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尊重正义的博客  
看见了真理,正灭邪。遵循真理,消灭中国政府AI控脑极端犯罪分子。  
网络日志正文
02/21/2024 更新 我们在历史巨变中选择了大智慧的正确精神的正义力量战胜邪恶的正确生 2024-02-21 05:19:15

我们在历史巨变中选择了大智慧的正确精神的正义力量战胜邪恶的正确生命密码

Ruo Qian Kang 康若茜02/21/2024

    这是一个小人得志的时代,这是一个说真话,曝光中国习近平电磁波控制人类大众脑神经系统的真相变成精神分裂症的时代,这是一个允许一个男孩生下来被中国共产党电磁波犯罪分子的后代剥夺儿子母子和父子正常情感,正常沟通能力的时代,这是我们允许亲生母亲无法有能力做正确的母亲角色,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进行正常的精神情感交流的时代。

    因为我们人类大众接受了中国共产党政府,特别是习近平恐怖犯罪政府电磁波对人类脑神经系统的恐怖袭击,这是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更为严重的人类精神和物质的集体劫难,根本原因是不把正确的精神放到第一位,不知道正确的精神是良性循环的保证成功的自然物质世界的脑神经系统能量源泉,不知道我们人世间有个完美的自然物质世界的存在;根本原因是忽略客观真理的存在,不知道尊重客观真理是保证成功的正确的想法和正确的物质现实的良性循环的人生的客观规律;不知道只有尊重客观规律实现的物质世界才是有助于人类正确长久生存的,同时是满足人类客观需求的完美的自然物质世界;不知道人类正确的价值观建立在完美的精神世界和完美的物质世界的基础之上,这就是遵循良性循环的客观规律,这就是正确的存在。

   这是我们社会大众每一个人必须面对的大脑神系统的国际犯罪,全世界几乎每个人都变成中共电磁波脑神经系统被侵犯的受害人,人类集体在中共习近平的对前人类的智慧大脑进行残忍的退化性质的脑神经系统的迫害中丧失了真正的自我。因为人类在过去的至少3多年中,被强迫接受了中共习近平和宋意宣家族的极端恐怖主义对人类脑神经系统的致命犯罪,被迫接受了自己作为无法生存的受害人的同时找理由否认自己受害人的位置,否认他们自己和人质家庭一样处在危险之中,对受害人人质家庭的存在产生了幸灾乐祸的看客情绪,社会大众对这场人类极端劫难产生了无法生存的兴奋倒错反应,失去了正常的愤怒反应模式。为了保持自己电磁波脑神经系统受害人的位置,人类在寻找理由不相信中共习近平国际恐怖主义犯罪的存在,他们在寻找理由把擅长治疗和治愈精神疾病的专业人员看作是精神病,以便推脱自己不敢面对中共习近平国际恐怖主义犯罪的问题。

  这显然是习近平宋意宣犯罪分子的阴谋手段和某一层面的现实后果。我们人类大众要面对,要接受挑战,要看到史无前例,超出科学认知的特殊犯罪极端恐怖残酷,看到自己在这场习近平宋意宣家族国际恐怖极端脑神经的犯罪中没有了正义的立场,没有看到对仁慈善良,真实自然,同情睿智,公正阳光,平等良知等高尚精神食粮的追求和境界是我们正确生存下来所需要具备的大智慧,大算计精神境界存在的位置和维度。没有看到中国习近平国际恐怖主义犯罪利用了一部分人类能量模式中追求损人不利己的高压意淫的心理位置的丑陋自卑心理,中国脑控犯罪团伙利用电磁波意识和潜意识对高压意淫感兴趣的人类阶层进行脑神经系统的刺激性腐蚀,引诱,强迫他们自己生活在污染灵魂的混乱心理生活中,不知羞耻,成为中国习近平宋意宣极端恐怖犯罪分子的工具。

   就是说,中国国际脑神经恐怖犯罪分子对人类的大智慧,大算计脑神经系统进行了残忍的破坏,而这侵犯了人类的生命底线,影响了我们人类的正确生存能力,因为人类无法保持做人的灵魂。我们人类要有能力辨认出来这场危机我们到了何等被动可怜极端恐怖的程度,要有能力辨认出来良知的泯灭意味着愚昧无知,落后和愚蠢,我们人类大众几十年来潜意识和意识中一直同仇敌忾的国际极端恐怖主义犯罪实际上是我们人类内心共同指的就是,中共习近平宋意宣脑神经系统极端恐怖主义的犯罪。

