年代540年遭受攻击,梅德罗斯(Maedhros)和麦格勒(Maglor)失去了自己最后的立足之地。

而在海上摸索了8年的伊兰迪尔(Eärendil),可能是后来埃尔雯(Elwing)带来的精灵宝钻(Silmarils)的缘故,(因为精灵宝钻(Silmarils)本来就属于瓦利诺(Valinor)),他们终于于太阳年代542年冲破禁区线,抵达瓦利诺(Valinor)。

在众神大殿里,伊兰迪尔(Eärendil)向众神瓦拉(Valar)陈述了贝乐联德(Beleriand)的危急形势,请求阿达之王曼维(Manwë)出手干预,不然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正义族群的灭顶之灾为期不远了。

有感于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精灵(Elves)和人类(Men)经历的苦难,加上几位倾向同情的瓦拉(Valar)神的影响,阿达之王曼维(Manwë)终于作出了出手相救的决定。

Last Realms 3.jpg

黑叉处为灭亡的精灵(Elves)的王国和领地












































浏览(744) (0) 评论(1)
发表评论
26)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图奥的 2016-10-09 10:59:38

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图奥的故事和岗多林的覆灭(The Wars of Beleriand:The Tale of Tuor and The Fall of Gondolin)


在于太阳年代472年爆发的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五次战争/无尽泪水的战争((Dagor) Nirnaeth Arnoediad/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中,效忠于诺尔多族精灵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芬贡(Fingon)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部落在首领胡林(Húrin)和他的兄弟胡奥(Huor)的率领下奔赴战场。

诺尔多族精灵的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芬贡(Fingon)战死,哈多人(House of Hador)旋即听命于从岗多林(Gondolin)前来援助其兄长的,并自然继承诺尔多族精灵的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王位的图尔贡王(Turgon)。

当战事危急,为了保住贝乐联德(Beleriand)正义族群生存的希望,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力劝图尔贡王(Turgon)收拢所有精灵(Elves)退出战场,成功返回岗多林(Gondolin)。而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率领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部落,为掩护精灵(Elves)后撤全军覆没。胡奥(Huor)中箭而亡,胡林(Húrin)被俘。

在劝说图尔贡王(Turgon)撤离时,激愤的胡奥(Huor)对图尔贡王(Turgon)说出了这样一段话:即使岗多林(Gondolin)会灭亡,如果它能坚持久一点,您的家族还可以保住精灵 (Elves)和人类(Men)的最后的希望。这是我要对您讲的,我的王啊,死亡就在眼前,我向您决别,我永远不会再看到岗多林(Gondolin)的白墙。在您和我们家族之间,一颗希望之星将会升起!永别了。

胡林(Húrin)的儿子图林(Túrin)于太阳年代464年出生,成长起来后的图林(Túrin)纵横驰骋于贝乐联德(Beleriand)二十年,直接导致了Nargothrond国的覆灭(The Sack of Nargothrond),而且他的人生结束,也间接地导致了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覆灭(The Ruin of Doriath)。

胡奥(Huor)的妻子Rían,怀着身孕,因久盼丈夫不归的,于太阳年代472年冬季外出寻找丈夫,在荒郊野外生下图奥(Tuor)。她将图奥(Tuor)托付给当时仍然居住在Mithrim山区的一小撮精灵(Elves)照顾,自己孤身一人继续寻找丈夫的音讯。当她最终来到墨古斯(Morgoth)为了纪念他的伟大的胜利,下令将所有被杀死的精灵(Elves)和人类(Men)的尸体堆成杀戮之山(Haudh-en-Ndengin)/血泪之山(Haudh-en-Nirnaeth)时,忧愤而死。

图奥(Tuor)经历了与他堂哥图林(Túrin)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

由于东方蛮族(Easterlings)Ulfang的部落的骚扰,这一小撮精灵(Elves)带着图奥(Tuor)隐居。太阳年代488年,当他十六岁时,这一小撮精灵(Elves)决定离开隐居地,前往当时有众多精灵(Elves)居住的Sirion河口。不料刚一出行,便遭到半兽人(Orcs)和东方蛮族(Easterlings)的袭击。他们寡不敌众,非死即逃,图奥(Tuor)杀死很多敌人,最终被俘。

东方蛮族(Easterlings)Ulfang部落首领Lorgan知道了图奥(Tuor)的底细,因此将他带到自己家为奴。在随后的三年里,图奥(Tuor)受尽了屈辱。

太阳年代491年,图奥(Tuor)乘着一个外出做事的机会杀死跟随看守而逃走。在其后的四年时间,图奥(Tuor)一边和搜捕他的敌人周旋,一边寻找离开Mithrim山区的途径。

而这么多年来,在众神中对流亡的诺尔多族(Noldor)精灵最富有同情心,一直关注他们的大海之神乌尔默(Ulmo),认为如果再没有帮助,诺尔多族(Noldor)精灵很快就会有没顶之灾。尤其是诺尔多族(Noldor)精灵最后一个尚有建制的王国岗多林(Gondolin),最终难以逃脱覆灭的下场。

囿于阿达之王曼维(Manwë)已做出放逐诺尔多族(Noldor)精灵的决定,亲自动手当然不妥。于是大海之神乌尔默(Ulmo)决定选择图奥(Tuor)为自己的代理人。他通过托梦,甚至亲自现身,引导图奥(Tuor)离开Mithrim山区,来到大海边,并与一个名叫Voronwë的精灵(Elves)会面,他是当年图尔贡王(Turgon)秘密分批派出信使,在Sirion河岸建造船只,再经Balar岛驶向西方,试图到达瓦利诺(Valinor),以便向众神瓦拉(Valar)求情的一位。最终全部失败后,为恪守保住岗多林(Gondolin)秘密,有去无回的原则,Voronwë一直滞留在贝乐联德(Beleriand)西海岸。

大海之神乌尔默(Ulmo)的引导暗示下,图奥(Tuor)得到了Voronwë的信任,并同意带图奥(Tuor)一同返回岗多林(Gondolin)。

有意思的是,路途中,他们在Brethil森林某处,远远看到过一个手持黑色宝剑,急冲冲赶去的人影,他正是图林(Túrin)当时赶去营救芬德拉丝(Finduilas)公主。这也是图林(Túrin)图奥(Tuor)俩堂兄弟唯一一次的人生交集。

太阳年代495年,Voronwë和图奥(Tuor)终于到达了岗多林(Gondolin)。他们被准予进入,并见到了图尔贡王(Turgon)。

图奥(Tuor)图尔贡王(Turgon)转达了大海之神乌尔默(Ulmo)的口信,希望他放弃岗多林(Gondolin),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因为岗多林(Gondolin)最终逃脱不了被发现,死守像孤岛一般的城市王国,生存的希望不大。

图尔贡王(Turgon)不同意大海之神乌尔默(Ulmo)的观点,不愿放弃岗多林(Gondolin)。

在岗多林(Gondolin)居住下来的图奥(Tuor),由于出类拔萃,很快就赢得了图尔贡王(Turgon)的信任,以及众多精灵(Elves)的拥戴,成为了一个首领。这一切,让心胸狭窄的图尔贡王(Turgon)的外甥,岗多林(Gondolin)的第二号人物梅格林(Maeglin)有些不爽。更要命的是图尔贡王(Turgon)的女儿,梅格林(Maeglin)的表姐Idril公主爱上了图奥(Tuor),这对于梅格林(Maeglin)来说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太阳年代502年,图奥(Tuor)和Idril公主结为夫妻,这是继贝伦(Beren)和露西(Lúthien)之后第二对人类(Men)和精灵(Elves)的结合。

太阳年代503年,图奥(Tuor)和Idril公主的儿子,中土世界史上的第二个半精灵(Half-Elven),伊兰迪尔(Eärendil)诞生了。图尔贡王(Turgon)看着这个外孙,多少有些感悟胡奥(Huor)在与他诀别时所说的‘一颗希望之星将会升起’的箴言。

这个婚姻彻底灭绝了梅格林(Maeglin)对表姐Idril公主的希望,因此在岗多林(Gondolin)形成了以梅格林(Maeglin)以及其支持者的反图奥(Tuor)的暗流。


其实此时危险已经临近了。墨古斯(Morgoth)于太阳年代500年释放了胡林(Húrin)后,胡林(Húrin)曾凭记忆在岗多林(Gondolin)所在的山区转悠,试图找到入口。墨古斯(Morgoth)凭此断定了岗多林(Gondolin)大致所在的位置,加强了在这一带的搜索。

而沉溺于金属冶炼的
梅格林(Maeglin)为了找寻更多的金属,偷偷地违背图尔贡王(Turgon)的禁令,暗自外出采矿。终于在太阳年代509年被在这一带搜索的半兽人(Orcs)捕获,押送至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在那里,墨古斯(Morgoth)软硬兼施,以将岗多林(Gondolin)Idril公主交给他为诱惑,终于使梅格林(Maeglin)同意背叛,讲出了岗多林(Gondolin)的秘密入口位置。

墨古斯(Morgoth)让梅格林(Maeglin)返回作内应,并给了他一个在岗多林(Gondolin)陷落时,可以免予杀身之祸的令牌。

梅格林(Maeglin)是精灵(Elves)世界里唯一一个变节的人物。

返回的梅格林(Maeglin)虽然有些变化,但由于图尔贡王(Turgon)的信任加上他的地位,没有多少人怀疑。

Idril公主却起了疑心,加上她并不同意父王的观点,早有预感危险临近,于是暗地里让自己的支持者挖掘了一条通往山外的秘密通道。这一切瞒住了包括图尔贡王(Turgon)和梅格林(Maeglin)的几乎所有人。


太阳年代510年,半兽人(Orcs)狼(Wolves),火牛(Balrogs)和龙(Dragons)大军对岗多林(Gondolin)发起了攻击,他们和梅格林(Maeglin)里应外合,攻陷了城市。

混战中,
梅格林(Maeglin)企图杀死伊兰迪尔(Eärendil)并绑架Idril公主,为保护妻儿,图奥(Tuor)梅格林(Maeglin)殊死搏斗,他打败梅格林(Maeglin),将他甩下深壑身亡。

图尔贡王(Turgon)被熊熊的烈焰摧毁的大殿巨石落下砸死。岗多林(Gondolin)被彻底摧毁,精灵(Elves)国民几乎全部被消灭。只有图奥(Tuor)和妻子Idril公主带着伊兰迪尔(Eärendil)和一小部分追随者乘乱由Idril公主早已挖好的秘密通道逃出生天。

