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19年征文
  万维读者网2019年有奖征文
网络日志正文
镇压六四运动是一个阶级宣言 2019-05-08 21:38:07

 镇压六四运动是一个阶级宣言

  作者:老豆子


  很多历史学者认为中国古代社会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阶级社会。 包括钱穆先生。 钱穆说“中国社会有阶层而没有阶级”。如何理解这样看法呢?


  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阶级是指社会中各个集团。 集团与集团之间有明晰的界线, 集团和集团之间没有或极少流动性, 一个集团统治和压迫其他集团并且集团间有等级高低之分。 这三点是判断和认识一个社会阶级的重要principle。 阶级界线可以是种族和血统、社会地位、文化和风俗、教育、生活和社会活动范围等等。 比如法国大革命之前的社会是个严厉的阶级社会。 王室和贵族是一个阶级,他们与社会其他阶级有严厉清晰的界线。贵族不会同平民结婚,这就是血统的界线。 农民的儿子还是农民,守更人的儿子还是守更人, 这就是社会活动(职业)的界线。 阶级统治和压迫相当严厉,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爆发革命。 英国在十八世纪以前也是如此,严厉的阶级界线分割整个社会,但随着工业革命逐渐改革社会,使得阶级界线渐为模糊而增加了社会流动性而避免了法国大革命的英国版上演。


  中国古代有好的朝代和坏的朝代。 钱穆先生讲的“有阶层无阶级”应该是指汉、唐、宋、明(勉强称得上好)。 这些朝代社会并无固定的贵族和统治阶级。 皇家不涉社会且人数极少。治国全靠官僚,而官僚是个流动的集团。 古语云“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即指社会流动性。 汉朝时又有遗子黄金三车不如遗子经书三本的俗语,即统治阶层是通过考试和选拔来保证流动性。所以钱穆先生所说极是。 但是,坏的朝代如元、清两朝代是外族入侵征服,情形完全不同。 元代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分为四等。清代旗人高于汉人。这就是按种族划分的阶级。 印度过去的种姓制度分四等也是如此,阶级界线严厉分明。 而清朝覆灭后中国成立北洋政府,重新消灭阶级社会。 所谓的地主阶级在中国并不能称为阶级,至少不是政治性的,而是经济性的层次。 这和英国的情况大不相同。 而北洋政府时期中国尚未工业化,工业水平处于小作坊而已, 资产阶级更无从谈起。


  但是,列宁主义的“新中国”阶级社会又完整的形成了。 (列宁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不能混为一谈。)


  首先,社会中有一个“贱民”阶级。 即“地富反坏右”、 屡次政治运动中被打击的分子、“资本家”、“革命对象”,“知识分子”等等,五花八门的“坏分子”和“敌对分子”。 这个最低的阶级人数至少几百万,多则千余万。 这是个地狱阶级,任何人一不小心会被扫入这个人间地狱,面临被镇压和消灭的命运。


  其次是农民阶级。 也可以说是农奴阶级。 他们没有人身自由,不能离去土地, 没有迁徙自由, 没有人身安全,个人财产被限制到最低限度。 他们只有劳动和付出。 他们脱离农民身份的唯一途径是“参军”或“入党”。


  再次是工人阶级, 也可以说是工奴阶级。 他们同样没有人身自由,不能离开工厂,没有迁徙自由,没有人身安全。 个人财产被限制到最低限度。 他们只有劳动和付出。 他们脱离工人身份的唯一途径是“参军”或“入党”。


  然后是统治阶级 - 党员。 党员人数占人口比例不到5%, 但是他们享有不同等级的特权,权力越大特权越多,他们统治着整个国家。 和传统意义的统治阶级-古典的阶级划分不同,他们具有一定的单向流动性,一旦进入这个阶级极少有流出的。这个阶级和其余阶级通过底层党员有着紧密的渗透,从而达到以前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阶级控制和阶级压迫程度。 这种程度甚至超过了满清旗人对汉人的压迫和统治之严密性。 这是马克思主义古典阶级理论里完全没有的。 这个统治阶级通过一层层一级级的官本位等级严密控制,如神经如血管控制着整个国家。 他们不参与劳动,或极少参与劳动,却享受着工人农民和贱民阶级的劳动果实。 马克思主义基于古代欧洲的阶级分析理论研究完全没有预想到列宁主义的苏联、中国、东欧、东南亚和朝鲜等这种阶级压迫的现象。


