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紫关的博客  
没读万卷书,却要行万里路,移民来到向往的温哥华,还是放不下用自己的文字,讲述身边的故事。  
https://blog.creaders.net/u/1347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章 荒漠中的井 2023-08-07 17:46:31

沙海魔域 

中部   荒漠征途 

 

 荒漠裏的井

 

葛雅拼命呼扇著翅膀,頭也不回只顧往前飛其實他們已經遠遠地逃離出了和月國,已進入了一望無際的荒漠,但他仍沒有一點停下來的意思,他只想離那個恐怖的魔沙之地越遠越好。

火駒四蹄踏火,飛馳電掣,在堅硬的沙石地上揚起了一道長長的塵埃,緊跟在葛雅後面而來。塞林騎著火駒,狂躁的風聲從耳邊呼嘯而過,他眯著眼睛,漠然地瞧著前方,似乎並不在意他們已經進入了荒無人煙的戈壁。此時,他深鎖眉頭,心事重重,對他們身在何處,要去何方不管不顧,更不忍回頭望一眼漸漸遠去的和月國。那裏被森林環抱的和月城堡還有天鵝和水鳥棲息像海一樣的羅那斯湖已經魔沙湮沒的無影無蹤,變成了和眼前一樣的死寂荒漠。

火駒在飛奔,塞林拉著韁繩,灌耳的呼嘯風聲似乎都靜了音,他心裏想的全是迪娜公主被魔咒變成石身的那一刻,公主騎在馬上,絕望地向他伸出手,剛張嘴想對他說什麼,就連人帶馬就變成了一尊石雕。那情景一遍又一遍在他眼前重現,忽然中,他的確聽到了迪娜公主張嘴發出的那個聲音,那是“快”。而“快”什麼?,這讓他禁不住地來回猜測起來:是“快救救我”,還是“快跑,別管我”。可最後,無論是什麼,都讓他愈發揪心不以,一時間,讓他無法原諒自己。他開始不停地責怪起自己,當時為什麼不多呆一會,也許還有什麼辦法能救公主,可他什麼也沒做,只顧逃離了。一想到這兒,他胸中就如刀攪一般,他恨自己在魔咒面前無能為力,救不出迪娜公主,最後還逃之夭夭。這一路上,無奈、悔恨、悲憤、沮喪攪在一起湧在心頭,他只能咬緊牙關,只想讓火駒就這樣狂奔下去

塞林他們又一次逃出了魔沙,而迪娜公主連同所有人都中了魔咒,被隱沒在魔沙之中。

火駒不知跑了多長時間才放慢了腳步塞林這才注意到前面出現了一片胡楊林這時,葛雅貼著胡楊樹梢滑翔而來,塞林伸出胳膊,讓葛雅落在上面。

“這安全”葛雅像解除警報一樣

“謝天謝地,總算逃出來了,”包瑞扒在塞林口袋邊瞪圓了眼睛驚魂未定地

火駒扭過頭對著包瑞,眼神裏充滿了惋惜,可沒想到,連和月國也沒逃過一劫

“現在又只剩我們了。”塞林說,語氣裏帶著不盡地悲傷和失落。

包瑞和火駒聽了相互看了看,不知該怎麼安慰塞林。

還是多想想下來該怎麼辦吧。葛雅顯得十分冷靜,並提醒到,別忘了,咱們現在要去雲山嶺。

塞林聽了渾身一震,似乎醒了一大半,拍了拍包瑞,“葛雅說的對,現在要緊的是去找雲山義軍。”

“這就對了,”包瑞仰頭瞧著塞林,“相信我,咱們總有反擊的那一天,只希望你能快點振作起來。”

塞林點點頭,心中的悲憤忽然變成一把怒火,“我會的,不管遇到什麼,最後我都要讓尹薩付出所有代價。”

包瑞聽了指著天空,“在我看來,尹薩雖看似無敵天下,但他越強大,他為自己挖的墓坑就越深,他早晚會葬身在自己的墓坑下,因為他違背了天意。我們只需順應天意最後葬送他而已。”

“好了,這地方還算隱蔽,你們在這裏可以歇歇。”葛雅說完就飛上了天,盤旋在他們上空為他們警衛著四周。

這裏還算不錯,雖然胡楊林很稀疏,但空地有一窩窩的青草。塞林跳下馬,拍拍火駒,讓吃草去了,接著又把包瑞放到了地上,再放下行囊

“讓我們都好好緩口氣。” 包瑞爬在地上四處張望了一下說。

塞林有些疲憊地坐在地上,喝了一點水,拿出乾糧默不做聲了一口

“塞林。”包瑞叫了聲。

塞林沒有反應,呆呆地嚼著乾糧在想著什麼

包瑞知道塞林此時的心情,爬到跟前瞧著他,難過。你該清楚,現在只有咱們能迪娜公主。

塞林喝了一口水,攥著水囊的手都在顫抖知道現在我最想幹什麼嗎?

