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醉茶说天下  
东西南北,斧钺钩叉,中外古今,煎炒烹炸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川普总统选情不佳 2020-09-25 12:27:27

上个周末YouTube上一位任老先生的视频说,民调表明川普总统这次将能成功连任。这令我感到惊奇,因为我听到的消息是川普在全国民调上一直落后于拜登大约6-7个百分点。任老先生是我一直敬佩的独立知识分子,但我不晓得他是如何从这样的民调结果得出他的结论的。当然,我并未象双方竞选团队那样天天盯着民调看,也许是我漏掉了有利于川普的最新民调结果?

正好前天晚上有空,我就上网搜索有关资料,以便恶补一下最新民调结果。展示民调结果的网站很多,我选了一个既有全国民调又有各州民调结果的网站,叫做“270 TO WIN”(https://www.270towin.com/2020-polls-biden-trump/)。顾名思义,这个网站就是展示各州选举人票与民调结果,根据“赢者通吃”的原则(Maine和Nebraska除外),读者可以很容易地把候选人在各州获得的选举人票相加,超过270票者即可获胜。这有些象游戏,但也有值得期待的预测,于是我便饶有兴味地“玩”起来。

我的第一个“游戏”是根据川普和拜登在各州的民调,把他们可能得到的选举人票相加,看看谁能得到270票或更多。在这里,我们不管谁领先多少,只要领先,哪怕只有0.3%,也算赢(有5个州32张选举人票由于没有民调资料,暂不包括在内)。“游戏”的结果让我大吃一惊:在45个州中,拜登在25个州领先,“获得”共310张选举人票,而川普在20个州领先,“获得”196张选举人票。这样的结果对川普总统来讲实在是太糟糕了。

也就是说,如果前天(9月23日)举行大选,拜登可能会获得压倒性的(landslide)胜利——选举人票差距这么大,失败者就很难挑战选举结果,这自然是好事情。

然而我想到了统计学的误差。经验告诉我们,这类民调的误差在4%左右。所以,“领先0.3%”可能并无实际意义,根本不能作为胜负的标准。于是我进行了第二个“游戏”。首先把候选人在各州领先的百分点减去4,如果结果仍是正值,就算该候选人赢;如果是零或者负值,那么对不起,这个州就算“战场州”,谁赢还不一定呢。我觉得这还是很公平的。

“减4”以后的结果如下:拜登在20个州“获胜”,得到231张选举人票;川普“赢得”15州,得109张选举人票。原来拜登略微领先,“减4”后变零或负值的有下列5州(括号中是选举人票数):New Hampshire(4)、Arizona(11)、Florida(29)、North Carolina(15)和Pennsylvania(20)。原先川普略微领先,“减4”后变零或负值的也是5州:Geogia(16)、Iowa(6)、Texas(38)、Ohio(18)和Arkansas(6)。这10个州共有163张选举人票,将成为争夺激烈的“战场州”。

这个“游戏”的结果是两人均未达到270票。然而拜登只要再得39票即可达到270票,而川普则需要再得161票。在考虑“战场州”之前,让我们先看一看那5个没有民调资料的州:Illinois(20)和Rhode Island(4)是民主党铁杆州(深蓝),我们假设拜登能赢得这两个州而得到24张选举人票。这样,他总共得到255票,只需再得15票即可胜出。剩下的3个州是深红,18张选举人票当归于川普,使其选举人票总数达到127张,还需要另外143张才能胜选——这任务太难了。

现在让我们看看“战场州”的163票。拜登甚至不需要赢得Pennsylvania或Florida,只要赢得Arizona和New Hampshire(共15票),即可达标。拜登原本分别在Arizona和New Hampshire领先4个和3个百分点,比川普在Texas的领先(2.6个百分点)还要高,赢得这两州很有希望。反观川普,他只要在这163票中失去21票就输定了。所以,他不仅要保住自己微弱领先的5个州,还必须尽最大可能拿下拜登微弱领先的州,要同时攻克这许多城池,只恐力不从心。最关键的是Florida,如果川普赢了也不意味着一定能赢得大选,但至少还可以继续战斗;如果输了,那就只好洗洗睡了。

必须指出,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民调结果出笼,所以这个网站是随时更新的。根据今日民调(9月25日),拜登在Pennsylvania的领先达到4.2个百分点,即使减4也还是正值。所以,如果大选是在今天进行,有Pennsylvania这20张选举人票加持,拜登就赢定了。

我知道,这样的“游戏”结局,会让很多朋友不满意,特别是川普总统的铁杆“粉丝”。正如人们常常指出的那样,民调不一定十分准确,但只要不是刻意操纵,总能反映出部分民意,因此得到竞选双方的重视。如果完全不靠谱,谁还会去搞民调啊?有人拿2016年民调说事,认为它没有预测到川普当总统,所以不可信。可是,2016年大选中希拉里在普选票中领先2.1%,比大选前最后民调的领先3%相差不多,说明民调并非完全失准,只是由于那个奇特的选举人团制度而未能入主白宫。

其实川普总统及其竞选团队也是关注民调的,不然就无法解释为什么川普会对搞出对他不利民调的Fox News大发雷霆之怒。他们并非排斥所有民调,而是只信任对川普有利的民调。例如,他们把2016年预测川普领先的Rusmussen民调奉为“唯一准确的民调”,却全然不顾该民调以前预测失败的事实。Rusmussen于9月9-15日进行的民调显示川普以47%的支持率领先拜登的46%,引起网上一片欢腾,拥护川普的网友弹冠相庆。可是在Rusmussen的最新民调(9月16-22日)中,这个比率就反了过来,拜登以48%领先川普的47%(https://www.realclearpolitics.com/epolls/2020/president/us/general_election_trump_vs_biden-6247.html)。不知川普阵营对此结果作何解释?