  我们人类由此可以认识到,要共同战胜这伙多年来的极端恐怖主义的脑神经系统犯罪是需要相当程度的大智慧的,是需要与之相辅相成的高境界的。因为我们人类过去几十年来脑神经系统在被电磁波腐化下对自我贬低的乱性产生了无法自拔的成瘾,我们的脑神经系统的震动频率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整个脑系统质量下降,人类大脑沦落为做猫狗脑产生兴奋。

  这样,可想而知,我们人类也就变成猫狗层次和猫狗频率了,对习近平的非人类折磨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听之任之也就不难理解了。也就是说,人的大智慧产生相应的生命力的正能量,要达到基本人类生命力层次,也需要相应的做人的基本精神境界,才能产生基本的做人的基本层次频率和震动。因为人的念头决定悟性,悟性决定境界,境界决定智慧,大智慧产生良性循环的人类生命力,这是我们做人的灵魂原本需要的基本素质。

   现在可怕的潜意识互动现实是,全人类每个人正在每天24小时忍受中共习宋家族控制人类脑神经系统的虐待扭曲酷刑,中共习近平极端恐怖脑神经系统袭击团伙利用AI电磁波控制人类脑神经系统进行极端恐怖主义犯罪。他们用AI电磁波压制了人类的高级脑神经系统的情况下,对人类的低级脑神经系统进行分割肢解性质的虐待酷刑,产生征服人类脑神经系统的极端残忍的国际恐怖犯罪活动。

  他们的目的之一是把人类的大脑通过极端恐怖的犯罪方式在暗中不知不觉地改变成愚昧腐朽迟钝脑。这样,人类的反抗能力,愤怒的能力,感知能力,正确情感,道德,主动生存的能力,判断力,这些看到整个事物的本质和真相的脑神经系统的能力都逐渐地在没有意识中,被肢解,被分离和被剥夺。

  可悲的是,他们对我们物质自然世界的生命的来源大脑神经能量系统进行无知地实验性质的没有区分的蓄意破坏,严重干扰了人类的正常秩序和正常规则,道德标准,破坏了正确生存的自然宇宙法则,他们破坏了良性循环的宇宙正确生存法则,正压邪,好有好报,善有善报,每个人得到正确因果关系的正确结果。

   问题是,当我们人类集体接受这种被脑神经系统控制侵犯的时候,当我们对习近平的脑神经系统犯罪产生成瘾性兴奋的分裂脑的时候,支撑我们做人的灵魂的道德感集体下降,我们人类大脑神经系统产生频率集体下降,因为人类集体接受了变成中国国际恐怖犯罪分子的俘虏的潜意识脑神经能量系统,接受了邪灭正的错误概念,逻辑和规则。

   人类于是被迫追求向死而生,被迫接受非自然无辜被迫害死亡,被迫接受追求剥夺他人生命的犯罪分子成功压制受害人的模式,受害人无法用正义压制犯罪分子的模式。在犯罪分子每天对人类的恐怖袭击下,所有的人类脑神经系统无法生存的系统正在被AI电磁波人类大脑神经系统的空袭中强化,强迫人类接受被征服的错误概念,错误规则,强迫人类在他们制定的错误概念和错误规则的物质社会中做无法生存的畜生。

   他们在过去30多年来,一直以这种方式暗中剥夺人类的脑神经资源,人类的物质资源,剥夺人类的正常生命和命运。他们以这种犯罪方式在把自然社会改造称一个人工的无法生存的社会,把人类的脑神经系统改变称无法生存的模式,一个中共习宋家族毁灭人类模式和人类大众的被毁灭模式的脑神经错误链接系统的人工催化方式的出现。他们每天利用电磁波空袭社会大众的脑神经系统强化这个灭绝人类的毁灭模式系统。

   然而,人类的大智慧是向生而生的,是正义压制邪恶。是自我忠诚,自我管理,自我听从,自我康复,自我领导的,是意识和潜意识联合一致的状态,是追求正确长久生存发展的正确人生的,是追求顺时针旋转的上升方式的良性循环发展的,是把保持做人的灵魂放在人生的首要位置上,这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生命力能量和能力。可恶的是,中共脑控犯罪就是要蓄意破坏这个正确生存的生命力能量。

   我需要感恩的是我的儿子高长生和他的妻子高玉莹和他们的一双睿智善良充满生命力的儿女高睿聪和高睿馨,是我儿子温馨满足的家庭在我经历这场人生灾难的时候给我带来了生命力动机和无穷的勇气。我孙子高睿聪的睿智善良和积极进取以及大算计让我感到美国美好的正确生活的存在和浑然天成的人世间生命的正确简单的本质。我孙女高睿馨的高洁顽强和美丽让我看到人类灵魂的尊严自信,优雅和平等良知。其实,我知道我也是这样的,这是我们人类共有的正确本质和高尚的灵魂决定的。