  这种社会阶级状态也是毛泽东始料未及的。 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阶级压迫在他的手中逐渐形成。 他痛苦挣扎,直至发动文化大革命,想打碎这种阶级状态,但他好比提自己的头发想把自己拉离地面一样是徒劳的。 因为他的已经陷入这个统治集团和这个阶级社会中无法自拔。


  邓小平掌握国家权力之后,他取消了贱民阶级,松动了工人阶级的束缚, 给予农民阶级一定的自由和财产(土地承包)。 但是,他大大加强了他的统治阶级的地位,特别是核心高层统治阶级的地位。 几万人的省部级高官以上的高层核心统治小集团享受更多更大的特权。 蛋糕做大了,但统治阶级切得更大份额的蛋糕,无论经济还是政治的。社会矛盾压力增加。


  火山是从岩浆地壳最薄弱的地方喷出。而学生是一个奇特的社会集团,他们有较大的自由,思想自由和较少的经济束缚和政治束缚。 所以他们掀起了六四运动。


  现在回头看三十年前的六四。邓小平的血腥镇压学生运动可以看成一个《阶级宣言》。也是一个向全国做出的《政治宣言》: 统治阶级的地位不可动摇!统治阶级的特权没有商量的余地!  任何人尝试动摇统治阶级的地位只有死路一条。


  再看看眼前的中国阶级状况,无论中层底层如何五花八门变化,统治阶级无比森严,阶级压迫前所未有的严厉。 统治阶级,他们在政治上是权贵,比十八世纪的英国法国的统治阶级拥有更大的政治特权。 在经济上他们又是资本家,整个国家的经济都捏在他们手中。 所以他们是权贵资本家阶级,是马克思想万万没有想到的。 现在中国的贱民阶级是几亿农民,自生自灭的小农不拥有土地,并且充当工业奴隶。 户口制度、警察城管和全面监控、城市、工厂, 都在严厉的控制着贱民阶级-农民阶级。


  马克思在他的坟墓中翻滚。


  最后,回头看一百年前的五四运动,北洋政府没有血腥镇压学生,也可以理解为阶级对立在当时并没有那么严重。北洋政府对学生下不了手。而六四就不同了。邓小平为首的核心统治阶级完全对立于其他阶级,痛下狠手,这是学生工人等始料未及的。因为他们没有认识到那个阶级状态:统治阶级已经暗暗形成是同他们完全对立的。 马克思主义理论、无产阶级理论,不过是统治阶级完美的烟幕弹和麻醉剂。老百姓们不知不觉已经沦为被压迫的阶级。


浏览(6147) (67) 评论(4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生命之轻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5-22 09:44:29

五七干校 和 五七指示 的维基百科词条。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4%E4%B8%83%E5%B9%B2%E6%A0%A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A%94%C2%B7%E4%B8%83%E6%8C%87%E7%A4%BA

其中有一段说:“这是一个以阶级斗争为纲,取消社会分工,自给自足、限制并消灭商品生产,把低水平公平当成最高目标,不以效率为价值取向的社会模式。这就是毛泽东心目中的共产主义社会。”这大概也是个想喂香椿树1 吃黄条子“文人”。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19-05-22 08:29:46

【反社会分工的“五七干校”】。。 你要尊重历史就要先了解历史的真相,五七干校同社会分工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没有。

毛泽东认为官僚层脱离群众(你听不懂),不了解民间疾苦,不知道粮食是从土里长出来的, 不知道农民想什么, 所以要求当时的干部下乡体验生活, 当时的说法是同吃同住同劳动。 短期行为一个月到半年一年不等。

但是当时的共产党威信太高, 派往乡下的干部住在农民家里就被农民当菩萨一样供起来,好吃好喝地招待, 所以干部说这是扰民。 为了不扰民而又要体验底层百姓的生活, 怎么办呢? 这就是五七干校!

要讨论历史就自己扎实地了解历史, 不要把文人花花肠子加工过的黄条子当香蕉吃。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打酱油的徒弟 留言时间:2019-05-22 08:23:28

【人以前认为地球是平的,让普罗大众都知道地球是圆的,用了多久的时间?】

大概用了一万年左右。

【人以前以为“社会”是“金字塔”形状"的】, 意识到社会是圆的需要多少时间?

