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悟性随行的博客  
在充满谎言的世界里,一个人要勤于观察和体验,要在自己的悟性中成长  
我的网络日志
教权与王权--续 2018-11-12 20:55:19

教权与王权--


纵览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首先,正确有意的知识对人们来说就像是阳光和雨露,人们对知识的渴望是不受时代限制的,教权的作用就在于满足人们的这种渴望。伴随着社会重要产业的形成与发展,在文明发展的坐标中,一个重要的标志是王权的产生。王权意味着大型社会组织的确立与发展,是古代国家和王朝得以建立的基石。社会权力来自于社会组织,王权的权威是由其所属的社会组织支撑的,社会组织是由多人组成的,独立进行社会活动的行为主体。王权实际上是个人能力的扩张,具有许多个体人性的特征,人性的局限和弱点都可以反映在王权上。


古老的社会组织,特别是在农业社会,基本上都是以血缘家族作为基础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支撑王权的是与此相联的利益集团,王权的作用就在于维护自身和整个利益集团的利益。王权是少数人对多数人的统治权力,从外部看其存在着地域限制,存在着血与水,亲与疏,贵与贱的分别,存在着私利性和排他性。从内部看,作为社会组织必然存在着层级或等级的差别,王权是整个组织最高权力的代表,拥有最高的特权。王权从其诞生的开始就伴随着肤浅狭隘自私的局限性。到了近代王权自身的局限性成为阻碍社会发展的桎梏,成为世界近代社会革命的起点,这是文明发展的第一阶段。摆脱王权的局限性的出路是教权的发展,王权的肤浅狭隘和自私需要通过教权的广阔深刻和开放包容来克服,整个社会(包括王权在内)在教权的发展引领下进入到更高的层次,这是文明发展的第二阶段。这就是西方社会整个历史发展的脉络,中国的问题就出在第二阶段。

仔细观察一下中国与西方国家几千年历史的不同,可以明显地发现,与西方社会相比中国社会教权的作用非常有限,甚至整个东亚地区都没有一个像西方那样强大的教权在发挥作用,教化,引领和规范这里的广大民众。汉代以后中国社会真正能够发挥教育作用的是散落在社会上的私孰,寺庙和道观。由于中国历代统治者都把愚民作为维护统治利益的有效手段,教育始终是中国传统社会最薄弱的部分。一个没有被教化的土地,必然遵循着最原始的丛林法则。从现存的历史遗留,比如易经,八卦,甲骨文,占卜术等,人们还能隐约发现中国古代传统神权的踪迹。

比较于西方历史,中国历史就是一个王权不断兼并整合,不断替代的历史,其主角始终是王权。在先秦以前,可以肯定中国有过神权的作用和表现,但是随着中国王权对教权的粗暴干预,随着君主专制的深入所导致的文化专制,妄自尊大的王权统治者们成为中国文化发展的重要屏障,并且形成了历史传统。今天中共对网络的封锁,对不同政见的打压就是这种传统的表现。而这是一种严重失衡的畸形的社会发展格局。由于教权发展的停滞,必然导致整个中国社会文明发展的停滞。而导致中国教权停止发展的原因是由于其与王权的利益相互冲突,而被王权所打压和阻遏。

中国文化界也不是一直都处在昏暗之中,也有过出彩的时候,这就是确立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王朝-秦朝强盛的基础,先秦时代中国诸子百家时期最重要的杰作-商鞅变法,这是中国那个时代知识就是力量的最好体现。其不仅有当时先进的理念,而且有当时成功的实践,这也是中国走向法治时代的最好契机。

商鞅的法规并不是为了维护和平时期的社会稳定,而是为了适应王权兼并战争环境的战时需要,其最大的特点是激励社会广大民众的参与,来促进国家军事力量的强大,对秦国扫灭六国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在秦国扫灭六国之后,国家进入到和平时期,这一战时法规应该做及时的修正,以适应和平时期稳定发展的需要。而此时的大秦王朝却再难找到像商鞅那样杰出的有识之士,王权的巨大成就使其容不下任何异议之声,秦王的周围被阿谀奉承的人所覆盖,令其陶醉在眼前的荣耀和前辈铺就的基业上利令智昏。秦国从弱到强几百年的变迁,实际上也是从非常穷困弱小,期望奋发有为的秦孝公的思贤若渴,到一统六国志得意满变得狂妄自大的秦始皇的目空一切的转变。接下来就是大秦王朝的迅速败亡。

