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王博看美加  
首招寄宿生,初中及以上,高贵林,包食接送,callaaz@yahoo.ca  
我的网络日志
晚舟归来(185):BILL温哥华买“学区房” 2020-10-20 18:04:07

自从BILL当上了房地产网络 “咨询专家”之后,BILL对在温哥华买房子的兴趣和信心大大提振起来了。

没有多久,他兴奋地告诉贝益民,自己已经看中了一间“学区房”,地理位置非常好,机不可失,不过因为江晚舟人在多伦多,所以拜托贝益民一起再去看看。

贝益民当然答应下来。

他问BILL这个“学区房”在哪所学校的附近,BILL神秘地说“”等我带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过了一天,BILL打电话来说,中介催他催得紧,如果不马上交订金的话,这房子就不再等他了。

两人于是赶紧在当天就抽出时间来一起去看房。

BILL先开车到贝益民家,接上他之后,从温哥华的西北面一直往南。

BILL开车开得很好,不仅平稳,而且动作娴熟规范,方向感也非常强。他登陆温哥华后找贝益民帮忙带着上路了两次,很快就考到了5级驾照,他自己戏称是因为在国内的时候,长期做老婆和孩子们的“专职司机”,已经被“磨炼”出来了。

BILL一边开车,一边跟贝益民聊天,很兴奋地向他介绍着沿途的街景和社区环境。

过了一阵子,BILL发现贝益民似乎对这一带的情况比较熟悉,于是好奇地问他为什么。

贝益民说:我过去在SENI-SERVICE曾经做过见习业务员,主要的工作任务就是在这一带“扫街”,也就是挨家挨户地登门推销业务,后来我做自雇导游,也时常来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有一个华人都愿意来“打卡”的地方,叫伊丽莎白皇后公园,另外还有一些华人让我带他们到这里来“考察”。

说话间,车子来到了49街,BILL把车转向左边,开始朝着东的方向开。

又过了片刻,BILL指了指前方,说: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就差不多到了。

贝益民听到这里,突然哈哈笑起来,说:BILL,你看中的这个“学区房”,是不是在“丘吉尔中学”附近?

BILL一愣,惊讶地问:诶,你是怎么猜到的?

贝益民继续哈哈笑着说:这条49街上,华人知道的所谓“学区房”,最有名的就是这个丘吉尔中学了,前些年被人炒到天上,现在已经从天上掉下来了。我刚才不是说,我做自雇导游的时候,常有华人让我带他们过来“考察”吗,那些人就是来查看这附近的那些“寄宿家庭”的。

贝益民接着说:那些所谓的“寄宿家庭”啊,简直就跟“牢房”一样,很吓人,当年婷婷刚来温哥华的时候,也是被中介安排这这所“丘吉尔中学”,后来她自己想办法转到新西敏中学,才遇上我们一家人。

BILL惊讶地说:原来是这样,这么说来,丘吉尔中学还不如新西敏中学?为什么?

贝益民说:丘吉尔中学本来应该是跟新西敏中学差不多的公立高中,但是现在的丘吉尔中学肯定是远远不如新西敏中学了,因为现在丘吉尔中学里面满满地都是中国学生,有些是住在附近的“广东老华侨”的孩子,有些是住在附近寄宿家庭的中国小留学生,我们都是读过大学的人,知道生源质量对于学校的决定性影响,以丘吉尔中学这样的生源,这个中学的教育质量能好到哪里去?

贝益民接着说:我知道当年婷婷和可可他们还在上中学的时候,新西敏高中在BC省的排名是前70名左右,而那个时候,丘吉尔中学就已经被排到140名以后去了。当然,中学的排名本质上只是一个“骗局”,虽然这个排名自称是权威的,其实,它不是由任何政府机构或者公营的组织操作的,而是由私营机构经营的,在这个排名中,私立学校和公立学校混杂在一起,结果永远是私立学校排一二三,而且所有私立学校的排名永远在前面,原因就在于公立学校永远无法与私立学校在平等条件下竞争,它唯一可以参照的,是私立学校之间和公立学校,各自的排名。

BILL听了贝益民的话大为困惑,问道:丘吉尔中学不是“名牌高中”吗?它在温哥华可是响当当的老牌高中啊,它的师资和教育能力不是应该很好的吗?

