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s://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雾里看花谈“间谍” 2020-08-08 15:25:04

新西兰疫情稍缓,国内航班逐渐恢复中。小女上周末飞回来奥克兰住一周,每天居家办公。小女大学毕业就当了公务员,一直在惠灵顿工作,有时因为工作需要也会到奥克兰来。其中有两次为时超过一个月,部里就为她在市中心租了套房。有几次时间较短,大约只呆一周左右,她就回家住。我家娘子曾经开玩笑地问她,住在家里,政府是不是应当给我们家发补贴?女儿说这点小钱怎么好意思计较,一句话就堵回去了。这次回来不用到办公室去坐班,在家待的时间显得更多。空暇时女儿跟妈妈学做粤式萝卜糕,反过来教妈妈烘焙西式糕点,我在一旁打下手,兼任美食评判。

有一次聊天,谈到今年“国家党”出了不少状况,恐怕对即将到来的大选会有影响。说起“国家党”免不了提起国家党华人议员杨健 7 月 10 日宣布将在大选后退出政坛的事。女儿忽然说到,十几年前,审核她所写的硕士论文的有三位学者,当时还没从政的杨健,是其中之一。她还记得杨健博士所给的分数远低于其他两位洋人教授。我知道女儿当年所写的硕士论文主要论述“华侨、华人对于居住国政府对华政策的影响”,女儿当年曾经就这个论题问过我的看法。我对她说,各国政府的对外政策原则上是为本国谋取最大利益,侨民的影响力与他们参政的程度成正比。不过,即使某个族群的参政意愿很强,也有相当高的影响力,倘若他们的意见与国家利益相左,终归不会被采纳。女儿的论文最后写成怎样我不得而知,不过根据她后来在政府部门的发展态势以及受重视程度,而且得偿夙愿当了外交官,估计她的价值观应该比较吻合新西兰国情。

我们刚到新西兰的时候,风头最劲的华人政治人物是黄徐毓方女士,她是新西兰首位华人内阁部长。2008 年的时候她与丈夫在海外旅游期间,她的丈夫从事了经营活动并签下一笔订单,黄徐毓芳出席了相关签字仪式,此举违反了政府的规定。事件被披露之后,黄徐毓芳女士于 2010 年 11 月主动辞职。过去十年,活跃在新西兰政坛的两位华裔国会议员是霍建强和杨健。两人分属不同政党,霍建强是工党的国会议员,杨健则属于国家党。

杨健是继黄徐毓芳女士之后,国家党第二位主动退出政坛的华裔国会议员。杨健今年才 57 岁,既有丰富的专业知识,也有近十年的政坛历练,忽然引退自有其不得不退的原因。杨健先生在声明中这样说道:“经过认真考虑,并与我的妻子和孩子们交谈后,我已经决定,在国家党党团中度过三个最有意义的任期之后,我将不会参加2020年大选。”

前不久在一次饭局中听一位侨团大老说起,奥克兰某华裔富商正在筹组华人政党。我想当然地把杨健退出大选与华裔富豪组党的事联想在一起,以为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依循这个思路,我把杨健近十年从政过程中与他有关连的一些事件梳理了一遍,结果发现我可能错了。毕竟那些事件并非空穴来风而且从来没有被澄清。这样看来,筹组中的华人政党恐怕不会有他的身影。

首先是他的学历被质疑。杨健议员在申请移民新西兰时,声称自己就读的是洛阳大学,而后来被披露实际上是就读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工程学院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由于空军工程学院是一所军事院校,而洛阳外国语大学也被认为是军事院校,用于培训语言学家破译国外军情,因此引来“中国间谍”的嫌疑。

对于这起瞒报事件,杨健的解释这是中国国情。但是媒体进一步发图指证,杨健议员提供的洛阳大学证明,指杨健在1982年至1993年在洛阳大学任助教和讲师,而洛阳公证处公证件指杨健在1978年至1982年在洛阳大学学习。以上资讯与杨健亲手填写的履历表相符。媒体质疑的是,洛阳大学成立于1980年,杨健是如何在1978年就进入这所学校就读的呢?而且到底是谁让他模糊处理自己的工作和学习经历,为什么会有官方文件支持他的不实声明,这些问题都没有得到解答。

