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李公尚的博客  
嬉笑怒骂皆文章  
        http://blog.creaders.net/u/499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相亲 2019-05-30 09:55:54

相亲

 

李公尚

朋友老彭请我和他一起去参加他儿子的大学毕业典礼。他告诉我,自从他儿子上了高中,和家里人话就少了。上大学后,更是无话可谈。放假回家,天天关在自己房间里看书、上网、看电视,不和家人交流。吃饭时不得不和家人坐在一起,也只是埋头吃饭,缄口不言。家人想和他聊几句,他简答辄止,也不知在想什么。老彭对我说:“我看每次你来我们家,遇到他,他总是热情打招呼,愿意和你交谈。毕业典礼结束后,要把他在校用的东西带回家,他一起回来,路上差不多俩小时,你趁机和他谈一谈,问问他毕业后的打算。 还有就是他的恋爱情况……

老彭夫妇颇关心儿子的恋爱。他儿子上高中时不交女朋友,他们盛赞儿子志向远大。上了大学,儿子仍不交女朋友,他们就开始百虑攒心。每当老彭夫妇拐弯抹角地问:“还没有合眼缘的……”他儿子无不一言蔽之:“看不上,没合适的。”“你说,那么大个学校,两万多人,就没合适的?”老彭夫妇每每与我谈及此事,也就每每这样啧有烦言。

我对老彭夫妇说:“据我观察,很多华人家的孩子,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在大学里恋爱难。这可能是因为华人家庭从小注重培养孩子热爱学习,强调素质教育,如礼貌、体操、滑冰、打球、跳芭蕾、弹钢琴等,这些孩子从小到大一直品学兼优,长大后他们周围和他们般配的人越来越少了。鹤立鸡群,瞩目难属,‘看不上’是自然的。他们的恋爱婚姻,只能伴随着他们今后一步步功成名就,仰慕的人多了,同趣相聚,水到渠成。”

老彭夫妇同意我的话。他们的孩子是个好孩子,我看着长大的:诚实,勤奋,耐劳,有礼貌。高中毕业品学兼优,获得了一所著名大学的奖学金,进了那所大学的文理学院,一年后获准提前进入专业学习,攻读分子化学。这次毕业典礼本应老彭夫妇一起去,为了创造机会让我和他儿子谈一谈,老彭的妻子就隐形求志了。

毕业典礼定于上午十点钟开始,老彭一早就开着他家那辆黑色加长三排座的雪弗莱SUV来接我。老彭说这辆车东西多,昨天晚上他儿子又打电话来,说回程时还有两个人要搭车一起回华盛顿。这辆车是老彭前几年买的,去年他退休后,用来开网约车。

我们大约八点钟赶到学校,已开始入场。老彭的儿子早已披挂整齐,身穿黑色的毕业典礼服,等在学校分配给我们的停车位旁。见到我们,把两张为我们代领的入场卷和两份有关典礼仪式的文件给我们,向我们讲解文件上的规程。毕业典礼由学校的各个学院分别举行。文理学院有毕业生近千人,毕业典礼分毕业生入场式、校长、院长、毕业生代表和嘉宾代表分别讲话,然后是退场式,大约两小时。毕业文凭的颁发仪式,是在学院的毕业典礼结束后,由各系分别举行。化学系的文凭颁发仪式,在午饭后举行。

老彭的儿子耐心给我们讲完注意事项,就急着去参加毕业生的入场式排队。老彭一把拉住他,说:“时间还早,你和叔叔先聊一会儿再走。”老彭的儿子对我笑笑,用求援的目光看着我,说:“我必须比别人早去。”老彭问为什么,他儿子不说话。我对老彭说:“以后在一起聊的时间很多,他有事就让他赶紧去吧。”

老彭和我入场后,看到典礼场地前部的座位大都被提前到场的家长占据了。很多家长从世界各地和美国各州赶来,住在学校附近的旅馆里,一早凭票入场后,把自己的礼帽、物品或者典礼仪式文件夹等,放在选好的座椅上,然后离场去用早餐。老彭和我转了一圈,在场地前部靠走道的一处,找到了两个空座位坐下来。

