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鼻地狱的博客  
我是个不郎不秀、不尷不尬人,肉体在阿鼻地狱受苦,灵魂到极乐世界逍遥。  
        https://blog.creaders.net/u/13104/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ZT 令人脊背发凉的《锡安长老议定书》 2021-02-05 16:01:05



                          令人脊背发凉的《锡安长老议定书》

原创 纽约吉时羽 纽约吉时羽 昨天

为防止失联,希望大家关注我的微博。有些公众号里不能说的话我会在微博上写。微博也是我随时更新零星想法和新闻的地方。我的微博用户名是Nyc吉时羽,扫描二维码加我吧:



我近期的文章都是在努力深挖世界的真相,揭露阴谋集团的阴谋,因为阴谋最怕的就是被摊开在阳光之下,它将成烟化灰消亡败落。


前几天的散户反杀华尔街的战役就是最好的例子。华尔街这么多年来一直利用自己制定的规则,与媒体联手操纵股市,一茬又一茬的割韭菜。但是当散户觉醒,就可以做到利用华尔街制定的规则实现漂亮的反杀,之前不可一世的大机构被小散户杀得丢盔卸甲濒临破产,这就是觉醒的力量。


阴谋集团最害怕的就是普通民众的大觉醒,一旦绝大多数人意识到阴谋的存在和世界的真相,阴谋就会败落,民众将会取得最后的胜利,夺回本应属于我们的世界。因为虽然阴谋集团通过美国公司掌管着美军,但是士兵本身也都是人民的孩子,平日里被灌输以效忠国家的思想,但是一旦真相被披露,士兵发现自己只是在帮助阴谋集团做坏事,就会发生反戈。而如今,这一幕正在美国悄悄上演着。


今天要讲的《锡安长老议定书》,正是阴谋集团的计划书。


锡安长老议定书是1903年在沙俄首度出版一本书,其内容为“犹太人”征服世界阴谋的具体计划,也称锡安长老会纪要,也有译作犹太贤者议定书或者犹太精英协议。俄语:Протоколы сионских мудрецов,简称Сионские протоколы;英语: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



第一版封面



1992年俄国版封面


这本书的作者不详,其内容是一本对新进成员的指导手册,书中主题是要破坏外邦人的道德体系,利用犹太银行家在金融界的影响力操纵世界经济、操纵传媒,最终消灭文明。


西方主流媒体称之为“虚构文学作品”,“各种阴谋论原始来源”,试图降低人们对它的兴趣。我的原则是,关于政治方面的事情,美国主流媒体说的,统统要持怀疑态度,特别是被它们称之为阴谋论的东西,那更应该认真对待,永远要保持独立思考,才能避免被洗脑。那么,这本书的内容究竟是“虚构文学”,还是真实的惊天计划呢?让我们从书本身的内容来入手。


锡安长老议定书包含24部分,有八十多页,我将其重点内容罗列出来:


纪要1:


我们的正义在于暴力。通过强势的权力去摧毁所有现存势力与秩序、重建所有制度。


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精心设计,绝不可背离的伟大计划。我们绝对不能冒任何风险,使数个世纪来殚精竭虑的计划付之东流。我们在计划实施中不必拘泥于原则与道德,而是利用必需和有用的原则与道德。


那些非犹太民众受惑于酒精,他们年轻时受所谓“古典主义”的愚蠢教导,此后却被败坏的道德所引诱——是被我们的代理人,即教师、走狗、豪宅中的管家、牧师、以及那些非犹太人经常光顾的淫荡场所的女人们所引诱。


我们的暗号是:武力和欺骗。为了达到我们的最终目的,我们必须不停贿赂、欺骗与背叛。在政治斗争中,我们必须懂得如何毫不犹豫地夺取别人的财产,如果它能移确保我们的统治。


