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福禄博客  
轻举远游,经营四荒,周流六漠。漫识其小无内,闲看其大无垠。  
        https://blog.creaders.net/u/210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卡车司机北斗掉线之死(三)精英知识分子的堕落 2021-04-11 07:39:00

题记。内地青年孙志刚18年前在深圳因三无恶法被害死去,精英知识分子尚能发生而导致红朝取消了一部恶法,几年前体制内的雷刚被警察“打飞机”死,人大精英校友发声,也算引起了一些涟漪,而今天卡车司机金德强看来要死的轻如鸿毛了。精英知识分子无一人发声。故录下此片,因为红朝墙内已经在锁喉了。


孙志刚从孙志刚到金德强,看精英知识分子的堕落

敏敏郡主 正大光明殿 Today


2021年4月5日,大货车司机金德强在超限检查站服毒自尽。生前留下遗书,为了替广大卡车司机说句话,以死引起领导的重视。这一事件很快在自媒体刷屏,唏嘘之余,有人想起了18年前的孙志刚案。


2003年3月17日晚上,时年27岁的湖北青年孙志刚,在前往网吧的路上,因为没有暂住证,被带到黄村街派出所,后被送到“三无”人员(即无身份证、无暂住证、无用工证明的外来人员)收容遣送中转站。次日(3月18日),被送到广州市收容人员救治站。

3月20日,孙志刚死在救治站内.救治站的护理记录上简单写着死因:“脑血管意外、心脏病突发”。这一结论让孙志刚的亲人无法接受。这个年轻人,大年初六才刚离开家,还踌躇满志的说,要好好回报父母,回报为供他念书而很早辍学的弟弟。

4月的一天,南方都市报的记者陈峰,收到一则短信,是网上认识的一个大学生发给他的。她说,一个朋友的朋友在收容站莫名死亡。她并不知道太多细节,只知道死者刚从大学毕业,名叫孙志刚。陈峰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新闻线索。在请示报社领导后,陈峰和同事王雷开始了对这一事件的采访调查。

采访调查的过程,百折千回,无需赘言。而随着调查的深入,层层包裹的真相渐渐解开,令王雷和陈锋“一股寒意从后背升起”。王雷和陈锋用最快的速度,把稿子赶出来了:《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

Image


稿子见报以后,一个公民的非正常死亡随即成为舆论的焦点。北京以及全国的大量媒体详细跟踪报道孙志刚事件,并且曝光了发生在全国各地的同一性质的案件,一时在社会上掀起了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大讨论。有多位法学学者上书全国人大,请求就孙志刚案及收容遣送制度实施状况启动特别调查程序,一批专家教授、知名学者还就“孙志刚案”进行了专题研讨。


在这起事件中,我们看到了媒体的勇气,也看到了精英知识分子的担当。


广东省、广州市迅速成立联合调查组,全面开展调查工作。致孙志刚死亡的有关人员均受到惩处,一人死刑,一人死缓,一人无期,另有9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刑。广州公安、民政、卫生均有人因孙志刚案受处分。孙志刚去世后3个月,2003年6月22日,经国务院第12次常务会议通过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正式公布,施行了20多年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从收容到救助,一词之差,彰显了政府为民负责的态度。从此,再也没有发生过因为没有携带证件而被收容遣送的事情,也没有再发生过孙志刚类似的悲剧。



这几天,尽管金德强自杀事件在中文社交平台上热度不减,但很遗憾的是,我没有看到有主流媒体的深度报道,也没有学界大咖的法理分析.为金德强发声的,基本都是一些人微言轻的自媒体,那些真正有份量的媒体和学界精英,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要么含糊其辞,要么沉默不语。

今天(4月10日),河北唐山市发布了金德强自杀案调查结果:(详细调查结果见本人前一博文,带证的土匪。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NDAxOTQ1



“依法将车辆引导至治超院内暂停”,“尚未实施处罚行为,双方无过激言行,也没有发生言语和肢体冲突。”“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其从裤子口袋内掏出事先购买的农药快速喝下。”“在场人员立即将其送往医院……”按这个通报结果,给人的感觉是,金德强的死与治超站没有关系,治超站的工作人员没有过错。


这样一份通报,显然很难让人信服。在微博上就出现了大量质疑的声音:“骗傻子呢”,“罚款还没实施,这锅甩得可以”。但是,仍然很遗憾的是,主流媒体仅仅是转发这则通报,学界精英则继续保持沉默。


金德强车上的北斗行车记录仪为什么会掉线?金德强是否改装了北斗行车记录仪?这个记录仪是哪个公司开发的?是不是强制指定的品牌?该品牌产品合格率多少?全国一千多万辆货车,这背后的“产品利益链”是怎样的?公路“三乱”,治理了几十年,有没有治理好?

