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王博看美加  
首招寄宿生,初中及以上,高贵林,包食接送,callaaz@yahoo.ca  
我的网络日志
晚舟归来(260):贝益民RACHEAL “主仆”换位 2021-04-08 16:19:31

江晚舟这番“辩驳”让贝益民“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了。

“憋”了好一阵子,贝益民的脸都红起来,才终于长叹了一口气,仿佛是一根堵塞的管道被打通了一样。

他有些自言自语般地开口说道:也好,也好,所谓“各为其主”嘛,又所谓“人各有志”,个人的价值永远都是在“集体”的事业中体现的,把自己的理想与国家和民族的前途结合在一起,这是“阶级社会”里,实现个人价值的最高境界,鲁迅虽然一生都在批判他生活的那个社会,但是他还是尽心尽力一心为着国家好,“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你让我“高山仰止”了。

江晚舟听贝益民这么说,又忍不住笑起来,“骂”道:你别把我们两的关系搞得这么“酸溜溜的”好不好,我没有你说的那么高尚,我就是知道“知恩图报”而已,我们既然都知道“人各有志”,就不要再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不休了。

谈话的气氛也就此平静下来, 两人“咕咚咕咚”地把各自的咖啡倒进肚子里。

江晚舟长舒了一口气,抹了抹嘴巴,抬起头来,眼神略带歉意地说:贝老师,对不起,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帮忙。

贝益民略感惊讶地抬起头来看着她。

江晚舟接着说:新新奶茶公司的生意并不只是转手这么简单,RACHEAL为了筹资接手新新奶茶公司,卖掉了温哥华的房子,又把在温哥华的艾米粒奶茶生意转给了VIVIN,但是仅仅靠这些钱肯定是不够的,所以我找了LILY,帮她拿到了银行贷款,但是RAHCEAL并不希望长期以银行贷款的方式来解决公司发展的资金问题,她希望能在你的帮助下,尽快把公司在香港上市,通过股市来获得资金,你对公司的情况最熟悉,而且我知道你博士之前的专业就是国际金融。

贝益民沉默片刻,说:从理论上讲,餐饮类企业上市当然没有问题,星巴克和麦当劳都是上市公司,但是中国的餐饮企业,目前虽然有上市的或者曾经上市的,都不成功。

江晚舟问:为什么?

贝益民说:最简单的回答就是管理不到位,包括财务、生产和原材料,中国绝大多数餐饮企业都是家族企业,这种企业转型太困难。

江晚舟说:这个方面的困难RAHCEAL和我也差不多想到了,我觉得RACHEAL和刘一勺都有拼死的决心,在应对改造困难方面应该没有问题,我们两最担心的,倒是你愿不愿意留下来,帮忙打赢上市这场仗。企业转手以后,我和宋佳都完全退出来,但是你将暂时保留原先的职位,继续在香港工作,不过主要工作职责变成帮助新新奶茶在香港上市,等公司上市以后,RACHEAL会给你应有的回报。

贝益民问:为什么首选在香港上市?

江晚舟说:我们其实也讨论过到华尔街上市的,我还咨询过LILY的意见,她说现在到华尔街上市,其实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有难度,因为美国方面其实给中国企业开了后门,中国的企业只要在中国国内找有资质的会计公司做上市的审计就可以过关了,不需要美国公司的审计,最典型的就是巴巴公司,它们就是中国会计公司自己做审计,而且不用向华尔街公开自己的某些核心财务信息,比如股权配比等等。

贝益民惊讶地说:这可是开了一个很大的“后门”,简直就是“厚彼薄此” 呀。

江晚舟哈哈笑起来,说:可不是嘛,但是人家需要鼓励中国公司到美国上市,多从中国上市公司身上赚钱嘛。

贝益民说:美国证交所不通过自己的会计师事务所对中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做审计,这对于美国投资人来说,岂不是一种欺诈行为?中国会计师事务所做上市审计,哪一个敢不听党妈的话?