2017 年 12 月 22 日,新西兰网络平台《后花园》的记者 Gloria 发文称“华人议员杨健被爆试图游说部长们推翻新西兰安全情报局(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简称SIS)对一位中国出生的求职者在国防力量中担任敏感职位的阻碍”。据说事件发生于 2012 年,某位在中国出生的求职者申请新西兰国防军的一个职位,由于未能通过安全情报局的背景调查而落选。这位落选者找到杨健议员,杨健就给国防部长写了一封信代为陈情而遭到国防部长礼貌的否决。个别媒体把这件事渲染成“游说部长们”,然而根据杨健本人杨健在一封邮件中表示,他在本次事件中的参与仅限于接触部长,并在收到 Coleman(当时的国防部长)的信后就停止了进一步的行动。他还说“直到 2012 年 2 月我才认识这个家庭,并且仅在一次活动中与他们交谈过一次,他们感谢我的帮助并告诉我他们已经离开了。”

我觉得这件事发生在他获得议席之后的几个月,也许正如他自己告诉《先驱报》的理由一样,纯粹是代表选民表达意见。然而没有对该位落选者所申请的职位性质作深入的了解,贸贸然就给国防部长发信,最起码也是一种疏忽。有记者引述情报服务部长Andrew Little 的话,说安全审查是“保护新西兰政府最敏感信息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位部长还说:“我不能讨论个别案件,但一般来说,如果一位议员与一位部长讨论SIS许可的问题,我会感到不舒服。”

如果说前面所提到的事件可能存在政治不成熟的成分,发生在去年的事就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2019 年 9 月,当时的国家党主席 Simon Bridges 率领国家党代表团访问中国。据媒体报道,那次中国之行由杨健议员组织,但没有按常规交由新西兰外交和贸易部(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MFAT)安排。只是在启程之后,外交和贸易部才介入,但对于这个访问团的行程没有主导权。这件事也在新西兰政坛引起广泛讨论。

新西兰前总理 Helen Clark称这一安排不同寻常。她说:“我担任新西兰反对党领袖的时候,每年都会安排一次海外出访,通常是外交部组织的,因为这可能会对新西兰的外交关系造成影响。”

坎特伯雷大学中国问题专家 Anne-Marie Brady 对 New Zealand Media and Entertainment 表示,新西兰外交和贸易部被排除在国家党该次访华计划之外,“这很能说明问题”。但国家党表示,这次行程不涉及到政党活动。

不过,根据源于“杨健议员办公室”的资料,新西兰“天维网”报道了 Simon Bridges 等人的那次行程。国家党这个代表团在中国与中联部部长宋涛进行了会谈,会谈结束后,中联部副部长郭业洲设宴欢迎代表团。9 月 6 日, 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郭声琨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这个国家党代表团。这样规格的接待,如果说是闲话家常,恐怕难以取信于民。

2020 年 5 月,由于国家党党主席 Simon Bridges 的民望低迷,国家党于 5 月 22 日召开了核心小组会议,Simon Bridges 被选下台。因此他去年的中国之行是否涉及政党活动也就在没人追根究底了。

关于杨健议员的价值取向,新西兰网络平台《后花园》的记者 Gloria 在他 2017 年 12 月 22 日的文章中引述了媒体人陈维健的描述,他说杨健议员在华人社区活动中说:“作为中国移民,我们应该时刻铭记自己的血脉,不要一味遵从新西兰的价值观,而是要遵从我们国家固有的价值观。”

一些社区成员觉得,他不像是在代表国家党,倒是像在代表中国大使馆。

对于上述报道,杨健议员似乎没有严正反驳,由此也使得各种不利于杨健议员的传闻在社会上流传不断。民众雾里看花,难得真切,对于“间谍”的嫌疑便难以洗脱,对国家党和杨健议员都是一种负担,或许这就是杨健议员选择退出政坛的原因之一吧。   



浏览(482) (5) 评论(0)
发表评论
痴言谵语的背后 2020-08-05 16:00:58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 7 月 30 日去世,引来国际间不小的关注。各界对于李登辉的评价大相径庭,称誉其为“台湾民主先生”者有之,谴责他是“民族罪人”的也有。政治人物或者公众人物之言行从来都是要经受公众的检视,各人立场不同,对世情的理解各异,对人对事的解读自然不会完全一致。不过台湾新党名誉主席郁慕明谈到李登辉的一番话,使我终于理解为什么 2020 年台湾立法委員选举,新党得票率僅為1.04%,創下了历屆得票率最低的新纪录。

郁慕明说“在李登辉主政初期,大陆并无併吞台湾之意,只求共同缔造统一中国,台湾甚至有机会主导和平统一。”

作为新党的发起人之一,而且连续担任了九届党主席的人,好歹也算是一个政治人物,对于政治的理解竟然如此肤浅,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如果不是装傻,或者是脑子烧坏了,决计说不出什么“共同缔造”,什么“台湾甚至有机会主导”这些话来。知道人家的口号是什么吗?“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共同缔造”么?你手上有什么牌,不就是一个行省,两千多万人口吗?“和平统一”还要你一个穷途没落的国民党来主导?做梦吧你!