……


没有媒体追问,也没有学界精英发声。



◆◇◆

“知识分子从未像现在这样堕落”,对比2003年,今天的大多数精英知识分子已经缺少社会责任和担当情怀,一个一个成为明哲保身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很久没有在公共事件上表达自己的意见了。只要事情损害不到自己,就都是岁月静好!

去年年初,网上曾流传一首名为《奇观》的诗:


在一个将近100人的
高校校长微信群中
从冠状病毒爆发
一直到今天

既没有一个人退出群
也没有任何人
发过任何一条信息
连一个字也没有
我好像进入
一块墓地里


虽然无法从这首诗中得知,这是怎样一个群,群里都有哪些大学的校长,但可以印证的是,直到今天,我们也很难在传统媒体上看到哪位大学校长的反思评论,社交媒体上也没漏出哪位校长关于疫情的只言片语。

“责任是知识分子之本……沉默不语将是一种罪责。”但我们看到的是,这些年来,大量的公共事件面前,法学专家、媒体精英、大学校长、作家……集体缺席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声音都没有,更别提质疑和批判了。这是中国精英知识分子的集体失职。

法学专家、媒体精英、大学校长、作家,这些社会精英,高级知识分子,应该是一个时代的良心和担当,但很遗憾,我没看到良心,也没看到担当,只看到集体缺席。
今天的很多精英知识分子,越来越像一个精明的商人,他们熟谙各种规避风险的技巧。他们只会在安全的地方出现,收获掌声和喝彩,然后顺便将他人的苦难变现。

金德强的“死谏”,这些过着养尊处优生活的精英知识分子是视而不见的。这个群体已经彻底堕落,他们习惯了沉默,甚至连一句假装的悲悯都懒得说出口。

04/11/2021



浏览(1299) (49) 评论(1)
发表评论
卡车司机北斗掉线之死(二)带证的土匪 2021-04-10 06:50:11

带证的土匪:山寨只是按规矩开价,肉票自己选择死

 

卡车司机因为被强制按装的北斗掉线被官家路卡发现要被罚款2000,想到自己常年辛辛苦苦跑货车为养活妻儿老母,而其全部存款只有6000,被截去1/3怎么活,悲苦心中来,于是喝下农药自杀。详见博客文https://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NDAxNjk4

 

看到了你们山寨开出的调查报告,

带证的土匪2.jpg


 

已在极乐世界的我认了:你们带着证,是合法地要,不是抢劫,是我无路可走了,是我贫弱想不开。别了,你们接着过你们的盛世小康幸福生活吧。

只是有几个问题我不明白呀:北斗是导航设备,是为了人指路,本是利民的,应该是个福利,怎么变成了山寨土匪拦截过路人的官引了呢?

1.       我就是愿意自己凭经验走路,不需要现代导航技术不成吗?

2.       我需要导航设备,但我更喜欢南斗而不是比较差的北斗,不成吗?

3.       就算你是官家,要强制装北斗,因为知道你的目的不是为了指引我的路,而是为了控制监视我到了哪里,可是它掉线了,我怎么知道?机器是你造的, 安装也是你山寨的人,你们花了国人千万的银子搞出这么个水货,让我高价出钱买(那个更好更精确的南斗可是一分钱不收的),每年还收高价使用费,可是你装的设备不灵了还找我罚款?

带证的土匪3.jpg


 


带证的土匪1.jpg



啥也别说了,看着这个解释,金德强司机自杀,与当地执法无关,与罚款无关,目前金德强已下葬,家属也无异议,唐山相关部门还协助家属及时处理了善后。看来,我也只有建议一下,干脆交通部门相关的单位附近禁止卖农药。

  其他什么都不想说了,看看网友评论吧!

  汪凝爱运动嘛:有一种说法叫带证的土匪 ,对了,大家有没有听说过

  季小白丶:没有任何人负责???

  2021年一往无前:官官相护何时了

  可惜迣鎅不及你好:听听这话,我们还没开始罚呢

  呼呼的西瓜:人活着就罚了,死了当然罚不到了

  风吹不尽的年华:人反正死了,开的罚单,当场收回来撕了不就没处罚咯

  最爱成宝拉:意思:被吓死的呗

  可惜迣鎅不及你好:听这意思   司机还要给你交完罚款了再自杀?是不是有病,甩锅第一名,好都让你们占了 还推卸责任

  可惜迣鎅不及你好:本来以为是“逼迫”,查来查去发现原来是“讹人”……牛逼!牛逼!