追溯到远古时代,我们是人群中最早喊出“自由、平等、博爱”的人。他们被这些鱼饵引诱,然后将世上真正的福利——个体自由放弃。


消灭那些非犹太国家中的贵族阶层,这一阶层是那些国家中唯一能够抵抗我们的力量。一旦摧毁了这些非犹太国家的世袭贵族阶层,我们就能够建立由金钱为主导的,受过良好教育的新贵族阶层。这一新贵族阶层的资格将以财富和教育水平衡量,而财富和教育则掌握在我们的长老手中。


我们一直倚重能触动人类最敏感神经的东西,即金钱,还有人类的贪婪、对于物质的无穷欲望。单单使用这些人性弱点中的某一点都足以破坏任何首创精神,因为它能够摧毁人类的行动意志。


自由的抽象意义能够使我们说服所有国家的暴民:他们的政府不过是人民的仆人,而人民才是国家的真正主人。而仆人是可以像被用旧的手套一样替换掉。在这些国家中,正是这种可以替换掉人民代表的可能性,赋予我们任命他们的权力。



纪要2:


我们可以发动经济上的全面战争,这样所有的国家都会看到我们在给予他们资助时所展现的主导实力与地位。


我们将严格根据卑屈服从的能力,从大众中选出这些国家的管理者。但他们并不是受过统治艺术专门训练的人,所以将很容易成为我们所玩的游戏中的爪牙。他们被我们那些为数众多,自幼就被培养成为统治世界的智者贤达们玩弄于股掌之上。这些长老智者将成为他们的顾问、专家。


非犹太人的知识分子们会因自己掌握的知识而自我膨胀。而这些知识、信息都是我们政治代理机构中的专家们匠心独运拼凑而成的,目的就是为了向他们灌输,使他们倒向我们所需要的思路方向。



纪要3:


当今国家的宪政天枰会很快坍塌。因为我们在建设之初就已经设计好了,没有给予这座天枰很好的平衡,目的就是为了让它不停震荡。


在这些政府中,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竞技场,各种混乱的、令人迷惑的议题在此辩论。那些不知疲倦的喋喋不休,已经使议会和政府的诸多会议变成了口才表演比赛。


在我们指导下的人民已经废除了贵族阶层,而这一阶层曾经是对他们自身优势起到保护的唯一力量。随着贵族阶层的废除,人民已经落入那些残酷无情、嗜金如命的流氓手中。


当我们的统治王国来临时,会立即采纳一个迫切又必需的方案,即在各国学校教授这样一个简单的真理:人类生活与存在的结构本身需要劳动分工,因而也相应有了阶层和地位等级的划分。人所其知的根本常识,正是由于人类活动的目标不同,所以根本不可能存在任何平等。通过对这一真理的认真研究,人们会自然屈从于权威,并接受政府对他们职位的安排。


我们将通过所有的秘密手段,并借助于掌控在我们手中的黄金,创造一种普遍的经济危机。


记得法国大革命吗?是我们赋予其“伟大”之名:它的所有秘密准备,我们都洞晓尽知,因为它是完全出自于我们之手的创作。



纪要4:


谁将推翻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准确地说,这种力量就是我们。非犹太“共济会”只是盲目地作为我们目标的屏障,但我们的行动计划,甚至它的辅助力量,对于全世界的人来说都将是个未知的谜。


我们一定要摧毁所有信仰,摧毁非犹太人其有“上帝思维”倾向的原则与精神,并在他们的大脑中植入数理分析和物质需求。


为了使非犹太人无暇思考以及重视宗教,必须将他们的注意力引向工业和贸易,这样,所有的国家都将被追求利润的欲望而吞没。在对利润追求的竞争中,他们将忽略共同的敌人。


对于优越性的激烈竞争以及散布到经济生活中的恐慌将会创造一个清醒、冷漠又残酷无情的族群。这样的族群将孕育一种强烈的对上层政治和宗教的厌恶情绪。他们唯一的目标是利润,也就是黄金。他们将成为名副其实的拜金教信徒,因为黄金将为他们带来物质上的愉悦。



纪要5:


