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重生的新灵的博客  
我们舞文弄墨如果没有信仰的元素,就没有真正的灵魂。人不服务于上帝就是堕落!  
https://blog.creaders.net/u/26294/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纪实小说:童年往事之五 2021-11-23 19:43:12

我的校园

转眼间我升到四年级了,原来教我们的那个老师转教一年级,接替他的是刚刚高中毕业回乡的,党支部书记的儿子,姓吴。白净的脸一副严肃相,喜欢骂人,我很讨嫌他,所以在他教音乐时我常常故意在中途忽然把音调拔高,有如羊叫,惹得教室一片哄笑,刚开始时他也笑,后来次数多了,他知道我是故意捣蛋,就揪住我的耳朵,把我拎到一边罚站。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图画,吴老师也不管我们,出去了,我正在用蜡笔涂沫天安门。门口有人喊:“罗小。”

我抬头一看,是爷爷。我连忙挤出座位,跑到门口道:“爷爷有事吗?”

爷爷举起手里的手帕包道:“我来大队部开会,顺便把中午饭给你送来了,你不用回家了。”

我接过手帕包,兴高采烈是回到座位,对刘翠丹道:“今天不用回家了。”

刘翠丹在画着一架飞机,边涂着颜色边道:“你爷爷好爱你啊。”

我骄傲道:“那当然,爷爷最爱我了,我没有读书的时候,他去哪里都爱背我去。有什么好吃的他都要给我留。哎,你有爷爷吗?”

“没有爷爷哪来爸爸,没有爸爸哪来的我啊。”

“我是说你爷爷还在吗?”

刘翠丹摇摇头道:“我没见过我爷爷。我有奶奶,奶奶最爱我,给我讲故事,教我唱歌。哪天我唱给你听,可好听了。”

“是不是红小兵心向毛主席?”

“才不是,我奶说……哎,不说了。你画好了?”刘翠丹拿过我画的天安门看起来。道:“错了,天安有五个城门,你怎么才三个啊。”

“我看是三个。”

刘翠丹道:“不信你看。”她翻开课本上的天安门插图,我一看果然是五个城门,左右两边的两个略矮,中间那个高大。我又拿过画改起来。刚改好,吴老师就进来摧交作业了:“交作业了,交了放学。”

同学们不管完成未完成,一听说交了就可以回家吃饭了,就纷纷交了上去。同学们都走了,翠丹还坐在座位上画着什么。我取出手帕包,解开那个活结一看,是一碗米饭,另加三个红薯。我正想吃,忽然想起了翠丹道:“翠丹,你不回家?”

翠丹道:“四年了,我哪天中午回过家?”

我吃惊道:“你不回家吃饭不饿吗?”

翠丹道:“习惯了就好了,路太远,我怕迟到,就不去了。”

“翠丹,对不起,你天天不回家我都不知道,轮到我值日你还帮我扫地,最后一个离开。”

翠丹笑道:“那有什么呀,也耽搁不了好久的。”

我心里涌上一股酸酸胀胀的东西,把那碗饭推到她面前道:“你吃!

“不,我不饿,你吃!”她又推过来。

我又推过去道:“我还有红薯,奶奶蒸的红薯可好吃了。你快吃吧,你不吃我要生气了。以后不理你了。”

翠丹不再坚持,就接过碗筷吃起来。

我咬着蒸红薯问翠丹:“翠丹,你长大了想干什么啊?”

“我想当一名飞行员,驾驶飞机。飞得好高好高,可以看祖国的大地,山呀水呀还有大海、草原。志云,你呢?”

“老师说我的作文写得好,可以当作家,我想就当作家呗。”

“志云,到那时候,我开飞机载着你,飞遍祖国大地,你就可以写出好多好多的好文章出来。”

“你不能当飞行员。”我又抓起另一个红薯说。

“为什么?”翠丹一口饭含在嘴里,眼睛瞪大了。

“我姐说的,女的不能当飞行员。”

翠丹愣想了一会,同意了道:“那我能干什么呢?当护士,当护士总可以吧?我奶奶就当过护士的。”

“那还差不多。不过,不管你当护士也好,还是我当作家也好,都要好好读书才行。”

翠丹眼里充满憧憬道:“我们一起念初中,念高中,念大学,永远做同桌!

我摇摇头道:“那不可能,五年级我们就得下去公社小学读了,我姐说那里有许多个班呢,有五()班,五()班,五()班,要是你分到五(),我分到五(),就不可能在一个班做同桌了。”

翠丹有点惋惜似的道:“不管能不能分到一个班,我们永远是朋友。”

“嗯,你还要吗?”我见翠丹把饭吃完了 ,就把手上的红薯递给她问道。

“饱了,不要了,你吃。”

“翠丹,等到我们一起上街(公社小学在街上)读书的那天,我要买一本笔记本给你做留念。我跟爷爷讨钱,他会给我的。”

刘翠丹的小脸蛋兴奋得通红,伸出小拇指道:“好,我们拉勾,一百年不许变!

我们拉了勾。

以后的每天中午,我都要往书包里塞几个红薯带到学校给翠丹,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一天,我回到家,一摸门下那个藏钥匙的小洞,没有找到钥匙。我只好站在门口等做活路的大人回家。等了好久,我听到了学校敲预备钟的声音,我急了,正想回学校,奶奶扛着一把锄头来了,我说:“奶奶,你钥匙不给我留着,害我今天要迟到了。”

奶奶连忙从身上摸出钥匙开门道:“我早上走得急,就忘了。”

我冲进屋里,掀开那个罩在桌上的竹筛,抓起几个红薯塞进书包里就走,奶说:“不吃饭了?”

