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度北的博客  
一把辛酸泪,满纸中华恨!我用灵魂的笔,写下我的思想和故事。  
网络日志正文
皓月寻梦 2021-10-12 18:39:35

黄花皓月,浩气长存。

保路运动,功载千秋。

华夏夙愿,百年梦想。

民主共和,任重道远。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辛亥百年看今昔,碧血青史照后人。

自古人生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世纪沧桑长歌恨,千古英烈千古歌。

──《皓月寻梦》


(一)

人间忽晚,山河成秋。今夜一轮满,清光何处无。

中秋孤夜,凉生秋思,风透银光如洗,月大如盆。

凝光悠悠寒露坠,秋水无声湿九州。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秋宵夜蓝,云丝扣月。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今月夜,清江泪;心吟苦,忆思痛。

夜,开始动情起来,月,悄悄却上心头,蓬勃丰盈,思念跌碎在月光融融下,静静蔓延。

我记不清自己在流浪的他乡中有几个春秋,没有与家人一起团圆佳节、共度良宵了,心里多少带有点殷殷的隐语之苦,切切的望月长叹。

变形的社会,炎凉的人间,世事沧桑,眼满无奈。

秋夜如银水,月是故乡明,心却如此沉重。

月水冷峻,穿梭我心间,所有的悲欢离合凝思在浓情的诗词里愧疚;所有的生命苦短凝滞在冗长的黑夜内沉吟;所有的历史宿命凝固在母亲的悲泣中觉醒。

夜深人静,月影西移。月亮,悄悄挂在红瓦屋顶的树梢上,怯怯露出凄美无奈的笑靥,轻轻撒下纯洁稀薄的纱帘,一袭月光遮住了人间的黝黑,一泓秋水溢满了大地的忧愁。

夜是如此的寂静,月是这样的揪心,而人间却是那样的凄凉,星光依然在闪耀,照亮飘零的生命。只是。九州华夏,鸡鸣狗盗。豺狼当道,天聋地哑。流氓黑恶,生命悲愤。山河震荡,百姓离苦。辽阔的震旦,奴隶的子民,依旧猪狗不如、生死不起;依然如此焦虑、烦闷、彷徨、恐慌、痛苦、无奈、迷茫、悲凉、绝望和愤怒。更令吾等可悲可恨的是还有相当沉默大多数冷眼相视、装聋作哑、心照不宣、明哲保身的猴精骨髓贱货装B却如此冷血奴儒、与虎谋皮、作妖孽舞和助纣为虐。

月水忧思,透过薄雾,浸满人间,怜悯着苦难的大地,心痛着悲苦的生命。世界已变异,生命早枯死。夜空寂寥,星光零碎。天上人间的花上流年,流星圆月的一池相守,蓄满了儿女的情怀,触动了历史的忧伤,凝结了母亲的沉重,沉淀了华夏的悲风。

银月悬空,皎洁如水。夜色融融,凝光悠悠。时光在秋水如酒月光做杯中醉心飞去,历史在心弦上流月影残杯内望穿秋水。一道无形的墙,残忍隔断了百年梦想;一把冷血刃剑,无情切碎了华夏宏愿。

一个世纪百年梦,华夏儿女长歌恨。秋凉月冷心未了,回首青史尽是泪。

动情的月夜,忧心的秋水。夜深人静,孤灯相照。倚窗望月,灯影斜斜。静如枯井的圆月之夜,家却显得遥不可望,父母儿子的影子无时萦绕在心头,而我却在满目苍凉灵魂游离的旷夜中无法触摸他们切意的面颊,却在钱禽人兽群魔乱舞的人间里苦苦挣扎,心感疲惫,痛苦不堪。树欲静而风不止,风欲止而树不静。此刻,秋水弥漫思念蔓延之夜,我,孑身一人,悲心空叹,心力交瘁,孤枕难眠,苦心愧疚思念远方的亲人。夜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秋风轻拂叶飘零,冷月无声人心碎。尘世嚣嚣,铅华如云。人生万千,风流散尽。只剩,银月照楼头。千里江山昨梦非,转眼秋光已不再。

窗前月影,遍地腥云。梧桐凄惶,满街狼犬。满目疮痍我九州,鸡犬不宁咱华夏,历史灯下的黑恶邪灵,人神共愤的豺狼赤鬼,所有的大言大爱付之东流,所有的大仁大义销声匿迹,所有的儿女亲情烟消云散。人已非人,家也非家,国将不国。家与国,爱与恨,现实与历史,儿女与民族,欲言无语,欲哭无泪,悲愤寸心,激切沉痛,如此纠结心灵,这般绞碎生命。

皓月当空,星光寥寥,心却涌动不断。融融月光撒满一地的清辉,沉沦人间微露希冀的曙光,宛若红红烛光,温暖人心,照亮人间,仿佛是一把燎原大地熊熊燃烧的民主火炬,引领我们亿万万华夏子孙携手并肩昂首阔步走向中华新未来,让我们尽情回眸百年之前中华民族危难时刻所涌现出那些为了追求民主自由救国救民的“推翻专制,创建共和”而奋励激发、勇气百倍、昂首前行的中华儿女英姿勃勃震撼世界的一场波澜壮阔浩然正气的伟大的辛亥革命,光照神州,光芒中国。 