贝益民一听,又笑了起来,说:加拿大根本就没有你那种意义上的“名牌高中”,加拿大与中国,在中小学教育系统上,是有根本性的差别的,加拿大的教育市场完全开放,无论是小学中学还是大学,你首先要了解的是“公立”和“私立”的概念,而不是“名牌”和“杂牌”的概念。“公立”和“私立”这两个中学教育系统,从根本机制上决定了,在加拿大,没有中国式的“学区房”概念,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个国家,真正有钱有权的家庭,通常会将子女送往私立学校,而私立学校完全没有区域概念和国界概念。

BILL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贝益民又接着说:加拿大没有中国人所谓的“名牌中学”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租售同权”。“租售同权”本来是一个天然“人权”,所以在西方国家,你跟本地的老百姓讲“租售同权”,他是听不懂的,因为在他们看来,你住在哪里就在哪个学区上学,这是个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什么你是“租”的房子,还是“买”的房子的问题,但是因为中国搞出了个“只认买,不认租”的歧视性政策,才有了“学区房”这个稀奇古怪的概念,并且把它硬生生地带到了加拿大。

BILL想了想,说:你说,在加拿大,无论是在学区内拥有房屋,还是在学区内租赁房屋,都有相等的入读学区内学校的资格或权利,这个我听明白了,但是如果我有一间房子是在一所名校的附近,我不也就拥有了一个加拿大版的“学区房”了吗?这个房子还是会有一点特殊的价值啊?

贝益民点头说:对,你说的这个概念,只在很小的概率上有意义,在很大程度上都没有意义,比如你现在买的这间在丘吉尔中学附近的房子,就不能套用中国人讲的“学区房”概念,因为西方没有中国人观念中的那种永远的“名牌中学”。

BILL的脸上又露出了满满的疑惑的神色。

贝益民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继续说:我们都知道,在中国一所市级以上的重点中学,就有权不按学区范围就近入学的原则招收学生,而是在全市范围内通过考试选拔,而在加拿大,没有任何一家公立的学校有这种“特权”,所有的学校,无论名气大小和历史长短,一律实行就近入学的公平政策。 普通的家庭的子女,都是按居住的地区就近入学的,而且也入学政策也不搞绝对化,可以跨区,只要学生提出申请,而学校在保证了所在区域学生的入学之后,仍由余额,就可以招收区域外的学生。

BILL点点头。

贝益民说:在中国,就是因为有所谓的各级“重点中学”的存在,所以有明显的师资和资源分配不公的现象,以及人为造成的“重点中学”的生源更加优质的情况。但是在加拿大没有重点中学和非重点中学之分,它们平等的隶属于所在城市的学区或教育局,公立学校的师资和资源是公平配置的,学校的生源是自然流动的,这就形成了总体而言,在温哥华的任何一个城市中,中学教育质量普遍比较接近的现实。

BILL说:但是你没有办法否认有些老牌的中学,它已经积累起来的良好的教育“资源”和传统,它比一些新学校还是有更大的优势的。

贝益民笑着说:“老牌”学校,这个定义在加拿大,有可能是“优势”,但是也很有可能是“劣势” ,一点也不绝对。

BILL问:为什么呢?

