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紫关的博客  
没读万卷书,却要行万里路,移民来到向往的温哥华,还是放不下用自己的文字,讲述身边的故事。  
https://blog.creaders.net/u/1347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章 丛林卫队 2022-10-24 12:23:53

 

快起来吧,太阳已经升起来了”葛雅站在树杈上,叫着还在毡子里酣睡的塞林

塞林睡眼惺忪地眯眼瞧了瞧,茂密的树林里射进了一缕缕金色的阳光,还传来鸟儿欢快的叫声。他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我怎么睡得这么沉。”

“所以大家才没叫醒你。”葛雅说。

火驹见塞林起来了,威风凛凛地从河边一片绿茵的草地跑过来。

“你看上去挺精神塞林对火驹说。

“这儿草肥,水清,都会感觉不错。” 火驹精神抖擞地说。

塞林在河里洗了一把脸,吃掉最后一块馅饼,然后把行囊栓在马鞍边,走到河边。包瑞趴在露出水面的一块大方石上,正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包瑞,我们该出发了。”塞林说。

“这么快就要走。”包瑞连头都不想抬。

 “不想走吗?”塞林说。

包瑞扭头瞥了眼流水忽然这么舒服总有些不舍。

“好了下面还有更好的地方等着你呢葛雅催促道。

“这我知道。”包瑞有点不爽地说。

火驹低下头,鼻子凑到包瑞面前,“能在这儿旅行,是件美妙的事

包瑞用头顶了下火驹的鼻“说的太对了。”

那咱们走吧火驹说

是该走了。”包瑞这才爬到塞林脚下。

塞林抓起包瑞,放进马甲的口袋里,然后踩镫上马。火驹沿着河岸,一路向下游奔去。

火驹没跑多远,前方河流在一座平缓的山丘下蜿蜒绕过。火驹没再沿河而走,而是直奔上了山丘。当他们爬到最高处,没想到下面竟然出现了一片森林,覆盖了前面所有地方,这可是一片真正的森林,塞林意外地简直不敢相信。

“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这么大的森林。”塞林惊叹道。

“你要知道,以前的长根河两岸就是这样。”包瑞回答说。

火驹跑下山丘,一溜烟进了森林,他踏在湿漉漉厚厚的落叶上,沉沉的蹄声在参天大树间回荡,往前,茂密的森林越是幽深树丛中,不知躲在什么地方的花,让他们一路上享受着四溢幽香。

火驹在高大的云杉间穿梭,显得十分轻松自在不用葛雅指路,在他们的左侧,始终能听到“哗哗”的河水声,只要沿往下走,方向就不会有错。

葛雅早飞得无影无踪塞林知道他是去找那些隐藏的船只了。

“也不知道那些船还在不在,如果没有船该咋办?”塞林又一想,“没事,那么难熬的戈壁都过来了,只要有水就不怕,一定会有办法的。”

快接近黄昏时,茂密的森林渐渐稀落起来,他们前面出现了一片低矮的灌木。火驹无奈地放慢了步伐,想找一条进去的路,可到处荆棘丛生,密如织网,根本没下脚的地方,看样子去路被彻底挡住了。

塞林只得让火驹跑到河边去探探别的路,可没想到河边更糟,这里两岸几丈高的峭壁,河水被夹在中间,汹涌澎湃地涌向一个狭窄的豁口,在豁口处形成了一个瀑布。火驹站在峭壁上无可奈何。塞林只得让火驹又返回来,可寻了几遍,还是没找到能走进灌木丛的路。正在他们犯愁时,葛雅出现在他们头顶,塞林伸出了胳膊,让落在上面。

“你们怎么不走了。”葛雅问。

“没路了。”火驹

“原来是这样。看我的。”葛雅说完,对着灌木丛呼扇了两下翅膀就像跟它们打了个招呼似的

紧接着,塞林看到,从火驹蹄下,那些密如织网的荆棘开始卷曲起很快,灌木丛向两旁弯卷,开辟出一条一匹马刚好过去的路,直通向坡下他们看不到的地方

塞林欣喜不已,“到底是森林精灵,好像从不知道什么叫走投无路,有这样的搭档真太好了。

你们按这条路走,就能到那个地方。”葛雅说。

“是有船的地方?”塞林问。

“对,”葛雅点了点头。

火驹二话没说,踏上开辟的马不停蹄一直跑到了黄昏发现他们又河边

葛雅站在岸边一块圆石上正等着他们你们到的比我想象的快

你开的路又直又好走。火驹说。

塞林迫不及待地问,那些

葛雅呼扇着翅膀飞起来“跟我来。”