一位形象甜美,身穿毕业典礼服的中国女留学生,和她从中国赶来参加典礼的母亲在场地前部转来转去找座位,几次路过老彭和我身边,都盯着我们旁边四张没人的座椅看,这四张座椅上分别放有典礼仪式的文件夹,说明已经有人了。女留学生劝她母亲到场地后部的空位去坐,她母亲却执拗要坐在前面。当她们再次转到老彭和我身边时,母亲对女儿说:“这里不是没人吗?坐在这两个中国人旁边,放松,没压力。”说着把分别放在四个坐椅上的文件夹敛成一摞,塞在座椅下面。老彭友善地提醒:“这几个座位有人了,一会儿就会回来……”那对母女装作没听见,连看都不看老彭一眼,心安理得地坐下,又把太阳帽和背包分别放在另外两张空椅上。

不一会儿,那四个座位的主人回来了,走到我们身边,疑惑地看着我们,无法肯定哪是他们的座位。他们礼貌地询问那对母女,母女装作听不懂,一问三不知。他们终于因为无法找到他们原来的座位,无可奈何地向场地后部走去。那对母女胜利地对笑起来。

一位场地工作人员走到中国女留学生面前,指着她身上的毕业典礼服问:“你是毕业生吗?”女留学生骄傲地把头一扬,说:“怎么啦?”工作人员说:“你不能坐在这里,入场式马上就开始了,请赶快回到入场队伍中去。”女留学生不情愿地站起身,对母亲说:“毕业生都坐在主席台下面,一点也不自由,大太阳下穿着这身衣服还不热死?典礼开始后我就假装去洗手间溜出来,换了衣服再来找你。”

女留学生走后,她母亲一人霸着四个座椅左摇右晃。典礼开始后,她双脚横搭在两张空椅上前仰后合上打起了响鼾。周围的嘉宾纷纷转头惊讶地看她,老彭无地自容地对人解释:“大老远从中国赶来的,一定是累了,有时差。”说着摇了摇她的座椅,她惊醒了,一脸懵晕地四处张望,仓皇中看到老彭和我,堆起笑脸,大声问:“你们也是从中国来?哪个省的?”老彭轻轻发出嘘声,示意她不要大声说话,她说:“怕什么?又没人认识!管他呢!”

老彭的儿子作为毕业生代表上台发言,老彭大感意外,抱怨说:“你看这孩子,这么大的事,也不提前告诉一声。”我赶紧翻阅典礼仪式的文件,上面印有老彭儿子的简介和演讲的全文。我对老彭说:“都怪咱们刚才没事先阅读。”

那位女留学生换了衣服回来了,说:“妈,你还在这里傻听啊!听得懂吗?不怕晒啊?”她妈问:“刚才你穿的那套衣服呢?不用穿了?”女儿晃晃手中的塑料袋:“在这里面。下午系里发文凭时还要再穿着上台展览一次,领文凭时还要照相呢。”

母女俩商量了一阵,决定离场,找一家咖啡馆去喝咖啡。离开时女留学生的母亲把刚才她塞在座椅下面的几个文件夹拿上来,分摊在几个座椅上,自言自语,又像对我们说:“东西先放这里,一会儿我们还要回来。”直到毕业典礼结束,她们也没回来。

下午参加完老彭儿子的文凭颁发仪式,和老彭的儿子一起去他的住处装行李,老彭问他儿子:“搭车的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老彭的儿子回答:“是位女同学,中国留学生,学新闻传媒的,今年毕业。”老彭警惕地问:“是你女朋友吗?和中国女留学生恋爱,可要小心!”老彭的儿子说:“不是我的女朋友,是我打篮球时认识的一位在商学院读硕士的中国留学生的女朋友。他放假回中国了,昨天我在网上给参加院际篮球联赛的球友们发告别信,他看到后和我聊了几句,说他女朋友正找人拼车乘Uber去华盛顿,希望能搭我们的车,她在华盛顿租了房子,行李前几天就搬过去了。”