贝益民想了想,说:等你以后熟悉了每年的“地税”政策后,你就明白了,你知不知道,我们每年缴纳给州这一级政府的“地税”中,专门有一项内容,写明了有多少比例是贡献给当地的教育系统的,也就是说,各个城市学区的教育经费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居民住房的地税,也正因为如此,学校的生源以及学校自身拥有的能量,是随着城市经济和人口的流动而“变动”,当然,也这也就意味着“新老”学校之间,“名牌与普通”学校之间,它们承担的教育负担和教育资源,总是在相对公平地进行着“再调节”“再分配”。

贝益民接着说:我来讲讲跟你讲讲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你就更明白了。我刚来加拿大的时候,住在新西敏,我儿子读的中学是在新西敏高中,新西敏高中是BC省最大的中学,因为这个城市小,只有一所中学,另外,因为新西敏曾经是BC省的首府,所以这所高中历史悠久,曾经很辉煌。但是随着大温地区的快速发展,新西敏这个城市逐渐老化,经济上也慢慢落后与其他新兴的城市,大量人口外移,由于生源的变化和经费的短缺,这个中学现在就不再像原来那么辉煌了。相反,新西敏的旁边有一座新兴的城市叫高贵林,它曾经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中学的教育水平也曾经比不上新西敏高中,但是,这些年,由于大量的“新中产阶级”人口迁移到这里,房价也高涨,这里的两家中学就兴旺了起来,变成“名校”了。

BILL点点头,笑着说:因为这里的生源又多又好,而且地税收入高,教育经费足。

贝益民也笑着点点头,说:对,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在加拿大,如果经济发展持续好,学校就持续好,否则,就随着经济和人口的流动而“变化”流动,居民和他们的子女也都“随遇而安”。

说道这里,贝益民突然停了下来,他扭头看了看BILL,惊奇地问道:BILL,你这是搞什么名堂?车子又开回来了呀,这不都快到你家店子的前面来了吗?

BILL这时候哈哈笑起来,说:PETER,你把我彻底说服了,看来我还是对加拿大了解得太少,我的这个投资太冲动了,我刚才在路上一边听你分析,我就一边决定了,这房子我今天就把它给“退”掉,所以我绕了一个弯,又回来了。(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浏览(166)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晚舟归来(184):《晚舟归来》变成“买房园地” 2020-10-18 16:33:05

BILL连续发出系列“重磅”文章之后,博客《晚舟归来》的关注度重新得到大幅提升,点击量很快就超过了400万。

“知名度”高了以后,BILL的额外“工作任务”也明显多了起来,读者提出来的各类层出不穷的“问题”,让他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了。

这一天,贝益民休息,他中午的时候多做了几样菜,等邓安安上班后,拿到BILL的店里来,送给他吃。

BILL见贝益民来了,很高兴,他接过饭菜,急急忙忙地就问起关于房子的问题来。

贝益民说:你不要这么着急嘛,你可以边吃饭,边问我问题,我来慢慢回答。

BILL点头称是,安排好工作,和贝益民找个角落坐下来,刚往嘴里扒了两口饭,就忍不住急急地说:最近在我的博客下面留言的人真多,大部分人都问温哥华这边房子的事情,但是我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也没有买房的经历。

贝益民说:有些读者只是想从你这里“免费”听“建议”,拿“免费法律咨询”,而你作为一个博主,就像大学老师,各有专长,不可能是个“全才”,所以你其实只管写那些你自己真正有感受的东西就好了,读者有什么额外的要求,你做不到的,让他们自己去找别的资源才是最合适的。

BILL点头说:我的确是推荐了一些读者去看你的博客,我知道你的《贝贝日记》中有些关于房产专业的文章,但是读者的要求似乎挡不住,他们问房子的问题问得太多了,另外我自己也对房地产的问题很有兴趣,包括华人特别关注海外房地产这种现象,我想自己一边试着回答读者的问题,一边也学习提高。

贝益民听BILL这么说,笑了起来,说:原来是这样,你是个有强烈求知欲的热心人,这样想也有道理,国内的人他们上不了海外的网站,而你在加拿大有“天然”的优势,其实有很多的知识性的东西,你通过谷歌在相关网站上查一查,就一清二楚了。

BILL问:最近有很多读者问我,移民后,国内的房子如何处理,我自己也很想清楚地知道这个答案,你有关于这方面的资源吗?