郁慕明出身于上海藥商世家,早年加入中国国民党,直至 1993 年脱离国民党,参与创立新党。他的表姐夫是曾经显赫一时的已故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黄菊。郁慕明的"國際脈絡股份有限公司"在 2006 年取得中國官方菸品配額銷售許可,据台湾媒体报道,從 2006 年到 2012 年為止,扣除賄賂等灰色成本,獲利約达新台币15億元左右。至于 2016 年马英九政府执政末期,经济部投审会核准同意,台湾菸酒公司授权“国际脉络”和中国菸草公司合作,"在中国生産长寿菸中国市场品牌"的案子,该授权案长达10年之久,“国际脉络”每年所得约为新台币一亿三千万,而台湾菸酒公司每年仅收取 135 万新台币的权利费。

郁慕明在他的脸书上这样论断李登辉:将来历史盖棺论定,大概也躲不过这四字评价:民族罪人。

开口“统一”,闭口“民族”,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然而魔鬼藏在细节之中,有些人不管手上挥舞着什么样的旗子,嘴巴里呼喊着什么样的口号,都不过是为了把发财梦做的更长一些。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浏览(689) (11) 评论(1)
发表评论
“在企业家座谈会上的讲话”讨论会的续篇 2020-07-31 14:56:56

某地“工商联”举办活动,就习近平主席“在企业家座谈会上的讲话”进行学习和讨论。会上工商联的领导轮番发言,企业家代表也大谈学习心得。电视台现场录影,镜头所到之处一片欢欣鼓舞景象,学习讨论会在热烈的掌声中完满结束。 

有几位民营企业家会前就约好共进晚餐,选的是当地一家性价比极高的海鲜饭店,要了一个包间。菜式并不奢华,用料及烹调却都是上乘。酒过数巡,话题不知不觉转移到先前的学习讨论会上。经营家用小电器的刘老板酒量最浅,晃动着酒杯说:“这次受疫情影响,不少企业的现金流都出现或大或小的危机,真要能切实执行习主席所说的,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好了。”

做模具的邵老板笑着搭话说:“刘老板真是醉了!纾困解忧的资金从来都是向亲儿子国企倾斜的,我们这些私生子运气好的话,也许能从他们的手缝里捡得几个钢蹦,摊不上才是常态。”座上各位老板无不颔首认同。

年纪最大的常老板看气氛不对,赶忙举起手中的酒杯说:“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还是喝酒吧!”

大家碰了一下,各自喝了一口。从国外学成回归的佐治,接手了老父经营多年的儿童服装厂,他的父亲与常老板有多年的交情,他问道:“常伯伯,我对主席的一句话不太明白,您能够给我解释一下吗?”

常老板说:“哪一句?”

佐治:“主席说要支持适销对路出口商品开拓国内市场。既然说是出口商品,怎么又说开拓国内市场呢?”

常老板微微一笑说道:“这个问题要请我们这里理论水平最高的曹博士为你解答。”

曹博士是常老板的法律顾问,听得常老板那样说,略为沉吟了一下再开口:“根据我的理解,习主席的意思是要为国内的生产商寻找适销对路的出口商品,并对这些厂商予以支持。这个句子的结构比较复杂。也不知道理解得对不对。请勿外传,以免招来妄议之罪。”说完了还拱手作揖,众人会心一笑,低头吃菜。

这时一个大嗓门响起:“对与不对,自有掌握政策的官员施行,轮不着我们小民百姓操心,我感兴趣的是习主席要求我们主动为国担当,为国分忧。像我这等小虾米还等着国家救济,不拖国家后腿就不错了,习主席那番话怕是对常老板你们这些大老板说的吧。”

这是拥有几家石材厂的孙老板,外号“孙大炮”,家资不菲却时常装穷。常老板知道他的个性,还是微微一笑,没打算接他的话头。没想到那孙大炮跟着又说:“不过那什么清末民初的张謇,抗战时期的卢作孚、陈嘉庚都是些什么人哪?”

