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视  频 博  客 论  坛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MathWU悟数的博客  
玩票  
https://blog.creaders.net/u/33689/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小说《贱人》 - (4) 2024-02-17 12:14:14

                               4


   下江一中的师生们终于迎来了开学已两星期的开学典礼。中央委员周浩天、李永胜来到校大礼堂的后台大厅,他俩身后跟着十来个省市级干部,包括周浩天夫人,省教育厅副厅长曹晓慧。后台大厅内站着校领导,各年级组组长,各教研组组长,先进教职员工代表和孟芸办公室的五位教师,以及各年级的学生代表。李碧荷和卫平作为初一年级的学生代表也参与其中。无精打采的卫平注意到孟芸身穿白布褂和带补丁的蓝布裤,脚上的白布袜外面套着的似草鞋又似布鞋,头发的式样他从未见过,显然是戏妆。自从领导们进大厅,她的身体几乎没动过,似乎连眼也没眨过。其他人由于周书记和李总经理的驾临而惊喜、鼓掌、欢呼。徐校长更是满脸激动和快乐,不断地说周书记的到来,是他一生最感荣幸的一件事,应载入下江市第一中学的史册!  

        *               *               *               * 

   周世玉独自在客厅沙发上,对面的屏幕里两女郎挤奶摸臀亲嘴咂舌交换唾液。如今他对正常男女做爱已经失去兴趣,得来点更刺激的才能让鸡巴硬起来。昨天宴会后,他带回了大名鼎鼎的全国当红舞蹈明星孔燕燕。当感觉鸡巴如铁棍般硬时,他脱下这个能倾了全球的大美女的内裤,却发现他的鸡巴软成只烂虾。

    噢!这一切都拜那贱人所赐!那贱人毁了他的爱情,毁了他的性功能!那贱人,贱人...

        *               *               *               * 

   在徐校长的介绍下,周书记与老师们一一握手,问候他们的工作、生活和家庭情况。大厅内众人非常感动。虽然这几年党的干部形像不大好,可那些大多是道听途说。眼前实际例子,党的高级干部形像多么生动,既诚恳又幽默,既关心群众,又讲清国家实际困难,令人口服心服。

        *               *               *               * 

   两年前,春暖花开的日子,风和日丽的下午,省机关年轻人的舞会上,他在舞池中央旋转;她在台上怀抱吉他,娇嗲旖旎又俏皮轻灵,口吐芬芳:

          我从森林里归来

          迎风的散发上挂满

          田野的朦胧飞沙

          合并双掌捧托起

          这纷纷飘坠的音符

          满握是温暖满心是爱

          ...   ...   ...   ...

   台上的音符活泼欢快,台下的舞步活泼欢快。 

   他们就此相识,笑在一起,舞在一起,唱在一起。

        *               *               *               * 

   到了孟芸面前,周浩天笑着对徐恒忠说:她不用你介绍了。我倒可以为你们作作介绍,孟芸同志曾经是省办的秘书,我是她的入党介绍人。徐校长,我们孟芸同志可是个高才生啊!既有学问,工作又勤奋。本来在省机关工作,最近下来锻炼锻炼,充实党的教育事业…”

        *               *               *               * 

   他们恋爱了,如胶似漆却又规规矩矩。他为她改掉了纨绔习气,她为有他而容光焕发神采飞扬。他喜欢搂着她,她喜欢倚着他。他们喜欢彼此望着对方,目光透着幸福。夏日的舞池里,游船中,水塘边,草坪上,柳荫下,花木间,他们出双入对,凤凰于飞。

   月圆夜,他坐在地上,她偎着他,他们一起仰望星空。她朗诵了一段歌词,吐气如兰:

          No matter if the sun don't shine

          or if the skies are blue

          No matter what the end is

          My life began with you

        *               *               *               * 

   省市领导一一与老师们握手。轮到曹晓慧面对孟芸,孟芸伸出双手,曹晓慧却象躲蛇蝎一样后退半步。孟芸乘势欠身鞠躬:曹厅长好!