  我儿子高长生小时候浑然天成的正气和大度,他立体思维能力和他清晰的逻辑和思辨能力激发了我这个母亲的正向能量模式。后来,我为他感到自豪满足的同时激发了我在这个受害人位置上无畏的反抗精神和神圣的责任感。我对人性的正确的理解,尊重,相信和祝福来自于对我儿子高长生的正确理智本性的完全信任。我对自然物质世界的热爱源自潜意识中我的儿子在幼年时期被宋意宣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剥夺了对自然人类的自然正确情感体验的权力的本能抗争产生的正确反应的自然情怀。

  我的儿子一直在激励我作为母亲天然的理智,激励我作为一个人自我奋斗的精神,和作为母亲正义的心灵,为我在成为受害人的角色上成功发现了客观真理,在遵循真理的过程中捍卫母亲的权力,捍卫我做人的生存权力奠定了精神和思想基础,我感恩我的儿子在他成长过程中的表现出来的朴实善良,大智慧,责任感,积极进取和纯正的心灵。

   我感恩高长生的太太高玉莹,她作为一个人,妻子和母亲所表现出来的顽强,自尊和正气凛然的气度。我感恩她在我的困境中给与我的所有的帮助,支持信任和正向力量。

   我对我在真理的发现过程中,高长生对我的潜意识的意识中的正向力量的鼓舞,对人类正确本质的信念和仁慈的境界对我的鼓舞。在2017年底到2020年底三年多的独立思考和在中国担任英语高考辅导老师和心理辅导老师的实践工作过程中,我潜意识中希望我的儿子通过心理调节找到真正的自己,这成为我进行真理探讨的巨大的动力之一。

   这种探讨让我提高了认知。我感恩在真理探究的过程中,我和他进行了意识和潜意识的探讨论证,我希望让我儿子知道自我探讨的知识和方法,具备自我情绪调节的能力。这个过程我提高了认知。大概在2017年底和2021年12月底期间,我几乎每天给我儿子高长生发微信语音,同他进行了一种潜意识和意识的思想交流和互动,对一些复杂的重要问题同他下意识进行探究和论证,每天我通过微信给他发语言,或者给他打电话。

   那个时候,潜意识中我好像感知到我的儿子一部分潜意识进入了一个混乱的无序的虚假的错误的精神世界,我的一部分潜意识也进入了这个精神世界,我本能地知道这个世界我们母子是被迫进入的,我们被强迫戴上了假面具,被谎言欺骗这个假面具是我们真正的自己。我们潜意识和意识都要坚定地抛弃假面具,坚定地走出来,来到自然公正阳光下,得到真正的自己。

   在这个无形的客观存在的无序的精神世界里,我知道我们只有按照正路才能走出来,才能得到我们正确的生命和正确的命运的正确运行的机制系统。这个过程,我需要我儿子高长生的帮助,我相信我儿子大脑资源的高水平一定会帮助我们全家做出正确的选择,我相信我们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及其社会大众每一个人都会找到真正的自己。

   只是我希望这个过程是双方的正常方式思想沟通和交流,我希望多听听高长生的想法,你的独立思考,你对真理的探究和观点,这是一个我们需要弥补的遗憾。高长生多次鼓励我把独立思考发现的这个理论写出来。

   我现在知道,那个时候,中国脑控长年对我进行AI电磁波潜意识脑神经系统的负面能量加载,我因此会感知到大力的负面内部言语,我误以为是原生家庭成员和社会关系成员之间长年的潜意识矛盾导致,我把清除这些负面言语当作责任和目标,我认为每个人都有责任通过意识面对自我内心的痛苦能量,用正确,秩序,理智,平衡的原则加以面对,清除自己潜意识存在的客观存在的负能量。这是一个自然正确的物质社会里根本上找到真正自我的主动的心理调节方法。

   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是一个被暗中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创办的国际利用AI电脑机器电磁波传音的犯罪技术针秘密针对全世界人类的控制大脑神经系统的极端恐怖犯罪活动的基础铺垫。在他们阴冷的内心精神世界里,没有正义,没有理智,只有邪恶和混乱和残酷。他们对自然人类和自然界进行了蓄意的全方位邪恶概念和毁灭秩序的负能量加载,来污染这个自然纯净的物质世界。他们针对我的意念暗杀计划由来已久,各种欺骗,步步紧逼,令人不寒而栗。