江晚舟说:诶,你也不该这么讲,毕竟中国的会计审计制度跟美国的不同,这是国情嘛,如果一点点都不通融,中国的公司就永远没有机会到美国去上市,美国人民不也就失去了“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红利”的机会了吗?再说了,能到美国去上市的公司都是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哪一家不是有“中国政府”做担保的?而华尔街上市的那些企业,说是都经过了 “美国会计公司”严格审计的,其实呢,“垃圾股”的多了去了,是不是?

贝益民点点头,反问道: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没有推荐RACHEAL到美国去上市?

江晚舟说:我是从巴巴公司的上市看出了美国股市的“危险”,华尔街那帮人放纵你到美国去圈钱,不也是“养套杀”嘛,我可不希望“新新奶茶”将来被美国人“牵着鼻子走”,再说了,我们上市不过是为了筹集初期发展需要的资金,这些钱并不算多,在香港上市就足够拿得到了。

第二天一早,RACHEAL和刘一勺还有刘清都来到贝益民和江晚舟下榻的酒店,在酒店里吃过早餐之后,刘一勺带着贝爱国和刘清外出游玩,RACHEAL和江晚舟来到贝益民的房间。

三个人坐下来,贝益民为江晚舟和RAHCEAL倒上茶水,RACHEAL用食指轻叩桌面。

贝益民见状,打趣地笑着说道:“大人”,你不用对“奴才”施礼了。

RACHEAL抬头看了贝益民一眼,微微一笑,说:你曾经是我的主人,也永远都是我的主人。

江晚舟在一旁好奇地问道:你们两在打什么暗号呢,什么“主人”、“奴才”的?

RACHEAL笑着解释说:PETER给我倒茶的时候,我在用手指给他行“叩首礼”,是广东人在喝茶的时候常用的一种礼节,“手”和“首”是谐音,“叩手”代表“叩首”,三个指头弯曲即表示“三跪”,指头轻叩九下,表示“九叩首”。

江晚舟恍然大悟,说:见识过,见识过,广东人都这样。

接着她也对着贝益民做了一遍“九叩首”的动作,说:贝老师,昨天我说话可能多有得罪了,“你曾经是我的老师,也永远是我的老师”。

贝益民笑一笑,看了RACHEAL和江晚舟两人一眼,说:好了,谢谢你们两“抬轿子”,我们“开门见山”吧,我来讲讲公司上市要做好的几件事情,第一条是原材料的供应问题,我们不仅要有高质量的稳定来源,而且所有的这些来源必须是完全可追溯和可监控的。

江晚舟接过话题说:诶,这件事情你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做了嘛,当时我南下香港,你去了安徽、江西、河南、福建,在当地建设公司专属的茶叶供应基地,这不就是建设“可追溯和可监控”的原材料供应链吗?看来你还真是“神”了,你当时怎么会想到今天的事情?

贝益民谦虚地笑一笑,说:我怎么会想得到今天的事情?我当时这么做,是因为行业的竞争需要和公司自身长远发展的需要,世界上所有著名的咖啡饮料企业,都有自己的原材料供应基地,这和打仗要有“粮草先行”是一个道理,只能算是“歪打正着”。

RACHEAL问:第二项必须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呢?

贝益民说:第二项是建立饮料制作和产品生产的质量监控系统,每一项产品,无论是自己生产,还是供应商提供,都必须符合最严格的监控标准,而且保证信息完全公开。

RAHCEAL说:在这个方面我们有什么问题或者困难吗?

