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Bafeng的博客  
我能做的:就是努力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写出来,希望别人也能够喜欢。  
https://blog.creaders.net/u/25498/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第九节 2021-10-13 09:28:36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

作者: 八峰

 

第九节

 

几个人一起走进了值班室旁边的单间,坐在一张长条桌的后面。桌子对面靠墙的一把椅子上端坐着锅炉工老李。须发花白的老头显得非常的局促不安,他穿着一件泛黄的旧军棉袄,摘除了腰间的围裙和手臂上的套袖,来回地搓弄着两只粗糙的手掌。

看见孙忠阳、周源和张立伟走进来,他连忙站起身来:“几位首长,有什么事情需要问我吗?”

“你坐下吧!”孙忠阳大声对他说道,然后打开了手里的卷宗,“李志国,这是你的姓名吧?”保卫科长开始发问。

“是的,”年长的锅炉工点了点头。

“你是一九六五年三月进入沈阳军区第二招待所工作的吧?”

“是的,来二招都十年了,领导和大伙儿都很关心我——”

“夏龙山从昨天半夜里就失踪了,你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周源突然打断了李志国的回话问道。

“这个,哦,我最后见到他是昨天晚上八点多,在锅炉房,他帮我送了一趟水之后就走了。”老李头想了想回答道。

“不对!你昨天夜里两点左右偷偷摸到食堂职工宿舍去找过夏龙山,有人还听见了你们在房间里说话,所以,你昨天最后见到夏龙山的时间绝不是晚上八点多。”周源直截了当地说道。

“你这是冤枉人呀——我没有去找过他,你们肯定是搞错了!都那么晚了,我去找他干啥嘛?”老李头喊叫起来,脸涨得通红。

“你让他以添送开水的名义立刻到214房间、杀死刚刚入住的田参谋,盗取他的公文包。”周源斩金截铁地说道,眼里两道犀利的光芒盯着锅炉工的脸。

“啥!?你说啥?你们、你们可不能冤枉好人!我也是共产党员,党龄都超过二十年了,昨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有去找过夏龙山,更没有要他去偷什么文件包!”老李头青筋暴起、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

“你喊什么!?”孙忠阳厉声对李志国说道,然后瞥了周源一眼。

“嘿嘿,”周源轻轻地笑了一声,他站起来走到锅炉工的面前:“老李头,你先不要那么激动,我知道你是不会轻易承认的——这样吧,我来告诉你昨天夜里在214房间和你那个锅炉房里都发生了什么,”

周源掏出一支香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其实,昨天夜里田参谋一到招待所就被你盯上了。你十二点半送完水后,正在一楼值班室与值班员肖金生下棋,田参谋进来办理入住登记手续时,你就在一旁,还从登记簿上发现他是来自83157部队的军官,看见他随身携带了一个黑色公文包,你当然也听到柜台上肖金生把田参谋安排住进了214房间。于是你偷偷来到食堂后面职工宿舍,溜进夏龙山的房间,他是你发展的下线,你要他佯装添送开水进入田参谋的房间、不惜一切盗出文件包。于是夏龙山拎了一只八磅的开水瓶从开水房的边门偷偷上楼来到二楼214房间敲门,田参谋洗漱了正欲睡觉,起来开门,夏龙山说是添送一瓶开水,田参谋便让他进来了,并接过夏龙山送上的水瓶,夏龙山借口要把桌上的空瓶换走,趁田参谋不备,从其侧后伸出左手猛然捂住田参谋的嘴巴,而右手则迅猛地将事先准备好的毒针刺进了田参谋脖颈右侧,挣扎中,田参谋左手拎着的热水瓶摔在地上,瓶胆破裂,水流淌出来打湿了地板,夏龙山见田参谋停止挣扎后,遂将其尸体放倒在床上,然后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黑色公文包、关闭了房间的灯光,仓皇逃离了现场。”

周源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夏龙山身高一米八二,穿了一双四十四码的解放鞋,鞋底沾满了煤灰,在流淌水渍的地板上和外面的楼道里都留下了清晰的鞋印。这个凶手从田参谋房间逃出后,轻轻带上门,沿着来路、也即出了214房门向左、从楼道东侧尽头的楼梯下楼,经过开水房的侧门回到了锅炉房,将文件包交给了你。你当时大喜,连忙打开皮包,却发现里面竟然空空如也,你们俩翻来翻去也没有找到什么文件,大怒之下,你责怪夏龙山,并责令他再次潜回田参谋房间仔细搜查,一定要找到那些文件拿回。夏龙山无奈之下,又蹑手蹑脚地窜上二楼,再次潜入田参谋房间,此时已过了夜里三点,他打开灯,又急又慌在房间里四处翻找,都没有找到那些文件,沮丧之下,坐在床上,突然发现枕头左侧露出一角棕色,连忙伸出右手扳开枕头,果然发现一个棕色档案袋,他抽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几份铅印红签的3A机密文件。他心中狂喜,也顾不得在枕头上留下了右手指纹,连忙将文件袋揣入怀里,正欲开门循来路逃离现场,突然听见楼道里传来对面房间有人说话的声音,连忙躲在门后,心想待楼道里或对面房间里说话的人走了之后再出门逃离;谁知这两人乃是久未相见的老乡、也就是昨夜三点半来到招待所的两位军官、梁家喜和罗云生,他二人竟然开着门在房间里聊起天来,把躲在对面214房间里的夏龙山急得火烧火燎,而在锅炉房等候的老李头见夏龙山久久不归,也曾悄悄地上楼想探查个究竟,结果瞥见214对面的房间有人开着门在说话,也不敢贸然现身,只好回到楼下锅炉房继续等候。此时已接近凌晨四点,夏龙山觉得再等下去实在危险,于是决定翻出窗户逃离,他关上灯,打开窗户,爬上窗台,留下了脚印,他身子翻出窗子后便将窗扇虚掩,然后纵身往下一跳,不料却因外面天色黑暗,他看不清地面,正好落在地面临时码成一堆的砖头上,右小腿当即摔断骨折,右手也被折断的树枝断茬刺破流血,他顾不得钻心的疼痛,用手扶着砖墙一瘸一拐,挣扎着从楼房后面绕到了锅炉房,他这一路上留下的脚印和血手印都被我们拍在这些照片上了!我们也采集了血迹的样本,”

周源说着把一沓照片扔在了李志国面前的小桌子上,继续说道:“你当时正如热锅上的蚂蚁,在锅炉房里急得团团打转,见到夏龙山回来,又拿到了文件,不禁大喜过望!然而此时已接近凌晨五点,东方见白,而夏龙山摔断了腿也无法再送出情报,看着越来越亮的天光和卷缩在地上因疼痛而不断呻吟的夏龙山,你既没有办法为他医治也不可能将他秘密转移,而且时间也不允许你再拖延下去了,于是你决定立刻杀掉夏龙山灭口,藏匿盗取之文件,待风声缓解后再做打算!”


浏览(57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