葛雅在前面带路,火驹跟着走进一片湿地夹杂着石滩,这里无论是树上还是地上,到处长满了绿绿的青苔火驹走在上面蹄子不时地打滑。他们踉踉跄跄地跟着葛雅来到了一处凹地,形成了一个幽静的小湖。湖面上停着十几条像独木舟一样的小船。

“就这船。”塞林有点傻眼了。

“这不是船吗?”葛雅问。

“是,可它太小了。我可以坐,但火驹怎么办?”塞林开始有些犯难了。

“既来之,则安之。大家不用担心。”包瑞若无其事地说。

 “你可以成天泡在水里,当然不担心。”火驹说。

“这话说的也对。”包瑞挠挠头。

“今天是没时间了,我明天再说吧。”塞林望了一眼染红了天空的晚霞,感到已经饥肠辘辘,“现在应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了

说完,塞林跳下马,拍了一下火驹的屁股,火驹轻快地跑到不远处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低头嚼起肥美的青草他又把包瑞放到了水边,包瑞展开四爪,划动了几下就钻进湖里不见了。葛雅一转眼就没了身影,只剩下塞林一人站在湖边。他的食物已经吃完了,必须自己找点吃的。趁着天还没黑,他决定捕鱼来解决晚餐。

傍晚,湖里的鱼儿都来到湖边,它们翻着白肚皮欢快地在水里游戏。塞林用刀砍了一根直直的树干,把一头削尖当作鱼叉,然后脱掉鞋,光着脚走下水。鱼儿大胆地在他的周围窜来窜去,他刚开始只顾拼命地扎,可一条也扎不上。鱼儿就像一样,一闪就躲了过去。这时,看见离他只三步远的水下,有一条摆动着尾巴一尺多长的大鱼这次他悄悄移动过去,屏住呼吸,那鱼猛扎下去,可鱼儿只轻松地一闪身,就不见了。接着,他又不停地扎,扎了半天仍一无所获。

余辉下,葛雅在湖面上滑翔,只见贴着水面,双爪往水里一伸,当飞起来时,爪子上已经抓上来一条让塞林羡慕地合不拢嘴的大鱼。塞林自认望尘莫及,但又不甘心地埋头继续扎鱼。他身边游来游去的鱼好像故意在捉弄他,它们翻着白肚皮,向他游来,但他刚要扎,它们一闪,不是从他的脚边,就是从他的胯下溜走了。他能感到鱼鳍在他腿上滑来滑去,就是得不到手,让他越扎越恼火。再加上葛雅抓着活蹦乱跳的鱼,落到了他身后大树上来凑热闹

你那行吗”葛雅津津有味地边撕着一条鱼鳞花花闪的肥鱼

塞林没理,继续扎着从他身边游来鱼儿,但越是着急,越是一扎一个空,只剩下看着鱼儿在他周围翻浪花了。

葛雅咽进了一块鱼肉“你那两下看样子不行呀,”

塞林说不出地沮丧,瞧了一眼葛雅,“你少说两句行吗。”

“我的意思是,如果需要我可以来帮帮你。”葛雅说。

“不用。”塞林愈发不服气,尽管他饿得肚子咕噜咕噜叫。

扔掉树棍走上岸,从新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前面一处水弯,在夕阳下,一只挺大的鱼跃出了水面,又水花四溅掉进了水里。他不由地走过去,发现那是个像葫芦一样的小水弯,里面尽是一尺长的草鱼,它们在清澈的水里,微微地摆动着尾巴,一动不动。塞林踮着脚尖,不声不响地接近水湾。他观察了一下,只要用水弯边的石头,堵住那个“葫芦”口,水湾里的鱼就会成他的囊中之物但必须在堵之前别惊动它们才行想好后,他轻轻下水,悄悄过去,刚搬起石头放进水里,一下惊动了鱼儿,它们翻动着水花像箭一样地逃窜。塞林赶紧又搬了几块石头,用最快速度堵住了水湾口,但大部分鱼已经跑掉了,还好,有四五只被堵在了水湾里,它们全躲在岸边的水草下。塞林笑了笑,撮撮手,稳住神,深吸一口气,然后扑向那些鱼,接着浪花四溅,人鱼难分,混乱中,一条接着一条鱼被扔上了岸。

