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重生的新灵的博客  
我们舞文弄墨如果没有信仰的元素,就没有真正的灵魂。人不服务于上帝就是堕落!  
https://blog.creaders.net/u/26294/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纪实小说:童年往事之六 2021-11-24 19:04:40

我的校园

第二天下午,我盼着放学,因为我和翠丹说好了,今天她要为我唱她所有会唱的歌。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刚刚响过,吴老师就进来了,说:“同学们,今天学校要召开批判大会,请同学们拿板凳到操场上坐好!

“好哦,不用上课了!”我拍了翠丹一下,提起板凳就跑。

阳光明媚,春风吹拂的操场很暧和。全校的学生在操场上围成一个半圆,那个半圆的缺口处,摆放着几张桌子,学校的老师和大队的几个头头脑脑正在摆弄那台破旧的三用机,放在桌上的大喇叭断断续续的传出“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曲。以前学校开批斗会只是由老贫农出面,今天升级了,大队的支书也到场了。老校长见同学们到齐了,拧了一个按扭,喇叭里的歌声停了,校长抓起话筒拍打拍打,喇叭里传出扑扑的声音,接着校长道:“同学们,今天开批斗会,大队支书和老贫农都来了,咱们先请老贫农上阶级教育课,大家欢迎 !

大家鼓掌过后,老贫农见达大伯从桌子后站起来,校长把话筒往老贫农面前挪了挪。老贫农激动的声音就从大喇叭里灌入耳膜:“同学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今天,我给大家讲讲我大队兴隆村的大地主刘子坤是如何剥削我们贫下中农的!

刘翠丹跟我说过,她住的村就叫做兴隆村。我转头看翠丹,她脸色发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老贫农。只听老贫农道:“一九四五年,大军阀刘子坤带着他的小老婆从国民党部队回到老家,仗着有人有枪,就把我的几亩田硬抢了去,我家里有老婆孩子,没了田拿什么吃饭?结果我老婆跑了,两个孩子也活活饿死!我只好到刘子坤家当长工。真的是卖了田土又卖身哪!”见达大伯说着眼角流下几滴泪水,道:“可是,就是这样,那个刘子坤仍不放过我,妄想整死我赖我的工钱。栽秧的时候,他假惺惺地拿出一瓶酒 ,说:‘栽秧酒,打谷饭。喝几口舒筋活络。’他左一杯右一杯的把我灌醉了,又把田里的水灌得满满的,结果我到田里还没栽两蔸就倒在水田里,人事不知了。如果不是吴绍模支书刚好过路看见救了我,我早就没命了!如果不是共产党来了把我从火海里救了出来,我哪里还有今天啊!

支书吴绍模霍地站起来,挥拳高呼:“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我们跟着高喊:“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

“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

口号声中,吴支书也显得非常激动,他抓起话筒道:“地主剥削阶级每时每刻都妄想复辟,妄想夺回他们失去的天堂!让我们贫下中农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同学们,我们答应不答应?”

“不答应!”操场上吼声如雷。

“现在,把地主婆王金桃押上台来!”随着支书一声令下,两个背枪的民兵从学校办公室里押出一个中年妇女,那妇女身材高挑,穿着左衽便衣,一条灯草尼绒裤,花白相间的头发披撒着遮住了脸面。民兵把她押到人圈的中间站定。支书把桌子一拍,吼道:“王金桃,你老实交代!三月二十日晚上十点钟左右,你跟你的孩子们说了些什么?!

那妇女低低道:“我、我没有说什么。”

“不老实!”支书冲上去,一耳光甩在那妇女脸上,那妇女身子晃了晃,一股鲜血从鼻孔里涌出来,她不敢揩,低头垂手而立,一滴滴腥红的鲜血洒在阳光灿烂的操场上。支书吼道:“你是不是跟你的孩子说哪皮山是你们家的,那丘田是你们家的?你有没有说?你说!

那妇女顿时愣了,也许她万万没有想到,火塘边跟孩子说的话也让别人偷听了,她把头垂得更低。

支书胜利似地振臂高呼:“打倒地主王金桃!

“打倒地主王金桃!”我们高喊。

“坚决镇压反革命!

“坚决镇压反革命!”操场上扬起一片小拳头,吼声直冲云霄!我发现,坐在我身边的刘翠丹脸色苍白,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珠,她嘴巴在翕张着,举着小手,可是绝对没有声音,我想如果她发出声音我一定会听见,因为她就紧挨我坐着。我正想问她怎么了,突见我们班的吴老师走上主席台,从支书手里接过话筒道:“四年级刘翠丹同学,现在是你跟地主坏分子母亲划清界线的时候,请你上台揭发王金桃三月二十四日的晚上跟你们说了些什么话!

天哪!王金桃原来是刘翠丹的母亲啊!刘翠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双腿哆哆嗦嗦地走到母亲身边,忽然伸手抱住母亲喊一声:“妈妈!”双手顺着母亲的身子滑落,人倒在了地上!王金桃不顾一切地紧紧抱着翠丹:“翠丹!翠丹!”她忽然扬起头来,狠狠抹了一下鼻子下的血迹冲支书道:“那话我说过!求求你们千万别难为孩子呀!

支书一看砸锅了,喝一声:“把地主分子王金桃押下去!”两个民兵冲上去,一边一个架起王金桃把她拖走了,翠丹在后面追着喊:“妈妈!妈妈!”吴老师上前狠狠把她拽了回来。

 

第二天早上,我刚刚到教室坐定,就见吴老师拿着一张纸进来,高声道:“现在我宣布一项学校的决定:鉴于刘翠丹同学在昨天的斗争会上未能跟她的地主母亲划清界线,立场不稳,是非不分,学校决定对刘翠丹同学予以开除!

我惊呆了,鼻子胀胀的想哭,可是我不敢哭。刘翠丹脸上十分平静,她迅速收拾书包,头也不回地跑出了教室。我突然明白过来,喊一声:“翠丹,等等我!”不顾同学们惊讶的目光和吴老师大声的喝斥。跑到小卖部,掏出爷爷给我的一角钱,买了一本作业本。我答应过翠丹,等我们分开的那一天,我要给她买一本笔记本,可是现在我没有钱,只好给她买一本作业本做纪念。

“翠丹!”我扬着作业本,追到操场边。翠丹小小的背影早已隐没在金黄色的菜花丛中。

“翠丹!”我放声大哭,第一次哭得那么伤心,那么难过!为翠丹的护士梦,为那份在我的视野里消失的同学情谊。

梦想的翅膀拆断了,再也飞不起来。我在那本作业本封面上工工整整地写下:“赠刘翠丹同学。”然后把它压在箱底,再也没有打开过。


全文完


浏览(2987) (3)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oxnews 留言时间:2021-11-25 13:33:44

我们想看到老贫农和支书等人的可怜下场哦。

回复 | 0
作者:foxnews 留言时间:2021-11-25 13:23:43

这段小说就这么结尾,我们不答应!!!坚决要求继续写下去

回复 | 0
作者:廉颇尚能写 留言时间:2021-11-24 19:42:22

再见你时

你还是那头乌黑的头发

只是眼里藏不住

你想对我说的话


回复 | 0
作者:廉颇尚能写 留言时间:2021-11-24 19:28:54

可否小声说说:后来翠丹怎么样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