要搭车的那两位,就是上午参加毕业典礼时,我们遇到的那位漂亮的中国女留学生和她母亲。她俩已等在老彭儿子的住处外了,她母亲见到我们,大声说:“嗷!原来是你们!老熟人了,有缘,有缘,我还担心你们不等我们,已经走了呢……

老彭开车,让我坐在他旁边位置。他儿子有礼貌地坐进最后一排,让那对母女坐第二排。那位母亲抚摸着座椅,问:“这么豪华的车,一定很贵吧!多少钱?”老彭说:“五六万,算不上好车。”那位母亲说:“还不算好车?五六万是美元吧?这种原装进口车,在中国要卖一百多万呢。开这车上街才有派!”

老彭一笑了之。那位母亲又问:“你买这么好的车,你是干什么的?”老彭回答:“没事了,开开网约车。”“网约车是什么?是不是搞网络的?”那位母亲问。“妈!别老在外面给我丢人现眼!”女儿反感地打断母亲的话,说:“网约车就是中国那种‘滴滴’车,在美国就是‘优步’之类的出租车。昨天咱不是还找人拼车,要坐‘优步’回华盛顿吗?”

“嗷!开出租的?还起个那么好听的名字!还以为和科技有关呢。”母亲的脸上有了鄙夷的神情,口气傲慢了许多,问:“来美国多少年了?”老彭碍于儿子,不好不答话,说:“三十多年了。”“什么?三十多年就开出租车?开出租在中国也能开唉!还用到美国来?在北京和上海这些大城市,开出租的都是外地人啊,本地人都不愿开。”

老彭没理她,沉寂了一段,那位母亲转而问我:“这位师傅是干什么?也开出租?”我敷衍说:“差不多吧。”她听了大惊小怪:“你们怎么都干这行?是不是开出租车能挣很多钱啊?这么多年连个白领都不是?”老彭的脸色变得发紫,我指着老彭对她说:“他去年退休前,是联邦农业部的主任分析师,退休后在家闲不住,开网约车打发时间。”

“嗷,是退休的?退了休每个月拿多少钱?”那位母亲追问。老彭反问她:“你为什么要问这个?”“不为什么,就是好奇,想知道。”那位母亲嬉皮笑脸地说。

长时间沉默后,那位母亲又问老彭:“能当那个什么主任,你肯定也是上过大学的吧?”老彭不答话,她接着说:“我也上过大学唉。九十年代,我上过党政干部大专班的,免费全脱产的那种。我原来干财会,以工代干,上完大学就转干了。那时大专毕业,比现在的大学毕业都值钱,上完学就能当干部,现在大学毕业连工作都找不上。我们工厂原来是国营的,后来改制,私有化,我承包了,慢慢就变成我们自己的了……

我问老彭的儿子,毕业后有什么打算。老彭的儿子说:“想先工作两年,看看情况再定是否去读博士。”我问:“工作申请了吗?”他说:“已经有两家公司和我电话联系过了,约好了下星期面试。另外联邦运输部有笔基金,资助化学专业的毕业生去德国法兰克福的一个材料实验室去学习工作两年,我已申请了,还没回音。世界银行组织了一个非洲稀有矿源考查队,我也申请了,去的可能性较大,如果能行,我就先去非洲工作两年……

“非洲可千万不能去!怪吓人的,那里非常野蛮落后的。去德国好,先免费旅游再说。”那位屏声静气听老彭儿子说话的母亲忍不住插嘴道。“你看你们美国华人多好!一毕业就能找工作。来留学的人就不行,毕业后只给九个月的实习期,如果找不到地方实习,就要回国,逼得我们孩子只能再考研究生才能继续留在美国。”

老彭的儿子说:“在美国搞新闻传媒,说英语母语的找工作可能优势大一些吧。”“那也不一定,要看媒体的要求。”女留学生说:“美国之音中文部、纽约时报中文部,还有自由亚洲电台什么的,一直在登广告,专门招收学新闻的中国留学生。中国留学生清楚中国内幕,做出来的节目给力。有国内市级以上干部家庭背景的毕业生,肯定招收。他们专招有机会接触高层的干部子女。进了这种媒体工作,再派回中国去采访,最风光!”女儿说着狠狠剜了母亲一眼:“怨就怨你和我爸当年昏了头,让他辞职下海,弄个破工厂,到现在连点背景也没有!”