塞林点燃了一堆篝火,木架上正烤着四条硕大的草鱼。塞林像落汤鸡一样,坐在火边,烘着被打湿的衣服。葛雅站在旁边的石头上,瞧着木架上烤熟的鱼。

“你的鱼冒烟了。”葛雅闪动着夜鹰般的眼睛。

塞林从木棍上抽下一条鱼对着葛雅说:“来点吗?”

“不,那一定很难吃。”葛雅偏着头连看都不想看。

塞林咬了一口,感觉味道奇香无比,一是他的确饿的连只羊都能吞下去,二是这是他自己抓的鱼,味道更是美妙。眨眼工夫,四条鱼已经全部下肚。

包瑞慢腾腾从水里爬到篝火边,“这样不行。”

“怎么了?”塞林问。

“再这样下去,我会被撑死的,”包瑞打着饱嗝,“世界上恐怕再也找不到如此美味的鱼虾了,真让人有些犯疑,我们会不会走错了方向。”

那除非你背上的地图长偏了,”葛雅瞥了一眼包瑞打趣说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包瑞又打了个饱嗝,“我总以为,我们会越走越艰险,可没想到,越走越舒坦。”

皓月当空,葛雅像夜鹰一样,从夜幕中落到了塞林身边,“我查看了一下周围,没发现什么。”

“可有船就应该有人,得当心点。”包瑞仍不放心。

“我的确没看到什么。”葛雅又说。

“那这些船是谁的呢?不过不用太紧张,我感觉在这儿,有人也许不是坏事。”塞林不太在乎,放心地找了一处松软的草地,钻进了毛毡,一闭眼就进入了梦乡。

那些小船静静地漂在水面上,没人来打搅,他们度过了平静的一夜。

早上,晨雾刚刚散尽,金色的阳光穿过树林洒在河滩上。塞林卷在毛毡里睡得正香。突然,传来一阵叫声。

“快起来,快起来,黑头怪来了。”葛雅大声喊着。

塞林立刻醒了,连忙跳起身,看看四周,“火驹呢?”

火驹把黑头怪了。说完,葛雅向河下游的一片丛林飞去,“快跟我来。”

塞林抓起枪和子弹带,正要跟着葛雅,却听到了马蹄声,回头一只见火驹惊了似的,在河岸边狂奔。一只乌头怪,煽动着巨大翅膀,正穷追不舍地跟在火驹身后

塞林马上不顾一切边向火驹跑去,边喊道:“火驹,快过来。”

火驹听到后,飞速跑来。塞林这时站稳脚跟,举起枪,对准跟在火驹后面的黑头怪就是一枪。沉闷的枪声响过,黑头怪当即在空中顿了一下,但继续向前飞,塞林立刻连开两枪,黑头怪顷刻间歪着身子,跌跌撞撞地飞向了河对岸的丛林。

塞林知道他打中了那个黑头怪,但没料到后面尾随两只乌头怪。塞林慌忙开了第二枪,因为有点远,全打飞了,枪膛里的子弹也打光了。不过火驹趁机跑到了他身边他背上枪,抓住马鞍,跟着火驹跑了几步,一跃上马。火驹没停蹄,跟着葛雅一溜烟也钻进了那片茂密的树林。两只乌头怪夹着翅膀,紧盯着他们,一个个追进了树林。

火驹在树木中穿梭,本想可以借着密林躲避追来的乌头怪,可塞林发现,那些怪兽身体庞大,却能像蝙蝠一样灵巧地在树林中穿行,紧跟着他们穷追不舍,无论他们怎么躲闪它们都能像苍蝇一样跟在身后。