今夜。黄花皓月,保路浩然。辛亥百年,历史无眠。历史照亮我前行。

碧血青史,皓月寻梦。生命在跳动,自由在闪烁,民主在绽放。星光不断闪耀我的眼眸,明月不停缭绕我的心绪。世纪沧桑,百年思痛,在文明长河历史沉重中心潮澎湃,激荡不已。此刻,心中满是那些热血赤心的贤士呕心沥血用心良苦创办的《黄花岗》专刊的珍贵史书,读着那些“辛亥百年,碧血青史”的系列文字,尤其黄花岗七十二英烈和四川保路运动的悲美壮举,以及八九那些热忱爱国心怀天下如辛亥英烈一样的菁华在血染长街中昂首挺胸扬长而去,竟然一次次抑制不了内心的激动、沉痛和震撼,一次次止不住的热泪盈眶,热血鼎沸。历史一幕幕,英烈一历历,涌出心头,彰显眼前,一百余年以来那些为人类文明为中华共和慷慨奔赴而释放民主光芒的风骨菁英,却在我热血滚动的生命中显得那么的崇高和伟岸,铮铮傲骨,煜煜生辉…… 

烨烨灯花,声声哽咽,历史青灯的泪眼打转,民族沧桑的思痛宿命,此刻都尽在皓月当空心潮澎湃中奔涌而出。辛亥百年看今昔,碧血青史照后人。


(二)

史是明镜,鉴照往事;史是明灯,终耀神州。

千年华夏文明,百年思痛沉重。民族悲风,历史宿命。中华英魂,浩气长存。民主共和,光芒万丈。在中国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里,能够真正震撼和挫伤君主帝制的就是一百年前辛亥革命成功之前的十次起义以及一些民变兵叛的爱国运动,尤其是广州黄花岗起义和四川保路运动,成为了终结腐败无能腐朽不堪的晚清专制王朝的革命前奏……

“西风已與黄花便,何时落英遍中原”这是一位贤士的一篇感人的文章。让人读之都有一种说不出道不尽的慨然长叹。周先生和周女士的爱国情怀都不知道多少次深深触痛着和打动了亿万万中国人的心,对灾难深重的祖国忧心积虑,对民主共和的痛失爱恨交加。这个历经五千年文明沧桑百年思痛沉重的华夏民族,只有痛得苦,骂得切,爱得深,才是一种真正的爱国。他们夫妇在垂暮之年依然心系和担负着祖国的命运和历史的使命,把一生的爱和追求,还有,就是把这一生的辛劳和热血都毫不犹豫无私奉献给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的中华民国。

要不是因为聆听赤心热血爱国的贤士的讲演,周老夫妇不会想到,中国大陆民间,居然已经对孙中山、蒋介石和中华民国有了如此痛切的反思。这反思在告诉他们,他们这一生所曾追求的事业,所走的路,光明正大,光耀中华,真的一点都没有错!中国的未来,只有实现民主共和,才能统一中华大业,真正屹立东方,雄踞世界,促进文明,造福人类!

中国实行民主,走向共和,是我们海内外所有的华夏子孙中华儿女的共同心愿,也是一百年来我们亿万万九州人民苦苦追寻的伟大梦想。所以,周老夫妇“怀赤子之心 振中华之志”无私地支持这个伟大的中华大业。周老在他临终之际,把他们夫妇几十年含辛茹苦的积蓄一半捐给江西老家的教育事业,一半用来支持赤心热血爱国的贤士创办的《黄花岗》专刊,并留给下我们震撼人心感天动地的话:“你们知道我连病也不治了,命也不要了,非要去台湾一趟不可,我都是为了他们!因为,我要支持他们,支持他们的《黄花岗》”“这五十万美元,只有他们能够使用,他们想怎样用,就怎样用──我从第一次见到他们,听他们讲演,就跟这些人有了缘分,有了缘分……”“我一生都在为着我们的民国奋斗,我一生也都在做着幕后的奋斗,从不要名,更不要利,只要做事……”

周老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中华儿女四行老泪,相对而流,令亿万万华夏子孙倍感震撼,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也知道了台湾与中国大陆是血肉之躯血浓于水,更知道了什么才叫历史使命和民族责任,在饱经沧桑步履维艰的民主之路上看到中华共和新曙光。

民族菁英,华夏希望。历史上都不知有多少抛头颅、洒热血、忧国忧民、肝胆相照、忠心报国的仁人志士,坚持真理,坚守信念,前赴后继,万死不辞。

岁月悠悠,菁英常在,百年时刻,细嚼慢咽这些煜煜生辉的英烈壮举和菁英华年的感人事迹,竟有如此非同寻常的民族、历史使命和意义。“黄花岗”的命运,是一个失败的命运,也是一个悲美壮丽的命运。七十二烈士曾被抛尸广州荒效野外的凄惨景状,便是它曾经遭遇失败的痛苦见证。

辛亥百年看今昔,碧血黄花青史照神州。在迎接辛亥百年革命胜利之际,我们不能不把目光投注在有“最后的失败”之称的黄花岗一役。因为正是黄花岗的烈士,以他们年轻的热血震惊了中国这条沉睡的巨龙,才使得麻木的人民得以清醒,否则之前的九次革命犹如泥牛入海,付之东流,动摇不了满清的天下,粉碎不了帝制的美梦。黄花岗烈士八十六名菁英原是“同盟会”重要骨干,人人都是将相之才,却前赴后继的如小卒般赴死牺牲,悲美壮丽。此役之后,同盟会的菁英可谓消失殆尽,却在半年后发生武昌起义,成功终结了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帝制。

