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马悲鸣的博客  
马悲鸣旧稿寄存  
        https://blog.creaders.net/u/1904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揭开刘宾雁浩然巾下的另一张脸——人妖颠倒是非淆的《人妖之间》 2021-02-02 07:58:56

揭开刘宾雁浩然巾下的另一张脸

——人妖颠倒是非淆的《人妖之间》

马悲鸣:

刘宾雁生于1925年,1944年19岁时在天津加入中国共产党,解放初被评为13级高干,月薪158元。而其实单凭他的资格是不够这个级别的。一般来说,44年入党者应在15级以下。刘宾雁属破格提拔。另外被破格提拔的著名新锐还有也是抗战後期入党的李慎之、何家栋(1945年入党的13级)、王若水(1948年入党的副部级)。16级的“八司马”之一戚本禹1949年入党,也应属破格提拔。

解放初期刘宾雁在中国青年报工作,属团中央系统。57年因发表谴责上海市委压制言论的言论被打成右派;大概也没劳改几年,就于60年代初回到办公室工作。

文革结束後刘宾雁的右派问题得到平反,进入社会科学院哲学所。1979年发表《人妖之间》时,他已调入《人民日报》任高级记者,并曾连续四次获得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其中第一次就是《人妖之间》。

《人妖之间》发表之前,一般人已经对22年前的那场反右派运动中的知名人士没有了印象。是这篇《人妖之间》使刘宾雁重新成名。

其实《人妖之间》的是非挺简单的。黑龙江省宾县煤建公司经理王守信从上级批发部门"跑"出了不少计划外指标的批煤,将其另立了一个计划外账户。总流动资金据说有五十万元。《人妖之间》除了大量没有证据的对王守信人格污辱的诽谤之词外,就是指这个另立的计划外账户(刘宾雁所谓的"小金库")为贪污。而既然是单位小金库,钱还是公家的,怎么能算贪污呢?这道理并不难懂。

王守信临刑前高呼口号∶“共产党员不怕死!…我死也不服你们!”

                                              blob.png

後世的经济改革,全国上下的公营企业走的都是王守信开辟的计划内外两个账户这条路,并直到今天。

我是在为捍卫刘宾雁不遭杨小凯诽谤时才真正发现《人妖之间》之恶。其实就在该文发表的当初,就已经有人指出为不实之作了。

黑龙江省委书记杨易辰在全国省委书记会上直接向胡耀邦指出,刘的《人妖之间》一文许多地方也不是事实,黑龙江省委对这篇作品得奖感到很不理解。

确实如此。诺贝尔文学奖的宗旨是不奖励一切反人类之作。《人妖之间》这篇构陷她人罪名,致人死命之作却能在中国获年度优秀报告文学奖。可见中国文学界的人性远逊诺贝尔文学委员会。

我在出国前曾和王小波聊天说起刘宾雁时,他很含糊地说了句刘宾雁的文字多不严谨,不甚可信。

我当时也没当回事。现在细想起来,王小波就住在《人民日报》大院,可能是他听到的同院议论吧。刘宾雁刚调入《人民日报》就报出了《人妖之间》这么个大个"成果",严重违背了《人民日报》社老报人的严谨作风,难免令人侧目。

大约在《人妖之间》发表後的1980年代初,刘宾雁还在国内。戴晴遇到他时说∶“谢谢你写了《人妖之间》。王守信真是个时代英雄。”

刘宾雁听罢大为惊愕,还以为戴晴跟他开玩笑呢。可见刘宾雁受共产教育的中毒之深。除非是严厉的计划经济,哪能把仍是公有制的单位所属计划外账户硬给栽上贪污的罪名来杀人呢!

刘宾雁先生晚年接受采访时说:“王守信虽然已经被捕了,但老百姓还说她好。可惜这点我没能写出来。”

这位在公有制范围内合法冲击计划经济的时代英雄,还一心想着集体,一心想着改善当地老百姓生活,深得当地群众爱戴。刘宾雁却把她写成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解放以来最大的贪污犯;与老百姓的好恶对着干。

既然"王守信被捕後当地老百姓还说她好"是个事实,刘宾雁为什么不写进他的报告文学?

刘宾雁在这里等于自动承认该文乃偏倚不实之作。

真正可惜的一点是,刘宾雁到死也没有为《人妖之间》这篇刀笔之作认错,没有向王守信的冤魂和被他蒙蔽的全国人民道歉。

後来曹长青在指责《北京之春》两本账为贪污时就以此为例∶

大前提∶《人妖之间》都说了,单位设小金库是贪污。

小前提∶《北京之春》就设有小金库。

结论∶所以《北京之春》是贪污。

连海外民运也在实行王守信开创的双账本制度。她本人又何罪之有?

考虑到刘宾雁死後,包括丁子霖、陈一咨在内的众多悼词中,仍是众口一词地盛赞《人妖之间》这篇杀人之作。故不得不在此重提四分之一世纪前这场人妖颠倒是非淆的重大冤案。

12/23/2005

 

blob.png

12/23/2005

【跟帖】~~~~~~~~~~~~~~~~~~~~~~

* 鞭尸暴君是人民的意志 老马奸尸被迫害的文人就严重缺德了。 -- 章笑拳(刘宾雁是刀笔杀人诶!)