“快跑,让我来抵挡。”葛雅说一闪身,却不见了。

火驹拼尽全力在飞奔,但乌头怪却离他们越来越近。塞林甚至已经听到身后翅膀可怕的呼扇声,这让他不由回头瞥了一眼没想到两只像弯钩一样利爪向他抓来已经伸到他的脸面跟前,他连忙缩头搂住火驹,绝望地闭上双眼,可片刻过去,却没感到那利爪抓住他,再回头看,那只黑头怪已经被密如网的树枝紧紧缠住了。这时他才知道这是葛雅的行动但是,他很快听见身后树杆像被利器砍断的声音火驹在这时趁机跑进一片更密的林子,暂时甩开了紧跟身后的乌头怪。

火驹在丛林中拼命地兜着圈子,不知不觉又回到了河岸边。当火驹正要再次跑进侧面树林时,没想到另一只乌头怪狡猾地断了那里的去路,而身后追来的乌头怪挣脱了大树的缠绕,正向他们这里追来。塞林抓住这个时机,让火驹闪到了一棵大树后,跳下马,迅速给枪满了子弹,然后把枪架在一个树杈上,稳稳地瞄准已经追上来的乌头怪的头,连发两枪黑头怪应声被打得翻了个接着“嘭”的一声沉重地摔到了地上,滚到前面,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塞林接着转过身,对着另一个向他们飞来乌头怪不慌不忙地举起枪瞄准,可他正要扣动扳机,听见树林中“嗖,嗖”几声。乌头怪应声从空中翻滚着跌到了地上,四五只箭正中它的脖子和前胸其中一剑射进了它的眼睛

那只黑头怪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时塞林才看清,乌头怪背上长着像蝙蝠一样的大翅膀;两爪粗而有力,还有片片粗糙鳞甲。翅膀下竟然还长着两只前爪,爪子里伸出了像弯钩一样的利甲。塞林知道,刚才就是这锋利的爪子,险些抓到了自己。乌头怪浑身长满了令人恶心、像短刺一样的黑毛。头颅乌黑,面孔狰狞;突出、咧开的嘴里,恐怖地露出两颗锋利的白牙;满脸干瘪的皮皱成了一团,两只豆大的眼睛,翻着白眼,散出渗人冷光。

塞林呆呆地瞧着黑头怪,浑身冒着一阵阵地冷汗。他走向前,见深深射进黑头怪身子里的剑口流着乌黑的血。他用枪捅了捅僵硬的黑头怪,确信它已经死了,危险已经过去而是谁射的箭?塞林左右看看,却没见到有人,突然火驹在他身后嘶叫起来,他猛地转过身,发现个人出现在他身后,其中三人箭搭在弦上,箭头正对着他。不远处,另外两个人拼命地拉着火驹的缰绳,火驹火暴地尥着蹶子,嘶叫挣扎着。

这些人穿戴一致,都是灰色衣衫,头戴灰色角帽。其中只有一个人角帽上还插了根漂亮的白色羽毛。他弓箭,腰间挎一把镶有宝石的弯刀,而刀并没出鞘。这个佩刀人不动声色地正向塞林走来。他棕色横眉下,一双深凹的眼睛盯着塞林,浓密的八字胡几乎遮住了嘴,沉着冷静的话音从胡须中传出。

“能不能让你的马安静些。”佩刀人停下来说。 

塞林见他并不粗暴,甚至还算平和,便瞧了眼三个弓箭手说“能不能别把箭对着我。”

佩刀人听了,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又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他们立即放下了弓箭

这佩刀人应该是他们的头儿,塞林这样想着,指指火驹试探地问:我过去吗?

佩刀人二话没说让开了。塞林走到火驹跟前说了声:“火驹,安静点。”

火驹见塞林来到了身边,立即静了下来。

佩刀人查看了一下倒在他们树下的乌头怪“是你杀的?”

塞林点点头。

佩刀人又扫了眼塞林手中的枪,“用这个?”