阅读这些烈士事迹时,每每热泪盈眶,热血滚滚,脑海里无时浮现出英烈奋勇当先浴血奋战的伟岸身影,就像《让子弹飞》片中张牧之举枪大喊:“枪在手,跟我走!”的英勇壮举,悲美呐喊,然而在这个懦弱愚昧、奴儒遍地、乌合之众、鼠目渣滓、自私冷血、沉睡已久、顽固不化和空前作恶作妖的辽阔大地的黑夜里仅寥寥几位壮士附和,其后大街杳无人影的悲凉。如此激发人心赤胆青春生命的死亡,实为冷血中国一大悲恸。这些英烈短暂的生命绽放了无比绚烂的光芒,孕育了民主中国的诞生。

由是,菁英的光芒,自由的呼声,民主的夙愿,共和的宿望,却与我们失之交臂,隔断中华百年梦想,切碎华夏世纪宏愿,民主九州,遥遥无期。在咱华夏,民主的呼风,共和的唤雨,却令多少仁人志士苦思冥想,前赴后继,饱经风霜,含悲落泪。百年以来,今日九州仍然在争取民主路上痛苦挣扎。回顾铁血华年的革命烈士风采,我们要问:如今的九州继承了黄花岗那样纯洁的理想和热情吗?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的荣誉能否再现?

一百多年前,在那个碧血横飞,浩气四塞的天地间。1911年4月27日,辛亥三月二十九日。广州爆发举世震惊的黄花岗起义。

那是一个鲜花盛开的春天,一个碧血横飞的春天。一百多名热血青年,在强弱悬殊的情况下,臂缠白巾,从广州小东营5号出发,毅然决然向总督衙门发起进攻,向这个控制了中国人两千多年顽固不化的君主专制发起最惊天最动地最悲美最震撼的冲击,也是对满清王朝最致命的一击。

在黄兴率领革命党先锋队160多人,他们面对的是清廷数以万计的军队。成败的结局早在意料之中,却丝毫没有阻却这些以热血铸成钢枪英勇善战的中华儿女的真理和意志与慷慨和从容。两广总督张鸣岐闻变,潜入厚祥街,逃至水师行台。革命党人放火焚烧督署后退出,与清军爆发激烈的巷战。终于寡不敌众,弹尽粮绝而惨遭失败,伤亡惨重,起义在坚持一昼夜之后以失败告终。

黄兴、朱执信等负伤后化装逃脱,喻培伦、方声洞、林觉民等86人在起义中遇难。

革命党人潘达微通过善堂出面,收殓烈士遗骸七十二具,葬于红花岗,后改名黄花岗。

孙中山痛哭:吾党菁华,付之一炬。

罗家伦感慨:壮烈的开国序幕,灿烂的碧血黄花。

黄花岗起义虽以失败告终,革命党人用生命和鲜血献身革命的伟大精神却震动了全国,也震动了世界,从而促进了全国革命高潮的更快到来。仅仅数月之后,衰败的清王朝便在辛亥革命中轰然倒塌。武昌起义的成功,终于推翻了清朝,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君主专制统治。

一个世纪的沧桑,100多年的时光悠悠而过,100多个春秋的思痛沉重。曾经孕育灿烂的“碧血黄花”的指挥部旧址,在广州城的一隅,一片寂静。中秋之夜,皓月当空。百余年来在这个堪称以“岁月静好,花好月圆”的旷夜里,一个号称五千文明盛世繁荣的社会,却在人类民主自由信息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居然还有袁世凯、张勋等如此无耻之流做着令人嗤之以鼻、匪夷所思和遗臭万年的“黄粱美梦”,而且以“低能”和“疯狗”之卑劣狂想与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背道而驰,倒行逆施开启历史倒车,以“权力黑化,权贵嗜血”的发展模式,搜刮民生,扼杀真理,践踏人权,蹂躏生命,空前绝后,痴心妄想达到长治久安的目的,在“黄粱美梦”的呓语中兽性横行,在人神共愤中末世狂欢。在这样一个渣滓崛起、豺狼横行、猫狗作妖和丛林法则的社会,在这样一个全民奴懦、丧失血性和苍凉悲恸的夜晚,也许这些菁英华年的血痕早已被人们冲淡于明月秋水之中。

夜如洗,风如泣。秋银水,月似镜。秋声丽水楚楚动人,秋夜菁英声声夺人。历史照亮人前行,踏着英烈的足迹,在碧血黄花的绽放中追寻生命的光芒,坚守灵魂的温度。

生命在跳动,自由在呼唤,民主在心中,共和在路上……

如果说黄花岗菁英以热血震醒了中国人,震撼了整个世界,赋写中国辛亥革命实现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的新篇章,那么声势浩大的保路运动却在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党同盟会的组织下奏响了辛亥革命的前奏曲……