从王权到皇权的升级,统治者除了更大的贪欲和虚荣心之外,作为权力真实载体的人并不会有什么不同,同样的时代背景同样的文明与科技水平,地位权力的提高并不能同时带来一个人知识水平,能力水平和文明程度的提高。暂时的辉煌所带来的不同的心态却可以让人因为失去理智而丧失一切。中国文明的发展进程,传统教权的作用与发展实际上在秦王朝统一之后,由于王权的专制而被中断。

一个人的愚昧无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其成为当权者,并且为了自己虚幻的尊严,荣誉与利益而要求别人比他更加的愚昧无知。这个世界没有生而知之的人,任何人的知识都是学习得到的。一个人的人性弱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种弱点任由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并通过权力而把这种丑恶向整个社会扩散。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在科教水平非常低下的古代,人们的愚昧无知和野蛮是普遍现象,王权的拥有者们并不会由于自己的特殊地位而摆脱这样的境遇。而要摆脱这样的境遇需要有正确的态度和行为,而一个人的虚荣心却可以扭曲人性,使其丧失理智,并且带来恶劣的社会影响。摆脱社会愚昧无知和野蛮的唯一途径是发展教权,为此王权应该认清自己的局限,尊重教权应有的地位并为教权发展让路。

历史上西方世界的发展要比中国的发展全面的多,其既有王权的兼并整合,更有教权的整合扩张。这就是中西方历史最大的不同。从遍布在西方世界众多的教堂和图书馆人们就可以看到,西方人起码很早就认识到知识与教育的重要作用,知识就是力量是深刻在西方文化基因里的,而唯我独尊是融入在中国传统文化的骨髓中的。

中国以王权作为主角的历史是权力和利益驱动的历史,权力与利益是中国历史社会活动的主线。由于中国社会文明在几千年的时间里基本上没有进展,所以王权作为社会上最大的活动主体,获得与维护其权利的方式主要是通过暴力手段,谁的暴力能力越强谁就拥有越高的权力。战争自然成为遴选中国社会最高权力者的最主要的舞台。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早已适应这样的环境,人们时刻都在计较着自己权利的得失,并由此衍生出爱恨情仇。这样的由社会活动主体权利所引发的纷争,会严重束缚当事人们的视野而变得狭隘,而这样的纠葛是没有止境的。同时这样的纷争如果不受到有效的管束会形成恶性循环,对大局产生严重的不良影响。民主法治的目的就在于有效管束社会上这样可能无休止的权利竞争,解决利益纷争的根本途径是文明的进步。王权之间的争斗基本上都是以利益为核心的。

西方以教权作为主导的历史发展是文明推动的历史。宗教所提倡的“善”的目的很重要的一点是尽可能避免能够给社会带来巨大破坏作用的权利之争。虽然王权一直是社会活动中能量最大的活动主体,但是宗教的作用依然是持续和有效的。如果没有宗教,社会矛盾会更加尖锐,人民的痛苦也会更加深重。基督教,一个起源于民间的宗教,深刻体察底层民众的心声,尽其所能地去扶危济困。基督教为什么能够具有巨大的开放和包容性,最关键的原因是它的博爱,爱比恨更有力量,生命由爱而生和成长,社会也因爱的推动而发展。是博爱的理念成就了基督教的博大。教权之间的相互竞争主要是以文明为核心的,即使其也有短暂的野蛮暴力的时候。


推动欧洲文明向前发展的以其说是古希腊和基督教这两个车轮,更恰当地说应该是这两只翅膀,全面而充分,具有同样的力量。古希腊的理性和感性,基督教的博爱。感性是一种外在的力量,理性是一种内在的力量,人们外在力量的引导下探索内在的力量,不只是客观世界还有我们的主观世界。爱是一种高尚的力量,用它来化解由恨所带来的低俗野性的力量,来发现新世界,创造新的未来。西方世界不只由此而进步,同时也启发了别人,推动整个世界的进步与发展。


中国教权的衰弱,原因是多方面的,可以分为内因和外因两个方面,王权的自大专制是外因。从内因上看,中国的传统文化始终没有正确方向的指引,眼光狭隘,目标短浅,价值观念错误。古老的散落在民间的神权始终原地踏步没有得到统一和升华,跳不出利益的氛围。


西方教权可以长盛不衰,古希腊文明的作用至关重要。以深邃的眼光来看,古希腊文明的作用在于很早就为西方世界确立了真善美这样有意义的价值观念,并产生了与之对应的科学,宗教和艺术这样的人文学科,滋润和浸染着西方世界人们的心灵。在古希腊之后欧洲几乎所有的教权与王权都要面对这样一个超越时代的文明瑰宝,无论是谁都能够从中得到理性或感性的启迪,都在延续着其所指引的方向。