“耶稣会”也许能和我们媲美,但我们已经设法使他们在没有思考能力的大众眼里成为一个公开组织,我们自身却一直将组织藏在幕后。


我们已经挑拨他们为了私人或国家的恩怨而彼此争斗。比如,在过去的二十个世纪的进程里培养起来的宗教或种族间的相互憎恨已经有了巨大的增长。这就是为什么单独一个国家如要扩张武力,在任何地方都得不到支持的原因。没有我们的秘密插手,任何国家之间连一个微不足道的协议部都不可以私下达成。


所有国家的统治机器是由引擎来推动的,这一引擎就在我们的手中。这些国家机器的引擎就是——黄金。由我们长老发明的政治经济学很早就将桂冠授予了资本。


为了使公众的意见站在我们这边,我们必须表达各方的观点,以至于有太多互相冲突对立的观点使他们感到困惑,足以使非犹太人在这样复杂的迷宫里不知所措,并逐渐明白最好的事情就是在政治须域没有任何观点,这些只有指导公众的人才可以理解得了。这是第一个秘密。


我们统治成功的第二个秘密要素:从生活习惯、激情、国民生活等各方面大幅度增加民族挫折感,以至于他们在相应的混乱中迷失方向。没有任何东西比个体创造性更具危险性的了:如果其背后隐藏着天才,这种创造性可以胜过我们已经撒下不和谐种子的成千上万人的能量。我们必须解除非犹太人的武装,我们必须建立一个可以称之为怪胎的超级政府以替代当今各国统治者。



纪要6:


非犹太人的贵族们作为一种政治势力已经消亡了,我们不必再把他们当一回事。但是作为土地的所有者,他们仍会对我们有害,因而不惜任何手段剥夺他们的土地是必须的,这一目标可以通过提高他们土地财产的税赋来达到。


工业应该从土地里既榨干劳动力又可以榨干金钱,于是将所有的非犹太人投入无产者的境地。非犹太人将仅仅为了生存权利而向我们低头臣服。


我们应该发展对于奢侈品的投机行为,推动那种可以吞噬一切的对于奢侈品的贪婪需求。我们应该提高工资水平,但这不会给工人们带来任何好处,因为我们也借农业和畜牧业的衰退为由,提高生活必需品的物价水平。


为了避免在恰当的时机之前让那些非犹太人醒悟过来,了解事情的真相,我们必须将上述行为掩藏在服务于工人阶级的热情与政治经济学伟大原理的面具之下。那些经济学原理都蕴含着激情四射的宣传。



纪要7:


我们必须要达到的目的是:在全世界的各个国家,除了我们自己,就剩下无产阶级民众和少数忠诚于我们的百万富翁以及警察和士兵。


通过我们的阴谋,应将各国内阁借经济条约或债权纠缠在一起。为了成功地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在谈判和签署协议时运用高度的狡猾与渗透功夫。


如果有国家反对我们,我们就发动战争。如果他们敢联合起来对抗,我们就发动世界大战。


我们必须驱使非犹太人政府按照有利于我们严密设计的、已经接近终点的计划,通过媒体的推动,采取行动。这些媒体,除了少数几个还没有和我们达成一致意见,其余的已经完全掌控在我们手中。



纪要8:


必须将政论家、法学家、管理者、外交家,和那些在我们的专门学校里接受超级教育培训的人环绕在自己身边,他们熟知社会背后运作的秘密规则,知道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熟谙人性的所有阴暗面。


我们必须把全世界的经济学家们环绕在我们政府的周围。在我们周围将是所有银行家、工业家和资本家的荟萃,因为从本质上而言,所有事情都是由金钱的数额说了算的。


在一定时期内,我们可以将权力置于那些过去的名声如此不堪、以至于和人民之间有道鸿沟的人手中。直到没有任何风险时,才将管理职责赋予我们的犹太同胞们。为了杜绝他们不服从我们的可能性,必须使那些人受到刑事审判或消失。



纪要9:


在应用我们的原则时,需注意那些国家的国民性格,通过谨慎地潜移默化,你将发现不超过十年,最顽固的性格也会改变。


如果有国家反对我们,那只是在我们的控制下的一种形式,因为我们需要他们的反犹运动以帮助我们获取对整个犹太民族的控制权。


我们手中的武器是无限的野心、燃烧的贪欲、残酷无情的报复、憎恨与邪恶。那些吞噬一切的、盛行的恐怖活动正是出自我们之手。在这些国家没向我们臣服,并公开承认我们的超级政府之前,我们不会给予他们和平。


我们已经将手伸入法治、选举、媒体以及个体自由,尤其是伸入到教育领域,教育已经成为一个自由社会存在的基石。


通过用我们所知的虚假的理论和原则来培养,我们已经愚弄、迷惑和腐化了非犹太人的青年。


我们对现有法律并未进行充分的修改,而只是通过歪曲其含义将它们变为自相矛盾的种种阐释。我们已经通过只求结果的方式树立起了法律崇高的形象,繁琐的阐释掩盖了法律的真实含义。这些阐释完全将法律从政府的视线中隐藏起来了。因为从盘根错节的立法中真正理解法律意义是非常困难的。这就是仲裁理论的起源。



纪要10:


选举,我们发明的工具,将使我们坐上世界的王位。我们要教育世界上哪怕最小的团体都以投票的方式决定问题。这将帮助我们达到目的。


通过反复灌输一种个体重要性的意识,我们摧毁非犹太人家庭观念以及教育价值观,去除个体意识分裂的可能性。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就创造了一个盲目、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在没有我们指派的领袖指导之下将不能动弹。人民会向这种政权臣服,因为他们知道是这些政权的领抽决定了他们的收入、奖金以及各种各样的福利。


这些机构已经在内部分割了政府所有的功能——行政、立法、执行,这些功能就像人体的器官一样运转。如果我们伤害国家机器的一个部位,国家就会生病,而且……将会死亡。


从我们的傀儡、奴隶中选出来的总统作为政府首脑。这就是我们埋在非犹太人民中的地雷。


为了使我们的计划达到这一结果,必须安排选举,支持那些在过去有不光彩历史、隐藏的瑕疵或其它问题的人作为总统——这样,在完成我们计划的过程中,这些担心秘密被揭露,或想保持特权、优势与荣耀的总统候选人就成了有利用价值的工具。职能内阁将会选举、保护总统,并为总统作出掩饰,但我们可以获得推出新法或更改现有法律的权利,因为这项权利将被赋予我们的傀儡。我们也必须赋予总统宣战的权力,必须捍卫这一最高的权力,理由是总统作为国家所有军队的统帅,出于捍卫新的共和宪法的需要,必须可以自由支配军队。


除了我们自己,再没有别人可以指导立法。


必须挑拨这些国家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关系,用分歧、憎恨、斗争、妒忌乃至刑律、饥饿、疾病和欲望彻底耗尽人性,以至于这些非犹太人感觉没有别的出路,唯有躲入我们用金钱以及其它的一切所塑造的避难所中。



纪要11:


言论、集会结社、正义自由与选举权,还有其它所谓的自由和权利必须从人们的记亿中消失,或在新宪法颁布之后经历根本的改变。


非犹太人是一群绵羊,而我们则是要干掉他们的狼群。你知道当狼群控制住羊群的时候,将发生什么?