保路运动,又称铁路风潮。满清王朝专制邪恶,腐败无能,欺压民众,搜刮民生,骄奢淫逸,腐化堕落,腐烂变质,丧权辱国,民怨沸腾。由于晚清政府背负着沉重的战后赔款、铁路借款、新政建设,又必须应付日起的革命与民变,军饷税捐一日沉似一日,人民被迫于绝活中竭然而起。1910年,英法德美四国银行团逼清政府订立借款修路合同。1911年5月9日,清廷在邮传大臣盛宣怀的策动下,宣布“铁路国有”政策,将已归商办的川汉、粤汉铁路收归国有。四川修筑铁路的股金,不仅来自绅士、商人、地主,还有农民,而且农民购买的股份占很大比例(川汉铁路大部分透过全7000万四川人民自愿征收的税金缴交而成)。清政府颁布“铁路国有”政策以后,由于拒不归还四川的股金。因此招致了四川各阶层,尤其是广大城乡劳动人民的反对,从而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

从拥清到灭清的四川保路运动。晚清末年,专制帝国已至穷途末日。虽然势不可为,仍有一派心存复辟的君主立宪信仰者对延续满清命脉寄予厚望。发生在四川的保路风潮,原是一群良民富绅,意图以温和手段,向割地鬻国的满清王朝争取一条中国人拥有的铁路。这不单为了保卫自己多年来投注的血汗与希望,也为了不让环伺的强权敲骨吸髓,侵占这条光绪皇帝曾经钦准人民拥有的铁路。起初,他们期待透过理性沟通与谈判的文明方式,向政府争取一点点微薄的权益与尊严。然而,当残暴政权向人民高举屠刀时,人民最后的希望破灭了,这就是历史上清廷覆亡前制造惊醒国人的血债──“成都血案”,狰露出晚清王朝专制邪恶的嗜血本质面目,专制帝国注定走向覆灭的命运……

无能的满清为了满足列强贪婪,将原本交与民间经办的川汉铁路建设,不惜屠杀收回国营并转予列强。怒潮引发保路运动,20万川民揭竿起义,清军大兵入川镇压,造成武昌空虚,同盟会策动武昌起义,辛亥告捷,建立了全世界华人政体中最自由、最富裕、最先进的国家──中华民国。从此,终结了中国两千多年封建君主的帝制。

曾经以为千秋万岁的异族统治,就这样堕入灭亡的劫数。辛亥武昌的光芒,几乎掩盖了四川保路这一关键运动。武昌起义之成,中华建国之果,四川保路之功不可没!

无数历史证明,倒行逆施,螳臂挡车是自取灭亡。一个依靠谎言欺骗、极权恐怖、残酷剥削和暴力镇压的王朝,最终必被历史和人民唾弃,这样的一个腐烂变质、权贵吸血、丧尽天良、丧失民心的王朝走向末路是历史之必然!


(三)

以史为鉴,方知兴替。历史是生命的一盏永不熄灭的心灯,常常照耀我的心,不断照亮我前行,而且赋予我这样的生命姻缘和历史使命,我深深感谢在我不惑之年苍天赐予我生命的重生,让我在短暂余光中赋写一个觉醒生命的真正价值和历史意义的新篇章。我常常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

人生是一段让你无法估量的行程,也是一个痛苦奋斗的历程,当你坚持真理,坚守信念,坚定执着,挺身前行的时候,在这个富有生命光华促进社会文明的征途中,有时你也会遇上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前定,从此改写和完美你的精彩人生,一个令你充满信心倍感希冀的真理曙光。作为一个迟到觉醒的生命,一个热血澎湃的中国人,我深感荣幸在辛亥百年纪念之际,能够与孙中山结缘偶遇携手重温辛亥革命“推翻专制,创建共和”的民主伟业一百多天的时间,历史给了我塑造生命灵光的机会,历史这样要求我。 

岁月如梭,白驹过隙,不知不觉中,一个世纪的沧桑就这样从我们身边走过,时光带走了中华儿女的百年梦想,却留下了华夏子孙的思痛沉重。

时间在黑暗长夜的麻木沉睡中抢走了我生命的二分之一。计算出这个锱铢必较分秒必争的时光流逝中华年分数的时候,我很惊讶,也很惊喜。在我流浪生涯的这些年中,令我人生最骄傲的两件事:一是真正觉醒后赋写风骨生命;二是与历史上的孙中山偶遇重温辛亥革命的伟业事迹。

生命前定,历史姻缘,往往就能使一个生命从心里彻底冲破这道黑暗邪恶的无形之墙,令生命思想自由翱翔,让真情实感真诚流通,使真理正义铿锵有力。人对社会的最大理想,归根结底,几乎全部萌发于人脑中的真理意识。当这一点遭到扼杀的时候,他们便认为他们有理由去做一切捍卫生命自由尊严和促进社会文明进步的良知、正义和责任之事,而且不知不觉中成为坚持真理的常识了。当年和今日的一些热血的华夏志士,尤为如此。

辛亥百年看今昔,国殇山河破。专制暴政无遗,国人生灵涂炭,天地苍黄翻覆,九州陆沉沦丧。站在历史轮回的转角处,走在秋水无痕的都市里,尤其是站在这一条像龙一样蜿蜒回旋浩荡滚滚的黄浦江边,我就像一个无家可归颠沛流离苍凉绝望的游民在冷眼相视万恶吃人的盛世世界里只能悲悯的观水流舟,无奈的随波逐流。