大选前的民调变化很大,本不足以作为判断谁胜谁负的标准,然而还是有几个重要的时间段值得观察。一个是两党全国代表大会之后,一般规律是民调落后的候选人在本党大会后会有5-6%的反弹,从而拉近与对手的差距甚至反超。可是今年共和党大会后,川普的民调却没有出现明显反弹,这是一个很不好的迹象。

另外一个时间段,是大选前的最后民调。此时绝大多数选民已确定选谁,故民调结果将接近大选结果。不管怎样,在民调上一直落后都不是好事情。我在Amazon上买东西,如果看到好评远多于差评,我就倾向于下单。但是我也会格外重视那几个差评,如果感觉他说得有理,我就会谨慎起来,不轻易下单。然而,如果看到差评铺天盖地,只有一两个好评,那么我是绝对不会考虑这个产品的。用买东西来比喻选举未必恰当,无非是希望大家重视民调,不要人云亦云罢了。

其实还有一个指标也值得我们重视,那就是争取连任的总统的民调。与在野的竞争者相比,在任总统无疑在资源、人脉和声望上有巨大的优势,只要善于利用,就有胜算。这一点也可以在民调上显示出来,例如2012年最后民调奥巴马以48.8%领先罗姆尼的48.1%(大选结果是51.1%对47.2%)和2004年民调布什以48.9%领先克里的47.4%(大选结果是50.7%对48.3%)。遗憾的是,川普总统到目前为止尚未显示出在位总统的优势,在民调上一路落后,这也是一个很不好的迹象。

综上所述,我感觉川普总统的选情确实不佳,而任老先生的预测显然缺乏事实根据。根据过去的经验,支持者看到自己的候选人的民调长期领先会产生懈怠思想而不去投票,而候选人的民调长期落后会刺激他的支持者都出来投票,造成翻盘也未可知。所以川普团队如何应对这一形势将是能否获胜的关键。在“战场州”尽最大力量动员那些边远地区选民出来投票,可能是必须做的事情。然而今年比不得2016年,当时很多人对川普并不了解,想选个政治素人试试看。如今四年过去,川普的表现已经摆在那里,即使基本盘不受影响,很多当初选他“试试看”的人恐怕已经大失所望。如果失去这些选票,川普总统想胜出就很难了。

民调也好,“游戏”也好,毕竟不是真正的大选结果。如果希望自己支持的候选人获胜,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出来投票,呆在家里浮想联翩和在网上吵得天翻地覆都是无济于事的。

































浏览(2412) (90) 评论(19)
发表评论
专治自恋症 2020-09-23 11:26:34

常去国内“猫眼看人”论坛的网友大概都知道,那里有一男一女两个著名的自恋网友。男的网名叫“社会学XX”(注:该网友是实名);女的起了个英文名儿,姑且译作“甜蜜妞儿”好了。

“社会学XX”发言的最大特点,就是每篇都要附上自己的简历。通过这个简历,我们知道X先生是国内大学毕业后,到美国某学校留学并获得博士学位,还出版了一本英文专著(以其博士论文的内容为主)在Amazon上卖,当然链接也是必不可少的。有人为这种滥用公共资源的自恋行为向这位博士提出批评,没想到他不仅毫不在意,还在答覆网友的跟帖上说一句“我爱你!”,接着附上自己的简历,叫人哭笑不得。

从这位X博士的发言,可以看出他是有一定专业素养的。开始与网友互动时,他也能表现出一种有礼貌的manner。记得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field study”要译成“田野调查”,他便耐心地解释一番,给我的印象颇好。问题在于,当网友对他的任何观点提出质疑时,他就拿出“社会学权威”的派头来,对你一通批评。如果你还不唯唯受教,知难而退,而是继续“挑衅”,他就要赏你几个帽子戴戴,什么“反华小丑”啊,“反动派”啊。这也难怪他生气,因为猫眼的网友素来语言犀利,看到他的对中国的社会问题一律采取中宣部的标准答案,难免不讥讽几句。

