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s://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这坑填还是不填? 2020-11-24 12:12:06

日本松竹映画 1976 年出品,由上海电影译制厂一九七八年十月译制,在全国上映的《追捕》,曾经火爆一时,男主角高仓健饰演的杜丘和女主角中野良子演的真由美也广为国人所熟悉。有人说其实电影的主角应该是原田芳雄所饰演的矢村警部,但是广大观众并不认同。令人意外的是,电影中的一个小人物横路敬二,竟然也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甚至成为某一种类型象征性人物。在影片中,他的主要台词就是指证杜丘那一句“就是他!”,但他却是整个事件中一颗重要的“螺丝钉”。作为某种典型的横路敬二派生出这样一句话“做人不要那样横路敬二。”对于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当然不难理解这句话的含义,当代的年轻人更容易接受的怕是“做人不要那样 CCTV"。除此以外,在那个年代,还有过这样一句俏皮话“龙下海、虎下山、横路敬二坐机关”,说来也叫人忍俊不禁。

《追捕》上映多年之后,电影里的一些台词还不时被引用,譬如在电影接近结尾处,矢村警部对犯罪集团首脑長岡了介议员说:朝仓不是跳下去了吗?唐塔也跳下去了,现在你也跳下去,跳呀,快跳啊......这段台词在相声、小品等文艺作品中被借用过不止一两次。而我最近看到那些债券违约以及商业银行破产的报道时,脑海中所出现的竟然是一个个坑,不期然而然跳出了矢村警部这段经典台词。

私募债违约以及银行破产虽然不常发生,一旦发生则必然引起市场动荡。近期关于“包商银行”破产和华晨集团破产还有“永煤集团”和“紫光集团”债券违约的报道都可算得是触目惊心。“包商银行”是一家商业银行,宣布破产之后自然有一连串的清算、兑付行动。所幸者,在“包商银行”进入破产程序之初,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经过深入研究论证,决定由存款保险基金和人民银行提供资金,先行对个人存款和绝大多数机构债权予以全额保障。同时,为严肃市场纪律、逐步打破刚性兑付,兼顾市场主体的可承受性,对大额机构债权提供了平均90%的保障。关于“包商银行”破产的处理及善后能否作为指导性案例有待验证,最起码这一次能够尽量减少震荡。

作为“华晨集团”的股东以及债权人就黯然得多了。据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集团层面负债总额 523.76 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 110%,失去融资能力。为解决债务问题,有关方面成立了华晨集团银行债委会,力求债务和解,但没有结果。作为一家省属国企而面临破产的境况,对于国营企业的负面影响无疑是非常的巨大。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对于“国企”有一种长期以来所形成的信任感,这种信任感一旦被破坏,影响必然是深远及沉重。

河南国企永城煤电控股集团公司(简称永煤集团)本月 10 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发行的 10 亿元人民币 270天 期的超短融“20永煤SCP003”,因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如果永煤集团不能在10个工作日的宽限期内(截至11月24日)兑付本金,永煤债和豫能化各自上百亿其它债券将一并违约。

实际控制人为教育部,由清华大学旗下清华控股持股 51%、健坤投资(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是一家紧密依托清华大学的综合性投资集团,所涉及的领域包括城市燃气、房地产、环境科技、互联网、保健医药、产业投资基金等多个领域,旗下拥有南华创业投资基金,是一家管理着40亿资产的投资集团)持股 49% 的“紫光集团”于 2017 年发行的 13 亿元规模私募债券“17紫光PPN005”已于本月 16 日实质性违约。

“永煤集团”与“紫光集团”的债务违约都涉及 2017 年中国针对信用债市场所增加的“交叉违约条款”,而交叉违约的基本含义是“如果本合同项下的债务人在其他贷款合同项下出现违约,则也视为对本合同的违约”。因此,永媒事件令河南当地企业被金融机构 “封杀”,融资环境几近冰冻。至于“紫光集团”目前存续 12 只境内债券,存续一只境外美元债,将于 12 月 10 日到期。债权人一旦引用“交叉违约条款”逼仓,“紫光集团”恐怕难以招架。