他们最终也来到了Sirion河口。在那里,有早先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灭亡后逃来的贝伦(Beren)和露西(Lúthien)的孙女,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的女儿埃尔雯(Elwing)。在那里他们得到了一直盘踞在附近的辛达族(Sindar)的克尔丹(Cirdan)的照应。

由于图尔贡王(Turgon)已死,诺尔多族精灵的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的王位就顺位传给了一直和克尔丹(Cirdan)在一起的吉尔-伽拉德(Gil-Galad)。不过此时所有诺尔多(Noldor)族精灵的王国和领地已经全部被灭。这个头衔似乎此时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

太阳年代525年,图奥(Tuor)和Idril公主儿子伊兰迪尔(Eärendil)和贝伦(Beren)和露西(Lúthien)的孙女,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的女儿埃尔雯(Elwing)结为夫妻。

也在这一年,图奥(Tuor)建造了一艘大船,带着妻子Idril公主驶向西方,由于大海之神乌尔默(Ulmo)的关爱,和精灵(Elves)妻子Idril公主的婚姻,他俩最终被容许到达瓦利诺(Valinor)。图奥(Tuor)甚至被众神瓦拉(Valar)同意转化身份,由人类(Men)变为精灵(Elves)。永生的他据说至今仍然和妻子Idril幸福地生活在瓦利诺(Valinor)。

而对于墨古斯(Morgoth)来说,他已经取得了贝乐联德的战争(The Wars of Beleriand)的最终胜利。Sirion河口以及其它一些零散的精灵(Elves)居住地暂时对他来说毫不挂齿。







































































浏览(77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25)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多里阿 2016-08-17 19:41:19

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多里阿斯王国的覆灭(The Wars of Beleriand: The Ruin of Doriath


图林(Túrin)悲剧人生, 不仅主导着贝乐联德(Beleriand)在第五次战争/无尽泪水的战争((Dagor) Nirnaeth Arnoediad/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后二十多年间的历史历程,而且直接导致了Nargothrond国的覆灭(The Sack of Nargothrond)。

             太阳年代500年 

图林(Túrin)已死,他的母亲莫维(Morwen)仍然不知所在。继续囚禁图林(Túrin)的父亲,哈多人(House of Hador)首领胡林(Húrin),对于墨古斯(Morgoth)来说似乎不会再有太多的油水。另外,通过操纵图林(Túrin)的运程,直接(或者说间接)地除掉了Nargothrond国,尝到甜头的墨古斯(Morgoth)认为如果故伎重演的话,说不定可以让胡林(Húrin)在对付最后一个诺尔多(Noldor)精灵王国岗多林(Gondolin)中发挥作用。

因此墨古斯(Morgoth)与太阳年代500年,客客气气地释放了胡林(Húrin)。

于是在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的某一天,出现了这样一幕:Angband城门大开,一个花白长须身者长袍的老头,在半兽人(Orcs)黑衣骑士和高级首领的护送下,缓缓走出城门。

胡林(Húrin)获得了自由,这已经是他被俘后的第28年。此时的他已经60岁了。

胡林(Húrin)首先来到自己原先的地盘哈多人(House of Hador)的Dor-lómin地区,在那里,东方蛮族(Easterlings)早已听晓他从Angband出来的阵仗,所以不敢惹,放由胡林(Húrin)自由的行走。而他原来的属民哈多人(House of Hador),听闻他居然最后被墨古斯(Morgoth)礼待并释放,所以纷纷躲避不及。家已不家,国已不国的胡林(Húrin)无奈只好离去。

胡林(Húrin)随后想到了
目前诺尔多族(Noldor)(Noldor)(Noldor)精灵的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图尔贡王(Turgon)的岗多林(Gondolin),可是他只是幼年时被老鹰带着出入。因此只能凭着当时掩护图尔贡王(Turgon)撤退时的大致方向寻索。然而当最终面对荒凉无情的绝壁时,胡林(Húrin)绝望了,他仰天长啸:图尔贡王(Turgon),你听得到我吗?你还记得Fen of Serech吗(Fen of Serech是他当年掩护精灵(Elves)后撤而全军覆没的沼泽地)?得到的回答只是凄风吹拂枯草声。

而遍布四处的墨古斯(Morgoth)的耳目将胡林(Húrin)的行踪报回老巢Angband后,墨古斯(Morgoth)得意地笑了,他的诡计得到了第一个回报。纵然难以知晓图尔贡王(Turgon)的岗多林(Gondolin)的确切位置,至少他可以断定岗多林(Gondolin)大致所在的地区, 这可是一个了不起的收获。

胡林(Húrin)在睡梦中似乎听到了妻子莫维(Morwen)从Brethil森林一代呼唤他的名字。当他最终来到图林(Túrin)手刃Glaurung龙处时,见到了也在那里的妻子莫维(Morwen)最后一面。第二天,莫维(Morwen)死去。

                 太阳年代502年

埋葬了妻子的胡林(Húrin)前往Nargothrond国,他从废墟中找到了矮人项链(Nauglamír),这是当年矮人(Dwarves)送给Nargothrond国芬罗德王(Finrod)的重大礼物。 如果说精灵宝钻(Silmarils)是精灵(Elves)在瓦利诺(Valinor)所达到的最高成就,那么这矮人项链(Nauglamír)就是精于工匠的矮人(Dwarves)在中土世界达到的最高境界。

胡林(Húrin)携矮人项链(Nauglamír)进入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面献兴格尔王(Elu Thingol),以感谢兴格尔王(Elu Thingol)和梅丽安(Melian)王后对自己妻子和孩子的照顾,随后离去。

不论胡林(Húrin)的意图如何,他的此举也将被诅咒的厄运带给了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

没人知道胡林(Húrin)的所终,据说他最后跳入西面的大海,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被矮人项链(Nauglamír)震撼的兴格尔王(Elu Thingol)请一直在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作工匠的来自蓝色山脉(Blue Mountains)矮人(Dwarves)帮助将矮人项链(Nauglamír)和他持有的那棵精灵宝钻(Silmarils)合为一体,打造出自己可以同时带上这两件珍宝的绝世之作。

然而,在矮人(Dwarves)完工,兴格尔王(Elu Thingol)试戴之际,矮人(Dwarves)积蓄已久的不满爆发了,他们认为自己祖先打造的矮人项链(Nauglamír)在芬罗德王(Finrod)不再人世的当前,自己才是当然的继承人,怎么也轮不到兴格尔王(Elu Thingol)。他们刺死了兴格尔王(Elu Thingol),携矮人项链(Nauglamír)逃走。

国王被刺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国,除了两人侥幸逃回蓝色山脉(Blue Mountains),所有矮人(Dwarves)被追杀,矮人项链(Nauglamír)被取回。

失去丈夫的梅丽安(Melian)王后悲痛欲绝,不再留念中土世界,决定放弃自己的物理形象,返回瓦利诺(Valinor)。 她将首都守卫首领Mablung招来,告诉了她的决定,让Mablung看管好矮人项链(Nauglamír)和精灵宝钻(Silmarils),并尽速通知现住在森林精灵(Wood Elves)的Ossiriand地区的贝伦(Beren)和露西(Lúthien)。

随着梅丽安(Melian)王后的离去,她的隐性法力圈也随之撤销。

            太阳年代503年

而在蓝色山脉(Blue Mountains)矮人(Dwarves)的大本营,从逃回的两个矮人(Dwarves)得到所有在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矮人(Dwarves)被杀的消息,矮人(Dwarves)愤怒了,他们倾巢出动,进攻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

没有了梅丽安(Melian)王后隐性法力圈保护的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被矮人(Dwarves)轻易攻入,他们最终攻陷并血洗首都Menegroth,Mablung战死,矮人(Dwarves)得到矮人项链(Nauglamír)和精灵宝钻(Silmarils)。

当贝伦(Beren)和露西(Lúthien)得到Mablung送来的消息时,已经有点晚了。得胜的矮人(Dwarves)开始班师回朝。

贝伦(Beren)带着儿子美男子迪奥(Dior The Beautiful)出发复仇时,效忠兴格尔王(Elu Thingol)/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大批森林精灵(Wood Elves)跟随他们开赴战场。

他们在Sarn Athrad伏击了并几乎全歼回师的矮人(Dwarves),贝伦(Beren)夺回了矮人项链(Nauglamír)和精灵宝钻(Silmarils)。

露西(Lúthien)从此拥有并戴上了矮人项链(Nauglamír)和精灵宝钻(Silmarils)。

美男子迪奥(Dior The Beautiful)和他的妻子Nimloth,两个双胞胎儿子Eluréd 和 Elurín 在森林精灵(Wood Elves)的护送下来到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首都Menegroth,继承王位,成为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国王。

就在这一年,美男子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的女儿埃尔雯(Elwing)出生。

这一年的秋天,一个来自贝伦(Beren)和露西(Lúthien)定居Ossiriand地区的森林精灵(Wood Elves)首领急急求见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交给他一个珠宝盒,然后匆匆离去。当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打开珠宝盒,见到矮人项链(Nauglamír)和精灵宝钻(Silmarils)时,明白父母过世了。

            太阳年代505年

当露西(Lúthien)仍然在世时,慑于她的威望,菲诺家族(House of Fëanor)的梅德罗斯(Maedhros)虽然有想法,但多少有些犹豫。如今露西(Lúthien)已死,梅德罗斯(Maedhros)已无忌惮,再次派出使者来到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向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索要精灵宝钻(Silmarils)。遭到拒绝后,梅德罗斯(Maedhros)开始着手武力解决。

            太阳年代506-507年

太阳年代506-507年之交,梅德罗斯(Maedhros)率众兄弟进入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 向美男子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讨要精灵宝钻(Silmarils)。当遭到拒绝后,双方发生激烈冲突,凯勒贡(Celegorm),卡兰希尔(Caranthir),库如芬(Curufin)被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杀死,而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自己和她妻子Nimloth也毙命。残忍的凯勒贡(Celegorm)手下出于报复,将他们的两个年幼的儿子Eluréd 和 Elurín虏走,丢弃在荒野森林。当德罗斯(Maedhros)知道后,良心发现,亲自寻找良久未果,无奈放弃。Eluréd 和 Elurín相信最终饿死在森林中。

迪奥王(Dior The Beautiful)的女儿埃尔雯(Elwing)带着矮人项链(Nauglamír)和精灵宝钻(Silmarils)和一些精灵(Elves)成功逃走。