老彭终于找到了机会,评论说:“在美国,骂中国最厉害的,就是美国之音、纽约时报中文部的那帮王八蛋汉奸。为了能留在美国,专事谣言污蔑,混淆是非。那帮狗东西伤害华人的民族感情最深,最可恨!”

“哟!你们都加入美国国籍了,还这么爱国啊?比中国人都爱国!”女留学生的母亲悻悻地说。老彭说:“这和爱不爱国无关,我只是叙述一种现象。人们最痛恨伤害自己民族的混蛋!”

那位母亲说:“说这些没意思,谈点正经的。你儿子谈对象了吗?”老彭敷衍说:“那是孩子的事,我们做家长的不管。”那位母亲转身直接问老彭的儿子:“有女朋友了吗?”老彭的儿子憨厚地说:“没合适的,不交。”

那位母亲来劲了:“哟!还没合适的?你要什么条件的?说说看,女方的身高、相貌、学历,还有家庭条件,说个标准啊,我来给你……”她女儿打断她的话:“妈!你烦不烦啊?想当媒婆啊!”母亲白了女儿一眼,说:“没事聊天,我问问怎么啦?又嫌我丢人?”接着转向老彭的儿子,亲热地说:“孩子,告诉阿姨,你想要什么样的,阿姨帮你找。”

老彭的儿子没有回答。那母亲说:“还不好意思啊?现在国内的年轻人可没有像你这样的了。要面子会吃大亏的。我看啊,你和我女儿倒挺般配的,我女儿还没真正恋爱过,清纯少女。一般人她都看不上。我们家有四套房子,两辆车,开了一个塑料制品厂,有很多存款……人家都说,我女儿长得好,在美国留学,档次很高,追求的人又多,真正算得上白富美、高上全……”“妈!别说啦。你这是在逛相亲市场呢?”女儿不好意思地打断母亲的话。

母亲抢白女儿:“相亲怎么啦?我就是相亲!这么好的机会,不相亲干吗?相亲市场哪有这么现成的好条件?既然相亲,不说这些说什么?趁双方家长都在,各自把条件都摆出来,明明白白,谁也不吃亏。你回国去相亲市场看看,一个个像卖牲口,还都藏着掖着,不急死你才怪……

老彭说:“前面有个休息站,停车休息一下吧。我想喝杯咖啡。你喝什么?”老彭问我。我说:“正好,我想喝杯冰茶。”

再上车时,那位母亲买了咖啡、可乐、冰激凌,热情张罗着让老彭的

浏览(274)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新婚之夜 2019-05-07 06:50:57

新婚之夜

李公尚

月色如洗。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也洒在人们心上。社区学院高级电脑工程班的夜校下课了,听课的男女青年们走出教室,纷纷抬起头,对着皓月当空由衷赞叹。婀娜尔玛站在教室外的树影里,手拉绿色的丝巾遮住面部,看着他们说说笑笑走向停车场。两年前她也像他们一样,在这个夜校班上课。那时,她工作的公司资助员工业余进修,她在这个夜校班里学习了一年。此刻,她在等待仍在教室里解答同学问题的夜校老师刘海山出来。

注视着刘海山熟悉的身影,婀娜尔玛能感觉出他今天有些心不在焉。其实,今天一整天她自己一直都心猿意马,不时还有一些莫名其状的惶恐。因为今天下午,她和刘海山赶在市政厅下班前,去办理了结婚登记。