贝益民瞟了一眼BILL,笑着说:这个问题的确是你自己也应该关心的一个问题。

BILL问:你们家已经没有这个问题了吗?

贝益民答道:我们一家人移民出来的时候,已经把在国内的房子卖掉了,我们如果不是卖掉在国内的房子,怎么会有钱在温哥华买房子?

BILL点点头,说:明白了,不过现在的情况跟你当年很不一样了,每年移民出来的人数明显增加,不少人都是不用卖掉国内房子的,另外这些年国内的房子涨得太厉害了,如果是有两套以上房子的人,卖掉国内一套房子,就可以在温哥华置业了。

贝益民笑着说:人们把美国和加拿大称为“骑在车轮上的国家”,现在我们可以把中国称为“焊在钢筋水泥上的国家”了。

BILL也笑了起来,说:我知道你鄙视这种现象,但是现在很多人都有这种需要,我们如果能够为自己的同胞“排忧解难”的话,还是应该尽力而为的。

贝益民又瞟了BILL一眼,说:你先好好安心吃饭,把自己的健康管好,这家店,你可是“顶梁柱”,我现在就把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告诉你,待会儿我再把要点写在一张纸上,你就不用担心忘记了。

贝益民接着说:我中国人移民出来后,国内房子的问题,属于中国政府的政策问题,不属于加拿大的房地产常识,我过去也听说过这个问题,我记得在加拿大中国领事馆的网站上有一些相关的规定,另外在北美这边有几家大的中文房地产网站,我等一下把它们的名称写给你,这些网站上有一些专栏,专门介绍这类知识信息,如果还不够的话,你用关键词在谷歌上搜索一下,你想要的信息就都会跳出来了。

第二天,BILL的“研究成果”果然 就出来了,他发了一篇很长的博客,详细地介绍了中国人移民出来后,处理国内房子的具体办法和流程,文章的内容其实很枯燥,但是阅读的人数却创下了记录。

贝益民早上帮BILL的店完成开档工作后,BILL不久就来上班了,他一看见贝益民就兴奋地对他说:你知道吗,我刚发出来的那篇文章竟然一天之内阅读量涨了两万,而且下面的留言太多了。

贝益民笑着问道:是不是都在问你是怎么在温哥华买房子的?

BILL点头说:基本上都是,我已经推荐过了,说在你的博客上有一个系列,专门将这个话题,我还记得你的题目叫“我是如何在温哥华抢到好房子的”,看的人很多,问题也提了一大堆,但是我看你基本上没有回复。

贝益民点点头,笑着说:我从来不看评论内容,也不回复提问。

BILL惊讶地问:为什么?

贝益民想了想,说:博客不是公众媒体,是一个“自我园地”,是个人表达自己见闻和意见的地方,我只讲讲自己想讲的东西,不在乎别人喜欢不喜欢,也不在乎别人如何评价。

停了一下,贝益民又接着说:其实,我最开始的时候也曾经“在乎过”,后来,我发现有些人似乎偏偏就很喜欢在“你的家里”跟你“较真”,而且一上来就搞人身攻击,用尽侮辱词汇,让我本来好端端的情绪都受到影响,所以我干脆就“忽略”它们,反正我写东西也不是为了“邀功请赏”。

BILL听了哈哈笑起来,说:那种人叫“键盘侠”,纯粹是来找地方“发泄”的,你完全不用把他当人看。

他接着说:PETER,你可能不太能理解国内一些人的难处,我们在国内是没有互联网信息自由的,我估计你当初在国内的时候,GOOGLEYAHOO都还在中国运营,但是现在海外的网站已经完全被屏蔽了,所以即使是想买房子这种看上去非常简单或者基本的事情,在国内也是完全看不到的,这一点我在来温哥华后感觉非常强烈。