众人闻言大笑,常老板对那位有点书卷气的何老板说:“老何!你通晓历史,你来说说好吗?”

坐在孙老板正对面的的何老板说:“据我所知,那三位都是大企业家,大有钱人,都曾经为国家、民族出过力,可惜结局都不怎么样。”

孙老板听了大感兴趣,连问怎么啦?何老板抿了一口酒,悠悠然地说:“清末民初的张謇有状元企业家的美誉,但是 1922 年破了产,四年后悄然病逝。陳嘉庚是马来西亚华侨,既是企业家,也是教育家,还曾投身政治,可惜 1929 年的时候,世界经济大萧条,他的商业王国也大受影响,出现资不抵债的状况,苦撑到 1934 年,整个商业王国全面收盘。所幸 1950 年后回中国定居,得了不少政治头衔,得享善终。最惨的是卢作孚,毕生致力于实业和教育,由于他创办及拥有的“民生轮船公司”而在 1949 年被称为“中国船王”。1950 年他带着自己的船队从香港返回中国大陆,与政府签订了公私合营协议。三反、五反运动期间,民生公司由于经营状况不佳,逐渐陷入财务困境。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1952 年 2 月 5 日公司所属的川江主力船“民铎”号在丰都触礁沉没。三天后,卢作孚在重庆民国路 20 号家中吞服安眠药自杀身亡。他在一张草纸上留下遗嘱:

妻子蒙淑仪生活依靠诸儿女;民生公司股票退还;西南军政委员会证章送还;借公司的家具归还。”

何老板的声音低沉缓慢,越说到后来声音越小。后来,包间里只剩下几缕或轻或重的呼吸声。



浏览(376) (4) 评论(0)
发表评论
大国情怀 Q & A 2020-07-26 17:09:05

6 月 6 日之前,台湾媒体很大一部分的新闻焦点集中在“罢免韩国瑜”这个话题上。踏入六月下旬,他们又聚焦到了中国南方的洪涝和南海军情。报刊杂志、电台电视,每天就这些话题唠唠叨叨,呱噪不已。他们还带上有色眼镜对中国大陆的时政说三道四,好不烦人。由于台湾媒体格局太小,无法理解我大中华国民的大国情怀,特此代拟“大国情怀 Q & A ”,帮助他们改正错误,回到正确的航道。

Q:哎呀呀!三峡水库的储水量超过警戒线了,三峡大坝会不会溃坝呀?

A:你们说的都是外行话。三峡大坝坝体不存在任何问题,会在100年内越泡水越结

   实,你们放一百个心吧。

Q:你们在王家坝泄洪,淹没良田房舍,老百姓情何以堪。

A:那不叫泄洪,那是蓄洪。王家坝居民“舍小家,为大家”,这就是“王家坝精

   神”!

Q:南方洪水到目前为止造成 27 省(区、市)4 千多万人次受灾,经济损失超千亿

   呢! 

A:成绩还是主要的,十四亿人民绝大部分都在享受改革开放的丰硕成果。

Q:南方洪水泛滥成这样,怎么没看见国家领导人出现在抗洪现场呢?

A:知道什么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吗”?

Q:灾情如此严重,新华社用“卖萌”的方式来报道汛情,你们还有没有同理心?

A:这是“革命浪漫主义”,是广大人民喜闻乐见的表达方式。我们的人民没有那么脆

   弱。洪水来了,我们会去捞鱼;水位超过警戒线,武汉市民爬围板看洪水,这就是

   我们的底气!

Q:由于附近大坝决堤,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达4403平方公里,为十年以来最

   大,较历史同期平均值偏大25%。

A:你们过去不是老抱怨洞庭湖、鄱阳湖水域面积逐年缩小吗,

   现在一次性涨回来了你们又不高兴。

Q:六、七月份正是“夏收夏种”的时节,这次洪灾会不会引起粮食短缺?如何应对?

A:中国水稻、小麦等主粮数量充足。粮食多年丰收,库存较为充裕;夏粮丰收有望,

   春播进展顺利;口粮完全自给,国际影响有限;米面随买随有,不必囤积抢购。

Q:地摊经济怎么改小店经济了?