针对近期债券市场违约个案增加,11 月 21 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融委)主任刘鹤主持召开金融委第四十三次会议,研究规范债券市场发展、维护债券市场稳定工作。金融委成员单位有关负责同志参加会议。主调是:“零容忍”,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具体表述就是“要依法严肃查处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恶意转移资产、挪用发行资金等各类违法违规行为,严厉处罚各种“逃废债”行为,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

“永煤集团”的投资者采强硬态度是因为永煤集团在违约之前,提前无偿划转核心资产的举动令投资者认为公司恶意“逃废债”,即有履行能力而不尽力履行债务。刘鹤副总理的态度很明确,关键是地方政府的态度与能力。一名了解河南当地政情的消息人士表示,永煤违约事件已超出企业自身解决能力,但是当地主管金融的官员却无法拍板决策。毕竟金融监管机构在地方金融风险处置过程中也必须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然而目前许多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不见得很乐观,对于企业的债务违约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逮。

至于“紫光集团”好歹属于“央企”,然而所面对的坑则比“永煤集团”要大得多。据“新浪财经”《每日经济新闻》报导:截至 2020 年上半年,紫光集团债务合计2029.38 亿元,资产负债率收窄至 68.41%,其中有息债务总额 1566.91 亿元,占公司总负债的 77.21%,一年内到期的有息债务总额 814.3 亿元,占比 51.97%。而紫光集团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仅为 12.08 亿元,不足同期非流动负债的 3%。而且,紫光集团货币资金期末余额仅为 515.63 亿元,无法覆盖上述短期负债。

在面临“交叉违约”的境况下,“紫光集团”显然难以通过其他途径再融资。那么“紫光集团”的这个坑有没有机会被“有关部门”帮忙填上就格外的引人关注。更为令人担忧的是,这类型大大小小的坑还有不少,民企的坑大概只能自求多福,“国企”的坑填还是不填,谁来填,怎么填都是大学问。

尽管如此,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本轮信用债违约的数量及规模和去年同期相比并没有特别显著地上升,亦未出现整个信用债市场不良率断崖式上升的情况。违约债券在所有发行的信用债中比例依然较低,其不良率也是低于银行业的不良率。从这个角度看,也说明了信用债市场整体运行依然是平稳的。”

信与不信,悉随尊便。



浏览(933) (2) 评论(1)
发表评论
“墙倒众人推”了么? 2020-11-20 13:48:02

广州有一句俏皮话“人衰行路打倒褪”,大意是人要是走背字,走起路来也趔趄。北方话的表达方式更为夸张,说的是“人要倒了楣,买斤咸盐也生蛆,喝口凉水也塞牙。”最近一段时间,这两句俏皮话用到马云及他的小伙伴身上似乎非常的贴切。

作为中国富豪榜上非常靠前的马云,不到一个月前还很意气风发,斗志昂扬。10 月 24 日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的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言的时候,虽然自谦是一个“非官方的非专业人士”,但是又忍不住吐槽说“所幸的我发现是,现在很多专业人士已经不讲专业了。”于是他的“畅所欲言”使得整个发言像是一位绝顶高手在下“指导棋”。11 月 2 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之后,“蚂蚁集团”上市计划搁浅。但是舆论线上对“蚂蚁集团”、阿里巴巴以及马云个人的批判并没有停歇。国人这些年来没少鄙薄“共济会”、“骷髅会”诸般情事,然而并不代表就没有人钦羡这些团体的影响力,并且尝试略加施展。殊不知国情不同,牛刀初试未能奏捷。不过,事情最终的走向如何还难有定论,毕竟马云发言的最后誓言是:过去16年,蚂蚁金服一直围绕着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发展。如果绿色、可持续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错误的话,我们(也)将会一错再错,一错到底。

