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醉茶说天下  
东西南北,斧钺钩叉,中外古今,煎炒烹炸  
        https://blog.creaders.net/u/855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骂狼 2021-02-23 10:00:45

那天早上特别冷,大概有零下三十来度吧。

捂得严严实实的我,腋下夹着一把三股叉,和国粱、那新一起去公路边的地里扒豆子。三天前的那场大雪把刚割下堆在田头的豆棵子给埋了,头儿叫我们三个先去把豆子堆扒出来,派车去拉时好找。

天已放晴,太阳也懒洋洋地升起,给茫茫雪原披上一层金色的霞光。我们三个人排成一行,踏着一尺多深的积雪,高一脚低一脚地在豆地里跋涉。

没有人说话,因为心情都不好。江边的一连前天翻了船,十几个知青被湍急的江流卷走,连尸首都没捞上来,这里边就有我的同学。噩耗传来,我们都懵了——原来死亡来得这么简单,一个浪花人就没了!这还不算,昨晚睡到半夜,突然轰然一响,把大家从睡梦里惊醒,接着大喇叭传来连长的尖叫:“老毛子进山了!紧急集合!”

人们慌成一团,手忙脚乱穿衣戴帽往屋外跑,有的把被子都披了出来,那洋相可出大啦。连长瞧着他的这队“邋遢兵”,气得吹胡子瞪眼嗷嗷叫:

“一个演习就让你们这个揍性,老毛子要是真来了,你们早他娘的死球的了!”在命令队伍解散之前,他还找补了一句:“都给我警醒着点,最近那边儿活动异常!”

早上才知道,那轰然一响是因为连长在场院点了一包炸药。住在场院边上的老孙头家窗玻璃被震碎了,把他吓得半死,搂着老婆裹着被子坐在炕上哆嗦了半宿。

虽然是演习,可是那句“那边儿活动异常”却让我们心情异常沉重:要是哪天老毛子一高兴,大批坦克从冰封的江面上杀过来,我们还不得统统“死啦死啦的”?

扒出两堆豆棵子以后,我们直起腰喘口气。远处是那条通往边境的公路,路旁有一个道班(养路班),红房顶上的烟囱正冒着袅袅的白烟,大概正在做早饭;极目远眺,则是青黛色的远山,也不知是在我们这边儿还是在老毛子那边儿。

突然,我看到一个活物从道班那边向我们的方向蠕动。由于距离太远看不清它的嘴脸,只看到一身灰黄色的皮毛。

我对那新说:“嘿,道班的狗来了。”

那新未及答话,国梁说:“不对吧? 狗没有这么大个儿的。”

“要不是傻狍子?”

“也不是,狍子的腿多长啊。”

那东西继续颠颠地向我们这里跑,越来越近,我们于是看到了它的尖嘴、立耳和蓬松的大尾巴。

“哎呦我的妈呀!”国梁惊叫起来:“是狼!”

狼!

虽然才十几岁,我们也听说了太多狼的传说。前些日子食堂丢了一只羊,据说就是给狼叼走的,有人那天晚上还听到了狼嚎。猎户李三带着他的两条大狗出去转了两天,回来说根本没看见狼脚印儿,连长便怀疑是阶级敌人偷了羊,故意嫁祸于狼,正合计着怎么破案呢。

我突然想起老职工的警告:走夜道儿时如果有“人”从背后搭上你的肩膀,千万不要回头,因为那是一条狡猾的大狼,你一回头,它就一口咬断你的喉咙!正确的做法是猛地攥住狼爪子,顺势来个大背侉,逮着什么硬东西——树也好,石头也好——就往上抡,把狼摔个半死。可是,那说的是“走夜道儿”呀。

于是我说:“别逗了,狼哪会大白天在公路边儿蹓跶啊,偷羊不是都在夜里嘛。”

“你懂啥?”国梁说,“这狼白天跑出来,说明它饿坏了!咱们三个今天能不能囫囵着回去,都说不定!”

国梁是哈尔滨老知青,见多识广,他这么一说,我们都傻了。

那个动物继续向我们这里跑,个儿头有小牛那么大,距离大概只有50米了!