A:店比摊大,这都不明白吗?真是 too simple ,some time too naive!

Q: 休士顿总领馆不是说肝脑涂地也不关吗?怎么下午四点就全走了呢?

A:这就充分体现出主动权在我们手上,说不关就不关,想要关我就关。

Q:北京有“西钓鱼台医院”吗?

A:可以负责任地说:北京有“钓鱼台医院”,也有西钓鱼台。

Q:飞机绕台会是“新常态”吗?

A:台湾问题一定要解决!

Q:美国两个航母战斗群要在南海周边军演,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吗?

A:不要说两艘航母,来十艘也没有用!中国人不是吓大的。

Q:可是还有印度、澳洲、菲律宾、越南等等国家要形成一个包围圈了呀!

A:一帮乌合之众!我大中华解放军可不是吃素的,他们敢妄动,就让他们回不了家!

Q:那是不是会发展成热战呢?

A:我们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但是也绝对不怕战争。我们有决心,也有信心:小打小

   赢,大打大赢。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浏览(704) (21) 评论(0)
发表评论
“明天集团”还有没有明天 2020-07-24 17:08:30

上周五 (7月17日),中国银保监会宣布对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易安财险、新时代信托及新华信托等六家机构实施接管,接管期限为一年。如接管工作未达到预期效果,接管期限依法延长。中国证监会同日表示,已经委托四家机构托管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国盛期货,证监会指控这些公司隐瞒实际控制人或持股比例。以上九家公司都是“明天集团”旗下公司,被称之为“明天系”。

第二天 (7月18日),“明天集团”通过微信发表声明:

昨日(17/7),银保监会、证监会同时公布了对明天集团旗下 9 家金融机构进行接管的決定。针对各种恶意诋毁,明天集团声明如下:

1. 自 2017 年初肖建华被返回大陆后,明天集团始终全力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坚決执行相关部门和监管部门的指示,积极处置各类机构和资产,全力保持各机构经营稳定。在三年半的时间里,明天集团处置资产和海外回款高达数干亿元,自筹资金近 3000 亿元足额兑付了天安财险的理财险本息。截至目前,在没有动用国家一分钱的情况下,没有发生一起涉及老百姓的违约事件,没有任何机构出现流动性风险,无群体事件。

2. 对于监管部门做出的接管决定,明天集团会按要求配合执行,但有几个疑问实在难以理解。

其一,接管公告称相关金融机构“触发了接管条件”,那么 2017 年初被调查时相关金融机构是否触发了接管条件?近年来监管部门派驻“调研组”进驻各机构进行“贴身监管”,早已剥夺了机构的经营自主权,不允许正常开展业务,不允许扩大经营规模,不允许员工正常进出,试图强行逼迫机构“触发接管条件”。在“贴身监管”勒脖子的情况下,各机构实际上依然正常发展,却被悍然宣布全面接管,用意何在?

其二,接管公告称“努力推动被接管机构市场化重组”,可为什么在相关部门主持下已经签署收购协议并支付了首付款的华夏人寿重组方案于 2019 年 10 月上报银保监会后却一直杳无音讯?为什么上周刚同意天安人寿的重组方开展尽调,几天之后便宣布接管?为什么新华信托已经详细尽调并完成了转让的所有程序,却被喊停?为什么新时代信托无一分钱爆雷并已完成尽调并签署转让协议、上报了股东资格审查材料的情况下还被接管?

其三,在明天集团的帐户上有近 20 亿的资金,我们多次申请用于兑付购买新时代信托理财产品的公众投资人,为什么屡次申请屡次被拒?如此情况下,明天集团仍靠自身努力保证了新时代信托老百姓的全额本息的按时兑付。

3.在多家机构的“贴身监管”和重组过程中监管部门设置障碍、夸大风险,不遗余力地推动接管,以达到从“监管”到“高管”或者延迟退休的目的,在这背后存在着哪些权钱交易?将来的重组又是如何“市场化”?领导人亲批的“自救重组”政策何在?我们将行使正当的权利,连同我们掌握的其他情况向有关部门进行实名举报