贝益民说:完全没有问题,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建店的时候,就建设了自己的中心工厂和配送中心,饮料在店内的制作也达到了最高水平的机械化和自动化,对人工的依赖已经降到最小化了,卫生标准很严格,未来把总部转移到广州以后,并不需要解散在杭州的中心工厂和配送中心,只需要在广东这里,按照既有的模式建设一个新的南方中心工厂和配送中心就可以了。

贝益民接着说:第三项是公司财务管理问题。

RACHEAL赶紧说:财务管理的问题你放心,我在温哥华爱米粒奶茶公司的财务管理就是非常规范的,完全服从加拿大政府对资金管理和税收管理的要求,我在新新公司财务管理方面,一定会从一开始就完全遵照上市公司的财务管理要求来做,跟你配合得“天衣无缝”。

贝益民说:“规范财务管理”这还只是一个方面,公司要想上市并且取得好的成绩,财务报表也一定要好看,而且至少是连续两年的财务状况都要好看,因此从现在起,新新奶茶公司要改变发展策略,放慢发展速度,减少成本支出,同时还要想办法增加企业盈利,我们可能需要立即停止筹建中的北京郊区中心工厂和配送中心,减缓在北京开店的速度,由杭州的中心工厂和配送中心暂时负责支持北京市场的需要,把投资和精力放到广东来。

江晚舟说:把新的工作重点放到南方来,这也应该不是一个问题吧,毕竟过去这两年,我们发展得非常快,早就已经把同行远远地抛在后面了,加上这一年,你在南方已经做了很多准备, RACHEAL也已经决定把总部迁移到广州,南方也许有更大的奶茶市场,这次战略转移反而会是一次很好的新的大发展的时机。

贝益民说:关于这一点,我们不能太乐观,我刚刚看到美团点评发布的《2018中国饮品行业趋势发展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茶饮市场出现了全面爆发的态势,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全国现制茶饮门店数已经达到30万家,一年内增长91%,这表明,茶饮料市场已经在中国被大家发现,并且盯上了。

RACHEAL说:我也看到了类似的行业数据,好在中国的茶饮料市场依然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况且,我们如果尽快攻克上市这一关,我们又可以走在别人的前面。

说到这里,RACHEAL端起茶杯,先看了江晚舟一眼,又向贝益民示意,说:PETER,真心感谢你在新新公司做的这一切,我自己虽然也在温哥华做奶茶生意,但是我仍然想像不到,你把新新奶茶公司经营得这么扎实严谨,在我看来,冥冥之中,新新奶茶公司上市的准备工作其实都已经准备得七七八八了。

贝益民说:我还没有说第四项准备工作呢,你就那么乐观,觉得已经准备得七七八八了?上市之前我们还需要做好公司形象的宣传,公司的口碑对上市后的股价会有直接影响。

江晚舟笑着说:哦,你在说“吆喝”嘛,这不就是你的老本行吗,而且RACHEAL她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在这里一定也有很多关系的。

贝益民说:靠个人的“关系”肯定是远远不够的,企业上市的“吆喝”跟之前“馨茶”在杭州的开张不同,开店的“吆喝”是地域性的,而上市的“吆喝”是“非地域性”的,而且还是要做好“上下”呼应,所以找到好的公关公司很关键,通过公关公司运作,再配合以各方“关系”,有计划有方法地逐步实施才能奏效。

听到这里,RACHEAL和江晚舟两人扭头相视一笑。

RACHEAL说:晚舟姐,你听出PETER的“弦外之音”没有?他是说呀,这件事情最重要,没有他是肯定办不成的,那我们就拜托给他好了。

说完两人都哈哈笑着,在茶几上使劲地做起“九叩首”的动作来。(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浏览(139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晚舟归来(259):贝益民江晚舟分道扬镳 2021-04-05 18:17:47

江晚舟听了贝益民的责问,愣了好半天,才终于开口说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趁着今天这个机会,讲透了,我们之间反而可以更好地理解。

贝益民叹了一口气,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坦白地说吧,我对你们在全球推广“5G”这件事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常言道“天时地利人和”,做任何事情,成功与否,真正最要害的问题是“机遇”,没有机遇,空有一腔热血,结果只会是无谓的牺牲。

江晚舟问:那么你说的“机遇”是什么呢?