“国,国梁,”那新吓得都结巴了,“咱……咱们快跑吧!”

“跑?它立马撵上你!”国梁的脸色也很紧张,他说,咱们三个应该背靠背,每人看住一个方向,以防这狼还有帮手。

我们更害怕了,赶紧背对背站好,我和国梁各有一把三股叉,那新拿着一把镰刀,对付一头狼也许还能招呼一阵,可要是一群狼呢?前几天刚听到一个恐怖故事,说是内蒙某地有一个几百头狼的狼群袭击了风雪中迷路的解放军,把一个排的人吃得干干净净!

我们四周张望,附近并没有别的狼。国梁却说,怕就怕这狼仰起头来嚎叫,那就是紧急集合号,狼们就会向《地道战》里的民兵那样从四面八方钻出来,那我们就惨了。

那新快要哭了:“要是把‘狈’也驮来…… ”

我瞪了他一眼,心说这孩子都怂成这样了,怎么还自己吓自己?不过听说,“狈”和狼长得差不多,就是腿短跑不快,只能给狼当军师,大部队行动时,狼们就把“狈”驮出来,给它们出谋划策,就是诸葛亮干的那活儿。要不说“狼狈为奸”呢。

公路上传来一阵引擎声,是一台“铁牛55”拖拉机拉着个拖车开过来。拖车上没有人——本来嘛,谁要是在这温度下还坐在敞篷拖车上兜风,那一定是疯了。

狼被这“突突突”的声音惊动了,它停下来,回头向公路张望。

拖拉机走远了,那狼便回过头来看我们,颠颠地又跑过来几步。然后,它后腿一蹲坐在雪地上,开始上上下下给我们“相面”。

这时,我们离它已经不到30米了。

有人也许会问:你们干吗不喊救命啊?把道班工人喊出来,你们不就得救了?

嘿,您可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啊。

要知道,我们离狼不到30米,离道班至少200米。我们要是喊救命,狼先听见,道班听不听得见都是问题。他们那房子装的是双层玻璃,玻璃之间还灌了锯末,甭说人喊,就是老毛子在他们窗户下开枪,他们也未必听得见!

狼给我们“相面”,我也得给它“相相面”哪。这狼体长超过五尺,坐在那里也有三尺多高,体型比我见过的任何大狗都大,估计得有100多斤。它的脑袋特大,脸上都是白毛,咧着一张黑黢黢的长嘴,露出一排尖利的白牙。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双黄色的三角眼——我那时才知道狼是三角眼,凭这就可以和狗分开啦。

人和狼就这么对看了十来分钟,似乎谁也不敢轻举妄动。“麻杆打狼,两头害怕”,说的不就是这种情况吗?

我突然灵机一动:如果我们闹出点动静,会不会把狼吓跑?

那新问:“闹嘛动静?”

“骂丫挺的!”说罢,我挺起三股叉,对那狼吼道:

“孙子!有种你丫就过来!我X你祖宗的!”这话其实辈份儿上有问题,不过当时也顾不了那么多啦。

那新也壮起胆子用天津话骂道:“X你小嘛嘛的!”

国梁被我们俩逗乐了,于是也开了骂:“苍髯老贼,皓首匹夫!”

哈,这不是《三国演义》里孔明骂王朗的词儿吗?到底是高中生啊,骂狼也要引经据典文邹邹的,不象我们初中生这般粗野。

我们一开骂,狼的脸上挂不住了。只见它忽地站起来,晃着脑袋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儿。它可真抗冻啊——在雪里坐了十来分钟,居然没把屁眼儿冻裂了。看得出来,它被我们的气势压倒了,根本不敢回骂一句。

我们一看有戏,便开始了新一轮破口大骂。这回是什么难听就骂什么,记得我把我知道的所有“京骂”,也不管懂还是不懂,全都送给狼了,这辈子再没有骂得这么痛快!那两位也不怂,舞着手里的家伙跳着脚地骂,这狼算是倒了血霉啦。