这场被称为第二次同族仇杀(Kinslaying)冲突导致双方大批死亡,本来被矮人(Dwarves)不久攻击过,已经虚弱不堪的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因此灭亡了。残存的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精灵(Elves)四散而逃,包括埃尔雯(Elwing)在内的一部分来到一个被称作Havens of Sirion的Sirion河口定居下来。

对这个势态发展结果最满意的莫过于墨古斯(Morgoth)了,这可以说是大大地超过了他的预期。自他释放胡林(Húrin),短短六,七年,他本来无可奈何的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就分崩离析。 胡林(Húrin)的释放,可以说是这场精灵(Elves)世界浩劫的触发剂。从此,墨古斯(Morgoth)可以将全部的精力, 用来对付目前尚未知何处的诺尔多族精灵的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图尔贡王(Turgon)的隐秘的王国岗多林(Gondolin)了。

我们在电影《霍比特人》(The Hobbit) 中看到的斯兰迪尔王(Thranduil),就是来自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辛达族(Sindar)精灵,当时他的父亲Oropher一家人就是那时逃出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 并最终被墨科森林(Mirkwood)一带的森林精灵(Wood Elves)收留,推举为他们的国王。因为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经历了完整正式的国家建制,因而辛达族(Sindar)精灵相对文明程度较高,而森林精灵(Wood Elves)当时只是毫无组织地散居在森林中。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电影中看到
斯兰迪尔王(Thranduil)那么极端地厌恶矮人(Dwarves)的原因,斯兰迪尔王(Thranduil)当然一定认为如果不是矮人(Dwarves)杀死了他的王(兴格尔王(Elu Thingol)),他一定至那时仍然幸福平静地生活在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

king-thranduil-and-thorin.jpg


6000多年过去了,斯兰迪尔王(Thranduil)还是那么厌恶矮人(Dwarves)。














































































浏览(241) (3) 评论(4)
发表评论
24)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胡林的孩子 2016-06-05 14:18:00

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胡林的孩子(The Wars of Beleriand:The Children of Hurin/Narn i Hîn Húrin)


爆发于太阳年代472年的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五次战争/无尽泪水的战争((Dagor) Nirnaeth Arnoediad/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结束后,哈多人(House of Hador)首领胡林(Húrin)被生擒并押回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在那里,胡林(Húrin)无论百般折磨,绝不松口讲出岗多林(Gondolin)的具体位置。恼羞成怒的墨古斯(Morgoth)将胡林(Húrin)链锁在中土世界最高峰Thangorodrim山峰的一座石椅上让他生不如死地渡过余生,而且诅咒胡林(Húrin)整个家族永远与厄运相伴。

在西部原诺尔多族精灵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芬贡(Fingon)的Hithlum王国,由于芬贡王(Fingon)全军覆没,剩下的精灵(Elves)国民全部被掳去为奴。墨古斯(Morgoth)将这块土地赏赐给东方蛮族(Easterlings)的Ulfang的部落。而在依附于Hithlum王国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的Dor-lómin地区,留下来的老幼妇孺则在东方蛮族(Easterlings)肆意地骚扰中屈辱地生活。

在那里胡林(Húrin)留下了妻子莫维(Morwen)和他们的八岁的儿子图林(Túrin)。虽然东方蛮族(Easterlings)在那里胡作非为,可是他们对胡林(Húrin)家族还是有所忌惮。一则虽然胡林(Húrin)被擒,可他的威名尚在,二则他们听说胡林(Húrin)是精灵(Elves)的朋友,所以他们多少有些害怕。

胡林(Húrin)在奔赴战争前知道此去凶多吉少,所以对莫维(Morwen)讲如果他有所不测应该尽早离去。可是莫维(Morwen)坚信丈夫会回来,而且多少有些依恋故土,所以不愿离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越来越不妙,莫维(Morwen)越来越担心图林(Túrin)那一天也会被抓走,最终决定由家里两个老臣带着年幼的图林(Túrin)于太阳年代473年通过一条秘密通路去了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由于女婿贝伦(Beren)的原因,兴格尔王(Elu Thingol)现在对于三大人类看法完全变成正面。他见到图灵(Túrin)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孩子。他和梅丽安(Melian)王后将图林(Túrin)像自己的儿子一样抚养。同时兴格尔王(Elu Thingol)多次派遣精灵(Elves)信使来到莫维(Morwen)的家,希望她和她新生的孩子,图林(Túrin)的妹妹妮诺(Nienor)也一起到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

然而莫维(Morwen)依然坚信自己的丈夫最终会回来,多次拒绝了精灵(Elves)信使的请求。

图林(Túrin)在兴格尔王(Elu Thingol)和梅丽安(Melian)王后的照顾下成长起来,交了很多朋友,尤其和国境边防守卫首领Beleg成了最好的朋友。当他十七岁时,已经相貌堂堂,勇武过人。 那一年,国王同意他离开首都,来到多里亚斯王国边境和Beleg一起并肩守卫国境。

三年后也就是太阳年代484年的一个夏天,图林(Túrin)
回到了国王和王后的身边。有一天,一个叫Saeros的国王的辅臣对人类以及图林(Túrin)不敬态度惹恼了图林(Túrin),两人由此产生了极大的矛盾。

第二天在外相遇的两人发生了激烈的肢体冲突, 众多的精灵(Elves)目睹占上风的图林(Túrin)追逐Saeros,却没有看到Saeros自己跌落溪涧而亡。他们一致认为图灵杀死了Saeros,因此劝他一起回去向国王认罪并接受审判。

心气孤傲并感到有言难辨的图林(Túrin)一气之下,选择不辞而别,离开了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从此开始了他的悲剧性的流亡的一生。

后来知道真相的兴格尔王(Elu Thingol)原谅了图林(Túrin),可是没人知道他的去处。当Beleg回到首都Menegroth了解原委后,向此时极度思念图林(Túrin)的兴格尔王(Elu Thingol)和梅丽安(Melian)王后提出由他去寻找图林(Túrin)。兴格尔王(Elu Thingol)当然很高兴地同意,并赠给Beleg一把自己武器库中的黑锋宝剑Anglachel,它是当年黑精灵伊奥尔(Eöl)(也就是梅格林(Maeglin)的父亲)用陨石所铸,锋利无比。

而离开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图林(Túrin)在野外游荡到Brethil森林附近的Teiglin河岸一带遇到了一群流亡者,他们原本是很早就脱离族群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的后裔。他们与所有其他族类为敌,当然最仇恨的是半兽人(Orcs)。

勇武的图林(Túrin)不仅被他们接受,而且很快成为他们的首领。

历经艰辛的Beleg终于找到了图林(Túrin)。虽然非常高兴见到好友Beleg,但极端自负的图林(Túrin)即使知道了兴格尔王(Elu Thingol)原谅,仍然拒绝和Beleg回去。十分失望的Beleg苦劝无果,只好返回向国王和王后复命。

这个时期,在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五次战争/无尽泪水的战争((Dagor) Nirnaeth Arnoediad/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中获得全胜的墨古斯(Morgoth)的半兽人(Orcs)军,开始向南部的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方向摸索探进。与半兽人(Orcs)周旋中感到压力的图林(Túrin),率众流亡者来到Sirion河西岸的Amon Rûdh一带,稳定下来。

这年冬天,不放心好友的Beleg再次向国王和王后提出去面劝图林(Túrin),梅丽安(Melian)王后在Beleg出发前送给Beleg一袋Lembas面包,也就是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那种用绿叶包裹的面包。这是一种十分特别的面包,只有只有神族和精灵(Elves)女性王族才知道制作配方。

Lembas Bread.jpg


           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Lembas面包

Beleg来到Amon Rûdh再次见到图林(Túrin),转送给他王后的Lembas面包。再次劝说无效后,Beleg干脆暂时留了下来。双雄合璧,令Amon Rûdh一时发展壮大起来,许多散落各处的人类纷纷前来投靠。图林(Túrin)也开始有点自负起来,对Beleg还是小心为妙的劝说有些听不进去。

墨古斯(Morgoth)对这个好似突然间冒出来的,令他手下半兽人(Orcs)忌惮的人物开始留心,虽然图林(Túrin)对外用了假名,但墨古斯(Morgoth)多少猜到了图林(Túrin)的真实身份,于是下达了生擒图林(Túrin)的命令。

终于,在太阳年代489年的某一天,由于告密者的出卖,图林(Túrin)和Beleg的驻处遭到偷袭,Beleg重伤,图林(Túrin)被擒。

很快痊愈的Beleg循着足迹北上追赶营救图林(Túrin),在半途中他遇到了一个从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逃出来的名叫Gwindor的精灵(Elves)。他是在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五次战争/无尽泪水的战争((Dagor) Nirnaeth Arnoediad/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中,Nargothrond国的Orodreth派出加入西部联盟芬贡王(Fingon)一小队人马的首领。作为唯一的幸存被俘者,几年的劳役折磨使他已经不成人样。

Beleg和Gwindor追踪到半兽人(Orcs)押解图林(Túrin)的驻地,Beleg乘夜射杀了围守的群狼,然后潜入,抱起仍然昏迷中的图林(Túrin)逃出。

当Beleg用他的利剑挥斩图林(Túrin)身上的连锁时,图林(Túrin)从昏迷中惊醒,暗夜中他以为是半兽人(Orcs)在折磨自己,于是猛然跃起,夺取了Beleg的剑,刺死了Beleg。当他意识到时,一切已经太晚了。

痛不欲生的图林(Túrin)在Gwindor的帮助下埋葬了Beleg。图林(Túrin)带上了黑锋宝剑Anglachel。在Gwindor的引导下,他们南下进入了Nargothrond国。

希望忘却不幸过去的图林(Túrin)隐藏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在Nargothrond国,他的勇武和拔萃很快赢得了众多精灵(Elves)的尊敬。他和精灵(Elves)并肩作战,威名远扬,黑锋宝剑Anglachel所到之处,半兽人(Orcs)闻风丧胆,Nargothrond国北部由此有了多年的和平。逐渐地,图林(Túrin)成为Nargothrond国Orodreth王的重臣。

几年的胜利下来,令图林(Túrin)有些头脑发热,过于自信起来。而Orodreth王也在图林(Túrin)的影响下变得过于乐观。在图林(Túrin)的劝说下,Orodreth王放弃了自芬罗德王(Finrod)建国以来一直奉行的防御国策,倾向于主动发起对半兽人(Orcs)的战争,他甚至下令建造了连接首都和外界的一座巨大桥梁,以方便快速调度军队进出。