  羊羊母爱变质中:重点不在于执行人员,而是制度的合理性和整个实行过程的可实施性吧,希望能得到完善。

  閜轚罷舙:全怪司机自己,跟你们没关系

  凯MrsL:两千块钱,要了一个人的命,毁了一个家庭,你们开心了吧

  踏歌行踏歌行踏歌行:在行政行为中,举证责任在官方。既然车已经扣了,说明行政行为已经开始发生,开具具体罚单只是行为实施的一个步骤。在这里官方要免责,需要足够的证据证明其从拦车开始的后续一系列行为的合法性,包括有没有解释明白查扣的依据,是否必然处罚,对方的权利救济渠道等等。

  酷酷机:对对对,司机无缘无故喝农药死的

  心寄青云:漏写了家属情绪很稳定,喝农药有没有人制止?喝农药后多长时间后报的警?希望确切一点,定位系统未在线是不是司机导致的?为什么需要司机承担责任?关键问题都没说清楚…

  biubiubiuluxixi:一条人命就被这么一篇滑稽的解释盖过去了,真是厉害了

  柳二胡: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他觉得自己活的太累了。可怜啊,一路走好。

  千砺顽石:被你们的处罚吓死了?你们还没拿到钱而已,太无耻了。

  康之眼:没有想通吧,拿生命与社会公平正义赌,不划算。

  狂奔的蜗牛889:依法引导到治超院内暂停,引导这个词用得好。

  星途征程Long:激情下的过激行为,如果通报情况属实,虽然是按照制度处罚,也还是希望执法者能有点执法温度。

  Royees_爱体育:责任完全在美方,是非曲直自有定数。

  博肖大旗我来扛:肯定私了了,不知道私下赔了多少钱,能不能支撑一家老小生活,这个社会没权没势的老百姓命如草芥

  窗边的蜻蜓:有错当罚,但要让人心服,相关单位没有很好的总结这次事故的教训,简单粗暴。

  虫二Lady:死亡没有任何意义,也唤不起没有灵魂的人心。

  张茁茁zzz:很多地方都是一样,对制度寒了心,可是又没有任何办法,领导坐办公室里翘腿喝茶管你死活呢,为了他头上那顶乌纱帽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一叶轻舟_张娟娟:北斗定位系统掉线是司机的错吗?司机哪知道掉线了?凭什么处罚司机?

  劉澤潔_say-halo:鸡毛当令箭, 半只脚踩在土匪的地界

  代军哥哥:罚款只是手段,不能作为目的,如果一味依赖罚款解决问题,那就是懒政!

  丿被抹去的泪水丨15315:想说,是否应该认真调查一下北斗?听听司机们的意见呢?要切实保护老百姓的权益。大车司机已经服毒 只想让更注重这种事情,如果是这样一了了之,大巴车司机就太难了。

  这会都说套路:把货车都扣了,还找理由推脱?这北斗系统连公交app都不如,公交app都能看到汽车定位,而这北斗不管大车位置是否在高速路上也不提供休息站位置,而交管只管罚钱?哪有为民服务?纯属薅社会主义羊毛。

  元森旭 :家属无异议?拿命开玩笑了。哈哈哈哈


04/10/2021


浏览(1334) (3) 评论(3)
发表评论
春思 --- 初恋的味道 2021-04-09 12:06:30

春思


和风万里叩原野,

醒树轻摇欺春雪。    

尚忆细雨星夜短,

玉兰笑靥浅香结。

 

一位才女朋友的诗社最近以春风春雨为题。余非其社人,随意划拉了几句和她逗趣,回头看看,兰字出现了两次,改了,平厌律也应一回试试。而心底也慢慢绕出n年前的那种情绪来。


那年还在学校,迪斯科还没流行,大学里师生都还是一本正经地跳着四步舞,三步舞,fox,华尔兹,伦巴,桑巴。那时的舞场好点的就是搬开桌椅的会议礼堂,差点的就是食堂大厅,小规模的则是平时上课的教室。少有乐队,舞曲多半是录音机放出来的。就算如此,周末学校的食堂舞场可以凭学生证随便进。终场一定是“友谊地久天长”。进舞场可以不需要考虑自带舞伴的,场边男生是三五一群,女生也是五三一群,一脸小兴奋而又有些羞怯地等着男生邀请。一般几曲过后,男生会鼓起勇气,对着某个女生伸出手,女生也多半不会拒绝,会起身翩然进到舞池。