贝益民说:在国家战略层面上,“机遇”当然就是国际政治,我明白,通信网络不仅是国家的基础建设,也是国家的战略资源,尤其是在今天以信息为核心的战略竞争中,显得尤其重要,是至关重要的“看不见的战线”。

江晚舟笑着插嘴说道:“看不见的战线”,这个比喻真的是太好了,我也看过这部朝鲜的电影,你还记得吗,你在讲到新新奶茶要用最快的速度抢占市场的时候,讲过一句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我们现在就是要“快很准”。

贝益民说:你把5G的竞争比喻为抢占山头,这个比喻也很贴切,但是,无论是抢占山头也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也好,这些都只是战术层面的东西,脱离战略讲战术,就会本末倒置,既然打的是一场根本就不应该打的战争,那么争抢谁输谁赢又有什么意义呢?

江晚舟愣了一下,想了想,问道:为什么是一场不应该打的战争?

贝益民说:中国发展的“战略机遇”,其实就是苏联解体之后,21世纪世界政治经济的和平与发展,小平同志把它定义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而且强调“一百年不动摇”,这些年,中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之所以取得成就,靠的就是抓住了这个机遇,一心一意搞经济建设,坚持“韬光养晦”,不在国际社会称王称霸。

贝益民接着说:而中国的国际政治关系,说白了,就是中美关系,中国如果在5G网络上挑起“竞争”,最后一定会导致两个国家之间的对立,这将让中国失去千年不遇的国际政治机遇,就算是在5G这个事情上,暂时占到了便宜,也是非常“得不偿失”的。

江晚舟又愣了一下,想了想,继续问道:你是觉得中国和美国之间将来有可能会产生全面性的冲突吗?

贝益民听了江晚舟的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笑着说:其实,我也就是一介草民,我连中南海在哪里,国务院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我有什么资格去议论什么国家战略,去分析什么国际政治呢?

江晚舟也笑着说:贝贝,你就不要谦虚了,你这哪里是“妄自菲薄”,你难道不知道“曹刿论战”里是怎么说的吗?所谓“食肉者鄙”嘛,而且“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对不对?

江晚舟接着说:不过,这个问题,你可能多虑了,中国政府会通过贸易谈判来解决的,过去多少届美国总统上台前都是这么叫喊的,上台以后,他能做的和他以前说的也就不一样了,而且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只要我们多向美国的大厂商多买一些美国货,平衡一下中美两国的贸易逆差,就能解决问题,你看,中国已经邀请川普来中国做正式的国事访问了,国家打算在他访问期间与他签订2000亿美元的大订单,这个史无前例的订单肯定足够把他的嘴巴给堵上了。

贝益民听完没有马上回应,端起杯子喝咖啡。

江晚舟见状接着说:另外,你要知道,现在5G技术上,不是我们求着美国,是美国求着我们,再说了,5G网络建设是中国的国家战略,有国家做我们的坚强后盾,面对美国的几家私营公司怕什么?我们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为了民族大业,我们个人的事情就不要再考虑了。

贝益民听到这里放下咖啡,缓慢而清晰地说:晚舟,我在想,你刚才讲“国家利益高于一切”这句话的时候,也许有“英雄主义”情结,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对于共产党人来说,是一句谎言,而且“荒谬绝伦”。

江晚舟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贝益民说:它从根本上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你难道忘记了吗,共产党的宗旨是消灭私有制,消灭阶级,消灭国家,解放全人类,马克思说“共产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工人阶级没有祖国”,如果一个共产党成天高喊“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你不觉得这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吗?但是,我们今天不争论这个问题,我现在是加拿大人,我既不站在加拿大的利益上讲话,也不站在中国的利益上讲话,我只答应你,帮助RACHEAL完成新新奶茶的交接工作,然后我就离开这里,回温哥华去。

听了贝益民的一番表态,江晚舟愣住了,她默默地想了一阵子,才反问道:那么,你觉得华威应该怎么做?