而经历过惨痛的第五次战争/无尽泪水的战争((Dagor) Nirnaeth Arnoediad/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的Gwindor,知道这将会给Nargothrond国带来灭顶之灾。虽然极力劝阻,但此时的他,作为败军之将,加上惨不忍睹的形象,多少有些人微言轻。

Nargothrond国的Orodreth王有一个女儿芬德拉丝(Finduilas)公主。她是诺尔多族最后一位最高君王尔-伽拉德(Gil-Galad)的妹妹。Gwindor本来和芬德拉丝(Finduilas)公主有个婚约。可是到了如今,Gwindor已成这么个惨样,所以双方也不再提这件事。

随着图林(Túrin)的威望越来越高,芬德拉丝(Finduilas)公主开始对他有点倾心了。而Gwindor看在眼里,心里多少有些睹。对公主的爱是依旧。对图林(Túrin),不能说没有嫉妒,但品德高尚的Gwindor主要还是出于对公主本身的爱护。他是从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逃出来的,在那里多少听闻了墨古斯(Morgoth)对胡林(Húrin)整个家族诅咒,因而担心公主也会深陷其中。

太阳年代494年,终于不能再忍受的莫维(Morwen)决定带着21岁的女儿妮诺(Nienor)离开Dor-lómin地区,投奔兴格尔王(Elu Thingol)。可是当他们来到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得到的却是图林(Túrin)很久就一去不返的消息,只好暂时住了下来。

太阳年代495年的一天,远在西部沿海Falas地区的克尔丹(Cirdan)派了两个精灵(Elves)信使来到Nargothrond国面见Orodreth王,向他转达了大海之神(乌尔默Ulmo)的口信,言词警告Orodreth王,墨古斯(Morgoth)派军进攻Nargothrond国的危险即将来临,应该关闭国门,毁掉建造起来的大桥。

可是图林(Túrin)认为克尔丹(Cirdan)过于胆小,没什么值得害可怕的,应该公开迎战。Orodreth王听信了图林(Túrin)的建议。这一年秋天,当Glaurung龙率半兽人(Orcs)大军南下进攻时,Orodreth王率Nargothrond国精灵(Elves)军北上迎战。在Sirion河谷,他们包括Orodreth王在内全军覆灭,只有图林(Túrin)由于穿有矮人(Dwarves)特制的铠甲,得以幸免于Glaurung龙的烈焰。

当Gwindor还剩下最后一口气时,对图林(Túrin)说:芬德拉丝(Finduilas)公主有难,速回Nargothrond国营救。

图林(Túrin)发疯似地往回赶,已经太迟了。事实证明了那座大桥的致命,Glaurung龙率半兽人(Orcs)大军得以轻易地攻入,血洗城内。当图林(Túrin)到达城门时,Glaurung龙已经在那里等候他,Glaurung龙因受墨古斯(Morgoth)旨意,并不想现在就杀死图林(Túrin),而是让他遭罪。Glaurung龙在图林(Túrin)和它对视时,对图林(Túrin)下了魔咒,令他呆如石雕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爱的公主和大批被俘的精灵(Elves)从自己眼前被押走。

Nargothrond国灭亡了,只有少数精灵(Elves)得以逃脱,其中包括了居留在Nargothrond国的库如芬(Curufin)的儿子凯勒布林伯(Celebrimbor)。

Glaurung龙在他们远去后解除了魔咒,同时暗示欺骗图林(Túrin)他的母亲莫维(Morwen)和妹妹妮诺(Nienor)有难。他急冲冲赶回Dor-lómin地区。当得知母亲和妹妹早已离开,去了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他因此多少放心下来。

图林(Túrin)转而开始追踪押解从Nargothrond国被俘的精灵(Elves)的半兽人(Orcs),以营救芬德拉丝(Finduilas)公主,当他追踪到Brethil森林时,遇到一队半兽人(Orcs)和居住在此的哈拉丁人(Haladin)交战。人数占优的半兽人(Orcs)取得了优势。图林(Túrin)迅即佯装造势,让半兽人(Orcs)以为大批援军到来,加上黑锋宝剑Anglachel的出现,令半兽人(Orcs)放弃,大多作鸟兽散。

当哈拉丁人(Haladin)得知图林(Túrin)在寻找芬德拉丝(Finduilas)公主时,告诉他不幸的是当这批半兽人(Orcs)受到他们的攻击时,杀死了所有押运的被俘的精灵(Elves),其中包括了芬德拉丝(Finduilas)公主。图林(Túrin)来到公主的埋葬处,痛不欲生。他决定留下来,和这些哈拉丁人(Haladin)在一起。

太阳年代496年,图林(Túrin)母亲莫维(Morwen)和妹妹妮诺(Nienor)在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住了一段时间后,越来越想念图林(Túrin),而当图林(Túrin)的消息和Nargothrond国灭亡传来后,莫维(Morwen)再也坐不住了,执意要去寻找儿子。兴格尔王(Elu Thingol)和梅丽安(Melian)王后劝说无效,只好同意,但他们达成一致,就是妮诺(Nienor)必须留下来,因为外面太凶险。

兴格尔王(Elu Thingol)
让他的首都守卫首领Mablung专门带领一队精灵(Elves)勇士,陪同莫维(Morwen)一起前往。

然而,当他们出发行至很远后,才发觉妮诺(Nienor)
易装跟随前来。苦苦劝返无果,只好让她一同随行。

当他们到达Amon Ethir附近时,Mablung不愿让莫维(Morwen)
继续冒险向前,他下令在一处看起来非常安全的地点扎营,自己带领几人离开查看情况,以便作下一步打算。

而他们的行踪早已被这些年一直呆在这一带的Glaurung龙察觉,它掀起毒雾,令莫维(Morwen)的营地一派混乱,莫维(Morwen)因此失踪。妮诺(Nienor)坐骑受到惊吓,狂奔中走失。在荒野中,她和Glaurung龙相遇,Glaurung龙继续它的折磨胡



















浏览(587) (14) 评论(1)
发表评论
英文回答为什么精灵要离开中土世界及一些相关问题 2016-01-31 06:06:57

以下是为女儿回答她同学的问题,由于是非华人,所以用的是英文。

要注意,这只属于轻松的,非严肃的解答。从历史的角度,有些细节可能并不严谨,(如要严谨,篇幅就太长了),有些仅仅是我自己的观点。

不过对有同样疑问的,这些回答,大致会有帮助的。


Why did the Elves have to leave the Middle Earth for the Undying Lands?

No, none of them had to, they went as they would.

In Tolkien’s earth, Arda, there are two major continents. One is the Undying Lands (a.k.a. Aman, or the Blessed Realm), where gods live; one is Middle-earth, where the children of the creator (Eru Ilúvatar) were awoken. The elder children were Elves, and because they were immortal, they suffered from bad things (evil gods, orcs, etc.) forever; the younger children were Men, who were more beloved by the creator, so he gave them a special gift – death, so that they wouldn’t have to experience eternal suffering. Out of pity for these immortal Elves, the gods called for them to leave Middle-earth for the Undying to live without suffering.

During the First, Second, and Third Ages, many Elves realized that Middle-earth was not really their home because they were tired of terrible things. Some, like Nordor, elves of Galadriel and her father's race accepted; some, like Sindar (Grey Elves), elves of Legolas and his father's race accepted but delayed leaving; some went and then came back to Middle-earth like Galadriel, for their own reasons. Most who did leave left from the Grey Havens, which is the harbour we see in the last scene of the 3rd movie.

After the War of the Ring, most Elves thought the time of the Elves was over and Middle-earth was for Men, so they (including Galadriel, Legolas, Thranduil, Elrond, etc.) finally decided to leave Middle-earth. Again, none of them “had to”, but they went as they would. Some stayed until now. People say we are now in the Sixth Age and they’ve evolved into phantoms, and that’s why nowadays people see ghosts,LOL!


How did the Elves know that the time of the Elves was over?

You remember in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 Elrond said to Gandalf, “The time of the Elves is over, my people are leaving these shores”? The simple answer is: Elrond said so, haha!

The detailed answer:

At that time, there wasn’t a concept of democracy, so people lived under monarchies. For those who had left for the Undying Lands and come back to Middle-earth (like Galadriel), they were OK with living in Middle-earth when their kings were still around, but after their last king Gil-Galad died (there was a brief scene of him in the first movie), they gradually gave up and sailed from the Grey Havens to live under the other monarch, King Finarfin (Galadriel’s father), who lived in the Undying Lands. For those who had accepted the invitation to leave but delayed it like Legolas and his father (the Grey Elves), their king had died a long time ago, so they left part by part for the Undying Lands to live under their king’s brother, another king.

So in the time of the LOTR movies, there weren’t many Grey Elves left. Most elves you saw were Wood Elves (including Evangeline Lilly’s Tauriel). They were of the same race as the Grey Elves, but separated long ago (like Finns and Hungarians, LOL!). Their king had died long ago, so they were loyal to the Grey Elves’ king, but not directly under him. They were scattered somehow. Some part of them took Legolas’ grandfather as their king and formed a kingdom. He died later, so Thranduil took over. So you see, Thranduil formerly was of no Elvish royal blood. He also “needed” to leave to seek his monarchy. So the Wood Elves also eventually needed to go.

The ones who chose to linger for a while, like Galadriel and Elrond, did so because they thought Sauron had not been completely defeated yet. After the War of the Ring, they finally thought it was over, they should leave, so almost all Elves decided to follow.


What about the Orcs, Hobbits, and Dwarves?

The Orcs had been defeated completely. The Dwarves might have been like the Neanderthals, haha!eliminated from history.

As for the Hobbits, their population was so small, so they probably also passed out from history. For thousands of years, Elves and Rangers (Aragorn’s race) had an unsaid mutual agreement to jointly protect the Shire – the Hobbits didn’t even know! When this protection was gone, they probably also failed to survive.






