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紫关的博客  
没读万卷书,却要行万里路,移民来到向往的温哥华,还是放不下用自己的文字,讲述身边的故事。  
https://blog.creaders.net/u/1347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章 爭奪無名泉 2023-10-06 11:13:34

 

塞林端起鑽沙鼠送的一大碗水,咕咚咕咚一飲而盡。涼爽的水滋潤了他幹的冒煙的喉嚨,頓時疲憊不堪的身體一下放鬆下來,可渾身卻愈發感到疲倦,沉甸甸的腦袋已經昏昏欲睡。他掃了眼這個不大的院子,發現大門左邊牆角處有個用柳枝搭的涼棚,涼棚下有一兩輪平板車把火駒牽涼棚,自己舒展地躺在平板車一陣陣涼風吹來,像按摩一樣輕撫著他酸痛疲乏的四肢,隨之眼皮也不聽使喚地往下掉,瞬間他就進入了夢鄉,直到下午太陽已偏西時,葛雅在他額頭上呼扇了兩下翅膀。

“快起來吧。”葛雅道。

酣睡的塞林微微睜開眼睛,發現所有人都圍在他身邊瞧著他,他驚詫地一骨碌翻身起來,“怎麼了?”

“太陽快落山了,我們都等你起來呢。”鑽沙鼠禮貌地解釋道。

塞林望瞭望天空,二話沒說,先把包瑞放進口袋裏,然後牽著火駒,踏鐙上馬,望了眼已經飛向前方的葛雅,便低頭對鑽沙鼠說,“出發吧。”

鑽沙鼠立即對後面的人揮了揮手,只聽一聲吆喝,滿條街便響起了一串駝鈴聲。就這樣,他們的駝隊跟著塞林,一路走出了寂靜的石門堡,沒多長時間,就進了荒無人煙的戈壁。

在遼闊的荒原上,碧藍的天空,灰色的大地,地上頑強的駱駝草、沙棗樹在紋絲不動的空氣中,似乎全都是靜止了,唯獨他們這支行進的駝隊,不動聲色地走向西北方無聲無息的克裏特沙漠

當他們望到一望無際的沙漠時,接近了黃昏,戈壁灘上沒有像中午那樣曬得燙皮的陽光讓人產生幻覺的熱浪雖然仍是晴空萬里,這時迎面來了陣陣涼爽的斜射的陽光把他們的影子越拉越長,還有清脆的駝鈴聲伴著他們這支慢悠悠、孤零零的駝隊。這一路如此輕鬆就像悠閒的旅行,這是塞林自來魔域從沒有過的感覺,雖有些不太適應,但也有一份享受,甚至讓他差點忘了他們馬上就要奔赴劍拔弩張的戰場。

小兄弟,鑽沙鼠坐在駱駝上望瞭望前方的天空,似乎發現了什麼,一臉疑慮地對身邊的塞林問道:“你的鷹怎麼不見了?”

“他叫葛雅。”塞林糾正說。

對,對,你們的葛雅去哪了?”越靠近沙漠鑽沙鼠就越關注葛雅的去向,因為要找到水,他們可把賭注全押在了葛雅身上,一旦葛雅不在他的視野內他就有些犯嘀咕。

塞林瞧瞧前方的天空,果然沒見到葛雅的身影,“他應該去前面探路了。”

“你很相信他?”鑽沙鼠斜眼掃了眼塞林。

“那當然。”塞林隨口答道。

鑽沙鼠卻停了片刻想了想,“是呀,如果是我,我也寧願相信我的駱駝,也不願輕信一個人。”

“那你就該放心了。”塞林安慰道。

“沒錯,該放心了。”鑽沙鼠儘管這樣說著,但還是疑慮重重地問,“這一般來說,離沙漠越近,有水的可能性就會越小,雖說葛雅去過那個地方,但作為一個鷹,也許會有弄錯的時候。”

塞林有點不耐煩了,搖了搖頭,直截了當地問,“你是不相信葛雅?”