“幹什麼?”

“殺了尹薩那傢伙。”

“我理解,”包瑞望著遠方模糊不清的地平線,“在這廣袤的土地上,憤怒與仇恨,都是束縛人靈魂的魔咒,是放在人胸中隨時爆發的火山,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自毀的徵兆。你只有超越了這一切,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才能產生不可撼動的堅定意志,最後穩健地踏上你的征途。”

“可怎麼超越呢?”塞林感到自己正需要這些。

“誰能誰不能,那是天意選定的。”

“難道我無能為力了?”

“你不用擔心,我知道你已經被選定了。”

“就是說,我可以超越。”

“只要你願意的話就可以。”

他們正說著,葛雅從天而降落在他們身邊,“歇好了嗎。”

塞林點點頭,“可以了。

葛雅說,“我們要去的第一站,是一個叫石門堡的地方。”

“又是個城堡?”塞林問。

不,葛雅說,“那更像是個村落。”

“有多遠?”火駒走過來問。

“如果我們快點,應該在明天中午到。”葛雅說前面會遇到雅丹,我們順著那裏的峽谷走就行了。

是迪娜公主說的雅丹嗎?塞林問。

“是。”葛雅答。

“那裏有水嗎?”塞林又問。

“那裏像火焰山一樣,一滴水也沒有。不過石門堡有井。那是塔桑戈壁東邊唯一有井的地方。”葛雅說。

“這就好了。”塞林搖搖水囊,“本來是和迪娜公主的大隊人馬一起走的,所以沒有準備備用水,現在就這一囊水,估計頂不到明天,我們得儘快到石門堡

“那就出發吧火駒說。

”塞林說著收拾好行囊,踏鐙上馬,趕緊上路了。

葛雅帶領著他們一直往偏東方向走,一路上一刻也沒停留,快黃昏時,他們看到了一座座高聳的紅岩雅丹。雅丹形狀各異,詭異地俯視他們從中穿過。這裏地形縱橫交錯,就像迷宮一般,而火駒一直沒有停步,在高聳的雅丹陰影中飛速穿行,因為在他們上空有葛雅為他們指路,讓他們順利地走進了雅丹峽谷。

不知不覺中夜幕已經降臨一輪明月高高掛在天空,趁著月光,塞林找了一處可以躲避風寒的雅丹洞穴宿營。一路上,水囊裏的水已經喝掉了一多半,剩下的塞林強忍著沒喝。帶來的乾糧也就剩下兩頓的。所以,他們必須儘快趕到石門堡,不然就會出現斷水的可怕境地。

塞林摸黑在洞穴裏鋪好毛氈,火駒站在洞穴外,就像一個衛兵。葛雅不知飛到哪兒去了。包瑞爬在行囊邊縮著頭,眯上了眼睛。塞林裹緊毛氈,倒頭便睡。

雅丹谷地死一般寂靜,忽然一陣陣狂風刮起,曬了一整天,像火燒了一樣的雅丹,隨著犀利的風聲溫度驟降,頃刻間刮起了刺骨的寒風,到了後半夜,更是狂風大作,雅丹中一片風聲鶴唳,鬼哭狼嚎,疲乏的塞林竟然沒被鬧醒,只是包瑞嚇得鑽進了塞林的毛氈裏,再把頭深深地藏在自己的龜殼中。

第二天,天剛濛濛亮,葛雅就呼扇著翅膀,落在洞穴外提醒道該走了

塞林一分也沒耽擱,迅速爬起來,收拾好行囊,很快他們就上路了。在晨曦中,他們還頂著颼颼寒風前行,隨著太陽慢慢爬起來,逐漸地又暖和起來。這一路他們一直在雅丹峽谷中穿行。太陽越升越高,氣溫也越升越。塞林很快感到渾身開始出起汗來沒多長時間他已經汗流浹背了