浏览(805) (1) 评论(6)
发表评论
23)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第五次战争/无尽泪 2016-01-27 19:44:07

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第五次战争/无尽泪水的战争(The Wars of Beleriand:The Fifth Battle((Dagor) Nirnaeth Arnoediad/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



致一个精灵宝钻(Silmarils)最终落户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历经曲折的夺宝征程(The Quest for the Silmaril),在贝乐联德(Beleriand)的战争这段历史中,算得上是一个突发事件。从命运的角度讲,它也客观上加速了诺尔多族(Noldor)精灵奔向冥府之王曼多斯(Mandos)预言所作的厄运。

直接地,这个事件有以下两个重要的影响:

首先,在Nargothrond国,芬罗德王(Finrod)死后,他的侄儿Orodreth继位为Nargothrond国的国王。继续居留在Nargothrond国的以库如芬(Curufin)的儿子凯勒布林伯(Celebrimbor)为首的菲诺家族(House of Fëanor)一派的诺尔多族(Noldor)精灵似乎还是可以和平相处。不过芬罗德王(Finrod)之死多少导致了Nargothrond国日渐衰落。

比较严重的是,贝伦(Beren)和露西(Lúthien)在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虎口拔牙,居然从墨古斯(Morgoth)的头上夺取了一颗精灵宝钻(Silmarils)的成功冒险,使不少诺尔多族(Noldor)精灵得出了墨古斯(Morgoth)也不过如此的的结论。最为代表的是贝乐联德(Beleriand)东部的菲诺家族(House of Fëanor)的长子梅德罗斯(Maedhros),他从这个事件中看到了打败墨古斯(Morgoth)的希望。因此他着手准备主动出击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打败墨古斯(Morgoth),完成报杀父之仇,夺取另外两颗精灵宝钻(Silmarils)的伟业。

太阳年代468年,梅德罗斯(Maedhros)开始组织在历史上被称为梅德罗斯联盟(Union of Maedhros)的战争联盟:

贝乐联德(Beleriand)西北部Hithlum王国的诺尔多族精灵的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芬贡王(Fingon)作为梅德罗斯(Maedhros)最好的朋友,义不容辞地响应参与。而效忠于他的胡林(Húrin)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当仁不让地愿意一同前往。

贝乐联德(Beleriand)西南部的Nargothrond国,由于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不久前所为所造成的对菲诺家族(House of Fëanor)的不信任,Orodreth王只同意派出一小队人马加入芬贡王(Fingon)一方。

贝乐联德(Beleriand)南部的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在兴格尔王(Elu Thingol)得到精灵宝钻(Silmarils)不久,梅德罗斯(Maedhros)派出使者来到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向兴格尔王(Elu Thingol)索要精灵宝钻(Silmarils),声称它只属于菲诺家族(House of Fëanor)。梅丽安(Melian)王后知道这个东西并非吉祥之物,因此劝说丈夫干脆将精灵宝钻(Silmarils)给了菲诺家族(House of Fëanor)。但对于兴格尔王(Elu Thingol)来说,即使不谈精灵宝钻(Silmarils)那震慑人心的吸引力,光看在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的所为,以及为了它赔掉了女儿露西(Lúthien)一条命,加上女婿贝伦(Beren)的所流的鲜血,可以理解他是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的。他的拒绝不仅搞僵了双方本来就不那么友善的关系,而且变成为仇敌。只不过大敌当前,梅德罗斯(Maedhros)暂且将精灵宝钻(Silmarils)的事放在一边。而对于梅德罗斯联盟(Union of Maedhros),兴格尔王(Elu Thingol)当然没有兴趣参与。不过,兴格尔王(Elu Thingol)也能理解自己国民对墨古斯(Morgoth)的仇恨,因此在他的国境边防守卫首领Beleg和首都守卫首领Mablung表达出想和墨古斯(Morgoth)决一死战的愿望时,同意他俩以志愿者的身份加入芬贡王(Fingon)一方。

而在Falas的辛达族(Sindar)精灵的克尔丹(Cirdan),虽然效忠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兴格尔王(Elu Thingol),但一则他们相对独立,二则出于与芬贡王(Fingon)良好关系,因而也派兵加入芬贡王(Fingon)一方。

定居在Brethil森林的哈拉丁人(Haladin)响应梅德罗斯(Maedhros)和芬贡王(Fingon)的召唤,加入了芬贡王(Fingon)的西部阵营。此时他们的首领是从赫丽(Haleth)算起第四代的Haldir。

贝乐联德(Beleriand)东部,梅德罗斯联盟(Union of Maedhros)的联盟由以下部分组成:

梅德罗斯(Maedhros)七兄弟的所有诺尔多族(Noldor)精灵。

Ossiriand地区的一部分森林精灵(Wood Elves)。

效忠梅德罗斯(Maedhros)的所有散居在贝乐联德(Beleriand)东部的人类。

和梅德罗斯(Maedhros)结盟的东方蛮族(Easterlings)的Bór部落。

追随卡兰希尔(Caranthir)的东方蛮族(Easterlings)的Ulfang的部落。

蓝色山脉(Blue Mountains)以Azaghal王为首的矮人(Dwarves)。

太阳年代469年,梅德罗斯联盟(Union of Maedhros)基本组织完成,梅德罗斯(Maedhros)发起了试探性地进攻,他的目标是收复贝乐联德(Beleriand)中部森林高地原Dorthonion国,结果大获全胜,半兽人(Orcs)全部被逐出了Dorthonion高地,由此更增强了梅德罗斯(Maedhros)成功的信心。

太阳年代472年,当梅德罗斯联盟(Union of Maedhros)最终组织完成后,梅德罗斯(Maedhros)和芬贡王(Fingon)约定在太阳年代472年中夏的某一天,以梅德罗斯(Maedhros)在Dorthonion高地发出烽烟为号,从东西两面同时发起对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的进攻。

在约定日的那一天,芬贡王(Fingon)率领西部联盟到达介于阴暗群山(Mountains of Shadow)和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所在的中土世界最高峰Thangorodrim山之间的平原部署完毕。芬贡王(Fingon)遥望东部,望眼欲穿,焦急地等待约定的烽烟升起。

烽烟没有等来,却听到从前沿传来一阵欢呼声。紧接着,芬贡王(Fingon)听到了他熟悉的,但350多年没有听到过的他的弟弟图尔贡王(Turgon)的号角声,原来图尔贡王(Turgon)彻底放弃了闭关锁国的国策,亲自和外甥梅格林(Maeglin)率一万岗多林(Gondolin)精灵(Elves)军前来援助兄长。图尔贡王(Turgon)将岗多林(Gondolin)精灵(Elves)军布置在Sirion河口(Pass of Sirion),静观战势。

这么多年来,墨古斯(Morgoth)不懈地做着污染败坏东方蛮族(Easterlings)心灵,暗中收买他们,引诱他们为他服务。Bór部落不为所动,坚定地效忠梅德罗斯(Maedhros),而Ulfang的部落此时已暗中投靠了墨古斯(Morgoth)。

被梅德罗斯(Maedhros)布置在前沿的Ulfang的部落自约定日的那一天起,就不停地传送虚假信息,阻碍了梅德罗斯(Maedhros)发送烽烟,与芬贡王(Fingon)的西部联盟协同进攻的计划。

焦急地等待烽烟的芬贡王(Fingon)的西部联盟开始不耐烦了,许多人建议放弃等待,发起进攻,然而不久前与半兽人(Orcs)军交手过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的首领Goldor胡林(Húrin) 坚决不同意,力劝大家应该耐心等待。

墨古斯(Morgoth)所希望的策略是拖住东部联盟,诱敌深入并全歼西部联盟,因此他下令半兽人(Orcs)军首领设法挑衅,让西部联盟首先发起进攻。多少有些犹豫的芬贡王(Fingon)听从了胡林(Húrin)的建议,下令稳住阵脚。

狡猾的半兽人(Orcs)军首领观察到布置在前沿的是来自Nargothrond国的精灵(Elves),因而他下令将在过往战争中被俘的Nargothrond国的精灵(Elves)带到西部联盟前沿,当着他们的面斩杀。可以理解一般人很难忍做到这种眼看着亲人当着自己的面被杀而无动于衷。愤怒的Nargothrond国的精灵(Elves)首先冲了出去。    

本来就有些不愿意继续等待的芬贡王(Fingon)吹响了全线进攻的号角,西部联盟大军如潮水般地杀向老巢Angband。

由此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五次战争/无尽泪水的战争((Dagor) Nirnaeth Arnoediad/Battle of Unnumbered Tears)爆发了。

战争的初始对芬贡王(Fingon)的西部联盟来说似乎很顺利,他们攻入Angband城内,其前锋Nargothrond国的精灵(Elves)甚至开始撞击墨古斯(Morgoth)的殿门。

然而到了第四日,战势发生逆转,墨古斯(Morgoth)隐藏在大量隐蔽洞穴的半兽人(Orcs)军涌出,开始反击。他们几乎全歼Nargothrond国的精灵(Elves)军并使芬贡王(Fingon)和他的Hithlum王国主力陷入重围。芬贡王(Fingon)无奈只好下令后撤,作为掩护撤退的后翼,哈拉丁人(Haladin)包括他们的首领Haldir大部分被歼灭。

到了第六日,一直在外围静观战势的图尔贡王(Turgon)终于开始出击,解救他的哥哥,一万铁甲岗多林(Gondolin)精灵(Elves)军如滚滚铁流,冲破了半兽人(Orcs)军包围圈。图尔贡王(Turgon)亲自杀入阵中,在那里,他不仅见到了350多年没有见面的哥哥芬贡王(Fingon),而且和他喜爱的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重逢。

就在此刻,东方传来了梅德罗斯(Maedhros)的号角,原来终于会过神来的梅德罗斯(Maedhros)率东部联盟杀向敌阵。

希望再次燃起。然而就在东,西部联盟即将回合之际。墨古斯(Morgoth)使出了他的最后的一招,狼(Wolves),火牛(Balrogs)和龙(Dragons)倾巢而出。墨古斯(Morgoth)心里很清楚,如果东,西部联盟合兵一处,麻烦就大了。他下令倾全力阻挡梅德罗斯(Maedhros)一方向西移近。

狼(Wolves),火牛(Balrogs)尤其是龙(Dragons)的烈焰令东部联盟损伤惨重,不过看起来他们似乎尚可抵挡,

正当战势进入胶着状态,梅德罗斯(Maedhros)的真正威胁到来了,不是外部,而是自己一方。受到墨古斯(Morgoth)授意的东方蛮族(Easterlings)的Ulfang的部落突然反水,有意放弃抵抗。他们在Ulfang家族首领率领下,向本部联盟发起攻击。拒绝墨古斯(Morgoth)邪恶的东方蛮族(Easterlings)的Bór部落首领和梅德罗斯(Maedhros)的大弟弟麦格勒(Maglor)合力斩杀了Ulfang家族首领,但无奈寡不敌众,Bór部落首领全部被杀,只有麦格勒(Maglor)死里逃生。