“不不,我只是憑經驗而言,當然,沙漠邊緣也會出現泉眼,只是很罕見。”

“那見了葛雅就知道了。”塞林有些不想搭理他了。

“那是,”但鑽沙鼠還是喋喋不休地問,“咱們要是遇上了你說的惡獸,我們該怎麼應付?”

塞林拍了拍身後背著的光弩,“我用這個,”然後馬上又問,“你們用什麼?”

鑽沙鼠拍拍腰間的寬葉刀,“我們用這個。”

塞林點點頭,但心想,就那玩意怎麼能和赤面獸較量,還不瞬間被赤面獸撕得粉碎。不過,這讓塞林心裏也有了底,鑽沙鼠他們恐怕根本指望不上。

沒想到鑽沙鼠竟還拐彎抹角地說,“我們雖有刀,武藝也不差,人稱我們是‘尋蹤三傑’,我們哥仨也是在江湖上闖蕩過的人,以一當十不在話下,只是我們沒有你那樣的快馬……”說到這兒,他沒再往下說了。

塞林聽了立即明白,這傢伙不就是想說讓我和火駒打先鋒,還好,本來就沒想著指望他們。

他們正說著,葛雅從高空滑翔而下,從塞林頭頂飛過,“你們太慢了。”

火駒一聽,立即朝著葛雅的方向飛奔而去。鑽沙鼠見狀正想說什麼,但為時已晚火駒已經像箭一樣地跑走了沒多少時間,塞林就把鑽沙鼠他們遠遠地甩在了身後。

在夕陽西下時,葛雅終於把他們引進了一條已經不太明顯的乾枯河床這讓塞林預感到泉眼恐怕已經不遠,馬上不由地警覺起來。他開始仔細地觀察著周圍,搜尋著可疑的地方,因為說不好那些可惡的赤面獸就會隱藏附近。

像蛋黃一樣的太陽漸漸地落到了地平線上,塞林手搭涼棚向遠望,看見葛雅站在一座高高的土臺上一動不動,土台下有一些東倒西歪枯死的胡楊樹。在夕陽逆光的襯托下,葛雅背影就像一幅黑色剪紙。塞林臉上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葛雅已經找到了那個泉眼。他大喊一聲“駕”,火駒立即邁開大步,飛快向葛雅奔去。只一會兒,火駒就跑完了最後一段路程,來到葛雅身邊。

葛雅小聲招呼道:“喂,慢點,看看那邊。”

塞林眼前是一片開闊地,他們站著的地方是這裏的最高處。前方已經乾枯的河道盡收眼底,而在亂石河灘上,一群黑灰色的怪獸正順著河灘邊兒背對著他們向前走。

“那就是赤面獸。”葛雅說。

塞林大概點了點,至少有二十五頭。

“泉水就在那個地方?”塞林指著赤面獸的方向問。

“是,” 葛雅道:“我要提醒你,天快黑了,我們最好趁著亮到達泉水邊,不然那些赤面獸會很難對付。”

“明白了。”塞林說著,首先察看了一下地形,從這兒到河灘全是片光禿禿的、很寬的開闊地,幾乎沒有什麼視線障礙,無論從什麼地方走,赤面獸都會很輕易地發現他們同樣,赤面獸也很難躲過塞林的眼睛

“葛雅你看這樣行嗎,”塞林想了想說:“我們跟在怪獸後面,最好大家相安無事,誰也別誰,我們只要得到水。

葛雅聽了,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瞧著塞林,“你跟那些赤面獸說相安無事,就像你讓我和蛇說誰也別理誰。我提醒你,千萬要小心,它們十分兇殘、狡詐。不過現在也只有冒這個險了。”

塞林點點頭,“好吧,那就讓它們來吧?”