X博士虽然爱扣帽子,但是并不删贴拉黑(猫眼的实名用户有拉黑的特权),可见他还是个有底线的人,不是以言治罪的老爷和先堵你嘴再开骂的小人。应该说,X博士在猫眼的几年,正是他最不走运的时期:毕业后没有在社会学专业杂志上发表过文章,也没有找到美国教职。这有些像《红楼梦》里的贾雨村,未发迹时,也只好栖身葫芦庙给人家写写斗方。然而,如果将来一旦走运,升官发财,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X博士继续发简历,也继续给网友扣帽子,后来这帽子也扣到了小编的头上。于是,经过和网友、小编的几轮冲突,X博士终于求仁得仁,被猫眼扫地出门了。想不到X博士后来竟然风生云起,咸鱼翻身,不仅在国内某大学谋得教职,还跑到台湾大讲“武统”的必要性。这自然惹恼了台湾当局,立刻把X博士轰了出去。一时间台湾电视上都是衣冠不整的博士被情治人员押解登机的画面,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老人家的真容。遗憾的是没有看到气壮山河的英雄气概,只感觉他有几分滑稽。

那位女自恋者“甜蜜妞儿”就更加不堪了。她在美国纽约地区做finance,却没有X博士那样显赫的学历和学问可以炫耀。她的自恋,主要表现在对自己容貌、英语水平、生活方式、社会关系等的吹嘘,以此来贬低、嘲笑其他网友。例如她贴出一张外族女子的照片,声称那就是她自己,以显示自己容貌如何姣好,身材如何魔鬼;午餐吃一顿寿司,也不忘贴图晒晒账单,让网友得知她的高消费水平;她还宣称自己在纽约某地拥有一座酒庄,经常会去打理云云。她喜欢用英文发言,虽然常有语法和拼写错误,却并不妨碍她自夸“哈佛英语”,和网友用英语骂得口舌生风。最可笑的是她声称自己住在北京宋庆龄故居对面,却不知宋府对面是后海,无人可住,除非是湖里的水族。

“甜蜜妞儿”容不得任何质疑和批评,把所有不同意她的人都视为侵犯她尊严的敌人而锱铢必报。她缺乏独立的人格,更没有独立的思想,耳熟能详的只是党文化灌输的那一套,只会拉大旗为虎皮吓唬别人,一旦被人质疑,便只好恼羞成怒,撒泼打滚了。她经常宣称自己认识某某重要人物,非亲即友,口头禅是“我和他们很熟”。其实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些名人怎么可能和如此浅薄的自恋者来往呢?

俗话说,祸从口出。“甜蜜妞儿”的粗野浅薄自然引起猫眼网友的反感,于是经常成为嘲笑和讥讽的对象。更悲剧的是,她的“炫富”策划不周,在晒自己“酒庄”的照片时露了马脚,泄露了自己的真容。那是一张酒柜照片,里边有各类名酒。不幸的是酒柜的玻璃门反光,拍照者的镜像一清二楚:一个面貌身材都平平的中年妇女,与本人自吹的美好形象实在相距太远,既不“姣好”,也不“魔鬼”。此照一出,网友抚掌大笑。“甜蜜妞儿”以后发帖时,常有人把这张照片作为跟帖,好不尴尬。这就是犯了众怒,咎由自取。

“甜蜜妞儿”的“自恋”,是建立在贬低别人、侮辱别人的基础之上,对这种行为不批评喝止而是放纵,那么最终每个人都会受到伤害。有人偏袒这类撒泼者,说什么“男网友不要欺负女网友”,这是屁话。女网友要不要文明礼貌?要不要尊重别人?答案不是明摆着嘛。

讲完这两个典型案例,想说说怎样治疗自恋症。“自恋”的英文名词是narcissism,来源于一个希腊神话故事:年轻貌美的猎人纳茨苏斯(Narcissus)喜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有一次他路过池塘,看到自己在水中的倒影,竟然立即爱上了自己。此后,人们就把这一类行为称为“自恋”。自恋是一个复杂的心理问题,人们爱惜自己无可厚非,自傲也难以避免,但如果一切以自己为中心,把自己当作神明,把别人看成粪土,就有可能涉及精神失常,而成为病理问题了。

自恋的人都缺乏自信。他们的“自信”依赖于大众对他们的接受程度。然而有些浅薄粗野的自恋者,一张嘴就冒出一股不可一世的臭气,令人反感而避之不及,更不要说取得大众的认同了。自恋者得不到大众认同,便会恼羞成怒,强词夺理,你说我一句,我回敬你一百句,以此来寻求心理的平衡。长此以往,自恋者就会成为论坛上最不受欢迎的人。

自恋的网友必须明白:在论坛上,你和其他网友的人格是完全平等的。如果你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那就请首先尊重别人;如果你是真正的成功者,那就不应该贬低和侮辱别人;如果你嫉妒别人的成就,那就通过学习和思考来提高自己;如果你觉得千般委屈、万般烦恼无处倾诉,那么最好的办法是找一位心理医生,把你的千言万语都对他/她讲出来,寻求最专业的帮助。

自恋者面临的根本问题是缺少爱。既无情爱,也无友爱,只好独往独来,形单影孤,长此以往不出现心理问题都难。所以,治疗自恋症应该从爱开始。爱是需要付出的。自恋者应学会尊重别人,关爱亲人、同事和网友,将来一定会得到爱的回报。而大众也应该关心自恋者,指出他们的问题,帮助他们脱离苦海。找一位相亲相爱的伴侣,是根治自恋症的最佳方法。愿有情人终成眷属,让这世界上再无旷男怨女,那将是多么美好。