在内外夹击下,东部联盟梅德罗斯(Maedhros)近乎全军覆没,梅德罗斯(Maedhros)七兄弟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个个身负重伤。梅德罗斯(Maedhros)召集残余的精灵和矮人(Dwarves)杀出血路,向东逃命。由于矮人(Dwarves)厚重坚固的铠甲尚能抵挡烈焰的喷灼,他们在逃命中殿后。当Glaurung龙攻击到来时,Azaghal王率众矮人(Dwarves)将Glaurung龙团团围住,Glaurung龙认出Azaghal王,在遭受Glaurung龙致命一击的同时时,Azaghal王用他的刀刺穿了Glaurung龙的腹部,令其伤重而逃。残余的矮人(Dwarves)抬着国王的尸体逃回蓝色山脉(Blue Mountains)自此元气大伤。

解决了东部联盟的墨古斯(Morgoth)全力转向对付西面的芬贡王(Fingon),火牛(Balrog)首领Gothmog指挥首先将图尔贡王(Turgon)和胡林(Húrin)与芬贡王(Fingon)分割,全力围攻芬贡王(Fingon)一部。在芬贡王(Fingon)所有的卫队成员全部倒下后,火牛(Balrogs)首领Gothmog亲自上阵与芬贡王(Fingon)惨烈对决。当另外一只火牛(Balrog)在芬贡王(Fingon)身后喷火攻击时,Gothmog乘机用黑斧砍倒芬贡王(Fingon)。

就这样,诺尔多族精灵的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芬贡(Fingon)战死在沙场上,他的那一支Hithlum王国诺尔多族(Noldor)精灵几近全军覆没。

解决了芬贡王(Fingon),墨古斯(Morgoth)开始全力攻击图尔贡王(Turgon)的和胡林(Húrin)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图尔贡王(Turgon)率众后撤回到Sirion河口(Pass of Sirion)地带稳住阵脚,在那里惨烈的战事令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墨古斯(Morgoth)久久难以攻下Sirion河口(Pass of Sirion)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越来越对图尔贡王(Turgon)一方不利,最终的失败看起来不可避免。胡林(Húrin)对图尔贡王(Turgon)说:我的王啊,乘现在还有时间,您快离开吧!您是精灵的最后的希望,只要岗多林(Gondolin)还在,墨古斯(Morgoth)就不会无所忌惮。

可是图尔贡王(Turgon)拒绝了:岗多林(Gondolin)藏不了多久了,它很快就会被发现,迟早会灭亡。

胡林(Húrin)的弟弟胡奥(Huor)激愤地对图尔贡王(Turgon)说:即使岗多林(Gondolin)会灭亡,如果它能坚持久一点,您的家族还可以保住精灵(Elves)和人类(Men)的最后的希望。这是我要对您讲的,我的王啊,死亡就在眼前,我向您决别,我永远不会再看到您岗多林(Gondolin)的白墙。在您和我们之间,一颗希望之星将会升起!永别了。

胡奥(Huor)讲出了希望之星的谶言,大概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讲出, 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这完全是命运使然。

图尔贡王(Turgon)和外甥梅格林(Maeglin)最终同意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的请求。他们召集本部,以及包括芬贡王(Fingon)属下打散的各族精灵(Elves),由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率领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部落殿后杀开血路,逐渐向南面岗多林(Gondolin)所在的Echoriath山区撤退。所有精灵(Elves)成功地退出战场,进入山区,最终遁入岗多林(Gondolin)。

而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率领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部落在掩护精灵(Elves)后撤到位于Echoriath山区北面的沼泽地Fen of Serech时,他们再也不愿后撤了。在那里,他们全军覆没。胡奥(Huor)中箭而亡,胡林(Húrin)在墨



























































































浏览(531) (1) 评论(9)
发表评论
22)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夺宝征程 2015-12-07 18:03:01

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夺宝征程(The Wars of Beleriand:The Quest for the Silmaril)


太阳年代465年,贝伦(Beren)为了得到露西(Lúthien),离开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开始了取精灵宝钻(Silmarils)的努力。

他首先向西,进入了
芬罗德(Finrod)王的Nargothrond国,守卫边界的精灵卫士见到贝伦(Beren)的那只镶有芬纳尔芬家族(House of Finarfin)双头蛇标志的戒指,不仅没有杀掉这个犯境者,而是恭敬向他行礼,将他带到了芬罗德(Finrod)王的大殿。

由于在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四次战争/激突火焰的战争(Dagor Bragollach/Battle of Sudden Flame)中,芬罗德王(Finrod)为了感谢贝伦(Beren)的父亲的救命之恩,将自己的戒指赠与Barahir,并发誓给与他们任何所需。见到贝伦(Beren),了解了一切,芬罗德王(Finrod)知道,付诸自己誓言的时候到了。

由于精灵宝钻(Silmarils)事关重大,是诺尔多族(Noldor)精灵回归贝乐联德(Beleriand)的共同目的所在。芬罗德王(Finrod)当然认为有责任向在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四次战争/激突火焰的战争(Dagor Bragollach/Battle of Sudden Flame)中失败,丢掉领地而投靠自己的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俩兄弟交待。

这一交待不打紧,立即激起了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俩兄弟激烈反应。他们强势地宣称精灵宝钻(Silmarils)只能属于菲诺家族(House of Fëanor)所有,任何其他人不能染指。

然而,一涉及到精灵宝钻(Silmarils),冥府之王曼多斯(Mandos)对诺尔多(Noldor)族精灵的诅咒效益就显现了,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俩兄弟一方面不想看到外人染指精灵宝钻(Silmarils),另一方面他们心理中的阴暗一面开始作怪。由于品格高尚的芬罗德(Finrod)王深受各方爱戴,他的Nargothrond国日趋强盛。俩兄弟暗中希望推翻芬罗德(Finrod)王,将Nargothrond国据为己有。于是他俩又有些阴阳怪气地暗示芬罗德(Finrod)王没有勇气履行誓言。

芬罗德(Finrod)气愤地取下王冠,表示决意与贝伦(Beren)同行。有十个精灵(Elves)首领站了出来,愿与他们的国王一起。于是芬罗德王(Finrod)将王冠交给了交由自己的侄儿,弟弟罗德(Angrod)儿子Orodreth(也就是就是后来成为诺尔多(Noldor)族最后一代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的吉尔-伽拉德(Gil-Galad)的父亲),Orodreth成为Nargothrond国的摄政王。

芬罗德(Finrod)王,贝伦(Beren)以及十个精灵(Elves)首领总共十二人出发开始了取精灵宝钻(Silmarils)的征程。

他们首先顺着Narog河北上,在到达阴暗山脉(Shadowy Mountains)山脚下时,遭遇到一队半兽人(Orcs),他们杀死了全部的半兽人(Orcs),换上了半兽人(Orcs)的服装和装备。再由芬罗德(Finrod)王施展法术,使他们的面容看起来和半兽人(Orcs)一样。

由于他们行色匆忙,而且没有遵从各项约定和口令。因而当他们接近
骚荣(Sauron)所驻的米那斯提力斯(Minas Tirith)时,引起了骚荣(Sauron)的怀疑,他下令伏击,将十二人一网打尽,带到他的面前。

骚荣(Sauron)软硬兼施,试图知道他们的身份和目的,可是无法成功,于是他将他们打入地牢,威胁如果不招,就将他们一个一个全部杀死。

贝伦(Beren)被投入地牢的一刻,心早与他已经紧紧相连的露西(Lúthien)感受到了莫名的恐惧,她从母亲梅丽安(Melian)王后处得知贝伦(Beren)被困地牢后,冲破阻拦,开始了她的孤身营救贝伦(Beren)之旅。

露西(Lúthien)到达离开多里阿斯(Doriath)国西部不远处的某一个地方时,碰巧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俩兄弟正带着他们的猎犬们在此狩猎。这帮狩猎的头是一只名叫唤(Huan)的神犬。唤(Huan)不是一般的狗,而是跟随诺尔多(Noldor)族精灵从瓦利诺(Valinor)来到中土世界的。它是天父(Eru Iluvatar)创造的次一等的神灵,不过被赋予了狗的物理形象。它本来是狩猎之神欧罗米(Oromë)的猎犬,后来欧罗米(Oromë)将它送给了他喜爱的凯勒贡(Celegorm)。由于唤(Huan)在诺尔多(Noldor)族精灵从瓦利诺(Valinor)出走时,决定跟随主人凯勒贡(Celegorm),因此它也将落得同诺尔多(Noldor)族精灵一样的运。

唤(Huan)首先发现了露西(Lúthien),将她引导至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面前,当西(Lúthien)得知他们是和她有着共同敌人的诺尔多(Noldor)族精灵王子时,对他们产生了信任,而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震惊于露西(Lúthien)的美貌,满口承诺一定给予她帮助,邀请她先和他们回去,再好好准备。

然而,回到
Nargothrond国后,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违背了他们的诺言,因为他们大概知道芬罗德(Finrod)王和贝伦(Beren)已被禁锢。因此他们希望芬罗德王(Finrod)死去,这样他们有机会得到Nargothrond国的统治权。他们软禁了露西(Lúthien),向格尔王(Elu Thingol)送出信使,逼迫露西(Lúthien)嫁给凯勒贡(Celegorm)。他们的如意算盘是,Nargothrond国的统治权和与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联姻将使他们成为贝乐联德(Beleriand)势力最强大的诺尔多(Noldor)族精灵王族。

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的所为虽然令Nargothrond国的众精灵们不齿,可没人奈何得了他们,就连摄政的Orodreth也不得不让他们三分,一则他们是他的堂叔辈,二则他们有自己的众多追随者,势力强大。

软禁中的
露西(Lúthien)孤独又绝望,一筹莫展。而遇到露西(Lúthien)就爱上了她的唤(Huan),同情她的遭遇,所以经常来到她的软禁处探望,尤其是夜晚,唤(Huan)总是趴在露西(Lúthien)的门口,静静地倾听着她对贝伦(Beren)的担忧和思念。

作为
神犬,唤(Huan)被赋予能听懂语言的能力,但作为命运,它被赋予了一生中仅仅三次说话的权利。

出于正义感和对露西(Lúthien)的爱,唤(Huan)此刻用上了它的第一次说话的权利,它向露西(Lúthien)讲出了它的想法和计划。它帮助露西(Lúthien)逃出禁锢,并引导露西(Lúthien)一起从一条秘密通道离开了Nargothrond国。