        *               *               *               * 

   他打听到了她实习后可以留在省机关工作的消息,欣喜若狂。但她却失联了。他找了她三天,敲开了机关大楼内的每一扇门。有人告诉他:她作为他父亲办公室工作人员,随他父亲参加下江地区由县转市的庆典,在他父亲驻跸的惠济宾馆办公。他在煎熬中等了她两星期。他老爹已经打道回了省城,按高级干部向来习惯,暑期居住在专属省里高干的南湖宾馆,从此君王不早朝了。她还是失联。他失魂落魄地度过一个多月,等来了她的一张纸条,说她不值他的爱,望他另觅情侣。她在纸条上约他会面,她会亲口告诉他为什么。

        *               *               *               * 

   曹晓慧一声冷笑,摆手道:不敢当!周浩天同志说你下来锻炼锻炼,你锻炼得怎么样了?哟,布衣布裤,啧啧,还打补丁了!就这样锻炼?给谁看呢?穿成这样还那么妖!呵呵,还留了个柯湘头哇?周夫人不忿,转头对身旁的徐恒忠道,徐校长,你记得七十年代中吗?这种柯湘头都是些不三不四的阿飞才理的,对吗!

   空气顿时凝固。后台大厅内一阵窸窸窣窣耳语声。周夫人显然失态了!这是什么场合?中学的开学典礼啊!徐恒忠赶紧打圆场:啊哈,孟老师待会儿要演节目,扮演柯湘。这个...柯湘头...啊哈...” 徐恒忠想提醒曹晓慧说柯湘头是太祖皇后定制提倡的,是当年很时髦的发式。但想起太祖老婆是反党集团头子,已经自己吊死了;再见到曹晓慧的架势,徐恒忠将话活生生咽下。

   哦?演节目?瞧她脚上穿的,啧啧,一双破鞋!她肯定能演活了!曹晓慧打断徐恒忠的话,不给孟芸留下活路,徐校长,你们知道她下放的原因吗?

   孟芸脸色惨白,嘴唇哆嗦。大厅内再次交头接耳。有些风闻孟芸以往而又唯恐天下不乱的看热闹分子充满期待:这出正宫斗小三的大戏,肯定比电视剧精彩! 

        *               *               *               * 

   她如约而来,脸色惨白,嘴唇哆嗦。她告诉他刚做了人流,从她体内流出的那团血肉,是他的亲弟弟或亲妹妹。

   他被晴天霹雳击中,感觉天旋地转...

        *               *               *               * 

   周浩天急忙打岔:看到年轻人在成长,我心里真高兴啊!我十二岁就参加革命工作,至今已有五十五个年头了。可是,为革命的壮志不减哪!我还想多工作几年,为国家多作贡献!当前,改革开放正处于关键时刻,我们这些老同志有着丰富的经验,可以多作指导,我们的事业就会少走许多弯路!国家正需要我们哪!

   大厅内响起热烈的掌声。

   后台大厅众人登上大礼堂主席台。领导和师生们各按座位就坐后,周书记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

        *               *               *               * 

   秋凉叶落的日子,风和日丽的下午,依然是在省机关年轻人的舞会上,他又见到了她。她在台上坐着,怀抱吉他,歌声从她鲜花一样的嘴里泻出,却象铁锤一样撞击他的胸膛:

          Time can never mend

          The careless whispers of a good friend

          To the heart and mind

          Ignorance is kind

          There's no comfort in the truth

          Pain is all you'll find

         

          I'm never gonna dance again

          Guilty feet have got no rhythm

          Though it's easy to pretend

          I know you're not a fool

          ...   ...   ...   ... 

他心如刀绞,转身奔向舞厅大门,身后,歌声依旧:

          We could have been so good together

          We could have lived this dance forever

          But now, who's gonna dance with me

          Please stay

他在舞池边顿住,回首。她站起,望着他。他在台下泪流满面,她在台上泪流满面:

          And I'm never gonna dance again

          Guilty feet have got no rhythm

          Though it's easy to pretend

          I know you're not a fool...

        *               *               *               * 

   领导们演讲后,举行升旗仪式。接着,主席台上众人下台重新入座。台上座椅拆除,开始了文艺表演。

        *               *               *               * 

   他父亲离开省城,陪总理和外宾参观省内一些特大企业。伴在他父亲身边的自然是他母亲。她没随他父亲去,她没资格!