还有一个令他们闭上双眼的原因:因为我们将保持这样一个承诺,一旦赶走了和平的敌人并驯服各派后会还给他们所有的自由。


而他们将被迫期待多久才可以等到归还自由?这点不值一提。



纪要12:


“自由”被我们定义如下:自由是去做法律所允许的事情的权利。这种阐释将在适当的时机服务于我们,因为所有的自由将被掌控在我们手中。


今天的媒体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呢?它在必要的时候,为激起并煽动我们所需要的激情而服务。或者,它为党派的最终私利而服务。它通常是歪曲、不公和虚假的。大多数公众并不清楚媒体到底为谁服务。


任何不受我们控制的宣传都不会传给公众,现在这点已经被我们实现。因此,所有新闻也只有被少数光个机构接收,由这些机构在世界各地集中起来。这些机构将被我们完全掌握,只按照我们的授意进行宣传。


文学与新闻出版业是两种最重要的教育力量,因此我们的政府将成为大部分刊物的所有者。这会中和那些私营媒体的有害影响,使我们可以掌控公众的思想,并对其施加重大影响。如果我们允许十种刊物,我们自己应该创立三十种,或者同样的比例。但这一点绝不能被公众怀疑。



纪要13:


为谋求温饱,非犹太人被迫保持沉默,成为我们卑微的仆人。从非犹太人中争取过来的媒体机构会听从我们的指令,讨论任何我们不便于在官方文件中发行的问题。而在引起的一片嘈杂中,我们悄悄采取希望的手段,从而向公众们提供这些既成事实。没有人胆敢要求废除这已经定下来的事情。并且,所有这些解决方案将被作为改进的方案而呈现。媒体会立刻分散当前的思想潮流,进而转向新的问题(我们不是经常培养人们要追求新事物吗?)。


为了分散那些在政治讨论中特别麻烦的人的注意力,我们现在提出新的政治问题,即工业问题。在这一领域,让他们愚喜地讨论吧。为了使大众不去猜测这些问题的原因,我们进一步用娱乐、游戏、休闲、激情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很快,我们将通过媒体推动艺术、体育等各方面的竞争:这些兴趣最终会把他们从不得不与我们冲突的问题中引开。逐渐地,他们越来越不愿意反映并形成自己的观点,将开始用和我们同样的语调讨论问题,因为只有我们提供给他们新的思考方向。


那些由自由主义者、乌托邦梦想者所扮演的角色,会在我们的统治被认可时终止。在这之前,我们会继续将他们的思想引向空洞的理论概念。这些概念是新的,表面上又体现了进步,直到没有任何一个非犹太人可以洞察到,在“进步”一词的下面不过是远离真理的开端。



纪要14:


我们的哲学家将会讨论非犹太人各种信仰的所有缺点,但没有人会真正讨论我们的信仰。因为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完全了解它的内容。我们中的任何人绝不敢出卖有关它的秘密。


我们的智者受训成为非犹太人的领袖,将创作演讲、宣言、回忆录、文章,这些将为我们所用,向非犹太人施加意识形态影响,引导他们按照我们决定的方式来理解事物以及各种知识形式。




纪要15:


我们必须残酷无情地铲除那些意图用武力来反对我们登上王位的人。


在我们没有登上王位之前,必须采取相反的手段:我们将在世界范围建立和扩大共济会组织,将各国精英纳入其中,并通过其发挥我们的影响力。所有这些共济会分支部将由一个中心机构管理,这只有我们才知逍,也是由我们的长老组成。在这些会所的成员中,警察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因为他们既能够利用专业手段对付那些不顺从者,也能够掩饰我们的活动,并为不满提供借口。


非犹太人加入社团,要么出于好奇,要么希望通过他们的方式分得公共利益的一杯羹,还有一些是为了可以让公众倾听他们不切实际和毫无根基的幻想。他们渴望成功和掌声。对于这些,我们是毫不吝惜的。所以给予他们这种成功是为了利用这种产生于其之上的高度欺骗性,因为那种成功的渴望可以不知不觉地,驱使他们吸收我们的建议,而未抱有任何警惕性。


我们以如此聪明的方式来处决共济会成员,以至于除了我们的兄弟外,没有人产生怀疑。甚至那些死刑下的牺牲品自己也不会怀疑。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他们就像得了一种正常的疾病一样死掉。


在我们的影响之下,非犹太人法律的实施已经被降至最低限度。法律的优势地位已经被引入到这一领域的自由主义的繁琐阐释所推翻。在最重要最根本的事务上,法官们按照我们的指示来决定,从有利于我们管理非犹太人的角度看问题。