唤(Huan)让自己成为露西(Lúthien)的坐骑,向着伦(Beren)被囚禁的米那斯提力斯(Minas Tirith)飞驰而去。

而在
骚荣(Sauron)那边,由于十二勇士个个宁死不屈,骚荣(Sauron)果然一个一个地处决,最后只剩下贝伦(Beren)和芬罗德王(Finrod)。骚荣(Sauron)早已看出芬罗德王(Finrod)不同凡人,所以打算只留下他一个活口。

骚荣(Sauron)派出的狼精(Werewolf)扑向贝伦(Beren)时,芬罗德王(Finrod)突然挣脱缚束,用双手和牙齿和狼精(Werewolf)搏斗,杀死了狼精(Werewolf),但不幸自己也重伤而亡。

伟大的芬罗德王(Finrod)就这样用生命履行了自己的誓言。

就在此刻,唤(Huan)和露西(Lúthien)来到米那斯提力斯(Minas Tirith)前,露西(Lúthien)咏唱只有贝伦(Beren)能听得懂的歌声,向贝伦(Beren)传递自己到来的信息,贝伦(Beren)也用歌声回应。

骚荣(Sauron)意识到露西(Lúthien)这个不速之客后,派出了一只狼精(Werewolf),不过被(Huan)轻而易举地解决。不知就里的骚荣(Sauron)继续派出狼精(Werewolf),可是个个都有去无回。当最后一只狼精(Werewolf)首领被唤(Huan)咬得奄奄一息,勉强逃回,断气前告知了真相,骚荣(Sauron)才恍然大悟。

骚荣(Sauron)自己变成了狼形,与唤(Huan)展开了惊心动魄,令山崩地裂的对决。唤(Huan)占了上风,咬住了骚荣(Sauron)的喉咙。骚荣(Sauron)不断地变化形体,从狼精到大蛇,从大蛇到巨兽,从巨兽变会自己的本形,都无法摆脱唤(Huan)的利齿。

此时,露西(Lúthien)来到他的面前,喝令他交出米那斯提力斯(Minas Tirith)管理权,并放弃自己的物理形象,不然死无葬身之地。骚荣(Sauron)无奈,只好照办。唤(Huan)让骚荣(Sauron)的灵魂解脱,逃回了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

露西(Lúthien)贝伦(Beren)在米那斯提力斯(Minas Tirith)厚葬芬罗德王(Finrod),驱逐半兽人(Orcs)等邪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精灵(Elves)等。而(Huan)因不愿放弃对自己主人凯勒贡(Celegorm)的忠诚,选择告别离开,回到了凯勒贡(Celegorm)的身边。

大量的被关押的精灵(Elves)回到Nargothrond国,让全国上下知道了一切,失去芬罗德王(Finrod)的悲痛转化为对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不齿的愤怒,他们成了全民公敌,就连本来拥戴他们的自己的追随者都开始向背。甚至库如芬(Curufin)的儿子凯勒布林伯(Celebrimbor)也为自己的伯父和父亲感到羞耻,他选择决裂于他们,效忠Nargothrond国的摄政王Orodreth。

无法再在
Nargothrond国立足的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只好选择灰溜溜地离开,只有忠诚的唤(Huan)对凯勒贡(Celegorm)不弃不离。

他们循着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国境线边缘向北打算最终折向西投靠大哥梅德罗斯(Maedhros),当他们途径Brthil森林时,与此时打算护送露西(Lúthien)回国的贝伦(Beren)他们不期相遇。一肚子窝囊火库如芬(Curufin)攻击了贝伦(Beren),而凯勒贡(Celegorm)乘机用长矛刺向贝伦(Beren)。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唤(Huan)再次选择了正义,它扑向凯勒贡(Celegorm)推开了长矛,随即愤怒地攻击并赶走了凯勒贡(Celegorm)和库如芬(Curufin)。

安全回到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后,不忘自己誓言的贝伦(Beren)委托唤(Huan)照顾好露西(Lúthien),在某一天乘着露西(Lúthien)熟睡时,再次踏上了夺宝旅程。而后在露西(Lúthien)的苦求下,(Huan)同意再次帮助露西(Lúthien),它托着露西(Lúthien)追赶上了贝伦(Beren)。

见到
露西(Lúthien)的贝伦(Beren)这次并没有高兴起来,因为他知道此行凶多吉少。当他出言赶露西(Lúthien)回去时,唤(Huan)用上了它的第二次说话的权利。它对贝伦(Beren)说:命运已经决定了要么深爱你的西(Lúthien)会单独死去,要么她和你一起挑战未来你将遇到的一切。我现在只能知道这些,我也不能和你们一同继续前往。但是如果你能得到你所想要得东西,我会看到的,我们三个会在这一切结束前再相遇的。

贝伦(Beren)听完唤(Huan)的所言,决意不再离开西(Lúthien),他们在唤(Huan)的帮助下,伪装成精(Werewolf)和吸血鬼蝙蝠,悄悄地逼近了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城下。

墨古斯(Morgoth)知道了唤(Huan)的存在,他派出了他亲手用生肉喂大的名叫红颚(Red Maw)狼精(Werewolf)守在城门,它有着血盆大口,犹如从地狱而来。

在红颚(Red Maw)逼近他们的这一刻,露西(Lúthien)身上从古老神圣王族继承下来的神秘力量突然迸发出来。她举起手喝令,红颚(Red Maw)突然像被闪电击中一样,崩然倒下睡去。

贝伦(Beren)露西(Lúthien)遛进墨古斯(Morgoth)的大殿,露西(Lúthien)毫无畏惧地站到大殿中央,脱去伪装袍,直面墨古斯(Morgoth),报上自己的姓名,提出为他献唱。而装成狼精(Werewolf)的贝伦(Beren)乘机钻到墨古斯(Morgoth)王座下。

墨古斯(Morgoth)尚未搞清楚露西(Lúthien)的来历,也被她惊人的美貌震撼,暂且同意了她献唱, 也想看看她到底是为何而来。

露西(Lúthien)充满魔幻的歌声缭绕在大殿,令所有人包括贝伦(Beren)都昏昏入睡,随着歌声的展开,大殿的光火渐渐褪尽。就在此刻,墨古斯(Morgoth)王冠上三颗精灵宝钻(Silmarils)突然迸发出绚丽夺目的光焰,刹那间仿佛整个世界都集中在这三颗精灵宝钻(Silmarils)上,令墨古斯(Morgoth)王冠变得不可承受之重。露西(Lúthien)纵身而起,用她吸血鬼蝙蝠的翅膀扇向墨古斯(Morgoth)的双眼,设下魔咒,加上夺魂的歌声,墨古斯(Morgoth)忽然不能支撑,轰然倒地。

露西(Lúthien)叫醒贝伦(Beren),趁乱从墨古斯(Morgoth)摔落王冠上剜下一棵精灵宝钻(Silmarils),然后乘乱逃出大殿。在城门,他们遇到了此时已经醒来的(Red Maw)。当贝伦(Beren)试图用耀眼的精灵宝钻(Silmarils)吓退(Red Maw)时,毫无畏惧的(Red Maw)一口将精灵宝钻(Silmarils)连同贝伦(Beren)的左手咬下,吞入肚内。

顷刻间,
精灵宝钻(Silmarils)灼烧颚(Red Maw)的肚子,颚(Red Maw)难以忍受,它发狂了,撇下贝伦(Beren)露西(Lúthien),独自一个如狼奔豕突,到处乱窜,不分敌友,随意攻击。 无人能挡。

而当受伤的贝伦(Beren)和露西(Lúthien)被逐渐苏醒的敌人追击,难以逃脱之际,又是鹰王Thorondor手下的两只鹰出手相救,将他俩带回了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

虽然
贝伦(Beren)没有带回精灵宝钻(Silmarils),但他的英雄行为令格尔王(Elu Thingol)多少感到他的与众不同,因此开始接受他,并实事上收回了他给与贝伦(Beren)必须带回至少一个精灵宝钻(Silmarils)的条件。

而此时肚子难受,像无头苍蝇般东突西窜的颚(Red Maw)无目的般南下进入多里阿斯(Doriath)
















































































浏览(279) (2) 评论(2)
发表评论
21)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贝伦和露茜 2015-10-12 12:02:28

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贝伦和露茜(The Wars of Beleriand:Beren and Lúthien)


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四次战争/激突火焰的战争(Dagor Bragollach/Battle of Sudden Flame)结束后,不甘心失去家园的比奥(Bëor)部落之主Barahir率领一部分死忠重新进入Dorthonion国纵深部,与守卫在那里的半兽人(Orcs)军周旋。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打越少,到最后只剩下包括Barahir本人和他的儿子贝伦(Beren  Erchamion)在内的十二死士,作着早已命中注定失败的垂死挣扎。

太阳年代460年,骚荣(Sauron)设计捕获了十二死士其中之一的Gorlim,用帮他找回失去的妻子为诱惑,套出了Barahir一行的藏身处,将他们一网打尽。由于贝伦(Beren)碰巧被父亲派出探查,逃过了一劫。

贝伦(Beren)露宿在野外的一个晚上,被邪恶的骚荣(Sauron)违背诺言处死的Gorlim突然出现在他的梦中,Gorlim忏悔了自己的所为,并警告贝伦(Beren)迫在眉睫的危险。惊醒的贝伦(Beren)星夜兼程赶回驻地,看到的只是残留的废墟。

贝伦(Beren)立即启程,暗中赶上了袭击父亲的半兽人Orcs)队伍,他突袭成功,杀死了正在炫耀砍下Barahir一只手掌的半兽人(Orcs)首领,取回父亲的手掌,这支手掌上带有芬罗德王(Finrod)为了感谢他父亲Barahir的救命之恩而赠予的镶有芬纳尔芬家族(House of Finarfin)双头蛇标志的戒指。

随后的整整4年里,在整个Dorthonion地区,成了贝伦(Beren)一个人的战争。他顽强的与半兽人(Orcs)周旋,他的威猛令敌 人闻风丧胆。他风餐露宿,所有的飞禽走兽都成了他的朋友,他除非万不得已,决不杀生。

恼羞成怒的墨古斯(Morgoth)令骚荣(Sauron)专率一支军队,誓将贝伦(Beren)捉拿归案。逐渐地,贝伦(Beren)已无法在Dorthonion国继续呆下去了,逼迫中,他只好南下,进入了与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交地区。

就如梅丽安(Melian)王后曾经对侄孙女伽拉决尔(Galadriel)说的,有一个人类将来到我们身 边,比我的法力更强大的命运的力量将会把他引导至此,我的梅丽安圈(Girdle of Melian)(隐性法力圈)也无法阻挡。在一个夏天的傍晚,不知不觉中贝伦(Beren)进入了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境内。在游荡和摸索中,他无意间看到了在鲜花绿草中翩翩起舞歌唱的露西恩(Lúthien),立即被她绝伦的美貌迷惑住了。