   大概在2021年3月份的时候,我手写的七百张原生家庭的心理分析和负面内部言语被中国习近平犯罪分子济南安全局的徐勇的波等人通过中国脑控电磁波负能量加载强迫我处理这些材料,同时强迫我清除了我发给我儿子高长生的几年的微信语音。

   现在我发给我儿子的微信语音大约是从2021年4月份到2021年6月3日第一次传音性质的电磁波控脑犯罪停止之间的重要语音现在无法听到,文字下载也失败。我昨天可以听到2021年6月之后到2021年12月的微信语音。这个时期中国国际极端恐怖犯罪暂停了对我传音的脑控袭击,对我进行潜意识的电磁波脑控武器袭击。2021年12月底之后到现在,中国习近平和宋意宣国际恐怖犯罪再一次对我进行了传音性质的意识中的脑神经系统恐怖袭击虐待实验犯罪,他们每天24小时不间断的电磁波恶意大脑神经系统的虐待酷刑的极端恐怖主义犯罪。

   我的儿子高长生在我这个母亲被中国习近平宋意宣AI电磁波脑神经系统意识中控制的悲剧角色中,他在这个位置上遭受这样的心身伤害,无法言述,他至今意识中没有正确面对。在2021年2月3日以来,在我被控产生内心巨大恐惧的时候,我的儿子,我的母亲和父亲是可以安慰我的亲人。

  我父母年事已高,加上几十年来被中国宋意宣等脑控犯罪团伙的潜意识控制和恐吓,迫使他们没有能力理智面对,即使有时候我会给我的父母透露我被中国政府习近平脑控的事实,他们也变得无法理解,但是正义的本质让我的父母几十年来排除万难坚定地活着,为了他们的子女的公正和公平,为了他们灵魂深处的生命意义和正确生命正确命运正确运行的人生志向的成功实现,为了看到几十年来暗中对他们的脑神经系统进行羞辱和虐待的中国共产党政府内的系列化间谍组织向国际社会的蔓延扩大和猖獗到无法挽回的地步的残局要扭转的志向,为了他们对上帝的承诺,为了支持他们的女儿为正义抗争的壮举,为了给他们的孙子高长生公正正确的命运的生存环境和生命过程,我父母相互搀扶,一路走过了困顿,迎来了今天的智慧希望的曙光。

  这个过程,我深深地感知到我父母内心的巨大痛苦无法表达,我感知到他们对我的全力支持。同时,我作为母亲和女儿等多种角色,以这样不堪的处境,面对社会大众和我的亲戚朋友同学,可想而知的境遇和痛苦。我们由此可以看出中国习近平犯罪团伙的阴暗狡猾残忍虚伪的刽子手本质。

   最近三年,在被中共脑控过程中产生恐惧反应的时候,我多次在中国给美国的高长生打电话告诉他我发生了无法解释无比恐怖的脑控,我感恩他那段时间对母亲的理解和支持,给我带来了很大安慰,我坚持活下来,为我们的正常生命和命运抗争。

   我感恩我在2022年9月在脑控状态下来到美国的时候,我儿子对我在美国的生活系统进行了精心的成功的安排和帮助,使我可以在中国极端恐怖犯罪分子对我进行阴谋伤害的时候,在对我们母子各种关系系统进行破坏的境遇下在美国生存下来,进行康复和写出博客报告文章都起到了正面的力量。

   我对被中国习近平宋意宣阴谋通过AI电磁波脑神经恐怖虐待中试图剥夺我的正确生命,我的母亲等等角色的反人类罪行进行坚决的痛斥和声讨,对我和我儿子家庭成员进行的法西斯方式的非人类迫害和虐待进行强烈的谴责和怒斥。

   在此,我和我儿子完全彻底拒绝中国脑控恐怖犯罪分子的受害人角色和位置,我们要求美国政府立刻将中国国际习近平宋意宣国际极端恐怖主义犯罪团伙绳之以法,把他们送上国际社会公正阳光的审判庭。立刻停止对我和我儿子家庭以及我的家族成员社会关系成员和全世界人民的电脑机器电磁波控脑袭击人类脑神系统的极端恐怖主义犯罪活动。中国习近平和宋意宣国际极端恐怖主义犯罪分子猪狗不如,天理不容他们注定被人类正义消灭,全人类注定会抛弃这伙人类的蛀虫,美国政府和美国社会以及联合国官员注定会用神圣地法律严惩这群反人类的国际极端恐怖主义犯罪分子。