写到这里,想起了一些拥护川普总统的华人网友。他们也许事业成功,但功成未必名就,至少还没博得谦谦君子之名。所以,他们在网上总要展示人性中那些比较阴暗的部分。本来支持或反对川普都是个人的选择,理应得到尊重,然而这些人却偏要视异见者为敌人,甚至到了拒绝理性、仇恨科学的地步,表现出十足的反智倾向。我不知这些网友是不是也有自恋的问题,但是我想明确地说,这个世界上可以没有炒股的、卖保险的、做房地产生意的,但是绝对不能没有教师和科学家。我们对此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

说来也巧,第30届“搞笑诺贝尔奖”(Ig Nobel Price)颁奖典礼于9月17日在网上举行,其中获得心理学奖的研究竟是“眉毛是自恋的指标”。研究结果显示,眉毛越浓密,自恋程度越高。照此推断,浓眉大眼的敬爱的周总理与浓眉小眼但永远健康的林副主席都可能有严重的自恋问题,而眉毛稀疏的自恋小丑习近平倒成了心智正常之人?真是岂有此理。

其实这届“诺贝尔奖”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川普总统荣获“医学教育奖”(https://www.bmj.com/content/370/bmj.m3675)。一同获奖的还有俄罗斯总统普京、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英国首相约翰逊、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印度总理莫迪、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获奖原因是他们“用COVID-19教育人民怎样对待生与死”。有趣的是,中国媒体虽然报道了“眉毛与自恋”的获奖,却对川普等领导人荣获“医学教育奖”讳莫如深,难道是因为该奖漏掉了习近平,玻璃心又碎了?

































浏览(431) (63) 评论(6)
发表评论
有多少基督徒喜欢川普? 2020-09-11 08:57:13

当年寻求教职时,我申请了加州一所天主教学院。这是男女合校的四年制学院,有我所学的专业。系主任收到申请信后,给我寄来一大包材料,包括院系介绍、学生组成、教师专业方向、必须填报的表格以及所在城市的简介等等。记得有一张照片,是该校学生在海滨嬉戏的情景,蓝天白云下的金色沙滩上,一群青春骄人的俊男美女,太美了。

然而材料中还有一份“校规”,共有10条。第一条是必须忠于Christian Faith——这可不是说说而已,我必须在一张表格上签字确认。第二条是不许搞同性恋;第三条,不许酗酒;第四条,不得喧哗……  后面这几条对我没有影响,只有第一条确实让我为难,因为我不是基督徒,也不想说谎。

我把各种表格填好,唯独没有填那份效忠“Christian Faith”的表格。在给系主任的电邮中,我作了如下声明:“我非常尊重Christian Faith。然而,因为我不是基督徒,我无法作出表格要求的承诺。”

电邮发出去后,我想这学校大概没戏了。想不到系主任很快回电表示,他们很欣赏我的诚实,决定我不必填写那表格,而他们会继续考虑我的申请。我喜出望外,立即去请老板写推荐信。不料老板一听我要申请这个学院,竟对我大吼一声:

“ARE YOU CRAZY?!”

老板是犹太人,然而并非特别religious。每年圣诞将临时,他都会请下属到一家高级餐馆大吃一顿,美其名曰“和犹太人一起过圣诞”,令人忍俊不禁。他反对我去那所学院究竟是出于专业考虑还是宗教原因?我不得而知。然而老板的吼声惊动了一位同事(也是犹太人),她好奇地问我为什么要去天主教学校,并索要了学校的有关材料去看。这一看不得了,她立刻勃然大怒了。这是因为她看到了那“校规”中禁止同性恋的内容,而她就是一位“女同”(lesbian)!

同事大怒之后,扬言要向有关方面控告:21世纪的美国居然还有这种公然歧视同性恋的大学,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很后悔给她看那“校规”,劝她也无效,一定要告。同样,我也不知她的愤怒是否还有宗教的原因。她后来告成没有我不知道,但是因为没有老板的推荐信,我和这学院的故事也就终结了。

可见涉及宗教的事情,稍稍不慎就有可能引起麻烦。所以,尽管我愿意和信教者交流,以增加对不同宗教及其历史文化背景的了解,但是从来不对他们的信仰评头品足,我觉得这是一种起码的尊重。我有不少佛教徒和基督徒朋友,也有穆斯林同事,和他们进行过多次有关神和人生的讨论。我从来不想去说服他们,尽管有几位朋友总想转化我。虽然信仰不同,但他们都是谦逊、文明、知性的善良人,让我深感人性之爱。

宗教是排他的。历史上因宗教纷争引发的暴乱和战争,让无数受难者的鲜血流成了河。当宗教进入政治领域,特别是成为“国教”以后,就成了统治者打压“异教徒”的工具。他们以“上帝”的名义禁锢思想、摧残文化、拒绝科学,给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从这个角度看,中共就是一个以马列主义为“国教”,以教主崇拜为特征,以谎言和暴力为手段而劫持了中国的极端宗教团体。

鉴于历史的教训,现代文明国家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但是不允许宗教干预政治、介入国家政治生活,这就是政教分离。在文明社会,不同宗教信仰的人要学会共处,而不是要消灭对方。