我说:“还吃哪,都迟到了。”

我一路小跑来到离学校不远的瓦窑边,正在给瓦窑烧火的上坎堂叔道:“你还在这里挨,人家在评红小兵了,你肯定评不上了。”

我一听急了,扔掉还没有吃完的红薯就跑。那年月评上红小兵是多么光荣的事啊,我做梦都想着胳膊上能套上写有“红小兵”三字的红套套。我跑到教室外的走廊上,就听到吴老师在念提名名单:“龙小春、潘华宾、龙昭光、张小梅。同学们,你们对这几个同学有什么意见吗?有意见就提。”

“老师,我不当。”是龙小春的声音。“老师,我不当。”张小梅的声音。不知道他们是故意谦虚呢还是真的不想当。

“老师,我当!算我一个!”我喘着气冲进教室。在座位上还没有坐稳,又举起手喊:“老师,我当,算我一个!

老师在黑板上工工整整地写下:“龙志云”,然后转身过来道:“龙志云同学,你谈谈自己的优点和不足,然后让同学们来评比。”

“我学习好。”我说,眼睛盯着老师。

老师点点头:“还有呢?“

我受到了莫大的鼓励:“我能团结同学。“

老师又点点头:“还有呢?”

“团结个屁,他上次跟龙运河打过架!”龙小春第一个站起来反对。

我急了,嚷道:“是他先打我!

还戴着那个粪箕帽的张小梅也从座位上站起来道:“那也不行,你跟地主子女刘翠丹是好朋友。”

老师一脸严肃地盯着我道:“志云同学,同学们说的这些是真的吗?”

我低下头去,紧紧咬着嘴唇,眼睛盯着脚尖不再吭声。我知道红小兵我是当不成了。

放学后,我怕被阿平、阿华他们耻笑。就不和他们走在一起,我独自一人拐下大坝,沿弯弯曲曲的田坎回家,田野上金黄色的油菜花开得非常灿烂,小蜜蜂在花间嗡嗡地闹着,风从山哪边吹来,送来阵阵花香,沁入肺腑。我刚刚学会一个词语叫“心旷神怡”。来到小溪边,清清的溪水无拘无束地哗哗流淌着,翻着小小的白色的浪花,我坐在溪岸上的草地里,望着流水出神。忽然,身后响起刘翠丹怯怯的声音:“志云,对不起,我让你当不成红小兵了。”

“你一直跟着我?不回家?”我依然望着溪水。

“你起来嘛,起来!”刘翠丹拉我的衣领。

“干什么呀。”我站起来。

刘翠丹指着学校道“你看,我们的学校在大坝的东方,我家呢在坝的南方,你家呢跟我家是斜对门呢,在大坝的北方,现在我们是在大坝的中间。”

我笑了说:“翠丹,以后我上学、放学都从坝上走,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回家!

“你不生我的气啦?”

“生你什么气呀?”

“你跟我好,都当不成红小兵了。”翠丹有点愧疚地低下头去。

“翠丹,你看,鱼!好多的鱼!”我指指溪里。溪边的水草里一群群小鲫鱼在游来游去,“我们捉鱼好不好?”

“好!”我们把书包一甩,挽起裤腿跳进凉凉的溪水里,我们用手轻轻往水草丛中一捧,就捧起好几条鱼。

“一条、两条、三条,哈哈哈,我捉了五条呢!”翠丹高兴地叫起来。

“拿回家去喂。”我说。

“怎么拿?没东西装水到半路它就死了。”翠丹说。

我失望地把鱼放回溪水里,爬回岸上,仰躺在草地上道:“要是我能变成一条鱼该多好, 我可以在水里游呀游呀,游到大海里去。”

翠丹也爬了上来,跺着滴水的脚道:“我不想变成鱼,我想变成一只小燕子,可以在天空自由飞翔,飞呀飞呀。”翠丹望着湛蓝湛蓝的天空。高空中,一只雄鹰在盘旋。

“难怪你想当飞行员,一天到晚就想飞。你在天上飞,我在水里游。”

“一个天上。”

“一个水里。”

“你看着我。”

“我看着你。哈哈哈!”我们忘情地大笑着。翠丹拉我起来道:“来,我们玩拍手游戏。”

“怎么玩?”

“我教你。这样, 我用左手拍你的右手,你用右手拍我的左手。”

“这简单。”我们对坐着,左右手拍打起来,翠丹边拍边唱:“一二三四五六七,你的朋友在哪里?在学校,在家里……”

我惊奇地望着翠丹:“你从哪里学来的?”

“我奶奶教的。”

“你奶奶会唱歌啊?我奶奶只会唱山歌。”

“嗯,我奶奶会唱好多好多的歌,她是东北人,只要一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就流眼泪。她半夜里轻轻的哼呀哼呀,我听见了就问她是什么歌,她说是‘松花江上’,当年为了参军打日本鬼子,就嫁给了我爷爷,我爷爷是团长,在前方打仗,奶奶就在后方当护士又当演员唱抗日的戏。”

“你爷爷是解放军啊!”我敬佩地望着翠丹。

翠丹低下头道:“不是,是国民党的团长。”

“国民党的啊,你别瞎吹了,国民党根本不抗日,老师说的,只知道逃跑。”那丝敬佩之情顿时荡然无存,只剩下轻视了。

“我不知道,奶奶说爷爷断了一条腿,是在武汉打鬼子时断的,他断了腿才带着我奶奶回了老家。”翠丹辩解说。

我冷笑道:“别听你奶瞎说,说不尽是逃跑时从车上摔下来断的。”

“不许你这样说我爷爷!”翠丹气得眼里泛起了泪水。

“不说就不说,你唱首歌给我听听。”

“不唱!”翠丹赌气转身过去不再理我。

“小气婆,不唱就不唱,回家喽!”我背起书包就走。身后,翠丹喊:“志云,我明天唱给你听……”


浏览(1610)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