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福禄博客  
轻举远游,经营四荒,周流六漠。漫识其小无内,闲看其大无垠。  
网络日志正文
中国人不吃这一套?可能再陷秦汉唐宋明清的死循环 2021-04-20 08:17:33

反美反西方投俄复毛,中国会再次陷入秦汉唐宋明清的死循环


弃美投俄反美5.jpg

 

中国经济发展到今天的体量,国人能吃饱肚子,无疑应该归功于老邓。老邓是老毛将中国搞到崩溃边缘之后让国人活过来的改革开放的大师傅。改革,就是抛弃老毛的那套,松绑对人民的枷锁,多点自己找活路,可以出门找生活而不须队长打路条的空间。开放,就是向西方美国大门。老邓明确让国人知道“二战后跟着美国走到都有肉吃,跟着苏联(俄国)走的都走在崩溃的边缘或者已经崩溃”。事实上,跟着苏联走的30几个gcd国家彻底崩溃消失了30个,剩下的挂着名走美国的路也活的不错。越南就走到越来越有感觉。中国在老邓的设计下也走了30年,让国人接受西方美国的技术经济手段,生活方式。别的不说,现在国人享受一周五天的工作制就是美国“强加”的。然后才有30年的经济高速发展。


庆丰帝以来,各种操作,说着继续改革开放,却干着关门自大想做新皇上的勾当。每年赚走美帝的5千亿美金, 人家来讲个数就怒发冲冠说人家说狼子野心要打压了,赚着美帝的钱拿去人家后院点火,当然拿着国人上千亿的美金现在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做皇上嘛,当然就得是一尊,然后有来个不得妄议中央。不得妄议,就是不能乱说话,于是各种媒体每天说话就如同当年老毛那样,统一的新闻,统一的正能量。网络监控也越来越严。


然而,在网络舆论上空洞虚伪的正能量风行,理性的声音日趋微弱以后,而对西方美国的各种评论就算是明显的造谣,仇恨,也不受任何限制,发帖人也不用担心会被锁贴,会被封号。为了吸引更多的注意力,激进者之间开始了竞赛(“内卷”):谁表现的更极端更激进,谁对美国为首的西方更仇恨,谁就更爱国,就更正能量,就能吸引到更多粉丝。于是,你说“千枚核弹”,他就来一个“核平地球”;你说美国开始衰败了,他就说美国早就水深火热了;你说30年后中国超过美国,他就说根本用不了30年,5年足够了。甚至庆丰帝的御用大五毛胡锡进,都被更激进者批判为汉奸。而对俄国将从中国抢去的海参威改名,舆论居然给出其合理合法的辩护,当年斯大林怂恿金日成对南韩开战,强逼老毛派兵支援的朝鲜战争,导致中华儿女几十万血洒异国他乡,现在仍然蒙骗国人是美帝先开战,而不说出事实真相:美国是联合国授权出兵帮助韩国恢复被北朝鲜先出兵越过三八线抢占的地盘。


任由这种极度偏执的反美舆论泛滥的同时,各种老毛文革式的花样也出来了。什么青年热爱学毛选,学梁家河,新婚之夜学党章,甚至小学生,大妈扮红军。


弃美投俄搞文革3.jpg

弃美投俄搞文革1.jpg


这种偏执的造谣式的反美,偷偷的让毛式皇上威权统治还魂,将党国混同一体将统治的权杖延展到个人,维稳开支甚至超过国防支出,胜于历代的封建王朝,将公民社会的空间挤压几乎到零,中华被越来越推向极端的危险边缘。

  

社会稳定的基石:国与家之间的调节器。国家政体设计之中的公民社会以避免权力的垄断(独裁),财富土地(农民问题)的垄断及上下层级的流动(自由平等)。

 

谈社会稳定,刚好读到来自牟发松先生主编的 【社会与国家关系视野下的汉唐历史变迁】。牟发松先生代序的精要首先就探讨了中国及西方历史上的“社会概念及中国历史的现实发展:在传统中国,这种作为政治国家对立面的“社会”是否存在,如果存在,它在哪里。