贝益民点点头。

BILL接着说:再说了,就算是有些人可以翻墙出来,但是像你这样,不仅在海外有生活体验,而且英语还好得很的人有几个?一些实用的信息,对有些人来说是“救命”的,我们来到海外,应该像加拿大人学习,更自觉地为大家做点“公益”,更何况,这些人都是我们自己的同胞。

贝益民笑一笑,没有说话。

BILL见贝益民不吱声,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就说:这样吧,我这个人不怕“麻烦”,正好我也很愿意从你这里多学习一些买房和投资方面的知识,要不我就代表读者们问你一些问题,你来回答,然后我来把它们放到我的博客上去,给我的读者们看,怎么样?这样你也省着看到留言里面的那些乌七八糟的语言攻击,我这个人比较“草根”,不怕那些个“刺激”。

贝益民说:好吧,既然你这么热心,我没有办法拒绝你,我们就当是一起来学习讨论好了,正好我自己也可以有点事情做,把一些经验总结一下。

BILL很高兴,马上提出了第一个问题:新移民在加拿大买房子,遇到的问题千头万绪,往往让人不知所措,就你来看,最关键的问题有哪些?

贝益民想一想,说:新移民买房,重点考虑三个因素就可以了,一是“房价房贷”,在加拿大,找房贷专家咨询是免费的,但是问题是他们都是来找你做生意的,你如果不清楚自己的底线在哪里,那么你的底线就一定会被突破,甚至背上沉重的债务,所以买房之前,一定要确定自己能负担的金额。二是“必要条件”,买房人一定要清晰地为自己准备一张清单,列出自己认为最重要的考虑因素,例如,地点,或者屋型,否则的话,买房子就变成了女人逛街买衣服,自己的初衷很容易就模糊了。三是“中介标准”,中介是在买房的过程中最关键的“工具”,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什么样的工具,决定了将来做出来的是什么样子的“活”,选择中介不能“随意”或者“一时兴起”。

BILL当晚就把他与贝益民的谈话内容一五一十地写了出来,又加上了一些自己的意见,放在《晚舟归来》博客里,结果很快就有更多的关于“房子”的专业问题接踵而来。

BILL又找上贝益民,他腼腆地笑一笑,说:PETER,不好意思,又给你找来更大的“麻烦”了,读者们又提了更多的问题,我挑选了一个最有代表性的,也是我自己很有兴趣的问题,能不能请你回答一下?

贝益民笑着说:我现在是被你的读者群给“道德绑架”了,我如果说“不”的话,不就是在“与众人为敌”吗?

BILL问: 买房子付款一般有两种方式,一种是贷款,另一种是全款,你觉得在加拿大房产,哪种比较好呢?

贝益民说:这两者只有因人而异的区别,没有绝对好与坏之分,选择哪一种取决于买房者的经济状况和买房的目的,通常有这种疑惑的人,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经济状况和需求还不明确。

BILL默默地点头。

贝益民接着说:对于资金并不是很宽裕的买房人来说,贷款买房几乎是唯一的选择,它有两点明显的好处,第一是减轻压力,也就是将一个巨大的压力分散到一个长远的时间段里面,虽然贷款者不得不支付银行利息,但是从长远来看,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影响和房价增长的收益,为贷款付出的那一点点代价是完全值得的。

BILL问:加拿大的通胀率大约是多少?

贝益民说:加拿大目前的通胀率在3%左右,然后再剔除30%的利息免税,即使按目前5%最高的贷款利率计算,实际的房贷贷款利率只有 1%左右。

BILL惊讶地说:这么低?真的是想不到,这可比中国的房贷利率低多了,那么什么是“30%的利息免税”呢?

贝益民说:这就是我将要讲到的第二条明显好处,“享受利息免税的优惠政策”,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在加拿大首次购买住宅的房贷利息可以减税,屋主缴纳的房地产税也可以在当年的报税中抵税。

BILL又问:那么全款买房的好处是什么呢?