        *               *               *               * 

   首先出场的是孟芸班上十六个少女,表演舞蹈《茁壮成长的禾苗》。接着是赵大柱老师的诗朗诵《沐浴在阳光雨露下》...

        *               *               *               * 

   他闯进她的居所,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掀翻在地。他扒光了她的衣裤。她娇嫩的身体象大白虫一样在地上颤抖蠕动。她仰起天使般的脸,眼中充满惊惧。他下不了手,下不了手啊!他转身奔出房门。...

   第二天,他带着省铁路分局王局长的公子和驻省海军舰队舒政委的公子再次闯进她的居所。他们糟蹋了她。

        *               *               *               * 

   最后一个节目,是孟芸老师和刘一鸣老师合演的《杜鹃山》选场《春催杜鹃》中的一段,孟芸饰柯湘,刘一鸣扮演毒蛇胆。大领导光临下江一中,刘一鸣本不愿捧场。但那日审视孟芸班学生的黑板报和教室布置时,徐恒忠告诉他:孟芸将在欢迎会上演唱《杜鹃山》的选段。刘一鸣改变了主意,决定恶心一下那帮走资派。他邀孟芸合演《春催杜鹃》。孟芸说那场戏人物众多,到哪儿去找那么多群众演员?刘一鸣狡黠地冲孟芸眨眨眼睛,说就演柯湘和毒蛇胆的对话。孟芸觉得奇怪,旋即明白这位冷面滑稽的不满分子要捣浆糊。她童心大起,想看看这文革余孽会玩出什么花样,便答应了刘一鸣。刘一鸣又与姚南枝叽咕了半天。表演的音乐都是事先录制好的,由姚南枝老师掌控。姚南枝是下江一中物理教研组成员,眼下与秦月娟一样,给初一学生上科学课。姚南枝是崇洋派,平时与刘一鸣尿不到一壶。但反感当局是姚南枝和刘一鸣的公约数,所以他俩一拍即合,乐得吐一吐胸间闷气。

   刘一鸣借口教学任务繁重,没时间彩排。孟芸觉得那段戏主要就是柯湘的一大段唱,毒蛇胆没什么戏份;刘老师想要捣浆糊,那是调羹里头翻浪花,涟漪都不太可能有。她同意不排练。他们只是拿了剧本做各自的准备。刘一鸣自去和姚南枝酝酿如何奉献一锅杜鹃山乱炖。

        *               *               *               *  

   她入党,提干,以火箭升空的速度飙升,从省机关小职员干事,最终成为他父亲的小秘。与此同时,有关她的故事越来越多。流言说她老少咸宜,昆乱不挡。渐渐地,她成了省委省府大院、军分区大院里党政军高级干部夫人的头号公敌。

        *               *               *               *  

   出场前,刘一鸣对孟芸道:小孟啊,我老骨头了,脑筋不好使了,台词记不太清楚,你多担待些。孟芸点点头,嘴凑到刘一鸣耳边,笑着告诫:哎,可别太出格哦!

         *               *               *               *    

   他和她依然交往。她不常来。但每次一见面,他们就直奔主题,颠鸾倒凤,只不过与爱情关系不大了。

         *               *               *               *    

          无产者等闲看惊涛骇浪!

   柯湘带铁镣出场,亮相,唱得回肠荡气:

          ...   ...   ...   ...

          驱迷雾,迎曙光。将火种播向这万里山乡!

   柯湘亮相。大礼堂内响起雷鸣般鼓掌声和叫好声。刘一鸣扮演的毒蛇胆拄拐杖上:

          女共党!

          大革命没把我等扫除干净,

          今日我等死灰复燃,不忘初心!

          我要翻黑共党,以正乡风! 

   来了来了!孟芸暗道。但似乎也没跑题呀。她演的柯湘气壮山河: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斗争!

          甘洒一腔血,唤起千万人!

   刘一鸣的毒蛇胆色厉内荏: 

          别听她的赤色宣传,

          大家都要安守本分!

          只有买办们的美钞黄金,

          和现如今的党规国法,

          才是中华民族的救国之本!   

   好像没太偏题耶。孟芸照着剧本,念:

          请问,现在是哪一年?