近代民主政治产生的前提之一,是在绝对国家和个体公民之间存在公民自愿组织的不同形式的社群或社团,但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以不同方式的——真正的或者模拟的血缘关系,作为社会的基本组织单位,所谓民胞物与、天下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等观念,即为这样一种社群组合及社会结构特征的反映。

《大学》八条目中,由“修身”、“齐家”而“治国”、“平天下”。在“身”、“家”与“国”、“天下”之间,没有相当于社会或社区的范畴。在儒家看来,从格、致、诚、正到修、齐、治、平,原本是融会贯通、浑然一体的,而不是割裂的、对立的,国家和天下也不过是一个“扩大了的家庭”而已。

但从西方近代民主政治的立场,则很容易发现在传统中国的“家”与“国”之间,缺少一个公民社会。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来说,中国传统的社会治理体制,仅有‘国家’而无‘社会’。另一种表述也许更为适切,即中国古代的国家和社会处于胶合、同构状态,国家覆盖了社会。钱穆先生说,“唯中国传统,政府与社会为一体”,二者“常是融合为一的,上下之间,并无隔阂”;“中国人本不言社会,家国天下皆即社会”。梁漱溟先说,传统中国 “国家消融在社会里面,社会与国家相浑融”。

【所以俄黄土共举起“没有国哪有家”的招牌,让国人国人相信俄皇党就是国,没有俄黄党,就没有家,没有家也就没有我了。所以你得维护,保卫我俄黄党,不然你们会全死逑逑】。

然而,无论从历史上还是逻辑上,国家和社会都属于两种不同的人类组织形式。国家不会永远存在下去,更不是从来就有的,它不过是“社会在一定发展阶段的产物”。如果说中国古代有国家而无社会,或者说国家、社会合而为一,那么,它们二者必然有一个从分到合的过程,或者说由社会到国家的演进。

其实社会,作为与国家相区别并且相对立的人类生活共同体这样一种观念,也只是在近代西方市民社会与国家的明显区别与尖锐对立这样一种现实关系出现之后,才最后确立的。在前资本主义时代,直到洛克、黑格尔之前,西方学者同样将国家和社会混为一谈,并不能对二者严格、清楚地加以区分。

社会契约理论,是16世纪以来形成于西方并在世界范围内都极有影响的一种国家形成假说。这种假说以国家形成以前人类社会的自然状态为前提和出发点。无论立论者认为这种自然状态是一种假定(如卢梭),还是历史的真实(如霍布斯、洛克),也无论这种自然状态是一幅人人平等、独立自由的美好图景,还是大体自由平等但不无缺陷,这种自然状态的基本特征都是有社会而无国家。只是由于人们无法长期在这种自然状态下生活,为了保护其生命、财产和权利,才通过协议自愿让渡部分自然权力,组成国家。

 

中国春秋战国时代诸子百家关于国家及政治起源的学说,也同样是以人类的原始、自然状态为前提的。

《墨子》可能是现存文献中最早披露人类的“自然状态”和政治秩序的起源的。据说在远古“未有刑政之时”,人们的言论观点不一,各异其“义”,且是己非人,于是相互仇怨,乃至“水火毒药相亏害”,后来终于明白“天下之所以乱者生于无政长,是故选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使(其)从事乎一同天下之义”。

儒家的《荀子》,指出自然状态下的人相对于其他动物并无优势,但人类之所以能够存立于自然界,则在于有组织,即“能群”,之所以“能群”,又在于有“分”(名分、等级等礼义规范),因为当时生产力有限,人的物质欲望却无穷,若不以礼义“度量分界”之,必致争乱。“君”即是能够“制定礼义”使人们各守其“分”的“善群”者。

法家的《管子》和《商君书》,将国家的起源分别追溯自“未有君臣上下之别、未有夫妇妃匹之合”的远古和“民知其母而不知其父”的上世,由于当时“兽处群居,以力相征”,弱肉强食,于是有智者出,同贤人一起制定礼义刑罚,立禁设官,国家随之而产生。