上述声明很快就被屏蔽,然而毕竟雁过留痕,截图保存的功能使人们通过剪存的内容可以领会不少言外之意,而且理解这份“声明”为什么会遭到屏蔽。

熟悉中国国情的人对于“明天集团”的崛起和目前被“拆骨剥皮取肉”的处境一点不会感到意外。过去四十年,同类型的戏码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回。只不过这次所涉金额巨大,牵扯的范围广泛而且层级极高罢了。只有某些洋记者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装傻,竟然称肖建华是“一个对中国统治精英来说被信任的金融家,代表着自由的资本主义时代。”(语见于“肖建华金融帝国陨落:监管机构接管“明天系”公司”- 纽约时报 艾莎 20/07/2020 )

虽然说在一种缺乏透明度的氛围中观察事物有时会生出“像雨像雾又像花”的感觉。然而正如粤谚所云“鸡春咁密都菢出仔”,经过有心人细心地抽丝拨茧,还是能梳理出一些门道来。肖建华 21 岁的时候就创办了他的第一家公司“北大明天资源科技有限公司”,他的母校北京大学的校办企业“北大资源集团”占股 20% 。20 多年间,通过网状股权结构、股份代持、严格的保密机制,以及强大的公关能力,滚雪球似地打造出了一个庞大的商业王国“明天集团”。这个集团直接控股几家公司,一度控股、参股6家上市公司、6家商业银行、6家证券公司以及浙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等多家公司,旗下关联公司有数十家之多。

所谓“网状股权结构、股份代持”之类都是技术层面的东西,成功的关键在于其“强大的公关能力”和“严格的保密机制”。这是紧紧地维系住肖建华与其幕后金主共同命运的两项要素。而根据财经记者调查显示,肖建华的幕后金主绝对不是一般人,这也是“明天集团”敢于在银保监会和证监会采取行动之后发言相怼的原因。

其实声明中的什么“在“贴身监管”勒脖子的情况下,各机构实际上依然正常发展,却被悍然宣布全面接管,用意何在?”之类的质疑实属明知故问。在老百姓看来,不就是韦小宝式的“抄家”行动吗。今上的奴才对决过气皇亲贵胄的奴才,优势在哪一边是毋庸置疑的事。试问在“鲁能集团私有化”和“太平洋证券上市”等事件中,明天集团不也是面对为数不少的“为什么”吗?

最有趣的一点是声明中所提及的“自 2017 年初肖建华被返回大陆后”这一句。这句话背后所蕴含的信息量奇大无比。首先,香港媒体报导,2017年1月27日(农历腊月三十,除夕夜),肖建华被不明人士从其所在的香港四季酒店带走,并被押解回内地,关押在北京配合调查。1月30日晚上,苹果日报记者查询肖建华最近的出境纪录,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发言人回应曰:香港警方于1月28日接获一宗有关在港内地人士的“求警协助”个案,案件交由港岛总区重案组跟进调查。警方其后接获肖的家人的通知,指事主已致电报平安,家人并于1月29日要求警方销案。警方经初步调查,证实事主于1月27日经由香港其中一个出入境管制口岸返回内地。警方口中的“在港内地人士”就是肖建华。

对于这一事件,香港市民戏称肖建华是“被回家过年”。然而吊诡的是,1月31日,明天控股有限公司微信公众号以肖建华的名义发布声明,说自己“正在国外治疗;认为中国政府是文明法治的政府;不存在被绑架回内地的情况。”又说自己“从未参与任何有损国家利益和政府形象的事情,更未支持任何反对势力和组织。”更声称自己是加拿大公民,也是香港永久居民。受加拿大领事保护,也受香港法律保护。还持有外交护照享有外交保护权”等等。香港市民又笑了,看来肖先生“病”得不轻,想到外国治病,竟然要绕那么一个大圈子,莫非去的地方没有直航么?不过,很快地,相关网页全部被删除,又再留下一大堆疑问。

根据“明天集团”犟脖子发声明的反应看来,他们对于翻盘还存在一定程度的幻想。但是我的看法他们是一点机会也不会有。譬如肖建华自以为是加拿大公民,受加拿大领事保护云云,事实证明只不过是一厢情愿。至于他那所谓“安提瓜与巴布达巡回大使”的身份,“有关部门”根本不当一回事,根本就不认账。如此一来,他所期盼的什么“外交保护权”也就泡汤了。

“明天集团”是不是还有明天?老百姓其实并不太关心。毕竟这种庞然大物的殊死搏斗,与我等升斗小民并无半毛钱关系。左不过是那些既得利益从一个集团转到到另一个集团的结果。



浏览(295) (3) 评论(1)
发表评论
总共有630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6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