“马爸爸”的郁结远远还没解开,他的好朋友钱峰雷 11 月 14 日在香港被刀手砍伤,“江湖风云”骤然再起。据报道,有江湖人士提供消息说,事发翌日,澳门的大佬尹国驹通过 14 K,香港的向华强通过新义安,分别向江湖上发出了“江湖追查令”,要求江湖上各帮派全力协助警方破案和缉拿凶手。

关于这次钱峰雷被袭击的事件,当事人自称最近并未与他人结怨,不知被袭原因。对于这类“例牌”的自述,吃瓜群众自然是不满意的,于是各类脑洞大开的揣测及推想版本充斥坊间。不管细节如何,总体可以归结为“赌场恩怨”以及“蚂蚁上市”两大肇因。

据报道,钱峰雷并不是第一次遇袭,早在 2014 年,他就因为一桩赌场纠葛被人持枪胁迫,勒索人民币 6.5 亿元。作案者之一林圣雄是温州知名商人,与钱峰雷一样,曾以乐善好捐而为人所知。林圣雄及其同伙陈金土于 2018 年被杭州中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林圣雄及陈金土不服判决,提出上诉,2019 年上诉被浙江省高院驳回,维持原判。

今年 7 月份,宁波市中院对李永波等人开设赌场罪的一审判决书中提到,被告人李永波自述于 2008 年参与另一被告开设网络“百家乐”赌场,其中有一位“钱峰雷”占股份 40 %,不过判决书并没有详细披露“钱峰雷”的个人资料。参考 2014 年,钱峰雷在林圣雄等人前往新加坡圣淘沙赌场参堵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2008 年参股李永波的网络赌场大概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综合以上所提到的两起案件,再加上钱峰雷早年在澳门赌场的经历,人们把最近这起砍人事件判断为赌场纠纷有其合理之处。不过,除非钱峰雷晋身慈善富商“钱多多”之后仍然参与赌场业务,否则这样的联想大概不容易成立。

至于第二项可能性看来较为切合当前形势。有论者判断,这次的砍人事件可能是一种示警的行动,原因是事件主角钱峰雷的伤势相对轻微,而他的助手反而被伤得很重。假如助手换做保镖,保护雇主与刀手拼搏可以导致这样的结果,否则的话,刀手不可能错把冯京作马凉。毕竟钱峰雷不是街头小混混,要动他的价码不可能太低,刀手不可能分不清主次,何况真要是把主角灭了,那就真的成了死结。

那么,最可能的动机是什么呢?论者认为大概是牵涉到“蚂蚁集团”上市的股份配售甚至预付款。因为就连广大的散户都知道“蚂蚁上市”将会是一个超级大蛋糕,不少“槛内人”、“槛外人”都想啃上一口。也许某人交游广阔,有求必应,却由于事出突然,被朝廷打了个措手不及。“投资人”与“承销人”关于撤资贴现的谈判未能达成一致意见,一方沉不住气,所以引发了血案。然而肇事者为求事件在“可控范围内”,所以并没有下狠手,旨在表示态度而已。

我倾向于第二种推测,毕竟以钱峰雷在港澳赌业圈子里的人脉,即使有纠纷也不难化解,倒是“蚂蚁上市”这事太大,而他并不是决策层,无法准确预知事件的发展趋向。如果事涉误导及误判,一时之间难以处置也是可能的事。而对方鉴于目前的状况,判断“钱多多”一系大势已去,所以不惜翻脸也是可能的。 

俗语说“墙倒众人推”,问题是墙真的已经倒了吗?