不同教派对上帝或神的认知不同、对经典的解读也不同。例如《古兰经》里讲到“圣战”(Jihad)有三种方式,即“心战”、“笔战”和“剑战”。“心战”是攻心,“笔战”是辩论,而“剑战”则是暴力和征服。不同的教派对此就有不同的解读,有崇尚“心战”的,有主张“笔战”的,当然也有只搞“剑战”的极端组织。如果我们只看一个教派的观点,就有可能以偏概全作出错误的结论。

在川普总统上台前后,一些基督教派对于美国政治生活的深度参与是令人惊讶的。这也影响了万维这样的非宗教中文网站。最近几个月随着大选临近,万维网上宣传教会观点、解读圣经、以及以基督徒名义呼吁支持川普的文章陡然增多,很多文章经编辑推荐而进入导读和首页。根据我的观察,这些带有教会色彩的文章大多代表基督教新教的一个派别——福音派(Evangelical)的观点。我欢迎这些文章的出现,也拜读过其中数篇,但是我忧虑“一言堂”的危险,因为至今没有看到几篇持反对观点的文章(或者其他教派的文章)得到编辑同等的重视。这样的区别对待有可能误导读者。如果把一个派别的观点当作是美国基督徒整体的立场,那就大错特错了。

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 PRRI)最近做过一个调查(https://www.prri.org/research/trump-favorability-white-catholic-and-non-college-americans-national-unrest-protests/)。这个调查把2020年3、4、5月美国基督教/天主教教徒中对川普的好感率(favorability)与2019年的数据进行对比,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希望信教和不信教的朋友们都看一看。

调查者指出:自2020年4月以来,白人基督徒中对川普有好感的人占多数(52%)。然而在5月份的调查中,对川普的好感率随着调查日期而发生变化,从前半段时间的57%下降到后半段时间的46% [原文:Among all white Christians, a majority (52%) hold favorable views of Trump, which is unchanged since April, but there are differences by date of the May survey. Between the first and second halves of the survey field period, Trump’s favorability levels declined from 57% to 46% among white Christians.]

从下面这张图,我们可以看到白人基督徒对川普的好感率在2020年3月达到最高峰,高于2019年的水平。值得注意的是白人福音派新教教徒(White Evangelical Protestant)。这个派别对川普的好感率是各教派中最高的,但调查发现这一比率从3月份的77%下降到5月的62%,整整下降了15%个百分点!如果只看万维网上福音派网友的文章,我们是不会知道这种下降趋势的。

1599839650565594.png


同样,在白人主流新教教徒(Mainline Protestant)中,对川普的好感率也从3月的62%下降到5月的51%。在非白人新教教徒(Nonwhite Protestant)中,对川普的好感率虽然没有过半,但是在3月和5月都是40%,高于2019年的30%。这是不是得益于华人基督徒的大力“挺川”就不知道了。

最令人吃惊的是白人天主教徒中对川普的好感率大幅缩水,从3月的60%降到5月的37%,减少了23%,也远低于2019年的水平(49%)。不知我申请过的天主教学院这次是什么态度。不过从那张“校规”看,该校所属的教会有较保守的道德观,川普总统可能不会入他们的法眼。

总之,根据这个调查,可以推测基督徒中对川普有好感的不过是50%左右,至少还有一半基督徒不喜欢川普。如果只听福音派的宣传,我们就可能被误导。当然,这只是一个调查,涵盖的也只是一小段时间,不一定准确反映了实际情况,但是总比那些不读书不看报的人的信口胡言要可靠得多。如今4个月过去,情况应该会有变化。希望PRRI继续他们的调查,也希望有更多类似的调查出现,让民众有更多的机会了解我们的社会。

PRRI不仅调查了信教者,也调查了白人中对川普的好感率与性别、教育程度的关系(见下图)。调查显示,在白人男性中,2020年3月是对川普好感率的高峰(63%),超过2019年的55%。然而在5月,这一比率降到了53%,与2019年的水平相近。白人女性中喜欢川普的人明显少于男性,在最高峰的2020年3月达到51%,高于2019年的42%,但在5月即大幅回落,只达到40%。


1599839697251451.png


在教育程度方面,白人大学毕业生对川普的好感率远低于非大学毕业生,在2020年3月是41%对66%,相距25个百分点。有趣的是,到了2020年5月,虽然大学毕业生中的好感率略有回升,达到45%,但是非大学毕业生的好感率却大幅度下降到47%,与大学毕业生的水平相近了。可见,社会上“多数川普支持者的文化水平低”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而这些支持者的比例近期也有所下降。

想起福音派网友最近转发的某牧师的观点:基督徒不应该参与政治,但是要投川普的票,因为川普的政策可以挽救美国的堕落。不知不同教会里有多少人持同样的观点?华人教会里会有很多吧?可是让我们想一想,如果我们走进“白左”的教堂、黑人的教堂、其他亚裔人的教堂,还会听到类似的观点么?相反的,会不会也有牧师以拯救美国的名义,号召教友去投拜登的票啊?