《韩非子》,承管子、商鞅一派理论,同时又将其师荀子关于生产与需要之间矛盾的论析,具体化于人口自然增长导致财货不足分配,遂至争乱,于是有严刑峻法和强力机构产生。

道家《老子》文本自身似乎并没有提供人类从自然状态转向政治秩序的内容,其所推崇的“小国寡民”,“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不远徙”,虽有车船武器而不用,“使人复结绳而用之”,似乎当时业已处于文明相对发达的阶段,老子不过主张要重新“退回”到闭塞、简单同时也是自由自在、无争无斗的乌托邦式的古代村落共同体中去。

《庄子》所描绘的“同与禽兽居,族与万物并,恶乎知君子小人哉”的景象,应是一种自然、和谐的原始无政府状态。令人感到的既有对这种自然状态的向往,又隐约透露出难以回到这种状态的无奈。因为国家对于被统治者来说是一个既经签订便永远不能毁约和解约的霸王契约,自然状态的社会正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一旦离开便无法返回。

 

上述诸家对人类社会的自然状态及国家起源的不同论析,可以看出他们在对待社会与国家的关系上亦必各有倾向。道家为“无治主义”,“我无为而民自化”,以社会为本位,尽量保持小国寡民、人人平等、社会自治的原始状态,小国家,弱国家,最好无国家。法家的“法治主义”,则主张强化国家权力,以严刑峻法将社会完全置于国家的控制之下,强国家,弱社会,甚至无社会。儒家为“礼治主义”,亦可称“德治主义”,虽然也主张国家整合和控制社会,但走的是二者同构、重合的路径,即将血缘社会的礼义规范上升为国家的政治规范,由修齐而治平。

 

至秦始皇统一六国,全面施行郡县制、皇帝制和官僚制,统一文字、法律、历法、货币、度量衡、车辆轨距乃至“行同伦”,修建驰道、直道等全国性道路交通系统和长城等边境防御系统。为加强思想文化统治而“以吏为师”乃至“焚书坑儒”,可以说,商鞅以来的法家理想和政治设计,韩非子心目中“无书简之文以法为教、无先王之语以吏为师”的“明主之国”,终于假秦始皇之手成为现实。在秦朝专制国家和个体农民之间,既没有秦以前专制一方的封君和秦以后衣食租税的王侯,也没有拥有强大社会势力的豪侠和丰厚经济实力的富商,儒生文士除了改习法令为现实政治服务之外别无选择,亦无别国可去。总之,在秦帝国,似乎没有任何社会势力可以与国家抗衡,国家的触角试图深入到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以至于“偶语者弃市”。至少就其政治设计和统治者的意愿而言,秦皇朝的社会国家化(指国家对社会的统合、主导、凌驾乃至全面干预)程度之高,或者说国家覆盖社会的层面之广,在中国历史上鲜有其匹。秦皇朝固然短祚,它留给后世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体制却传诸久远,同时也留下了试图全面干预社会、导致国家与社会关系紧张的惨痛教训。

 

自秦朝以下到清朝,每个王朝平均存在的年数仅仅是92年。朝代最长的大一统国家是唐朝,存在289年时间。秦汉唐宋明清,陷入朝代兴起几世而亡的死循环。何故?缺乏社会的稳定性。


中国一直是农业国,土地是国人的命。新朝开始,政府一般会抑制土地兼并,然后社会得到发展富裕,同时参与新朝立国的功臣及地主阶级开始富裕,随着特权的傲慢和贪婪,开始无尽的土地兼并,导致很多国人没饭吃了,而中间没有一个社会层级的结构可以监督调节抑制统治阶层对普通国人的掠夺,矛盾激化最终带来国人反抗,农民起义,旧朝覆灭,新的皇朝立起来,又开始了新的循环。

 

美帝国的稳定性政体设计简述


国家总统不是缔造领袖华盛顿的专属位置。他可以连任总统,但是得得到多数人的选举同意。选举不是一个大屋子里,举举手, 拍拍巴掌哦。而且一任只有四年,只能连任一次。因为你再伟大,权力在手上时间长了,就有变坏的可能性。

国家也不是某一个党的。民主党,共和党,绿党,无党的螺丝,床铺,都可以参与角斗,谁得票多谁就是总统。

国家总统不是就他一人就全说了算。不可能上台就变成个一尊。有议院,议院里有总统的同盟党,也有总统的死对头党。议院会看着总统,做出来不合乎国家利益的事,甚至包个二奶,找个小蜜,被发现了会被弹劾下台。根本不可能有国家公安卫队会听命总统去绑架暗杀那个爆出总统丑闻的记者书商。