* 谢谢马悲鸣先生的文章!读後有点兼听则明的感觉。-- 枪杆子

* 一粒罪不该死的尘埃

markmarkmark

借用汪芳的话“历史的一粒尘埃落在一个人头上,那就是一座山。”

尘埃落在被邓发“送走”的李特头上、落在被王树声“送走”的李彩云头上…。这二李一个是西路军参谋长、一个是西路军骑兵师参谋长,80年代先后被平反。

这样的尘埃…在文革后继续地落下、落在了王守信的头上,落在了陈小蒙、胡晓阳的头上…他们有他们的问题,有小金库问题、有生活作风问题,但是他们的罪不该死是被历史所证实了的。

他们是不幸的,因为在改开后慷慨激昂的战斗檄文(如刘宾雁的“人妖之间”的结束语)的声讨下,对于很多不太关注历史的吃瓜群众,他们就应该是一粒不值得一谈的遗臭万年的尘埃。

谢谢你提起了这粒尘埃。至少有439人知道了,这是一粒罪不该死的尘埃。

摘抄一下:“这就是我们的力量所在,就是我们的希望所在,只要我们跟随党中央在确定的航线上继续前进,这希望,这力量就会越来越大。—刘宾雁《人妖之间》人民文学1980年第一期”。


浏览(3591) (7) 评论(2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西石槽7号 回复 镰斧帮 留言时间:2021-02-07 12:11:01

看你这名字才是黑社会,土匪出身,和社会制度无关,你爹妈生你而不教,你从小在穷山恶水泼妇刁民的环境长大,学了一身泼皮无赖,野蛮刁横的匪气。对你这种镰斧帮分子,就是要铁血镇压,斩尽杀绝,不留祸患。

回复 | 0
作者:镰斧帮 留言时间:2021-02-07 03:15:08

是共匪這種反人類社會制度造成的虐殺,不是某個人的問題。像馬悲鳴這種專門給共匪洗地的東西,一定要牛樂吼來對付

回复 | 4
作者:何华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2-06 22:35:11

马屁精。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21-02-05 19:21:11

如果刘宾雁知道他的作品会要了王守信的命,他大概不会那样写。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回复 马悲鸣 留言时间:2021-02-04 09:48:25
共产党的问题,难道不是奴才坐到了主子的问题?
回复 | 10
作者:fangbin 回复 马悲鸣 留言时间:2021-02-04 09:45:42
市井痞子不要人命。
不要人命?那只是没有能力做“刀笔吏”罢了,吃起人血馒头都是香喷喷的。两千年的中国专制文化的历史还需要怎样证明?解决中国问题根本的出路,就是解决市井无赖的问题。解决“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问题。
回复 | 9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2-03 19:27:33

【别看海外民运整天喳喳乎乎,三十多了年了,他们连一个共产党员都没能杀死。相比之下,即便刘宾雁只杀死了一个,也算是灭共高手了。】


--- 其实在我看来,刘宾雁最应当感到纠结但又假装不纠结的,是他来到海外之后。在美国一眼望去,人人都是王守信,人人都是妖。资本主义体制就是鼓励发财,鼓励做妖嘛。于是,刘宾雁把抢也偷偷地藏了起来,再也不敢按照《人妖之间》的逻辑,定点清除美国人了。

回复 | 2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2-03 19:14:43

【报告文学杀人】

----- 政治化的文学在中国,尤其在改革开放之前很流行。苏联也是一样。毛泽东最早识破了这一点。例如他指出:“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 就是指文学的政治化和武器化。但同时,毛泽东也承认文学这个玩意很有用。例如文艺为工农兵服务。


您还别说,要论用文学手段对某个个人实施狙击点杀并且得了手,全世界当刘宾雁一人莫属。因为很难做到。别看海外民运整天喳喳乎乎,三十多了年了,他们连一个共产党员都没能杀死。相比之下,即便刘宾雁只杀死了一个,也算是灭共高手了。


回复 | 0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21-02-03 18:30:08

【报告文学杀人】------”报告文学“这一种文学形式,本身就是一种允许吹牛逼的文学形式!!

回复 | 1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21-02-03 18:28:02

【报告文学杀人】------凡是写”报告文学“的,决没有好下场!(包括徐迟)

回复 | 1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21-02-03 18:26:09

【报告文学杀人】------报告是报告,文学是文学,建议中国作家协会取消”报告文学“这一种作品形式!