3000年吧。

不过现在已经过去2980年了, 人类从思想上反抗压迫的时间已经很近了, 尽管各路犬儒拼命地甩动魔杖,释放厌恶,迷惑百姓, 但是99%还是不可避免的会觉醒。

回复 | 0
作者:河乡 留言时间:2019-05-22 06:18:30

很早前看过毛的“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从经济地位来分析他们的政治态度,以便为己所用。毛可说是驭人弄权的大师。现在一尊之下,是一个利益集团,利益集团的底层就是享受特权的公务员队伍,还有容易得到资金不太愁吃喝的国企。

回复 | 0
作者:生命之轻 留言时间:2019-05-22 05:38:01

权贵资产阶级的形成大约是在世纪之交,为入世而改制,“闷声发大财”的江时代,比六四晚了10年。邓要保住中共的执政地位,也希望中国走上市场经济的发展道路,但没有造就权贵资产阶级的预期和故意,他92南巡时还说,两极分化,改革就失败了。我估计你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所以把六四镇压的后果,滞后十年且是由他人实现的后果,当成了邓的动机。不要以今天的感想代替曾真实发生过的历史。

关于毛时代,更错的离谱,毛是要消灭阶级的,用普遍贫穷的平等,用阶级斗争斗出来的无私,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所以城里知青才要下乡和贫下中农相结合,所以才有亦工亦农亦学亦军,反社会分工的“五七干校”。尊重历史,才能得出今天该走向何方的正确结论。

回复 | 0
作者:打酱油的徒弟 留言时间:2019-05-22 03:26:04

人以前认为地球是平的,让普罗大众都知道地球是圆的,用了多久的时间?人类组成“社会”这种东西,它的自然结构就是“金字塔”形状,马克思主义偏偏说它应该是“平面形”。共产主义运动是人类有史以来的伟大尝试,想要根据马克思的蓝图建立“平面形”的社会。列宁批判了马克思(见列宁《国家与革命》)搞出了“苏联”。但苏联离“平面形”远着呢。在苏联支持帮助下成立的“中华苏维埃”离开“平面”就更远了。用“革命”这种用暴力手段在短时间内改变社会结构的“技术”成了政治投机者改变自己命运的工具。从法国巴黎公社演变到中国的人民公社,承受社会变革成本的总是贫穷愚昧的劳苦大众,而且“革命”并不可能造出“平面形”社会。这一点恐怕马克思恩格斯始料未及,不然他要从坟墓里爬出来重写《共产党宣言》了。

回复 | 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19-05-22 01:35:22

确实是这样,红色统治阶级不想失去权力地位,宁可屠杀。

回复 | 3
作者:老豆子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5-14 17:33:24

算盘珠子这个段子真棒!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5-13 19:15:30

1989年5月初,天安门广场人山人海;毕汝谐发出"邓小平对人民大众占尽压倒优势"的第二次严重警告!

"略懂珠算的人都知道,外观无二的珠子,其分量完全不同。如果把中国大陆比为一把算盘,那么十一亿人民便是个位上的珠子,而以邓小平为首的那几个老匹夫则是亿位上的珠子,后者可以轻而易举地压倒前者。"

回复 | 2
作者:老豆子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5-13 18:28:26

谢谢毕兄。

回复 | 1
作者:老豆子 回复 盲从 留言时间:2019-05-13 18:19:08

谢谢盲从兄。

第一个问题 AYA_网友专门写了一篇。您可以看看,他比我写的好,比较详细。 链条如此:http://blog.creaders.net/u/14918/201905/347984.html 天国百姓选择官僚统治胜于实行个人自由,不知是祸是福!

第二问题你说得对,5%这个比例可能在1949后略多,现在略少,不准确。 比较奇特的地方是,他们这8千多万里真正的核心只有省部级一万多人再加他们的家属。 县团级可能在数百万之众。 但是,其余的党员,基层的,没有多少特权,但他们还是统治阶级一部分,渗透在老百姓中,比老百姓有特权,但在统治阶级内部他们又是一层层被压迫。 比如一个北京的街道主任和派出所长就相对普通百姓有不少特权;再上去,区长,权就大得不得了了,三年小区长,几千万雪花银;再上去,市长,那对老百姓来说简直就是阎王了,那个身家不是几十个亿。 这种模式是古今中外从来没有过的。 (前苏联都没有,因为他们没有熬到彻底嬗变这个极端。)

回复 | 1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19-05-13 17:13:05

六四之前,我看到群众标语“李鹏不下台,我们天天来”,心里叫苦:完了,李鹏永远不可能下台了!任免总理是党魁的事情,岂容老百姓置喙?!