最高法院。大法官不怕总统,总统最多干八年,大法官终身制,可以干过3040年到死。可以审判总统,总统你没法开除大法官,州长也没权开除州的大法官,所以法官不怕总统省长县长。


这个构架就是三权鼎立。因为美国开国贤人不忌国人的造反,更提防掌权统治者对国人的压迫和伤害。


除了这个三权鼎立互相制约权力之外,还加上另外一个保险:言论自由。万一这三权合谋呢?公民社会的每个人都有权利揭露社会的弊端和丑事,包括最高统治者总统。报纸电视台广播台没有书记掌控,记者想喷谁就喷谁,总统更是各种媒体每天下饭的菜。鸡蛋里也要挑个骨头才算过了完满的一天。哪个媒体赞扬总统(除了盖棺定论) 具有伟大的思想伟大的品格,能200斤麦子10里山路不换肩,这个媒体和记者一定会被骂成大傻x

以此类推,总统,州长,县长都会在放大镜下做官。有没有坏家伙混上官的?有,当上官以后干不干坏事?有干的。但记者。媒体,个人都会看着,直接爆料, 不需要去找领导反映,没有越级上访罪,网上贴了不怕扰乱社会罪扣上。

再类推到政府部门,甚至私家企业。公民社会都有监督的权利。

至于反垄断,可不是只反马云的垄断而不管两桶油那样的。美帝科技强大的面子公司微软波音att亚马逊脸书等等,经常被传到国会议院回答垄断的问题。Att当年打电话到中国收费3美金,后来被反垄断拆分为8家,价钱直接下降三倍。

自由,大家自己体会就是了。最直接的户口。外地进北京打工的孩子学校不收,美帝只要你在哪里工作哪里住, 哪里就是你的户口,你孩子就可以入学。 你可以一年换12个户口,如果你愿意搬迁。

 

红朝的设计其实也不错, 人民共和国啊。只是开个国毛祖从没打算去做,老毛学俄国爹,和尚打伞,国人遭殃30年。老邓算是聪明人,转投美帝,改革开放,学了不少美国的东西,更制定了个国家主席任期制, 试图减轻点万一恶人当权的损失。国人终于有了饭吃,也多少能说些自己想说的话。

 

然而,来了位一尊。不得妄议中央,钳口,学俄国普丁改了宪法废了老邓最重要的政治遗产任期制企图恢复终身皇帝制(独裁),加强国有化(垄断),控制舆论(压制公民空间),更来个猪油蒙心的大转变, 罔顾国人利益和美帝重开战火,以此关闭国门,好安心做皇上。

 

庆丰帝的这波操作,真让人担心中华会再次进入秦汉以来的立国崩溃的死循环。唉。

 

04/20/2021


浏览(2437) (21) 评论(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福禄 回复 胡不法先 留言时间:2021-04-22 05:33:01

大家都已自己的微薄之力发出声音,让更多人认识到这个根本上的毒瘤,红朝的骗局会一点点地被揭开。

回复 | 0
作者:福禄 回复 foxnews 留言时间:2021-04-22 05:28:51

清朝被推翻后,有两次机会。一次是中华民国,但被俄国支持的俄黄逼走了。中华当不绝,民国迁台,算是有个结果。虽然因为俄黄党不认在台的民国,台湾现在也不认俄黄党的国了。但台湾的现在仍然是个最好的标本,中华民族是能够发展出名主自由,虽然仍然粗糙。第二次机会是红朝的老邓,可惜他没蒋经国的胸怀,传到庆丰,有回到老毛时代,重新进入死循环。

回复 | 1
作者:胡不法先 回复 foxnews 留言时间:2021-04-21 19:30:35

这是根子,虽然接受起来很不舒服。

回复 | 0
作者:foxnews 留言时间:2021-04-21 09:52:35

谩骂某个人和某个政党,对厉害锅来讲,无济于事。厉害锅的问题根深蒂固,在于秦汉已降的严重落后而且固化的文化思想。所以无论谁上台,只要还是传承那种糟粕文化思想,就不会跳出建立在这种文化思想上的厉害锅沿的。包括中文网上慷慨激昂的那些人,他们掌权以后,未必会比共惨党做的好,就因为他们的思想还在厉害锅里。

回复 | 2
作者:foxnews 留言时间:2021-04-21 09:48:17

厉害锅一直在死循环里发展,只是近代差点跳出这个死锅边罢了。现在依然在死循环里转悠,将来还会在里面转悠。谈何“再陷”二字呢?