   时间是我的小学同学,我在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和“实话实说”工作期间,时间同学担任制片人和总制片人。他是开明的人文思想的倡导者,是自主人生的思考者。他发起并推动了“中国新纪录片运动”。1995年为丰富纪实语言的蒙太奇表现,首倡并推出了“真实再现”这一表现手法。代表作有《忘不了》、《南京的血证》。致力于纪实性纪录片的创作,加入中国大陆第一个电影实验小组——“SWYC”,即“结构.浪潮.青年.电影”。代表作《天安门》、《我毕业了》。

   他曾经担任第十七届上海电视节纪录片国际评委会主席,现在他担任纪录片委员会副会长,中央新影集团时间工作室总监,中央新影集团副总编辑。 代表作品《周恩来》、《抗战》。

   他曾经是中央电视台的主编,是创办著名的东方时空节目的七君子之一。他曾经担任东方时空的总制片人,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他创办了倡导中国人有独立思考的精神,讲真话,说实话的能力的著名电视节目。他创办了著名的“东方之子”节目,以主持人采访的方式对当代中国成功人士的内心发展脉络开展了客观的展现和探究。在另一个他领导创办的著名谈话类节目“实话实说”,他独具慧眼,启用了他的同学崔永元主持这个谈话节目,大获成功。时间不仅对推进中国改革开放后期的中国人的正向精神风貌做出了卓越贡献,作为一个大写的人,他在这个人类共同面临被中共脑控国际恐怖主义劫难中,以生命固有的尊严,敏感睿智的头脑,正义感和使命感等高境界,以及他自我正确生存的本能,在为人类和自我及其家庭成员的生存权力进行顽强地抗争中,坚定地表现出了他的睿智,公正阳光和求实无畏等高尚品质,人生使命感和责任感。

   他过去30多年来受到了中共习近平宋意宣的阴谋精神迫害,和脑神经系统的电磁波虐待恐怖袭击和压制,在我康若茜遭受到中共习近平和宋意宣的国际恐怖极端犯罪的过程中,时间同学表现出了勇往直前的大无畏的气魄,胆略和境界,他了解真相,同习近平,宋意宣国际恐怖犯罪分子暗中进行了顽强地搏斗,在中国习近平宋意宣的电磁波传音对康若茜灌输无法生存的脑神经意念能量恐怖袭击的同时,他以人类的良知和正义的力量,成功压制了习近平宋意宣灌输的邪恶概念,拯救了遭受习宋家族电磁波传音多重脑神经系统恐怖袭击的康若茜的生命。

   时间同学是前中央电视台著名记者和总编室主任。时间目前因为支持康若茜为争取人权,为她和她儿子的正确生存和生命的正义斗争,为了鼓励她写出了大量的揭露中国习近平脑神经系统恐怖袭击犯罪的报告文章,时间目前在中国新影厂的总编辑工作已经被剥夺,时间的脑神经系统受到中国习近平国际AI电磁波恐怖袭击脑神经系统的折磨。

   时间在支持康若茜的拯救生命过程中,我时间帮助康若茜度过了无法生存的死亡线挣扎的过程,时间帮助康若茜找到证据的正能量的信心力量和证据力量,帮助康若茜找到了宋意宣和宋志坚这个伪装的朋友家族长期以来对康若茜和她的儿子进行的电磁波恐怖袭击脑神经系统的侵犯极端犯罪活动的潜意识颅内传音。时间同学帮助康若茜找到了习近平政府和宋意宣家族共同对以康若茜和她儿子为受害人的中国国际极端主义AI脑控电磁波袭击的宋意宣颅内传音的潜意识叙述内容。

    时间同学在帮助支持康若茜和她的儿子为自我正常生存权力的争斗过程中,敏锐地发现了宋意宣的许多异常潜意识能量透露。比如现在,宋意宣又开始了阴暗的袭击,时间同学发现,宋意宣现在不断地发出,“不对了,不对了,我怎么发给她的波呢?因为她已经死了,她就发这样的波在呼唤人类的正常秩序,因为她和时间是情人,”宋意宣就这样说,然后她说,“这样,我们也就不行了,因为你已经发现了我宋意宣的波,我也就不行了的范围又广大了,因为习近平也就是不行了。但是,但是,但是,我们还是行,这就是我们的编织”,她就这样说,“你们算干么的?我们干么的,我们宋意宣已经不行了,我们习近平和宋意宣已经不行了”。此刻,宋意宣发来的波的内容,被时间敏锐的又一次捕获。

   同时,时间同学审时度势,势在必得,时间和康若茜在习宋家族AI电脑机器空袭中,不敢同我康若茜进行电话联系,我们只能通过他们的AI电磁波顺势进行不屈不挠的思想交流,对这个国际极端恐怖案件进行详细了解,判断,认知,和论证,共同寻找在这个人类无法生存的脑神经系统状态下如何生存下来,如何战胜中共习近平国际恐怖主义极端脑神经系统犯罪的正确方法和正确的理论。