說著他從弩袋中拔出光弩,打開保險。每在關鍵時刻拿起光弩,就會想起迪娜公主這是公主送他護身衝鋒的利器,讓他勇猛膽壯,又是對他寄託的希望。現在,面對前方成群結隊的赤面獸他沒有絲毫畏懼他會毫不猶豫消滅敢來攻擊的赤面獸。

塞林握著光弩,騎著火駒不動聲色地泉眼的方向走去。

“怎麼樣?”包瑞從口袋縫中伸出半個頭小聲地問了聲。

“它們好像沒有什麼反應,現在看不出它們對我們有什麼威脅。”塞林壓低聲音回答道。

千萬要小心,它們非常狡猾,別中了它們的圈套。”包瑞壓低聲音說。

“知道了。”塞林點點頭說。

他們走過死一般沉靜開闊,火駒的耳朵在不停地轉動,警惕地搜尋著四周細微的動靜。塞林可以看到,赤面獸群在他前方一二百米的地方,它們抬起頭看了看,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邁著悠閒的小步,跑向“無名泉”。塞林見狀,沒有遲疑,讓火駒加快步伐跟了上去。他們離赤面獸越來越近,包瑞說的對,它們確實猙獰無比,稱它們是魔怪一點也不差。他仔細觀察了一下,的確,它們腦後兩只寬扁的耳朵下,藏著兩只閃動的小眼睛,根本不用回頭,就能知道身後的一切。它們看上去若無其事,但塞林清楚,其實,它們一直在緊盯著自己。

赤面獸群低著頭往前跑去,塞林小心謹慎地和它們保持著距離。這段路上,並沒有見到赤面獸有什麼特別舉動,看上去它們好像並沒有想像的那麼險惡兇殘,於是他讓火駒加快了步伐。

“當心兩邊”葛雅及時閃過他們頭頂。

果真,火駒剛跑出沒多遠,就突然停了下來。塞林馬上端起光弩,警惕起來。就在這同時,從他的右前方的亂石後面一下竄出兩頭埋伏的赤面獸。它們隱蔽的很好,塞林和火駒事先都沒有發覺,它們黑灰色的毛是很好的隱蔽色。兩頭赤面獸繞著圈子,向火駒的前後同時靠近,火駒本能地向左邊退去,但左邊不知從什麼地方一下竟出現了三頭,它們伸出血紅的舌頭,雪白的利牙對著他們。血紅冷漠的眼睛緊緊盯著火駒,不動聲色地截斷了火駒的退路。塞林這時才發現,詭計多端的赤面獸已經把他們圍在了中間,而前面的獸群已經掉轉過頭,向他們這裏飛快奔來。塞林馬上意識到,他們已經掉進了赤面獸的圈套。火駒顯得有些急促不安,在原地打著轉,想尋找一條逃脫的路徑,但已經很難脫身,他們前後左右又出現了赤面獸它們就像從地裏冒出來的一樣。塞林這時聽到他四周曠野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低聲的“唔——唔——”叫聲像是發出了攻擊的信號,同時開始向他逼近。

“注意右邊!”塞林聽到空中葛雅的喊聲。

塞林扭頭看到一頭赤面獸正向火駒撲來。幾乎在這同時,他端起了光弩,對準目標迅速扣動扳機,一道藍光穿透了它的頭顱,隨即它沒發出一絲聲息,從半空中重重地摔在地上不動了。火駒趁機從這裏沖了出去。塞林同時又舉起光弩,看准跟隨而來的目標,立即射擊,一組藍光打在飛奔來的兩頭赤面獸周圍,地面上被掀起了一片塵土,煙塵過去,兩頭赤面獸一動不動地倒在地上。塞林沒仔細看,趕緊對準第四、第五個向他們撲來的赤面獸射擊,它們和其他赤面獸一樣瞬間倒在地上。掃清了眼前的赤面獸,塞林開始主動進攻了。他沖向圍攏過來的赤面獸,在道道光弩的藍光下,很快打散了赤面獸的包圍。這時,正向他們跑來的赤面獸群一下停住了,塞林也讓火駒停下來,雙方就這樣對峙起來。

包瑞顫顫微微地伸出頭問:“怎麼樣?”