当我们公开统治的时刻来临,我们必须重新制定所有的法律。我们的法律必须是简洁明了和稳定的,没有任何其它的阐释,通俗易懂。贯穿我们法律的特点就是对于秩序的服从,这一原则将被置于宏伟的高度。任何对于权力的滥用将要到严惩,这样就没有人去以身试法。


我们必须从我们的政府所有重要岗位中根除自由主义。正是依赖这些重要岗位,我们的政体才能够培训臣服的下级。全世界的金钱都将集中在我们手中,因而我们的政府是不害怕花钱的。



纪要16:


为了实施对那些除我们之外的所有集体性势力的破坏,必须在最初阶段削弱集体主义的起始阶段——大学,通过再教育使它们改变方向。我们将为他们的官员和教授们安排一些秘密活动。


我们必须从人类的记忆中抹掉所有过去世纪的回忆,因为这些过去的历史不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仅仅留下那些描述非犹太人统治错误的东西就可以了。


我们必须吞没并封杀独立思想的最后一颗火花,并将其为我所用。制约思想的系统已经通过所谓的公民教育课体系起作用了。这一目的就是将非犹太人变成无思想的,驯服的野兽,只等着将现成的事物放在眼前而形成自己的思想。在法国,我们的最好的代理人之一,资产阶级已经通过公民教育课的形式,使公众成为新的教学对象。



纪要17:


我们长久以来都极其小心地败坏非犹太人教士的名声,并且以此毁坏他们在地球上的使命。那一使命在当时对我们仍然是个很大的障碍。信仰自由已在世界各地被传播,所以现在基督教的完全覆没只是时间问题了。


当最终摧毁教廷的时刻来临时,将会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各国指向它。但如果各国自己攻击它时,我们必须伪装成它的捍卫者出现,好像为了拯救这一过度的杀戮。通过这种声东击西,我们潜入它的权力最深处,并确保在我们已经将其权势全部吞噬尽后才重新出现。


我们的秘密代理人将从社会各阶层中选出,从娱乐界人士、编辑、印刷和出版、书商、教士、推销员、工匠、教练、仆人等中间选择。



纪要18:


罪犯应该,或多或少,在第一次有足够的根据受到怀疑时就实施逮捕:宁可错杀三千,也不使一人漏网。因为对于政治错误必须是赤裸裸的残酷无情。如果可能的情况下,破例让步,容许再考虑那些较轻罪行的动机。但对于那些干涉我们政府事务的人而言,是绝没有原谅可能性的。况且并非所有的政府都理解真正的政策。



纪要19:


通过媒体、演说,间接地通过那些被聪明地编辑的学校历史教科书,我们已经对那种为了公共利益而殉难的行为做了广泛宣传。这种行为已被骚乱制造者们确信。这种宣传已经扩大了自由主义者的队伍,并将成千上万的非犹太人带入我们的奴役阶层(使成千上万的非犹太人成为我们的猪狗牲畜)。



纪要20:


征收累进制财产税是最佳的课税方式。我认为对于财产的控制将在法律的基础上废除抢劫。


每种形式的贷款都证明政权的衰弱与对政权权利理解的欠缺。贷款就像悬在统治者头上的达摩克斯利剑,无法向自己的臣民征收税收,却伸出手向我们的银行家们乞讨。国际债务就像蚂蝗一样,无法从政权本身驱除,直到它们自己脱落或政权把它们甩掉。但非犹太人国家没有甩掉它们,继续往自己身上增加更多借款,以至于最终被这些吸血鬼榨干而毁灭。


当我们收买贿赂了一些关键人物,将债务转移到海外,那么这些国家的所有财富就会落入我们囊中。所有非犹太人政府就开始将臣民的供奉支付给我们。


非犹太人那不开化大脑思维的愚钝是多么一目了然啊!从下面事实中就可以充分表现出来:他们一直向我们大量借款,并要支付我们利息,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为了要偿付我们必须从自己臣民的口袋里掏出这些借款和附加利息。还有甚么比从自己的人民那儿掏钱更简单的事情呢?