贝益民说:你这个问题问得太大了,而且这应该是你自己从现在起要认真思考的问题,不是我。

江晚舟说:你就别跟我扯这些冠冕堂皇的废话了,今天难得安静,而且刚好讲到了美中关系这个话题,这也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你就帮帮我,为我“出谋划策”吧。

贝益民“嗯”了一声,说:今年美国大选,川普当上总统,这是一件非常有标志性的大事件,不仅仅对于美国,同样对于中国都意义重大,他作为一个毫无政治背景的商人,之所以能够当选,是因为他在大量的摇摆州获得胜利,普通劳工阶级和农民支持了他,而劳工阶级和农民之所以支持他,是因为这两大阶级在过去被美国的所谓“全球主义者”,那帮国际化的大资本家抛弃了。

贝益民停了一下,见江晚舟盯着自己,于是接着说道:目前,全球化的资本追逐利益最大化的“牧场”就在中国,中国成为表面上的“受益者”,但是普通的美国人对这个问题不见得能想得太深,这就让中国很容易成为西方政客为争取“民意”而攻击的对象,川普还在竞选时就对中美的贸易的不对等关系大加抨击,批评中国用商业手段“扼杀”美国,偷走美国就业机会,盗窃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他上台以后要用关税的办法把国际资本从中国拉回去,果然他一上台就宣布了对600亿美元中国进口货物的关税,我相信这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开始,中美两国的关系正在发生转折,中国如果在这个时候不能看清局势,在战略上出现严重误判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贝益民一口气讲了一大堆,但是江晚舟始终没有讲话,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安静了长长的一阵子,贝益民又突然问道:我之前去台湾的时候,发过一篇张忠谋演讲的文章,在我的博客《贝贝日记》里面,你看到了吗?

江晚舟说:看到了,我还推荐给了我爸爸,他也说很受启发,尤其是关于“企业策略创新”概念,我们都赞同你说的,高科技大企业是国家的“脊梁”,没有它们,国家就不能独立,民族就没有尊严。

贝益民听江晚舟这么说,摇了摇头,说:你只看懂了一半,大企业参与“国家战略”,就是要为国家担当“政治责任”,常言说得好“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华威虽然现在已经是一家世界级的大企业,但是你能站到的位置,应该还远远没有达到可以看清世界政治局势的高度,你现在就要同时挑起“社会责任”和“民族责任”两副担子,你其实是不堪重负的,晚舟,你真的以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吗?

江晚舟看着贝益民一脸严肃地说出这番话,反倒是笑了起来,说:还记得我常喜欢说的那句话吗?“唯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能为国家做牺牲做贡献,我求之不得呢,我可没有你那么多“思前想后”,有什么好“想没想明白的”?我从温哥华回来之前,其实已经跟安安姐讲过这件事情了,姐姐她就比你要乐观,我们两还一起唱了《红灯记》中的铁梅的那段曲子呢。

说着,江晚舟轻轻地哼唱道:“爹爹挑的上千斤担,铁梅我也要挑上八百斤”。

贝益民忍不住被江晚舟逗得笑起来。

江晚舟接着说:人要是总是只想着自己,当然会“瞻前顾后”,我不怕失去什么,我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贝益民说:这不是一个“谁怕谁”的问题,政治,是一个比经济政策和军事战略要复杂的多和长远得多的事情,我自己虽然只是一个草根,但是我知道政治这件事情不能靠主观能动性,不能搞“意气用事”,中国毕竟还是一个贫穷的,发展恨不均衡的国家,我们应该扎扎实实地,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要急着到世界上去“称王称霸”。

江晚舟听贝益民这么讲,瞥了他一眼,张了张嘴,似乎想讲什么,又似乎讲不出来,轻轻叹了一口气,沉默下去。

贝益民接着说:我这次去台湾见到了张忠谋,这个人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他在有些中国大陆人的眼里却是个“十恶不赦”的“台独分子”,因为 “台积电”是台湾政府的守护神,它们跟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密切,跟民进党蔡英文政府走得特别近。。。。。。