回复 | 1
作者:起码货美国工科教授. 留言时间:2021-02-03 18:23:28

【报告文学杀人】------报告文学是正规的,大型的,有组织的大字报。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2-03 17:44:32

【只要我们跟随党中央在确定的航线上继续前进,这希望,这力量就会越来越大。—刘宾雁】


---- 仅凭这句话,并不能证明刘宾雁不反共。只是到了后来,个别反共老海黄,例如博主,才慢慢明白了,原来刘宾雁缺少法制观念,刘宾雁的民主原来是假民主。

我比较讨厌马后炮逻辑。如果把马悲鸣放回刘宾雁时代,并给他一个同样的机会,我很难确信,马悲鸣不会用报告文学杀人。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马悲鸣 留言时间:2021-02-03 17:36:28

【这就是我们的力量所在,就是我们的希望所在,只要我们跟随党中央在确定的航线上继续前进,这希望,这力量就会越来越大。—刘宾雁《人妖之间》人民文学1980年第一期”。】


---- 撇开右派之间因个人恩怨,以及因一时一事而产生的个体分歧。那么要论右派们的骨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唯独毛泽东最清楚。


毛泽东知道,右派骨子里其实是自由民主病毒。并且知道中国右派的这个病毒自打新文化运动起就已经开始在中国流传了。


但比较搞笑的,是几乎所有中国右派对自由民主的理解,都跟刘斌雁一样,都是用社会主义的脑壳来理解西方价值的。中国脑壳是内在实质,而西方自由民主只是外在形式。

反共右派团体和个人,人人都是头顶着中国脑壳,身穿着自由民主的新衣。没有一个例外。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21-02-03 17:20:33

马悲鸣似乎一直游离于独立人与海外民运团体之间。用一个学术名词儿,叫做思想比较独立。其实嘛,只需用一个稍大一点的格局来观察,所有的反共老海黄,几乎没有一人有勇气喊一嗓子:“我们都做了一辈子刘宾雁!”

回复 | 1
作者:马悲鸣 回复 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21-02-03 14:57:47

两个不谙世事的小愤青从王守信老家到北京上访,找到刘宾雁告王守信。刘宾雁就偏听偏信写了那篇文章,把王守信毙了。上头没人要王守信死,要不是刘宾雁的文章,上头根本就没人知道王守信是谁。而且当时的黑龙江省委书记杨易辰就跟中央说,刘宾雁的文章不是事实。但胡耀邦就信刘宾雁。枪毙王守信时,距离刘宾雁摘右派帽子不足一年。

回复 | 1
作者:起*轩 回复 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2-03 12:47:43

刘宾雁是被开除出党了。他一个“非党人士”根本就无党可退!谈什么“至死没有退党”!

我感觉,刘宾雁对文革以前的共产党还是很有感情的。他那一代人很多都是如此。

回复 | 15
作者:秋念11 留言时间:2021-02-03 12:41:47

错杀一个,川普杀了多少

回复 | 0
作者: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21-02-03 11:27:37

老马又炒冷饭了。王之被杀,是上边有人要她死,刘的文章只不过是“民愤极大”的借口罢了。老马只敢对刘义愤填膺,对有生杀之权的体制和高官却噤若寒蝉,十几年了还没想明白?

回复 | 19
作者:马悲鸣 回复 老庄户 留言时间:2021-02-03 10:37:23

市井痞子不要人命。刘宾雁不是错误的问题,而是刀笔夺命而不自知。整个人妖颠倒。他才是妖。王守信虽不一定是什么好人、圣人,但毕竟还是个人。


回复 | 0
作者:马悲鸣 回复 老庄户 留言时间:2021-02-03 10:33:49

多谢指教

回复 | 1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1-02-02 22:42:38
反对刘宾雁的人,自我感觉都是“圣人”。如巴黎老高这种充其量至死也就只能定格于市井痞子之流的人物。刘宾雁纵然有不可否定的错误,也比那些市井好到不知多少了。其实就我个人来讲,我并不喜欢刘宾雁与不喜欢刘晓波是一个道理。
回复 | 22
作者:老庄户 留言时间:2021-02-02 16:58:18

给作家挑个小毛病:

“文革结束後刘宾雁的右派问题得到平反,进入社会科学院哲学所。1979年发表《人妖之间》时,他已调入《人民日报》任高级记者,并曾连续四次获得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其中第一次就是《人妖之间》。”

《人妖之间》发表之前就得奖啦?

回复 | 1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2-02 12:40:00

记得我好像是在连环画报上看到的这篇,当时太有名的,俺还是中学生,有一副漫画是丑化王的,说她卖弄争取份额啥的,那时我就纳闷,她哪点犯死罪了,存疑,以为是自己没看到。

回复 | 3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02-02 12:29:57

真的,刘宾雁这篇文章就是刀笔吏,至于把一个女人妖魔化并导致她死亡吗?这也是吃人血馒头之一种,还有那个用一篇报告文学毁了迟志强前途的混蛋记者,当年人们还拿新闻当回事,现在已经没有那些威力了。

回复 | 3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2-02 09:02:34

如今,王守信在阴间,天天用煤炭块追打狗日的作孽刘滨雁!

回复 | 3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21-02-02 08:59:24

共产党员刘宾雁至死没有退党,幻想党总有一天会伟光正給他平反。思想觉悟不如轮子那些居民老妪。

美国人对中国的事情从来没搞清楚过,居然2003年被《时代》周刊评为“亚洲英雄”,、“不可腐蚀”的中国的良心。

回复 | 2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