“看看前面。”葛雅從他們頭頂飛過。

火駒一聽,跑上一個高臺。在坡頂上,塞林手搭涼棚眺望,他們的前方就是葛雅說的塔桑戈壁了。一片荒涼,杳無人煙。他們在這裏沒有停留,朝著葛雅飛的方向,策馬奔向一望無際的戈壁。日頭漸漸地升起,爍熱的陽光,烘烤著戈壁的每一寸土地。他意識到,艱難的旅程已經真正地展現在他們眼前。

這一路上,地上碎石像被燒焦的火碳,火駒飛奔的馬蹄聲都好像被地上騰起的熱浪融化了更別說他身上滲出的血紅汗水,像串串紅珠往下淌。塞林和火駒一樣,汗水早已濕透了他的衣服,幹烈的熱風,讓他的喉管裏像冒了火似的。包瑞雖沒出汗,但它都快把身子伸出了龜殼,長長地耷拉著脖子,張著大嘴,急促地喘著氣。路途遙遙,不知跑了多長時間,火駒仍然保持速度不停地奔跑。一路走來,塞林心裏越來越感到恐懼,戈壁像被火烤了一樣,焦渴難忍,他隨身帶的一囊水喝得早超出了他的計畫,現在水囊裏的水只剩下一點底了。他們現在的希望,就是等火駒跑到石門堡,取到那裏的水。但是前面大地仍然是冒著火焰一樣的戈壁,塞林很難想像這種地方會有村莊。

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火駒不吃不喝,不停地只知道往前跑,有一種令人驚歎、神奇的耐力。塞林咬住乾裂地嘴唇,學著火駒忍耐著快讓人窒息的熱浪。就這樣,他們忍受著一路上的每分每秒。

在葛雅開始從高空向下俯衝的時候,塞林覺得眼前的景物已經有些模糊不清了。他開始產生奇怪的幻覺,前方漂浮在地表面上的熱浪,怎麼看都是一條清澈流淌的河。他心裏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他用袖子擦了一把已被汗水遮住的眼睛,想真真切切地看清前方的道路。一陣風從他的頭上掠過,抬頭看是葛雅扇動著它的大翅膀飛過。

“加油,就快到了。”葛雅說了聲,向前面一小片稀落的樹林飛去。火駒加快了速度,不遠處的樹林吸引著他們。塞林這時才看清,那個地方有許多和地上的顏色一樣的,不太規則的一排排土房。他們跑了兩天,才第一次見到了能居住人的房子。塞林估計,那可能就是葛雅說的石門堡。那些房舍如此簡陋,不引人注意,但在這似火燃燒,乾渴難忍的戈壁上,能看到那些不起眼的房子,就像看到了一瓢瓢冰涼透徹的水一樣欣喜若狂。雖然還沒跑到那片樹下,塞林的心裏已經有了一絲的涼意。他振作起精神,跑完了最後一段路程。

太陽正當午時,石門堡裏看不見一個人。葛雅落在了離鎮子還有不到半裏路的一棵高大楊樹下,緊接著塞林他們也趕到了。他們剛一停下來,馬上就感到樹陰下陣陣涼風吹來。

“啊,我們得救了。” 包瑞大喊一聲。

塞林打開皮囊,取出水壺。水壺裏只剩下了壺底的一點水。他泯了兩口,將剩下的水,到進正張著大嘴的包瑞口裏。葛雅從樹上滑翔下來,落在塞林肩上,張著嘴伸出舌頭,看著塞林的手中的水囊。塞林給手心上到了一些水讓葛雅喝。這是塞林第一次見到葛雅如次的乾渴。火駒甩甩身上的汗水,也在四處張望,似乎感覺到附近應該有水。水現在對他們實在太重要了。塞林在看到石門堡的時候,就知道他們已經得救了,因為這裏應該有水。

“我覺得這裏有點奇怪,”沒想到葛雅會這樣怎麼見不到一個人,就好像全都消失了

塞林聽了葛雅的話,立即警覺起來。他沒有下馬,仔細地觀察著石門堡裏的動靜。

葛雅扇動起翅膀,“先讓我去瞧瞧。”

說著就飛走了。

不一會兒葛雅就回來了,落在塞林胳膊上,那裏的確沒見到人,一個也沒見到。”葛雅納悶地說。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包瑞問。

“不知道。” 葛雅搖搖頭。

“不管發生了什麼,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水。我們必須有水。”塞林有些焦急地說。