浏览(2205) (72) 评论(0)
发表评论
城门失火惊池鱼 2020-11-15 11:27:37

周末饭聚,座中有几位热心侨团事务的朋友,不但熟悉奥克兰侨团历史脉络和人事更易,甚且与境外侨团也多有联系。话题不觉涉及最近澳大利亚一位杨姓侨领被当地法庭指控涉嫌违反"反外国干预法",成为澳洲 2018 年"反外国干预法"立法后第一个被依法起诉的被告。由于还没有进入司法审讯程序,杨怡生目前已经获准保释,法庭也尚未披露拟对杨怡生提控的罪名。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杨姓侨领被起诉大概因为他与中国统战部的密切关系所致。澳大利亚的"反外国干预法"将意图干涉民主进程或向海外政府提供情报的行为定为犯罪行为。如澳大利亚以此罪名起诉杨怡生,必须有确切的证据才能入罪。

杨怡生一案的初审日期为2021年3月11日,没想到澳大利亚法庭投向侨团的一颗石子,竟然在新西兰侨团的小池塘荡起涟漪。同席的一位朋友展示了奥克兰某侨团微信群最近两天的一则讯息,内容大致如下:

各位群友:

奥克兰 XXX 会是一个非牟利、非政治性民间团体。本会成立的目的是让奥克兰 XX 族群在有红白事时能够互相帮助。会章清楚规定本会不涉入任何政治活动。

本会聊天室的设立也是让大家能够知道哪位会员有哪些困难需要帮助和支持。哪位老乡不幸离世,需要慰问等等⋯⋯

鉴于以上原因,本人恳请各位群友不要再转发任何带有政治色彩的帖子。至于新闻帖子,我们大家都有充足的讯息来源,没有必要再转发。留下空间,让我们知道应该知道的乡亲讯息。......

据展示该讯息的朋友介绍,该会的那个微信群一向热衷于转发、评论中国各项伟大功业,积极为中国各项施政措施大声喝彩。忽然间急踩刹车,据说是侨团大佬担心同属“五眼联盟”的新西兰政府步澳大利亚政府后尘,对此地侨团动手,于是早作防范。我对此不以为然,且不说杨怡生一案是否证据确凿,铁板钉钉。即便是审讯结果对杨氏不利,那火也烧不到新西兰来,毕竟新西兰并没有与"反外國干預法"相仿的法律条文,再者,若没有任何涉及“提供情报”的实证,法庭岂能随便入人以罪?因此完全没有必要“对号入座”。有人对我的这番陈词表示认同,也有些更为老成的朋友认为,以后侨团对于政治议题应当尽量避免过分投入。

想不到澳大利亚一场城门小火,竟然将新西兰的“池鱼”吓得半死!



浏览(1409) (2) 评论(1)
发表评论
蚂蚁缘槐,蚍蜉撼树 2020-11-11 12:00:22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这两句词用了两个典故,其中一个是警世寓言,另外一个讲的是文人之间的故事。这两个典故在《满江红 和郭沫若同志》中被用来描绘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动荡的世界局势确实独得其妙。俗语说“太阳底下无新事”,隔了几十年,这两个典故又找到了新的“宿主”- 蚂蚁集团。

最近一段时间,即便是被纷纷扰扰,形同闹剧的美国总统选举抢尽风头,“蚂蚁集团”筹备上市、掌门人被约谈、上市被叫停等一连串事件同样是引人注意的话题。最为撩拨人心的是,“蚂蚁集团”从首次递交上市申请,到成功过会同意发行,走完整个流程只用了不到 30 天!然而从监管部门约谈到做出“暂缓上市”的决定也只隔了一天,算得是一种超级跑车的速度了。

有人形容“蚂蚁集团”是“世纪巨兽”,不仅仅是因为它的 IPO 有望成为超越沙特阿美的规模,还因为它那些显性的及隐形的股东们。先让我们来看看公开材料所披露的一些股东资料吧。“蚂蚁集团”最早期的投资者包括以马云为代表的蚂蚁集团原始股东和管理层,以社保基金、中投公司以及各大保险公司为代表的投资机构,还有马云朋友圈里庞大的江浙沪企业家群体。至于中金系,博裕系,春华系和云锋系这些私募基金管理者,则承担了为幕后投资人搭建投资架构的任务。