狼这辈子哪里受过这种奇耻大辱啊?只见它不安地东张西望,尾巴也夹起来了。

“冲啊!”国梁一声大吼,端着三股叉向狼冲去。

“杀呀!”我们也操着家伙跟上去。三个人象三支利箭似地扑向那倒霉的狼,吓得它掉头就跑。我们紧追不舍,可惜两条腿的人跑不过四条腿的狼,最终还是让它逃掉了。

狼越跑越远,终于变成了一个小黑点。三个人你瞧着我,我瞧着你,突然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蹦着高儿地笑,互相拍着肩头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浏览(1319) (3) 评论(4)
发表评论
川普为什么还不动手? 2021-01-15 12:59:15

冲击国会事件给川普带来了第二次弹劾,好不尴尬。这事儿还没查完呢,有人又想给川普挖坑,臆想他如果“动手”,“赢面”将有百分之多少云云。

问题是,川普还动得了手么?

侯宝林有个相声叫《空城计》,说的是名净侯喜瑞在剧中扮演司马懿,由于打旗儿的龙套凑不齐,把蹭戏的侯宝林抓了差。没成想侯宝林是个任嘛不懂的“棒槌”,一出好戏被他搅得乱七八糟。

按照规矩,开场时先上头旗儿、二旗儿,到台中间点一下,然后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接着是三旗儿、四旗儿上,也是到中间一点,然后分立左右;然后司马懿之子司马师、司马昭上,也是左右各一人。最后司马懿上,走到台中间站下,开唱。扮司马懿的侯喜瑞是角儿,出来必有碰头儿彩。

可是那天出了意外:一个打旗儿的得了时令病,送医院去啦,结果龙套少了一个。管事儿的跟侯喜瑞商量:“侯先生,四个龙套少一个,送医院去了,您带仨得了。”

“仨?怎么站呢?一边儿一个,当间儿一个,我出来站哪儿啊?”

“要不就带俩?”

“俩?有那规矩吗?”

“要不…… 要不就一个甭带?”

“啊?”侯喜瑞急了:“光杆儿司马懿带着司马师、司马昭,爷儿仨就去打仗啊?四个龙套代表千军万马,没有哪行啊!”

Cut!

让我们从三国回到现代,从中国来到美国。侯喜瑞的困境,就是今天川普的困境——龙套没有了。先说文官:内阁高官和白宫政要纷纷挂冠而去,底下的员工急急发简历找工作,办事的人越来越少,政令出白宫都难,谁来帮川普动手啊?再看武将: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大将军们刚刚发了声明,再次重申效忠于宪法,并认定拜登从一月二十日起就是美军总司令——千军万马虽在,已不可能为川普所用。

一个兵都指望不上,让光杆儿川普带着小唐纳德和艾瑞克,爷儿仨就去打仗啊?您也太坏了吧?

川普动不了手啦。

浏览(2819) (10) 评论(39)
发表评论
一个理性的川普支持者 2021-01-13 14:09:46

大康,北京人,现在新西兰经营农场。他是坚定的川普支持者,在美国大选前预言川普必胜。然而他又是一位理性的支持者,他有主见,不肯人云亦云,对川普及其支持者的错误直言不讳,引起很多川普崇拜者不满。由于不在美国以及受一些不实信息的影响,他的一些分析也有不当之处。大选后他对自己的观点进行反思,在继续支持“川普主义”的同时,对大选中泛滥成灾的谣言予以揭露。下面的视频中,他讨论了对川普的第二次弹劾,并劝告川普支持者远离造谣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s5640T_OE



浏览(703) (1) 评论(2)
发表评论
三近视 2021-01-11 11:57:50

兄弟三人去做客,看到堂上高悬一匾曰“遗清堂”。三位都是高度近视,可是谁也不承认。

大爷看了匾说:“看来主人深为此病困扰,故名‘遗精室’。”

二爷道:“不是不是,想来主人好客,所以叫‘道情堂’。”

两人争论不已,遂说:“三弟目力更好,请来分辨”。

三爷抬头观察半晌,突发大笑:“您二位什么眼神儿呀?这上边根本就没有匾!”