   刘一鸣答:

          民国八十七年。

   乖乖!民国八十七年?今年吗?演穿越剧啦?好吧好吧,反正今年反动派仍在小岛上苟延残喘,不算太豁边。突如其来的变化耽搁了孟芸几秒。孟芸在舞台上做了个多余的转身,亮相。她给剧本里的年份也加了七十年,否则不接榫啦:

          可是你们的田赋钱粮,苛捐杂税,

          已经收到民国一百零七年啦!

          这就是你们的党规国法,这就是你们的救国之本!

   柯湘转身跃上石座:

          乡亲们!...

   孟芸饰的柯湘刚要慷慨陈词。哪知刘一鸣的毒蛇胆一步窜前,用手杖指着柯湘,恶狠狠地抢着叫嚷:

          胡说!

          我等叛变革命,

          岂能说成是帝国主义的狗奴才!

          我政府屠杀示威工农,

          岂能说就是祸国殃民的黑衙门!

          只有资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背叛革命的我党才是工农的救命星!

          女共党,我说错了不成?

     孟芸大张嘴巴,倒抽冷气。她下意识地摸摸下巴,还好还好,没有被惊掉。好在刘一鸣最后那句问话给她留下了空间,使得她能回到柯湘原来的宣言。她答得铿锵有力: 

          错!

          只有马列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中国共产党才是工农的救命星!

   孟芸刚想松口气,谢幕了事。岂料老余孽浆糊还没捣完。只见刘一鸣眼睛示意管音乐的姚南枝,台上顿时锣鼓声大作。毒蛇胆左手执拐杖,右手掏出一叠印有领袖头像的钞票,高高举起。伴着紧锣密鼓,毒蛇胆走圆场,一段西皮快板随即飙出:

          草木经霜盼春暖,

          却未料,春风已临杜鹃山!

          看今朝大发财天回地转,

   毒蛇胆右手钞票转了个半圆,往前一送,左手拐杖也轮了个半圆,往后一缩,棍棒底端四十五度朝上倾斜,直指钞票,亮相,接唱:

          抢一个共产党领路向钱!

   俺的娘啊,什么妖怪,吓煞毛囡了,可不能陪您老人家玩下去了!孟芸慌忙跟着亮相,然后跳下石座,拉着刘一鸣赶紧收场。

   大礼堂内喝彩声一片。

          *               *               *               *        

   他和她会面,只剩一个目的,就是共赴高唐。开始那几月,他能感觉到她的幸福,至少是快感。渐渐地他感觉到她的情意在消退,渐渐地她的呻吟变得做作,有时浪叫后竟能咯咯娇笑。最后,她竟能在巫山云雨中哼起淫词艳曲。一次他们肉搏运动时,她夸张地扭动,说她被他弄得春潮汹涌春水泛滥;还吟了什么洞深能藏鸟,水浅难养鱼;可不到五秒,鸟还在洞里来回折腾,她却睡着了。 

   她彻底毁了,万劫不覆!

          *               *               *               *        

   孟芸一手提铁镣,一手扶着刘一鸣,去后台卸妆。在过道上,她吃吃笑问:刘老伯,您这样瞎搞,不害怕啊?

   刘一鸣边走边回道:怕什么?你放心,样板戏已过去二十多个年头了,谁还记得清楚?见孟芸撇撇嘴,他问道:小孟,读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吗?那里面讲什么啊? 

   当然读过!那是讲保尔柯察金一生的事迹的。 

   保尔一生都干了些什么啊?说来听听?刘一鸣问。他们走进后台化妆室。他俩的节目是大轴,化妆室里除他俩外没别人。

   孟芸觉得刘老师好生奇怪,干嘛要问保尔干过啥?

   保尔和冬妮娅恋爱。后来参加红军了。复员后,...,复员后,...,噢,他好像去伐木了,遇到他少年时的情人冬妮娅,吵架了。... 还有,...,还有,... ” 孟芸挠挠头,我真的记不得了。

   着啊!绝大多数看过那本书的人,只记得保尔和冬妮娅。我自己甚至连保尔和冬妮娅的恋爱,都只记得一小段,就是他们离别前最后一晚上的那段。刘一鸣总结道,所以啊,没人会记得《杜鹃山》的台词唱词!顶多像曹晓慧那样,记个柯湘头罢了!