就这样,人类的
比奥(Bëor)部落之主传人贝伦(Beren)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的公主,天父的子女精灵和人类中最美丽的露西(Lúthien)相遇并相爱了。

消息传到了
格尔王(Elu Thingol)那里,看重女儿露西(Lúthien)高于世界上任何东西的格尔王(Elu Thingol)当然暴怒异常,追问并发誓不会处死贝伦(Beren)后,被捕获的贝伦(Beren)被带到格尔王(Elu Thingol)和梅丽安(Melian)王后的殿前。

被审讯的
贝伦(Beren)举起了那只镶有芬纳尔芬家族(House of Finarfin)双头蛇标志的戒指,证明自己不是墨古斯(Morgoth)的间谍,也不是什么凡人,而是比奥(Bëor)部落之主的传人,以及和芬罗德王(Finrod)的紧密关系。

看到戒指的格尔王(Elu Thingol)虽然消去了部分疑惑,但仍然愤怒于露西(Lúthien)和这短命的人类相爱。他提出了一个几乎完全不可能的条件,如果要得到露西(Lúthien),贝伦(Beren)必须为格尔王(Elu Thingol)墨古斯(Morgoth)那里取到至少一个精灵宝钻(Silmarils)。

别无选择的贝伦(Beren)离去,开始了夺宝征程。

格尔王(Elu Thingol)提出的条件,将自己和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与被诅咒的精灵宝钻(Silmarils)的噩运联系到了一起。梅丽安(Melian)王后意识到了这一点,并警告了丈夫,但兴格尔王(Elu Thingol)一言既出,似覆水难收。

自此
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再也听不到露西(Lúthien)美妙的歌唱。






























浏览(298) (2) 评论(3)
发表评论
20)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贝乐联德的废墟 2015-08-15 16:24:00

中土世界史-第一纪元太阳年代之贝乐联德的战争之贝乐联德的废墟(The Wars of Beleriand:The Ruin of Beleriand)


(请光临此篇的各位可以打开扬声器/Speaker,如果您愿意的话。希望您喜欢, 谢谢!


大约太阳年代457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四次战争/激突火焰的战争(Dagor Bragollach/Battle of Sudden Flame)结束后。在贝乐联德(Beleriand),原诺尔多族(Noldor)精灵王国和领地的战后形势如下:


东部,梅德罗斯(Maedhros)的梅德罗斯边塞(March of Maedhros)虽然失去了大部分领土,但由于其首都本地区最高的山峰 Himring地势的优势,梅德罗斯(Maedhros)和随后而来的二弟麦格勒(Maglor)一起守住了Himring峰,成为在贝乐联德(Beleriand)东部抵抗墨古斯(Morgoth)的一面旗帜。


中部的Dorthonion国几乎完全被摧毁,尤其是北部面向墨古斯(Morgoth)老巢Angband一方,大地如被涂炭,残存的树木乌黑扭曲,狰狞可怕,人如果进入其中,往往会迷失失聪。而这个地区比奥(Bëor)部落的Barahir在西面继位成为比奥(Bëor)部落之主之后,大部的幸存的人民逃入西部的Hithlum王国,和那里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汇合。不甘心失去家园的Barahir率领一部分死忠重新进入Dorthonion国纵深部,与守卫在那里的半兽人(Orcs)军周旋。随着时间的推移,希望越来越小。绝望中,Barahir的妻子Emeldir带领辛存的妇女儿童,经历了难以言述的险恶苦难之旅,最终一部分到达赫丽(Haleth)的哈拉丁人(Haladin)居住的Brethil森林。另有一部分越过群山,也来到Hithlum王国和Goldor为首领的哈多人(House of Hador)以及早先逃来的族人汇合。

而留下来誓死跟随
Barahir的男人帮, 越打越少,到最后只剩下包括Barahir本人和他的儿子贝伦(Beren  Erchamion)在内的十二死士,作着早已命中注定失败的垂死挣扎。直到太阳年代460年,骚荣(Sauron)设计捕获了十二死士其中之一的Gorlim,用帮他找回失去的妻子为诱惑,套出了Barahir一行的藏身处,将他们一网打尽。由于贝伦(Beren)碰巧被父亲派出探查,逃过了一劫。

这样整个
Dorthonion地区,成了贝伦(Beren)一个人的战争。在随后的整整4年里,他风餐露宿,顽强的与半兽人(Orcs)周旋。他的威猛令敌人闻风丧胆。

贝乐联德(Beleriand)的第四次战争/激突火焰的战争(Dagor Bragollach/Battle of Sudden Flame)中,三大人类部落中的由格尔王(Elu Thingol)获准定居并协防Brethil森林哈拉丁人(Haladin)没有受到影响。而当骚荣(Sauron)取得米那斯提力斯(Minas Tirith)塔后,形势才开始有点不妙。因为如果半兽人(Orcs)大军顺Sirion河南下,Brethil森林是必经之地。此时的哈拉丁人(Haladin)首领是赫丽(Haleth)的侄孙Halmir。

在这个时期,
哈多人(House of Hador)的首领Goldor的儿子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正和哈拉丁人(Haladin)在一起。因为哈多人(House of Hador)和哈拉丁人(Haladin)关系亲密,他们的首领Goldor娶了哈拉丁人(Haladin)人首领Halmir的女儿Hareth。他们的两个儿子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此时住在母亲家族处。

太阳年代458年,半兽人(Orcs)大军顺Sirion河南下,准备进攻Brethil森林,哈拉丁人(Haladin)人首领Halmir火速派人传信给多里阿斯(Doriath)王国,格尔王(Elu Thingol)立即派他的边防首领Beleg率辛达族(Sindar)精灵大军开赴Brethil森林,Beleg和Halmir乘半兽人(Orcs)大军尚未准备,突然冲出森林,几乎全歼了半兽人(Orcs)大军。从此,半兽人(Orcs)军很久都没有再敢南下。

只有十几岁的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在作战中骁勇异常。两个小王子大概杀得性起,不知不觉脱离了大队,结果被半兽人(Orcs)追杀,就在情况有些危急时,鹰王Thorondor手下的两只鹰出手相救,将他们带到了隐蔽的城邦之国岗多林(Gondolin)。两人的到来让图尔贡王(Turgon)想起了大海之神乌尔默(Ulmo)曾经给他的预言,那就是哈多人(House of Hador)在将来某个时候会给与岗多林(Gondolin)及其所需的帮助。因此图尔贡王(Turgon)极其热情地欢迎他们的到来。

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在岗多林(Gondolin)住了近一年,向精灵学习了很多东西。图尔贡王(Turgon)非常希望他们长久的留下来,不仅仅是岗多林(Gondolin)的不容许出入法律,而是图尔贡王(Turgon)对两人产生像父亲一样的爱心。但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对图尔贡王(Turgon)说,我的王啊,我们和永生的精灵不同,时间对我们人类是非常宝贵的,我们的族人在外浴血奋战,我们呆在这里心有不安。

图尔贡王(Turgon)理解了他们的想法,基本同意了他们离去的请求。但此时在岗多林(Gondolin)已经权力强大的二号人物,图尔贡王(Turgon)的外甥梅格林(Maeglin),由于多少有点嫉妒图尔贡王(Turgon)对两人的爱,因此表达出对他们的怀疑。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于是对图尔贡王(Turgon)和梅格林(Maeglin)发下誓言,永远保守岗多林(Gondolin)的秘密。

又是两只鹰将他们带到了父亲家族哈多人(House of Hador)所在Hithlum王国Dor-lómin。所有的人,包括他们的父亲哈多人(House of Hador)的首领Goldor见到他们都大吃一惊,因为从Brethil森林传来的消息是他们早已失踪,十有八九是是早已战死了。追问之下,他们只好回答,由于誓言,不可以多讲,父亲Goldor表示理解,也不再多问。

由于
胡林(Húrin)和胡奥(Huor)的到来,图尔贡王(Turgon)对贝乐联德(Beleriand)自他遁入岗多林(Gondolin)以来所发生的一切有了完全的了解。睿智的图尔贡王(Turgon)此时感觉到,除非有另外的帮助, 诺尔多(Noldor)族精灵(Elves)的最终覆灭的命运似乎不可避免。图尔贡王(Turgon)因此自己推翻了闭关锁国的国策,他秘密地分批派出信使,在Sirion河岸建造船只,再经Balar岛驶向西方,试图到达瓦利诺(Valinor),以便向众神瓦拉(Valar)求情,原谅诺尔多(Noldor)族精灵(Elves)以往的过错,以期求得援助。但由于神瓦拉(Valar)早已封闭并隐藏了瓦利诺(Valinor)出入水路,所以的图尔贡王(Turgon)的信使,几乎都迷失在路途中。

虽然墨古斯(Morgoth)取得第四次战争/激突火焰的战争(Dagor Bragollach/Battle of Sudden Flame)的几乎全面的胜利,但由于自己的一方也损失惨重。所以他除了保证守住一些战略要冲,收回了大部分半兽人(Orcs)大军,回到老巢Angband休养生息,同时图谋加强自己一方的力量。

不过,
古斯(Morgoth)也不甘于诺尔多(Noldor)族精灵的一些重要力量仍然没有清除,其中他的眼中钉是Hithlum王国的诺尔多族精灵的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芬贡(Fingon)。

太阳年代462年,古斯(Morgoth)派出半兽人(Orcs)大军进攻Hithlum王国,以期消灭芬贡王(Fingon)。半兽人(Orcs)大军分别从东面和北面发起进攻,哈多人(House of Hador)在首领Goldor的带领下,在东面迎战。混战中,Goldor在几乎他父亲金发的哈多(Hador)阵亡的同样地点中箭身亡。胡林(Húrin)担当起父亲留下的责任,率哈多人(House of Hador)击溃半兽人(Orcs)大军,取得东面战场的胜利。

而北面的
诺尔多族精灵的最高君王(High King of Noldor)芬贡(Fingon)率领下的尔多族(Noldor)精灵,人数处于劣势,不敌半兽人(Orcs)大军,正在情势危急时,Falas的辛达族(Sindar)精灵克尔丹(Cirdan)率人数众多的辛达族(Sindar)精灵乘船北上,然后从西面夹击半兽人(Orcs)大军,解围芬贡王(Fingon)。两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