“今后就属于你的了……完完整整地给你,死也不离开!”离开市政厅时婀娜尔玛拉着刘海山的手说。这是她第一次拉起刘海山的手。过去刘海山一碰她的手,她就敏感地躲避,闪动着浓密的睫毛,瞪大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惊慌失色:“啊!你想杀了我啊!”“小心我爸爸,还有我哥哥知道了,会杀死你的。”她出生在一个伊斯兰国家的穆斯林家庭,伊斯兰教规不允许穆斯林女人嫁给非穆斯林男人。刘海山是华裔,不信任何宗教。他知道,穆斯林家庭的女儿嫁人,必须要经过女方的父亲或哥哥同意。未婚的穆斯林女孩儿,不得和男人有任何身体接触。否则,会被驱逐出家,在她原来的国家里,还可能会被乱石打死。

婀娜尔玛七岁时,她父母带着她的两个哥哥和她,作为难民从中东地区的一个国家来到美国。她在美国接受了系统的教育,职业学校毕业后在一家银行工作。在她渐渐长大时,她父母坚持让她戴上了头巾(希迦布Hijab),并为她的婚嫁操心。他们一心想把她嫁给一个阿拉伯富翁,至少也该嫁一个富裕体面的穆斯林男人。在他们的观念里,女孩儿就该嫁给富人,多生孩子,相夫教子。然而婀娜尔玛没有按照他们的意愿生活,父母让她戴头巾,她选戴浅色透明的头巾,更多的时候愿意外露一些头发,甚至一只耳朵和部分脖子。她羡慕出生在美国的女同学无拘无束和落落大方。工作后她干脆用浅绿色或粉红色的纱巾当头巾,这样在她不想遮住一头秀发时,就当披肩围在脖子上。两年前她参加由公司补贴的夜校进修时,爱上了夜校老师刘海山。

在她眼里,刘海山是一个踏实努力、正直上进的好青年。她和刘海山偷偷好了近两年,才小心翼翼地透露给母亲,让母亲转告给父亲和哥哥。父亲的恼怒早在意料之中,想不到她的两个哥哥也极力反对。她大哥骂她辱没门楣,离经叛道。她二哥比她大几岁,在美国接受的大部分基础教育,依然对她自由恋爱颇多微词。婀娜尔玛不喜欢父母为她安排见过面的几个男人,其中一个比她大二十岁,在迪拜已经有妻子和孩子。后来,她搬出了父母家,自己住进了公寓。在美国这个民族大熔炉里,面对态度坚决,经济独立的婀娜尔玛,她父亲和哥哥除了恼怒,无可奈何。为了和婀娜尔玛自由恋爱,刘海山几次登门拜访她的父母,向他们表达自己对他们女儿的爱,都未被接受。有几次,她大哥悄悄跟踪他俩到婀娜尔玛住的公寓,窥视他俩是否有“出轨行为”,发誓一旦发现他俩未婚同居,就放火烧死他们。

今天,婀娜尔玛是冒着“死”的危险,成为刘海山的妻子的。

刘海山最后一个走出教室,婀娜尔玛轻盈温柔地迎向前去。刘海山笑着迫不及待地张开双臂拥抱她,把她的头巾轻轻拉到她肩上,试图亲吻她。她避开刘海山凑过来的嘴唇,把脸闪到一边,柔情地摇着头祈求:“啊!不,我亲爱的,能不能……等等……亲爱的,现在还不行,要等明天……”明天,她邀请她父母到刘海山家里聚餐。她和刘海山像当今大多数美国青年人一样,不打算举办婚礼,只是请双方父母齐聚一堂,为他们开始的新生活祝福。婀娜尔玛希望得到自己父母的祝福,心安理得地嫁人。

刘海山一向非常尊重婀娜尔玛的要求,他用食指轻轻戳一下婀娜尔玛的额头,笑着说:“今晚先饶了你,明天再和你算账。我送你回住处,明天早晨去接你,要像新娘一样等着我。中国人结婚喜欢穿红色,你也穿一件红色衣裙吧。”