   ...,你就不怕我告密?孟芸突然歪着脑袋问,您可别忘了,我当过周浩天的秘书!

   咳咳,小孟,这玩笑可开不得!刘一鸣有些心虚了,这丫头是走资派的小三啊!你不会把我给卖了吧?

   哪能呢?瞧把您给吓的!我都怕死他们了!刚才在那边大厅里,你又不是没看到!孟芸看看四周,悄声道:哎,你有什么路道能帮帮我?我都觉得活得一点意思都没有!

   得!连生趣都没了,小三不好当啊!

   怕得要死,不会恨得要命吧?哈哈,台上党代表,原来是暗藏的阶级敌人啊!刘一鸣打趣道。孟芸扭头不理这老十三。刘一鸣念起了样板戏台词:

   共产党人连死都不怕,还怕困难么!

   看到孟芸眼泪汪汪的,刘一鸣不好意思再玩笑下去:你现在到咱下江,不是已摆脱他们了么?他们还敢老缠着你?没王法了不成?

   孟芸掉下眼泪:今天你也看到的!我昨天还被周...被周浩天叫去,...我敢不去么?王法?...到哪儿去告?...我哪敢啊?

   刘一鸣不禁叹气,走资派就是黄世仁南霸天毒蛇胆。资本主义复辟,白毛女就层出不穷!刘一鸣出主意道:要不找小秦想想办法?我看你和小秦关系挺好的,...” 他想了想,我再支你个招,找你班上李碧荷卫平俩小鬼。他也向四周望望,也压低声音,李永胜与周浩天是死对头!嗯,你的明白?

          *               *               *               *        

   他手伸进她嘴里,把玩着她的舌头。不玩得变态,他那根鸡巴根本就不会有往里戳的功能。可是不正常模式开启后,她尽可能躲着他了。有几次他用传呼机约她,她竟回电告诉他,她就在他父亲的屋里,用的就是那房内的电话,问他想不想和他父亲通话。

   他也彻底毁了!他开始四处找女人。他平时整天想着女人,可一旦女人赤身露体地站在他面前,他却越来越难举。他需要服从他的性奴,虐待她们;他需要变态刺激。可这些仅仅存在于黄书黄片中。现实社会,哪怕找个可心的小家碧玉做朋友都非易事。高干子弟的资源的确比寻常百姓多,但哪像社会上传的那样邪乎?更何况交际于高层的美女大多神通广大,有些美女本身的资源比他更丰富,关系也错综复杂,真争吵起来,不定谁灰头土脸鼻青眼肿呢。

   她不来了,她情愿去他父亲那儿。美女们也不能随他所欲。失去她以后,他才知道她在他心中的份量。她不见踪影时,他异常难受,异常焦灼。他宁愿她在他面前装模作样。他开始上网以弥补他心中的失落和空虚。起先黄文黄片让他激情四射,渐渐地激不起什么涟漪;然后他需要更刺激的黄文黄片以激起他的情绪,然后又没了涟漪,然后需要加倍刺激...。他在这种螺旋式的恶性循环中越陷越深。

 


浏览(738) (0) 评论(0)
发表评论
我的名片
MathWU悟数
注册日期: 2024-02-07
访问总量: 18,36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最新发布
· 小说《贱人》 - (21)
· 小说《贱人》 - (20)
· 小说《贱人》 - (19)
· 小说《贱人》 - (18)
· 小说《贱人》 - (17)
· 小说《贱人》 - (16)
· 小说《贱人》 - (15)
分类目录
【杂耍】
· 小说《贱人》 - (21)
· 小说《贱人》 - (20)
· 小说《贱人》 - (19)
· 小说《贱人》 - (18)
· 小说《贱人》 - (17)
· 小说《贱人》 - (16)
· 小说《贱人》 - (15)
· 小说《贱人》 - (14)
· 小说《贱人》 - (13)
· 小说《贱人》 - (12)
存档目录
2024-04-03 - 2024-04-15
2024-03-01 - 2024-03-31
2024-02-10 - 2024-02-25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4.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