与教会的多样化相似,基督徒也各有不同。我很钦佩当年在中国农村地区的西方基督徒们。他们含辛茹苦,坚忍不拔,通过传教把善良和仁爱洒向人间,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这是信仰的力量,也是人格的力量。然而也有另外一些“基督徒”让我开了眼,特别是最近几年。这些人是什么话难听就说什么,什么事恶劣就做什么,在他们身上看不到善良和仁爱,只有邪恶和仇恨,让人感觉他们信仰的不是上帝而是撒旦。网上一些自称“信仰上帝”的华人传播谣言,煽动族群对立和仇恨,对异见者不仅诬蔑诽谤,还会破口大骂,这哪里还是基督徒,分明是党文化熏陶出来的革命小将。可见中共长期毒害造成的影响,不是受了洗、入了籍就可以轻易摆脱的,正所谓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这些网友还需努力。

上帝的事情本是很难说清楚的,如果非要和政治搅合在一起,只能让人愈发糊涂。大选将临,任何一个能为自己言行负责的公民,不管是教徒还是非教徒,都有能力作出自己的选择,教会的朋友还是少操点心吧。
















































浏览(2426) (115) 评论(59)
发表评论
川普-习近平命运共同体 2020-09-07 10:08:54

最近几天一直在读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的新书,《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相信大家最感兴趣的内容,应该是川普总统请求习近平助其大选连任的言论。然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内容也很有趣。例如,退出伊朗核协议并非川普初衷,而是鹰派人士促成等等。因为还未读完,暂且不去讨论,今天只说说习近平“助选”这件事。

这些求习“助选”的言论如果是真的,川普总统将难脱勾结外国势力干涉大选之嫌。难怪这些言论被英文媒体披露出来之后,一贯支持川普的法轮功系媒体和有关“反共”自媒体都难堪地沉默不语,直到两天之后才开始评论。不出所料,一些人拿博尔顿被川普炒鱿鱼说事,说他被开除怀恨在心,编造谎言构陷总统云云。这样的评论,倒是真象某位网友所说,是“对付不了文章,就对付写文章的人”了。

其实,判断此事的真伪,还是要看当事者之一—中方的反应。中国很多媒体虽然报道了博尔顿出书的事情,却对书中最具爆炸性的内容——川普总统请习近平“助选”的事情只字不提。一些文章介绍了书中一些细节,如川普不知英国是核国家、询问“芬兰是不是俄罗斯的一部分”,以及用“笔尖”和“办公桌”来分别比喻台湾和大陆等等,却避而不谈川普对习近平近乎肉麻的吹捧、习近平“愿意和川普再共事六年”(to work with Trump for six more years) 的表态以及川普的回应——宪法规定的两任限制应该为他废止(the two-term constitutional limit on presidents should be repealed for him),对于川普请求中方买美国农产品助其连任的事情更是讳莫如深,好像书中根本就没有这些内容。中方隐瞒这些言论,当然不是要为川普保密。川普如果没有求习近平助选便罢,如果真说了那些话,中共一定会有详尽记录。这些记录将是中共要挟川普的利器。

在中国扶持一个基本听话的专制集团来控制巨大的人口和市场,最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不论谁当总统都会看到这一点。所以,指望美国主动“灭共”、给中国人民带来民主自由,只是脱离现实的幻想。唯有中国公民意识的觉醒,才是中国民主转型的必要条件。现在的中共已是对内使用斯大林主义专制手段压榨民众、私吞公产,对外出卖民族利益的反动黑帮团伙,尽管外表西装革履,内部仍然是大灰狼。对美国委屈求全,获得这个世界第一强国的支持,是中共维持其统治所必需的。所以,中共就是这个“基本听话”的专制集团,叫它美国“买办”似乎也不太离谱。

说“基本听话”,就有不听话的时候。忠仆也会埋怨主人,何况中共这种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从过去的经验看,中共每一次不听话,不管是翻白眼还是装“战狼”,只要“美帝”略下重手,中共就会认怂服软,可见其色厉内荏的本质。当然,就是做了丧权辱国之事,嘴上还是要硬的,民族主义的破旗也还要举的,无他,就是为了安抚极左派,继续糊弄愚民蠢兵为其卖命,而保护其摇摇欲坠的权力。

到了川普总统上台,事情略有变化。川普如果希望长久把持美国最高行政权力,首先必须争取连任。这就要有政绩,有选票,而打贸易战解决美中贸易逆差问题最容易取悦美国选民。除了贸易战的步步紧逼以外,在科技、军事、外交、文化交流等诸方面对中共施压,主要还是为了在谈判桌上压迫对手,获得经济上的最大利益。换句话说,川普要的是中共的钱,而不是中共的命。只有保住它的命,才能让它通过压榨中国人民,源源不断地向美方输送利益。

由于美国在经济、科技和军事等方面的巨大优势,中共对美国的依赖程度仍然远大于美方对中国的依赖。除了表面上被制裁的华为、被断供的芯片、被驱逐的学者之外,中国对美国金融体系的依赖和对美方技术的需求都是无法取代的。一旦美中“脱钩”,中国的金融、贸易、“维稳”、国防等诸方面都将受到严重影响,从而构成对习近平权力的巨大威胁。所以,当美方扬言要与中国“脱钩”时,中共就迫不及待地表示“不能脱钩”,并且乖乖地执行双方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在事实上为川普“助选”。