贝益民说:全款购买的好处也是两条,而且很简单,一是有利于压低成交价格,二是过户手续更快。

BILL点点头,高兴地说:PETER,你讲得太清晰了,我看了不少专家意见,啰里啰嗦一大堆,让人看得云里雾里,你讲两条,就讲透了。

贝益民说:有些人可能是真讲不清楚,但是更多的人可能是故意让你搞不太明白。

BILL好奇地说:真的吗?为什么?

贝益民说:做咨询服务这一行的人,比如律师、金融理财和地产经纪人,他们叙述问题的方式,跟我们当年当老师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我们当老师的,总是在想尽办法,把复杂的问题,用最简单和最通俗的办法解释清楚,但是他们却刚刚相反,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好让你觉得他“高深莫测”,否则的话,你就不会找他“做生意”了。

BILL说:其实那帮做政客的SB也是这样。

两人一起哈哈笑起来。(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浏览(82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晚舟归来(183):BILL的两个孩子“一语惊人” 2020-10-16 18:32:45

自从上次两家人到基隆拿采樱桃回来后,BILL的两个孩子一直都很兴奋,他们把樱桃带到学校分给新认识的朋友,还给同学们讲在樱桃园经历的故事,回家后,又把学校里的见闻讲给爸爸妈妈听,BILL和江晚舟心里都乐滋滋的。

这一天,江晚舟趁着自己有时间,带着两个孩子到店里来帮忙,BILL得闲之后就邀来贝益民一起喝茶,把孩子们在家中和学校里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详详细细地讲给了贝益民。

贝益民兴致勃勃地听完了两个孩子的故事后,说:一家人一起旅行的确是一种很好的媒介,为家长提供了与子女更好交流的机会,你讲的这些故事让我想起了我的儿子可可,两年前,你还没有来温哥华,我儿子当时已经大学毕业准备到华盛顿大学上研究生,我们全家到加州的优胜美地旅行,这趟旅行也产生了跟这次旅行相似的效果。

贝益民喝了一口茶,接着说:优胜美地壮观的景色,特别是那些神奇的悬崖瀑布,让我们不断联想到当时正在热播的《王权游戏》中的场景,我和我儿子,两人都喜欢这部电视剧,所以一路上都在聊这个话题,期间我们谈到了很多我们共同喜欢的人物,以及电视剧所表现的战争、人性、爱情。很多时候是我儿子在谈他的感想,他讲的话让我觉得非常的惊讶,很明显他从中学习到很多的东西,甚至超过我的理解范围和认识深度。

BILL听了贝益民的这番话后,笑了起来,说:我们这次出去一趟,我没有想到对我们的两个孩子影响有那么大,你知道吗,他们回来后,对我说了一段话,让我很震惊。

贝益民好奇地问,他们说什么?

BILL说:他们说“我们来到加拿大,将来做了加拿大人,一定要爱我们的新国家,尽我们一个国民的责任和义务,大家一道把新国家建设得更好。”

贝益民听完愣住了。

BILL看着他,笑着说:想不到吧,两个小学生讲出这样的话来。

贝益民想了想,笑着说:我还真的不敢想象,两个孩子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思维会发生这么大的进步,难道是加拿大这个国家真的有什么神奇的地方不成?