“是”。

佩刀人听了直视塞林问道“你是谁?”。

“慕容塞林。”塞林说完等了片刻,没见回应便问,“你们是……”

“这不是你能问的。”佩刀人不但蛮横答道,反而继续问,“这些黑头怪是跟着你们来的,对吧。”

塞林想想说:“不,我们是在这里才碰上的。”可一说完,觉得也许佩刀人说的对,但话已出没法再辩解了。

“胡说,”佩刀人似乎感到塞林话中不实,目光咄咄逼人直盯着塞林说说怎么找到这里的?

塞林想了想说,“我有向导。”

“有向导!” 佩刀人四周看看“在哪儿?”

塞林犹豫了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加上葛雅这会儿也不知在什么地方。

“快说。”佩刀人一下变得凶神恶煞起来

“是我带他们来的。”葛雅突然插声

他们都惊了一跳,顺声望去,葛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在他们身边的大树上

“一只会说话的鹰!”佩刀人瞧着葛雅又问森林“你说的向导就是它?”

“是的。”塞林尽量想和他们友好相处,彬彬有礼地说:“谢谢你们相助

我们必须杀死这些怪兽。”佩刀人冷冷地回答道,然后又接着问,这次完全是盘问,“你们几个人?”

“就我一个。”

“你从哪儿来?”

边的戈壁。

戈壁什么地方?

塞林显然答不上来,吞吞吐吐,“就,就是那个大裂谷。”

佩刀人立刻闪出一道怀疑的目光,“那地方叫什么?”

“‘大裂谷’”

“你在撒谎,”佩刀人说,“那是‘布伦’峡谷。”

“我……”塞林不知该怎么辩解。

准备哪儿?佩刀人又问。

和月国这回塞林知道。

“去干什么?”

塞林犹豫起来,他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所以不想随便说出去和月国的目的。

“快说。”佩刀人显得越来越不耐烦了。

塞林只好绕着回答,“我们只是路过。”

“你到底要去哪儿?”

塞林猛一下回答不上来了。

没想葛雅说了声,“京都城。”

“你说的‘京都城’是尹萨的都罗国?”

“是。”葛雅顺口说。

佩刀人一听,“唰”地从刀鞘抽出了刀,接着其他人立即拉弓上箭对准塞林。塞林惊愕中也本能地举枪对准了佩刀人自卫

把你那玩意放下,”佩刀人道。

塞林没理他。

“放下。”佩刀人怒吼道。

三个弓箭手同时向前逼近了一步 ,把塞林围在中间,三只箭头近在咫尺地对准了他的头和胸。

“我再说最后一次,放下。”佩刀人下了最后警告。

塞林迟疑片刻,知道抵抗下去恐怕会更糟,于是把枪轻轻放在地上,然后举起双手。

“怪啥这里出现了乌头怪,又有会说话的鹰,只有尹萨精于此道。” 佩刀人冷眼盯着塞林说,你来这里到底要干什么?

“我们只是路过。”塞林坚持道。

那就不用啰嗦了,佩刀人想了片刻,“不过,还是要让你死个明白。你听着,你来到了这里,必然知道了进入这里的路线如果放了你,你又会知道出去的道路,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构成了不可想象的危险因为没人能保证你不会说出去我绝不在我手上埋下这种隐患。所以,只有你们全都就地永远消失才能消除我的顾虑,明白了吗。

“不,你不能这样。”塞林一下急了惊恐万状地竟有些语无伦次,尹萨是我们的敌人。你必须放我们走,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这不仅关系到我们,也关系到你们。我们不是坏人。

佩刀人听的不知所云,不屑地瞥了眼塞林举起一只手,三个弓箭手立即拉满了弓,箭指塞林只等挥手下令射杀

“请相信我,我说的全是真的。”塞林惊恐地边说边绝望地向后退缩。

你不用废话了,我首先必须确保我们的安全,这是我分内之事佩刀人瞧了眼三个弓箭手,正要发令……

住手!没人注意到包瑞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塞林的脚下他把塞林身后,大声喊道你们不能杀他,”包瑞说着向前爬了两下,爪子坚定地撑在地上,高昂着头,挡住佩刀人,不顾一切地大声说:“你们不能这样!相信我,他是为至尊神剑而来,你们不能杀。我保证,他是个诚实的人。

佩刀人一听,挥手止住了弓箭手,然后把刀尖儿对着包瑞的鼻头,“又来了一只会说话的千年龟。你们还有谁?