一言以蔽之,川普需要习近平助其连任并不断输送利益,习近平需要川普助其“维稳”而继续把持权力,各取所需,相互扶持,一个“命运共同体”就这样形成了。只要这个“命运共同体”存在,讨论中共“希望”谁在美国大选中获胜就是没有意义的。

有些朋友可能会根据当前美中的紧张关系而怀疑这个“命运共同体”的存在。但我们不能只看表面现象。川普和习近平在幕后有什么交易,我们是不知道的。举两个例子,一个是中方自一月三日起连续30次向美方通报疫情。如果公开通报内容,谁隐瞒疫情,谁耽搁防治,责任是容易分清楚的。然而,中美双方都不公开通报内容,为什么?另一个就是最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夏威夷密会杨洁篪。谈了什么内容,谁知道?

即使从表面上看,尽管中共官方和媒体把蓬佩奥骂得狗血喷头,大批“以蓬佩奥为首的美国反华势力”,对于川普总统本人却礼貌有加,从无任何不敬之词。难道中方认为美国有“两个司令部”,坏事都是蓬佩奥干的,而与川普无关?与此类似,川普也曾多次称赞“习近平主席”,表扬他领导下的中国防疫工作,即使最近美中关系恶化,也没有对习近平提出半点批评。难道川普不仅要区分中国人民与中共,还想区分习近平与中共么?

再看看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尽管美中两国关系空前恶化,到了互撤领馆的严重地步,双方却无意中止这一贸易协议,反而使之处于一种超然的地位,美方最近还对中方执行协议的情况表示满意。按照协议的规定,“如因自然灾害或其他双方不可控的不可预料情况,导致一方延误,无法及时履行本协议的义务,双方应进行磋商”。如果中共真希望川普落选,只需要提出由于严重疫情和水灾而无法履行协定,川普岂不是要干瞪眼?然而,中方并未提出这一要求而是加大了购买美国农产品的力度。这个雷打不动的协议又意味着什么?

可以预料,中共在“一哭二闹三认怂”以后,仍然会继续扮演那个“基本听话”的美国“买办”角色。而川普总统请求习近平“助选”如果为真,是极不光彩的事情,不仅给了对方要挟的机会,也可能导致对自己的司法调查。如果中共通过第三方抛出那些谈话记录,来个“十月惊奇 ”,川普总统将如何应对?另外一个危险是,中共在民间煽动的民族主义情绪可能导致类似“克林德事件”的重大危机。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几年前的“反日”游行中,就曾有民众围堵美国大使的座车。在当前的反美宣传蛊惑下,如果“义愤填膺”的民众和下级军警做出伤害美国外交人员的事情,就有引发战争的危险。

最后谈谈“反共”和“灭共”。YouTube和论坛上可以见到许多身为川普铁杆粉丝的“反共”人士,这些人认为川普总统是有“坚定信仰”的的反共者,因而把“灭共”的希望完全寄托在他身上。看来这些人并不懂得,川普首先要的是个人利益,其次是使他个人获益的美国利益,至于中国人民是否得到自由民主,那不是他要关心的事情。“川普-习近平命运共同体”的存在,就是“灭共”的根本障碍。

“反共”有两种。一种是“理念反共”,另一种是“利益反共”。“理念反共”者看穿了中共反人性、反文明的邪恶本质而坚决反对之,并不为中共的威胁利诱所动;“利益反共”者则只为利益,拿不到好处就反,拿到好处就捧,一旦中共诱以利益,就可能去和中共勾兑,把“反共”丢到九霄云外。从目前看,川普总统的“反共”只是竞选策略,犹如程咬金的“三板斧”,看似凶狠却难以持久,一旦对方让利,连任成功,什么“人权”、“民主”就都可以不讲了,从中国市场获取最大利益就是他下一个任期的目标,指望他去“灭共”岂不可笑?那些声嘶力竭的华人“反共义士”也不妨想一想:假如中共承认双重国籍,给予海外华人超国民待遇,再来一句“既往不咎”,各位会不会“华丽转身”,去为“习大大”唱赞歌呀?

虽然川普总统的“三板斧”歪打正着,引领了美国国内反中共的浪潮,但国会发起的针对中共反人权罪行的立法,使对中共的制裁制度化,意义更为重大。顺便提一下,川普面对中共动辄“退群”是不合适的。例如,美国是WHO最大赞助国,如果确有总干事谭德赛勾结中共玩忽职守的证据,美国完全可以与其他成员国一起提案要求罢免之,并以谭德赛去职作为继续资助WHO的条件,谭某还混得下去么?不料川普自己先退了,岂不是让“好朋友”习近平得寸进尺?这究竟是“反共”还是“助共”?