申城的中秋,梧桐开始拽着淡黄的叶子,轻盈飘落我眼前,那一片又一片飘零的落叶,仿佛是百年前缤纷飞扬的落英,铺满了这座堪称东方明珠的大街小巷,翦翦揪心的秋风,在凄丽的霓灯媚红喧炫下,在满目凄凉的夜街中哀怨回旋、舞动,夹带着一股悠长沉重的叹息,蓄满我一城的思念,触动我历史的情怀,悠扬着一个民族宿命的思痛,在凄苦难眠的秋声丽水月光如洗扣人心弦的夜空中荡气回肠……

一切皆是前定和姻缘。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时节,十年前的八月中秋期间,我被总部派往华南工作,正像我刚来申城这座城市时一样拖着小箱子,踩着沉重的步伐,只是,踏进这座却并不陌生的都市,而是一个曾经多么熟悉的南国大都会,鬼使神差的我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冥冥之中借宿于当年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成员一起并肩共事的一栋四层楼的房子(其中的一角),据说,这是由澳洲华侨捐赠给革命党在广州的办公会聚之处。

记得那天傍晚,走进这个世纪一叹百年思痛的历史旧址,陋巷隐僻,灯影惶惶,沿小门登梯而上,天色已晚,天上飘来一阵细雨,发出细细密密的龙吟,只见屋子里满目凄凉,昏暗阴湿,竟有几处墙体,色彩久经剥落,而脚下地砖仍有彩光闪动。窗外,万家灯火,车来人往。只是,昔日的生命涌动,菁英悲美壮丽的事迹早已被冲刷得一干二净,这个被精心掩蔽刻意遗忘了半个多世纪的广州城一隅,瞬息荒凉,物是人非。走到四楼顶上的大阳台,远远望见的城市夜灯在细雨啼泣中倒还晶莹闪烁,夜珠生辉……

这栋房子不算很大,一楼已为商业铺面,从二层到四层阳台,总共算起来应有2000平方米左右,最令人深刻的是这栋房子的设计精心、巧妙、独特,两个上下楼梯,无数的暗门出入口,可以想象在那个年代革命党同盟会成员会聚时,每天都面临着生命安全的危境,同样感受到辛亥革命的历史沧桑。

每日走进这个昏暗黝黑的屋内,走在这条九折弯小的楼梯上,都会有一种亲临当年革命党人的形影相随(据说,不知有多少革命党人与专制鹰犬曾经在此楼梯上发生激烈的枪战,死了不少人,难怪如此凄然阴森),每走一步好像是踏上菁英的足迹,四周弥漫着他们热血的气息,尤其是走进里面宽敞办公室,我仿佛看见了当年孙中山正与同事们一起研究商讨革命事宜。有时晚上,我独自一人到二楼办公室,静静地注视着挂在墙上的孙中山画像,看到他那慈祥的面孔和坚毅的目光,我都久久未语,心潮澎湃,起伏不已,好像国父意味深长正对着我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四)

历史的伤口,刻骨铭心。

民主的回声,余音缭绕。

广州之行是我余生中意想不到惊喜万分的生命灵光,在这短短一百多天的时光里,最令自己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深秋时节的周末,独自一人到去缅怀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那天,在门口小卖部卖花处,我把所有的黄花都买下来,手捧着这些鲜花,带着崇高和敬意,带着思痛和沉重,踏上石阶上,仰望“浩气长存”的金光大字,轻步于苍松、翠柏、黄花簇拥的宽阔墓道,遥望那高耸屹立的七十二烈士墓碑的时候,心里便滋生出庄严肃穆,正气凛然的感想,一种对先烈无限崇敬和缅怀之情油然而生。

黄花岗的规模宏大,气魄雄伟,四周青松挺拔,黄花常开。站在“七十二烈士之墓”的墓碑前,我深深鞠了三鞠躬,然后把这些鲜花奉上,不禁起身望着亭顶上的自由女神,那直如悬钟,寓争取民主自由警钟之意,让人久久未语,令人慨然长叹。

然后,登上这些代表着由海外华侨捐赠的七十二块纪念碑文上仔细阅览,接着走到孙中山亲手为英烈种植近百年的“松柏”旁穆静一会,往右一拐,便是潘达微的墓碑,站在这位冒着生命安危收殓烈士遗骸七十二具,并安葬于黄花岗的中华义士,心中充满无尽的敬意,以最挚真深切的三鞠躬。再往里走,所到之处的每一块墓碑前,我都深深的三鞠躬,每踏进一步,心潮澎湃,泪水纵横,第一次在公众面前泪流满面,而且流得光明磊落,流得堂堂正正,流得恣意,流得酣畅,竟然没有一丝腼腆羞涩之意,其实,我深知不少与我一样前来缅怀英烈的同胞也是四行老泪,相对而流……此刻,我才明白“伟大”与“崇高”的真正含义,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国家”,懂得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生命意义”!……一百多年前冒着专制邪恶的炮火前进的菁英们浴血奋战慷慨奔赴的身影无时涌现在我的脑海里,悲美绝伦,他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想到的不是妻子儿女,而是在满清帝制中受尽煎熬的四万万同胞。尤其是林觉民等人,以鲜血唤醒国人。

天地大爱,中华大义。谁懂得?