人类几千年文明史不只是王权的兼并与整合,而且是教权的整合扩张。不只是王权征服能力的较量而且是先进文明扩展的过程。世界宗教得以建立和传播的基础是在当时科教水平极端落后的条件下,其能够为当时知识极度匮乏愚昧的人们带来些许文明的指引。两种整合都源自于人们最基本的社会需要。王权的兼并整合主要是基于人们对生存安全的基本需求,教权的兼并与整合则是基于人们对知识和文明的渴望。西方中世纪的历史向后人表明的是,只有受到教权正确引导的王权才有更加长久存在的可能。

今天的中国由于一党独裁使得其政权更像是一个不受约束的王权,在内政上用家国取代社会,政治上政府对待民众依然采用统治的传统,对待民众缺少起码的尊重信任与开放包容。14亿世界第一人口大国使用的是类似家国的统治方式。自我标榜是社会主义国家,而这样的国家却缺少社会的基本特征,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缺少言论自由,思想被禁锢,文化被停滞和倒退,这是和整个人类文明的发展严重背离的。今天中国的使命应该是向先进世界看齐,而不是延续落后腐朽的文化传统。今天中国的统治者首先要认识到自己与先进世界的差距,中国的发展是缩小与先进世界的差距,而不是固守和向世界传播落后腐朽的文化传统。




























浏览(104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教权与王权 2018-09-01 11:48:16

教权与王权

这应该是中世纪人类社会中的概念,但是今天的社会是从中世纪走过来的,所以这两个概念对今天的社会依然具有深刻的影响。而中世纪的教权与王权又是从更古老的时代走来,远古的神权实际上就是在承担着教权的作用,有着重要的影响力。教权与王权就像是支撑古老社会的两个重要支柱,缺一不可,原本就相互独立,各成一体。

古代社会对教权的基本要求是,要能够代表了当时整个社会的知识水平,解答当时人们所提出的各种疑问。由于当时社会科技教育水平的低下,除了最直接,最简单的观察之外,人们只能通过幻想,借助于神灵,从而导致神权的确立。王权的作用主要是事务性和重复性的,一般并不需要更高深的知识,当王权需要处理自己未知的领域时,需要得到教权的帮助。教权从一开始就显示出其社会基础性作用,它的水平反映出整个社会的知识与能力水平,社会的真正发展主要取决于它的发展。

古老传统社会教权与王权的相互关系可以导致产生不同的社会形态,形成不同的发展格局。现代社会传统的教权已经发展成为现代文教体系,包括各种独立的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商业智库,以满足现代社会广大民众的需要,教育又分为基础与专业两大块。而传统的王权则主要发展成为现代政府的行政权。

传统社会合理的社会格局应该是:教权与王权相互独立,各管各的领域,教权主要影响人们的思维意识,其中也包括王权的观念意识,而王权主管社会主要的活动和行为。同时教权应该高于王权,王权应该受到教权的规范和引导。这是因为,教权与王权就好比是人的思想与行为两个部分,人的行为需要受到思想的支配,这是一个正常人的基本特征。如果一个人的行为不受思想的支配,而是随意而为,这就不属于正常人。而这就是中西方传统文化的不同。再形象的比喻一下,教权主管人的灵魂相当于人的大脑,王权主管社会的各种重要活动相当于人的手脚。人的手是由大脑支配的而不是相反,手不能支配大脑,这是基本常识。但在中国就出现了手脑倒挂的局面。

想一想为什么在中国要想把握权力,控制住军队非常重要?为什么中国大部分文人没有骨气,在王权面前唯唯诺诺,曲意逢迎,助纣为虐?因为在中国教权从来就没有真正独立过,根本就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权威,其权威是由王权赋予的。在中国统治者的随意性远大于西方,中国统治阶层比西方的同类阶层更为所欲为,肆无忌惮。这些都是因为在中国王权从来就没有被谁真正规范过,从来都是桀骜不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中国的王权只有一个东西可以驯服,那就是实力,只有更强大的军事实力才能让中国的王权驯服。这样的文化特征导致最近一千年中国先后被落后的蒙古和女真外族灭亡也就不足为其了。在中国教权是由王权确立,受到王权的支配,而在西方王权则受到教权的规范和制约,这是中西文化之间的差别。确立教权的崇高地位是野蛮社会进入文明社会的第一步。