刘海山和婀娜尔玛十指相扣,沿着寂静的花丛小路,慢慢走向停车场。他真心喜欢婀娜尔玛的聪明和善良,还有她美丽的面庞和白皙的肤色,特别是她勤劳朴素的性格温顺豁达,应该能和他父母相处得很好。他们打算婚后先在刘海山父母家住一段日子。

婀娜尔玛的脸开始发烧,指指当空的明月,说:“你看她,她在看我们呢。”“我们不怕她看,今晚她给我们证婚,证明我们的爱情像月光一样纯洁清白。”刘海山说。婀娜尔玛把头偎在刘海山肩上,说:“你看,她又害羞得躲到云朵后面去了……

两个不同族裔的青年耳鬓厮磨,相拥而亲,现在天不怕地不怕,因为他俩已在一个崇尚爱情和自由的国度里,幸福得结为夫妻。

婀娜尔玛轻轻唱起古老的阿帕拉契亚民歌:

“美丽的月亮啊,请不要悄悄隐去,告诉我,告诉我,我的爱人在哪里?”。

刘海山和声伴唱:

“温柔的月亮啊,请不要默默迟疑,伴着我,伴着我,让我敲开爱人的心居……

两个人一起大声唱起来:

“多情的月亮啊,请不要暗暗惊奇,照着我,照着我,我和爱人走进婚礼……

两人的歌声,惊起了花草丛里栖息的鸟儿,呼啦啦飞起一片,喳喳叫着,波浪般地此起彼伏。两人止住了歌唱,相视而笑,婀娜尔玛说:“它们在为我们起舞。”

将近午夜了,诺大的停车场里,只剩下他俩的那辆车。走到车边,婀娜尔玛伸出双臂,搂着刘海山的脖子,深情地注视着,说:“我心跳得很厉害,一个下午都是这样,扑通扑通的跳得发慌。好像……真怕今晚离开你,明天见不到你了。”婀娜尔玛把身子紧紧依偎在刘海山怀里。

刘海山用力搂紧婀娜尔玛的腰,问“是不是……担心你父母和你哥哥,今晚会去你的住处把你强行带回家?”婀娜尔玛默默地点点头:“他们让我嫁的那个阿拉伯男人,昨天还找过我,说要带我走。”

刘海山注视着婀娜尔玛亮晶晶的眼睛,也开始担心起今晚和明天会出现什么变故。

“不!我不是他们的,我谁都不怕!”婀娜尔玛头一昂,把肩上的绿色沙巾拿下来,缠在手上, 头一歪,咯咯地笑起来,爽朗地说:“从明天起,我就不再戴头巾了,我会像中国人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为你生孩子。还有,我要有一个中国名字,也要姓刘,给我起一个美丽的中国名字吧。”

突然,一辆汽车拐进停车场,从远处向他俩疾驶而来,车灯牢牢地把他俩锁在光柱中间。他俩惊讶地朝呼啸而至的汽车看着,汽车停在他俩近旁。

从车上下来的,是婀娜尔玛的妈妈,身穿一袭深色的罩袍(波尔卡),身后跟着婀娜尔玛的二哥。婀娜尔玛迎着妈妈过去,站在妈妈面前。她妈妈注视着她,伸手帮她理理头发,拿过她手中的纱巾,给她围在头上,慢慢地说:“明天,你爸爸和我都不去了,你爸爸不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既然你们已经这样了,在美国,就好好过日子吧。”说着,举手抹一把眼泪,把自己手上的手镯、戒指,还有耳朵上的耳环,一一摘下,送到婀娜尔玛手里:“妈妈祝福你……

“妈妈 ,”刘海山走上前,对婀娜尔玛的妈妈说:“谢谢你,妈妈……”婀娜尔玛的母亲看了刘海山一眼,点点头,没有说话,转身走回车上。她一直认为:刘海山是个规矩的好青年,如果能信真主,是一桩美满的婚姻。”然而,刘海山并没有如她所愿。

婀娜尔玛的二哥一步跨到刘海山面前,紧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你要好好待我妹妹,如果欺负她,我会杀死你…….”他转身走到婀娜尔玛身边,给她一个信封,低声说:“我的一点心意。还有,今晚不要回你的住处了,大哥可能做蠢事,妈妈和我特地赶来告诉你……