BILL笑了笑,说:诶,你别说,我觉得还真是挺神奇的,教育这种东西有时候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说教,对一个孩子来说,平常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周边的社区环境和自然环境怎么样,国家提供给他什么样的学校,老师如何对待他们这些学生,同学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这些身边活生生的事实就是最好的“教科书”。

贝益民说:你讲得太好了,我跟你有一样的观点,过去我们在国内,对待子女教育更多的是强调对孩子们的“说教”,其实就是“洗脑”,不仅虚伪,而且把孩子们心中最宝贵的“天性”都给洗没了。

BILL说:是啊,想当初我们小的时候,老师和长辈们,总是督促我们多读古文和文学名著,要求我们从中吸收知识的营养,得到人生的教诲,后来我长大以后,很不喜欢这种说法,觉得它太迂腐,其实在很多所谓的经典古籍中,华丽的文采之下隐藏的满是龌龊的封建糟粕,更重要的是,人类的思想进步如此之快,不要说几百年前的东西了,就是一百年前的作品,除了文学和历史专业的学习和研究价值之外,普通老百姓去学它干什么呢?

贝益民说:我完全同意,我自己也是从这个传统的教育阵营中走出来的,比如中国的四大名著,我看过,我儿子就没有看过,他只从电视剧中了解了一点《三国演义》,但是他在我前面提到的旅行中讲了一句话,说“《王权游戏》远比《三国演义》好看,教会他的东西也远远超过《三国演义》”,其实小说就是纸质传播时代的电视剧,我们人类总是不停的将自己对人生的认识,渗透到各种带着时代特征的娱乐方式中,然后把它传承下去,形式总是不停的在变,但是我们所讲述的核心内容,基本上还是那些,所以对子女人生观的教育,本来就不应该拘泥于形式,绝对没有爱读纸质图书的人,就一定比看现代电视剧的人,更有素质的概念。

BILL说:对,加拿大是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国家,我们做父母的,应该懂得引导和鼓励孩子们从西方优秀的影视节目中, 学习先进的文化, 既提高英语水平, 又提高思想水平,何乐不为呢。

贝益民这时候,欠了欠身,给BILL斟满茶,然后笑着说:新移民对环境的感受最敏感,你来温哥华刚刚一年,感受一定很多,你刚才说的关于子女教育的那些体会非常生动,也非常有意义,不如你抽空把它写出来,让大家都有机会从你这里学习学习。。。。。。

果然,BILL不久后,在《晚舟归来》上发表了一篇育儿心得文章,题目叫“中国的孩子移民后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再一次引来“万人围观”,文章是这样写的:

今天是我和我的两个孩子登陆温哥华的一周年。

真正让很多中国人“痛下决心”移民的,是为了孩子,尽管“移民”意味着某种“放弃”。

这一年来,我很高兴地看到,我的一双儿女的进步不仅仅只表现在英语的能力上,而且还在体现在思想的思维能力上。他们眼界开阔了许多,会跳出国家和民族的局限,从人类最朴素最基本的情感出发,思考周遭发生的事情,我想,这也许才是他们,甚至是我自己,来加拿大的最大收获。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初到温哥华那天的情景。当时我们已经在空中飞行了16个小时,走下飞机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像是已经被抽干的皮囊,但是我一双儿女却像是刚刚被打足了气的皮球,精神抖擞,生机勃勃。

我当时就在想,这到底地是思念母亲的力量,还是这块神奇土地的魔力呢?

从机场到驻地,我几乎没有看见高楼大厦,但是街道上车水马龙,干净整洁,井然有序,道路两旁几乎是从走出机场大厅的第一刻开始,便是遍地的鲜花和葱葱绿树,清澈的空气中漂浮着鸟语花香。

这就是温哥华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我和我的两个孩子移民加拿大,事先并没有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主要是我太太拿的主意,有点突然,所以我的两个孩子英语能力很差,他们是在几乎还没有来得及把时差倒过来的情况下,就被我和他妈妈“狠心”地送进了附近小学的。

我第一天和我太太两人去接孩子的时候,我们两都很忐忑,不知道见到他们两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他们两会不会哭喊着跑出来,但是,想不到的是,我的两个孩子出来的时候,竟然都是笑容灿烂,喜气洋洋,一脸幸福。

两个孩子说“学校像个游乐园,老师还专门指定了一个会说中文的同学帮助我们”