教权高于王权是一个国家走向文明的先决条件,但这还不是充分条件。在具有教权高于王权传统的社会,王权具有更大的自律性和可塑性,更容易伴随着时代的步伐前行,而这也就为确立法治和民主的现代社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这就是英国能够产生世界上最早的宪法大宪章,能够发生光荣革命的根源。在教权至上的西方,要能够发展关键是看教权的可发展性,而这取决于教权的开放,包容和积极进取性。由于基督教的开放性与包容性大于伊斯兰教 ,又经历了中世纪的宗教改革,所以以基督教为基础的欧洲得以发展起来,而以伊斯兰教为核心的西亚中亚地区却始终发展缓慢。这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文化的区别。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文化教育所承载的内涵与外延以及发展空间远大于行政组织,就好像有知识,有文化的人们思想的深度和广度要远远大于自身曾经或正在进行的活动一样。王权只应该是教权下面的一个子集。在西方基督教由此而把世界分为神俗两界,神界代表的是高尚,广阔深刻,而中国则由于王权自身的狭隘从而严重束缚了整个国家人们的视野。在中国古代人们关注的主要是自家的范围,无论是大家还是小家。而在西方古希腊和基督教关注的是整个宇宙社会。东西方主流传统文化的眼界相距甚远。

在西方教权高于王权的取得并非一帆风顺,而是经历了长期艰苦的历程,这既得益于古希腊民主科学的传统,又得益于基督教积极进取的精神,古希腊文明对基督教具有激励作用,最终引导西方世界进入现代文明,而在中国则难于实现,导致中国的文明进程难有进展,始终停留在近乎野蛮的状态。西方文明在公元后的前一千年实际上就是在确立教权的地位,后一千年是这种地位开始发挥作用的时代。英国的崛起,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工业革命都在这一时期。西方今天文明的取得是分阶段,逐步完成的,而不是一次到位突然形成的。而今天中国的落后就是由诸子百家时代文人们不能够独立自主,始终依附于王权所导致和决定的。诸子百家的主要成员几乎都在一方诸侯下为官,中国的古老文化是伴随着政权的需要产生和发展的,从一开始就不是也不可能完全独立。而古希腊文明的众多哲学家们却少有为官的,基督教更是自成一体,真正的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

独立是一个人,一个社会组织,一个学术团体真正走向成熟的最基本,最重要的标志,独立是真正能够体现自身价值,实现自我完善,思想得以前行的最基础最重要的条件。这个经验的正面来自于西方的古希腊和基督教,反面来自于中国。诸子百家时期中国只有儒学比较重视教育,而其他学派都忽视教育的重要作用。不像古希腊和基督教那样专注和倾心于教育领域。而儒学的视野又非常的狭隘和守旧,鄙视打压底层民众,逢迎和利用权贵,只图自己的私利,中国自己根本没有走向现代文明的可能性。

现代社会虽然还受到传统社会的影响但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这主要是因为近代科学的蓬勃发展所导致的。科学的作用越来越大,正在逐渐引领整个现代教育。这要归功于西方特别是古希腊那些众多的哲学先驱们为科学的确立和发展所做的不懈努力,所打下的坚实基础。现代社会更加的开放包容,这为人们走向独立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但也带来一些问题,这得益于基督教的开放包容。西方是通过教权的不断进步发展而发展起来的,最终把整个世界带入到现代社会,而不能独立的中国文人们却希望通过完善王权来发展起来,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浏览(437)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漫谈逆境与顺境 2018-08-06 18:42:30

漫谈逆境与顺境

人都是从逆境中成长起来的,人的能力都是锻炼出来的。每个人都是从少儿时的无知,幼稚,柔弱走到今天的。人们是否还能记得幼时父母的责骂,外人的欺凌,成长中所伴随的各种疾病等等所带来的苦恼,那时的我们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早一点长大。

什么是逆境,可以进行这样的归类划分,逆境可以是我们能力上的欠缺,也可以是我们资源上的窘境。关键是在这样的条件和环境下不屈服,具有提高能力和突破窘境的愿望和行动,人就是在这样的愿望和行动中成长起来。能力的欠缺可以在现实的实践中,随着经验的积累而不断的提高,资源的欠缺同样可以随着时间的延续,在实际社会活动中积累。逆境就好像是向上的坡,人只有弯腰吃力地走才能不断的向上,用自己的力量抗拒着重力引力,在发挥自己力量的同时,锻炼和提高了自身的能力。顺境好比是下坡,顺应着重力引力轻松向下,被引力所引导,最终失去自己的方向和力量。一个人要想提高自己的能力,要从底层做起,要从逆境中做起。

逆境对于一个人的优势是:可以客观地摆正自己的位置,能够激发出一个人的各种能力,能够引导人向上的方向和力量,能够勇敢面对各种挫折困难和考验。顺境的作用往往与逆境完全相反。

2018-08-06

浏览(564) (0) 评论(3)
发表评论
总共有19条信息 当前为第 1/7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