美中冲突的本质是价值观的冲突,而不是老大老二地位之争,更不是什么种族之争。中共今天这种灰头土脸的处境,实在是它自己造成的——它在新疆、内蒙、香港和内地侵犯人权的恶行,它对台湾的战争威胁,它隐瞒疫情带来的世界性灾难,以及它通过大外宣和代理人向全球推广它反人类、反文明的价值观,必然会遭致更多国家的反感和反制,而使自己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这是人类社会文明进化的必然趋势,并非川普总统一人之功。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看清楚。

把国家民族的希望寄托在个人身上是极其危险的,不论这个人是总统还是“爆料”的富豪。唯有建立和发展一个良好的体制,才是国家长治久安的保证。坦率地讲,崇拜川普和崇拜习近平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两千年传承下来的奴性思维的产物。不论台湾政府、法轮功还是“反共”人士都应该看到:美国政党轮替是必然事件,把宝都押在川普总统和共和党身上是不智的,将来很可能导致尴尬的结果。博尔顿建议台湾与美国两党都搞好关系,实乃忠告也。



































浏览(547) (69) 评论(14)
发表评论
给“伯克利教授”改英文 2020-08-19 10:56:01

有一天,您收到一封信,开头是这样写的:

Dear profs X, Y, Z,

I am one of your colleagues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I have met you both personally but do not know you closely….

看了这样的开头,您会想什么?对了,这英文好像有点问题。第一,“profs”的“p”应该大写;第二,“Y”和“Z”之间要加个“and”;第三个问题最大,那就是“both”。我们知道,“both”只能用来指两个人,可是这封信是写给三个人的!那么,“你们俩(you both)”究竟是指X和Y, X和Z,还是Y和Z呢?

这可不是我编故事。那封让一些华人如获至宝的“伯克利黑人教授公开信”,就是这么开头的!

各位朋友,我之所以怀疑这封信涉嫌欺诈,不是因为方舟子的推特,更不是因为UC Berkeley历史系的声明,而是因为这几句简单的英文,特别是因为那个“both”。因为这个“both”,我认真拜读了信件全文,发现了不少英文错误。例如,信中在提到黑人学者Thomas Sowell和Wilfred Reilly时说:

“They are intelligent scholars who reject a narrative that strips black people of agency and systematically externalizes the problems of the black community onto outsiders. ”


在这里,“scholars”后面从句中的"who”是代表这些scholars的,因此必须看成是复数,其后的动词形式“reject”是正确的,而“externalizes”就错了。


如果只错这一次,那么还可以原谅,毕竟一时疏忽出现typo也是可能的。可惜,“教授”在后面又犯了类似的错误,例如下面这句:

“As a final point, our university and department has made multiple statements celebrating and eulogizing George Floyd.”

应该指出,作者说的UC Berkeley“celebrating and eulogizing Geoge Floyd”并无事实根据。关于这一点以及信中其他不实之处,我将在后续文章中进一步讨论,这里只谈英语问题。我们知道:上面这句话是现在完成时态,主语“our university and department”构成复数,后边的动词应该用“have”而不是“has”。

还有下面这句:

“My family have been personally victimized by men like Floyd. ”

这个句子也是现在完成时态,主语“My family”是单数,其后的动词形式必须是“has”而不是“have”。这句和前边的病句一样,没有弄清主语是单数还是复数,结果使用了错误的动词形式。

平心而论,这位作者的英文总体尚佳,而上面列举的错误,正是non-native English speaker容易犯的,即在时态、动词形式等“细节”上出错。由此判断,英语可能不是这位作者的母语。即便如此,一位学者在写完文章后,应该进行认真的proof reading,不仅自己读,还要请别人读,如此当可避免很多错误,而这位作者显然没有这样做。须知UC Berkeley的历史系在全美排名第四,如此顶尖科系的教授,会在英文上屡屡出错么?

我们再来看看下面两个句子:

“A generation of black men are being coerced into identifying with George Floyd…. ”

“A whole generation of black children are being taught….”

这里的问题在于,集合名词“generation”是单数还是复数?按照美式英语,“generation”是单数,代表的是一代人。所以,美版Microsoft Word的“Spelling and Grammer”工具将上面这两句都标示为语法错误,并建议将“are”改为“is”。然而英式英语有所不同:“generation”如果是指一代人这个整体则是单数,而如果强调这里面的许多个体则可以是复数,所以后面用“are”也说得过去。

于是就有了两种可能性:一、作者是美国人,却以为“generation”是复数,犯了语法错误;二、作者是学过英式英语的外国人,把“generation”看作单数。究竟是哪一种可能性,我现在还无法下结论,但在信中已找出了一点线索。

首先,作者在信中使用了“organisation”这个词。请注意,这是英式英语的拼法。在美式英语中,这个词的拼法是“organization”。尽管作者有时也用美式拼法“organization”,但“organisation”在信中连续出现两次,看来不是typo,而是习惯。此外,信中还用了“grovelling”这个词,这也是典型的英式英语拼法(美式英语为“groveling”,少一个“l”)。英式英语是英国和英联邦国家的官方语言,此外中国大陆、台湾、香港等地也在使用。不知这封信的作者是不是一位学过英式英语的non-native speaker?果真如此,那么“美国黑人教授”的身份就值得怀疑了。

“魔鬼隐藏在细节中”,是不是啊?




“伯克利教授公开信”原文链接:https://uncoverdc.com/2020/06/12/uc-berkeley-history-professors-open-letter-against-blm-police-brutality-and-cultural-orthodoxy/
















































浏览(416) (2) 评论(2)
发表评论
总共有17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4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