“在石門堡有兩口井可以取水。”葛雅說。

“那還等什麼,我們馬上就去。”火駒一直都在忍耐著饑渴,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水。

“對,我們無論冒多大的風險,都得去弄水來。火駒,走。”塞林說著從皮袋中抽出光弩。

葛雅飛在前面帶路,火駒跟隨而去。不一會兒他們就進了石門堡。他們走上了一條石子路,火駒有節奏的,清脆的馬蹄聲打破了這裏死一般的寧靜。石門堡的這條路是個狹窄街道,街邊是低矮的土牆和房屋。一間間像是店鋪和房舍的屋子都緊閉著大門。塞林騎在馬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每家每戶低矮的土牆內的院落。院落裏有塞林沒見過的木制飲馬槽,房子的牆壁都是用土壘成的,房頂有的是青瓦,有的是泥和蘆葦糊成的,甚至有的房子的牆和房頂,乾脆是用葦子和紅柳枝編成的。

葛雅落在街邊的一堵矮牆上,他們迅速跟過去,一眼就看見矮牆內的院落中有一口井,而且井邊放了一個木桶和繩索。火駒毫不遲疑跨進這戶人家敞開的大門,急不可待地走到井邊。塞林跳下馬,拎起桶和繩索,把桶扔進井裏。桶在井裏似乎落了很長時間,最後“咚”地一聲落在井底,可傳上來的不是掉在水中的聲音,而是桶碰到了泥土的聲音。塞林立即發現,這是口枯井。他們都失望地轉眼瞧著葛雅。

“別急,北邊還有一口。”葛雅說。

他們很快來到北的一家院落,又像剛才一樣,把桶扔進了井裏,但這回真的讓他們絕望了,這口井仍然是口枯井。大家一下全都沉默不語,傻呆呆地站在井邊。

葛雅想了想,打破了可怕的沉默:“現在唯一的辦法只能去那個地方了。”

“什麼地方?”塞林立即問。

“一個有泉水的地方,” 葛雅安慰大家說:“向西北克裏特沙漠方向走,有一條乾枯的河,那裏有一處無名泉眼,我在那裏喝過水,還見過駱駝、羚羊、野驢和一些小動物也在那裏飲水。只要咱們運氣好,不碰上那群赤面獸,取水應該沒什麼問題。”

 “你說什麼,赤面獸?!”包瑞驚慌地問。

“是的,” 葛雅說,“只要它們在泉邊,誰都別想靠近那個泉眼。

“難道我們真能碰上赤面獸?”塞林問。

“但願別碰上。”包瑞害怕地說。

“那裏有多遠?”塞林問。

“火駒走,不到半天的路程。”

“半天路程,” 塞林咬了一下已經卷起幹皮的嘴唇,“只要有水,不管碰上什麼我們也要去,不然我們會渴死在這裏。”

塞林話音剛落,從院外突然闖進兩個穿粗布長袍的人。他們每人腰間挎著一把寬葉刀,直沖他們而來。塞林迅速從皮帶中抽出光弩對準他們。走在最前的人見勢立刻停下腳步他灰頭土面,嘴唇上留著的濃密鬍子上都落了一層灰他給人印象深的是兩道八字眉下滴溜轉的三角眼。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塞林和對準他們的光弩,皺巴巴的臉上立即擠出一絲笑容,雙眼馬上變成了一條縫。

“小兄弟,別怕,我們不是強盜,也不是壞人,絕不會傷害你們。人都叫我‘鑽沙鼠’,”鑽沙鼠指指身後的人說:“他叫奧爾伯克。在隔壁的馬廄還有一個人叫霍木

奧爾伯克長著一頭的棕色頭髮,深眼睛直鼻子,魁梧的就像個鐵塔,動作看上去有點遲緩,他好像不大懂鑽沙鼠說的什麼。塞林聽到這裏,放下手中的光弩,但他沒搭理鑽沙鼠,十分戒備地瞧著他們。

鑽沙鼠見塞林放下了手上的武器又說:“今天能在這裏和你們相遇是咱們的緣分。我們是從這裏路過的,剛才我們聽到有說話聲,所以才進來。”

“你們聽到了什麼?”塞林問。

“我們聽到什麼地方有水。”

“對,我們知道。”

“我們可以一同去嗎?”鑽沙鼠顯得很和善地說:“我們本來以為這裏會有水,就在來的路上幾乎把備用的水都喝光了,沒料到這兒的井全枯了,我們被困到這兒已經兩天了。

塞林一聽,原來鑽沙鼠遇到了和他們一樣的處境,便答應道:“好吧,我們可以一起去找水,剛說的這兒他心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那裏有一個泉眼,被一群惡獸霸佔了。要想得到泉水,恐怕會有一場惡戰,我的馬已經兩天沒水了需要喝水才有力氣戰鬥,你們有水嗎?