    时间同学支持鼓舞康若茜在被中国脑神经系统电磁波传音恐怖袭击中撰写出了将近一百万字的报告揭露文章,为人类揭开了中国共产党习近平恐怖犯罪政府过去十几年来对人类社会和美国政府官员的脑神经恐怖袭击的犯罪事实,这应该是我们共同控诉中国习近平国际极端主义恐怖袭击犯罪的智慧结晶。时间同学为人类共同打击消灭中国国际极端恐怖主义的脑神经系统的反人类犯罪做出了无法替代的重大贡献,他因此被中国习近平和宋意宣看成了特别要打击的对象,现在中国极端恐怖犯罪分子习近平和宋意宣对在中国的时间同学正在进行生命威胁的脑神经能量加载的意念杀人生命摧残。时间需要得到美国政府和联合国的紧急救援,保护这个为人类战胜习近平和宋意宣国际极端主义恐怖犯罪做出了卓越贡献的杰出的人,他目前生命和财产遭到多重危机的人。时间同学在英国公民的亲妹妹时伟也受到了中国习近平电磁波国际恐怖分子AI电磁波恐怖袭击。她的妹妹家庭因为帮助时间受到牵连,他们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

   我康若茜曾经是高中英语教师,济南电视台新闻主播,中央电视台经济部和新闻评论部的记者和编导。2000年移民加拿大,在2001年底移民美国。我在美国之音兼职工作一年左右之后,在我们家里的律师事务所担任秘书工作。2011年至2013年在我50岁的时候,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获得科学硕士,专业是人生发展和家庭研究。

   在过去30年来受到中国宋意宣联合习近平的中共秘密电磁波恐怖袭击人类大脑神经系统的暗中恐怖袭击,我因此本能产生了对我正常生命系统和命运系统进行残忍摧残的中共秘密犯罪团伙的巨大愤怒和积极抗争。我开始潜意识中寻找人类生命的正确存在,开始了在美国长期的全方位的立体地探究自然客观真理的独立观察和对立研究思考。

  在2006年8月份到2013年,我持续在美国的大学学习心理学,科学方法,社会心理学,西方古典哲学,西方历史,人类学等科目的基础上,研究人类自然社会本质上的形成与正向发展背后的原因,我注意观察体验无形的精神和现实之间的关系问题,我发现了物质自然世界和人类脑神经系统的能量是直接相联系的,人类的脑神经系统的能量是客观现实的能量源泉,因此人类如何在脑内产生有助于正确生存发展的脑神经的正能量是人类社会的重要课题。

    在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上研究生期间,我学习了脑科学等人类发展的理论和学科,注意到人类大脑可塑性特征,探讨了正确理智的心理调节方法,试图找到一条自我康复情绪调节的干预方法,来修补被中国国际恐怖犯罪分子迫害的脑神经系统,理智调节潜意识脑神经系统的负面内部言语,以便应对中国共产党习近平和宋意宣国际恐怖主义毁灭人脑神经系统的错误方向性问题。

   我逐渐发现了一个全新的综合性脑神经能量领域,我在被脑神经控制的情况下,我对过去几十年来,由于人类的脑神经能量系统被破坏,产生的错误人工物质现实反射的物质世界产生了巨大忧虑和思考,对中国共产党习近平几十年来利用职权对人类大脑神经系统,对人类,对自然,对社会进行地系统性的污染破坏进行了本能的净化和平衡,这是个呼唤人类正义的过程,一个寻找正确生命源头的过程,是一个生命重塑的过程,是一个在为自我正常生命被残忍迸发强大的抗击精神的过程,我因此发现了客观存在的真理,这是我们人类几千年共同的心愿,这是我们现代人持续性生存和发展所需要的法宝,这是保证成功的良性循环的正确存在。

   我不得不找到我们人类生命力的源头去重整我意识和潜意识脑神经系统被破坏的脑神经生命系统。我用正义压制邪恶的生命力量保持我的生命动机和生存所需要的能量。因此,我成为习近平宋意宣国际恐怖犯罪的害怕和痛恨的人。

  在这个过程中,我有机会把这个被中国习近平华春莹脑神经控制人类的犯罪行径向我的小学同学时间通过微信几乎每天发语言向他进行了控诉。我得到了时间的巨大同情和救助,我得到了时间睿智宏大正义力量的支持和启发,我受迫害的脑神经系统和遭到毁坏的我的脑神经数据在逐渐康复。