纪要21:


当我们登上世界的王位时,所有这些或类似的金融转移,均不符合我们的利益,都将被一扫而空,所有的金融市场将被摧毁。既然绝不容许我们的特权被价格波动所撼动,我们将通过法律宣布物价,绝不允许任意抬高或降低物价


我们将用庞大的政府信贷机构替代金融市场。这么做的宗旨就是根据政府的观点来固定物价。这些机构将能够在一天内向市场投放五亿工业票据,或购空同样的数量。通过这样的方式,所有的工业项目将依赖我们。你可以想象我们的权力是多么强大?



纪要22:


在这么多世纪以来我们不得不犯下的罪恶,是为了达到全人类最终的福利——将一切归于良好的统治,这一最终目的。尽管会制造一些暴力和罪行,但同样也建立起了秩序。我们应该竭力证明:我们是安定一切,为全世界带来真正的福祉和自由的施恩者。我们会使这个世界享受和平、和谐与安宁。当然,是在人人严格遵守我们创立的法律的基础之上。我们必须明白:自由并不存在于放纵以及无拘无束,而是存在于自尊自爱。


一个权威将是伟大的,因为他是全副武装,强有力的。真正的力量不与任何权利诉求讨价还价,甚至与上帝也如此:没有人敢靠近它,只是与其保持一定距离。



纪要23:


人民也许可以习惯服从,有必要灌输羞耻观,以便减少奢侈品的生产。通过这些我们可以提升在对奢侈品的追逐中被败坏了的道德。我们可以重建那些小规模的匠人生产作坊。这将意味着为当今的制造业资本埋下了一颗地雷。一个小作坊工人对于失业一无所知,这使他和现有秩序紧密地捆绑在一起,因而也服从官方权威。对于我们来说,一旦权力在握时,这种角色就必须实行。酗酒也将被法律制止,并作为可以将人性变得粗鲁野蛮的行为被立罪。


这位上帝选择的君王被选出来,去粉碎那些被本能、粗鲁和非人性所驱动的非理性力量。这些力量正以抢劫和各种以自由和权利为名的暴力形式体现。他们已经推翻了各种形式的社会秩序,在一片废墟上竖立起了犹太人之王。但一旦君王大权在握,这些角色就会立即被清除干净。在他的道路上,扫除这些是非常必要的。并且,必须做得非常干净利素,不留任何余孽。



纪要24:


大卫王后裔的几个特定成员会准备他们的君王及继承人,不是通过世袭来选,而是根据杰出的能力。引导他们进入政治最隐秘的核心;进入政府的阴谋,但又使得任何人对这些秘密一无所知。这一行为方式的目的,就是保证王权绝不会交给那些未被教导阴谋之艺术的人……


只有那些无比强硬坚定、乃至于冷酷的人,才可以从我们的长老手里接过统治之缰。


我们的君王具有宁折不弯的意志,本身就是一个人性的大师,会洞察一切,像命运有其神秘的方式一样。没有人知道君王通过他的部署想获得甚么,因而也没有人胆敢站在未知的道路上。



以上是我对这本书的摘要,建议读者有时间可以全文通读整本书。不知道你是什么感觉,但是我阅读这本书的时候,感觉这不可能是虚构的文学作品,因为这些事情在历史上到现在是真真实实的发生着的,细想之下令人不寒而栗。


对应着我之前写的《假犹太人的千年暗黑计划》一文,就更加感到撒旦的魔爪已经将我们每一个人都捏住了,他们的计划几乎已经完成,这最后的一小步,一只脚已经落地,只剩把后面的一只脚收回这最后一个步骤了,而如今的世界正处于最危急的关头。最终会是魔鬼赢了,还是上帝获胜,一切都将在几个月内见分晓。




浏览(1287)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