回复 | 0
作者:盲从 留言时间:2019-05-13 03:32:49

分析得很到位,也很有新意。但有两点不同看法:

1.【这种社会阶级状态也是毛泽东始料未及的】

我以为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他发动历次政治运动(包括文革),目的只有一个----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而不是想打破这种阶级状态。

2.【然后是统治阶级 - 党员。 党员人数占人口比例不到5%, 但是他们享有不同等级的特权】

而在目前的9000万党员中,有8000万以上的普通党员是享受不到特权的“党的驯服工具”,也是在奴仆之列,甚至他们的付出还要大些。他们只是把入党当作一种荣誉,有点像在学校里争当“三好学生”。

如果改成“然后是统治阶级 - 占人口比例不到1%的党的各级领导集团”是否更符合实际?

回复 | 3
作者:天雅 留言时间:2019-05-12 05:55:47
精辟独到,赞一个。
回复 | 0
作者:老豆子 回复 SimonN 留言时间:2019-05-10 13:50:15

昨天看见那个太山评论俺也纳闷,但仔细一瞧原来这里不是俺的博客,是网编的博客,所以大家都能发言。骂俺的俺也无可奈何。

我觉得中共嬗变是个关键。 以前中共内部有大量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信仰者。他们确实相信工农阶级应该是领导阶级,是国家主人。 他们有高级核心成员也有底层中共党员。 但在邓小平掌权后,中共彻底的嬗变了,而老百姓却没有及时拐过弯来。我相信以后中国不会再有六四了。 因为文中我最后写道的“烟幕弹和麻醉剂 ”已经没有人相信了。

“阶级宣言”这个观点我看是俺的首创,以前俺也没有看见其他人这么说过。

回复 | 1
作者:SimonN 留言时间:2019-05-10 13:01:55

老豆子让我发言了,谢谢!那我就说两句。

这篇文章非常好,与我心有戚戚焉。当年李鹏在电视出现时对学生们咬牙切齿,我就对身边的人说:他其实想说的是奴才竟然想造反了!后来陈云说“还是我们自己的孩子靠得住,至少他们不会挖我们的祖坟“,我就知道中国人民的死敌就是中国红色家族,这点他们自己也知道。但是我没有想到过”阶级宣言“这个说法。反正我认为是镇压六四标志的是中国人民的死敌放弃了原来还有那么一点的温情的伪装。

回复 | 3
作者:SimonN 留言时间:2019-05-10 12:46:29

test

回复 | 0
作者:老牛爷 留言时间:2019-05-10 12:31:19

对现代中国恐怕还得一个客观的认识,中共取得政权后,毛泽东试图建立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预期了资本主义复辟,政权腐败的可能,这就是文革的意义,老邓是个机会主义者,先富论是中国现代社会腐败的根源.

虽然共产党内部已经形成一个腐败官僚体系,但仍然不能说全面复辟了,毕竟共产党的党章,宗旨还在,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体系结构仍然保留,尽管相当的变质了。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迅速,国强民富掩盖了一些基本社会矛盾,人们虽然对腐败等深恶痛决,但总体上国民对共产党的执政能力是认可的,有人不承认这个,但去民间深入了解一下,普通民众总体上可以是说是基本满意,不希望国家动乱或者颜色革命。目前看中国将仍然这样走下去。

我说过世界上还没有真正的全民管理,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西方不容置疑是资本当家做主,中国是官僚做主,但这不意味着不能实现一个相对的和谐社会,相对多数人满意的社会。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5-10 04:44:41

“六四的时候,中国老百姓已经被惯的以为自己是主人了。 所以不杀不足以打击其嚣张气焰, 不杀则不能安静滴实现先富的目的。”