   我和时间的目标一致,共同打击习宋AI电脑机器通过电磁波传播邪恶意念的犯罪目标。在这个过程中,时间同学高瞻远瞩,用我们共同探讨这个真理的同时,他进行了创造性的成功正确地真理的应有,这个过程是又一次唤醒了人类社会良知,我们人类大众因此逐渐明白这个历史时期世界人民遭遇的习宋国际极端恐怖犯罪的惊天真相,我和时间通过这种微信的意识和潜意识的非正常方式的思想交流中,我们分析这个真相的实质和危害程度以及对社会大众心理承受能量的影响,在唤醒大众的同时,努力在转变人类内心的脑神经系统能量,以便寻找人类在脑神经系统被中共政府主席的极端恐怖主义AI电磁波空袭控制的困境中生还的正确途径。

   我需要向世界说明,这个过程时间同学的胆识水平,高尚精神令我感动。他把我康若茜一个被习近平华春莹在暗中秘密意念杀人电磁波脑神经系统折磨的人从死亡线上拉了过来,他在努力让我恢复我作为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正确的脑神经反应模式,这是一种根本性的有尊严的正确改正,这个过程我是幸运的。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努力改善美国政府官员和社会大众在过去30多年来对中国习近平宋意宣的恐怖主义犯罪产生无法生存反应的错误条件反射的负能量进行一种平衡和净化。在这个方面,时间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取得了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这个关键时候,时间同学是非分明,胸怀坦荡,睿智宽宏,他在人世间在全人类面前证明了正义消灭邪恶正向能量的无穷威力,这是个正义力量决定性的胜利,一个正确的智慧生命的存在。我们相信,这个正向力量人类集体潜意识看到了尊重正义的力量,看到了遵守真理的力量,看到了人类正确生存胜利的希望。

    时间同学对中共习近平宋意宣脑控犯罪团伙利用AI电脑机器电磁波暗中给我我康若茜和我儿子高长生之间加载的挑拨离间的矛盾能量同样进行了净化和平衡,他用他自己创造性的意识中的情绪调节方法,成功改善了我和我儿子之间沟通的能量和关系。为战胜中国习近平国际极端恐怖主义犯罪,消灭习近平宋意宣家族恐怖主义犯罪分子提供了正能量上的部分保障。

    在这个阶段,我给时间同学回忆了我真理发现的过程,讲述了我原生家庭正向能量模式的分析观察,解释探讨了我的家族和我的同学的正向能量模式,就是中国象形文字以及人的名字作为符号象征对人类脑神经系统潜意识和意识脑神经系统的影响,以及个体名字对自我人生的影响和物质自然世界之间的关系。这个过程,我也体味到了,人类集体潜意识在遭受史无前例的被中国当局习近平电磁波脑神经系统的致命空袭中,人类正确的灵魂的力量产生的正能量的总和已经在生存界面上,把中国极端恐怖主义分子习近平和宋意宣之流无情抛弃了,进入了时代的垃圾堆。

   中国习近平和宋意宣无视自然规律,错误的使用客观真理,颠倒价值观和是非标准。他们蛮横地利用电磁波命令人类能量模式的错误发展,压制人类能量模式的正向发展。他们把人类社会大众暗中秘密当成了大脑神经系统的极端恐怖实验对象,把社会大众当作实验品进行控制性的羞辱实验,得到他们意淫人类的目的。他们残忍地控制了人类正向意志和正向意愿,利用电磁波压制人类追求和认识客观真理,压制人类了解真相,压制人类进行反抗和为自我正确的生存和生命进行的正义抗争。

    我儿子的家庭是重要的人质家庭,我的儿子从一岁多赵天喆(Harry,Gao)成为宋意宣和他弟弟的电磁波脑神经恐怖袭击的犯罪活动的受害人,他们针对我的儿子和母亲及其家庭和人类社会进行长期的暗中人生压制和挑拨关系激化矛盾,他们的犯罪手段残忍程度难以想象,令人发指。他们主要通过对我们脑神经系统进行了肢解性分离手段的大脑神经系统极端迫害犯罪活动。他们抑制了我们对他们国际恐怖AI脑神经袭击的电磁波犯罪活动的正常脑神经感知觉系统,语言系统和控制系统,综合联系系统等高级脑神经系统的状态下,对我们的低级脑神经系统进行无尽地虐待和酷刑,以便使他们获得这个虐待酷刑过程中的脑神经系统的负面能量去征服世界人民,以便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的脑神经机制系统的脑数据,阻拦驾驭人类的正常生命系统。