江晚舟截断贝益民的话,问道: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我一旦“接了这个班”,我就跟中国政府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变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

说完自己先哈哈大笑起来。

贝益民也再次被逗得笑起来。

这一通笑声,让谈话的气氛似乎一瞬间就变得轻松起来。

江晚舟接着说:贝贝,真的感谢你,这么替我着想,但是你的人生跟我的人生太不一样了,你是一个“独立的,又臭又硬的知识分子”,而我和我爸爸,还有我们的企业,都是在国家的一手扶植下成长起来的,没有国家,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国家就是我的亲娘,常言说的好,“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张忠谋这样的企业家都愿意为了他的台湾,不怕被人骂做“台独分子”,我这个由中国一手养大的孩子,还怕什么为了这个国家,背上一辈子的骂名?我入了这家的门,就是这家的人,生是他家人,死是他家鬼,我就不明白有些人说话的“逻辑”是什么,张忠谋护着他的台湾,三星护着他的韩国,东芝、三菱护着他的日本,波音、特斯拉和谷歌护着他的美国,难道还不让我们中国人的企业护着自己的国家了不成?(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浏览(136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晚舟归来(258):贝益民第三次“被退休” 2021-04-01 16:48:33

刘清一听,看着贝益民笑起来,说:PETER,谢谢你,你竟然把我的创业讲得如此“高大上”,连我自己都恨不得要被你感动到“哭”了,不过,中国建设自己的“虚拟货币”,对世界科技的进步是有重要意义的,否则的话,放任谷歌和脸书垄断互联网经济,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成为这帮科技巨头 “专制压迫” 和“残酷剥削” 的奴隶。

贝益民点头说:这一点我完全同意,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自由”和“权利”,无论是在民主社会,还是在专制社会,都是“斗争”和“制衡”的结果, 5G通讯技术的成长历程,已经把这个逻辑表现得“淋漓尽致”,而你在这件事情上,最有体验和话语权。

刘清高兴地说:就是嘛,5G技术要不是我们中国人“顶风逆行”,坚持自我创新,自我发展,还不知道会被美国和西方国家的那些通讯垄断企业给“搁置”到猴年马月去,加拿大北电的那些研究成果也绝对会“胎死腹中”,永远被遗忘在那遍白茫茫的冰天雪地里了。

大家被刘清的话逗得哈哈笑起来。

刘一勺这时候搂住贝益民,拍着他的肩膀说:PETER,你看,还是咱们中国有前途吧,现在大家都在这边创业了,你是咱们的大哥,以后你把我们大家组织起来,就像今天这样,大家经常见见面,聚一聚,来广州的话就我做东,到深圳的话就你弟弟或者刘清做东,去香港的话,你来招呼我们,这种日子过得,那才叫充实快乐。

贝益民笑着点点头。

刘一勺高兴地举起手来,大家击掌欢庆,豪迈之情溢于言表。

贝爱国这时候指着江边一幢幢的高楼,问刘一勺:你看这些高楼,虽然顶上有灯光装饰,但是好像不少住户都没有亮灯呢?

刘一勺说:这个很正常啊,我最近买房子的时候听中介讲,这些年从境外回来广州买房子的人多得很,有用来作度假的,有用作储蓄保值的,也有纯粹就是投机的,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沿江的房子都是最受欢迎的,楼价会高出市区内的住宅几倍。

贝益民说:香港也是这样,有一些人的房子不是拿来住的,是拿来保值或者炒作的。

贝爱国说:应该说全世界都是这样子的吧。

刘清插嘴说:确切地讲,应该是只要中国人多的地方,就都是这样子的。

贝爱国扭头看着刘清,问:为什么呢?