还记得那位所谓的“草根金融家”张振新吗?他的“先锋系”爆雷,留下了可能超过 700 亿的债务。根据平台上的线索,部分受害者摸清了自己“被融资”的那部分资金的最终流向 - 河南美景集团及其相关公司,然而美景集团无须为“先锋系”顶雷,依然潇洒地参与风头最劲的投资项目。河南美景集团的老板叫王小兴,是一个在郑州市委大院里长大的女人。她通过旗下两家影子公司,经由中国本土最具背景的投行“中金公司”的私募平台,进入了蚂蚁的股东层。这是“蚂蚁集团”投资者资金来源及投资路径的的其中一个例子,然而并不是唯一的个案。再来看看其他股东:

蚂蚁的第五大股东是黄蓉萍,她是肖风的夫人。在职业生涯的早期,肖风在人民银行深圳分行以及深圳市证券管理办公室都担任过重要角色,他是金融界的资深元老。肖风目前的兴趣在区块链,从公募大佬到币圈教父,完成了华丽的转身;

胡祖六的春华资本,在股权上其实是他的妹妹胡元满所持有。于是胡祖六照样做着蚂蚁集团的“独立董事”,毫无扞格;

魏启颖是赵薇的母亲,她是云锋旗下基金的合伙人,她的丈夫赵家海是芜湖市科委科技开发公司总经理;

刘广霞是朱保国的妻子,朱保国是健康元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育莲是虞锋的母亲,虞锋是云锋基金主席、聚众传媒创始人;

张真是张幼才的女儿,张幼才是鹿鸣谷旅游发展集团董事长、上海佘山国际高尔夫俱乐部董事长;

沈军燕是沈国军的妹妹,沈国军是银泰百貨集团董事长兼总裁;

江伟强是江南春的父亲,江南春是传媒界著名企业家。创立分众传媒,现任董事局主席。

就连“央视”也是“蚂蚁集团”的股东,要打广告都不用外求!

以上仅是公开资料可见的小部分,至于那些国内的财经大佬,以及不宜“实名制”而由代理人披着马甲上阵的人士和境外规模不小的战略股东的名单还很长。

也许这就是“蚂蚁集团”的底气,难怪主事人以“大槐安国”国君或其发言人自居,公然喊出“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这样的口号。为什么要“改变银行”呢?原来他们认为“今天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抵押和担保就是当铺,但它不可能支持未来30年的需求。”在我们这些平凡人看来,如果“互联网金融”就是不讲担保,只提“愿景”,那将来这些“网上富贵”真是免不了雷声隆隆了。

可惜不管“大槐安国”有多大,比起那棵根深叶茂的槐树来,它只不过是一个蚁穴。

对于“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有论者为之庆幸。以为这样一来,可以避免造成新一波“互联网金融受害群体”,使得那些普通投资者不至于像那些小蚂蚁,辛勤劳动一辈子,只因为渴望有较为富足而体面的生活,一头栽进不明所以的“韭菜田”,最终逃不过被收割的命运。

我却没有这样乐观,或者当那些先前的“缺席者”在这个“大槐安国”内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它又会“满血复活”,闪亮回归。而那些善忘的小蚂蚁被“中央电视台”的品牌推广活动激起发达梦,沿着“北京中邮基金”铺设的金光大道共赴“大槐安国”的盛宴!