1907年,林觉民告别妻儿前往日本留学。在日本,他积极的参加了同盟会组织的革命活动。1911年春天,林觉民获得黄兴等人筹组敢死队准备在广州发难的消息后,立即赶赴广州。黄兴知道林觉民是个出色的革命活动家,见到林觉民时高兴地说:“意洞来,天赞我也。”即命他回原籍动员革命同志参加敢死队。

林觉民回到福建组织革命青年,分批取道香港转赴广州。在开往广州的船上,林觉民望着无际的海天,对战友们说:“今日同胞,非不知革命为救国唯一之手段,不可一日缓,特畏首畏尾,未能断绝家庭情爱耳。今试以余论,家非有龙钟老父、庶母、幼弟、少妇、稚儿者耶?顾肯从容就死,心之摧割,肠之寸断,木石有知,亦当为我坠泪,况人耶!推之诸君,家族情况莫不类此,甚且身死而父母、兄弟、妻子不免冻馁者亦有之。故吾辈死而同胞尚不醒者,吾决不信也。嗟乎!使同胞一旦尽奋而起,克服神州,重兴祖国,则吾辈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也,宁有憾哉!” 林觉民深知此举的艰险,仍决心以自己的鲜血激励战友、唤醒国人。这一批福建籍的勇士成了黄花岗起义的中坚力量。

面对专制邪恶,腐败无能,神州遍地灾难,中华处于危难时刻。当时留日学生常聚在一起,谈到列强环伺,国人生灵涂炭,都痛哭流涕。林觉民即拍案而起,激动地告诉大家:“中国危殆至此,好男儿应为拯救国家而拼命,岂可仿效东晋渡江士人对泣于新亭?凡是有血气的男子,怎么能坐视亡国的惨状?他一番血气肝胆爱国壮语感动了众人。

尤其是,他的世纪情书(附信于文章后),憾天动地,感动了一代代的华夏子孙,激励了一代代的中华儿女,震撼了全世界!永远年轻的林觉民,你的爱国情怀,你的灵魂光芒,终耀神州,光华中华!

被捕后的林觉民,在水师提督衙门公堂上仍然侃侃而谈,宣扬革命救国理论,震惊了在场的人,清廷官吏替他解开镣铐,还给他纸笔。他慨然执笔挥洒,写到痛心处,解开衣襟,以手捶胸,几至呕吐状态。水师提督李准十分感动,亲自为林觉民端来痰盂,林觉民起身回礼,抱持君子风度。

主审官两广总督张鸣歧见他毫不屈服,对幕僚说:“惜哉,林觉民!面貌如玉,肝肠如铁,心地光明如雪,真算得奇男子。”要他在纸上写下罪状,林觉民不假思索,将革命的理论及自己冲锋陷阵的经过写出来后,掷笔就义。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便是英烈的悲美绝丽,这些志士的绝命书同样感人肺腑,憾天动地,声声夺人。

方声洞在禀父绝笔中说:“此为儿最后亲笔之禀”,表示这次因念祖国之危亡,与海内外同志起义于广州,“祖国之存亡在此一举,事败则中国不免于亡,四万万入皆死,不特儿一人;如事成则四万万人皆生,儿虽死亦乐也。只以大人爱儿切,故临死不敢不为禀告。但望大人以国事归心,勿伤儿之死,则幸甚矣。夫男儿在世,不能建功立业,以强祖国,使同胞享幸福,奋斗而死,亦大乐也。且为祖国而死,亦义所应尔也。儿刻已念有六岁矣,对于家庭本有应尽之责任,只以国家不能保,则身家亦不能保,即为身家计,亦不得不于死中求生也。儿今日极力驱满,尽国家之责任者,亦即所以保卫身家也。他日革命成功,我家之人,皆为中华新国民,而子孙万世亦可以长保无虞,则儿虽死亦瞑目于地下矣。惟以此以往一切家事,均不能为大人分忧,甚为抱憾!”

他在给侄儿方和生的绝笔中又说:“此举如能成功,则吾虽死,亦瞑目于地下。盖祖国已强,吾同胞已能享文明之幸福。如事败身死,则吾之责已尽,而吾侄则有无穷之责任在。”殷切地期望他为国尽力,善事祖父,教导弟妹。

广东的李晚从南洋回国,过家门而不入。在攻打两广总督衙门时饮弹身亡,前一天他写下了《与家兄诀别书》,“此行成败不可知,任其事而怕死非丈夫也,余明知无济,只在实行革命宗旨,决以生命为牺牲。推倒满清,建设中华民国,事成则汉族光明,或败身殉,愿毋我念。”

黄兴也写下了多封大义凛然的绝命书。他在给邓泽如的信说:“本日即赴阵地,誓身先士卒,努力杀贼,不敢有负诸贤之期望。……绝笔于此,不胜系恋”。同一天他给梅培臣等人的信和上面内容一致,也说“书此以当绝笔”。此外,他还有一封致孙中山、冯自由的绝笔书,“今夜拟入,成败既非所逆睹,……幸各人挟有决死之志,或能补救,亦未可知”,“绝笔上言”。(这封绝笔《黄兴集》没有收,见中华书局《孙中山藏档选编》20页)