刘清说:简单啊,中国人现在除了买房子,也没有任何其它真正可以信得过的投资渠道了,难道你在中国还会再去炒股吗?或者你会更愿意去买保险买国债吗?中国人本来就对实业没有多少兴趣,现在恐怕是更加大不如从前了。

贝爱国听了点点头,说:好像真是这样的,现在在我开厂子的地方,每年新来的企业都在减少,厂房空出来不少,不过我倒是捡了便宜,我正要扩大产能需要增加厂房,所以我把附近的一个空出来的厂房便宜地租下来了。

说话间,游轮来到了新兴发展起来的天河金融区中心,船上响起了优美的音乐,同时开始用有线广播介绍沿途的主要建筑和城市建设成就,原先呆在船舱里的客人开始涌上游船的顶层,观看夜景,江晚舟和RACHEAL也都来到这里。

岸上高楼林立,灯火辉煌,尤其是高耸的七彩“小蛮腰”电视塔,旋转变幻,鹤立鸡群。

游轮的速度慢下来,在江面上缓缓地打着转转,准备掉头往回走,一股江风迎面吹来,突然间就听有人大声嚷道:这江水好臭啊。

RAHCEAL与江晚舟显然也闻到了江面上传来的异味,两人对视了一眼,笑着摇摇头,抱着孩子重新回船舱里去了。

贝爱国问:怎么之前就一直都没有闻出来呢?

刘清说:这会不会是风向的问题?

刘一勺笑了笑,说:你们都不知道吧,这其实还是水质的问题。

贝爱国说:可是我刚看报纸上说,广州通过在河道下埋藏管道和封堵所有排污口,已经把珠江彻底治理好了,广州市长还带头下江游泳,水质没有问题了呀。

刘一勺又笑了,接着说:是的,珠江水比起过去是好了很多,但是问题就出在广州的官员们,他们太心急了,污染了几十年的珠江水,它是一个巨大的水系,哪里是仅仅把广州城里的几条臭水沟给堵住就能彻底解决得了的?

贝益民补充说:中国的官员做事都是追求“奇迹”,就跟演艺明星一样,没有点“奇迹”“亮点”,就等于没有“政绩”,就没有人关注你,你就上不去,就算是做了好事,也都是“白做了”。

大家哈哈笑起来。

贝爱国说:你说得是,在中国当官,那个不是这样做事情?要不然“面子工程”这股风怎么会吹了几十年还是吹得那么厉害?

刘清插嘴说:不过有些人吹过头了,秀得太夸张,不小心露出了自己的“里子”,让上面的人看到了他的“野心”,“性质”可就变了喔。

大家又哈哈笑起来。

刘一勺接着贝爱国和刘清的话说:你们还真说着了,广州这边本想在全国给自己树个“环保”“可持续发展”典型,但是把话说得太满,上面就有人偏偏要来拆你的台,组织了一个联合调查组,发布的结论是珠江水质仍然属于污染严重,不适宜作为饮用水使用,你们知不知道,当记者问到“已经治理好了的珠江水,为什么会又变得这么不安全了?”的时候,市政府的官员是怎么回答的?

贝益民笑着答道:这还用问,一定是老百姓的错呗。

刘一勺一听,大笑起来,他拍拍贝益民的肩膀说:大哥,你真是太神了,政府就是这样回答的,他说这是因为还有很多人在往江里丢垃圾,我当时就想,既然你都知道了,为什么不投资建好排污和垃圾收集系统,让老百姓把垃圾扔到该仍的地方去呢?

。。。。。。

从游轮上下来,刘一勺和RACHEAL各开一辆车,把大家送回酒店。

RACHEAL等人离开后,江晚舟把贝益民叫到酒店大堂的咖啡厅,说有话要跟他聊聊。

贝益民笑着说:我早就看出来你和RACHEAL在演戏,我一直都想问问你的,几次话到嘴边又咽回去,憋得难受死了。

江晚舟也笑着说:是呀,总要等你心情好的时候再开口嘛。

贝益民说:好吧,既然是这样,我们就慢慢聊吧,先讲讲别的,刘清的事情,下一步怎么安排呢?