“已經打中至少五、六頭。”塞林說。

“是嗎!太棒了。現在呢?”包瑞又問。

塞林沒有回答。

“塞林。”包瑞叫了聲。

“噓——小聲點,現在不知道它們還有什麼花招,要觀察一下。” 塞林看著前方,一點不敢放鬆警惕。

“做得對,千萬要小心,”包瑞瞧著塞林壓低聲說:“我很敬佩你。”

“是嗎。”

赤面獸群不知得到了什麼資訊,一部分開始慢慢向無名泉後退,另一部分向他們右邊迂回。

“我們過去。”塞林沒有理會迂回過來的赤面獸,手握光弩,讓火駒向泉水近。沒多長時間,塞林終於看到乾枯的河灘上那泛著光的泉水了。那群退到無名泉的赤面獸分散在泉水的周圍,沒有再退縮的跡像,但好像也無意進攻,只是緊盯著塞林。很明顯,這部分赤面獸是去把守無名泉的。塞林讓火駒停下來,仔細地觀察了下泉眼周圍的地形,想著怎麼打進去。他們就這樣又對峙起來。這時葛雅飛來,落在塞林的胳膊上。

葛雅用頭指了指他們的右邊,“要注意,另一半並沒有離開,已經向這裏包抄過來。

“我知道,”塞林看看周圍,“這附近還有埋伏嗎?”

“沒見到。”

“那就好,”塞林又望望向他們迂回過來的烏頭怪群,“看樣子它們是一部分守泉水,另一部分來攻擊我們。”

“我看是。”葛雅說。

“若是這樣,”包瑞爬在口袋邊說:“它們就分散了力量,我們應該更好對付。”

“包瑞說得對,”塞林思量下,對葛雅說:“它們是犯了這樣的錯誤,我想,那就讓迂回過來的赤面獸靠近些再說。你去盯著泉水周圍,讓我先清除完這邊,再去泉水那邊。這樣咱們就沒有後患了。

“好的。”葛雅說著飛上天空。

塞林讓火駒慢慢向泉水靠近,吸引著迂回過來的赤面獸。圍攏過來的赤面獸離他們越來越近,塞林看見赤面獸已經開始向他們沖上來了。塞林立即調轉馬頭,讓火駒迎了上去,搶先佔據了一處已經看好的稍高的地方,在這裏他們把沖上來的赤面獸群看的清清楚楚。塞林舉起光弩,對準沖在最前面的赤面獸開始射擊。曠野上,一道道藍色光束在赤面獸群中閃過,頓時掀起一片灰塵,在塵埃中,赤面獸死傷一片。很快,赤面獸的進攻開始鬆動了,塞林趁機讓火駒沖下坡地,很快打散剩餘的赤面獸。這時,塞林又調轉馬頭,奔向無名泉。

“哈,這下應該把它們打殘了。”包瑞喊道。

“我看是。”火駒邊飛奔著邊說。

它們說著,葛雅飛到了它們的頭頂,“幹的漂亮。”

“我認為,”包瑞說:“應該乘勝把它們全部趕出這裏,這樣的話,不光是我們,大家都可以到這裏喝水了。”

“我覺得包瑞說得對。”葛雅說。

“我也是。”火駒接著說。

“好吧。”塞林說完,端起光弩,他們沖向守在無名泉的赤面獸群。只見又是道道藍光射向赤面獸。在泉眼周圍,赤面獸一輪又一輪的反撲都沒能接近塞林他們,一直到黃昏時,才平靜下來。赤面獸幾乎全部倒在了地上,剩餘的幾頭,狼狽地向東北方逃走了。塞林沒有再往前去追,他們來到了泉眼邊。

在乾枯河道上,泉眼是在一處很不起眼的窪地裏。窪地下散落了許多鵝卵石,在窪地底部,有一圈細紗圍著一汪清澈的泉水。塞林看到這泉水,心裏馬上湧現出一種無法形容的激動,他急不可待地跳下馬,牽著火駒來到泉邊,他們一同一頭紮進水裏,拼命地喝著清澈的泉水。包瑞手舞足蹈地喊起來:“喂,還有我呢。”塞林嘴都沒有離水,把包瑞從口袋中抓出來,放在地上。包瑞三步並做兩步爬到水邊,一眨眼就潛到了水底。只有葛雅顯得很斯文。它用嘴咬了兩下水,然後再仰起頭把水咽下去。