宋教仁从上海赴广州前,有人劝阻他,他回答说:“无恐。事成,为四万万同胞造幸福;不成,则送我一颗头颅已矣!”当广州事败的消息传到上海,《民立报》的同人都以为他也真的献出了“一颗头颅”。

……

孙中山先生回顾这段历史时也感慨地说:“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草木为之含悲,风云因而变色,全国久蛰之人心,乃大兴奋。怨愤所积,如怒涛排壑,不可遏抑,不半载而武昌之大革命以成。则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 

果然,四个月后武昌之役爆发,满清政府崩溃,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因而成立。 

辛亥百年看今昔,一个世纪的沧桑。很难想象,一百年前,这些大都受过良好教育或生于富豪之家的中华菁英,才华横溢,肝胆相照,放弃远大前程,为了“推翻专制,创建共和”的民主自由的梦想,且生命早已意料之中,果敢以卵击石,抛洒热血“灌溉于无穷”,唤醒国人,奏响了辛亥革命的前奏曲……

回首望去,八十六位黄花岗烈士都非常年轻,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二十到三十来岁的青年。他们目睹了中国近代的屈辱,怀抱救国救民的理念,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胸怀,在风华正茂的华年慷慨捐躯,改造中国,革故鼎新,创建共和。作为后人的我们,在展读史页之余,不由得对他们深厚的民族情怀生出深切的敬意。

黄花皓月,浩气长存。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带着自由的向往与憧憬,拥着革命的热情与热血,奔向历史的浩荡卷帙,洒下一片灿然,凛然,傲然。这些中华菁英,为民主自由,为中华共和,为着革命,抛头颅,洒热血,无悔,在黄花岗起义中,投下了不可磨灭的光辉影子,以自身的壮志,推动着中国历史的车轮向前,不断。无疑,黄花岗起义是辛亥革命的无可忽视的重要一役,也是奏响了“推翻专制,创建共和”的辛亥革命的前奏。对于辛亥革命的光辉史绩,它总有抹不去的辉映足迹;对于辛亥革命的历史慨叹,它也有抹不去的前兆印痕。不论如何,这片赤血丹心,这份天地浩气,赫然告诉世人:推翻独裁专制,建立民主共和,彻底消灭祸害中国及中国人民的专制幽灵,是我们中华儿女百年奋斗始终不渝的正义真理,是我们华夏子孙生死与共激昂誓师的救国誓言!

历史照亮人前行!碧血青史照九州!中华民族这巨龙,腾飞,载望!


(五)

黄花铸造中华,碧血精神永垂。

辛亥百年看今昔,碧血青史照后人。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推翻专制,创建共和”,百年前中华儿女挺身点燃的革命烈火,终结了腐败专制的晚清王朝。武昌起义告捷,并非一举而成,前面的十次浴血革命失败在蓄积成功的力量。但,若说满清除亡于人民揭竿起义,未若说其亡于自身的颟顸专横,戕杀民心的同时也自堵了生路。

一个世纪之后,让我们再回顾铁血华年的烈士风采。他们用最纯真无私而舍身的义行,唤醒了广大国民禁锢的灵魂,照耀神州。

百年之后,回头望去,蓦然惊醒,碧血菁英被历史谎言销声匿迹,中华英魂被邪恶洗刷风华散尽。鉴照历史,神州悲愤。奸佞当道,国殇民难,专制豺狼尽养鸡鸣狗盗之人,扼杀民主自由真理正义,残害爱国忠良仁人志士,怎能光明九州,正大华夏,富强中国,振兴中华?

中华夙愿,百年梦想,辛亥革命转眼100多年了,然而我泱泱九州仍没有实现梦想,民主、宪政“发生”之日仍然遥遥无期。民族的悲风,母亲的啼泣,华夏儿女却在历史长河的思痛沉重轮回宿命中度日如年,悲恸绝望,整整一个世纪,足足一百多年了。一百年多来天空还是那个天空,国还是那个腐败无能的国,其黑暗邪恶腐朽不堪甚于晚清王朝。华夏宿命之悲苦,有谁知晓?中华民主共和,谁来承载?敢问路在何方?……

史是明镜,鉴照未来。历史长河悲风,华夏文明宿命。中华五千,百年思痛。

人间正道尽沧桑,天涯何处是神州?

追昔抚今,暴权末路表现何其相似?无论是站在大炮的清官,还是TK车前的无名氏,或是以恐怖杀戮中血流成河,都试图在庞大血腥的杀戮中挽救一些什么。恐惧陷入围剿之低能狂妄,严密封锁讯息与联络管道,试图延长黑暗的统治手法如出一辙,然而百密终有一疏。曾经以为千秋万岁的异族统治,就这样堕入灭亡的劫数;而今世界上那个自以为千秋万代暴政空前的后清王朝,也以摇摇欲坠,开始步入狂欢末路。

百年回顾,武昌起义成功了,但华夏民族的“革命尚未成功”,中原大地仍被外来恶魔幽灵盘踞,“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推翻专制,创建共和”在今日显得意义非凡。

历史是我们前车之鉴,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历史就是延续,生命的延续,生生不息,死死相续。历史,是生命的灵魂升华,是正义的真实告白,是良知的真理呼声。然而,在专制邪恶笼罩下的漫长黑夜里,我们常常在谎言中误读历史,我们也常常在生活中忘却历史。这是华夏儿女之悲情,也是中华民族之悲风。