江晚舟说:刘清这段时间在加拿大和美国都待不下去了,但是我有责任帮他安顿好,刘清的意思是想自己创业,他有些很好的想法,也的确看到了市场的需要,所以我准备帮他找到投资人,还有在人脉和人才方面支持他创业。

贝益民说:刘清的创业思路我刚才在船上已经听到了,我也觉得很好,不过,听你这么讲,我猜你要告诉我的事情,应该跟刘清没有什么关系,而是跟RACHEAL有很大的关系,看得出来RACHEAL和刘一勺是下定决心在广州这里安营扎寨了,难道是你准备拉他们入伙吗?

江晚舟抬头看着贝益民,停顿了一下,缓缓地说:你基本上猜对了,不过不是合作,而是把公司转手给他们。

江晚舟的这句话一出口,空气,突然间就“凝固”了起来。

贝益民被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两人下意识地各自端起杯子,假装开始“啜”咖啡。

过了好一阵子,贝益民终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打破沉默。

贝益民说:晚舟,新新奶茶公司百分之百都是你的,你完全可以自己做出任何决定,你能够顾及到我的感受,我很感谢,我既然没有任何权力在这件事情上表态,我就做好我的职责,你放心,我一定会完全配合你,把交接工作做好。

江晚舟听贝益民这么表态,立刻接过他的话说: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我知道你一定是个深明大义的人,我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迫不得已。

贝益民看着江晚舟说:你过奖了,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既然新新奶茶公司现在做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突然放弃自己的梦想,把它转手给别人呢?你不觉得这等于是把自己亲生的孩子交给别人去抚养吗?你是遇到了什么样的困难,一定要做出这样“决绝”的事情?

短短几句问话,让江晚舟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她端起杯子,试图抿一口咖啡,但是颤抖的手让咖啡从唇边溅到了台面上,不知不觉中,两行眼泪无声无息地落进了杯里。

贝益民见状,泪水也一下子涌了上来,夺眶而出。

两人都低下头,各自默默地抹眼泪。

过了一会,贝益民调整好自己后,继续说:我心里感到难过的不是我自己,我反正都是“有言在先”的,做完工作就回温哥华,但是这件事情是你的梦想,而且希望已经在看得到的前方,你为什么要突然放弃它呢?这不像是你的个性啊。

江晚舟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情,我不能告诉你全部实情,简单地说,就是华威公司必须从今年起,用全力以最快的速度把5G网络技术在国外推广开来,尤其是在欧洲,这是国家战略。

江晚舟看了一眼贝益民,只见他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于是她继续说道:5G在全球的建设,片刻不容耽搁,现在刘清出了问题,连美国和加拿大的门都进不去,只能由我来挑担子,这次我回到温哥华后,说服了RAHCEAL,把新新奶茶公司接手下来,如果说新新公司是我的孩子,那RAHCEAL也就是我能够找到的可以托付的最好人家了。

听完江晚舟的这段话,贝益民把眉头锁得更紧了,他用带着强烈情绪的口吻问道:我能不能再问问你,5G的全球建设为什么一定要急着上马?我怎么一点也没有感觉到5G网络在现实生活中的迫切性呢?另外,即使一定要上马,而且中国又有这么急切的战略需求,为什么就不能优先选择在国内发展呢?

江晚舟说:过去在2G3G以及4G时代,中国的通信网络都很落后,也没有自己的技术,完全受制于人,这不仅是个民生问题,更是一个中国的全球发展战略问题,现在我们在5G技术方面首先取得了突破,具有绝对的技术和价格优势,完全有能力,在全球范围内重新构建和改造通讯网络,一旦实现这一个目标,我们就可以在通讯基础网络建设方面,打破美国的霸权和封锁,甚至全面超越美国。。。。。。

江晚舟讲得慷慨激昂。

但贝益民还没等她讲完,就打断她说:难道,中国是想要“打仗”了吗?(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浏览(146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9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2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