没等塞林说,包瑞不顾一切地继续说:“如果你们不听我的,伤害了他,不仅是伤害了一个无辜的人,更是杀害了一个替天行道的人,那天理难容……”

塞林见闪亮的刀已经快架在包瑞的脖子上了,“包瑞,这里没你的事。”说着他抓起包瑞,用力把扔向河里。他们所有人都听见,包瑞在半空中还在继续地喊着:“我敢用我的名义担保,他是……”接着“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片刻的沉静后,葛雅落到了塞林的肩膀头,“我也担保。”

“我也是。”火驹走向前挡住塞林说。

佩刀人见这架势,惊诧不已你到底是什么人?

还没等塞林回答,葛雅却抢着说,是和同心玉心心互通的人。

佩刀人一听肩膀顿时微微颤抖了一下,瞧着塞林神情肃然地愣了片刻,然后对弓箭手道,“退后。”

三个弓箭手立即放下弓箭退到一边。火驹这时也退到塞林侧边。

佩刀人接着又像刚开始一样,语气冷静平和地对塞林说“你有三个不同寻常的同伴舍命为你担保,这我从没有见过。也许他们说的是真的。

“我们是要夺回至尊神剑,并把神剑回归卡尔依斯卡雪峰。”塞林解释道。

“就凭你们?”佩刀人满腹狐疑地瞧着塞林,“你们虽然振振有辞,但还不足为证。我不想冤枉任何一个人,所以你们得拿出证据,这事关重大。” 他面无表情,晃动了一下手中寒光四射的钢刀,“否则,我会视同你们是与敌国有染的奸细,按照我们的律法,对奸细格杀勿论,听明白了吗?

所有人都鸦雀无声,等待塞林的回答。

塞林愣了片刻后说:“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从没去过都罗国,不可能是奸细。

“拿出证据。”佩刀人强调道。

塞林想了下说:“乌头怪袭击了我们,证明尹萨正在追杀我们,这些你们都看到了。

“这也许是你们之间的恩仇,与我们无关。我要的是证据。”佩刀人反复地强调。

好吧,”塞林说“我们来,是要去和月国,要亲自面见和月国公主。”

佩刀人听了不屑地摇摇头,越说越远了,和月国的公主也是你随便见的?

“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她。”

“为什么?

塞林一下迟疑起来,他不想让陌生人看到同心玉。

不想说吗?”佩刀人摸了摸刀刃问道,气氛骤然间又紧张起来。

这时葛雅打破了沉默。“我们要把同心玉交给她。”

你说什么,你们有同心玉。”这次佩刀人吃惊地瞪圆了眼睛,“那就拿出来看看。”

塞林却更加犹豫不定,他实在不想把同心玉展现给他根本不了解,而且可能还要杀他的人面前。

佩刀人看出塞林顾忌,于是说:“你恐怕看走眼了,我们不是强盗。我是和月国的卫队长,跟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是为了保障我们的安全。明白了吗?”

那就给他看看。”葛雅说。

站在肩上的葛雅一下提醒了塞林,葛雅就在跟前,谁也别想抢走同心玉。于是他毫不犹豫从脖子上取下同心玉放在掌上。他边瞧着佩刀人,边想,要是佩刀人来抢,葛雅就会抓起同心玉飞上天。

“这就是同心玉,”塞林手托着闪闪发亮的同心玉说。

同心玉这时忽然闪出了蓝色的光芒。在光芒中,至尊神剑渐渐显身,在透亮的水晶剑鞘里红绿两光交错闪烁着佩刀人和他身边的卫士见状惊愕目瞪口呆,顿时一片鸦雀无声。最后让塞林都没想到的是,在神剑影像消失后,又渐渐转变出了一匹马,那是一匹白马,骑马人是个年轻姑娘,她棕色长发,容貌秀美,一下吸引住了塞林。她系着紫色的披风,腰间佩剑,骑着骏马,风驰电掣在草原上奔驰,又像一个美丽的女侠。