我也知道为什么,孩子们的这句简单的话,竟然像 “煽情的魔咒”,我的眼泪忍不住地就流下来了。

当然,移民是重生,并不仅仅就是美好的“童话”的开始,对于我,对于我们一家,都是如此,身在异国他乡,别人习以为常的一切,我们却要点点滴滴从头学起,实则不易。

我两个孩子在这边上四年级,我第一天就被他们的作业给震住了,里面竟然有那么多的单词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但是有意思的是,我的两个孩子,从来没有说过有压力。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加拿大,从来没有老师“责备”孩子“笨”的,相反,他们两的作业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说他们非常聪明,进步非常快。我终于明白,有升学率压力的“功利性教育”与真正的“素质化教育”,两者之间相隔有多远。

我两个孩子常常给我带回来一些活动的通知,不少是要求家长捐款的,有捐给儿童癌症基金的,有捐给动物庇护中心的,通常都是一元两元,不容许捐多,目的很明显,是在从小培养孩子们的爱心。渐渐地,我发现,加拿大的教育非常重视孩子们的公益意识,而且是系统化的培养,不是“一时兴起”,这让我想起毛主席当年的一句话“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在今天的中国大陆,竟然已经没有人敢再认真地提起它了。

我两个子女从小就非常善良,四川汶川地震的时候,他们两把存钱罐里的硬币全部拿去学校捐了,来到加拿大后,他们善良的禀赋有了非常合适的土壤,现在他们两的笔盒里,总是备着好几只削好的铅笔,我问他们为什么,原来竟是因为 “班上很多同学忘带铅笔”。

我第一次参加家长会,老师就对我的两个孩子赞不绝口,说他们不仅学习认真,而且人品很好,乐于帮助同学,我感到脸上很有光。

也正是因为他们人品好,他们在学校里很快就结交到很多的好朋友,每天的生活都是快快乐乐的。过去,他们两性格比较腼腆,但是如今,他们两的性格比以前开朗多了,他们不仅敢于在公众面前讲话,甚至他妈妈性格中的泼辣活泼的一面也被激发了出来。

现在他们比在国内的时候“爱玩”多了,仅一个夏天过来,两人的皮肤都晒得黝黑发亮,全身都散发着活力,带跟他们一起做户外活动的时候,个个都上蹿下跳,大呼小叫,主意还特别多。

当然,他们两的英语水平很快提高了。几乎在登陆半年后,他们就完全可以自己搞掂家庭作业,一年后的今天,他们已经在阅读大部头的英文书了。

现在我跟着两个孩子一起学习英文,他们要求课外阅读的那些短文,个个都是满满的“正能量”,讲的都博爱、勇敢、善良、进取,没有一个是“复习题”和“练习题”。这些作品对孩子品格塑造的影响,超乎我的想像,我问孩子们这些书籍好在哪里,他们回答我说“这些书都充满了想像力,而且教你如何做人。”

我阅读过的短文中,印象最深的是一篇叫《你是鹰,属于天空!》,文章这样写到,一只鹰不小心掉到了鸡窝,但是它一直觉得自己是只鹰,所以天天在屋顶上练习飞翔。周围的小鸡们都讥笑它,说“你只是一只鸡,死了这条心吧”。练习了很长时间后,终于有一天,主人带着它到了山上,说“你是鹰,属于天空,飞吧!”于是,它迎着太阳展翅飞向远方。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安徒生童话《丑小鸭的故事》,但是它似乎更具一种强大的“力量”,一种远大的“胸怀”,即使是让我这个刚从中国旧体制中出来的成年人看后,都热血沸腾,可想而知,这样的文字,对孩子们的心灵该是多么美好的滋养啊。

我在跟我的孩子们一起成长。我从他们那里学习到的是,做人就要坚信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即便身在鸡窝,也要有一颗飞翔的心。(请点击进入“作者”个人空间,查阅我的个人资料,看看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浏览(109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523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75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