第一次遇到她的那天是十二月九号。


我还是个菜鸟,唯一的底气是刚刚在班里交际舞普及教室里跟着1234123口号学了四步三步的走法,fox,华尔兹是不会的。望见舞池边有个女同学孤单地站着,甚是独特,于是弯腰伸手向她发出邀请。她没有拒绝,于是便成就我人生天大的幸运,可谓众里寻他千百度,逮住一个就是真。

那是冬天,南方室内没有暖气,室内室外无别,都得穿着厚厚的衣服保暖,食堂舞场也没有衣帽间。清晰地记得她头上带着一顶手织的线绒小帽,浅灰色带雪花点,微微斜先一侧,身上套着一件羽绒服,米色微微带淡黄,拉链到顶几乎盖住雪白的脖子,蹬着那时还不多见的高跟小皮鞋。因为羽绒服有点宽松臃肿,看上去,十七十八,就是个刚入校的小胖师妹嘛。她右手搭上我的肩,我则若有若无地抚上她的腰,身体之间保持小心地保持着一个拳头的距离。然而抚上她腰的瞬间,我犹如触电一般。看似有点臃肿的腰枝,如楚王之好的细,柔若无骨。搭着的手则柔荑纤纤。我舞步笨拙如牛,心中念着1234走步,细汗冒出额头,小女生却是轻快漫舞如杨柳随风。晕晕乎乎,跳完了那曲,后面她被其他男生邀请,至舞会结束,没有再遇到她。


回到宿舍,握过她的手心仍然留有她淡淡的香,每一个细胞仍然陶醉在一种莫名的兴奋之中,心中升起一种无名的渴望,希望这种美好的感觉可以重温。就那么一曲,没有说话,也就没有姓名,没有班级,当然也没有电话qq微信可留。那时的交流,有电话仍然稀罕,美帝的internet没有传入,多半仍然是千年前的秦观一样,只能靠尺素传情,可是我没有她的姓名地址。

接下来的日子,走在校园的路上,坐在教室图书馆,食堂打饭,或者周末的食堂舞场,总是迷目乱转,希望逮到那个身影。失望,她没有出现。上课有点心不在焉,吃饭漫不经心,晚上碾转难眠。上下铺的兄弟们见我这一向无心无肺的小弟如此落寞,关心问起,但我却没法说个所以然。

大院里一墙之隔的学校附属单位,食堂舞场周末也是场场爆满人多为患。虽同是学校系统,但他们的舞场却不对本部的学生开放。园本部没了那个身影,那就试试那里吧。瞅机会随着小群的人溜进去,几次都扑空。失望之际,最后一次出现奇迹:她的身影出现了。这次她身边有三五同伴,低声笑语不断,看来这里才是她的主场。


我们再次共舞,不过她好像不记得我们在隔壁学生食堂舞过。同样地柔若舞骨,同样地杨柳如风,同样柔荑的小手,同样地吐气若兰。那种触电的感觉,再次流过我全身, 那种无名的渴望,美好的感觉有回来了,这次我确定:这是一见钟情了。这个晚上,我有幸邀请她跳了两次。接下来几周,她好像对我有印象了,再邀请,不需要以前那样要先吸口气下个决心,她接受的也更自然了。渐渐地,只要我们同时都进了舞场,她的闺蜜们便推着她说你的小舞伴来了,然后走开。一群好闺蜜,胜过十个红娘。


寒假过后,三月,初春,莺飞草长。舞会结束,第一次,她没有随着闺蜜立即离去,而是陪着我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图书馆门前,小树林间,几颗白玉兰树上,雪白的花朵悄悄地开了。夜色寂静,偶有一声蝉鸣。玉兰香浅,星空上一抹清月。兼之她身上独有的女儿馨香,充满诱惑,令人陶醉。于是知道了她的名字,知道了她就职于学校附属的单位。那个初春的夜,难忘。

 

随手写下的这首小诗,诗社友人客气地评说颇有意境。我是梦回n年前的那个初春的夜,回味那份仍然温暖的奸情。夜深人静,想起年轻时读过卢梭的忏悔录,仔细清理了少年懵懂以来有过的女同学的相处接触:有过傻傻的被动,有过无心无肺的亲密,有过朦胧的本能冲动感。但确定只有她,让我噬骨刺心。和她在一起的美好无人可以替代。那个初春的夜,是我初恋的起航。现在成了我孩儿她妈,是我唯一情人,初恋的情人。星移斗转, 想起那个夜晚,仍然温暖。

 

04/05/2021


浏览(1619) (8) 评论(4)
发表评论
总共有34条信息 当前为第 1/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