刘海山和婀娜尔玛回到刘海山的父母家,刘海山全家热情迎出来。刘海山的妈妈笑着问婀娜尔玛:“今晚是不是还和我住一个房间?”她在楼上为刘海山和婀娜尔玛布置好了房间作为他们婚后的住处,过去婀娜尔玛曾在刘海山家里住过,每次都坚持和刘海山的妈妈住一个房间。刘海山的爸爸也笑着低声对刘海山说:“过去她每次来,都逼得我和你妈分居……

低眉顺眼的婀娜尔玛早已面红耳赤。她突然大方地昂起美丽的脸庞,指指墙上电子荧屏上的时间,说:“是新的一天了,妈妈。过去我是您的女儿,现在我是海山的妻子,我要永远陪伴我的丈夫……

刘海山的妹妹拉着婀娜尔玛的手咯咯笑着说:“你可真行!把我哥哥给憋了整整两年多,都不能近身,真够厉害的!”

第二天一早,一夜难眠的新娘听到婆婆起床了,赶紧为熟睡的丈夫掖好被子,下楼去帮着婆婆准备早餐。

刘海山的妈妈习惯一边准备早餐一边看电视,打开电视,早间新闻播报:今天凌晨,警察在一所公寓外逮捕了一名游荡的男子。警察从他的车里搜查出一桶汽油和一把匕首,他在试图寻找一对新婚夫妇。是他母亲,向警方报告了这名男子不正常的举动…… 几个小时后,警方在对这名男子的悔悟作出评估后,释放了他……

(根据实事编写,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2019年55

于美国波士顿

浏览(4870) (7) 评论(10)
发表评论
飞絮 2019-04-12 06:36:00

飞絮

 

李公尚

 

和着春风飘逸的舞步,

让青春潇洒得轻浮,

剔透短暂的生命不甘沉沦,

尽情交织梦境的银雾。

飘渺迷茫依然欣喜欢乐,

迎着太阳起舞,起舞,翩翩起舞。

啊,

那欢乐是初孕的幸福。

 

2019年4月10日

 

浏览(234) (1) 评论(0)
发表评论
阿帕拉契亚山的恋人 2019-04-09 18:11:57

阿帕拉契亚山的恋人

 

李公尚

 

晨风拂动着无际的郁金香

蓝天下翻滚着多彩的波浪

河边收割的恋人们哟

日子像河水般清澈流淌。

 

背篓里装满了辛勤的希望

心中漾溢着幸福的芬芳

今天要去集市换一对耳环

送给身边美丽的姑娘。

 

小伙儿朝姑娘悄悄张望

姑娘的笑脸鲜花般绽放

不要害羞哟心中的小伙儿

你勤劳勇敢印在我的心上。

 

恋歌回荡在漫漫的山岗

原野浸透了青春的爽朗

汗水是恋人们定情的信物

欢乐伴着百灵鸟儿翱翔。

 

2019年4月8日

应邀为本地中文学校课外读物而作



浏览(63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昨夜,春雨敲窗 2019-03-26 07:41:16

昨夜,春雨敲窗

李公尚

 

昨夜,

春雨敲窗,

轻轻地,

伴有羞涩的慌忙。

纤细的身影,

映在窗外,

透着初恋少女的,

兴奋紧张。

我听出那急促的喘息,

是初约时的踌躇,

还有细润的脚步,

更是娇羞时的彷徨。

我这就去打开房门,

和你相拥漫步,

任你浅吟低语,

在温柔的细腻中徜徉。

我猜今晨,

树木会因你的爱抚

显得嫩绿,

枝蕾会因你的初吻

含苞欲放。

多谢你如约到访。

你看,你清新的信物

让周围的世界,

感受春的芬芳。

   

    2019年325

    于美国弗吉尼亚

    应邀为本地中文学校课外读物而作

浏览(1224) (2)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13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