塞林痛快地喝夠了水,當他抬起頭時,看見泉水土臺上站著兩只舔著舌頭,機警的羚羊。一看就知道,它們已經渴壞了。塞林馬上走到了一邊,把泉水讓給了它們。羚羊立即踏著輕盈的步伐,跑到泉邊,安靜地喝起來,直到它們喝足了離開,塞林才回到泉邊,取出僅存的一點乾糧,填充了饑餓的肚子。當他想起葛雅的時候,空蕩蕩高高的土臺,已經不見了的蹤影。

火駒在不遠處找到了一片草叢,有味地嚼著地上的青草。

包瑞從泉水裏探出頭,對塞林說了聲:“太爽了。”

塞林看看包瑞說:“你今晚可以一直呆在水裏。”

包瑞晃著腦袋,高興地說:“那簡直跟做夢一樣。”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來,塞林在泉水不遠處安下了營。

夜幕降臨的時候,鑽沙鼠他們才慢騰騰地到達。他們顯得似乎很平靜,對著塞林揮了揮手表示敬意,然後按部就班地喝水,給皮囊中備水,讓駱駝飲水。最後,他們在離塞林不遠的地方,搭起了一個小帳篷,夜幕降臨後,他們那邊就沒有了動靜,好像早早就休息了。

夜色朦朧。一輪明月映在波紋粼粼的清澈泉水中,泉水周圍可以看到一對對在黑暗中閃動的不同的眼睛。

塞林縮在毛氈中,可能是剛才激烈的爭奪戰,讓他興奮的一點睡意也沒有。四周淡淡月光讓像灑地上一層白白的霜,朦朧夜色籠罩著寂靜的荒野,只有泉水邊不時傳來不同動物的喝水聲。

那些不時在夜色中游動的,閃著綠光、紅光的眼睛吸引著他。一會兒來的是野兔、山羊,一會來的好像是野豬,不然就是灰狼,反正那個高大的肯定是只野駱駝,塞林不停地在猜測著。那些閃動的眼睛似乎很機警,他縮在毛氈裏一動不敢動靜靜地瞧著生怕驚擾了它們。他們靜靜地來,喝夠了水,又靜靜地走了,誰也不打攪誰。塞林喜歡在寂靜的夜晚裏有點這樣的聲響,不然這裏就太寧靜了。

“痛快喝吧,從現在起,這個泉水就屬於你們了。”塞林對著泉邊來的動物心裏說。


浏览(4592)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紫关
来自: 加拿大温哥华
注册日期: 2017-12-15
访问总量: 405,85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分类目录
【文章】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九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八章
存档目录
2023-10-06 - 2023-10-06
2023-08-07 - 2023-08-07
2023-05-27 - 2023-05-27
2023-04-13 - 2023-04-13
2023-03-18 - 2023-03-18
2023-02-07 - 2023-02-07
2022-11-08 - 2022-11-08
2022-10-03 - 2022-10-24
2022-09-12 - 2022-09-12
2022-08-11 - 2022-08-11
2022-06-07 - 2022-06-29
2022-05-18 - 2022-05-18
2022-04-11 - 2022-04-20
2022-03-04 - 2022-03-26
2022-02-07 - 2022-02-18
2021-10-03 - 2021-10-03
2021-09-03 - 2021-09-17
2021-07-07 - 2021-07-07
2021-06-10 - 2021-06-24
2021-04-26 - 2021-04-26
2021-02-04 - 2021-02-17
2021-01-09 - 2021-01-23
2020-12-01 - 2020-12-31
2020-11-21 - 2020-11-29
2020-10-01 - 2020-10-30
2020-09-03 - 2020-09-21
2020-08-03 - 2020-08-31
2020-07-04 - 2020-07-28
2020-06-02 - 2020-06-29
2020-05-08 - 2020-05-29
2020-04-02 - 2020-04-29
2020-03-02 - 2020-03-30
2020-02-05 - 2020-02-26
2020-01-02 - 2020-01-31
2019-12-02 - 2019-12-29
2019-11-04 - 2019-11-29
2019-10-01 - 2019-10-30
2019-09-01 - 2019-09-26
2019-08-01 - 2019-08-28
2019-07-17 - 2019-07-27
2019-06-10 - 2019-06-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