历史照亮人前行,真理是战无不胜的!虽然真理在极少数人的心中,但我相信真理的存在,始终坚信真理就是真理,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只要我们坚持真理,相信真理的力量,坚守我们的道德,坚守良知和责任,那些黑恶邪灵将失去存身之处,一切资源都将有可能瞬间回到正义真理的手中,那就是我们民族重生的时刻,也是世界历史诗篇最辉煌的一章。

黄花铸造中华,碧血精神永垂。没有黄花岗,就没有辛亥革命。国父孙中山在后来的《黄花岗烈士事略》中描述:“是役也,碧血横飞,浩气四塞”,“斯役之价值,直可惊天地、泣鬼神,与武昌革命之役并寿”。碧血黄花,由此而来。 

历史是传递文明促进发展的动力。历史又到了这样的关头,在这个世道混浊人心变异的大世界大历史大裂变浪潮涌动中,九州正处于大变革的历史时刻,时代考验菁英,菁英创造时代,学习先驱精神,承载未来希望。华夏千年沧桑,中华百年寻梦,实现民主共和,九州的未来寄予文化重塑,民心苏醒。

坚守与践行国父孙中山先生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推翻专制,创建共和”的民主遗愿和“国家之本,在于人民”的治国理念,是每一位华夏子孙中华儿女肩负的历史责任和伟大使命。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顺应潮流,推波助澜。历史的动力,激励我们不断挺身前行。我们九州人只有彻底从生命中清除邪恶灌输我们的一切“毒素文化”,看清这个以“人”为代价的反人类、反人民、反人道、反人性的万恶嗜血本质,彻底消灭祸害九州及九州人民的专制幽灵,全面构筑和重塑我们华夏民族先祖最先开启的普世文明的人性和良知,崇尚科学,坚持真理,高扬正义,坚守信念,真正实现华夏民族民主自由建立共和的民族大团结、大团圆的美好国家。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生何惧,死何哀。生为九州人,死当华夏鬼!

自古人生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黄花开,黄花落。花开花落年年有,黄花开在人人间。

黄花英魂,浩气长存。

保路运动,功载千秋。

碧血青史,终耀神州。

民主共和,希冀草根。

皓月寻梦,碧血青史照人心!

天地大爱,中华大义。

谁懂得?

……

附录: 林觉民别妻遗书 

林觉民(1887—1911),字意洞,号抖风,又号天外生,福建闽侯(现在福州)人,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之一,就义时年仅25岁。 

“意映卿卿如晤:吾今以此书与汝永别矣!吾作此书时,尚是世中一人;汝看此书时,吾已成为阴间一鬼。吾作此书,泪珠和笔墨齐下,不能竟书而欲搁笔,又恐汝不察吾衷,谓吾忍舍汝而死,谓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故遂忍悲为汝言之。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春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忆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吾而死。”汝初闻言而怒,后经吾婉解,虽不谓吾言为是,而亦无词相答。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嗟夫!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忆后街之屋,入门穿廊,过前后厅,又三四折,有小厅,厅旁一室,为吾与汝双栖之所。初婚三四个月,适冬之望日前后,窗外疏梅筛月影,依稀掩映;吾与(汝)并肩携手,低低切切,何事不语?何情不诉?及今思之,空余泪痕。又回忆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复归也,汝泣告我:“望今后有远行,必以告妾,妾愿随君行。”吾亦既许汝矣。前十余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语汝,及与汝相对,又不能启口,且以汝之有身也,更恐不胜悲,故惟日日呼酒买醉。嗟夫!当时余心之悲,盖不能以寸管形容之。 

吾诚愿与汝相守以死,第以今日事势观之,天灾可以死,盗贼可以死,瓜分之日可以死,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辈处今日之中国,国中无地无时不可以死,到那时使吾眼睁睁看汝死,或使汝眼睁睁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离散不相见,徒使两地眼成穿而骨化石,试问古来几曾见破镜能重圆?则较死为苦也,将奈之何?今日吾与汝幸双健。天下人之不当死而死与不愿离而离者,不可数计,钟情如我辈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顾汝也。吾今死无余憾,国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已五岁,转眼成人,汝其善抚之,使之肖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则亦教其以父志为志,则我死后尚有二意洞在也。甚幸,甚幸!吾家后日当甚贫,贫无所苦,清静过日而已。 

吾今与汝无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遥闻汝哭声,当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则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电感应有道,吾亦望其言是实,则吾之死,吾灵尚依依旁汝也,汝不必以无侣悲。 

吾平生未尝以吾所志语汝,是吾不是处;然语之,又恐汝日日为吾担忧。吾牺牲百死而不辞,而使汝担忧,的的非吾所忍。吾爱汝至,所以为汝谋者惟恐未尽。汝幸而偶我,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国!卒不忍独善其身。嗟夫!巾短情长,所未尽者,尚有万千,汝可以模拟得之。吾今不能见汝矣!汝不能舍吾,其时时于梦中得我乎!一恸!辛未三月念六夜四鼓,意洞手书。 

家中诸母皆通文,有不解处,望请其指教,当尽吾意为幸。”


2011/10/03初稿  2021/09/21修改


浏览(2044) (7)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