迪娜公主!”佩刀人惊呼道。

“对,我们要见的就是她。”葛雅说。

同心玉的影像在这时消失了。

佩刀人看完,先把刀送进刀鞘,然后说:“我想,我们会对你们另当别论。不过,为了慎重,你会陪同你们一起去

是去和月国”塞林问。

你们已经进入了和月国,我要亲自带你们去见我们的公主。

那太感谢了。塞林接着问,“我们咋样渡过罗那斯湖?”。

“为了我们的安全,你最好不要多问” 佩刀人变得和蔼了许多他又看了看葛雅和火驹,“你很幸运,有三个让人敬佩的同伴

“谢谢你能相信他们”塞林说。

这时包瑞拼命地从水里爬上岸,浑身水淋淋的飞快爬到塞林跟前喊道:“塞林,你让我把话说完……”仰起头正要说,看看大家都在冲着笑,“怎么,没事了?”

“千年龟,你们不但没事,我们还送你们一程。准备和你的朋友上船吧。”佩刀人说。

塞林听了,把包瑞抓起来放在手掌上,含泪“包瑞,好样的,知道吗,你救了大家。”

“这没什么,只要你们都好好的就行。”包瑞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火驹低头问道:“包瑞,刀尖儿顶在你的鼻头上,你不害怕吗?”

“刀尖,什么刀尖?”包瑞似乎没注意到。

“刚才,那人的刀尖指着你,你不知道?”塞林问。

“那闪亮的原来是——刀!”包瑞一说完,仰起的长脖子立刻瘫软下来不动了。

“包瑞,包瑞。”塞林喊道。

“它是被吓晕了。”火驹说。

“它那眼神也太不管用了。”葛雅说完又补句:“不过,这次幸亏不用。

半晌,包瑞才慢慢地睁开双眼,哆嗦的头和四只爪子一下缩进它的龟壳里不敢再出来。

佩刀人带着他们来到河边,他吹了声长长的口哨,接着让塞林吃惊不已,一艘船头雕着弯弯天鹅头,带着风帆,足可以坐十几个人的大船,从河边的密林里不声不响地开了出来。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一起吃了些干粮,然后上了船。佩刀人掌着舵,在蜿蜒的河道上顺流而下,向西北方航行。但他们不知道,在茂密的树丛里,那只被塞林打伤的乌头怪还隐藏在密林里。它闪动着一双乌黑的小眼睛,正诡秘地监视着他们。


浏览(244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紫关
来自: 加拿大温哥华
注册日期: 2017-12-15
访问总量: 405,87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分类目录
【文章】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九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八章
存档目录
2023-10-06 - 2023-10-06
2023-08-07 - 2023-08-07
2023-05-27 - 2023-05-27
2023-04-13 - 2023-04-13
2023-03-18 - 2023-03-18
2023-02-07 - 2023-02-07
2022-11-08 - 2022-11-08
2022-10-03 - 2022-10-24
2022-09-12 - 2022-09-12
2022-08-11 - 2022-08-11
2022-06-07 - 2022-06-29
2022-05-18 - 2022-05-18
2022-04-11 - 2022-04-20
2022-03-04 - 2022-03-26
2022-02-07 - 2022-02-18
2021-10-03 - 2021-10-03
2021-09-03 - 2021-09-17
2021-07-07 - 2021-07-07
2021-06-10 - 2021-06-24
2021-04-26 - 2021-04-26
2021-02-04 - 2021-02-17
2021-01-09 - 2021-01-23
2020-12-01 - 2020-12-31
2020-11-21 - 2020-11-29
2020-10-01 - 2020-10-30
2020-09-03 - 2020-09-21
2020-08-03 - 2020-08-31
2020-07-04 - 2020-07-28
2020-06-02 - 2020-06-29
2020-05-08 - 2020-05-29
2020-04-02 - 2020-04-29
2020-03-02 - 2020-03-30
2020-02-05 - 2020-02-26
2020-01-02 - 2020-01-31
2019-12-02 - 2019-12-29
2019-11-04 - 2019-11-29
2019-10-01 - 2019-10-30
2019-09-01 - 2019-09-26
2019-08-01 - 2019-08-28
2019-07-17 - 2019-07-27
2019-06-10 - 2019-06-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