回复 | 1
作者:福禄 回复 云乡客 留言时间:2021-04-21 05:46:20

云兄眼利,点出这两佞臣。

回复 | 1
作者:福禄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21-04-21 05:42:51

新鲜?您的眼界看着不短啊。可伊朗,朝鲜的门被美帝关的年数可不短,被关门后的悲催您也看不到,或者是故意看不到?至于您看到的天朝不是排骨而是壮实的大胸我无异议。

回复 | 3
作者:太山 回复 云乡客 留言时间:2021-04-20 15:11:52

”虎“ 比 "狼“ 个儿大, 阁下您看不上 "狼” 对吧?

哇,您学问好深哦,连 “庆丰帝”都知道,我咋不知道粘?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云乡客 留言时间:2021-04-20 15:03:51

同意“太山”君一次。在林毅夫、金灿荣之类“国师”的撺掇下,庆丰帝绝对不会满足于“关闭国门”的保守态势。为了显示出比“总设计师”更为高明,必须与“韬光养晦”对着干。“德润草木,泽被四海”才是选项。即此之故,方有如今战狼嗷嗷叫,火头处处点的大好形势。重返“世界革命中心”的日子不远了!

=================

哦,“韬光养晦”,“德润草木,泽被四海”,“战狼嗷嗷叫”好坏哦!

应该,“肆无忌惮,弹润草木,轰炸四海,战虎轰鸣, 大爷我要优先”才够得上宏伟,庄严,普世价值, 现代文明,堆博?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福禄 留言时间:2021-04-20 14:49:15

阁下读懂了?关上国门有主动有被动。的确美帝以前是开门的。现在庆丰吃了点人家的好料,胳膊是粗粮点,可胸脯还是排骨模样就要装大,不吃人家这一套。美帝说好,那就不给你吃。现在接连两届总统上窜下跳就关你的门。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不劳您偷偷告诉啦。

==================

哦,盐来是美国关了中国的门! 新鲜. 好象历来都是美国打开别国的门,如今美国基然要关上别国的门啦?那“世界潮流” 怎么传得进气呢?

美国抱厌中国威胁干吗粘? “排骨模样”能威胁美国,起代美国吗?“排骨模样”能把美国战劣重心移往亚太地蹊来对护,吗?


回复 | 0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21-04-20 14:28:04

同意“太山”君一次。在林毅夫、金灿荣之类“国师”的撺掇下,庆丰帝绝对不会满足于“关闭国门”的保守态势。为了显示出比“总设计师”更为高明,必须与“韬光养晦”对着干。“德润草木,泽被四海”才是选项。即此之故,方有如今战狼嗷嗷叫,火头处处点的大好形势。重返“世界革命中心”的日子不远了!

回复 | 2
作者:福禄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21-04-20 14:13:37

阁下读懂了?关上国门有主动有被动。的确美帝以前是开门的。现在庆丰吃了点人家的好料,胳膊是粗粮点,可胸脯还是排骨模样就要装大,不吃人家这一套。美帝说好,那就不给你吃。现在接连两届总统上窜下跳就关你的门。全世界都知道的事, 不劳您偷偷告诉啦。

回复 | 2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4-20 13:25:32

罔顾国人利益和美帝重开战火,以此关闭国门,好安心做皇上.

=============

“关闭国门” 能 “和美帝重开战火” 吗?

告诉阁下一秘密, 千万别外传阿!

如果今天中国关闭国门, “美帝” 将求之不得! 美国两任总统都上穿下跳,就是因为中国国门越开越大, 手越伸越远, 眼越瞄越广。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21-04-20 12:15:14

..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