鑽沙鼠摸摸鬍子,眼珠在三角眼裏轉了一圈後說,“這點水我們還是有的

塞林一聽笑了,立即跳下了馬。

但是,”鑽沙鼠突然問,“你怎麼知道那裏一定有水。”

塞林被問的一下愣住了,不知怎麼回答,葛雅馬上替他說,“我去過那兒喝水。”

鑽沙鼠見到站在井臺上的葛雅說了話,驚得目瞪口呆。接著他二話沒說,手指塞進嘴裏,長長地吹了聲口哨,不一會兒,一個穿長袍,乾瘦的人牽著七峰駱駝走來。

“他就是霍木。”鑽沙鼠介紹道

塞林驚喜地霍木身後的駱駝心想他們一定有水。然後對霍木點了點頭問:“你們這是準備去哪兒?

“去沙漠。”鑽沙鼠乾脆地說。

那個泉眼剛好也在沙漠的方向,”塞林告訴他們。

“那太好了,我們不用再繞道了。”

鑽沙鼠接著慷慨地吩咐霍木弄來了半桶水,放在了火駒蹄下,另外又遞給塞林一碗。火駒先讓葛雅喝了些,然後一口氣就把桶中的水喝光了。

塞林把碗伸給包瑞,包瑞瞧了瞧半碗水,搖搖頭我還行,你喝了吧。

鑽沙鼠見此情景馬上說:“不好意思,我只能提供這麼多水。”

“謝謝你,這就可以了,” 塞林見火駒終於喝到水,儘管有些不夠,但能讓火駒好受些。

那麼,我們就可以出發了吧?鑽沙鼠已經急不可待了。

以我看,”葛雅卻建議道,“太陽掛這麼高不是時候,我們應該等太陽下山去,省體力。

“說的對。”塞林知道火駒已經跑了很長的路,而且我們已經跑了一天了,必須休息一下。

鑽沙鼠一聽,先是一愣,又見葛雅和塞林說的有理,於是順勢道:說到是烈日當頭,不是走進戈壁的時候。


浏览(4506) (2)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紫关
来自: 加拿大温哥华
注册日期: 2017-12-15
访问总量: 405,88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分类目录
【文章】
· 沙海魔域中部《荒漠征途 》第二
· 沙海魔域中部 《荒漠征途 》第一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五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四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三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二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一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二十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九章
· 奇幻小说《沙海魔域》第十八章
存档目录
2023-10-06 - 2023-10-06
2023-08-07 - 2023-08-07
2023-05-27 - 2023-05-27
2023-04-13 - 2023-04-13
2023-03-18 - 2023-03-18
2023-02-07 - 2023-02-07
2022-11-08 - 2022-11-08
2022-10-03 - 2022-10-24
2022-09-12 - 2022-09-12
2022-08-11 - 2022-08-11
2022-06-07 - 2022-06-29
2022-05-18 - 2022-05-18
2022-04-11 - 2022-04-20
2022-03-04 - 2022-03-26
2022-02-07 - 2022-02-18
2021-10-03 - 2021-10-03
2021-09-03 - 2021-09-17
2021-07-07 - 2021-07-07
2021-06-10 - 2021-06-24
2021-04-26 - 2021-04-26
2021-02-04 - 2021-02-17
2021-01-09 - 2021-01-23
2020-12-01 - 2020-12-31
2020-11-21 - 2020-11-29
2020-10-01 - 2020-10-30
2020-09-03 - 2020-09-21
2020-08-03 - 2020-08-31
2020-07-04 - 2020-07-28
2020-06-02 - 2020-06-29
2020-05-08 - 2020-05-29
2020-04-02 - 2020-04-29
2020-03-02 - 2020-03-30
2020-02-05 - 2020-02-26
2020-01-02 - 2020-01-31
2019-12-02 - 2019-12-29
2019-11-04 - 2019-11-29
2019-10-01 - 2019-10-30
2019-09-01 - 2019-09-26
2019-08-01 - 2019-08-28
2019-07-17 - 2019-07-27
2019-06-10 - 2019-06-1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