浏览(1124) (4) 评论(0)
发表评论
“说话听声,锣鼓听音” 2020-10-31 16:55:10

俗语有谓“说话听声,锣鼓听音”,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上月 29 日圆满结束,随后发表了公报。正如公报里头提到,“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国际间对这份公报给予了充分的关注。

各国的公文格式用语都有一定之规,红朝也不例外,所不同者是往往从开篇就能体现出当时的行文风气以及此时念的是哪一部经。最近这份公报的经文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公报里到处充斥着套话、空话,互相矛盾的话。譬如说“粮食年产量连续五年稳定在一万三千亿斤以上”。我翻查过去五年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粮食总产量,只有18、19两年分别为 13158 亿斤及 13277 亿斤,其余三年都不到 12500 亿斤。根据国家统计局信息公布的惯例,每年的十二月上旬或中旬才有统计数字,所以今年的数字应该还没有。这些有据可查的数据都要作假,遑论其他!国家统计局七月份发布今年夏粮丰收的数据,据说得益于单位面积产量有所提高。但是,“应急管理部发布2020年8月全国自然灾害情况的公告”提到今年遭受自然灾害影响的“农作物受灾面积 3055.8 千公顷,其中绝收 498.1 千公顷”。对比“国家统计局关于2020年夏粮产量数据的公告”里头提到的“全国夏粮播种面积 26172 千公顷”,受灾面积占夏粮播种面积超过百分之十一,如此说来,今年的夏粮丰收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但是可信吗?

至于自相矛盾的话就在污染防治方面。公报里提到“十三五时期”的成就包括“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持续减少,生态环境持续改善”,然而“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远景目标”竟然是“碳排放达峰后稳中有降”。对此我的理解是,目前碳排放还没达峰,且待其达峰后再稳定下来并使其下降,至于到时会不会又换一套说辞那就在未知之数了。

这类假、大、空的行文方式,早已形成套路,对此稍有涉猎的人大体都会自动过滤其中水分。对于这份公报,我最感兴趣的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内循环”,一个是台海问题。公报说“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种提法重心何在大家都明白。由于国际环境的不友善以及政府对外汇的进一步管控,接下来的几年,曾经扬威异国的中国豪客大概率要偃旗息鼓了。大家都不再乱往国外跑,自然会在扩大内需中发挥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下,消费将会扮演重要的角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表示“内需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投资需求、另外一个就是消费需求。其中消费始终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占据非常大的比重。消费不仅是经济增长的贡献点,它更是社会再生产的起点,只有需求循环良性可持续,才可以形成健康的内需。”不过“投资有风险”,我在这里郑重提醒那些想要投资增值的朋友们,要小心那些“一本万利”甚至“无本生利”的项目,不要被人当韭菜给割了!

说到台海问题则更为有趣,因为整份公报里涉及台湾的部分只有“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祖國統一”区区十五个字。就是这十五个字却引来不同的解读,甚至产生出大相径庭的预测。有论者认为,基于"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及"推进两岸关係和平发展"的表述,估计中共及总书记习近平在主观上仍不想打仗,因此 5 年内台海不会有战争。但是,香港“中评社”关于那十五个字的解读却是“字越少,事越大”。该社这种说法并没有多少实锤的论断,只不过借用了外交部 2019 年所开设的微博账号用语,颇有博眼球的意味。至于中国政治学者,上海政法学院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陈道银的看法是,那十五个字是公报的最大亮点,说这是中共首次在党的政治公报中为强军目标定下时间表,不排除2027年也是习近平为武统台湾定出的时间表。他表示若解放军届时提升至世界一流水平,在武统台湾一事上便可以不在乎美国因素。

参看公报内关于“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实现富国和强军相统一”的构想,更为具体的表述是“加快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战略能力,确保二〇二七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因此陈教授的设想是,若解放军的战力在 2027 年能够提升至世界一流水平,那时美帝国主义这只纸老虎哪怕想要干预台海战事也会是有心无力,武统台湾不过是一蹴而就的事。如果中央真是这样想,这样做的话,接下来的七年就要在军队建设上投放大量资源。这样一来,不管川普这次是否当选连任,将来也很可能像美国第 40 届总统列根一样青史留名。



浏览(1638) (3) 评论(0)
发表评论
总共有658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3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