这个故事,来自《笑林广记》中的一则笑话,题为《兄弟看匾》。

后来,这个段子被改编成单口相声,内容也变了,而以张寿臣先生的改编本《三近视》最有趣:

关帝庙要挂匾,兄弟三人约好次日去看匾,看谁的眼力最好,输了的要请客。

大爷半夜里睡不着,悄悄跑到庙里找和尚,问匾上写的什么字。和尚告诉他,是“义气千秋”。

大爷大喜,心想这回我准赢。不料路上遇到二爷也往庙里来,哥儿俩走对脸儿,谁也没瞧见谁。

二爷心细,到了庙里不仅问匾上何字,还问了颜色。和尚说,是蓝底儿金字。

二爷高高兴兴回家。和尚刚要睡,三爷又来啦。

和尚心说,得,我今晚甭睡了!没等三爷开口,和尚就把匾名、颜色都说了。不料三爷心更细,又问上下款是什么。和尚一一相告,于是三爷也心满意足回家了。

天一亮,哥儿仨就一块儿来庙前看匾啦。

离庙门儿还有一箭之遥呢,大爷就手搭凉棚看了一看,然后说:“这匾上写的是‘义气千秋’,瞧那‘秋’字的三点水写得多好!”

二爷笑道:“大哥眼神儿比从前好多了。可您知道这几个字是什么颜色吗?”

大爷答不出来,心说我怎么忘了问这个啦。

二爷说:“是蓝底儿金字。得,我眼神儿比您好!”

大爷还没说话呢,三爷接上了:“您的眼神儿比大哥好,可上下款是什么?您念念吧。”

二爷也哑巴了。三爷朗声念出上下款,然后说:“还是我瞧得最清楚,两位哥哥请客吧!”

大爷二爷都不服,哥儿仨争论不休,把庙里的和尚招出来啦。于是三位都请和尚评理。和尚听完三位申诉后哈哈一笑:“老三位请客吧,你们全输了,我赢了!”

哥儿仨吃了一惊,忙问为何。

“你们来得太早,”和尚笑道:“我这匾还没挂呢。”

旧时医疗条件差,近视没法儿治,怎比得现在配个眼镜稀松平常?您要是爱美,弄个contact lens贴在眼珠子上也就齐啦,再不济还有什么激光手术矫正,只要您豁得出去,也可以试试。怕就怕看不清楚还瞎蒙,结果只能闹笑话儿。

现在有些连自己国籍都搞不清楚的“爱国者”,本是近视加短视,却信口开河蒙事儿,让人忍俊不禁。他们对事实视而不见,心中只有“阴谋”幻象,被谣言骗得团团转。更可悲的是不识好人,面对面都看不见,却偏要去跪拜不靠谱的“伟大领袖”,这是怎么了?



浏览(2537) (13) 评论(3)
发表评论
一月六日,简单的算术 2021-01-05 16:25:24

不少人对一月六日抱有幻想,以为川普将在国会两院联席会议认证选举人票时成功推翻大选结果。其实,一月六日的结局,是个很简单的算术问题,没有任何高深的道理。

首先,任何议员都有反对认证某州选举人票的权利,但是这种挑战必须由一名众议员发起并由一名参议员附议。然后,国会将由两院分别就这一挑战进行最多两个小时的辩论,然后投票表决同意或反对这一挑战,简单多数就算。美国历史上,挑战曾几次发生,但没有一次获得成功。

再看看一月六日参加国会认证的议员总数:

这届参议院现有99名议员。即使民主党今天在佐治亚参议员选举中大败,仍然占有46席,加上一贯与民主党共进退的两名独立议员,共得48席。已有4名共和党参议员公开声明反对霍利和克鲁兹等图谋发起的挑战。如此,反对挑战的参议员将达到52位,已构成简单多数,更何况还有已祝贺拜登当选的参院共和党领袖和其他共和党议员,由此可见挑战在参院将不会成功。

这届众议院现有433名议员,其中民主党占有222席,是多数党,即使全部共和党议员支持挑战也不会成功。

所以,挑战在参、众两院均不可能成功,一月六日国会认证只有一个结果—拜登被确认为美国第46任总统。

浏览(1802) (11)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19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39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