这段话暴露了你的刽子手本性。

回复 | 6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19-05-09 21:00:24

全文读完,写篇读后感(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Q3ODQy)也继续欣赏了所有目前回帖,直接感受是,香椿树的感知力了得,道还玄,hapoi举一反三, 余先生过度注重, telehe对争斗本质有神通领会,太山也许是日本人,毛说过要感谢大日本皇军,共产党才能得天下,太山是对毛最好得回报。

回复 | 0
作者:求真知 回复 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9-05-09 19:50:42

老兄客气。

恐怕无人能否认,毛对资治通鉴的“研究”心得远过于“民主论”,说是古今无几人能及,大概没有人会反对。

回复 | 1
作者:老豆子 回复 求真知 留言时间:2019-05-09 18:58:41

谢谢求兄。 您指出了一个我也在思考的重要问题。国民党蒋介石的“党国”和中共的“专政”体制值的对比值得深思。 中共的列宁主义体制是一个更加强大更加完整的体系,是头怪兽。 在毛死后中共迅速转变成今天这样一个统治阶级的根源在于列宁主义。 苏联、罗马尼亚、南斯拉夫、波兰等都没有挺到中共嬗变这个阶段。 比如齐奥塞斯库被枪毙,可以说是阶级压迫到了临界点。

再看当年南越吴廷艳政府,和蒋介石政府有类似之处,高度腐败裙带关系。被政变推翻后南越政府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反观胡志明黎笋到越共倒是坚强无比。 列宁主义在特定环境下表现出强大的威力。 等到美国人撤离越共一统之后,越南也逃不脱社会主义国家的陷阱。

非常感谢各位同道网友,非常有益的讨论和思考。

回复 | 1
作者:老豆子 回复 转个帖 留言时间:2019-05-09 18:47:16

谢谢转兄。 您关于士和知识分子这一段说得好!在新时代中中国传统的士的精神如何转接到知识分子身上,保持独立人格,确实是个严峻的问题。 你说的这三条是个好方向。

回复 | 0
作者:求真知 留言时间:2019-05-09 18:07:02

赞!!!

唯一一句:“这种社会阶级状态也是毛泽东始料未及的。 他完全没有预料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阶级压迫在他的手中逐渐形成。”,不敢完全同意。试看45年至49年间新华社社论文章(很多出于毛之手),评蒋之弊相当深刻。所谓“党国”/一人至上的结果,跃然纸上。

回复 | 4
作者:海哲 留言时间:2019-05-09 16:17:41

驴唇不对马嘴的胡说八道

回复 | 0
作者:转个帖 回复 老豆子 留言时间:2019-05-09 14:28:21

及其尖锐和冷酷的分析,精确地抓到了问题的根本:打天下坐江山的“初心”和统治权绝不能交予“家奴”的政治底线。

对“士人、知识分子”来说,抛弃虚幻的“亚统治阶层”身份认同也不是坏事,一来可以放下心中传统的“以天下为己任”的执念,二来更多地投入到社会生产的环节里靠真本事吃饭,三来能够坦荡地以与工农一样平等的公民身份参与公共事务而不是昧着良心从“国家”搜刮的民脂民膏中分一杯羹。

所有的果都结自先前种下的因,未来如何只有拭目以待。

回复 | 4
作者:telehe 留言时间:2019-05-09 13:51:28

以为阶级斗争必是生存斗争(所谓“你死我活”),不知世上有现代共和(共活)政治,是中国人传承至今的狭隘和落伍。

回复 | 2
作者:老豆子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5-09 13:42:03

先富的目的是让他们自己最富和更富。

我的着眼点是从社会阶级的变迁来看五四到六四的中国变化。

回复 | 1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19-05-09 11:51:07
作者:俞先生留言时间:2019-05-09 09:08:14

种姓与阶级不是同一个概念。划分阶级的标准是职业,不是文化或观念。阶级的概念是社会学的概念,不应该在政治学领域里采用。

=====================

此人比你会玩弄政治把戏。想诡辩,先向这人学学.至少会学到点政治杂耍本事。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5-09 11:49:11

五四的时候,中国底层百姓比较温顺,活不下去就认为自己命不好选择忍受和自杀。 六四的时候,中国老百姓已经被惯的以为自己是主人了。 所以不杀不足以打击其嚣张气焰, 不杀则不能安静滴实现先富的目的。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