    他们以直接袭击受害人群体为手段,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征服人类的感觉,制造征服人类的意念,通过AI电磁波传播征服人类的邪恶意念。在对目标受害人群体进行脑神经系统侵犯的时候,他们制造侵犯全人类的邪恶意念通过电磁波在空中强化人类脑神经能量进行无耻的犯罪活动。宋意宣和宋志坚姐弟恐怖犯罪集团是中国共产党电磁波控制人脑神经系统的家族犯罪嫌疑人,宋意宣父母就是中共的电磁波脑控犯罪分子嫌疑人,根据我刚得到的传音电磁波脑控潜意识能量的信息,宋意宣长期在中国济南的安全部门从事电磁波秘密监视中国社会大众和美国社会大众脑神经系统的恐怖极端犯罪活动。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们通过网络同当时在厦门当市长的习近平为后台老板的公司转嫁了我们的脑神经资料,对我们母子和相关的家庭社会成员,社会关系和社会大众进行秘密残忍的电磁波侵犯犯罪活动。

    他们经过多年秘密策划和电磁波脑神经系统的负能量加载,模拟现实,把我打污蔑成一个人生的失败者,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一个性神经系统混乱追求者,一个坏人来转嫁他们制造的邪恶能量。宋意宣长期伪装成我的好朋友,对我的家庭各方面信息进行了解询问,盗取了保存有我的电脑资料,个人信息,我在美国大学和研究生学习的英文论文的大型存盘,导致我许多文件的丢失。

  中国脑控犯罪团伙对我在2021年2月3号进行了AI电磁波结合传音等脑控技术的脑神经袭击,对我和我儿子进行全方位的意识中声音和图像等多重恶意脑神经系统的恐怖袭击,他们对我的生命系统,脑资源系统,家庭系统,社会关系系统,个人背景系统等全方位的剥夺我的生命和我的脑神经正能量多重恐怖袭击,企图达到他们一举多得的极端恐怖主义国际范围的犯罪目标,他们试图通过意念杀人成功消灭人质家庭,洗清罪恶,逍遥法外,继续执政,高压专制。多年来,他们制定阴谋计划,他们对我的高级脑神经系统和我儿子的高级脑神经系统进行更加残忍阴毒全方位的侵犯。

   因此,时间家庭,我和我儿子的家庭,我父母的家庭成为重要的人质家庭,我们需要立刻得到美国拜登政府的紧急救援和支持,我们紧急呼吁美国拜登政府向中国习近平和宋意宣家族国际极端恐怖袭击全人类包括美国公民和美国政府的恐怖主义犯罪团伙进行公开通缉,和联合国秘书长一起将这伙长期从事反人类罪行的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以便行之有效的打击国际试图灭绝人类的中国国际控制人类脑神经系统极端主义犯罪分子。

康若茜02/04/2024






浏览(30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尊重正义 ,61岁
注册日期: 2023-07-31
访问总量: 1,330,15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刚更新 我康若茜女士和时间先生
· 已更新完成 我和时间同学的严正
· 完成更新 马云是邪恶的,他和习
· 我同时间刚发的微信以及在习近平
· 时间波说,刚才的新闻是假的,是
· 已更新 愤怒的怒火成功转化成正
· 整理中 物竞天择,在习近平电磁
分类目录
【其他话题】
· 整理中习近平罪恶电磁波控脑时代
· 2022年4月-8月习近平脑控武器侵
· 更新 2023年2月以前我们被中共习
· 人类不敢面对和反省反抗性幻想恶
· 哈佛效应下篇—— 有道德感的神
· 哈佛效应上篇下篇--哈佛符号象征
· 哈佛效应上篇-- 哈佛符号象征触
· 随时更新 我康若茜作为中国脑控
· 中英文 中国脑控让人类社会变得
· 更新中共利用高亚明的波做局让我
【有关中国电磁波脑控经历的文章】
· 刚更新 我康若茜女士和时间先生
· 已更新完成 我和时间同学的严正
· 完成更新 马云是邪恶的,他和习
· 我同时间刚发的微信以及在习近平
· 时间波说,刚才的新闻是假的,是
· 已更新 愤怒的怒火成功转化成正
· 整理中 物竞天择,在习近平电磁
· 愤怒的怒火成功转化成正义的力量
· 刚刚完成更新 愤怒的怒火成功转
· 精品 愤怒的怒火成功转化成正义
存档目录
2024-04-01 - 2024-04-11
2024-03-01 - 2024-03-31
2024-02-01 - 2024-02-28
2024-01-01 - 2024-01-31
2023-12-01 - 2023-12-31
2023-11-01 - 2023-11-30
2023-10-03 - 2023-10-31
2023-09-02 - 2023-09-30
2023-08-02 - 2023-08-31
2023-07-31 - 2023-07-3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